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9 -2280甲方建筑师

2279 2280甲方建筑师

2279章甲方建筑师(上)

陈太忠对“素纺”二字,已经有些过敏了,彻底反应过来丁小宁反应的情况之后,更是连生气的劲儿都没有了,“你希望我做点什么吧?”

“这事儿还真得去找段卫华,”难得地,钟韵秋cha嘴了,她本就是给市长服务的,深知市长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再加上旁观者清,于是她就有自己的判断,“听一听他能提出什么比较合理的建议。”

“也对,那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丁小宁点点头,翻开手包摸出手机,不过,在拨号前,她先侧头看了一眼陈太忠。

“这个事……先等一等吧,”陈太忠犹豫一下,他觉得有必要先落实清楚了,老段做人是圆滑,但也是很讲原则的,“工程监理不能提出异议是吧?嗯……那我找几个专家,先把图纸拿过去问一问,专业的事情,得上专业的人来干。”

“可是我的总工就是专家啊,”丁小宁本来就是虚火上升,听他这么说就急了,“而且这么明显的问题,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那他为什么不对设计方提出置疑?他这个总工是拿来做样子的吗?”陈太忠的问题问得很尖锐,但是也很……外行。

“因为他的注册建筑师还没考完,”丁小宁一摊手,很无辜地看着他,“没有这个证件,一切都白搭,他没资格问人家,就算问了,人家也可以不予理会……哪怕是这么简单的错误,干过点施工的,就知道不对。”

“那你为什么不招一个有证件的?”钟韵秋听得有点不明白了,“这跟注册会计师的性质比较类似吧?凤凰不好找,素波还不好找?”

“注册建筑师是才兴起的,到现在为止,整个天南才几十个一级建筑师,两百多个二级建筑师,”丁小宁没好气地回答,“这都是设计院的骨干,端铁饭碗的,待遇又好……北京、上海来挖人的公司多了,人家凭啥看上我?”

“要是专家呢,比如说土木工程学的教授什么的?”陈太忠沉吟一下,继续发问,他知道证件在行业中的重要性。

“那照样要考试才行,除了北京直接发证的几个老专家,都要考试,”丁小宁对这个行业,真的了解得不算少了。

“这一级建筑师这么少,赶上副省了啊,”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他知道这个二百多二级建筑师的概念,听起来多,真的算起来真的稀缺——起码,在天南,副厅以上的干部有三千多,这样的数字差距代表的意义,也就无须赘述了。

“好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刘望男笑吟吟地开口,打断了沉闷的气氛,“这事儿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我有个建议,难得凑齐这么多人,又下着小雨,咱们去太忠库钓鱼吧?”

呃,又去太忠库啊?陈太忠前一阵才跟唐亦萱去了那里,耳听得又要去,心说这女朋友多了,连欣赏风景都是一种折磨了,“那啥,太忠库有点远了,路上又泥,感觉不太安全。”

“嗯,就近玩一玩就好了,”李凯琳难得接一次话,事实上,太忠库就在东临水边上,她看那里十几年了,实在兴趣不大。

所以她指出了一个比较近的地方,“就去东山湖好了,就是湖西区东边那个,上面的湖心岛有停车场,直接开车去就行。”

我昨天才去过,也是陪着小萱萱……陈太忠真是越发地无语了,禁不住咳嗽一声。

“这一大早的,天气有点凉,要不,大家进聚义厅,挤在一起取个暖先?”

聚义厅是这个别墅最大一间卧室的别称,里面有两米四乘四米的定制的超级大床,上次素波军团来下凤凰副本的时候,**最多的一刻挤了九个人,见到一旁的柜子和圈椅上衣物堆积如山,刘大堂就决定,将这里叫做“聚义(衣)厅”了……

凤凰的地轮流浇灌一遍,晚上他还去了育华苑,终于,在第二天一大早,他又赶到了省委党校,继续新一周的课程。

中午吃完饭,他才走出餐厅,就接到了丁小宁的电话,小丁同学很恼火地抱怨着,“我跟段卫华打了个电话,他说没时间接待我,要你跟他联系。”

“嗐……都让你等一等了,”陈太忠听得悻悻地叹口气,人家段卫华是什么人啊,就算欣赏你,也未必信得过你这种小姑娘的行事,“好了,我帮你联系一下胥强,然后下午你把图纸复印一份,带着你的总工去找他。”

胥强跟他的关系远一点,远比不上荆涛跟他的关系,但是胥教授不但是跟他同一批天南省的十佳青年,本人也就是搞土木工程的,还是师从“北梁南杨”中的南杨一系,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学术界豪门。

挂了这个电话之后,他四下看看,在不远的假山处,找到一张石凳,坐下之后,拨个电话给胥强。

胥强也在吃饭,甚至听筒里听得到咀嚼声,不过,胥教授态度倒是不错,“鉴定图纸?哦,那简单,不过陈主任,不需要复杂计算的话就算了,要是得发动下面人细算的活儿,你多少意思一下……也算帮我维持个形象。”

“钱不是问题,你正常取费就行了,我估计不用细算,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陈太忠听他说得痛快,就笑了,“就是一栋楼房的钢筋和立柱。”

“嗯,这个简单,”胥强的语气轻松了很多,甚至带出了明显的笑意,“呵呵,楼不是动态负载,好算,我还以为是桥呢……多少层的楼,什么结构?”

“六层楼,好像……就是普通结构吧?”陈太忠对这些东西懂得真不多,哪怕他在凤凰也盖了一栋高楼,不过,想起科委大厦,他又确定了一点,“肯定不是剪力墙结构什么的。”

“六层,咳咳……”胥强倒吸一口气,接着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好半天才清一清嗓子,“我说太忠,六层的普通楼房,你居然来找我,不带这么欺负天南十佳青年的,这六层楼,能从一数到十的主儿,就设计得了……”

这话是说明了这楼设计起来简单,是行业的自嘲,他一开始发问是不是桥,也是这个道理,相对动态负载的桥梁设计,六层的楼房真的是太简单了。

“你有一级建造师的证儿没有?”陈太忠听他说话俏皮,也笑了起来,索性不见外地发问了。

“建筑师证儿?有啊,一级的,去年……嗯,前年就有了,”胥强迟疑一下做出回答,对他来说,建筑师证不是要紧的事情,不值得特别关心,“我没考二级,直接考的一级……资质不够的,才是先考二级,我考的时候是四门的,不是九门的。”

从程序上讲,想考一级证,必须得先考二级注册建筑师,不过,有些资历够了的专家和学者,还有一些做出过特殊贡献的,可以直接考一级——就像有些资历足够老名气足够大的,不用考试,直接就领了一级建筑师的证了。

“哦,那太好了,”陈太忠听说他有证件,说不得哇啦哇啦地将丁小宁遇到的情况一说,最后发问了,“你能不能出面帮我朋友处理一下这事儿?”

“置疑别人的设计……”胥强听得就沉吟了起来,胥教授也三十多岁了,虽然忙于工作,但是人情世故不可能一点都不懂,这活儿是得罪人的。

沉吟好一阵他才发话,“个人搞这个……不太可能,有建筑师证儿的,全有单位,不可能接这种私活,跟单位协商一下,倒是可以,不过发生的费用肯定要高过个人。”

“这是肯定的,”陈太忠也同意这个说法,然而,能置疑这个设计的单位,也得考虑一下素波市政府的感受,所以还得是有点胆子的那种,“老胥你能介绍这么个设计院吗?”

“设计院好找,电子部七十六所、八十九所,核工业部十九所……素波这种地方多了,”胥强微微一笑,“不需要专业的设计院,有这样的人才的地方就行,关键是,地方愿意不愿意接受这个置疑。”

怪不得两百多个二级注册建筑师,市场上都见不到一个,合着全窝在这些单位里,陈太忠道谢之后,默默地挂了电话。

电子部八十九所他是知道的,都穷得卖地为生了,长处又是搞电子而不是建筑,都能有这样的人才——核十九所其实也不是很景气,他不得不感慨一下,这些企事业单位里,也不知道藏了多少的人才。

不过,他这感慨也是非常短暂的,下一刻他就拨通了段卫华的手机,此事得尽快解决,否则的话,丁小宁的工地没办法开工。

2280甲方建筑师(下)

“嗯,我听说了,”段卫华对陈太忠倒是很客气,事实上,段市长认为此事必须通过相关程序来解决,“小丁那孩子太小,这件事,晚上咱们见面再说吧?”

“下午六点是晚餐,学校十点关门,”陈太忠回答得也干脆,“具体的时间和地点,老市长你指示吧,我按时赶到。”

挂了电话之后,他正要抬脚向宿舍走去,猛地见到假山一侧一前一后走过两人,正是罗汉和葛天生,葛区长目不斜视地走了,倒是罗处长讶异地看他一眼,“你在给哪个市长打电话?”

“哦?”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又看一眼消失在远处树丛的葛天生的背影,嘴角禁不住微微**一下:我说你小子怎么火气这么大呢,合着是嫉妒……

下午下课之后,依旧是课后活动的时间,二班的科技厅宋处长找到陈太忠,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陈主任只能报之以苦笑,“换个时间吧。”

段市长直到七点钟才腾出时间来,也懒得再往远处走了,就到离市政府不远处的一家叫做“烧卖大王”的饭店就餐。

饭店的名字不怎么样,面积也不大,但是里面的装饰很雅致,陈太忠和丁小宁等了一阵之后,段市长带着秘书施施然而至。

烧卖大王并不是只卖烧卖,不多时秘书就娴熟地点了菜,只是最后一道菜有点犹豫,“干煸鸡皮……太腻了,来烤鱼吧?”

“要鸡皮,”段卫华哼一声,他的血脂偏高,在凤凰的时候,一直被人管制得紧紧的,来了素波,在私人场合总是愿意饱一饱口腹之欲,“我少吃点就行了……烤鱼,还得是白凤溪的小黄棒子。”

“呵呵,”陈太忠看得就笑了起来,他可记得在凤凰市政府吃饭的时候,段市长被那个大妈管得死死的,“老市长你要黄棒子?回头给您弄几斤过来。”

“好啊,最好是活的,熬汤香,”段卫华点点头,扭头看一眼丁小宁,“小丁你这速度挺快,太忠在党校学习,你一眨眼都能把他拽出来。”

他当然知道陈太忠和丁小宁的关系,不过他还是有意将两人的密切关系忽略,至于说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他不想直面小陈糜烂的私生活,抑或者是别的……

这次吃饭依旧是很快,放下饭碗之后,段卫华端起手边的半杯曲阳黄轻啜了起来,回味许久才感喟一下,“啧,曲阳黄也让你卖得大火了,当年……小陈你没用心啊。”

“当时我忙着科委那些事呢,”陈太忠也放下筷子,端起手边的啤酒喝了起来,“您也知道,我一直在忙。”

闲扯几句之后,话题才落到了京华房地产的问题上,段市长在了解情况的过程中,面带雍容的微笑,不过那雍容的笑容很快就变成了尴尬的笑容,最后居然是苦笑了。

这种表情,在段市长脸上是很少能见到的,不过这也没办法,因为丁总说了,“下午我去素波理工找权威人士看了一下图纸,人家都没看第二眼,就说了‘胡来’两个字。”

“你打算让我做点什么呢?”段市长看着她,得,他也来这一套。

丁小宁才待张嘴,陈太忠手一伸,不许她说话,而是笑眯眯地看着段卫华,“老市长您认为,在哪一方面能帮到丁总呢?”

“办法多了,”段市长微笑着看着他,心说你想这么轻易地套我底牌,可能吗?“我就想知道,你俩商量了一个什么结果出来没有?”

“我打算从其他单位聘请有资质的专家,来置疑设计方,”话是丁小宁说的,陈太忠作为官场中人,不好太偏帮她说话,就教了她两句。

她一边说,一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段市长,“我是希望市里协调一下,让设计方肯针对我们的置疑,做出明确的答复。”

“专家置疑?”段卫华沉吟了起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要求,没办法,小丁被人折腾得有点惨,工程成本太高不说,关键是那设计真如她所说的话,就太不合理了。

不过,关于专家的资质,他还是要问一下的,结果,在他搞清楚相关证件之后,提出了一个建议,“不要从省内找单位,直接从北京找单位。”

“就这几栋楼,从北京找单位?”陈太忠憋不住了,出声发问,“北京那边找人办事,价钱可真的不便宜。”

“而且,时间也来不及啊,”丁小宁跟着大点其头,“这一来一去,耽误多少功夫?”

“省内找人……关系不好协调,”段卫华缓缓地摇头,他坚持自己的观点,“小丁你要能容忍这样的设计图,那不找人也行。”

丁小宁张嘴还待发问,陈太忠手一伸,又拦住了她,“何必找单位那么麻烦,直接从北京聘请一个注册建筑师过来就行了,老市长……这样可以吧?”

“嗯……可以,只要有证书就行,”段卫华沉吟一下点头,一边说他一边看陈太忠一眼,笑着摇摇头,“甲方建筑师……就知道你花花肠子多。”

在这个注册建筑师还相对稀缺的年代,“甲方建筑师”终于登台亮相,段市长没有意识到,这又是天南省一桩新鲜事物——甚至在全国都算得上新鲜。

谈成这个结果,陈太忠和丁小宁就可以满足了,陈某人在京城能量极大,饭后八点钟,他一个电话打给了南宫毛毛,南宫一听就应承了下来,“好说,北京这边,找几个建筑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九点半的时候,南宫毛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好了,找到了三个一级建筑师,两个二级建筑师,不过一级的只挂名,不常驻天南。”

一级建筑师,在京城也很俏的,这么说吧,手里有这么个证件,每个月啥都不干,只将证件放在某个设计公司,也能轻轻松松地到手三千——一级建筑师的数量,就表明了该公司的实力。

尤其是现在的一级建筑师,大都是名花有主的,特别是在国企或者事业单位的那些主儿,政策上不允许搞第二职业,甚至有的单位直接将证书收起来,单位保管。

也就是北京上海这些地方,有那些胆大的主儿因为重重缘故,辞了职来找机遇,不过不管从哪方面讲,这都是买方市场——南宫能在一个小时内找到三个愿意挂名的主儿,已经是相当地强悍了。

而且人家不但有工资要求,对差旅费、单个项目费用,都有额外的诉求,南宫毛毛略带一点歉意地解释,“没办法,现在这些人就是俏,谁让人家有证儿呢?”

“跟个人谈,总好过跟单位谈,谢谢你了啊,南宫,最迟明天一大早……算了,明天中午吧,你这阴阳颠倒的,”陈太忠笑一声,挂断了电话。

十点半之后,他出现在了锦园大酒店,今天的人实在太多了,确实不合适再去军分区招待所了——田甜、雷蕾、张馨、丁小宁、刘望男……还有李凯琳,莺莺燕燕地一大群。

当然,陈太忠跟他的女人们在一起,也不是只做那种事的,一边酗酒取乐,一边就将跟南宫毛毛协商的东西说了出来。

“钱好说,”丁小宁当即点点头,个人你再怎么收费,还强得过单位去?“明天中午我就落实这事儿,你说我外聘两个一级建筑师好不好?”

“得了,先打电话让三个都来吧,”雷蕾手舞足蹈地cha话了,她今天晚上已经喝了不少,来了之后又喝,酒意有点上头。

不过她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来了之后,再谈聘用的问题,大不了报销机票的同时,再给点出场费嘛,一级建筑师……呵呵,再俏的人才,也是认钱的,谈不拢的就不签嘛。”

“嗯,没错,蕾姐这建议很好,”丁小宁忙不迭地点点头,“签了聘用合同,当场就可以工作,还节省时间了呢,太忠哥……现在合适给他打电话吗?”

“合适,那家伙就是夜猫子,不到三点不睡觉,”陈太忠拿起手机,走进了商务间,不多时笑眯眯走了出来,“谈妥了,报销路费,出场费两千……我说,你们这是商量买什么呢?是雷蕾看好房子了?”

“我是说,你该在素波买套别墅了,”田甜微笑着看着他,凤凰的这三位还不知道陈太忠党校学习之后,就可能留素波了,结果不小心被素波的这三位将真相曝了出来。

既然还可能在素波留一年,这就不能总在宾馆了,刘望男第一时间指出了这一点,这不是费用的问题,而是说在宾馆住,实在太容易出事了。

紧接着,下一个问题就摆在了她们的面前,这套别墅用谁的名义买,雷蕾不合适,她容易被老公抓住把柄,张馨是干部也不合适,田甜是主播要考虑影响,算来算去,大家觉得丁小宁买房子比较好——别的不说,大家都知道她有钱。

丁小宁却是有点不甘心,我本来是卖房子的,现在要我买房子,这不是……有钱烧得慌吗?

“啧,”陈太忠真是无语了,他的工作动向不怕说给素波人听,却是不想让凤凰人早知道,听到大家激烈地讨论这房子该买在哪里,一时间禁不住暗暗叹气:我怎么就忘了,这女人们在一起,基本上就没有秘密可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