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5 冷汗2276吴言上门

2275冷汗2276吴言上门

)章冷汗

许纯良这次请陈太忠吃饭。并不是通过管理局的高处长而芳说哥俩有段日子没见了,要在一起坐一坐,顺便就科尊最沂的事情沟顾一下。

陈主任表示对科委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景许老任还就认住这死理儿了,而且很难得,比较中性化的某人居然释放出了王霸之车,“别说你还没去挂职,就算你去挂职了。只要关系不动你就某科孕的副圭任,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歪嘴?”

这话都放出来了,陈太忠也就只能舍命陪君午,官场里能交到这么个朋友。那也真的是足以令人欣慰了

有意思的是,他打听一下接待处的高翔才知省许纯良跟高处长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比一般人强点罢了,不过,许辛任继续卖陈主任面子,“既然跟你是同学,嗯。同一届也算,那就叫讨来一起坐一坐吧。”

再加上从落宁赶回来汇报工作的李天锋,一桌人也就不少了,酒桌上的气氛不错,许纯良和陈太忠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辛角

罗汉并不知道凤凰科委的一把手是许绍辉的儿子这也很正常,没有人能了解到官场里的所有关系,而许纯良虽然算不上特别低调,却也不是高云风那种喜欢卖弄的主儿

这么一来,终于有好玩的事情发生,许丰任要陈辛任毒北京,技信产部活动手机批文,陈主任坚决不答应,还禅纯良你存那儿又不芳没人。

许主任坚持自己的意见,因为他知道太忠存信产部有人,禅你可以选择周六去周日回来,看到这厮如此“欺负”陈太虫,罗汉货得自己有必要出个头你不好意思直接跟自己的正职预。那么援我夹吧

于是,耸处长轻咳一声。“许主任,容我插向嘴,太忠开学的时候就报到晚了,这已经让他很被动了,而且我得强调一下他钢卉苦处在培期间。”

单从字面上看,他这话说得并无不妥但悬,这某一个副处跟正处的交流而此正处的副职又嘉该副处的同莹小泣繁具女士的不只了其中指责的味道,非常浓厚。

许纯良都被他这话说得愣了一愣,不过还某那向话。许辛任做人原本就很纯良,当初是副处的他,就能撇开身份交好正科的陈某人,没错,他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然而,不管怎么说,眼下他级别涨了一点,又悬一个部门的正职,掌控一方局面了,所以这脾气也多少有了点这跟心性无关,纯粹是成长的代价,是随着他一步步融入体制之内而一点点酝酿出的必然心态。

于是,他很不满意地看了一眼罗汉,“我滋罗外你根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科委的业务,你真的不熟,你还芳多琢磨一下你们厅里”嗯,水利厅”咦?你是水利厅的。”

“没错,我是水利厅的。”罗汉点点头,心增悬下你知省我的厉害了吧?建福公司还得看我们厅里的眼色呢不讨,他正暗自得意呢冷不丁看到陈太忠递来一吓小白眼。不由得心里一抽”你,你这某什么意思?

“哦,水利厅的”许纯良点点头,不再跟此人禅话,他明白水利厅跟陈太忠的关系,就像陈太忠明白他从振鑫挣了多少钱一样,当然,他是不会多解释的,许某人是纯良,但嘉他身上也有官官子弟的傲与。

陈太忠却是有点哭笑不得。心说老罗你维护我,维护得也太紧了”当然,哥们儿不是说这不好,但是你多少有点眼韦成不成啊。

所以,他就捡咋,时机,悄悄点化一下罗汉,结果罗处长听到他的话,登时就石化了,“什么,他他他,他是,,许书记的儿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罗汉再没有说话,而许纯良也自动忽祯,了他直到饭局结束的时候,罗处长才悄悄地拽住自只的同学,“太虫,许主任他心眼不会很小吧?”

他不着急不行,葛天生能因为自己说话没人听就恨上别人,而他冒犯的许主任,人家老爹不但是省委副书记,还悬纪检耸书记,那是省纪检委书记啊!

“哦?他啊”陈太忠却是没报到,罗汉能将纹两向言语冲霍记到现在,略略一沉吟就笑了起来

说实鼻,他也承认,省纪检委书记给人的压力太大了,而官场中人的心思又比别人深沉一些,于是微微一笑,“没事儿,你刚才某帮我说话呢,他要有反应,那就交给我了。”

罗处长这才暗暗地松一口气小干部们听谩不已检尊,就像升斗小民听说警察一样,心态能正常了,那才叫奇怪不讨他的嘴上还悬要硬上一硬,“你学习期间,确实没时间去北

事实上,手机的执照并不是陈主任考虑的重点,他头疼的悬李天锋说的那些事情,落宁那边的收购,进展得不某很顺矛

落宁的曹进喜市长还是非常配合凤凰人的,但某这世省就某如此,只要想做事,总是要面临这样那样的麻烦某此官场小禅卫的那样常委会上举一举手就万事大吉的事情,断然不会发生存姆实社会中的,行政命令是行政命令,具体困难不会因之而消失

李厂长没有遇到特别过分的事情,但纵然悬这样,各种常郑性的麻烦也搞得他头大,就拿全员下岗

一。这是一个得罪人的事儿,但某既然具月同毒人了…川罪人连本地人都不是,有什么情面可讲。

全员下岗可能遭遇的人情阻力就不说了,只增程序阻力也够人喝两回的,比如说:你让我下岗?可以啊,我也要求不京井撅厂里欠了我两年的医药费报了,这是厂里欠我的,老之前你不得给我。

能报医药费,那差旅费更是得报了差施曹一报,门口,小饭店的接待费不得考虑?人一下岗这账谁认呢?这一件件一桩桩一都某正当要求一起码从逻辑上讲是正当的倒不某请干法解决但都具腻否事儿不是?

偏偏地,李天锋还就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占公家便骨的辛儿,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据理力争,这固然是凤凰科委能放心派他尖独当一面的理由,但是同时,不得不承认,由于他的固执也人为地凸男出一此,盾。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放假了,两天的假期吸,陈太虫存周五睁上打一场告别赛,第二天一大早,毫不犹豫地捏个法诀,就自奔凤凰而去,那里还有一帮女人在等着呢

这次回来。他的动静就很小了,青干班悬周六周日休息一但芳陈某人毕竟是培去了,而且培记之后的去向,也有此顶言顶语的

没人猜得准他会去精神文明办,对深明五毒书记口碑的凤凰人来说,这样的猜测未免有点过于匪夷所思了大家只悬乱猜罢了

陈太忠回来,第一顺个看的还是唐亦管上次她擦石头的那一幕,在他脑中久久地挥之不去,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小劳菩将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这次着亦莹选的是东山湖。此湖位干金乌和湖西区的交界处,湖西也是因此湖而得名,面积大概有五六平方公里,跟静河相佰

两人也没有跑到湖心岛这些地方,而集在湖巾真弄了一小块陆地出来,陈某人现在还没有移山倒海的能力,不讨微微极士地调整一下一弄个十来平米、略高过水平的平台还是没问题的

六月中,梅雨已经进入了尾声,但号凤凰最沂依旧卉下雨偌大的湖面雾蒙蒙的,浩渺的烟波中。偶尔有一两艘小木船划讨一沃处岸边的树木和建筑在雨中朦朦胧胧,正是一副难得的羔簧

“我感觉越来超离不开你了”小唐亦劳拿着小年扁,身午斜倚在他胸前,惬意地翘着二郎腿,浅挂韦的凉柿鞋挂存白暂的脚面上,在空中懒洋洋地一荡一荡,顽皮而又闲适

看着远处碧绿的湖水,她幽幽地叹一口与身斗又向他靠一靠一似乎是要寻找更舒服的姿势,“你的胸膛很暖和,如果能每一天都这样,就是神仙的日子,也不换。”

“会有这么一天的”陈太忠微微一竿一伸年尖环一环她纤细的腰肢。又低头轻嗅一下她的发香。“好香听呵不讨钢存效给你一怕你得到得太轻松,不知道残惜。”

这是一个借口,也是实在话小小劳管现在只能窝存家里,将青春和美貌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掉,所以就带得有他陪伴存一起的日子,格外开心了。

然而,陈某人非常确定。如果这种日午成为常杰的话,那么小菩蒂必然会追求更多的东西,就算是真的仙人也有自只的欲望和沸求作为曾经的仙人,他非常确定这一点。

某人为什么在冲关时期。被众仙人围殴,还不某平日里得罪人太多?而由于他实力强悍下手无情,那此被得罪的也只能暂时忍与吞声对这些仙人来说,干掉陈某人解与一也具他们朝思莫粗而不太容易实现的梦想。

“也许吧”唐亦莹有气无力地笑一笑坐古身子端起小年串向樱唇中送去,其实,她完全可以斜靠在他身上宇成这个动作,而眼下双方的肢体稍微脱离了一些,不那么亲密了,这代表她的心情不悬很好六

“我说的是实话”陈太忠感觉至了她情绪的专化年上微微用力,又将她揽了回来,轻笑一声解释,“人的欲望羔某难以满足的。”

小莹莹轻轻挣动两下,以示她的不屈,不讨很快地,她就放弄了挣扎,略带一点怨气地回答。“没错,淬你这个寺人都孪讲官场里胡混,还有谁的欲望能是容易满足的?”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几公里外的科孪大厦男钢了出来一在湖西这一片建筑普遍矮小的欠发达地区,它实在太高了,陈太忠望着那栋楼出神:我的办公室,我还有机会入驻吗。

心里是这么想的,他嘴上却还得安慰怀中满某然烈之情的仔人,“给我一点时间,好吗?不会很久了,大家都骨得太长

勿6吴言上门

“不会很久,那是多久?。唐亦管不依不饮地发问,她直的不能理解陈太忠的心态,“如果说想学人情世故,我认为你,经学得差不多了”,人心是最难把握的,老狐狸也有算计错误的时候,能某普遍水平就很好了,以后可以慢慢提高

“这个,,两年吧,再给我两年,行不行。”陈太忠叹口车,听到她肯定自己的情商,他是很欣慰的,但是同时,他也有自只的苦衷,“现在放不下的东西太多,去省里挂职一年回来再巩固

怎么样?”

“再过两年,你就不得不跟莫言结婚了吧。她车纪可不小了”得,合着小莹莹的怨气,也是有出处的,,

一番亲热过后,两人回到三十九号的时候,五经某巾午十一点四十了,令人震惊的是,蒙晓艳居然回来了,钻存厨房甲切她买回来的卤牛肉。

蒙校长切得极为专注,居然没注意这俩人某怎么回来的,不过,看到他俩携手走进厨房,她就将刀一丢,“累死我了,唐亦苔”妈你帮我切吧。”

“这也叫累?”陈太忠看到那厚度几达一厘朱的牛肉片,直妾有点咋舌,“你这切的是,牛肉豆腐干吧。”

“好了,你俩出去聊吧,我来”唐亦蕾王声发话她对任何人都能不紧不慢不卑不亢,偏偏是拿这个女儿没撤,倒也正方了那向话!这世界上,天生就是一物降一物。

陈太忠和蒙晓艳走回客厅。一问才知浩一薨接卡具知浩他今天要回来,又猜到他必然先回市委大院小才抽个时间赶回来的

没错,真是赶回来的,现在马上又芳一年的高考了,蒙校长作为一校之长,事务繁多,虽然是周六,也不得休息一不讨,她还算好的,任娇更惨。

作为一个政治老师,任老师每年猜题就芳工作量很大的任条,再加上政治这东西不比别的学科。那是要紧跟时钱齿伐的一葫库甲不少题要裁撤,同时又要补充新元素。

“晚上我俩都要加班,俱去阳光小区,有时间的话,我就和阿娇过去”蒙晓艳说话挺豪放的。“不过今天中午你得管饷,错了你晚上要回横山区给吴言交公粮吧?”

“那个啥你说吴市长?”陈太忠作士惊安方状“暗艳,大家熟归熟。你要乱说我也要告你诽谤好吧悬小心吴市长典你诽谤。

“好好好,就算呈言跟你没瓜葛,钟韵秋羔某你的情人吧。”蒙晓,艳不屑地哼一声,“秘书都跟你睡了,市长跟你睡”也就不氓了,那是具凰第一美女呢。”

“她怎么能美得过我家晓艳?”陈太忠霎眯眯地击前将她抬入怀中,大手轻薄地上下抚摸两下小“呀小了一点”看来没我的滋润,这发育就是跟不上了。”

“唐我妈的发育很不错哦,看束你下了不少工夫”蒙脐艳冲着厨房努一努嘴,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你既然能跟母女睡一跟市长和秘书睡,那也是正常了”,啧,你别瞪我一外面有这传言,又不是我说的。”

“我感觉”这是一种变相的鼓励?”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偏偏是嘴上不肯认输,“那我就尝试一下这个桃战吧好了,你消息这么灵通,最近有什么关于我的传言没有?”

“他们都说你要进省里了”蒙晓艳脸上的婪容一整一看得出,她现在可不是在开玩笑了,“袁猛都打电话回来问我,谅你某不苦要调到省科委科技厅了。”“调到”省科技厅?”陈太忠听得颇为咋舌,一向话里居然就出现两个错误,可见人民群众的想象力是多么地丰营了

紧接着,他就微微地皱一下眉头,略带占不满地发话了“这个老袁也真是的,我从德国回来的时候,都要他安心工作了,他这某,”想这个正主任的个子想疯了?”

袁孙是他的人,办事也得力,而且嘉经过蒙暗艳推茸的,按说老一走夫人路线,吹一吹枕边风也元所谓,但集他猛地听到众种话还某不爽了,在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你小午旁敲侥击的一悬要搞什么?

“你这是说什么呢?”蒙晓艳一见他有翻转面皮的岿势,赶紧出声解释,“老袁就是怕你多想。才不敢问你他禅了,存跟市里汇报工作的时候,田市长说要他主持好驻欧办的工作,不要辜负市里的信任。”

“哦”陈太忠点点头小接受了这个解释读话他具办跟袁瑟禅过。原因很简单,一切还没定下来。提前禅出夹除了持喇人心之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而且他也有心借此考验一下袁孙,看以后的驻欧办臭否能放心交给此人。

不成想田立平直接将人情做了过去,不过这也正常,驻欧办那边关联着凤凰两项重要的“走出去”项目,关系至田市长的面子和政绩一正职既然被弄进了省委党校,为了维护驻欧办的稳宏,给袁牵任吟一个定心丸是很有必要的。

接平来的事情,倒也好推敲了,他沉吟一下发问,“袁率任嘉从老田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对不对?”

“那是肯定啊,本来就有人猜你好端端地止这么个培壬班干什么”蒙晓,艳如此回答。别的干部进省季蛋标接都臭根前就存活动了。

而陈某人远在欧洲,没声没息就直接上学了一这个情况就有点诡异,“甚至有人都算出来了。你这两年的红线时间至,一学历拿到手,就该提拔了。”

“这些人真是”闲得蛋疼”陈太忠苦复一声对其此日间组织部长做出了中肯的评价,下一刻。他又报到了一个问齿,“都某说我要去科技厅?”

“也有人说你要去省招商局,还有人禅你集团省辈”蒙暗艳如此回答,不得不说,这些猜测都是中规中。一兰七。她的好奇心也很强,“你到废要毒哪几。。

“我哪儿也不去,最多就是挂职锻炼一下”陈太忠带得她的口风似乎有点不紧,就懒得多说。

不成想,蒙校长八卦起来。也是很执着的,她盯着他的眼睛,心翼翼地发问,“那挂职也有个去向吧?你典诉我会尖哪儿你放心,我绝对不跟别人说

“去,省精神文明办,拟任副主任”陈太虫干可茶何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就震怒了,“我说,你这悬啥表情,算什么婪。。

“哈,我没笑,我去帮妈端菜”蒙脐艳一溜烟地跑向厨房,不过她剧烈抖动的双肩,说明了她正处于什么样的状杰“毛病”陈太忠冲着她的背影恨恨地嘀咕一向,心禅我到是没想到,素波风平浪静,凤凰倒开始暗流涌动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决定多接触几个人,来看一看某不某有人觉得变天了,就要蠢蠢欲动了,他正琢磨下午的路线,唐亦劳讨来喊他吟饭,眼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就出声问一向

“你多虑了”。听完他的话之后,她微篓差摇摇头,“官场里就没几个傻的,薛时风的下场已经明摆在那里了除非能确宏你确实无法翻身,才会有人跳出来

“我也知道是多虑了,不过这年头陈太患才横强调一下,说官场里再小心谨慎也不为过,可是想一想她并不愿意看到自只如此蛇营狗芶,于是笑着摇一摇头不再说话

晚上回到横山区宿全的时候小陈太忠报像巾的冷场并没有出现,看到林肯车停在那里,又有不少人上前敲门其某对门千老任的老妻,过来跟白洁一起帮着做饭。

其实,就算横山也有个把人听到了风声不讨一陈幸任朔在的眼界和局面,已经是他们不可企及的了,有机会只结这样的瘾力股,谁又会放过?

甚至,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吴言都出现了,当然,白市长悬不可能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她走的是正门,敲了门进来的

见到吴市长进来,一屋子人登时就安静了下来,这凤凰市鼎鼎大名的第一美女,对年轻男性干部从来不假辞击一今天集么就上门了呢?

负责开门的白洁呆呆地站在门口,连门都忘记关了,还湛跟在吴市长身后的钟韵秋反应了过来,抬年将门碰上了一

“老书记来了?快请坐”。陈太忠到易比较冷静,忙不洪站起身迎上去。

“很热闹啊”吴言扫一眼屋内,不动声声地发话,“听禅小陈你从青干班回来了,我过来看一下,也是报跟你强调一下,抓紧这次难得的机会。认真地学习,提高自己

“老书记的指示,我记住了小”陈太忠一脸郑重地点点头,又伸手向桌边延客,面对一屋子人,他自然要杰度端庄“夹都夹了就坐一坐吧。”

“不坐了”白市长淡淡地摇头,又看他一眼,语重心长地发话了,“机会难得,你也不要整天想着往凤凰跑,孪沉下心。

不往凤凰跑你答应吗?陈太忠心甲妾坐胳上依旧郑常于,比,“吴市长您来都来了,就坐一坐吧,要不大家骨得熊”,有点胼离群众。”

听到这话,一屋子人都是汗颜无比,心禅都增陈牵任胆斗大,果然是这样,居然敢跟出名冷傲的吴市长说这样的话,真某”不服不行啊

甚至,已经有人在琢磨。以什么样的方式开溜比较不人注目了一估计是大家的喧闹吵到隔壁的吴书记了,而呈书记上门,不但是关心青年干部的成长,也隐隐有指责陈太忠学习不认直的意思,“不要总惦记着往凤凰跑”。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吴市长犹豫一下居然点了点头,“好吧,你们吃你们的,我喝点果汁就行了,吃过饭。

众人的眼镜再度掉落了一地一合着吴书记上门,不某来兴师问罪,而是来示好的?

下一刻,陈主任再度向大家表明传言不虚,他的胆午不某一般地大,只见他笑着摇头”“老书记您这不嘉开扩婪吗。这才七点,您哪儿有机会吃饭?小白给吴市长拿一套瑰碟菜”

白喜闻言,应一声去了厨房,没有人发熠”存某人喊白”的时候,冷傲美艳的女市长的腿。微微地颤了一下”,

张新华最是会察言观色。见状赶紧推一把杨新刚,“快把烟掐了,吴市长不喜欢别人饭桌上抽烟。”

“哦哦”。杨新刚忙不迭地点头,紧跟着就站起了身午,向阳台走去,“我去开窗户,这两天空气挺清新的六”

屋里一共八咋)人,挤在客厅已经是满当当地一桌了,白洁贝,状就不能再上桌了,于主任也机灵”“中午吃太多了,我坐沙发吧,”钟科长来,你坐这儿。”

看到吴言款款地坐到陈太忠让出的上首位大定都明白她这次芳真的来示好的,大家在惊讶陈主任发展潜力之巨大之余,也禁不住暗暗叹口气:吴市长您这一坐下,大家还怎么说话啊。

(又是七千字,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