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挂职岗位

226挂职岗位

从力章挂职岗位上

邸健东一听“陈太忠”三个字儿,就知道是那话儿来了,他原本就不是守不住秘密的主儿,组工干部管不住嘴巴,那成什么啦?

他将消息通知给王启斌。就是要让其帮着传话,要是王处长不做声,那他反倒要怀疑此人的操守”或者是政治智商。

眼下蒙艺的措辞,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王启斌不但将话传了出去,传得也挺谨慎,所以曾经的天南省委书记伪作不知,打来了电话。

“陈太忠啊”,好像有他”邓健东沉吟一下回答,一切都显得那么顺理成章,“名单没最后定下来,不过应该没问题。”

“哦,原来健东你已经考虑到了”蒙艺又笑一笑,接着貌似自言自语地来了一句,“青干班不错,有培才能有进步。”

蒙书记你不能这样啊,那健东心里有点小郁闷,他说完陈太忠入选青干班,却是不说下一步的选派小就是想看蒙艺怎么说,王启斌不可能只传一半话,而把更重要的另一半藏起来青干班是不错,但是相较之后的选派岗位,重要性就差得太多了。

其实,邸部长是可以主动汇报的,但是组织工作的原则,他还是知道的,当然,更重要的是蒙老板”不是已经离开天南了吗?

邸健东并不怕泄露这个秘密,但是他希望蒙书记能主动问起。卖人情总是要尽量往扎实里卖,可是蒙老板这么一句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话,就逼得他不得不将这话接下去。

否则,明知道人家要问却偏不说,这就是结怨于人了,所以他有点微微的不开心,小陈结业后,已经有了大致的选派方向。”

“哦?”蒙艺恰到好处地表示一下诧异,“偻东你方便跟我透露一下吗?”

蒙老板这一番话说下来,不但圆滑也较为顺理成章,在不着痕迹间就展开了咄咄逼人的攻势小尤其重要的是,除了一开始的那一句“原来健东你已经考虑到了”表示出了领情之外,蒙书记再没认为自己该领邓部长的情。

这让邸健东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对语言和局面的掌控能力,这一刻,他有点难以掩饰的悻悻和一份说不出的感觉:蒙艺果然就是蒙艺,别看人家离开了天南,但是,就是这么轻轻松松地从我这儿得到了答案,我甚至连卖人情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在蒙书记走后,他能跟蒙艺聊这些话题,并且聊到如此的深度,其实已经算是人情了,但是邓健东不认为是这样,他一向习惯把人情做扎实,是的,他觉得这只是态度,不能归到人情的范畴!

至于蒙书记一开始的那句话,是用来客套的,也是表明一种态度,当不得真。

想到这里,他一股不服气上来,索性不藏着掖着了,“去向不是很明朗,听说省精神文明办挺欣赏他的冲劲儿”蒙书记您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你不想让我卖人情?蒙艺啊蒙艺,我今天还非卖你人情不可了。

“精神文明办?”蒙书记听得好悬没把下巴掉到脚面上,他知道陈太忠是上挂,却是没想到能挂到这个单位去。

这家伙号称五毒俱全无恶不作,这样的人搞到精神文明办,这是谁的创意啊?丫挺的可以帮张艺谋拍申奥宣传片去了,巴黎啦多伦多啦伊斯坦布尔这些,只有掩面而走的份儿啊。

“副厅的单位,在宣教部办公,宣教部的马勉兼任主任”既然决定卖人情了,那健东的情报就哇啦哇啦往外倒,也不管蒙艺知道不知道具体情况了,“陈太忠拟任,副主任。”

“副厅的单位,我怎么觉得是副省川,哦,那是省精神文明领导组,在碧空是这样的”蒙艺笑一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嘲的意思,“那陈太忠这算是,”升正处了?”

“正处到是正处,不过,这个单位有点不接地气”邸健东心一横,终于图穷匕见,“老书记你要是有更好的建议,我可以帮着协调一下。”这才是他向王启斌露口风的本意,那部长不习惯欠人情,而他那个。世交的兄弟,在碧空经贸委现在活得很滋润,将来的考评还要过蒙艺的手。

所以他打算借这件事,把心里这个疙瘩解了,大家就谁也不欠谁了一所谓的不接地气,就是说干的是比较务虚的工作,是的,这个精神文明办真的是非常”飘渺的部门。

事实尖,宣教部也不是什么好单位,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老话说死了的,起码在邓健东眼里,实在看不上这个部门,心说蒙艺估计更看不上了,你要想帮陈太忠调整小那我就帮你调整一下。

“这就正处了?”蒙艺沉吟一下,22岁的正处,进省里捂一捂也好,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健东,我记得他才高中毕业吧?”

“好像他念的自考”已经差不多了?”那健东也不是很确定此事,但是凤凰那边既然敢这么报上来,肯定有人家的道理。

其实,就算大学没毕业。又怎友样呢?人家已经在很努力地学了,体制虽然森严,很多东西却都是可以商椎的,作为组织部长,他太明白这个道理了。

“这小家伙就是不让人省心小”蒙艺想起来了,陈太忠当年可是高分考上了大学,没去念罢了,于是笑一笑,“反正我不在天南了,健东你记得帮我多批评他。”

啧。人情还是没送出去!挂了电话之后,邸健东遗憾地**一下嘴角,不无愤懑地想着,早知道蒙书记会坐视这次调整,那我就说我也在里面起作用了。

他知道,此事是章尧东一手促成的,也不知道怎么做通了宣教部的工作,上下家意向都定下来了,从组织部走个程序真的是很轻松的事情。

不过,那精神文明办确实不是什么好单位,真是要什么没什各,下一刻邸部长反应过来了,他认为自己的选择还是正确的,提拔是好事,但是进那个地方”,啧,这人情不做也罢。

倒是蒙艺对陈太忠支阿。专门打个电话来探听消息不说,还叮嘱自只要多滞洲读家伙,唉,这小鬼还真是好福气,不止一拨人关照着”,

“省精神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放下电话,呲牙咧嘴了半天。一手摸着张馨裙下光滑的大腿,一手将身边目瞪口呆的田甜搂了过来,大手自她的衣襟下滑入,“这个创意,”真的太棒了!”

刚才给蒙艺打了电话之后,他心里这通邪火还是没地方发泄,就打了电话给张馨,又联系田甜和雷蕾这才七点刚过,田主播按说还要在台里呆一阵,不过既然他坚持,她也不想驳他的面子,就赶到了军分区招待所,倒是雷蕾手上有活,实在赶不过来。

“章尧东有点过分啊”田甜吸气提腰,方便他的大手在胸前肆虐,“我爸才说要做点成绩,他就想把你往外撵,,我跟我爸说一声吧?”

“啊?”陈太忠这才想到,合着章书记撵走自己,还有这方面的原因,也就是田甜是田立平的女儿,虽然官场知识远不如他,却是由于涉及到了自家的利益,一眼就看出来了。

“算了,不用了,先跟你老爹保密吧”他悻悻地摇摇头,“蒙老大都说了,这么年轻的正处,在省里捂一捂是应该的,能磨一下我的性子不说,也不是那么太扎眼。”

“蒙艺应该帮你说一说话的”田甜哼一声,很是不满意他吩咐自己跟老爹保密,“省委省政府的部门多了。为什么一定要去精神文明办?”

“呀”听他那意思,我要是开口,他好像也能帮我调整”陈太忠眼睛一直,他真是太后知后觉了,给蒙艺打电话的时候,他一肚子火气,就忽略了“要我做什么”这问题,涵盖的范围真的挺广,老蒙你好好说话会死吗?

唉,还是哥们儿做事不够淡定啊,他很认真地检讨了一下自己的错误,然而下一刻,他就将这份自责丢到了脑后,“算了,没提这要求也好,他终归是不在天南了,我要提出来,不但让他被动,也让人小看我。”

“可是你的学历”张馨听他说得轻松,就怯生生地提问。自打数据部经理扶正之后,她才开始认真琢磨官场里的规矩,听到不懂的就要问一句,“大学毕业证不是还没拿到手吗?”

“领导要提拔,毕业证还是问题吗?”陈太忠的心情有点糟糕,就随口答一句,不过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呀,青干班培的时候。毕业证正好能发下来,要是没毕业,就可以不提拔不选派”我靠,章尧东还真会算时间。”

“哈哈”田甜很少见他进退失据的样子,眼见他有点气急败坏,禁不住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副厅单位,你这正处是实打实的。”“对了甜儿,你们电视台也归宣教部管。”张馨轻声发问,“太忠到省精神文明办当副主任,有没有他发挥能力的地方?”

对啊,陈太忠听得腰板就是一直,心说我今天心态实在太失衡了,错误连连,居然连这个问题都想不到,不过,田甜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门口惊讶的一声,“不是吧。你当精神文明办副主任?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刀玛章挂职岗位下

说话的是雷蕾,她刚进门,就看到陈太忠左手在张馨的大腿顶端游走,右手在田甜的衣服里乱动,偏偏是听说,这家伙要当精神文明办的副主任!

“啊,这不是很正常吗?”陈太忠终于决定,要认真地调整一下心态,于是也不恼火,笑眯眯地点点头,“雷蕾你来了最好,精神文明办我能干点啥?”

“干点啥?泡美女啊,宣教部是省里美女第二多的,第一多的是组织部”雷蕾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真的,而且多数都很年轻,比我小的都有。”

“我这人好色,但是从来不吃窝边草”陈太忠大义凛然地回答,接着又叹口气,“啧,合着都是三十以上的美女啊?”

“成熟女人的好处,你又不是不懂”雷蕾哼一声,一边脱外套一边嘀咕,“你是真的要去精神文明办,还是一种假设?”

“弄假成真的可能性很大”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哥们儿现在都有心情耍嘴皮子,这表现够淡定吧?

他正自夸自赞呢,张馨心急,就出口发问了,“蕾姐,这精神文明办到底能做什么啊?”她很清楚,天南日报就是归省委宣教部管,而且蕾姐也有点资历,判断的能力和权威性比田甜要靠谱得多。

“真要去那儿?”雷蕾讶异地看一眼陈太忠,发现他神态自若。于是苦笑一声,“省精神文明办,,嗯,人家建设文明城市或者文明机关,在审评的时候,你可以去”,蹭饭,因为你是副职而不是正职!”

“就这?”陈太忠等了半天。等不到她的下文,于是略带一点失望地问一句。

“这不好吗?”雷蕾已经将外套挂好,换了鞋子,轻盈地走过来。娇小的身子往他身上一坐,双手向他脖子上一勾,笑吟吟地看着他,“这样你就能多陪一陪我们这群素波的姐妹了,我早盼着这一天了”嗯,凤凰的那些,让她们来素波团聚吧。”

“哈”张馨见她说得有趣,登时就乐了,田甜眨巴眨巴眼睛,禁不住低声问一句,“馨姐,你们结了婚的女人,是不是都这么荡谦啊?”

“蕾姐的**,那是无人能比的”张经理笑了起来,脸上有微微的粉红升起,可是她的一只手。却是不着痕迹地伸向了男人的腿间”,

由于雷记者豪放的反应。当晚的气氛登时热烈了起来,陈太忠也不想勾起地图之争,在素波团队的面前总是挂念凤凰副本的话,那无疑是一件扫兴的事情陈某人不怕扫兴,而且还特别擅长,但那是对外人的时候,并不是对自己的女人。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醒了,这就是心理失衡了,虽然他是曾经的仙人。按说不必在意在凡人官场的这点事,蝼蚁一般的存在,他何

但是陈某人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必须指出的是,他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也是个非常好胜的人,如若不然也不会创下修炼史上那么多的第一了,是的,他不能容忍失败。更不能接受被蝼蚁摆布而身不由己。

曾几何时他认为,自己有能力对抗章尧东了,也表示出了适度的桀骜不驯,但是这次被人摆一道,才让他真正地认识到,体制,就是体制!章书记一出手,连田立平都只能干看着没办法,在干部管理上,书记的先天优势太大了。

当然,严格点来说,人家章尧东这次办的事情,不能说不好,怎么也是把他的正处待遇里的“待遇”俩字去掉了,而且蒙艺说得不错,他这个正处才二十二岁,确实太扎眼了一点,进省里低调一阵也很有必要。

但是陈太忠就是不舒服,这是一种很唯心的感觉,根子就在于章尧东没跟他打招呼,而且”省精神文明办,这是什么玩意儿嘛。

他正沉思呢,雷蕾眼睛一张也醒过来了。见他大张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知道他还在纠结于那个消息,禁不住轻笑一声,探手一抓太忠,“好了,该早锻炼了。”

“这个”好像兴致不是很高。”陈太忠比较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心说这敢情东西,确实影响心情啊。

“必须的”雷蕾不容置疑地看他一眼,身子一翻骑跨在他身上,毛耸耸的湿润来回地滑动,摩擦刺激着小太忠,不多时大战爆发,紧跟着张馨也醒了过来”

“嗯,看来成熟女人,确实有成熟女人的好处”陈太忠坐在林肯车里,呆呆地看着车窗外的小再,雷记者的善解人意,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但还是懒洋洋地,提不起兴趣做事儿嗯,那个”宣教部的成熟美女很多?

呸,哥们儿这都是在想什么呢?他摇一摇头,努力地将这份荒唐心思抛到脑后,就在此时,许纯良的电话打了进来,“太忠你没回凤凰呢吧?”

“没呢”陈太忠笑一笑,“我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去看一看我从德国拐来的工程师。”

“嗜,看什么工程师啊小来文峰路找我吧”许纯良的鼻音很重,听感冒的症状,“昨天受风了,你拿上申报资料跑一趟省质监局吧。”

“不去”陈太忠很干脆地拒绝了,往常我总让着你,今天心情不好,就不搭理你了,而且我还不解释原因。

“嗯?”许纯良愣了一愣,等了一阵才发问,“你今天怎么了?”

“来月经了,烦着呢”陈太忠不客气地胡说一句,伸手就待压掉电话,不成想听筒里又传来声音,“啧。有麻烦你就说嘛,昨天这样,今天又这样。”

“哦,没事儿”他笑一笑,心说纯良这脾气,还真是没得说了,“就是提不起精神来做事儿。好了不跟你扯了,我得回凤凰一趟了,出来一个多月了。”

搁了电话陈太忠才反应过来,他这么说话,是打心底里有点排斥现在的工作了,虽然青干班还没开课,选派更是很遥远的事情,但是按着程序走下去,没有意外的话,那也是必然的结局了。

一个都要走了的人,还一心扑在工作上,那不是惹人耻笑吗?落在知情人的眼里,更是可笑复可怜了,说得好听一点,那是“站好最后一班岗”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傻逼,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发现自己这种心态之后,陈太忠是越发地纠结了,一时都有点无所适从了,现在这工作,我是继续干合适呢。还是吊儿郎当地瞎晃好呢?

干吧,那容易被人耻笑,不干吧,又容易被人发现自己在闹情绪,他的心越发地乱了,看着窗外的雨丝都有点不顺眼了,于是做出个决定:先回凤凰吧,没准那里不下雨。

虽然雨天路滑,他在高速上开得却是极快,一边开着车,一边胡思乱想着,猛然间,他想起一个细节,上次宣教部长潘剑屏去凤凰。宣教部副部长、精神文明办主任马勉,就很是跟自己谈了一阵精神文明的建设问题。

再想一想,他在永泰山为了何雨朦跟人冲突之后,蒋世方省长也问起他,如何看待这次事件,他好像当时强调的也是“精神文明建设不够”得,这麻烦还是我自己找来的!想到这里,他禁不住狠狠地砸一把方向盘想不到啊想不到,那时候章尧东就在算计我了。

这些家伙算计人,真有一手啊,不过既然他发现了自己的因素,这气就小了很多,下了高速之后小找个没人的地方收起林肯车,然后一个万里闲庭,就直奔三十九号了。

才一进屋,他就听到刺啦刺啦的声音。于是来到一楼的小房间,果不其然,唐亦董一身运动服,正戴着口罩坐在砂轮机面前,慢条斯理地擦石头呢。

这个小房间是特殊处理过的,加了厚厚的隔音板,要不然别说擦石头的声音,就是砂轮机转动的声音,也绝对传进三十七号和四十一号院了。

房间很狭小飞尘很多,唐亦董的头上和运动服上也落了不少,可是偏偏的,慢条斯理的动作让她显得非常的优雅,粉尘构成的淡淡烟雾中,偏偏是一位出尘的佳人。

看到她专注的表情,陈太忠猛地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一动,脑中的所有纠结登时不翼而飞,于是轻轻地咳嗽一声,“想我了吗?”

“呀,吓我一跳”唐亦董猛地听到他的声音,手微微一抖。接着就伸手关掉了砂轮机,抬起头欣喜地看着他,缓缓地站起身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一边问,她一边就伸手去抱他,不过她的手臂在即将环住他的时候,停在了空中,接着她推开门走了出去,“身上脏,我先去洗一卧,

风笑的三更到了,大家的月票,川也该到了吧?请不要让官仙输在二月的起跑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