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12262 被逼提拔

22612262被逼提拔

这真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啧”陈太忠情不自禁地一呲牙,单纯就事论事的话。他比较倾向于科委派人,不管怎么说,他是习惯了胳膊肘向里拐的,科委的事情,自然由科委人来做主,至于说市里一领导们给我们指引好方向就成了

然而让他郁闷的是,这个建议是章尧东的提的,而同时他鼎力支持的田立平,却是想从市里派出干部抓这一摊。

当然,田市长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在科委收购落自的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坚定的支持,而一手促成此事的,又是大力支持他田某人的陈太忠业一就连把落宁人忽悠到凤凰来的,都是对陈主任负责的办公室副主任张爱国。

再加上这签约仪式,也是田立平亲临落宁,同曹市长共同签订的,所以田市长不想让章书记在一边指手画脚,那也是必然了。

一时间,陈太忠的脑子就有点发蒙,他愿意胳膊肘朝里拐,但是指望他帮着章尧东挤兑田立平,那也是不现实的。

官场中的好多无奈,便是在于此了,每个人并不能按照个人原则来解决问题,因为你坚持的,往往是己方阵营的利益会因此受损,反倒是对立阵营的利益会得到保全。

阵营重要,还是原则重要?这是一个问题!所谓的“想要做事,先要做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一一你愿意做一个维护团体利益的人,还是愿意做一个坚持原则的人?

这种情况,陈太忠真的无法取舍,所幸的是,他还有别的选择,那就是和稀泥。而且他理由的充分小于是,他就冲许纯良微微一笑,“你拿主意吧,谁让你是正职呢?我说过不干涉科委事务的。”

“你少来吧,以为我不知道田立平跟你的关系?”许纯良白他一眼,“听说赵喜才跟你结怨,好像就是为了田姚兄弟一场,我就想听你一句实在话,我挺坐蜡的,真的!”

许主任也有他的苦衷,按说他应该是支持章尧东的建议的,而且他虽然纯良,却也是个喜欢照顾自己人的性子,是的,从科委现有的干部中挖潜是个好的选择。

但是,他不得不考虑陈太忠的因素,换个人的话,可能觉得我是正职不用考虑其他,哪怕太忠你是我兄弟,可正职就是正职!

然而,许纯良是个性子宽厚的人,太忠又始终非常配合他的工作,他就不太做得出这种事,尤为重要的是:这次收购落自的行为,他一直是不怎么看好的,太忠在办理此事的过程中,也没得到他什么支持。

他是贪了自家兄弟的功了小搁给面皮厚的主儿,能拿“我是正职”来安慰自己,但是许主任做不到而且不可否认的是:田市长确实跟曹市长保持了联系,再章书记啥都没做。

反正他就是难以选择了,所以就一定要陈太忠表个态,“你别跟我踢皮球,我就是想听你的真实想法,这兄弟还能不能做了?”

“你真想知道我的想法?”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接着就是一声大笑,“那我就建议,你返骋米自然吧,对了,他是党项荣的人。”

米自然是原科委副主任,病退了的,如若不是他病退空出的位子,也轮不到陈太忠来科委,不过,值得强调的一点是,凤凰市原市委书记党项荣在凤凰遍地仇家。

蒙通是他的仇家,段卫华是他的仇家,章尧东更是他的仇家他被党书记边缘化得厉害,如若不然,老章也不会闲得无聊,抱着电话打个没完,终于攀附上许家了。

米自然不但是党项荣的人,更是被章书记一手弄下来的,这就是陈太忠的真实想法,虽然他跟米自然一点交情都没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提出这种建议:你章尧东不是建议科委内部挖潜吗,可以,我支持你的主张,不过我挖个恶心你的人上来,看你会是啥心情!

“不用这备狠吧?”许纯良听得哭笑不得,他来凤凰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对一些人和事尤其是其中的因果关联。也是比较蒙昧的,然而就算再蒙昧,他也非常清楚党项荣是个什么样的人最能体现上一任领导口碑的时机,就是在此人离职之后。

“这不是两者都不得罪吗?”陈太忠白他一眼,正在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一边看手机,他一边发话了,“既然做不到两全其美,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爱国的电话小嘿,这家伙就在院儿里呢,纯良你还有啥事没有?”

“我不是想求两全其美,关键是章尧东要求科委内部挖潜在先,田立平表示要从市里派人在后”许纯良很无辜地看着他,由于比较激动,他就忘了控制鼻子的气流,鼻音从而变得轻了许多,“我很怀疑,田立平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许主任这话有点主观,但是相对来说,作为一把手,这态度已经算是不错了一一他居然有兴趣跟自己的副职讨论一下,到底是谁在人为地设置障碍。

“你真是”陈太忠想说点难听话来的,最终还是忍住了,这年头在干部任用上,肯讲道理、愿算先后的人真的是凤毛麟角了,纯良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不过下一刻,他就就觉得这也是一种难得的品质,紧接着,他猛地又想到了一种可能,于是眼光不经意地向窗外扫一眼,“其实你可以做到两全其美的。”

“两全其美吗?”许纯良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禁不住眉头一皱,“你是说张爱国?我说,他只是副科

要不说这世界上就没有笨人呢,许主任脑瓜微微一转,就想到了太忠可能提出什么样的建议,没错,从阵营的角度上来说,张爱国真的是个很好的选择。

此事之所以产生争执,焦点并不是该用科委内部的人还是市里的人,而是章尧东认为他管着千部任用,所以在此事上该有充分的发言权。而田立平则认为丫是在干涉政府事务,所以才要表现出激烈的反对。

儿足因为如此,陈长忠看一眼院里,就生出了一个想法!噼带肌清。那么好吧,让张爱国做落宁的厂长吧。

张主任的级别,那是低了一点,但是在对年轻干部任用的时候,也可以大胆放手嘛,反正丫是科委的人,这个是母庸置疑的,而他又对陈主任负责,是陈主任的体己人儿,田立平自然也可以满意。

这个建议,取的就是中庸,让两方面都能勉强满意,相较返聘米自然,那是平和得多了,真要返聘米主任。那不啻于在章尧东脸上摔了一记耳光。

这一点,陈太忠几乎在瞬间就考虑到了,而许纯良的反应也不算慢,紧接着就发现了这一变通方式,由此可见,头脑太简单的主儿,是混不了官场的。

只是,许主任对年轻的办公室副主任的资历和能力,不是特别放心,必须指出的是,干部破格任用,一般是要有比较充足的理由。

不过还好,张爱国在这一点也有明显的优势,陈太忠少不得强调一下,“没有爱国在落自的忍辱负重,想要这么快地谈下收购,那不太现实,对疾风厂,爱国是有大功的,咱们不能让尽心尽力办事的同志们流血又流泪”

“打住吧你”许纯良哭笑不得地打断了某人的抒情,略略思索一下方始发话。“我一直觉得。让李天锋过去,比较让人放心,你说能不能让小张做他的副手?”

什么叫口碑?这就叫口碑,凭良心说,李厂长跟许主任的关系很一般,黑面李死死地卡着生产环节小也不知道招惹了多少人,其中就有许纯良。

不止有一个人找到过许纯良,想让他跟李天锋打个招呼,进点自家的货一我们敢保证,跟你们厂现在进的货没什么区别,但是许主任断然摇头拒绝,“这个人我不管打招呼有信心你就直接上门,李天锋是陈太忠提拔的,陈太忠的老爹照样被他气得咬牙切齿。”

而眼下一说起来,许主任还就希望李厂长过去任一把手,这并不是他不好介绍关系,就有意调虎离山,他确实是出于公心,“老李这人毛病多,财务什么的也未必熟,但是他面皮黑,落宁离凤凰太远,咱反正控股,要派就要派个让人放心的干部。”

“李天锋啊”陈太忠沉吟一下,事实上他一开始想到的人,也是李天锋一这种品性的人现在太难找了。但是他自己心里也有苦衷。

别人都当李天锋是我的人,但是我当时力排众议,主张他做生产厂长的时候,是看重此人的心性,其实”他算不得我的人啊,要真是我的嫡系,敢这么跟我老爹呲牙咧嘴,哥们儿我早就找他去“以德服人”了。

许纯良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也知道,李天锋是着了急连陈太忠面子都不买的主儿,所以真的不算太忠的嫡系虽然有些人打算动收拾李厂长脑筋时,第一个要顾忌的就是陈主任的反应,这也是李厂长以那么顽固的脾气,依旧能在疾风厂威风八面的根本缘故。

许主任考虑的是,这个任命可能依旧不太能满足田立平,少不得苦笑一声,“派张爱国过去做副总,这总可以了吧?做人不能太贪心哦。”

刀章被逼提拔下“派张爱国做副总?”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许纯良,“纯良。不用那么麻烦,派爱国去干老总就行了,咱凤凰这边,也离不开老李,这是咱大本营啊。”

“啧,你怎么这样呢?”许主任见他油盐不进的,就有点恼火,微微地一皱眉,“张爱国确实差一点,还这么年轻,给他个副总不错了!”

“那算了,不用派他出去了”陈太忠苦笑一声摇摇头,“你根本不知道我有什么难处,唉…”

“你不说,我又怎么能知道呢?”许纯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得出来,许主任是真的有点动气了。

“能说的话,我会不告诉你吗?”陈太忠也不服气地反瞪他,就算只比眼睛大,你也不是个儿啊!

不过,看到那张英俊到可以称之为漂亮的脸上,满是愤懑的表情,下一刻他禁不住长叹一声,“唉,纯良,科委靠着我的,也就这俩人,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靠着你的人多了”许主任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原本是不认可这个说法的。但是话才一出口,心里登时就是一动。

没错,陈太忠在科委是一柱擎天,不管服气不服气的,都得承认凤凰科委能有今天的地位,是陈主任一造出来的,没有人可以替代,所以很多人都是自觉地拥护陈主任,甚至可以用依附来形容一一这种人数不胜数。

可全部前程都靠在陈太忠身上的,还就是只有这俩人,张爱国是陈太忠的通讯员,这个不用说了,李天锋若是得不到陈太忠的支持早晚也要有麻烦的。

李厂长连陈主任的面子都不怎么买,可是离了陈主任的支持,那也什么都不是,论关系,科委其他几个副职跟陈太忠的关系,远远比他跟陈太忠的关系融洽,但是一个陈系铁杆,此人是铁铁担得起的。

而且,李天锋人虽耿介。可遇到麻烦,也知道去找陈主任告状一凭李厂长的脾气,他跟科委其他领导的关系更僵。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许纯良发现,似乎有什么麻烦要出现了,于是他沉吟一下,试探着发问,“这两个人。你不想全部派到落宁。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家伙人虽懒了一些,却是一点都不傻,不过。许纯良没怀疑他分开两人镇守一方,是针对许某人的,那证明这家伙确实没什么太重的心机,也不枉自己一番暗示了。

“两边都有人帮你照看着…”许纯良见他承认,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太忠直承这番心思,让他很难不怀疑,这厮到底是在防范什么人一虽然太忠在科委援手,真的微得很彻底。

然而下一刻,他就想到了陈太忠这两天那种“来”灶的脾与,两者关联,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看来蜘刀横,麻烦了。”

“也是未必的事情,反正我不是针对你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不想让纯良心里留下什么疙瘩。索性就把话挑明了。

“行,你不说,我去问章尧东”许纯良点点头,这家伙这少爷脾气上来。也真是有那么几分担当小而且就这么说出来了。

“啧,何必呢?八字没一撇的事儿,你折腾什么劲儿?”陈太忠眉头一皱。“纯良,你都老大不小了,稳重一点行不行?”

许纯良呆呆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嘿然一笑,“这样吧,让爱国干疾风的生产厂长,老李去落宁干厂长成不成?”

“那当然好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这才是他最愿意接受的调整,无论从业务上还是人品上讲,李天锋确实比张爱国更合适去落宁。

他不能容忍这两人同时去落宁,否则等进了省精神文明办之后,他在科委的存在感会大大地减轻,从而可能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陈某人不怕麻烦,但是谁会喜欢麻烦?

“不过。我还要考虑一下”许纯良冲他笑一笑,很是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

两天之后。许主任敲定了此事,果不其然,李天锋成为了疾风车落宁分厂的老总,而张爱国因为前一段时间杰出的表现,顶替了李天锋的缺。事实上。陈太忠猜得到纯良这两天干什么去了,人家就算不问章尧东,总还是有个做省委副书记的老爹,求证一些事情是很方便的一一这哥俩关系是好,但是有些事情来不得含糊,查得清楚一点,反倒是能巩固友谊。

而不管许书记知情不知情,问一下章尧东就能获得答案陈某人都到市委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去了。章书记再藏着掖着也没多大必要了。

当然,这个挂职锻炼没准都是许绍辉牵的线,这谁又说得清楚?反正许书记关心自己儿子的搭档打个电话问一问并不是过分的事情。

许纯良也没跟陈太忠说他做了什么眺一有些东西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他找了几个主任吹风,至于说能不能过,还要看发改会和例会的表决,不过大家知道,剩下的就是程序了。

陈太忠并没有讲缠于这些细节。在许纯良跟张爱国谈话之后。他就得到了消息。于是给田立平打个电话,将情况反应一下一一在纯良没做出反应之前,他是不可能打这个电话的。

田市长也知道李天锋是仗着陈太忠撑腰,张爱国那更是小陈的贴心人,闻言沉吟一下,“这倒也是个办法,哼,都是章尧东手太长”这件事儿小许跟章尧东打招呼了吗?”

“内部挖潜。这招呼打不打都无所谓。”陈太忠在电话这边笑。

“呵呵,你还是真是能旺人啊,跟你走的人,总是比别人升得快一点”田市长来凤凰时间不短了小关于小陈的传言也是越听越多,“得。也算,便宜了你总好过便宜别人。”

当天晚上,张智慧知道自己的侄儿要去疾风厂做副厂长,就同自己的哥哥张仁德在凤凰宾馆摆了一桌酒席,宴请陈主任。

此时消息尚未传开,所以也就是私宴,这三张甚至连许主任都没叫,就是喊了陈太忠过来,不过跟他们的喜气洋洋相比,陈主任却是没什么表情。

大家都道小陈现在城府深了,不成想陈太忠三杯酒下肚,黑着脸沉声发话,“爱国,你是我推荐上去的人,也是破格提拔,照着李厂长的规矩,走稳了就行。明白不?”

张智慧闻言就笑了,“太忠这话说得有理,爱国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跳脱,不过陈主任你放心”我们两个老东西在呢,再说了。爱国还年轻不是?”

“这个位子太关键”陈太忠心知这张总是油滑人物,正好借他的回答再点一下,“疾风厂正在起步,不出错,你就是有功的。”

”没问题,都按李厂长的规矩来”张爱国笑着点点头,他明白自己坐的位子有多烫手,就说李无锋本人,也是号称黑面皮,但是每隔一半个月,都要专门把别人送来的烟酒拉半车去卖掉这世道就是这样,人情走动是不可避免的。

像那些供货商,及时地供应了合乎质量的产品,提供了保质保量的服务。但是只为了下一次能在回款时不磕绊,或者保证不被新的供货商顶掉,送点烟酒算什么?

别的厂长是烟酒能报销,李厂长的好。根本用不着报销,还能往外卖呢。不过倒也没人为此笑话他。一因为他确实从来不收现金,谁给他钱他就翻脸了。

尤其是他给疾风厂带来一个默认的规矩。生产厂长直接分管供应科和后勤科这权力是当时陈太忠亲口许下的,这就是不得了的东西,张爱国上来,当然也要抓这个权力,要不然那不是丢自己老板的脸吗?

权力抓到手不难。但是真的挺烫手,每年上亿元的采购单子,太容易将人腐蚀了,所以张爱国也知道领导这话的意思,“我不能丢您的脸。”

“记住你今天的话”陈太忠眯着眼睛看他一眼,接着又微微一笑,“张总说的倒也对,你还年轻,后面的路很长。”

“真的手紧了,我二叔不能不管,再说,不是还有望男姐他们吗?”张爱国笑了,他也是知道好赖的人,只不过,他还是有个问题,“可是,陈叔那儿的电枷…我这该怎么弄?”

别人的事儿都要按规矩来,但是老板的老爹,他还是要单独请示一下一我不是对那个厂子负责。我是对老板你负责!

“当然也一样了”陈太忠白他一眼。“不过,你得换个态度,我老爹抱怨李天锋不止一次了”拒绝的时候一定要婉转。要不小心我收拾你。”

六千字到,快掉到第十八了,疯狂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