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熟人太多

22692270熟人太多

陈太忠所在的这个宿舍,还真是有点意思,四个干部分别是两个机关的两个地市的,都是副处不说,连性格都是四种,谨慎的、冷傲的、装傻交际的,还有陈主任这个行事丰规中矩,却又最不规矩的。

只这一个宿舍,基本上就涵盖了青干班大部分类型的学员,真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对于唐班长要组织篮球队的说法,陈太忠根本不搭腔,罗汉自然是唯他的马首是瞻,到是何振魁醉醺醺地回答一句,“我这肩周炎才控制住,不能玩这个

第二天早上,陈太忠起得挺早,心说你们会锻炼身体,以表现出自己的朝气蓬勃,我也会啊,于是他就换上一身运动衣,正好罗汉也醒了,见他这装扮就是一愣,“要去打篮球?。小

“出去跑两圈”陈太忠简单地回答他一句,不成想罗处长蹭地就坐了起来,“等我一下,咱俩一块儿去

两人走到操场的时候,大概就是六点二十多的模样,天已经亮了,不过还是阴沉沉的,才下过小雨的地面湿漉漉的,操场上有四五十个老头老太太在晨练。

省委党校很多设施比较老旧。但操场还是不错的,中间是草坪,四周的跑道是矿渣垫成的,不但平整瓷实,渗透能力也极强,要是晴天也不怕扬尘。

绕着操场跑步的也有几个人。还有人倒着走路的,不过年轻人就是他俩,现在年轻的干部,大部分的心思都用在钻营和酒场上了,注重身体锻炼的还真的不多。

又过几分钟,何振魁也来了。却是很夸张地穿着背心和秋裤。跟着他俩一起跑圈,不过早锻炼的人穿什么的都有,这倒也不算太稀奇。

又跑两圈之后,何处长哼一声,一指离操场不远的篮球场,大嘴巴又开始发威了”“这葛天生脑子里进水了?不参加宿舍的集体活动也就算了,去跟唐东民打篮球?,小

操场的隔壁就是篮球场。大家一眼就可以看得到的,葛天生穿了运动短裤和运动背心,在跟一帮人打篮球。

事实上,何振魁看得到。那两位也看得到,他这话说得有点冒失,不是处级干部的气度,但若是用来表明立场的话。那就正常了。

“哦,唐东民是哪个?陈太忠没兴趣时葛天生的选择做评价,但是他还是很有兴趣了解一下本班班长的,不过,问这话的时候,他目不斜视只盯着跑道了。

“两个穿红运动背心的,壮的那个就是唐东民”罗汉也是在目不斜视地跑步,却是张嘴就点出了某人的身份。陈太忠听得禁不住暗暗咋舌,这些人的眼睛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一圈跑过来,陈太忠才膘一眼那唐东民,发现此人身材不过一米七左右,长得壮实无比,忍不住就生出点疑惑来,这种个子也要打篮球?

就在这个时候,高瘦的葛天生带球杀到。一个娴熟的三步上篮,长长的胳膊一伸,就将球送了出去,那楠黄的皮球在篮筐上滚得几滚之后,终于掉进了篮筐内,唐东民笑着拍手。“好球!”

年轻的副区长淡淡地一笑,并没有说什么,陈太忠看得心里冷冷一哼,合着你到篮球场,是寻找利人的认可来了?

不过他心里再怎么腹诽。只从葛区长打篮球的身手上来说,人家去篮球场是正常的,个头有优势技术又娴熟,来了人才济济的青干班,不卖弄长处,难道卖弄短处不成?

他心里正别扭呢,一旁走过一个人来。却是一身正式装扮,看起来不像是早锻炼的主儿,“哈,陈主任什么时候来的?”

“宋处长你好”。陈太忠冲他笑着点点头,脚下却是不停步地跑开了,“等我跑完这两圈了,咱们再聊”小

跟他打招呼的这位,是省科委现在叫省科技厅了,省科技厅的计划发展处的副处长,陈主任去省科技厅的次数实在是不少,副处以上的干部也认识了许多,更别说这计划发展处在厅里也是比较强势的部门。

他这话说得客气,宋处长却是不跟他见外,见到他身边有两个人陪着跑步,也跟着掺乎了进来,浑然不管自己是穿了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一边跑一边笑着发问,“陈主任你在哪个班?”

合着他是二班的学员,由于初来乍到。要夹着尾巴做人,他连自己班里的同学都不是很熟,哪里还顾及得到别的班?也就是今天,来操场转悠两圈,却愕然发现,陈太忠居然也在这里。

“我在一班,这俩是我的室友”陈太忠笑着回答他,心里却是在嘀咕,我说嘛,同学录上怎么不见你,敢情你就不在一班。

又跑两圈之后,罗汉有点喘了,何振魁倒是没什么感觉,不过大家锻炼身体的目的倒是达到了。于是放松脚步,一边走一边轻松地聊着。

宋处长对陈主任的恭维,那是个人就看得出来,何振魁觉得这很正常,毕竟都是科委系统的,罗汉看得却是暗暗感慨:这家伙要是跟陈主任一个宿舍,估计巴结劲儿会更大吧?还好,老天还是有眼的。

走进食堂之后,何振魁低声指出了赵华,昨天晚饭他不指,今天早饭就可以说一说了,交情不一样了嘛。

赵处长也是长得黑壮黑壮的,个头比何处长还要高一点,他身边也跟着俩人,在一起吃饭,其中居然有一个女人,女人长得圆润富态,长发飘飘,身材也不错,遗憾的是相貌一般。很一般。

吃早饭的时候,气氛比昨天吃晚饭的时候要略略活跃一点,不过培班就是这样,人都是慢慢交往出来的,以后会越来越热络才是真的。

而且,吃完早饭大家就要上课了,不像晚饭过后,大家还要去紧张地赶各种应酬,干部培班原本就是一个交际的场合,大多人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而因为种种原因无心交际的主儿,自然更不会有在食堂说话的兴趣了。

四人离开食堂之后,大家就要分道扬镀了,宋处长不忘艳羡地说一句,“老罗、老何,真羡慕你俩,能跟太忠一

罗汉笑一笑不说话,他非常认可这句话;而何振魁却是不得不再一次提高对陈太忠的重视,他知道人家宋处长这话旨在恭维小陈,但是敢当着他俩这么直接说,就是根本不在乎他俩可能产生的反应一也就是说陈某灿乞定他俩了,不会带来任何麻烦。

当然,从正面理解的话,人家这就是善意的提醒,何处长果断地哈哈一笑,“老宋你这话说得太对了,咱们能碰见,那也是缘分。”

这三位回宿舍换了衣服之后小来到教室门口,教室所在的是一栋单面楼,一侧是教室一侧是走廊,采光很好,学员们都站在走廊上,很随意地交谈着。

这时候,就看出关系的远近了,三十来个人的班里,分作了七八堆,更有那深沉者孤傲地望着楼外,似乎要做孑然的思索者。

可以肯定的是,唐东民和赵华身边就都有几个人,目标比较大。陈太忠三人算是个小团伙,不算特别扎眼的,不过要说最扎眼的,当属两个女人为中心的团体。

这两人一个是三十左右的少妇,身材丰满相貌中等,一个却是二十六七的一个女孩,身高腿长,相貌就算不能说好看,但起码算得上耐看,关键是气质很好,举手投足、顾盼之间。雍容而优雅,却又不失青春的活力。

女干部本来就少,她俩周围又围着三四个男人,想不让人注意都难,由于女孩儿个头极高,将近一米七,陈太忠也一眼就注意到了。

不过,女孩儿的相貌倒还在其次,他奇怪的是,全是处级干部的班里,怎么会有这么低俗的事情围观美女?“那俩可都厉害着呢”罗汉见他膘到了那里,低声解释,“低一点是人事厅的毕冉,高的那个是省委组织部的花华。”

花华,”陈太忠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两个正科之一,万岁的正科,很了不得了,尤其是她是省委组织部的,再加上毕冉这人事厅的主儿,不吸引别人才叫个奇怪。

这跟性别长相无关,人家这职能就吓人,要是花华是正处,哪怕是副处。就算她长成猪蹄的模样,这个班的班长,怕是也轮不到别人惦记。

组织部”果然出美女,不过这个女人不算太美,比肖睦睦还要略略逊色一点,但是”肖睦睦没有她腿长,川

陈太忠正琢磨,这宣教部的美女们,名次排在组织部之后,会不会更惨不忍睹一些,猛地前面挤过来一个人。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陈主任,好久不见。”

“呵呵,很久不见”陈太甚笑眯眯地点头,脑子里却是在疯狂地转动,这家伙我见过,”没错,我确实是见过。

不过没办法,他确实想不起来这人是谁了,那位却是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笑眯眯地自我介绍,“我是交通厅的小杨啊。”

2加章熟人太多下

“哎呀,是你啊,杨秘”杨处长”陈太忠想起来了,昨天他看到班里的名单了,其中有公路局一个杨副处长,他想一想,却是对此人没印象。

陈主任在交通厅认识的人真的不少,有一次高胜利请他吃饭。由于做出了暗示,下面的干部轮流进来敬酒,然而,必须指出的是,自觉有资格进来敬酒的,都是有点身份的。

所以,他认识的交通厅的干部,一水儿的都是正处以上,也就是办公室里,还认识两个副处级别的副主任,不认识这杨副处长,真的是很正常的。

但是这一见面,再一想这就是交通厅的,他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不就是,”高胜利以前的秘书吗?

“我还说公路局的杨处,这个名字我看得有点眼熟呢”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挺不错啊,看来是把你安顿好了。”

“好什么啊,我那儿啥情况,您也不是不知道”杨处长苦笑一声,“叫我小杨就行了,实在不行叫我向阳也行,不敢叫杨处。”

杨向阳这岁数,看起来也是奔三十的主儿了,却是一口一个小杨挺谦虚的,一边的何振魁和罗汉看得继续咋舌,这个陈太忠,手伸得不是一般地长啊。

几句话的工夫,上课铃就响了,大家走进教室,开始上课,有人注意到了前两天没来的某个高大年轻的男人。

除了专门针对女性干部的培班,所有的干部培班里,女性干部都不多,青干班也是如此,一班三十二个学员,却是只有九名女性。其他年轻的男性干部有了正大光明接触的借口,然而就在吃中午饭的时候,她很奇怪地发现,班里又多出了一个小团伙。

由于才是开学第三天,她甚至没有认全班里的所有同学,所以她并不知道那个高大年轻的同学是谁,但是她认识那个年轻人旁边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接待处的高处长,于是讶然地问身边的毕冉,“这是谁啊?”

“陈太忠”毕处长却是认识此人,两人关系很好,她也就能多说一点”凤凰科委的副主任小蒙书记的人。”

毕冉跟一般的女干部一样,也不算消息灵通的,但是尚彩霞以前在人事厅挂个巡视员,不管她乐意不乐意,总是要多在省委书记夫人的面前转一转,这是个态度问题,甚至,她还去过省委书记家一次,那么,知道陈太忠就很正常了。

“蒙书记都走了,这个人行情还这么好?”花华表示不能理解。

陈太忠也暗自惊讶着呢,才到了食堂打了饭,科技厅的宋处长就很不见外地挤进了一班的三人组里现在要说四人组了,因为多了一个公路局的杨向阳。

食堂的桌子多是长方形的小桌,坐四个人比较合适,要是长条两边再多挤两个人,六个人就有点挤了,结果倒好,他们这桌子瞬间就坐了五个人。

第六个就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高处长。高处长一坐下,就挺不见外,“太忠你好,早就听纯良说过你,没想到有缘做一回同学。”

“哦?”陈太忠先是一愣,接用大渚友点头。“原来是许中任的朋友,那就不是外他原本想着,自己来青干班,肯定是有熟人的,却是没想到好多根本不搭调的主儿凑了过来,可细说渊源,倒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如此一来,他们这一桌就是相当地扎眼了,青干班里不可能没有团伙,甚至非常多,但是在食堂里公然挤做一桌的,还真没有,他望着远处冲自己点头微笑的王玉婷,遗憾地耸一耸肩膀,没办法,哥们儿这儿的熟人真的太多了啊。

当然,午饭依旧是很快吃完了,走出食堂的时候,六个人一道也确实有点扎眼,不过还好,管理局的高处长先回去休息了,毕竟这么多人走在一起,实在不成个体统。

但是他试图敲定一桌饭局,“等周末了,纯良会回来,到时候大家一起坐三坐?”

“尽量吧”陈太忠苦笑一下,很夸张的那种,“那家伙很忙的,而且,我也是才从国外回来,家里还没安置好。”

何振魁和罗汉交换个眼神,心说这家伙也未免太忙了一点吧?不过,想到大家是同宿舍的,心说咱们的机会肯定比别人多一些,于是就说要回去午休。

这一下,陈太忠身边就只剩下二班的科技厅宋处长,和公路局的杨向阳了,三人站在那里聊了两句之后,宋处长被二班另一个主儿叫走,临走的时候,他冲陈太忠歉意地笑一笑。

杨向阳却是实实在在有话要跟陈太忠说,“唉,高厅这一走,啧,真的很想念他啊,早知道就跟他去省政府了。”

“你这也不错吧?”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跟聪明人说话很容易,“能来青干班培,证明老崔也挺看好你的。”

“我是冲着选派干部去的”杨处长倒还真不见外,直接就点出了话题,这个选派是青干班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谁都不说,是个禁忌话题,能直说的那都是自己人,“当年跟高厅跟得太紧了,现在日子不好过。”

“唉”陈太忠听得也叹口气,心说这领导秘书确实不好干。你要卖人情,那就容易得罪老板,不卖人情又容易被人记恨,“其实怪不得你,是高省长当年在厅里太强势。”

“问题是,办事的是我”杨向阳叹口气,其实他现在也别无选择,跟了高老板,那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所以在陈主任面前,他还得继续维护老板,“这一下走了,也不知道下一步发展方向在哪里。”

“高省长现在也挺低调的,没想到还集帮你张罗选派”陈太忠笑一笑,他非常确定。凭着杨向阳本人的能力,是玩不过培和选派这两关的,“杨处,你得懂得感恩哪。”“那当然了”杨向阳听得就笑了,他一直在找一个机会说出这样的话,“老板对我挺关照的,对了,下一步我挂职的地方是青旺,老板让我跟你拜一拜码头。”

“青旺”找我拜码头?”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接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临铝吗?”

“去哪儿还没定,到时候由青旺市委分派”杨向阳微微一笑,“反正就是县区的副职,范如霜能当了青旺半个家,到时候就都要仰伙陈主任你关照了。”

不在青旺的人,不知道临铝的厉害,那里是农业为主收入不高,范如霜在青旺真的可谓是呼风唤雨,不管哪个县区,要是能跟范总搞好关系,临铝随便漏点活儿就盆满钵满了小至不济,跟临铝化点缘,那就能解决相当的财政问题。

范如霜很注意跟地方上保持适当的距离,化缘可以,但是每年都有定数,临铝会支持地方建设,但是你想狮子大张嘴,那做梦去吧。

陈太忠默然,他可没想到杨向阳这要求提得这么直接,心说这事儿到是不大,不过你跟我说不合适。就算高胜利不打招呼。也得高云风出个头吧?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释然了小人家杨向阳是想拜范如霜的码头,而不是他陈太忠的码头,多了一层关系,高省长怎么合适跟他说?

倒是高云风合适说,但是丫挺的现在正哗啦哗啦地从范如霜介绍的厂子赚钱呢,一年不多也是六七百万的流水,没准是不好意思再张这个嘴了。

反正这杨向阳是从交通厅跑到地方上去了,看高胜利维护的架势,估计也不可能再回厅里了。想到这个,陈太忠决定不跟他打听高云风的态度了。

总之,这杨处长下到县区,一个副县长或者副书记是没问题的。此人很年轻,又做惯领导的秘书,眼力价也可以,又有高省长的支持,往上走一走是可以预期的。

于是,陈太忠决定将此人收归己这人来历很明白不怕用。起码他是要卖个大大的人情,所以说话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回头给高省长打个电话,没有问题我就帮你引见一下。不过,难听话我说在前面,我这人很要面子的。”

他这话说得太直接了,而且隐隐是领导吩咐手下的那种味道,不过杨向阳还真没生气,他跟高厅长那么些年,见过的领导不知道有多多少了。

虽然做领导秘书的,多半也有点傲气,但是自打崔洪涛投向杜毅,交通厅里的巨变,让杨处长一夜之间就明白了,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

倒是陈太忠的强势,是有人家强势的道理,这一点上,他非常地佩服和羡慕陈主任,别的不说。就连高云风这省长公子在此人面前都乖乖的,他这做秘书的又凭什么不服气?

所以听到这话,他不怒反喜,因为陈主任说得很明白了一人家是要面子的,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对自己有预期,会关注自己以后的发展!

“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希望。在我权责范围内的事儿,您直说,绝对没问题”杨处长这回答,也是下属对领导的口气。

实在码不动七千了,六千字送上,离前十五就一步之遥了,疯狂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