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5 副班长2266赶场

官仙 2265副班长2266赶场

陈太忠的阻拦无效,蒋世方才不会考虑特殊化的问题,市里的干部帮省里干活,这原本就是特殊的情况。

于是,出了蒋省长办公室,他就一个劲儿地往省委赶,想要向邓健东解释一下

我是因为工作出色,被蒋老板抓了壮丁了,绝对不是眼里没组织。

遗憾的是,邓部长不在,于是他摸出一包熊猫烟来,拍在头道门负责登记的那位面前,“拜托了,您就帮着汇报一句就行,今天凤凰的陈太忠来过,行不?”

“对不起,我没那个资格”这位不动声色地回答,他见过来办小事的人太多了,总算是他听出来这年轻人说话似乎也有底气,虽然只是个科委副主任,却敢直接让把字号报给组织部长??这最起码是能确定邓部长认识此人,所以也没说套话,很实诚地承认自己没资格。

“这可是麻烦”。陈太忠眉头一皱,他很想在蒋世方给邓健东打电话之前,把这个解释送到,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可能了,“你在送这个登记表的时候,不能提一下吗?”

“表又不是直接送给邓部长”这位白他一眼,心说你只是想表示自己来过,这确实不是多大的事情,体现一下对部长的尊重而已?但是”这里是组织部啊,是最重等级和制度的地方,咱俩又不熟,你这不是祸害我吗?

“那我去见青年干部处的孙处长好了”小陈太忠叹口气,他来省委组织部就两次,有些地方还真的不熟。“他在几楼办公?。

“四楼”不过你得重新填表”。这位回答一句,犹豫一下低声嘀咕一句,“部长今天可能不会回来了,明天你趁早来,也许会有机会”

这就是省级机关中人的眼力架,遇到可能的机遇也会微微地做点人情。但是陈太忠可不想领这厮的情。春节前我来的时候,邓健东不在你也放我进去了!

于是他拿过表来重填,心说我找你你不在,所以我才找的孙处长

不管怎么说,我这程序是走到了,将来说起来,我也不怕对证。

其实他跟孙处长连面儿都没见过,要不是这次想寻个见证,他也不会去贸然登那个门,不过话说回来,陈某人做不速之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像某些干部,遇到任何小事都必找关系,他没那个毛病。

“咦小陈?。陈某人正在填表之际,身后传来一声招呼,转头一看。却是组织部里唯一的熟人,还是熟得不能再熟的那种,“王处长你这是”要出去?”

“嗯,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王启斌拎着个包正向门口走去,见到他之后停下脚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登记的那位。一脸的肃穆,“你这是要找谁办事?”

“找邓部长,说一点事儿,结果邸部长不在”陈太忠笑着回答,正是下面地市干部来了省委组织部的那种谦恭,“我这不是就想找一下青年干部处的孙处长吗?”

“哦?”王启斌听他这么说,就伸手将他拽到一边,低声发问,“出什么事儿了。怎么不知道先给我打个电话?”

“我来跟那部长打个招呼,青干班我要晚去几天,被蒋世方抓壮丁了”。陈太忠苦笑着将事情经过解说一遍,不能说的当然就不说了一

比如说蒙黄为某个德国佬争执起来了。

解说完毕之后,他不忘强调一句,“我觉得这种找你,你可能会不方便,就没联系你

“啧,这事儿确实”。王启斌琢磨一下,也觉得自己不好插手。青干班的培确实主要是由青年干部处负责的,之后的选派协调才算是综合干部处的业务,“算了,我带你去找小孙”那谁小张,我把陈主任带上去了啊

王处长来组织部时间不长,但是好歹是三大处的正职,在省委组织部数一数也基本上排得到十来名,从业务上说更是铁铁地前十了,这位一见,就知道这找邓部长的是牛人。不敢再拦着,于是笑着点头,顺便大手一伸,有意无意地遮住了大半盒大熊猫。

陈太忠和王启斌自然不会跟他计较这个。两人拾阶而上,直奔青年干部处。

孙处长年纪不小了,怎么看都奔五十了,听说陈太忠来是请假来的。看一眼他身边的王启斌,犹豫一下轻声发话了,“青干班原则上是不准假的,尤其你这是在开学的时候,既然省里有急事”你最好让相关领导向邸部长请示一下。”

“这个是一定的”陈太忠郑重点头,心里却是在苦笑,哥们儿只是市管干部啊,让省里抓了壮丁,搁给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奇怪,“我的意思,就是想请孙处您,向邸部长反应一下”当然,或者省里也用不着我,但是我觉得这组织原则,是很有必要遵守的。

他这话说得古里古怪的,省里丹不着你,你还过来请假做什么?不过,这不是陈太忠担心蒋世方放他鸽子吗?万一老蒋在他回来之后再跟邓健东打招呼呢?

蒋世方是一省之长,说过的话不能不?尤其是对他这种具备找后帐能力的主儿,但是人家可以在青干班开课几天后,在他回来的时候再跟邸健东打招呼,反正老那不可能不买这点面子,而他作为当事人就要坐蜡了不是?…叭…芯么听怎么不对劲,可他就坦坦荡荡地说出来了,双,六诡异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再说了,万一人家蒋世方改了主意或者”真的忘了呢?

“哦,这个我可以反应一下”孙处长愣了好一阵才点点头,他也是老组工了,却是从没遇到过办事这么不靠谱的主儿,只觉得对方做事真的是有点莫测高深。

不过,既然是跟着王启斌来的,这就是有出处的主儿,他倒也不怕先答应下来,而王处长也是老组工,肯陪着此人胡闹,想必也是有个说法的。

反正,人在组织部,那就深明“稳重”二字的意味,孙处长甚至不忘强调一下,“你既然认识王处长,我就直说了,开学前没有邓部长的指示,你这就算旷课了。”

“旷课”这只是相对婉转的说法,旷个高中大学的课,那是毛毛雨小意思。但是旷了省委党校青干班的课一??那就是战场上转身逆向冲锋时,被宪兵抓住的那种待遇,死到不能再死。

“那就谢谢您了”陈太忠丝毫没为这话生气,反倒是走上前伸手。同对方握握手,“多谢孙处您的提示,非常感谢。”

小子,我可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看着他的背影从门口消失,孙处长不引人注目地微微摇一下头,你要是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不过下一刻,他的思路被另一个人吸引到了,王启斌”老王一向做事挺稳重的。今天怎么会跟着这个年轻人来?

慢着,这个陈太忠,好像是要上挂的?孙处长的记忆力还是很好的。上挂”…综合干部处”省里领导安排的任务。这三者会有什么样的关联?

隐约间,他觉得自己似乎猜到了什么,于是又微微一摇头,心说我这是瞎操的什么心,反正人家只是让我传个话”这么诡异的事情,我也不可能不跟邓老板汇报。

不过,孙处长做事也是有章法的,他不会专门为此去找邓部长。而是在第三天上午借汇报工作之际,顺口提一句,“青干班居然有人想要请假,现在的年轻干部,确实有必要加强组织观念的培养。”

“嗯?”邓健东侧头看他一眼,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

“是地方上的干部,凤凰科委陈太忠”孙处长面沉似水,眉头微皱。“说是接了省里的任务,还要我代跟您请假”

“哦,他情况特殊,确实有重要任务,省里领导跟我打招呼了”邓健东微微点头,沉吟一下又问小“他什么时候来的?”

“是周三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孙处长心里登时咯噔一下,心说得。人家还真是把招呼打到了,老板也认账。

“周三”前天吗?”邓健东想一想之后,嘴角扯动一下,似笑非笑地哼一声,“也算态度端正。好了,他过几天就会回来,你控制一下言论,不要让一些不负责任的传言流传,小陈也是服从组织决定,本来他不用跟你请假的。”

坏了,前面的话,我说得有点冒了,孙处长见邓部长如此着紧陈太忠,回护得也极有力度,心里登时就是微微的一沉,万一老板把这话回传给陈太忠,我这难免就会有点麻烦”谁知道这俩是什么关系呢?

于是他心一横,索性提出个建议来,“控制传言的最好办法,就是组织上公开态度。武考虑”能不能让陈太忠做青干班的班长?这样一来,传言就会不攻自破。”

你这也是真敢建议啊。邓健东看他一眼,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这干部培班跟一般学校一样,通常也要选个班长出来,要是像那种半年以上时间的,还会有生活委员、文艺委员什么的,这班长多半是同学选举,也有指派却是不多。

这班长未必是班里级别最高或者权力最大的主儿,别的干部也未必就尿你那一壶,组织个活动别人都不一定愿意买账,其实不过是个虚名罢了。

但是这个。虚名也有好处,将来档案里写上“曾任炽届炽级干部培长班班长”这也是在干部考核中能加分的。能在全是干部的班里任班长。那起码是协调和沟通能力强吧?

尤其是,这班长通常是选出来的一咱党的干部不就是讲个民主吗?不民主那是对阶级敌人,或者还有对”咳咳,自绝于人民的少数份子吧”

其实,讲这个民主还真是有点无奈,一个培班里,十几到五六十号干部不等,谁就敢说被指定的班长一定就是背景最大的,有那些白龙鱼服的主儿,万一对这个指定不满意了,岂不是也要生出一些不必要的事端来?

所以,班甚同学能自发选举的话,那是最好的。

可是,正是因为多是学员自己选举,由此产生的班长,他就不仅仅是班长了

此人还代表了班里一部分同学的支持,在实用主义极强的国内官场上,这个因素未必会起多大作用,但是毕竟是“一起同过窗”不是?

总而言之,能在干部培训班里混个班长,那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多少人拉帮结派。打破头抢这个班长,某省的省委惫校还出现过两万块钱买一只手,公开买班长的举手权的行情,这一点,孙处长知道。邓部长更知道。

所以,邓健东知道,小孙提一??曰汉,是有点弥补前熬的意思,不过你这个瓒议提得也数了。以他省委党校校长的地位,自然不怕指派班长,然而他考虑的是,“一开学就请假的学员,做班长”不太合适,不能很好地起到沟通作用

“那么,副班长能不能考虑一下?孙处长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的领导,他也知道自己的建议有点离谱,但是他提这个建议本身的用意。就是想表示他对某人没有成见

我真不知道他是那老板您的人,我这是不知者不罪。

邸部长是反对了,但是没有呵责,这就是说他现在的立场,是选择对了,一个月的培班,不用搞这样那样的委员,太花哨,但是通常来说是要有个副班长的

这也体现了民主。过来请假,这态度真的端正,而且引进人才的意义,蒋省长也强调了,还说下午要接见某个德国人,可见省政府对这次行动的期望值很高。

础6赶场

那部长不是笨人,笨人坐不到这个位置,陈太忠既然撺掇了蒙艺来打听,那就断然不会再找蒋世方来恶心自己,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判断题一??是的小陈必然是被蒋世方逼得别无选择了,才不得不如此行事。

然而,理解并不能代表毫无芥蒂,而且他也怀疑这个年轻的正处待遇。会不会在各方大佬的关照之下,生出目无领导的野心来??人的毛病总是一点一点地被惯出来的。年轻人往往更容易在得志之后,产生出一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下意识的行为。

所以陈太忠及时地跑了一趟省委组织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补救措施,邓健东明白小家伙肯定是想面见自己,没见着又没胆子再让蒙艺给自己打电话,就跑到青年干部处去补救。这些反应都没问题一嗯,不敢再劳动蒙艺,这也是证明此人比较小心,并没有忘乎所以。

“他一个人去找你的吗?。那健东沉吟一下,继续发问。

“嗯”,是王启斌处长陪着的”。孙处长一听更明白了,王处长陪着果然是有说法的,只是很遗憾,他搞不清楚这说法到底是什么,也不敢多问。

“哦,那他的事儿你安排一下去吧”。邓健东点点头,不再发表意见。而是转头看一眼自己的秘书。有些东西他还是要查证的,“汇总一下这两天找我的人,整理出来拿给我

陈太忠出发是很快的,没办法,一省之长若是盯上一个人,查他的出入境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于是他在第二天就飞往了北京,跟凯瑟琳一道,劝住了正打算离开的霍夫曼,找个德语翻泽又找到凤凰驻京办,要驻京办张主任全程陪同此人,将此人送往天南。

“蒋省长会亲自接见?张主任听得上下嘴皮乱抖,一个劲儿地点头,“没问题没问题,这都交给我了”对了陈主任,我能去拜望一下老市长吗?。

他是段卫华的人,段市长走了之后,田立平沿用了他,支持的力度比以前稍逊,却也没少了多少,不过张主任心里有数,对老市长他该保持一定距离了??这不是疏远段卫华,而是对新市长他要表示出该有的尊重。

这次护送德国人去天南,虽然是跟轴承厂谈,可这天南轴承厂也是在素波。所以他请示一下这个比自己年纪小了两轮多的副处,也是婉转地问一问,这事儿我该不该跟老市长说一声?

“先去天南轴承厂吧”小陈太忠笑一笑。心说这事儿已经闹腾得够复杂了。段卫华再插一脚,章尧东怕是要把牙都咬碎了??你领着凤凰的工资。每年一百万美元的拨款,你小子给蒙艺送人才,给段卫华送人才,偏偏不给凤凰招人才?

“哦,好的,我也是好久不见老市长了,有点惦记他”。张主任笑一笑,婉转地解释一下,反正陈主任也跟段市长关系好,“您这次去欧洲。巧云那丫头,”还得指望您照顾。

“什么您不您的。我可不敢当。”陈太忠笑着摆一摆手,转身一溜烟地走了,“我还有事,赶场呢,,看这事儿闹得吧

这事儿闹得还真的复杂,他从驻京办出来之后,就给蒙艺拨个电话。原本他想着是那帕里接电话的话,他就一股脑地将霍夫曼的事儿交待了,就完了,也省得蒙艺嘀咕。

不成想这电话偏偏是张沛接的,转手就递给了蒙书记,陈太忠这份郁闷也就别提了,却是还得张嘴解释,“那啥,蒙书记,机床厂要的那个德国人,我想弄到天南轴承厂去

“嗯?。蒙艺略带一点吃惊地嗯一声,随即又嗯一声,这次却是肯定的语气了,“行,一个的话没问题,对了”,据说这批人素质不错,你要是还有。给我弄过来

“蒋世方都拎着我开骂了”。陈太忠实在憋不住了,说不得抱怨一声。“说我拿着天南的工资,吃里扒外,再联系到什么人,我也不能给您了

“哈”蒙艺听得禁不住笑一声,他虽然很待见小陈,但是听说这桀骜不驯的家伙吃瘪,想一想那家伙可能的尴尬样子,也禁不住心怀大慰。

不过紧接着,他就清一清嗓子小陈是帮自己才遇到这种局面的,

用子书记。他不能太过轻浮,千是就出声安慰。“你是沁酬”管干部,操心到省里这算什么事儿,组织原则还要不要了?蒋世方要找也该找田立平或者章尧东。关你什么事儿?”

要不说这蒙老板不愧是老板呢?一句话直指问题的核心,越级反应是严重违反组织原则的大错误,陈太忠也是因为最后找出了同样的借口,才顶得蒋世方无话可说。

当然,他话是这么说的,蒋世方还真没办法因为此事找到凤凰去,人家凤凰人自己花钱搞的驻欧办。自己城市用不了的人才,介绍到外地也无所谓

对凤凰人来说,碧空是外地。素波同样是外地。

所以这只是一个借口。陈太忠也很清楚,“嗯,这话您能说。我不能跟蒋省长说,反正他是批评我了。还要我弥补损失,这不是?青干班开课。我都得请假去德国”趁着曼内斯曼还没拆分,赶紧挖几个人回来。”

事实上,他已经顶得蒋省长快吐血了,但是不如此说,怎么能让蒙艺才匕扎实实地领自己一个人情?反正蒙老板是不可能跟蒋世方对质去的。

“辛苦你了”。蒙艺这是承情的意思,他沉吟一下又发话,“不让你参加开课,啧,看来蒋世方也是认真了”嗯,其实你没必要一直盯着那里。事情交给凯瑟琳就行。拆分之后,没准人才更好挖呢。”

“那是,我去一趟,是个态度问题,所以,快去快回吧。”陈太忠听得暗暗感慨,老蒙明明不接触凯瑟琳。却是对她了如指掌,看来就算是一省大员,也不能随心所欲地行事啊。

“有冶炼方面的人才,你还是给我弄过来,差一点的也行”。蒙艺如此回答,蒋世方想的是招揽外国工程师博业绩,蒙书记也想如此。这批人已经小小地轰动了一下了。

而且小陈弄过来的人,大家确实评价高。这个该争还是要争的。而且他还要宽慰一下小陈受伤的心灵,“反正天南就没大钢厂”你要是在精神文明办呆得不开心,跟我说一声,我把你弄到中央去,省委党校怎么了?切,去中央党校培去!”

“那我先谢谢您了”陈太忠笑着回答,挂了电话之后,微微地叹口气:怎么蒙老板就走了呢?他现在要是在天南,哥们儿我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不过下一刻,他就抛开了这份不切实际的念头

就算蒙老板在,也不会任由他随心所欲地折腾。这是到了外省了,有些话到是能肆无忌惮地沟通了。

算了,不想了,不靠你们,哥们儿不是照样活得随心所欲?下一刻。他如此安慰自己,不过这个德国,还是要快去快回。

就在蒋省长接见霍夫曼的时候,陈太忠跟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一道踏上了飞往德国的飞机,在霍夫曼将自己亲身遭遇传回德国的时候,来自中国的三人正好抵达杜塞尔多夫。

这时间紧赶紧的,来了这里之后,三个人又见了几个已经回来的德国人一这些人的意向基本上就定下来了,还有直接草签了聘用合同的呢。

榜样的力量,无疑是巨大的,尤其是中国这两年发展得确实挺快,回来的人也都认可这一点,听说陈太忠还要再招人,大家纷纷表示。自己可以将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如实地讲给自己的同事

严谨,是日耳曼民族从小就培养出的品质。

猎头公司也表示,有这么一批榜样的话。接下来的工作会好做许多,当然,问题也会有一些,那就是,“去中国的人会大大增加,但是,这或者只是他们的备选目标之一。”

他们前期接触的这些人,基本上是铁铁地要被裁撤,或者铁下心不想再呆下去的,所以这些人敢于走向中国,但是接下来的人真的就不好说了。

“这个就要靠你们专业的判断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陈太忠微笑着回答,他可不想弄回一帮人考察,到最后化为一场闹剧,“能力差那么一点无所谓小但是要忠诚于自己的工作,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

“交给我吧”。凯瑟琳眉飞色舞地插嘴,“大不了让猎头公司先跟他们签了委托合同,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欧洲的猎头公司不仅仅是中介,他们还负责接受全权委托,当然,他们主动寻找的目标多半都是价值极高的,所以,不是这些目标给猎头公司钱,而是猎头给这些人签字费。

如此一来,目标想要在期限内爽约,要支付违约金

当然,这个。违约金通常不会很高,可毕竟是一个制约。

“这么一来,这些可就都是你的资源了,也方便卖人情”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凯瑟琳,心里暗暗地感慨。蒙艺都能将你放在嘴边了。你在中国的根,是越来越扎实了啊。

“我对你的诚意,你难道体会不到吗?。凯瑟琳咯咯地笑了起来,还不忘伸出舌尖舔一舔鲜艳的红唇,不经意间的无限风情,只看得一边猎头公司的人眼睛都有点直

能七千字就不六千,月票榜上才第十七,前面离得不远,后面追得挺紧。召唤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