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92260 公认不坏

22592260公认不坏

要不说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厉害,陈太忠和张梅才分开不到五分钟,就有人敲门了。总算是两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在这五分钟里,就都已经收拾妥当了。

所以,在于主任进来之后,他看到的是,陈主任正要泡茶,而张梅脱去了警服外套,正在厨房里拎着菜刀,砰砰地斩着一只白生生的芦花鸡。

“小张也在啊?”他倒是没多想其他的,事实上,只要陈太忠一回来,家里就热闹得紧,别说张梅和白洁时不时来帮忙,就算区科委的刘主任,甚至他的老妻,也逮个空子就过来。

“于主任好”张梅扭头点点头,一眼就看到于主任手上拎着的塑料袋了,“您买菜去了?”

“嗯”于主任看着她,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好久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今天的张梅挺漂亮的,“买菜回来,看到陈主任的车了“正好菜买得多,看这儿需要什么不?”

“我正说多做几个菜呢,这一个多月吃西餐吃得都想吐了”陈太忠笑着回答。“于主任晚上过来喝酒吧,还是回了家舒服啊,

有他这招呼,晚上他的房间里,又是满满当当地都是人,甚至连庞忠则和姜世杰也来了,一直折腾到晚上九点,大家才尽兴散去。

这次就是吴言在等他了,不过遗憾的是。她不知道他今天回来。所以钟韵秋回家看看,就留在了曲阳,然而紧接着,吴市长就在陈太忠的**有了一个天大的发现,“这是谁的头发?”

张梅和吴言都是刚刚过肩的长发,遗憾的是,张警官的头发是烫过的,而白市长身为堂堂的副市长,没有玩这些花哨,所以她一眼就发现了不妥。

“谁知道呢?我的房间是小张帮着打扫的”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她一句,因为他确信,小白的注意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被彻底地转移,“章尧东把我列入选派干部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吴言听得登时大吃一惊,“选派选派你去哪儿?是干部交流吗?”

“不是交流,是上挂”陈太忠苦笑一声,交流一般是指平级类似单位之间的干部交流,“省精神文明办。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这两个月怎么过”

这一次,他没有再跟她隐瞒什么,而是将整件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甚至不怕表示出,他很后悔没有要求蒙艺帮着换个岗位。

当然,他不会说是自己忘记了,陈某人是很要面子的,我当时想着蒙老大已经离开天南了,算了难为他吧…”

吴言一边听他说,一边不住地出声问询,以便了解其中的种种疑点,待听他说完之后,才微微一笑,“尧东书记也没什么恶意,相反地。这次对你来说是个机会。”

“机会?”陈太忠听得一愣。

“这年头哪有那么多上挂的机会?”吴言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要能抓住这次机会,把关系留在省委,以你的人脉和能力,往上走就是蹭蹭的。”

“这倒也是”陈太忠点点头,他的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所以对这种持平之言,他愿意认可,但是他不介意跟章尧东的死党叫一下真,哪怕此人是自己的女人,“不过这个部门确实有点糟糕。”

“好部门”…那都要打破头的,哪里会这么容易?”白市长白他一眼,“而且凭良心说,尧东书记都有点头疼你,一般的部门,哪里敢接收你?”

“你这”你这是屁股问题”陈太忠被她戳中了痛处,心想合着还有这么一层因素啊?嘴上却是不肯认输,“你就向着章尧东吧。”“理屈词穷了,是吧?”白市长看着他就笑,两人在卫起这么久了,谁还不知道谁?“你不要告诉我说,你不想去吧?”

呃”陈太忠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要是搁在跟唐亦壹交流之前,他绝对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但是现在却是不能了,于是只能微微一笑。“反正他背着我搞这个,我挺恼火的,不过,我明天去跟他汇报一下工作,你说好不好?”

“那是最好了”吴言听他居然能做出这种决定,心里也暗暗欢喜,这是两个对她最重要的男人,她不希望二者闹得不可开交。“先别去田立平那儿,去尧东书记那儿走一趟,那么你在走之前,你的工作愿意不愿意干,都无航胃了。”

她这本是经验之谈,在吴市长十年的工作当中,迎来送往也不止一次了,非常明白即将离职者的心态和行为,所以想都不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可是她这么一说,陈太忠汗颜了,他听得出来,小白跟唐亦董不太一样,她不是因为他要被选派走了才生出这种想法,人家这反应纯粹就是下意识的,由此可见,“阅历”这两个字,不是随便说说就能诠释得清楚的,所谓积淀,真的非一日之功。

“希望章尧东不会因此而小看我吧”他苦笑一声,并没有直接表示去不去,但是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只会更警惕你”吴言见他从谏如流,也是暗自欢喜,说不得微微一笑,“你到处乱闯的时候小已经让他头疼了,现在知道了进退。你觉得”他会因此而蔑视你吗?”

“他会睡不好觉,因为我的成长速度令他惊讶”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没皮没脸地自夸,“好吧,明天就去找他汇报工作。”

说这话的时候,猛然间他发现,自己认识的几个相对成熟的女人,各有各的长处。雷蕾擅长调剂气氛小唐亦董长于理智分析,而吴言却是胜在不但理论扎实,而且眼光驳杂经验丰富,

“好了,该交公粮了”吴言见他毛顺了,又有情郎高升带来的那份喜悦,说不得关了卧室里的灯光,走到床前拉开窗帘和窗户,细碎的雨声和清新的空气登时纷纷涌入,“在窗台上吧,我喜欢你的狂野”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去市委报道。直到接近中午,才见到了章尧东一其大巴六经是其他等待接且的副处羡慕不巴的火箭速度四

年轻的正处待遇有的是汇报的内容,不管是曲阳黄还是焦炭。无论是申报省优产品还是申报鲁班奖,他有太多的话题,不怕冷场。

而章尧东的反应中规中矩,除了关心就是鼓励,要他戒骄戒躁,继续发挥主观能动性,其他的话一句没太没必要了,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那你继续不知道好了。

直到他表示自己汇报完了,章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没有,章尧东才淡淡地问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他是昨天下午三点回来的,而且一直在招商办忙碌,书记大人点点头,抬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才出了市委,陈太忠一头就扎进了市政府,不过田立平事情也比较多,只是安排了中午的饭局小参加午餐的闲杂人等,也只有一个蔡京生。

酒桌上大家也没啥可说的,只是到了最后,田市长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太忠,驻欧办那边,你总跑来跑去也不是个事儿,该添两个人了。”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心说这是怎么个意思,莫非你也盯上我走之后的驻欧办了?老田你早知道此事的话,不该不跟我说啊。

啧,知道了,问题还是出在田甜身上。他反应过来了,别的事儿田主播会帮着他瞒下来,但是此事实在太不可能了,他一走,田市长手边就是少了一张极为重要的牌,必须早做打算那天晚上他才说自己要挂职锻炼,田甜可不就想到了自己的老爹?

“哦,立平市长您安排吧”想到这个,他微笑着看一眼领导,微微地点头,“小陈我坚决拥护组织的决定。”

“你跟我还虚伪个什么?”田立平微笑着看他一眼,转身走向大厅一角的房间,一边推门,一边很随意地发问了,“你心里有什么人选没有?”

田市长来了凤凰之后,在市政府用餐就沿袭了段市长的小餐厅。没做什么变化,餐厅这里还有两个休息的房间,也被他沿用了。

蔡京生见状,知道是田市长要跟陈太忠谈事了,赶忙站起身来告辞,陈主任自然是跟着走向房间,嘴里大大咧咧地回答,“有个外聘的人选。其他还没有。”

见他顺手将房门关上,田立平才微微叹一其气,“这个章尧东,,权力欲太重了,驻欧办那边你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

他听女儿说了小陈在得知消息的时候表情怪异,情绪似乎也不是很好,不过眼下看来,这家伙显然已经调整好心态了。

凭良心说,田市长也不认为这个选派对小陈而言,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毕竟那家伙背后的势力是谁都不敢小看的一一明升暗降和打熬资历的区别,这是关键因素。

只要是进步,那就都是好事小但遗憾的是,对田某人自己来说,确实是一大损失。

“还没考虑这件事呢”小陈太忠听得摇摇头,只是他下一刻想到副手袁孙,赶紧就发话了,“袁副主任在这一年里,表现得很不错。而且在巴黎的华人圈子里,有非常好的口碑。小

缓力章公认不坏下

两人说话都没有说透,跟聪明人说话,根本就没必要,不过田立平听陈太忠居然提起了袁接,禁不住就是眉头一皱,“这个倒没问题,既然是你的人,主持工作的必须得是他,我会坚持的,不过,”你真的打算就这么算了?”

对于袁琢,他嘴里说的是“主持工作”那就是不支持小陈放弃这个位置。最起码不能这么痛快地放弃一咖由此可见,章尧东的算计令他也相当恼火。

田市长有理由恼火,因为陈太忠在他上任之后不久,就接连完成了三挂事:曲阳黄、媒焦出口和收购落宁自行车厂,一件比一件漂亮。

曲阳黄让下面县区的名特产品走出了国门,这个意义很重大。再怎么形容也不为过,尤其是小陈是通过品牌的方式来运作的,不但让凤凰人拥有了丰厚的利润,更是让曲阳黄这个地方性的传统牌子走向了世界。成了享誉海外的知名品牌。

而且,这是粮食加工行业,不像媒焦铁等矿产资源类的东西,是的,这属于可以再生的资源,如果接下来操作得当,卖它个三、五十年个甚至百八十年也不虞担心资源枯竭。

至于煤焦行业的整合,虽然从段卫华就开始了,但是田立平借着这股东风,又仗着陈太忠的支持,死死地顶着章克东。

他做得有理有据有节,一向肆意妄为的章书记都不得不捏着鼻子让步,这让凤凰市官场中的不少人意识到:别看田市长初来乍到,人家可不是个随便可以欺负的主儿。

官场中各种势力的形成,有大大小小无数种条件和偶然因素,但是有一点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你首先要证明自己是个值得追随的领导,才会有够份量的人愿意追随你一。这里说的够份量,就是那些有能力自主选择阵营的主儿,至于那些小鱼小虾,则是不提也罢。

而且在伯明朝发生的事情,蔡京生也汇报了一些,发生在四季酒店的火灾有点蹊跷,蔡秘书长没贸然敢汇报,这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的猜测,也显得他不务正业不够稳重。

但是只说比对方每吨贵出五美元还能谈成,这就能让田立平在市里说话的时候。将腰板挺得笔直小有些同志认为出口只是拼价格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只有用对人,才能办对事。

至于说收购落自,这象征意义已经说过了,不必再重复。

这三件事,不但让田市长在执政凤凰之初,业绩就显得绚烂无比,更是让他利用几件事的边缘效应小迅速地在凤凰站稳脚跟,甚至有了一飞冲天的架势,如今章尧东要断他臂膀,他又如何肯善罢甘休?“我倒是想不算了呢,但是”他毕竟给了我一个正处”陈太忠苦笑一声,对上田市长的时候,他可以说得直白一点,老田本来也就是个备脾气,“而且他知道,我是打心眼里支持您的,

“嘿,一言堂吗?”田立平冷笑一声,没错,他的性格真的没有段卫华那么好,沉吟片刻之后,他的嘴角扯动一下,“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就算了!”

他越想就越是气恼,只觉得章尧东这次的手段,根本不是要激怒陈太忠,而是要打击他田某人的气势,甚至不排除分化瓦解他们两个人关系的可能一一小陈一开始很愤怒,可是现在,人家不也是领情了吗?

当然,小陈的屁股,坐得还是很正的,小家伙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大光其火,眼下的领情也不过是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理智选择,再说,田市长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心”

所以,田某人不怕将自己的愤怒表示出来,当然,他并不知道章尧东手下的某个副市长,曾经跟他的女儿同时躺在某个年轻男人的**一

这种事情田甜是没脸说的。

“你可以也要个选派干部过来,充实到驻欧办”陈太忠见老田气愤异常,说不得笑着出个点子,“这叫以牙还牙。”

“嗯?哈哈”田立平被他这个建议逗得笑了起来,接着沉吟一下,“招商办的周勇是下来挂职的”招商办不能再接受选派干部了,不过驻欧办…”那是事业编制啊。”

“选派,无所谓的吧,进国企不是都正常吗?”陈太忠嘀咕一句,他只说了驻欧办,没有说科委的副主任这个职务,因为田立平和他都很清楚,那是陈某人的最后底线。

招商办那里,陈主任是可以轻松卸任的,驻欧办就要麻烦一些,陈主任是驻欧办兴旺的根源,是中流砥柱,有珠玉在前,敢接手的主儿,大半只能说是心存不轨。

谁能像陈太忠一般在欧洲纵横挥阖?不能还要接手,并且还不怕丢人删一那不是心存不轨是什么?而且陈某人明确表示,要袁孙主持工作。是的,他并没有打算轻易放弃这一块。

至于科委这个副职,那是不用说的,陈主任在科委的淡出,那纯粹是看许纯良的面子一凤凰科委陈太忠,那可是科技部挂了号的招牌。

谁敢惦记这个位子,怕是都不用小陈出面,许纯良可能直接就挡了,反正科委八个副职,也不在乎挂个吃闲饭的家伙,陈太忠不管事儿的时候,科委不也是运作良好吗?

陈太忠心里就是这么盘算的,而田立平心里也非常清楚,小请身兼的三职到底该怎么排序,他甚至都不用去开口找小陈落实,官场里的明眼人,真的是太多了。

“嗯,这倒也是”田立平想一想,觉得也只能驻欧办上做文章了,因为陈太忠在招商办的兼职小是代表科委一方的,别人不是顶不了,但是该怎么顶,这个分寸不太好掌握。

“不过。”他依旧有个难题,“我熟悉的人大部分是公检法司的,这些人选派到驻欧办“啧,让我考虑一下吧”从田市长这里出来,陈太忠真是身心都愉悦,老田很善解人意,没说科委副主任的事儿,说起驻欧办,也答应让袁孙主持工作,那么在他要放手的时候,老袁扶正的难度也就不高了。陈某人一向愿意照顾自己人,他筚路蓝缕一造出的驻欧办,怎么能让别人摘了桃子?

当然,尤为让他高兴的是,田立平居然会认真地考虑以牙还牙的问题,这真是个好消息一一事实上小田市长的震怒让他隐约猜出,章尧东这“一石二鸟”对老田的伤害尤其地大,那么他自然也就不会为此而感激姓章的什么。

那么,今天就可以去科委了,下午陈太忠去科委走一趟,四下里转一转之后,又撞上了刚刚从素波赶回来的许纯良。

“你这两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许主任做人,还真不是一般地纯良,陈太忠想一想,心说我已经拜会过章尧东了,于是微微地露个口风,“呵呵,回头你就知道了。”

许纯良看着他,沉吟一阵之后,才低声嘀咕一句,由于他的伤风没有完全好。所以声音是异常地沉的,“是你”要调动了?”

“调动?”陈太忠古怪地看他一眼。心说这老实人心里也有本账啊,章尧东一个多月前随便放点口风,你倒是还能想得起来,说不得苦笑一声摇头,“嗯”不是调动。

“不是调动就好”许纯良这家伙还真是粗枝大叶得可以,听到这个回答,登时就将这份心思放到了一边,反倒是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那么,现在你的月经完了没有?”

“你这家伙”陈太忠被他说得直翻白眼,“有什么工作,领导你安排吧。”

“去趟落宁吧”得,许主任一开口就都是点大活儿,“收购落自的程序开始了,我正愁找谁坐镇呢,你去的话,我是最放心的。”

“我总共就在凤凰呆了不到两天,你也忍心啊?”陈太忠瞪起了眼睛,他还真不想去,一个是凤凰的女人都等他很久了,而且,他也想在凤凰稳一段时间,找点存在感,将来一旦被选派了,就能多留点余威在这里。

“这不也是没办法吗?”许纯良从手边扯出一张面巾纸,揩一揩鼻子,有意在说话时加重了鼻音小“你看,我都这样了,你忍心让我乱跑?”

“耍无赖我耍不过你”陈太忠撇一撇嘴,又叹一口气,“这样,你好歹让我在凤凰歇缓几天,我再去落宁,成不成啊?”

“那没问题,你时不时地过去看一趟就行了”许主任笑着点点小头,鼻音继续加重着,“关键是得有一个人帮着操心这件事,在其中的过程里,我不想换人了。”

“落宁分厂的厂长”定下来谁了?”陈太忠连这个都不知道。

“章书记主张科委内部挖潜,田市长想从市里派人”许纯良苦笑着一摊手,“我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田市长,正犹豫呢,你怎么看?”

掉到第十七了,初一的更新到了,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