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1 强硬2282纠结维权

2281强硬2282纠结维权(求月票)

2281章强硬

周三中午的时候,三个一级建筑师走下了飞机,陈太忠正说这年头果然是“有钱使得鬼推磨”,却是几乎在同时,就接到了南宫毛毛的电话,“总算送过去三个,老哥我不辱使命啊……”

合着这三个不是那三个,这买方市场的行业还真不是吹的,其中一个宁可不挣这出场费也不来,有兴趣的话你来北京谈,要不就免谈……知识无价,别拿两千块钱来侮辱我。

还有一个,却是接了活儿不克分身,也不知道是不是借口,不过说实话,这些人的买卖很好,谁都不敢说此人说的是托词。

第三个倒是来了,不过有意思的是,他不要钱,就是带了老婆来,要求京华把爱人来回的机票报了就行,敢情夫妻俩有兴趣在天南玩两天。

多出的那两位,是这两天南宫毛毛临时找的,这次,他也不说天南有专业问题要求助了,就说有个外地的房地产公司要外聘建筑师。

中选的,可以得到一份额外的工资收入,平时也不用去上班,公司遇到问题需要你出面的时候,不但报销来回路费,节省下的项目资金还会按一定的比例返还。

没中选的,也有两千的红包可拿——天南是落后了一点,但是人家京华公司,对真正的人才还是很尊重的,不能让大家白跑。

这跟那个“朝三暮四”的典故何其地相像?同样的条件,用不同的方式陈述出来,那意思就是大相径庭,一个是江湖救急,一个是要诚心搞人才储备,怎么能一样?

而南宫毛毛从来不缺类似的语言技巧——其实,这就是营造了一个小范围的、针对“买方市场”的买方市场罢了。

这两位一听,一时就觉得,天南的京华公司很注重人才啊,对咱们态度也不错,既然是闲着就走一趟呗,落选了都有两千块可拿呢。

虽然老话说,态度决定一切,但是语言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双方谈得很顺利,在下午晚些时候,丁小宁就跟三人基本谈妥了相关条例——京华不差这一点钱,而建筑师们虽然是出来赚钱的,但是这只是他们收入中的一项外快,而不是根本,也没有必要过于纠缠细节。

然而,还是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三人中最年轻的建筑师不过二十九岁,本来在单位也是前途无量,不过年轻人心高气傲,嫌单位待遇低,决意去京城闯荡,同在事业单位的妻子表示不能理解,然后这个家庭……就杯具了。

年轻的建筑师见到美女老总的时候,登时就觉得自己的第二春到来了——甚至,他觉得自己那个第一个春天,简直不能叫春天,或者叫冬夜似乎更恰当一些。

是的,他被长腿厚嘴唇的丁小宁迷住了,尤其是那清澈得似乎可以见底的眼神,蕴藏了太多的清纯在里面,虽然他也知道,能搞这么大一个房地产公司,这女孩儿一定简单不了,但是……他就是不可自拔。

倒是那俩年纪大一点的,行事更稳重一点,不说带了家眷的那位要顾忌夫人,另一位心里也清楚得很,这种级别的女人,是一般人惦记不得的。

美女固然好,但是钱更好,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上?是美女就行,老总什么的那都是浮云了……老总下面就镶钻吗?

不过,丁小宁本来就是玩仙人跳出身,对异性异样的眼光最为敏感,那位就算掩饰得极好,但是架不住……丁总原来就是这个吃饭的。

于是,周三晚上,陈太忠原本打算万里闲庭回凤凰,找小萱萱去践约的时候——他答应每周额外回去一次的,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不得不将计划推迟。

当然,他的出现,就是要表明丁小宁名花有主,那位倒也是明白事理的人,见状登时就死了那份心思。

原本他就猜到这样的美女老总,背景注定不会单纯,但是总还存了一点侥幸的心思,然而很遗憾,世界上大多数事物的发展,总是尊崇着必然的规律——小概率事件,真的很少发生。

总算还好,丁小宁安排的酒席规格极高,显示出了对知识分子的充分尊重,酒桌上的气氛还算活跃,喝的酒都是她特意跟太忠哥处弄来的洋酒,82年的拉菲——必须的,谁让这酒名气大呢?

二十九岁的那位心情有些灰暗,很快就有点高了,既然高了,说话也就不怎么讲究了,于是就问丁总,你只是个房地产公司,要这么多一级建筑师做什么?

丁小宁沉吟一下,还是将自己面临的问题报了出来,当然,她也学乖了,不说救急,而是说她着眼于未来。

“……随着公司的发展,类似问题必然会不断地涌现出来,相信其他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迟早也会意识到这一点,注册建筑师这个职业,必将迎来发展的春天。”

什么发展的春天?纯粹是……年约四十的那位听得暗暗好笑,我们这一行肯定的热门,我比你清楚得多,小姑娘年纪轻轻,套话说得倒是纯熟,看来果然是身后有人。

二十九岁的这位一听,却是大起知己之心——他为了实现自身的价值,都跟妻子离婚了,于是不住地点头,“丁总这话说得在理,你遭遇的事情,其实已经有人遇到过了……”

这些人都是建筑设计行业里的佼佼者,接触过不少的事情,他略带醉意地说出一桩往事,是业内前不久发生的一桩事情。

那也一个带点对公性质的建筑,抗震七级的要求,结果设计方没命地加高参数,气得甲方跺脚大骂,“这楼要是八级地震倒不了,我告你们去!”

八级地震倒不了,就要打官司,这话怎么听怎么有点冷笑话的感觉,这位说得津津有味,陈太忠却是心里苦笑:你就糟蹋我们公家人吧。

年纪大一点的那位,就相对稳重一点,听了丁小宁的话之后,沉吟一下发话,“要是这样,丁总你要多留意一下结构方面的工程师……这两年,国家也在搞注册结构工程师。”

“注册建筑师不是也要考结构的吗?”丁小宁奇怪地问一句,又看一眼自己的总工,“马工,是这样的吧?”

马总工点点头,年轻的那位建筑师见状,也赶紧点头,“这个你放心,我们对结构也有了解,他是想提醒您一下……要是想有更权威的声音,以后要注意聘几个专攻结构的。”

杜教授就是那位四十岁的工程师,听他捧自己,少不得谦逊两下,见他俩说得兴起,那位带了妻子来旅游的主儿也凑着说了起来。

其实,他最清楚丁总的初衷是什么,就是因为要救急才生出了招聘的念头,原本他是觉得,自己是买方市场,大可以矜持一下的。

可是眼见两个同行说得热闹,这印象也就慢慢地扭转了过来,他并不在乎这点小活儿给了谁,关键是他觉得,自己或者是有点曲解了丁总本意,人家对建筑师也是很尊重的——要不说这三人成虎的说法,还真的有点道理。

第二天,三人跟京华签了聘用协议之后,马总工就带着三人找上了门去,那边一见京华来了三个一级建筑师,登时就毛了,“不是吧,我们设计的是楼啊……还是很普通的这种,你们这这这,这是什么意思嘛。”

听对方置疑这楼的参数,这边也是心知肚明,但是显然,这是层层把关批下来的,你让我推翻我就推翻,那我多没有面子——好吧,事实的根本在于,那我怎么跟领导们交待?

这个时候,段卫华所允诺的协调就奏效了,下午的时候,市里派来了一个副秘书长。

秘书长先是面无表情地提出要验看对方的证件,待看过证件之后,登时面皮一转,笑靥如花,“嗯,一级建筑师,很厉害啊……难得的是,三位都很年轻。”

他这前后巨大的转变,落在有心人眼里,就明白了一些事情,于是设计方就婉转地提出,那个啥,你们觉得那些数据不妥,把你们计算的过程和结论给我们,行不行?

按说,这个要求就是很上路了,你们算出来的结果,我们往上一报,这是来自北京专家的算法,接着层层审批下来,领导找不出毛病的话,就按你们的要求改动参数了——正是所谓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程序也正确,所有人的面子就都有了。

马总工也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了,但是,他虽然尚未考到注册建筑师,可经验和见识都相当不错,知道这个主是自己不能做的,于是就默不作声,看那三位如何说话。

“这不可能,”杜教授微微一笑,笑容里带着若有若无的鄙夷和不屑,“我们不管算,只管提问,我们就是想知道,这个钢筋你们是怎么算出来是十二个的,请拿出你们的计算公式来!”

2882章纠结维权

什么叫底气?这就叫底气了,专家就是专家,又是来自京城的主儿,哪里会听你的去搞什么算法?人家是要设计方拿出凭证来。

其实,这话听起来嚣张,正经却是比上一个建议还谱的回答,你要我的算法?对不住了,你们才是设计方,我们又不拿设计费,只管置疑数据!

打脸,这就是裸地打脸了,然而这三位拥有专家的身份,程序也合理,做得叫设计方真是无言以对——是啊,人家凭什么去验算?人家就是来挑刺儿的。

当然,设计方要是真敢一口咬定,说是算得没错,那你对我们的置疑,再签字表个态,人家啪地拿出验算结果,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建筑师专攻画图,对结构的推算或者不会很内行,但是绝对不会太外行,考试就要考结构知识的,而这错误也是相当地离谱——就算老杜算不出来,找个人算也是简单的事情。

设计方相信,以这三位行事的风格,如果真的自行拿出计算结果,就不会找他们了,直接就拿着结果和签过字的单子找到上级部门去了——这就不是态度问题,而是性质问题了。

“好吧,那我们再算一算,”面对一旁笑眯眯不出声的秘书长,设计方只能悻悻地点头了,“为了对素纺的广大人民群众负责,我们本来就将一些参数算得保守了,回头大家坐下来谈一谈,找一个三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这重新算就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了,那两位拔脚回京了,剩下这对年轻夫妇,在素波玩了两天——丁总派出了人全程陪同,还安排了导游。

周六一大早,陈太忠照例驾车回凤凰,这次他是跟着丁小宁等人一起走的,路上又说起此事,她苦笑一声,“设计方传过话来了,可以不是十二个的,但是最少也要八个的。”

很多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有数,说是重算,其实找出原来的方案就完了,设计方拖这时间,也不过是表示一下自己真的在重算,要那么点面子而已。

丁小宁的人甚至都找到了方案的设计者,确定了最初的图纸是怎么回事,她不能忍受的是,对方死活不肯降回原来的参数,就算八个的钢筋,也要比六个的重一倍不是?

她觉得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自然是要忿忿不平——图纸改成这样,她的成本已经降低不少了,但是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我凭什么要对这种错误负责?我要把设计图彻底地改回去。”

“这也差不多了吧?”刘望男自是要安慰她一番,“已经弄回来不少钱了,人家打着为厂子负责的旗号……那是占据了制高点了。”

“要他们自己盖,最多也就是七个的钢筋,”丁小宁冷笑,事实上她的愤怒还有别的原因,“这帮人吃我的、喝我的、拿我的,到最后居然还给我弄这么个幺蛾子出来?”

“什么?”李凯琳听得有些奇怪,她虽然是一个工厂的老总了,但是作为陈太忠的女人,她在凤凰过得顺风顺水的,也没人难为,请客送礼她懂一些,但是听说这话,还是有点奇怪,“段卫华高度关注的事情,他们也敢乱伸手?”

其实,她惊讶的是,这种情况下,对方敢伸手也就算了,可是还要刁难,就实在说不过去了,只是,她的表达能力略有欠缺。

“那有什么奇怪的?”丁小宁兀自气呼呼的,“既要做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人多了,尤其下面办事的,都是一群喂不饱的混蛋。”

说到这里,她转头看专心开车的陈太忠,“太忠哥,怎么想个办法,让段市长再帮着,这事儿实在太气人啊。”

她现在也知道了,自己的盘子玩得再大,再是什么大名鼎鼎的美女企业家,再是帮素纺重新崛起的功臣,最终段卫华也不会认她,制度就是制度。

“那就……七个的吧,”陈太忠沉吟一下,应承下了此事,“这事儿老段不合适再出头了,我找建委的陈放天帮着施加一点压力吧。”

“明明当初是六个的,”丁小宁这气儿还是平不了,“这也是我老实,要不都不谈了,偷空就上五个的钢筋,不信就能当场塌了……他们盯得过来吗?”

“啧,”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侧头看她一眼,丁总见状,立刻就老实了,“我肯定不会投机取巧、以次充好的……发一发脾气还不行吗?”

“唉,”陈太忠叹口气,扭头专心开车,脑袋里却是又开始走私了。

对于想出以专家制专家这一招,他还是很得意的,北京的专家咱随叫随到,而且,来的那三位都说了,这即将成为一个趋势,而陈某人这就算又开了一道先河。

他非常直观地认为,自己这是在维权,是值得肯定的行为,体制里面有人仗着所掌握的话语权,肆无忌惮地侵犯其他人的合法权益,这是不公平的。

但是丁小宁的牢骚,让他猛地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维权是好的,但是维护得过分的话——比如说,北京人算出来了,其实五个半的钢筋,就足以支持这个建筑,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很好预料了,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发生灾难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什么事情,都是过犹不及啊,他一边开车,心里一边苦笑,似乎哥们儿玩的这一招,也不是特别值得鼓励的。

尤其是他想到,前两天小宁跟他说起杜教授对设计方的态度时,很是眉飞色舞,“他们还想让杜教授算,老杜根本不理他们!”

这就是甲方态度有点强势了啊~陈太忠情不自禁地想到,好在,下一刻他终于将这些闲得蛋疼的想法抛出脑海:切,这是我的女人,强势就强势了,你咬我啊?

丁小宁见他盯着车前不语,脸上也一直阴晴不定,就有一点小小地担忧了,“实在不行,八个的就八个的吧,我认了还不行吗?”

“凭啥就要八个的?”陈太忠笑了起来,又侧头看她一眼,“敢欺负我的人?就是六个的了,嗯……算了,有没有六个半规格的钢筋?”

丁小宁听他这么问,伸个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告诉他,“不但有六点五的,还有六点三的呢。”

“那就……”陈太忠想说就六点三的好了,可是想一想,自己终归不是专家,毕竟小宁都承认,要是素纺自己施工,都可能用七个的,沉吟一下叹口气,“算了,回头我再问一问胥强吧,终究是老段撮合的买卖,得给人家留点面子啊。”

“嗯,其实也差不了几个钱,”丁小宁点点头,眼珠子却是在乱转,心里暗暗地琢磨,这次北京来的那三位,给她讲了一些房地产开发的技巧,其中有些损招儿,倒是可以尝试一下,狠狠地恶心素纺人一下……

陈太忠这次回素波,就没那么悠闲了,本来下午他是想早点回家,好跟吴言多腻一段时间——经过吴市长上次登门,这次宿舍里上门的人应该少一些了。

不成想,他都跟吴市长约好了,结果田立平打来了电话,“小陈,我在福缘酒店定了包间,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一般而言,每个市长都有自己习惯去的饭店,段卫华以前习惯去海上明月,田市长这也是新开发了自己常去的点儿。

这酒店离市政府其实不算近,不过是新开的,名气也很大,遗憾的是,陈太忠居然没去过这个酒店——近期他还真的是忙。

当然,就算没去过,他也找得到,他进了包间之后不久,田立平带着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陈太忠看得就是眼一眯,来的这位他认识,是外事办的一个副主任,他曾经频繁地从外事办领取执照,对此人有印象。

“邓前进,你见过吧?”田市长随手指一下,又笑一笑,“他的第二外语是法语,你的驻欧办那里事情太多了,我打算让他在凤凰这边,多配合一下。”

“哦,”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就明白了,老田说的多配合,其实就是在为驻欧办选候补呢,不过这个幌子打得算比较谱,驻欧办现在的业务确实有点多。

邓主任快步走上前,热情伸出双手同他握在一起,“我对欧洲的事情还不是很熟,市里又对驻欧办很重视,以后还请陈主任多多指示,不吝赐教。”

“你的法语学了几年?”陈太忠实在不能相信,这外事办还有会法语的副主任,于是笑眯眯地用法语发问了。

邓前进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回答,居然还真的是法语,“我,学习,一年。”

“怎么样?”田立平笑眯眯地看着陈太忠,这家伙的行为有点冒失,不过既然是自己人,那就可以理解为是帮他测试,以免领导被蒙蔽。

“这个,还行吧,”陈太忠笑一笑,心说这法语蹦单词的水准,比哥们儿差了不止一条街,“邓主任的听力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