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3 微澜2284纯良扣钱

2283微澜2284纯良扣钱

2283章微澜

陈太忠和田立平说话,邓前进那就只有听的份儿了,对陈主任的测试,他也没资格表示出不服气——撇开人家的名气不谈,只说跟田市长的关系,也比他强很多。

酒菜吃了大概半个小时,邓主任站起身,先冲田市长点点头,又冲陈主任笑着解释一下,“老丈人家有点事,我得过去一下,田市长知道……两位领导慢慢吃,我这中途离席,回头给领导们赔罪。”

“老邓你太客气了,”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明白到不能再明白,邓前进不跟老田解释,只针对自己,那就都是安排好的,接下来,就是老田跟自己说体己话的时候了。

现在天南省的正厅级干部里,他说话时最不需要注意的,就是田立平了,这不仅仅是两人走得近,更是因为田市长本人也是个直脾气。

所以,见到邓前进离开之后,陈太忠就笑一声发话了,“立平市长您对这个老邓,支持力度还真的不小啊。”

田立平也知道,自己这番做作瞒不过这家伙,事实上他也没想瞒着,于是很痛快地点点头,“其实你想得有点复杂,驻欧办你未必会卸职,我就是让你过一过眼,也给章尧东一个明白信儿,这一块儿我不会轻易放给他。”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就算陈太忠不干这个驻欧办主任了,也是袁珏顶上去,袁珏上不去还有邓前进,或者袁为正邓为副,可以有很多种选择。

“老邓的语,比袁珏差很多,”陈太忠看着田立平笑,这本就是持平之论,而且语言这东西,受环境的影响很大,在巴黎呆了小一年,袁主任的语水平日益见长。

“真的,”他强调一下,表示自己这意见绝对是公平的。

“呵呵,”田立平见他这样子,也笑了,不就是想着帮扶自己人吗?不过这种胳膊肘向里拐的行为他见得多了,倒也不在乎,“主要是在外事办找个对口的副主任,对某些人来说,也是一个表态。”

“那市长您决定了,不就行了吗?”陈太忠听得又笑,“对市政府的各项决策,我只会举双手支持……再说,我也没资格干涉。”

这话是裸地摆明车马了,他支持的只是“市政府的各项决策”,市委那就是另一说了,老田你不要这么见外嘛。

我不见外能行吗?田立平见他笑得爽朗,禁不住白他一眼,心说这个招呼要不打,你小子还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事儿呢。

当然,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肯定不能这么说,于是清一清嗓子,不动声色地问一句,“小袁的爱人所在的学校,前一阵死了一个人,你知道不?”

“听说了,”陈太忠点点头,实际上,他连头都不想点,因为他琢磨着,没准别人会把怀疑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陈某人喜好暴力的名声,在凤凰市有口皆碑。

但是这次,他真的是冤枉的,所以他不怕说得详细点,“好像是个小业主,锤子砸死的,我个人判断,应该是流窜作案的惯犯……有些人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这跟想象力无关,”田立平笑一笑,他干政委这么多年,见识岂能不如一个干了不到半年的街道政委书记?“关键是,最近这个流言,有点异乎寻常的热闹……”

这才是他要说的重点,那个叫做韦妆诗的女人死了已经有一阵了,风波也逐渐地平息了,但是近期这个话题再度被人频频地提起,很多传言在若有若无地暗示,幕后黑手应当便是袁珏的妻子李冬梅。

按说,李老师整天被人戳着脊梁骨,早就该沉不住气了,可是偏偏地,田市长前一阵才安慰过袁珏,所以,袁主任接到妻子满腹牢骚的电话之后,很淡定地表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凤凰有陈主任,有田市长,你不要理这些小人。”

听了老公的建议,李冬梅表现得也相对淡定——事实上,她一直是老公的崇拜者,谁叫当年的袁珏是出名的才子呢?

但是她的不做声,反倒是导致了谣言愈演愈烈,当然,她老公是跟陈太忠混的,也没谁有胆子跑到她跟前去,说你有嫌疑啥啥的,但是舆情……舆情对她不利,这是不争的事实。

“有迹象表明,这是谁干的吗?”陈太忠听老田说到这里,心里已经是敞亮了,“章尧东这人是不讲理,但还不至于这么下作吧?”

“他只要表示一下,驻欧办那边即将有调整就行了,”田立平冷笑一声,为官这么些年,他见到的借刀杀人的例子,实在太多太多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很多人都习惯性高估自己的智商,低估别人的智商,搞到最后,出乖露丑的反倒是自己……太忠,这真的很正常。”

你也未必能确定,这就是章尧东所为吧?陈太忠心里明镜一般地清楚,不过同时,他更清楚的是,没有章尧东的坐视纵容,这样流言在凤凰根本就没有容身之地。

至于这流言的真正目的,那还用说吗?就是要通过此事来诋毁袁珏,目标直指驻欧办,这次人家不是嫉妒袁主任现在的位子了,而是直接瞄上了陈主任走后的驻欧办正职。

流言未必可怕,但是在关键时候,可能会起到相当的作用,尤其是管干部的市委书记,根本不可能支持袁珏。

所以,陈太忠很明确地表态了,“那我跟王宏伟说一声,对于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必须狠狠地打击……他抓流窜犯也许很难,但是凤凰这点事儿,他还能搞不定?”

“谣言,这也归政委管?”田立平笑着摇摇头,但是这笑容里多少带了一点无奈,政委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还有谁会比他更清楚吗?

陈太忠也嘿然不语,他可以不讲理,也可以向王宏伟施加压力,但是田市长不会支持他胡来的,而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不下大力气是查不出来的。

沉吟半晌,他终于做出了决定,于是冷冷一笑,“那我也放出风去,谣言的制造者就是想获利的,谁敢坐上那个位子,就等着我秋后算账吧……我这人不习惯跟人讲理。”

他嘴上说的是不讲理,但是心里并不这么认为,陈某人一向自矜是以德服人的,他的人被人算计在先,而他又预先做出了预警,真要有不开眼的家伙撞上来,那他也不能算不教而诛了。

“嗯?”田立平却是被这话吓了一跳,心说你小子做事太不讲理了吧?要是省外办下来个干部去做一把手,你也要怀疑到人家头上?

尤其是这厮当着他这个市长,就毫无掩饰、杀气腾腾地将这话说了出来,实在是嚣张得过头了,田市长心中禁不住庆幸,自己跟这家伙把话说开了,而且带邓前进来赴宴,这一招也使对了,要不然还要事后补救。

全省政系统里,对小陈的杀伤力了解得最清楚的人,田某人若是认第二的话,也只有王宏伟敢认第一了,他丝毫不怀疑小陈说得出来,就做得到。

所以他不得不出声制止这家伙,当然,田市长也是有充足的理由的,“这么做不好,你这不是提前暴露组织决定吗?而且驻欧办那里到底怎么回事,还说不清呢。”

陈太忠听得登时语结,老田这话也对啊,这传言往外一放,且不说驻欧办那儿怎么回事,起码别人都知道他要动了,这么搞可真不是稳重之举。

事实上,他忽略了一点,这也是田立平的老到之处,如果他不提自己,只放出风去说,不管谁想通过诬陷袁珏而得利,陈某人绝对不会放过得利者——如此一来,他是帮自己人出头,此事就行得。

田市长就是借着这个误区,蒙哄他一下,见他没有什么反应,马上就接着说下去了,“你暗自调查我不管,但是不许太不讲理,要注意方式方。”

此后又闲聊两句,田立平打着要回素波的幌子走了,陈太忠走出福缘酒店,坐进林肯车里,直到伸手去插车钥匙的时候,才猛地一拍大腿,“靠,被忽悠了……”

他实在是反应太迟钝了,而且陈某人有一个“优秀”的品质——这个词绝对不是反讽,就是他说话从来都算话,除了那种一开始就打定主意的时候,他从来都是一个唾沫一个坑,这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

所以,他不能收回自己的话,现在再给田立平打电话协商,也显得他情商有点不够数,说不得摸出手机,给蒙晓艳拨个电话,“你问问李冬梅,说她小话的那些人,都可能是谁指使的。”

他认为,作为受害者,最关心这样的传言,就算别人都猜不到这话是谁说的,李冬梅也能猜个不离十,而陈某人现在的行情,也不允许他跟自己副职的老婆随便联系,那样有不稳重之嫌,那么,就只能托蒙校长居中打听一下了。

2284章纯良扣钱

陈太忠回了横山宿舍区,果不其然,自打上周白市长来了一趟之后,真没什么人上门了,就是门房跟着上来了,“陈主任,你的水表好几个月没抄了,我过来看个数,登记一下……”

事实上,这也是因为他今天回来得晚了,起码杨新刚就给他打个电话,说是自己在外面吃饭呢,否则的话,一定要来老主任家坐坐,“您那儿有什么要拾掇的没有?我让过去。”

“不用了,”陈太忠忙不迭挂了电话,心说你小子对我放心,这很好,但是……这流言蜚语真的太可怕啊。

于是,没来,所以,张梅来了……

因为庞忠则也算出来了:有吴市长这个警告,估计大家去陈主任家走动的概率,要大大地降低,小梅你现在去,正经没事。

看到张梅一身警服上门,陈太忠真的挠头,尤其是张警官坐下之后,双颊泛红眼波流转,身子一个劲儿往上凑——批斗大会她都参与过了,单身的时候,那更不算什么了。

那个啥,现在八点半……你不能太迷信吴市长的权威!陈主任真是想解释都难,说不得犹豫一下,低声吩咐一句,“在这儿太不安全了,我的名声不算啥,但是你还年轻不是?”

“告诉你个地址,你明天晚一点过去吧,晚上可以不回,就是阳光小区的2号b座……这样,给你一把那儿的钥匙,她们就肯相信你了。”

张梅才面红耳赤地离开,吴言就推开衣橱走了出来,她穿着一套白色紫花的丝绸睡衣,才走进客厅,她小小的鼻翼就不住地翕动着,“有香水味,这是……纪梵希的金色年华,谁来过?”

你这是长了一只什么样的鼻子啊?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想一想也是,他平日里虽然不抽烟,但是只要一回家就有客人,家里总是乌烟瘴气的,今天难得没人来,张梅衣服上的香水味,就真的很刺鼻了。

“门房秦大爷身上的,”陈太忠白她一眼,站起身去拉住半掩的窗帘,“又不是别的味,不知道你紧张个啥……等我打个电话。”

他还没拿起电话,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是蒙晓艳,“这两天忙高考忙得头大,我问了一下李冬梅,她说不知道谁是幕后主使,就是教委的人传得比较多。”

教委?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沉吟了起来,还真是因为眼红吗?他正琢磨,吴言见他不语过来一问,登时就提建议了,“你们科委手里不是有教委的校园网资金?”

陈太忠看她一眼,眼神怪怪的,忍了一忍还是叹口气,“唉,你就拼命地把章尧东往外摘吧。”

“嗯?”吴言愣了一愣之后,站起身去冲茶,嘴里也是叹了一口气,她猜到陈太忠的所指了,就觉得自己有点冤枉,“我就没听说尧东书记在琢磨驻欧办。”

“不跟你说了,”陈太忠摸出手机给许纯良打电话,事实上,他觉得吴言的建议,也是个不错的子,袁珏远离家乡在欧洲尽心尽力工作,家里有什么谣传,他这个正职不出手一下,真是要惹人耻笑了。

起码这是一个态度,于是他打通许纯良的电话之后,就问教委的钱是不是拨付完了,纯良告诉他,一点没为难教委,尾款都拨完了。

不过,倒不是没有变通的子,许主任在那边又报个新料出来,“教委那边正跟咱们协商拨款呢,乔市长答应考虑了……”

敢情,这只是校园网第一期,还有第二期呢,钱自坚在一期没完的时候,就打上去二期的报告,遗憾的是有若石沉大海,最后才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省里先要他们自筹一部分,才会考虑拨款。

凭良心说,素波的校园网,二期都才刚刚展开,哪里顾得上考虑凤凰?好多地市连一期都没展开呢,而且,上次凤凰的钱能批下来,完完全全是陈洁看在蒙艺的面子上。

陈省长在蒙书记走后,还能把钱按时拨到位,那就算做人相当厚道了,当然,这里面有林业厅长李无锋的因素,也有陈太忠的因素。

钱自坚一听是这么回事,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也只能在凤凰张罗钱了,在所有的主意都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就盯上了科委。

凤凰科委是市政府机关里一等一的大户,而教委本来就是跟科技沾边的,其他市的科教文卫,一般都是同一个分管副市长呢,也就是这凤凰市特殊一点。

当然,不管对上许纯良还是陈太忠,钱自坚都不敢乱来,只能依足规矩跟市里打报告,说是科教仪器要大批更换,需要科委的大力支持,也希望采购的时候,能得到科委的指导。

田立平一看是这种事儿,直接就丢给了乔小树,他可是半点儿不想跟许纯良沾边,乔市长一看单子不算大,就是两百万,就跟钱自坚说,你找许纯良商量去吧。

许纯良接到乔市长的电话之后,知道姓钱的是走通乔市长的门路了,而且钱主任也依足了规矩来办事——我要你们拨款,但是你们可以指导采购不是?

这……有点不合规矩,许主任就有点纠结,没错,科委肩负着向相关单位和企业拨款的重任,但是给教委拨款,双方本来就是平级单位,又没什么名义,这个头不能乱开啊。

当然,真要说的话,教委报的是科教仪器类的项目,不是直接拿校园网报过来,这就没有一而再再而三那种讹人的意思,而且这理由也勉强站得住脚。

至于说以后教委跟科委的交往中,会不会出现校园网的项目,那倒也真不好说,起码眼下看起来,钱自坚是没这个念想的。

凤凰科委手里的钱,真的太多了,省里和市里本来就有倾斜性的政策支持,而科委自身的造血机能又异常强大,按说,他们对外的拨款,已经远远大于其他同级的科委了,但是手里……还是钱多。

所以,科委在不停地找项目——手机项目都敢上,但是你这么肥美,一点都不支持兄弟单位,也不是做人的道理,甚至现在大家在讨论,是不是该将香港的投资还一部分回去了,没办,钱太多了,扎眼啊。

而教委跟科委的关系,虽然有过波折,但是基本面一直很好,尤其是这科教仪器一项,教委那边一直紧守规矩,就是在科委集中采购——科委现在不怎么看得上这点小钱了,但是毫无疑问,人家教委的态度是端正的。

这些情况,许纯良两句话就介绍完了,然后很不见外地发问了,“发生什么事儿了?你告诉我一声,我回绝他没问题。”

许主任人是纯良,但是做事也不含糊,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要问出来,反正这哥俩关系好。

陈太忠自然是哇啦哇啦地将事情说一遍,说到最后不忘强调一下,“两次了,都是拿李冬梅做文章,这是他们觉得我好欺负?”

“那好说,钱不给了,欺负你不就是欺负我吗?”许纯良哼一声,立马做出了决定。

然而下一刻,他又改变了主意,“不行,不给的话,没准钱自坚反倒不管了,嗯……只给他五十万,还得让他先管住自己人的嘴巴,没效果就真的不给了。”

事实上,陈太忠遇到的事情,也给了他一个解决问题的机会,许纯良是这么认为的,反正我是给不了你两百万那么多,把我兄弟的事儿处理好了,就给你五十万!

他挂掉电话的时候,吴言已经端着冲好的茶水坐了过来,她满足地吁一口气,欣慰地扫视着大厅,俨然就是一副家庭主妇欣赏家居的模样。

看得出来,她对这种感觉异常满足,“早知道是这样,半年前就该过来撵他们一趟……嗯,许纯良这么帮你,就不怕章书记不满意?”

“你不是说,跟章尧东无关吗?”陈太忠笑着呛她一句,又开始查找号码,他对纯良的态度也很满意,但是他还是不能满足,因为这力度还不够。

哥们儿不出手则已,出手就不能这么轻描淡写的,尤其是即将去省里挂职了,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表现出强硬来。

他在号码簿上查了半天,最终是放弃了通过黑道来处理问题的想——马疯子还有四个月能拿到绿卡,到时候再用也不迟,于是,联防队员小董的名字,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看着这个名字,他有点感慨,官做到了他这个地步,终于是有点明白干脏活的人的重要性了,黑道手段太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了,所以得有这些灰色人群的存在。

要不要找一找张智慧呢?他沉吟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找小董就不错,尤其小董还是老王的贴心人,他也能借机表示出一些不满来。

小董所在的地方静悄悄的,也不知道是在哪里,不过,当他听到陈太忠交待的事情,马上拍胸脯保证了。

“行,陈哥,这事儿交给我了,对那些管不住自己嘴的,我先让人上门警告,他们不识趣的话……反正保证让您出了气。”

(前面离得不远,后面追得又紧,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