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32264 干私活露馅

22632264干私活露馅

将李天锋派到落宁去,还有个好处,那就是陈太忠不用将落宁盯得太紧,黑面李名声在外,又是管生产的,真的让人放心。

李厂长得知自己的任命终于通过例会的时候,禁不住泪流满面一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疾风车的前身凤凰自行车厂,就是活生生地砸在了他的手上,他为此揪心了那么些年。

虽然他现在是疾风车厂的生产厂长,一言九鼎,而且经济条件也大有好转,但是他始终绕不过心里那个坎儿,凤自的到掉,真的妾任不在我一最起码我不是决定性因素。

而现在,他要做落宁分厂的厂长了,是一把手,乖么这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要重新向大家证明自己的能力,我李天锋是有能力搞好一个厂子的。

对于张爱国接他的班,李厂长也表有放心,他不是对这个小年轻放心,而是对陈太忠的通讯员放心,李天锋始终认为,陈主任是除他之外,最在意疾风车厂发展的人。

陈主任的负面传闻很多,但是论起对疾风厂的支持力度,也只有李厂长最有数顶住老爹的压力不算什么,能顶住市长儿子的压力,这真的厉害。

所以,他并不担心张爱国敢胡来,还表示自己会对小张无私地进行传帮带,当然这也有点不放心的因素在内,但那就属于业务范畴了一李厂长很渴望重新证明自己,但是说到底。凤凰疾风才是他的心头肉。临走的时候,李无锋专门去找陈太忠表了一下态,说是自己一定不会辜负领导的信任,然而陈主任哼一声,很不客气地告诉他,“落自那边就是你说了算,但是我再次强调一遍”销售上的事情,你尽量少插手!”

李厂长也只有点头的份儿了小这一块确实是他的短板,他不愿意承认,但是大家都这么评说,他也只能认了小虽然他很有在这个方面也打个翻身仗的。

看着他一脸的不甘心,陈太忠却是心里暗笑:老李,你拒绝我老爸的时候,没有考虑过我老爸的感受吧?现在我也让你尝一尝这个味道。大家都是出于公心来的嘛。

原本,他以为接下来的一周,过得会比较轻松了,其实不然。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忙个。没完,他甚至需要协调一下蒙艺和何保华的关系。

曼内斯曼的十七个人在中国转了一圈。碧空那边挑挑拣拣地选了九个人,其中有一个高级工程师在金属加工方面很有一手,而且对工资的要求也很高,比那俩专家一点都不差。

他之所以没有成为专家,不过是创新力不足,但是熟练度极高,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极强,尤其在金属加工流程管理方面,造诣极高。

像曼内斯曼这种百年老厂巨无霸,底蕴之深厚,真是非一般人能想像得到的,陈太忠布局够早了,争取的这点人也不过百分之一二。说穿了,很多人对大陆还是不够了解。

这位这是碧空机床厂急需的人才,他们甚至愿意付出更高的价格来得到此人,但是遗憾的是,地北省的某个工厂也看上了此人。

搁给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有这么一群德国人来过中国,但是地北省是黄家的势力范围,而这厂子的老总,前两天恰好去过北京,找何保华坐了坐,谈一谈技术支持、课题开发什么的,就知道了此事,于是强烈要求引进此人。

黄家和蒙艺的关系,那也不用再重复了,何院长自然不可能去找蒙书记,于是打个招呼给陈太忠:那啥,你跟蒙艺商量一下,这个人让给地北行不行?

这个我可协调不了,陈太忠不是个。喜欢妄自菲薄的主儿,但是黄家和蒙艺之间,他真的太难做出取舍了,“一家半个月行不行?”

“一家半个月倒是可以,但是关系落在谁家?”何院长听他这么说,也只能苦笑了,“谁都会抢着要这个关系”派出的时候能赚钱,时间支配也自由。”

这种更专注于应用的工程师小从来都是接不完的活儿,而接收单位未必会有这么多需求,派出去协助兄弟企业干活,不但可能录一层皮,更能树立在业内的形象和口碑,有心接收的主儿,不会在乎多花两个钱。

“哎呀”陈太忠听得叹口气,其实他说完就后悔了,人要落到地北去的话,碧空那边有需求的话会找过来吗?不可能啊,且不说这路途遥远那位也非不可替代的主儿小只说黄蒙两家的关系,这就不可能一家半个月不是?

“我们天南轴承厂用得上用不上这个人?”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得了,你们两家我谁都不给了,弄到天南来算了,你们想借人就过来借,不想借人就算。

“轴承”肯定用得上的,天南轴承厂好像还有德国人的设备呢”何保华犹豫一下,实话实说,“不过那是副省级企业,这个招呼得打到蒋世方那儿。”

我跟轴承厂的常务副高立群也挺惯熟的嘛,陈太忠听说自己又得去找蒋省长了,心里有点小郁闷,不过,高总是邵家的人,他当着何保华也不好意思说这话。

何保华听他不言语了,以为他不是很方便,于是犹豫一下发话,“你要不方便找他,我帮你说一说?前一阵”

何院长是学者型官员,在黄家也很低调,不太有兴趣跟陌生人打交道,不过女儿在老家遇险,蒋省长亲自出面安抚,那他也要表示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算了,还是我来吧”小陈太忠笑一笑,他跟老何也很熟惯了,知道其性格,又何必为难人呢?“要是我不成,何院长您再出马也不

他要找蒋世方,自然又得上门,于是就打个电话给穆海波,请示了一下汇报工作的时间,在那天专程跑一趟素波。

蒋省长原本没打算给他多少时间,所以就联系了天南轴承厂一下,堂堂一个省长,做个纽带足够了,陈太忠赶到的时候,粗承厂的老总也到了,还带了总工来。

赵总工是省科协的副主席,还在驻欧办住过,一见陈太忠就不见外地打招呼,“陈主任你也真是的,这种事跟我说一声就行了,还惊动了蒋省长。

你只是总工,又不是老总,陈太忠听得心里腹诽,脸上却是笑眯眯的,倒是蒋省长听得一愣小”你们俩认识?”介绍两句之后,蒋省长准备把这几个人撵走,不过有些事情他还是要强调一下,小陈说曼内斯曼的工程师很厉害,赵工你多把一把关,毕竟你们是出钱的

“确实很厉害”。赵总工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他从自家老总眼里看到了点狐疑的眼光,于是就多解释两句”我非常惊讶小陈你居然能把曼内斯曼的人搞到天南,要是上次见你,知道你有这本事,我一定让你多弄几个小人回来”这种人的价值根本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他这话其实是说给老总释疑的没错,我认识陈太忠,但是我也不知道来的是他。不存在里外勾连算计领导的可能。

他这话有没有起到释疑的作用,那不好说,但是蒋省长撵人的念头却是被改变了,说到底,他的专业性远远逊色于轴承厂总工,听说此等人才居然如此宝贵,就看一眼陈太忠,“是啊,你怎么没有多找几个人来?对真正的人才,咱天南是欢迎的。”

陈太忠继续笑,不打算说话,不过轴承厂的老总也不是吃干饭的,对曼内斯曼的动向也有所了解,“听说曼内斯曼要被收购了?。

“嗯?”蒋世方看一眼陈太忠,那就是要他必须开口了。

“已经被英国沃达丰收购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却是不肯多言。

“那抓紧这个机会,赶紧活动啊”蒋省长哼一声,发出了指示,“这种人才,咱们不嫌多,自己用不了,还可以支援兄弟省份

陈太忠眨巴眨巴眼睛,心里已经将赵总工恨到骨头里了,你赞扬我的成绩不是不行,差不多就可以了嘛,现在你让我怎么回答领导?

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小此时他再藏着掩着,将来被蒋世方知道,怕是更麻烦,于是只能讪讪地一笑,“咳咳,我是”其实有些人,已经被其他兄弟省份抢走了,就这个。还是我好不容易霸过来的,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他确实没有十足的把握,万一蒙艺不放人怎么办?好吧,就算这个。可能性极蒙老板不会难为他小但是这个德国人”人家愿意去北京或者松峰,但是也未必愿意来天南不是?

“嗯?”蒋世方眉头一皱,越发地重视起了此事,沉吟一下方始发话,小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得细一点。”

陈太忠哪里能细说此事?你天南的干部,拿着凤凰的工资,为蒙艺跑腿,你的觉悟哪里去了,屁股又坐到哪里去了?

“嗯,其实是我有一个法国朋友,干猎头公司的,我让他留心点国外的人才”还好,这家伙说谎话也是不带打草稿的,“其实我只是想吸引一点留学生和海外华人回凤凰创业”。

蒋世方微微点头,发自内心地赞赏一句,“太忠你做事确实有新意,也勇于实践,在引进来和走出去这一方面,凤凰做得很出色。”

“现在曼内斯曼有拆分的传言,我那朋友就找到我,说他谈好十七个高级人才”陈太忠笑一笑,继续解释。“不过,这曼内斯曼都是工业制造和冶炼口的,啧,我就想啊,咱这个天南”好像重工业不是特别发过,”

说到这里,他就不肯说下去了,良久之后,赵总工倒吸一口凉气,低声喃喃自语,“十七个,老天

“然后呢?”蒋世方冷着脸发话了,他觉得这个数字有点刺耳。

“但是为了保证他能继续为凤凰引进人才,我觉得不合适推掉他”。陈太忠清一清嗓子,大义凛然地回答”“正好国内其他省份有类似需求,我就找了下家”。

轴承厂老总和总工交换一个眼神:老赵,我这是冤枉你了。

“哦,找了其他下家”小蒋世方轻轻地重复一遍,又微微点一点头,他越听越不是滋味”“嗯,说来听听,都有哪些兄弟省份啊?。

严格来说,领导们的级别越高,和光同尘、视而不见的能力就越强,不过他们一旦对某些事认真的话,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决心也就越大,像蒋世方眼下的行为便是如此,到了他这个地位,问话的时候哪里需要考虑那

“就是北京啦这些”。陈太忠心里大恨。见省长大人盯着自己不放,犹豫一下接着说,“两个专家就留在那里了”还有地北啦碧空啦这些吧”

“啧”蒋世方嘬一嘬牙花子,半天没有发话,良久才又点点头,“碧空,,嗯小陈,这次我就要批评你了,有什么好东西,咱得先想着家乡对不对?那些兄弟省份可以支持,但应该是咱挑剩下才轮到他们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其实听到碧空,他已经明白了,什么为凤凰引进人才,都是狗屎借口”这次陈太忠十有接的是蒙艺的私活碧空是重工业较为发达的省份,尤其是在冶炼和工业制造方面。

心系旧主这种行为,是体制内绝对不提倡的你忠于的是组织和制度,而不是个人,但是凭良心说,这算不上恶行,干部讲个出身也是正常的,尤其是蒋省长和蒙书记根本就没什么利害上的冲突,所以他也没打算认真计较。

但是,没打算认真计较,不代表不计藕,于是他看陈太忠一眼,,“你们先谈,谈完了之后,”小陈你留一下

劲锋干私活露馅下

陈太忠是上午十点半受到蒋省长接见的,从蒋世方办公室出来,又跟天南轴承厂的二位聊了十分钟正经事再加十分钟闲聊省长引见的,这二位再着急走,也得把情况了解清楚了,这是个态度问题。

这就十一点多了,按说这二位接下来该请陈主任吃个便饭什么的,不过既然蒋省长留客了,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令陈太忠郁闷的是,就这二十分钟,蒋省长就又出去了,等到中午十二点都没回来,后来他才知道,省长大人去一个会议结尾致辞然后”被留饭了。

这叫个郁闷蒋世方不让他走啊,一点钟的时候,他弄个面包弄点矿泉水胡乱吃了,就躺在林肯车里打盹,外面还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直到四点钟,蒋世方才再度出现,他跟着上楼之后,省长也没啥不好意思的表现,反倒是不动声色地问他,“小陈,你这搞人才引进是好事,不过,”怎么都引到别的地方了?”

其实,这就是蒋省长的歉意了,要是没耽搁这几个小时,他都未必会这么直接地表示不满,眼见小陈一直等着自己,这态度挺端正,他就不怕说得直接点。

“我主要是奔着引进别的人才去的”。陈太忠心里还不爽呢,你是省长你大,可是你晾我这么长的时间,一回来就指责我,有意思吗你?

“凤凰的重工业更不行”于是他的回答就是绵里藏针,麻烦你搞一搞清楚,我是凤凰驻欧办的主任,不是天南驻欧办的主任!

这家伙果然是,”桀骜不驯!蒋省长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这话一听就明白,说不得皮笑肉不笑地一呲牙,“嗯,看来是嫌我在落宁帮你出的力少了?。

啧,陈太忠登时就没话了,没有蒋世方伸手帮忙,想拿下落自还真不容易,不过对你堂堂一个省长来说,这也是小事吧?

做点小人情你就要挂在嘴上,你这不是一省之长的气度!他心里还真是有点不服,却是没想他当初用蒋省长,用得也是挺顺手的一省长是那么好使唤的吗?

“好了,这曼内斯曼没拆分呢吧?”蒋世方见这厮不说话,心说我也给你留点面子,过去的就过去了,“给你个任务,再给搞上二三十个。工程师过来,嗯,,还要有专家!”

“呃”陈太忠听得到吸一口凉气,这十七个人都是用尽我的力气了一凯瑟琳的力气了,你以为中国有美国那种吸引力?“二三十个”这么多?”

“这不算多吧,曼内斯曼不是很大吗?”蒋省长不动声色地反问,他何尝不知道大陆的吸引力弱?不过。想到这家伙居然费心费力地帮蒙艺找人,却是一点不记得家乡,他心里真的是很不舒服。

蒋世方可以肯定,从曼内斯曼挖人绝对不会那么容易,但是你的胳膊肘已经向外拐了,现在你得给天南也弄点人才回来就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已经了解过了,曼内斯曼确实还没拆开卖,也就是说认真一点还有机会。

“那边我接触的,就是这么多人”陈太忠苦着脸看着他,“还被何保华截留了一些”就是小雨朦她父亲,听说前一阵还给您打过电话。”

“看看,是个人就知道这是好东西”。蒋世方气得拿笔戳打桌子两下,他还真没想到陈说的北京留了点人,居然是被黄家的女婿劫走的一当然,这话在天南轴承厂的人面前是不合适说的,这一点他能理解。

听说不仅仅蒙艺得利,黄家人也插手了,蒋省长就不想追究这家伙吃里扒外的行为了,毕竟小陈说得也没错。那是凤凰驻欧办而不是天南驻欧办一要不说领导们愿意讲道理的时候,多半都要有个前提呢?

但是正是因为何保华也插手了,蒋世方才更加痛心了,能引得何保华动心的人才啊,你小子”,你小子怎么就不知道顾念点家乡呢?“我不管那么多,你能弄到那么多人才,就要给天南也弄到这么多人才,我”,省里可以配合你。

“其实吧,当时我真是想弄回省里的。”陈太忠叹口气,一脸沉重的样子,“但是”想了半天。才发现,我没有跟省里沟通的渠”别人认为我不务正业怎么办?我是凤凰市的市管干部,要考虑组织上的反应!”

你小子不务正业的事儿干得还少吗?蒋世方真的是无语了,当然,陈某人这个理由确实也是很强大的,市管干部操心到省里这也确实太那余,违反组织原则了。

不过,理解归理解,蒋省长才不管这些,他在意的是,原本是十七个德国佬,现在只有一个了,这是不行的!于是他微微一笑,“那这个小叫”叫霍夫曼的,你就有勇气联系我?。

“只有一个”所以影响不大。”陈太忠的回答,好悬没把省长大人气得吐一口血出来,“而且,我听何院长说,咱天南辆承厂确实用得上,才敢联系您的

我就是想造成大影响啊!蒋世方的手轻抖两下,好悬没再次把笔戳到桌子上,于是他索性将手里的笔往桌子上一丢,身子向椅子上一靠,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你是说,完成不了这个任务”是吧?”

“曼内斯曼的人已经被瓜分得差不多了,盯着那里的,是整个世界”。陈太忠淡淡地迎着他的眼睛,目光里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非常平静的那种,“我怕辜负了省里领导的信任。”好小子啊,有胆色!蒋世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面前这个家伙了,不过,想到自己的初衷,他终于决定不跟这家伙一般计较,“好吧,算你有苦衷,但是这件事你要用心去办,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凭良心说,蒋省长一开始还真没把一个德国工程师放在心上,人才引进他是支持的,但也就是那么回事,远远不如引入资金的印象分高。

但是引进一个外国人是一回事,引进一堆外国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是这帮德国人居然能引得京城的研究院心动,那可就是数量和质量都有了唯一可能剩下的这个,都得到了天南轴承厂的高度认可!

十七个人啊,保质保量的人才,想到自己居然错失了这种机会,蒋世方真的太不甘心了,这帮人若是能引进天南,该造成多大的轰动?

蒙艺何其荣幸啊,能得到这家伽口此高度的效忠!他不得不心里暗暗感叹,姓蒙的你都走了,人家还把人才巴巴地给你送到碧空去。

不过在感慨之后,蒋省长心里还存着一份侥幸,他想复制一下碧空那里的热闹,既然这家伙不吃诈唬,那他索性敞开天窗说话了,“小陈,曼内斯曼还没拆分,没到最后关头,那就咱们还有机会,尝试一下吧”啊?”

陈太忠心里就算再腹诽蒋世方,也不能对人家现在的态度不满意,堂堂的一省之长,如此语重心长地跟他交流,传出去估计要掉一地的眼镜。

是的,他无法拒绝这么个要求,于是沉吟一下,“既然省长您这么说,那我就努努力,不过我需要得到您的支持

“嗯,你说”。蒋世方微微一扬下巴,这一刻,他这个动作像煞了蒋君蓉,陈太忠这才有点明白,这遗传基因威力有多强大了。

“那就是千金买马骨,既然这个霍夫曼的去向还没定”他缓缓发话,“那我把他邀请到天南来,咱高规格接待,让他回去之后多做宣传”或许还可能吸引一部分人过来。”

“这个没问题,他一来我亲自接见”。蒋世方当即拍板小陈这个。要求提得很合理,一边说,他一边扭头看一旁的穆海波”“海波,记下这件事,小陈什么时候有消息小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穆海波默默地点头,下一刻小他看向陈主任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无法掩饰的艳羡:这家伙真是做什么都牛逼,引进一个人都能让省长高度关注,啧,怎么就这么好的运气呢?

还是我联系?陈太忠有点愕然,不过,还没等他发话,蒋世方就又做出了指示,“这件事赶早不赶晚,你抓紧时间尽快去德国一趟,霍夫曼要请,其他人的工作也要做

“可是陈太忠又皱着眉头发话了,他实在太纠结了,“省长,我参加的省委党校青干班,六月五号开课。”

“啧”。蒋世方一听这话,都禁不住啧一下嘴巴,你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多事儿呢?于是他沉声发问。“这个青干班是”是省直工委组织的那个?”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今天五月三丰一号,就剩下四天了

“直工委”你是地级市的”蒋世方点点头,随便摆了一下手,,“好了,回头我跟邓部长打个招呼,你晚去两天吧

“我这不是搞特殊化吗?。陈太忠的脸色,是要多苦有多苦了老邓不知道会怎么看我了,蒙艺打完招呼,又是蒋世方打招呼。

早就知道不能做好事,以后啊,蒙老板那边我也不做好事了,

大年初三的,风笑也是能码七千就不码六千,不过这个月票有点那啥,掉到第十八了,疯狂召唤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