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7 初入学2268冤家

2267初入学2268冤家

饶是陈太忠紧赶慢赶,等他回到素波也是六月六号下午,青干班开课两天了,不过,这次德国之行还算顺利,有前一批人做榜样,接下来再搞一些人回来,问题真的不大。

只是,想到凯瑟琳在中国的根儿扎得越来越深,他心里多少是有点茫然,也不知道该高兴好,还是该担忧的好她控制得住自己的贪欲吗?

要是换个别人,他肯定不会这么纠结,尼克也好是埃布尔也罢,虽说也是外国朋友,一旦触碰到他的底线,他绝对会不吝惜地断然出手,想要通过哥们儿,做个算计中国国家利益的买办?重投一次胎再来吧。

但是对凯瑟琳,他下不了这个手,尽管这女孩是个白种人,可终究是他的女人,家世虽好身世却是堪怜,当然,更重要的是他采摘了人家的红丸,陈某人可是有一点处女情结来的。

所以,这份纠结有点影响他的心情,但是就在他抵达素波后不久,另一个消息将他从纠结中拽了出来他被指派为本期青年干部培班的副班长。

这都是什么事儿嘛,陈太忠对副班长这个不太感冒,在他的印象当中,“副班长”这个词儿,一般是用来形容垫底儿的人和团体的。

尤其让他郁结的是,自从进入官场之后,他就跟这个。“副”字结下了不算之缘,从副村长村长助理开始,一路往上全部是副职,还全是副主任,好不容易有个正职的主任,却是,“驻欧办。这种古怪到不能再古怪的单位。

甚至,在即将挂职锻炼的省精神文明办,他依旧是拟任副主任,所以在听孙处长说,他现在又是副班长了的时候,他心里真的没啥感激之情一事实上,他都不知道在青干班做个小官能有什么意义。

孙处长肯定也不会跟他解释太多一公道自在人心,领着他办了入学手续之后,又将他送到宿舍”丁嘱两句之后离开,“半封闭管理,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说了

不过还好,陈某人也不是第一次进培班,对这样的要求也明白,扫视一眼四周,得出一个结论来,省委党校的学员宿舍,比市委党校的要强,起码不是上下铺。

一间宿含四张床,门边一溜排下来四个竖柜,门口上方距离天花板半米处,还有一个探出的六七十厘米宽的横檐,很显然那是放行李箱等不常用的杂物的。

每张床边都有一个床头柜,靠墙一侧有一溜挂衣服用的挂钩,四张床中间却是四张拼起来的写字台,四个小凳,看起来真的是很简朴的学校那种感觉。

陈太忠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床铺口这张就是了,要说原因那很简单,就这张床的床头柜上没东西,而且挂钩上也没衣物什么的。

“可算回来了”。陈太忠将行李包往床底下一推,懒洋洋地往**一躺,信手拉开床头柜上的抽屉,却不小心发现,里面还有点东西一

一张折了两折的出纸。

打开一看,却是有点意思,合着是田届第一期青年干部培一班的名单,估计是人手一份,上面有名字、职务和年龄,像联系方式什么的,却没有印上去,联系方式一栏全是空白,当然,谁要能弄到别人的电话,自己往上填也就方便了。

这不会是学校搞的!陈太忠第一个印象就是如此,他有这个认识非是无因,不过要细解释的话,一章都不够兄总之,学校不会做这种事,因为不合情理。

水利厅的、公路局的、经贸委的、体改委的、粮食厅的、省教委的、高管局的”还有成套局的,陈太忠细细地数了一数,自己这个班居然有三十二个人。

当然,作为曾经的天南省十佳青年,对于很多3字打头的年龄的青年干部,他很是能理解,青年嘛,四十五岁不到的,都可以是青年。

这个培班是以处级干部为主的,其中副处占了百分之八十以上,正处有五个”好玩的是还有两个正估计培完,差不多就是该提副处了。

对一般人来说,熬到副处这个级别,三十出头实在太正常了不过能来青干班培的主儿里,大能也不少,陈太忠粗粗扫一眼,班里也十好几个二十多岁的。

不过,这一溜年龄看下来,最年轻的自然是数他了,丑岁的副处,看到这里,他有点压抑不住的得意,才待再细,听得门口有响动,紧接着,三个人渐次走了进来。

一看到门口的**有人了,这三位齐齐地就是一愣,不过都是处级干部了,这点城府还是有的,最前面那位黑脸壮汉疑惑地发问,“你是”陈太忠?”

“嗯”陈太忠听见这厮直接喊自己的名字,心里就有点不爽,你小子了不得就是个正处,敢这么跟我说话?

不过想一想,这毕竟是省委党校,谁知道对安是什么来头呢?他是来培的,不是来惹人的,于是也没有计较,只是懒洋洋地欠起身子打个招呼”是我”下课了啊?”

“哈,真是陈主任”。后面一个戴眼镜的瘦高个惊呼一声。笑吟吟地走了上来,“认识一下,我是水利厅水资源处的副处长罗汉

省直机关里,陈太忠名刚旧旧口阳…8渔书凹不样的体验!寻响的。无非就是三个厅局:科技压、交通厅和水利”就不说了,这水利厅跟陈太忠打交道的时候并不是很多,但是罗处长也是入股了建福公司的中层干部之一小分红利的时候略略一打听,哪里会不知道此人?

最后面一个人也跟着进来了,是一个身材瘦高的年轻人,他淡淡地看陈太忠一眼,微微点一下头,也不说话,看上去很冷漠的样子。

反正这三个舍友,就是三个不同的类型,那黑脸壮汉是省建委人事处的副处长何振魁,而那瘦高的年轻人,却是张州市南邸区的副区长葛天生。

何振魁一开始就跟陈太忠打招呼,说明此人是比较开朗的,至于说指名道姓,这真的很正常,大家是同学,难道不称姓名称职务?

反倒是罗汉开口就称职务,显得就有点势利了,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点点的势利,不多,陈太忠对两人的态度有误会,大抵还是因为他没意识到市委党校和省委党校的差别。

在凤凰市市委党校培的时候,同学们相互称呼就是按职务来的,正是因为如此,陈某人才会结怨于李勇生李主任知道这家伙明白自己的身份,却是在照相的时候不让位置。这让他怀恨在心。

其实,这是下面一些地市相互吹捧的风气所致,似芋不称呼职务就显示不出大家是干部一般,反正地级市就那么大,同学们相互彰显身份也没太多忌惮。

可来了省里就不一样了,省委党校这是藏龙卧虎的地方,最好的选择就是夹着尾巴做人,大家在相互不熟悉的时候,最合适的称呼就是叫对方姓名如果你拿不准对方的态度,在名字后加个同学,那就是齐活了。

这些说法,陈太忠都是后来才知道的,现在,就是罗汉兴奋地坐在他床头,“你才来,对咱们班的情况还不熟悉,晚上一起坐一坐,我跟你说道说道

大家不是吃食堂的吗,怎么坐啊?陈太忠心里存疑,嘴上却是笑嘻嘻点点头,顺便又请教了两个舍友的姓名。何振魁回答得挺痛快。那葛天生回答得淡淡的,摆明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

不过,一听到这个名字,陈太忠心里也有一点微微的惊讶,他才看了同学录,对此人的印象挺深,因为”这家伙今年才刀岁。

万岁的副处,就已经很了不得了,而且难得的是,这家伙不是哪个。机关的副职,而是副区长,实权派的人物,有基层工作经验的,现在又来青干班培,显然也有一飞冲天的势头。

要说他比陈太忠,还是要差一点,22岁就即将正处了,但是人家在政府里做地方官,自然也有人家的优势。这是不可否认的,所以难怪此人要冷漠一点了。

“你俩去哪儿坐?算上我一个”黑壮的何振魁笑嘻嘻地发话了,倒是一点不见外,“老罗你这老财请客,一定得吃疼你

“我哪儿是老财啊,我就是个副职”。罗汉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财权我们老大独揽,哪里像你们建委,吐口唾沫,那都一半是油一半是水”这叫个有油水

“嘿,说啥呢?”何振魁不满意地瞪他一眼,罗处长这话说得其实不假,建委是公认的有油水的部门,比水利厅强出不止一点半点,但是处室不同,这也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的,“我们人事处就管一管内部的档案,你那水资源管理,直接面对社会呢

“你管的是建委的档案,不是我们水利厅的档案”。罗汉哪里肯吃他这一套,于是笑着摇摇头,“不能比,真的不能比。”

“那我请客,行了吧?,小何振魁翻一翻白眼,他其实也看不上罗汉,都是半斤八两的干部,建委不管从前途上讲,还是从钱途上讲,都要比水利厅强出很多,不过罗汉对陈太忠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这让他生出一点好奇,就要掺乎一下。

对陈太忠,他知道得并不是很多,但是就算知道得再不多,一个应岁的副处,又是青干班开学时就敢不在的主儿,居然还被指定为副班长一这样的人物,简单得了吗?

而一直不卑不亢的罗处长,见了陈太忠居然是这副做派,何处长就知道,老罗必然知道陈主任一些事情,心说这个机会我不能错过了,既然有缘做了同学,就要把交情打得扎实一点。

不过,何振魁会做人,一边说,他一边就看一眼在旁边收拾衣服的葛天生,小葛,一起去吧,咱们宿舍四个人,总算是全了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葛天生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句,也不解释原因,那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冷傲和矜持。

“我听说咱们这是半封闭的管理”陈太忠终于憋不住,皱着眉头发问了,“吃住都要在学校,每天晚上还要查考勤?”

“嗜小葛帮着掩饰一下。就都有了”。何振魁大大咧咧地发话了,“对了小陈,去食堂的时候少打一点饭,浪费粮食被人发现,那就不好了不得不说,党校里有些制度确实是很严格的,不管你副处还是正处,在食堂里打了饭就得吃完,哪怕是做样子也是必须的,你在地方的酒宴上,倒掉十来八碗燕窝翅羹啥的没人…。但是在泣里不行读是个小态度问题,勤俭节约从我憾狸不扫,何以扫天下?

小陈也是你叫得的?陈太忠真的有点服气这家伙自来熟的能力了,不过他都是副班长了,这点涵养也还是有的,说不得微笑着看葛天生一眼,“葛区长真的不去了?”

“真不去了”葛区长很坚定地摇摇头,在说话的时候,他甚至不看这三位一眼,“刚刚借到一本小桥老树写的《侯卫东官场笔记》,打算,这是中宣部指定的读物。”

三人走出宿舍后,罗汉最先,亨一声,“这葛天生也有点太不合群了吧?”他倒不是对葛区长有多大意见,但是眼下这是个不错的话题,而且,也能表现出他的态度来不是?

“听说他跟林海潮关系不错。”何振魁笑着发话了,这家伙性子比较直,倒是什么也敢说,反正大家不是一个地方的,“有天南第一首富支持,傲气一点很正常。”

“第一首富?”陈太忠看他一眼,笑着摇摇头,“老何你这措辞……重叠了。”

说笑着,三人就走进了食堂,这一期的青干班有三个班,总共有九十多人,一屋子的处级干部端着饭碗吃饭,却是没什么喧嚣的声音,整个大厅都是低声的咀嚼声小偶有交谈也是声音极低,满屋子三十岁左右的人,却是带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溺章冤家

陈太忠得了何振魁的提示,也就没有多打饭菜,三人找一张桌子坐下,稀里哗啦五分钟就解决了碗里的那点东西,站起身来。

有不少人打了跟他们同样的念头,他们走出食堂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三三两两往外走了,正在这个时候,葛天生悠悠走进来,大家相互点点头,却是连个开口的兴趣都没有。

的振魁和罗汉也不过比陈太忠早来两天,多参加了一个入学仪式而已,所以说是出来喝酒,却也没找到太远的地方,就是在锦园大酒店,离党校约莫两站地的地方。

进了锦园找个包间坐下,随便点几个菜意思一下之后,何振魁笑着问罗汉,“你这家伙,和太忠早就认识,也不知道跟大家。”

何处长这还真是一副自来熟的脾气,连太忠都叫上了,不过罗处长可不敢就这么称呼,说不得笑着摇摇头,“我认识陈主任,但是他不认识我”而且我敢保证,咱们班里认识陈主任的,绝对不止我一个,别人都不说,我为什么说?”

“可是咱们一个宿舍的”算了,看在小葛眼里,咱们又都是不稳重了”何振魁笑着点点头,不忘微微地提一下某人,“葛天生年纪轻轻,做事可是沉稳。”

“他真的跟林海潮很熟?”陈太忠琢磨的是一个信息,要说他对林家真没什么好感,而且葛天生给他的感觉也不是很好虽然他也承认,人家那么冷傲或者是谨慎的表现,并没有太大的不妥。

“他以前在委城县来的,那里可是林海潮发家的大本营”何振魁笑着说话,这答案含含糊糊,也没确定什么,可他说出来的话,偏偏给人一种大大咧咧的感觉,“怎么,太忠你也有兴趣认识一下天南首富?”

“我估计他不会愿意见到我小”陈太忠听得就笑,很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何处长和罗处长听得禁不住交换个眼神合着林海潮吃过这家伙的瘪?

毫无疑问,两个青年副处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但是天南首富也是他们需要仰视的主儿,用前文的话说就是:天南副省以上的干部都是两位数呢,可首富只有一个。

“你收拾过他?”还是何振魁,不见外地发问了,不过这种不见外只是一种感觉,只从此人说话的技巧上来看,就知道不简单。

“呵呵”陈太忠又笑一笑,他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想一想这都是省级机关的同学,将来自己在省里发展,也不能太特立独行了,沉吟一下方始发话,“他儿子跑到我的地盘上撒野,就小小地教了他一下。”

“然后呢?”罗汉听得也有点心惊,禁不住出声发问,他明白陈主任那个沉吟是什么意思,于是看何振魁一眼,“老何你这大嘴巴,不许把今天的话外传啊。”

我靠,你真当我嘴巴很大吗?何振魁差点没被这点评气得背过气去,只能悻悻地翻个小白眼,“罗处的指示,我肯定要记住了”不过,以后你不许说我大嘴巴。”

我知道你没那么简单!罗汉微微一笑,却也不说什么,他的目的就是交好陈太忠,自打知道自己跟陈主任一个宿舍,又想起建福公司似乎跟此人有关,他难得地找人打听了一下。

打听的消息还真的令他震惊,别的不说,只说张厅长、王浩波和韩忠都是陈主任的好友,这就值得他大力巴结了,罗处长是混厅里的,自然最是着意厅里领导,就像葛天生混张州的,根本就不需要买陈太忠面子一样,是的,他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人在官场上求上进,关系很重要,能力也很重要,但是他年纪轻轻就混到副处,自是明白,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两者,最重要的是运气!

眼下这个大好的机会,就是上天在眷顾他,他当然要死死地抓住

“然后”呵呵”陈太忠又笑一笑。“把一个家伙送进监狱了,不过说实话,要不是林海潮亲自来找我,我还没打算放过他儿子呢。”

“唯”这两位听得齐齐地到抽一口凉气,何振魁脸上那大大咧咧的表情终于不见了去向,取而代之是一种凝重,不过紧接着,他又微微一笑,“上门欺负人,这是有点过了,该收拾他一下。”

事实上,他都不能确定林海潮是不是上门欺负人了,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话是陈太忠说的,他已经决定交好此人了,自然要如此表态。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想到自己有点锋芒毕露,就决定适当地藏一下拙,于是微微地一笑,“要不是在凤凰,想跟人家天南首富作对,那还真不容易。”

“在素波你也很厉害啊”何振魁已经控制好了情绪,又恢复了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一开学就请假,还被指定了副班长呢。”

“那是被人抓壮丁了”陈太忠苦笑一声,他可不知道这副班长有什么名堂,于是讶然地发问,“副班长”这是怎么回事,很厉害吗?”

“那当然了”何振魁讶然地看他一眼,心说你连这个都不懂?不过,想一想此人年纪轻轻就蹿到了副处。有些官场知识积淀得不够,也是正常的,于是就简单地点拨了两句。

还有这么个说法?陈太忠真是有点好奇,何处长点拨得不是很明白,但是在座的就没个糊涂的,自是听清楚了里面的味道,于是他出声发问,“咱们班现在班长是谁?”

班长是省地税局规费管理处哥处长唐东民,这家伙也是个极为擅长交际的主儿,班里又有他几个往日就认识的干部,他提前要这几个人帮着活动,大家提名了几个人之后小数他票数高,就当选了。不过,罗汉对此人的评价不高,觉得这家伙有点过于活跃,领导也强了一点,都是青年干部,谁比谁差多少?“刚定下他当班长,就张罗着搞同学录”这东西结业的时候,学校应该要给的。”

他并不习惯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一尤其是大家才刚认识,但是陈太忠既是他的贵人,又是副班长,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先将立场阐明:我不尿那个班长。

陈主任听得出他的语意,于是笑着点点头,很矜持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态度,“呵呵,上进之心,人皆有之嘛。”

“他当选,总好过我们建委的赵华”得,何处长也表态了,而且是自曝其短,“那家伙欺软怕硬,很势利的主儿,我一直就见不惯他。”

嗯?陈太忠这到听得稀奇了。咱俩不是很熟吧?你就把你们自家的那点事儿说出来了,而且倾向性这么明显?

“怪不得你一直不举赵华的手呢”罗汉听得笑一声,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我就知道你要在陈主任面前编排赵华。

这道理陈主任暂时没想到,罗处长却是想到了,老何这是发现陈太忠太牛了,就预先赵处长的坏话小大家一个宿舍的,你说了赵华不好,陈主任跟其打交道的时候,多少就要斟酌一下。

至于说赵华跟何振魁到底有多深的矛盾,那不好说,但是毫无疑问,独霸住这么牛的主儿,对何振魁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赵华跟他同属省建委,两人要上进,争的就是同一资源,同行是冤家,何处长不说任何人的坏话,也会说赵华的坏话。

这个奥妙,陈太忠在晚些时候也想到了,当然,他会有点压抑不住的得意,哥们儿这是香饽饽,大家都想讨好我呢。

但是同时,他也不得不暗暗地感叹:这官场上的竞争,真的是没有任何人情可言,很很残酷,老何甚至不惜在我这个新朋友面前做得如此过分!

何振魁这话起到作用了吗?当然起到了,陈某人一向就是胳膊肘向里拐的,大家既然能到一个宿舍,那就是有缘分哥们儿总不能相信没缘分的人多过相信有缘的吧?

但是,可以想像的是,他对赵华的态度也不会太恶劣了,前提是如果对方够识趣。

“陈主任你这是被谁抓了壮丁?”最后,罗汉还是问出了几乎全班同学都想知道的问题,不过陈主任微微一笑,接着又皱着眉头叹口气,“唉,反正都是到霉事了,不提也罢。”

三人今天聊得很愉快,直到九点半了。罗处长才出声提醒,省委党校十点关门,那啥,,咱们回去不?

当然要回去了,这青干班才开两天的课,水深水浅还都不知道呢,等别人探了路,看看情况严重不小再做决定也不迟。

等三人走进党校大门的时候,安现还有别人也是从出租车上下来,匆匆走进学校,看来大家卡点儿卡得都挺准的。

走进宿舍,葛天生正靠在床头捧着书看,见他们醉醺醺地回来,又低下了头,嘴里漫不经心地说一句,“唐东民来过,想要在咱们班组织个篮球队,学习的空余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更得晚了,但是是七千字,召唤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