2250 紧张局势2251挖人

官仙 2250紧张局势2251挖人

“果然是信息量决定一切。”陈太忠对发生在苏丹的事情深有感触。要不大家都说领导的决断。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呢?这话果真不假

当然,不管感触深不深,他是不想再掺乎这事儿了,于是他就一个电话打给大使馆,“请问谷参赞在吗?我是凤凰驻欧办”

谷涛接了他的机话,又听他在那边支支吾吾地不肯多说,心里登时就明白,这是陈太忠遇到事了,于是放下电话之后就直接奔向驻欧办。

在路上,他的脑子里还在不住地琢磨:是好事儿,还是坏事?他不认为姓陈的能有多好的事情给自己,以前的事情都一件件一桩桩在那里摆着呢。

不过,是坏事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最近双方关系有所缓和,上次自己高姿态了一下,主动将电话送过去,那家伙的反应就很正常。

赶到驻欧办之后。听到陈太忠的话题,谷参赞一时都有点震惊了,这家伙什么时候也知道配合起我来了?但非常遗憾的是,他对苏丹的情况也不甚了了。

于是在听完之后,谷涛就有疑问了,“这是非洲的事务,跟我不搭界的,可是…”据我了解,苏丹现在的政府跟我国关系很好,你建议这样资助地方势力,合适吗?”

“苏丹的情况可是比你想的要复杂”陈太忠尖不得也给对方来一次科普,有人认为这个势力值得培养一下,我就是把这个情况跟你反应一下,成不成的,我并不关心。”

谷涛听到这些细节,略略琢磨一下就猜到了里面的文章,然而还是那句话,此事跟他不太搭界,“这件事我可以帮你反应过去,不过别人会怎么看,那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感谢你的及时通知,陈主任?希望我们能继续互通有无。”

以谷参赞的身份,说出这话并不当紧,可是,想一想他身后所站着的庞然大物,这个感谢就相当有力度了一??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有关部门”啊。

“继续互通有无?”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他还郁闷着呢。“这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可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这倒真是。”谷涛听得笑了起来,这个陈主任还真是事儿妈,不但能惹事儿,事儿也能惹他小办公室里随便一个职员交个女朋友。都能很幸运地牵扯到苏丹内战中,这得有多么彪悍的人品才做得到?

“很可笑吗?”陈太忠撇一撇嘴,悻悻地瞪他一眼,,

别说,这有关部门认真起来小效率还真的不低,两天之后,就在利维尔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碧空省松峰市的某个贸易公司的董事长来到了巴黎,上门求见陈太忠。

这董事长叫实明,公司不大也就二十几个人,而且平日里没什么具体业务,无非就是从国外倒卖点这样那样的东西,赚一点差价,不过手里的现金流比较充裕,做的买卖也是那种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

窦总找上驻欧办,自然不是出于省委书记蒙艺的授意,而是他听谷参赞说了,说陈主任跟苏丹人交好,实明这两年做贸易也做腻歪了,有一顿没一顿的,于是想搞个实体。

苏丹不但有石油,还有铁和铜。他就琢磨着,我是不是能在苏丹探一探矿,如果合适的话,开个厂子就更好了??他个人比较倾向于搞个铁厂。

就算搞不起来铁厂,至不济也可以办个选矿厂,这是花不了多少钱的,到时候把铁矿粉运回国内卖了??碧空省很有几个大型铁厂的,蒙艺都叮嘱过陈太忠,盯着点曼内斯曼拆分的结果,合适的话,给碧空弄点好东西回来。

当然,南苏丹的运输条件很糟糕,可是,咱在当地不是有自己人吗?窦明甚至表示,“实在不行。咱就倒卖阿拉伯树胶,也不怕赚不了钱,我做贸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利维尔耐着性子听他说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他看向一边兼职翻泽的陈太忠,“陈主任,我是很欢迎贵国去我那里投资的,但是”他为什么不提军火呢?”

酋长大人很清楚,南苏丹现在乱得一塌糊涂,并不是投资的好时机。对工业基础薄弱的苏丹人来说,工厂也总是容易引起别人凯觎的,“没有枪支,我无法提供给他必要的保护。”

“哦,那就是你们俩的事儿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他,“当然。我可以提醒他一下,南苏丹的治安不太好,你们需要一些武器,来保护尊贵的中国客人。”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利维尔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如果他能卖得便宜一点,我的孩子们会二十四小时保护他,我是认真的。

他没理由不笑,如此一来。他不但有了便宜军火,还有可能在自己的领地开设工厂,工厂,那是一个多么美妙的词啊,至于这个实明到底真的商人还是假的商人,他不在意,一点都不在意??人家提供给了他急需的东西,这就是朋友。

窦明终于等到这个问题了,他略略犹豫一下,就重重地点头,“好吧。这个我可以想一想办法,但是不敢保证“陈主任你有什么路子没有?”

“你这么问有意思吗?”陈太忠皱着眉头瞪他一眼,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了,你还跟我装?“我强调一点,不许用国产货。”

“那是肯定的”窦明见他说话痛快,登时就笑了,心里却是不无鄙夷,这系统外的,终究是系统外的,保密意识真的太差了,“你问一下他,需要多少枪炮和弹药?”

“这个”你们可以自己谈吧?”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他只知道利维尔大概想要十门迫击炮,步枪和弹药需要多少,他还真的没问。有些事情知道得多了还真的没意思,“我不想介入这件事太深。”

“那我找谁去做翻泽?”窦明翻一翻眼皮,一句话就了回来,“要保密啊。你看,就是现在还俩翻泽呢”你不是让我去

这个倒是,寅总和利维尔沟通,中间要通过陈主任和小黑卡翻诊,缺一不可,再考虑到此事的保密要求,陈太忠就算再不情愿,这个翻诗还得做下去??他当然不能让窦明去中石油要翻诊,要知道,中石油可是跟苏丹政府合作的。

于是他就知道了,合着利维尔这个部落不算太上上下下有四万人,部落的传统领地差不多有一千五百平方公里,比那些十几万的部落是差一些,但也算是相当厉害的了。

苏丹地广人稀,面积两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只有三千多万的人口,平均每平方公里才十三四个人。算上城镇这些人口聚居地的因素的话。平均每平方公里也就是十个人左右。

有人问了,利维尔的部落有四万人,才占了一千五百平方公里,是不是占地太小有点弱势啊?这么问的人还真想错了,酋长大人占据的是雨水充沛的南苏丹,可不是到处是沙漠、戈壁和半沙化草原的北苏丹!

凭良心说,利维尔的部落的人均资源,还强于绝大多数部落。要不前文早就说过,卡瓦娜老爹的部落,是相对富裕的呢?

苏丹一共有三千多万人,大大小小的部落有将近七百个,还是撇开城镇因素不谈,只算三千万,平均下来,利维尔的部落,也不过比平均数略微低一点。

这里的官员,都是政府任命的。但是若没有当地部落的支持,你啥都别想干,六七岁的小孩都敢拿石头块砸你

事实上,大部分的基层官员,都是冉本地人来担任的,外地来的”谁会买你的账?

所以说,别看这些官员行使着政府赋予的权力,但是回了部落里,还真的很扯淡,再加上北苏丹的政令,南苏丹一直不怎么买账。所以南苏丹酋长们的权力,比北苏丹更要集中一些。

利维尔部落人数不算多,占的地方却不这危机感就格外地强一些,尤其是最近以来,不少部落添置了新的武器,还有乍得人也在时隐时现。酋长更是接到了朋友的消息,说是西北方的利比亚人也活跃得很。

西北和西南,离得很远,但是利维尔却很警惧,他是承袭了父亲的位子上来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无能的纨绔子弟,他是他九个兄弟中最聪明的,甚至他在喀土穆念完了高中一如果不是父亲突然去世他不得不回部落。他会去埃及或者欧洲念大学。

要变天了!他很明白这一点小虽然说苏丹的内战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但是这次给他的危机感是最强的,所以。他要的武器并不少:一千枝步枪,嗯”这仅仅是第一批。

一千枝步枪,一百万发子弹,陈太忠听得都有点咋舌,你家以前不是只有一百来支步枪的吗?四万人一千枝步枪,那可就是一比四十的军民比了。这还仅仅是第一批。

迫击炮也变成了二十门,要求一万发炮弹,而且利维尔表示?他还希望得到一些枪榴弹、炸药和火箭筒以及一些反坦克地雷,最好再有一些火焰喷射器。

2万?章挖人

“你确定他只是一个酋长,而不是反*政*府武装的高级头目吗?”窦明听到这些要求,也不住地苦笑,他还真没想到,对方的目标居然这么大,“这些枪支弹药,保卫我这个商人实在太夸张了。”

他没办法不苦笑,上面传来的命令,是半买半送甚至全送,尤为要命的是,这些武器弹药,都得在国外搜罗,就算他送得起,张罗这些货也得累吐血了。

“那就是你要操心的事儿了”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心里也不冉得暗自庆幸,幸亏我没答应老黄此事,要不然”真的要花不少钱。

不过,寰总也不是白给的,他很为难地表示,这一笔枪支弹药的数量过大,因为他毕竟不是军火贩子,所以他希望一批一批地来,“或者型号都未必一样,倒是熟练的操炮员,比较容易找,这世界上的退伍军人这么多。”

没问题,只要便宜!利维尔点点头,由此可见,这笔军火单子真的带给了他太大的压力。而且他并不太担心对方说话不算数一毕竟你还要在我的地盘附近找矿不是?

由此可见,有关部门操作某些事情,联动性确实很强的,甚至寰明本人都未必是圈内人

他是外围人员的可能性更大,通过不太引人注目的民间商业合作,就达到了结交和拉拢的目的,甚至,连下一步拨集情报和渗透的方式都摆在那里了。

不过,这些事情陈太忠就不关心了,他认为自己的牵针引线任务已经完成。于是走一趟德国,凯瑟琳在那里等他。

沃达丰在二月完成了对曼内斯曼的收购,以前信誓旦旦要保卫公司的曼内斯曼总裁卡瑟尔,出乎意料地在二月四日向媒体宣布二者合并,“公司很高兴能与汰达丰的高层达成一致,杜塞尔多夫将成为汰达丰这个庞然大物的两个欧洲中心之一。”

接下来,大家担心的事情,一步一步地成为了现实,沃达丰在入主曼内斯曼后不久,开始考虑公司拆分事宜,不属于电信部分的业务,统统拆分卖出去。

这是一个一百多年的老厂。诞生于十九世纪,而且一直以来,它的主业就是钢铁工业,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才开始转型生产电子管。而它涉足电信市场,迄今为止还不到十年。

沉痛!那些隶属于制造业部门的工人和工程师,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当然。拆分出去的部门是会有人的买的,但是混乱和绝望的阴影。笼罩在大多数人头上。

凯瑟琳答应过陈太忠,要在此事中出力,她委托猎头公司对很多有价值的人做了接触,形势不算太好,也不能算坏,有一部分人已经跟其他公司商谈得差不多了,还有一部分人,会被作为种子,保留在曼内斯曼,剩下的人中,有人愿意去遥远的东方冒一下险。

这样的人不算多,有十七、八个,但是胜在质量高,尤其是横“有两咋小专家级的人物。但也正因为他俩是专家。所以知联唬心的竞争公司的关系不是那么太好,曾经拒绝了别人的高薪聘请,他俩不想现在去寄人篱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尊严。

其他人里,有两个档案管理人员,曼内斯曼的辉煌已经成为了过去。他俩再清楚拆分出去的业务。也是毫无意义的,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一陈太忠还就看重这种人。

到现在,拆分的传言已经愈演愈烈,基本上属于板上钉钉了,陈主任必须出面接触一下这些人了,这对安定人心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于是,他在德国见到了凯瑟琳。不过就在他飞往德国的同时,伊丽莎白飞到了法国,她要借机探亲小所以他在德国见到的普林斯总裁,换了一个跟班。

在杜塞尔多夫的一家宾馆里,陈太忠花费了整整一天同这些人谈心,德国人以刻板著称,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工作环境和待遇提出了非常细致的条件。

尤其是那两个专家提出的要求,在陈主任看来简直是不可能实钢,的一??为你提供专业的实验室、配备助手并且提供相应的资金?好吧。我估计蒙老板皱眉头的。

那俩档案管理员也很有意思,在两人看来,中国人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想要雇自己这种管理大型档案的人,但是毫无疑问,离开曼内斯曼,他俩什么都不是。

“我对大型档案数据库的细化和检索,优化它们的位置,有独特的心得”。其中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是这么说的,“我甚至可以建立一个数学模型来完善它,所以我的年薪不能低于三十万美元”你要知道,中国很遥远

这显然是狮子大张嘴了,据陈太忠的估算,这样的产就算是在曼内斯曼,年薪也不会高过二十万美元,尤其重要的是,离开曼内斯曼之后,她能获得十万美元的年薪,大约就可以做梦都笑醒了。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太忠需要这两个人来整理他须弥戒中庞大的资料,于是他很干脆地答应下了这样的条件,“钱能解决的问题,那么。就不是问题。”

这么多人中,只有一个人,他应付得比较容易,那位高级工程师希望能在中国解决生理问题,“我想,你应该给我安排一个妻子”就像共产国际的李德顾问一样。”

“换个条件吧”陈主任面无表情地回答,然后,那位很干脆地站起身走人了,,

跟人谈了整整一天之后,他真有点身心疲惫了,不过总算是将大多数人安抚住了,晚上他与美艳的普林斯公司的女老板共进晚餐,说起白天谈论的事情,他愁眉紧锁。“像凯拉思先生提的条件,我觉得不好满足

凯拉思先生就是两个专家之一,他强烈要求有自己的实验室,否则的话免谈。

“哦,你不想要他的话,有的是人想要”凯瑟琳微笑着看着他,“嗯,比如说有色公司,再比如说何保华先生,他们都非常欢迎他到中国工作

“哦,是吗?。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接着就反应了过来,“好家伙。你还真有本事啊,一个人情卖给许多家,看来下一步不需要我,你也能在中国展开业务了

“范如霜女士也有意向接受几个人”。凯瑟琳得意洋洋地扬一扬眉毛,这让她看起来有些单纯,“不过当然,你是最先挑选的

“把那俩档案管理员,先安排到你的公司怎么样?。陈太忠见她样子可爱,心里禁不住一动,他原本是打算把这俩弄到凤凰去,使用些手段逼迫对方整理的,但是看她这架势,摆明是打算在中国扎根了,就想将此事委托给她。

中国人得到了曼内斯曼的资料,这是很严重的政治事件,但是美国人得到。那就比较容易让人接受了??美国大兵还在德国领土上驻扎着呢。弄点资料算什么?

“我本来就想这么做的,我手里有部分曼内斯曼的资料”凯瑟琳笑吟吟地点头,“但是他们的薪水,谁出?。

“我出。总可以的吧?”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心说你的人都是我的了,还跟我计较这个?“你个小财迷

“生意,就是生意”凯瑟琳眼波流转,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她虽然善于掩饰。但是很显然,这一刻她是有点情动了,若不是碍着身边的跟班,估计就要发生少儿不宜的事情了,“英国那边,我还要给你投资一千万美元呢

前文早就说过,凤凰的煤焦集团是要引入外资的,以逃避焦炭出口配额的限制,当然,这资金只是一个幌子。会被逐步收回,但不管怎么说,凯瑟琳还是帮了陈太忠。

“嗯,这件事办完,我就可以回国了”。陈太忠长出一口气,“必须要跟蒙老板联系一下了,看这曼内斯曼人心惶惶的样子”你这么能干,没有直接联系一下老蒙,把这些人的资料送过去?。

“那帕里说了,必须你出面”凯瑟琳听他问起此事,禁不住悻悻地撇一撇嘴,“我的感觉是,蒙艺不想跟我接触得太多。”

“知道厉害了吧?”陈太忠见她吃瘪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一声,“呵呵,你可不是万能的,中国的官场,有中国的规矩

他对蒙书记这个反应一点都不意外,有色公司、何保华和范如霜愿意接触凯瑟琳,那是因为他们的主营业务就跟曼内斯曼有关,而蒙老板作为一方大员,不可能跟外国人保持太密切的接触

尤其是普林斯这种在中国掘金的公司。

等他和凯瑟琳再去一趟英国,回到巴黎的时候,窦明已经帮利维尔联系到了两百技步枪

从东欧某个国家搞到的脚。

刘园林还没来得及回中国答辩,陈主任却是先要回去了,他要参加党校的考试,然后,,拿大专文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