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32254 人才扎手

22532254人才扎手

陈太忠回来的时候,是留有一定的时间的,五月二十号考试。他十三号就到北京了,想的是去一趟碧空,找蒙艺说一下曼内斯曼的事情之后,还有充裕的时间,飞回素波临阵磨枪地检索一下重点。

不过,就像他想的那样,蒙书记一听说弄回来的是人,而不是技术或者设备,好像兴趣就弱了一点。“这个我还真不太懂,你把详细资料传给我一份,我让松峰钢铁厂和松峰自动化研究所看一下,合适了就邀请他们来考察。”

连待遇都不问?陈太忠有点郁闷,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正常的,蒙老板是一省的书记,每天多少事儿呢,几个专家的待遇值得一提吗?只要合理,给就是了。

当然,那种想要享受“李德”待遇的主儿,估计是不会被待见的,想明白这个”他笑一笑,“有色总公司和好几个研究院已经盯上这批人了,蒙书记您要想万无一失的话,就得快点下手了。”

蒙艺何许人也?一听就明白小陈的意思了这批人俏着呢蒙某人你别不领情啊。

凭良心说,他对这专家什么的,还真不是很感兴趣,外国专家,借来用一用那是可以,攻关或者传授技巧什么的,但是长期养着就不合适了,其中成本大小倒还是在其次小关键是未必实用,而且他就算离职可能都还得操心,否则难保就要造成一定程度的国际影响。

“看起来,现在优先权还在我这儿?”于是,蒙书记就笑着问一句,这话里埋着探雷器要是他在跟上述单位竞争,那争不争意思真的不大,平白得罪人而已。

原本,这样的人才就该由国家专业机构统筹安排,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起到最好的效果小面向全国和面向全省,覆盖范围是天壤之别。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蒙老板的话里还藏着这么一层意思,或者,他有一点点感觉,但却没那么清楚的认识,于是就洋洋得意地回答,“那是小陈我联系回来的,自然是咱先挑,不过资料一下半下说不清,你最好派两个人接待我一下,老板你尽快啊,我还要回去考试呢。”

哦,跟其他家没冲突,蒙艺明白了小这个时候他就要当仁不让了,大家都在争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你要有事,我派人去天南找你也行,总比去欧州方便,,嗯,你考什么试?”

等他听说,这是小陈大专毕业的最后四门考试,于是微微一笑,才想问你有了这文凭,愿意不愿意来碧空,下一刻,想到这厮已经拒绝了自己几次,终于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文凭关也要过了,好好干希望将来能在北京,常见到你。”

这话说得就相当不见外了,在北京常见到”这是什么意思?就是陈太忠进了中央!对一个年轻干部的鼓励,莫过于此,尤其是说这话的,还是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

当然,蒙老板这话,也略带那么一点点的自矜,就是说他将来也是要在北京长住的,别的首长要听见蒙艺这么说话,没准也会觉得小蒙有点轻浮。

没错,省委书记再往上走,那除了北京真的没地方去了,而且蒙艺现在还年轻,却已经是正部级里顶尖的人物了,只要不犯什么错误,退休的时候捞个副国不是奢望最起码混个副国待遇,住北京很正常的。

但是事实归事实,话这么说出来,还真的有不稳重之嫌,也就是跟自己特别亲近的人,才张得开这样嘴一这也是陈太忠值得他看重,才会有这样的约定。

“老板你要这么说,我就偷个小懒了,那碧空我就不去了”陈太忠笑了起来,“给您留点时间,找两个专业人士来素波,我把资料一一跟他们说一下。”

而且,这家伙得了便宜还不忘夸大其词,“为了说动这十七个人,我可是足足在杜塞尔多夫呆了五天,还得偷偷摸摸的”这都是您那一句话害得,要我把曼内斯曼的东西往碧空拐一点,我这人老实,总是习惯不折不扣地执行领导的指示。”

“嘿,你老实的话,天底下就没滑头了”蒙艺哈哈一笑,挂了电话。既然不用去碧空了,陈太忠的时间就又多了一点,原本他想早一点回去的,不过许纯良打电话过来,要他尽快回来,接手疾风车省优产品的申报工作,他索性就在北京躲几天了,都是国家干部,凭啥我就这么辛苦?

五月中旬的北京,已经相当地炎热,昼夜温差虽然大一点,但是中午绝对就是夏天的感觉,他跟着韦明河肆无忌惮地玩了两天,临走的时候,还应马小雅的邀请,带着邵国立和韦明河去看两短片的拍摄。

凤凰科委就拍过短片,不过那是广告,主角是贝拉和葛瑞丝,也是规规矩矩的选景拍摄,而于总这帮人不一样,连吃带玩带折腾,拍得挺乐呵的。

“没啥看头”韦明河摇摇头,他们三个就是远远地站着看,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的,跟这些戏子们保持距离是必须的,“拍电影我也看了不止一两次了。”

“好玩的是去看海选”邵国立最近跟韦明河走得挺近,闻言笑着发话了,“海选女主角,那叫个热闹,韦处你往那儿一站,有的是人往上贴。”

“太脏,不玩,这些人还不如小姐,小姐总还知道戴套子呢”韦处长摇一摇头,冲陈太忠努一努嘴,“要玩就得学太忠,玩良家”还是养起来的这种。”

“你这不是扯犊子吗?”陈太忠瞪他一眼,“你俩瞎咧咧就完了,还非要夹带上我。”

“还真就有人好这一口”邵国立一本正经地说,“杨老三有个肖啥啥的跟班,开个影视公司,每次海选的时候,杨老三最少睡十来个,就是图个新鲜,睡了以后提裤子就走人”真是,也不嫌羽碜。”

陈太忠笑一笑,这话他没办法接,于总和马小雅今天把他请来,可不也有这个意思?不过韦明河和邵国立眼光高,看不上这些人一当然。也是因为今天的二十几个。女孩特点是一。各有各的漂亭,但没有乖种让人一见就神魂颠到的倾喊

他三个人在这里站着说,不防旁边又走过来一个人,冲陈太忠打个招呼,“哈,陈老板也在,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你是”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他知道自己见过此人,却是死活想不起这人的身份了,反正此人形象实在不敢恭维,尖嘴猴腮大炮牙,尤其那炮牙还有些发黑成你这样的,也好意思随便跟人打招呼?

“我是天涯的肖天遵啊”那位愣了一下,不无尴尬地笑一笑。“前两天见肖睦睦了,她还跟我提起你呢。

“肖睦睦?”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他想起来了,这是天涯一家影视公司的董事长,上次来京是去广电总局跑电视剧审批的,自我感觉挺良好的那种人。

搁在往常,他才不会搭理此人,尤其是还跟那俩红三代在一块儿,认识这样的人,感觉跌份儿,不说身份啥的,只说肖总这形象就挺恶心人的,不过,对方既然提起了肖科长,他就说不得随口问一句,“你俩认识啊?”

“呵呵,我俩五百年前是一家呢”肖天遵笑一笑,不过他自诩是有身份的人,到也不会胡乱攀附肖睦睦那种小人物,“前一阵凤凰科委收购落自,市里举办庆功会的时候,认了这么个本家,”

肖总形象不佳,却是天生爱凑热闹,八卦的心思也重,在天涯省台和落宁等几个地市台关系很广,田立平去落宁跟曹进喜签约,签约完了之后的酒会上,他见到了曹市长亲口表扬的肖睦睦,小肖大力推动落宁和凤凰的交流,让我市实现了真正的“落凤”

据说,肖科长下一步要去市政府信息科做真正的科长,不过肖天遵好歹也是身家几千万,若不是对方也姓肖,他还真懒得上前搭理一不少人还围着肖总转呢。

肖睦睦是个谨小慎微的性子,眼见落宁数得着的富豪肖总来跟自己,倒也是笑语相迎,略略聊了两句之后。面对肖总的赞许,她谦虚一下,“这次落自能焕发第二春,主要的功臣是凤凰科委的陈太忠主任,我只是配合着做了点文字整理工作。”

“陈”太忠?”肖天遵登时就是一愣,他可是还记得自己在北京遇到的那个傲慢的年轻人,“这事儿陈主任也参与了?”

这个签约,原本曹进喜还琢磨着要不要去凤凰签,不过田立平知道,曹市长来凤凰,就轮不到他露头了,心说陈太忠一手促成的事儿,我让给章尧东张罗的话,这面子上有点下不来啊,于是就说既然是凤凰收购你落自了,我当然要上门拜访父母官,要不然不合情理。

俩市长这么一碰头,连跟着来的许纯良都是次要人物了,至于说不在场的某陈姓副职,自然更不会被人提起了,所以,肖天遵还真不知道陈太忠涉入此事。

肖睦睦听他说得惯熟,少不得略略吃惊一下,然后两人再交谈几句,才知道陈主任是双方都熟悉的,倒也有了共同的话题。

历4章人才扎手下

有这么一层缘故,肖天遵这次一见陈太忠,就上前提起了肖睦睦,不成想,对方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反应。

不过,陈主任的反应也就只有那么一点,他跟肖睦睦确实真的没什么,最多最多,不过是成克己试图撮合二人,但最终两人没有来电不是?

所以他时肖天遵主动凑上来的行为,还是有点不以为然,但是肖总不知道不是?还笑盈盈地发出邀请,“最近正打算拍个片子,内容有点敏感,到时候陈主任帮着给审一审。”

他看出来了,邵国立和韦明河都是眼睛长在脑门上的主儿,也就不去贸然打招呼,这北京城身后能跟了跟班儿的主儿,简单得了吗?

所以,肖总就按惯例抛出了一个话题一一部“内容比较敏感”的片子,这是他屡试不爽的一招,尤其对那些有些成就的主儿,是格外管用。籽荡羹器悲织瓶锹骂澡毖颗甥帜毙抬趣,不禁不火啊。

然而很遗憾,这次他真的碰钉子了,陈太忠三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巴黎泡模特都是集体活动,韦明河胆子大到睡了科齐萨的马子,小老百姓眼里的禁片能有多禁?

大家都没什么反应,总算是陈主任看肖总是于总的客人的身份,又有点肖睦睦的香火情,才微微一笑,“回头有空的话,可以考虑。”

肖天遵见这个诱饵无效,怕陈太忠恼怒自己藏着掖着,说不得笑着解释一句,“其实倒也没多禁,就是讲述两个女人之间的爱情”“啧,恶心”韦明河听得就是眉头一皱,他见陈太忠的反应,就知道来的人是什么地位了,于是他就不怕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喜宴》那种片子?我说你们能不能拍些思维正常一点的片子?这种素材就该禁!”

“就是。”难得地,邵国立都有掐这种小人物的,“《喜宴》那是反应男同性恋的片子,我一向认为,这种扭曲的性取向,是不值得提倡的。”

不过,他反对的理由,有点过于强大,“肛门括约肌比括约肌要紧一点,所以,只有那些家伙短小的,才会认为找男人比找女人更舒适更快乐,试图通过这种反叛的、扭曲的性取向,来掩饰他们自己一些器官的”,不完善。”

“老邵,你好像比我的,还要短小一点”韦明河笑眯眯地拍一拍他的肩膀,“这话由我来说,更合适一点”我有五点二厘米粗。”

这数据都有,可见这帮人平日里是多么无聊了,但是邵国立怎么可能服气被他比下去?“五点二厘米,切”那是长度吧?”

“我这拍的是女性同性恋,蕾丝边”肖天遵见这二位都是很不喜,忙不迭解释,“主要是想探讨人性“纯艺术的,导演是国内名

“得了老肖,你赶紧走吧”。陈太忠只觉得面上格外地无光。我怎么认识了你这么一号主儿啊?“你再说两句,这片子还真就拍不成了。”

这只是一段小插曲,不过有了这么两天的耽搁,他回素波就是十六日上午了,下了飞机之后直奔天南宾馆,碧空省科技厅的老大秦有亮和松峰钢铁集团的总工丁凯华已经在那里住了一天了。

松峰钢铁集团虽然名字挂了松峰二字。却是实打实的省管企业,还是副省级待遇,又是上市公司,拉个总工出来,都是正厅的干部一当然,跟秦厅长这实打实的正厅一把手,那还是相差甚远。

不过陈太忠觉得这俩来得有点不对路。尤其是秦有亮,你说你一个。科技厅的大厅长,来凑的什么热闹?正经是该把松峰市自动化研究所的人拉来才对。

反正来都来了,勇说什么也晚了,人家还无怨无悔地等了一天,就冲这个他也不能再说啥,就主动找到人家的门儿上去。

高大黝黑的秦有亮秦厅长是陈太忠在碧空见过的,这就不是外人,丁凯华长得瘦高白净,挺机灵的模样,说话也是未语先笑,看起来不太像是搞学问的,到是有几分商人的精明。

三人坐在一起,陈太忠就拿出了那十五个人的资料,挨个儿地介绍了起来一那俩档案管理员,你们是不用想了。

秦厅长和丁总都是带了使唤人来的,陈主任在介绍,两个领导在倾听,不时地插嘴问两句,其他人就是埋头在这里做记录。

他赶到宾馆的时候,就已经是十一点了,介绍到第十个的时候,就到了十二点,其间有小秘书插嘴小问领导用不用先去吃点,结果秦厅长和丁总齐齐地摆手”“先把工作干完再说

到了十二点四十的时候,陈太忠才把掌握的情况介绍得差不多,凯瑟琳找的猎头公司原本就工作细致,资料准备得很翔实,陈某人又跟人家聊了整整一天,说到这个点钟是很正常的。

“好吧,先去吃饭”。秦厅长侧头看一眼丁凯华”“有什么问题,在饭桌上再说吧?”

“还是先问清楚吧”丁总缓缓地摇摇头,他人虽长得精明和蔼,做事却是有股子执拗劲儿,所以说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这话,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而且凭良心说,松钢才是对这些人有实际需求的,科技厅起的作用”,大抵还是牵线。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陈太忠,“听说陈主任你也挺忙,咱们加把劲儿,拿下这块硬骨头再吃饭,怎么样?。

“我让人送点饭过来,边吃边谈好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就去摸手机,科委的杨帆现在带着人在素波调试旺卫星定位系统,而且离这儿也不远。

“我去餐厅,让他们送饭过来吧”秦厅长的秘书见状,赶紧站起身子来往外走,陈主任是地主,当然要表示出殷勤,但是这种场合他这做秘书的要是坐等,那就太没有眼色了。

不多时,服务员过来登记饭菜,三个人随口点了一些主食,配菜就让他们看着办了,还好这里有吃自助餐的餐具,又一阵,就推来了餐车,大家边吃边谈。

这顿饭吃得极为随意,但是谈话的效率却是非常高,丁凯华决定,马上就给这十五个人发邀请函,不管怎么说,先来中国看一看总是不错的。

不过同时。他也很遗憾地表示,像凯拉思先生提出的实验室的问题,或者更适合松峰自动化研究所这件事情,他要回去跟其他厂领导协商一下。

说完这些事儿,就到了一点半,陈太忠在车里略略地打个盹,就直奔省委党校而去,课间休息的时候,他又给关正实打个电话,关厅长最近挺忙的,不过还是给了小陈面子,说是晚上摆酒接待碧空省的同志们。

秦有亮一行人来素波,纯粹是针对凤凰驻欧办介绍的外国专家来的,理论上讲,不接触其他人是很正常的,反正蒙老板表示了,快去快回。

而由于蒙艺曾经是天南省的书记,人走之后势力也就烟消云散,所以接触碧空人,大家反倒是要心存顾忌,从这一点上来说,陈太忠这个。正处待遇能请得动科技厅的一号作陪,关老板这面子给得不算

几天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就在陈太忠考完试的当天下午,接到了凯瑟琳的电话,说是德国人已经来了,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碧空转一转一她不会去,但是伊丽莎白会陪着那些人过去。

“我给蒙老板打个电话再决定吧”小他如此回答,不成想才挂了电话,就又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神秘兮兮的,“太忠,晚上一起坐坐吧,有事情跟你说”小

这次考试,是选择了周末和周日,考完正是星期天,陈太忠一时有点纳闷,心说老王你周六周日该不上班的。这两天之内发生的”应该是私人的事儿吧?

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于是下一刻他将此事抛在了脑后,而王部长的这个电话,让他直接失去了给蒙艺打电话的兴趣哥们儿毕竟是天南的干部,一而再再而三地往碧空跑,知道的人说是我帮蒙老板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是有什么想法呢。

六点钟整,他就出现在了王启斌的外宅之内,那个丰满的小王长得越发地富态了一点,这让他生出了一点感慨:唉,物是人非了啊,小王还住在她的屋子,那帕里却是已经走了,湘香的别墅空了,而哥们儿借韩忠的别墅,也早就还回去了。

“六月份,省委党校要组织培一批青年干部”王启斌也不跟他见外,开门见山地发话了”为期一个月,培崔结束之后,要从中选派一些干部下去,奇怪的是”你们凤凰市居然把你报上来了!”预定二月份保底月票,太忠新的工作岗位,即将到来,不过,凌晨的更新会晚一点,等不了的朋友就不用等了。,如欲知后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