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52286 双管齐下

22852286双管齐下

许统社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了,作为一个年轻的教师,他有远超同侪的教学水平,但是也有一个不良爱好,就是喜欢熬夜,每到休息日,晚睡晚起是必然的。

“糟糕,又是下雨天,不是说阴天的吗?”他欠起身子向窗外望去,一时有点恼火,看来今天又邀不出冯宝宝了宝宝不喜欢下雨天。

自打一年前在韦妆诗的小店里见到她,年仅二十六岁的许老师就疯狂地爱上了她,不可自拔的那种,他的年纪虽然比她大了点,家庭条件也不如她,但是他也有他的强项。

许统社在毕业前实习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所在实习班的学生不受侵害。被那些收保护费的小混混扎了两刀,一刀在腿上。一刀在肚子上。

由于他在学校是学生会干部,学习成绩也很出色,又有这样的壮举,于是就被教委定为重点培养对象。

来了学校之后,他又成功地将两个成绩不怎么好的班级水平拉了上去一习惯熬夜的人,多半都是精力旺盛的主儿。

按道理来说,新老师是不能带毕业班的,但是他连续带好两个初二的班之后,就带上了一届初二到初三的班。还是班主任,中考成绩依旧耀眼。现在已经开始带高一班了。

这就是对他能力的肯定,别的年轻教师住的宿舍,都是两人一间的,但是学校里分给他的宿舍。自打上一位在三年前搬走之后,就再没有第二个老师搬进来。

这是大家都知道小许得领导看重,就不肯煞风景好吧,其实也是有些老师知道他有熬夜的习惯,跟其住在一起难免受到影响。

眼下这个高一班马上要高二了,领导已经答应了小许,你带的这个班如果能出了好成绩,就可以排号分宿舍楼了。

许统社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而这些都是他赤拼到的,又由于他也是仪表堂堂相貌英俊,所以他认为,自己有资格追求冯宝宝。

但是很遗憾,冯宝宝对他一直不冷不热,尤其是他作为一个工作没几年的教师,口碑虽然尚可薪水却不是很高,玩不起太多的风花雪月。

甚至,他连冯宝宝报名竞聘驻欧办保洁都不知道,只是在她落选的时候,他才得知了消息,并且有机会安慰她,“没啥,不过就是五万美元嘛”,国外的生活压力比咱大。”

那一刻。他甚至有些感激驻欧办,因为有了这个机会,他才得以接近冯宝宝,否则的话,下一个契机都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但是随着两人逐渐地熟悉,许统社发现。自己对驻欧办表示出鄙夷时,能更加获得佳人的好感时。他立马就转变了立场本来也是,他跟驻欧办八竿子打不着的,何必为了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东西,得罪了自己的心上人?

当然,要说彻底不相干。也不尽然,起码冯宝宝是去那里应聘过的,而学校里的李冬梅李老师。老公就是驻欧办的副主任。旧…8。酬泡书凹不样的体验!

再然后。就是发生了韦妆诗惨死的事件,这让他接触冯宇宝的机会又少了一点,不过就在事发当天小他就听别人说,此事或者跟李冬梅有关一韦妆诗很爱护冯宝宝的,她为此不怕冲李老师恶形恶相。

冯宝宝对表姐韦妆诗的死,悲痛欲绝。于是许老师就发现了一个讨好宝宝的新方法:在人前人后诋毁李冬梅。

一开始,他有点不太适应做这种事,一个大老爷们在人背后嚼舌头,实在不成个体统,但是在得到冯宝宝的嘉许之后,他很快就能以一颗平常心来做这种事了,并且,他为自己的行为找出了理由:我是为了爱情,才这么做的一一谁能保证李冬梅是真的无辜的?

都两天没下雨了,今天又下!许统社厌恶地皱一皱眉头,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牙缸牙刷,我讨厌下雨!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轻柔的三下,等了一阵之后,又是三下。

许老师一听,基本上就能断定,这十有就是学生,或者是学生家长,住单身的老师们可不会这样,敲门声不会这么轻柔,而且多半还会伴随着“小许开门”之类的声音一一宿舍的门板,并不是很隔音的。

所以,他端着牙缸和牙刷,大大咧咧地打开了门,一眼看到的。是两张年轻的脸庞,不过很遗憾,虽然是年轻,却也过了学生的年纪。

来的人一个高瘦,一个矮小一点的,却是比较粗壮。那粗壮者见他一脸懵懂,微微一笑,“请问是许统社老师吗?”

“是我,你有什么事儿?”许老师下意识地觉得,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这是老师宿含,他嚷嚷一嗓子,大家都听得到的一一他都被小混混拿刀捅过。天底下,还有什么事儿是会吓住他的?

“是这样,我们听说,你对李冬梅李老师有些误解”粗壮走进来之后,态度依旧很和蔼,只不过说话有点自顾自的意思,“陈太忠主任希望,你能克制一下自己。”

“我对李老师有误解?”许统社听到这话,就有点气急败坏了,当然,也可以说他是做贼心虚。一时间,他就想撕破面皮了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你说话负点责任好不好?

然而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凤凰人,又是在教育系统工作,他太明白某人的**威了,“什么,你说是陈太忠陈主任?”

“没错,是陈主任”粗壮点一点头,还是面带微笑慢条斯理地说话,似乎就没见到对方的震惊一般,“李老师的爱人是他的副手。陈主任一向胸襟宽广。愿意以理服人,不过呢,他也不想袁主任被国内的事情分心,你明白吧?”

“可是…”许老师真的有点不甘心,心说我是为了我的爱情,不是针对你陈主任去的,但是嘴巴开阖半天,死活是不敢将这话说出口。陈太忠那是什么人?是凤凰市大名鼎鼎、黑白两道通杀的五毒书记啊。

人家会跟他一个小教师讲道理吗?

他怎么可能法意到这子尼。一时间一许统社觉得嘴只有点酶据,不讨,他崭安町只胆与的,又是对学生颐指气使惯了。于是鼓起勇气回答,用的居然还是老师们常用的祈使句式,“我很尊重李冬梅老师,无关的事,不需要你们瞎操心。”

“尊重就好”瘦高的年轻人发话了。这人进来之后,一直是冷冰冰地面无什么表情,听到许老师如此说话,眼中一道寒芒闪过,“要不然你家人也会为你操心的,操碎心,”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许统社一听,脸就是一沉,事实上,他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人要是顺风顺水惯了,胆子就要大一些,更何况,原本他的胆子就不算不过饶是如此,他的声音也不是很高。

“什么意思?”高个儿冷哼一声,眼睛一眯,粗壮却是伸手拽他一把,不让他再说,接着又扭头看一看许统社。“许老师是聪明人,话我就不多说了,陈主任这人护短,不过一般他总会给别人一次机会,下一次来,就不会是我俩了。”

威胁的话说完,两人扬长而去,只剩下许统社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半天之后,他才关上房门,摸出了新买的手机他的经济能力确实差一点,也就是单身宿舍不好扯电话,只能咬牙买个手机了”

类似的威胁,不住地在一处又一处上演,这就是小董做事的风格,招呼打到礼节尽到,这是为了让李老师不至于交恶同事,要是有人不识趣的话,那就是给脸不要自讨苦吃了。

他并不怕报出陈太忠的名号。这也是黑道和脏活之间的区别,黑社会上门断不敢随便报名号,堂堂国家干部跟小混混搅在一起,那算怎么回事?

但是小董就不怕,他是联防队员,有个介于正式或者非正式的身份,就有报陈太忠身份的资格,别人找过来的时候,他大不了将事情全揽到自己身上。

他可以说是听陈主任抱怨了,就生出了帮领导出气的想法,是的,他有资格认识陈主任并且交往,虽然双方身份的差距略略大了一点。

但是黑道人物显然不具备这种优势,他们连顶缸都只能是硬撑,而不是迂回的这种国家干部怎么可能认识黑社会呢?

上午晚些时候。市教委办公室主任刘小宝就接到了告状电话,一听陈太忠的魔影再现教育系统,刘主任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是谁把姓陈的招来的?”

凤凰市教育系统里,最明白陈主任能力和秉性的,非刘小宝莫属,他吃陈太忠收拾也不止一次了,一听说此人卷土重来,真是腿肚子都转筋。

“啧,这不是有些关于李冬梅,”关于袁瑟他老婆不利的传言吗?”打电话的这位,是李老师所在学校的校长郭跃进,他确定刘小宝会听到过一点风声。

2猛双管齐下下

刘主任不知道李冬梅是谁,但是他知道袁孙,这是他的上上一任的主任,混到老干部科去的才子,却是又被陈太忠赏识,带到欧洲去了。

“谁让你们乱传这些没屁眼的消息来着?”刘小宝大怒,他虽是教委办公室主任,但却是个村俗的家伙,不但长得村俗,说话也村俗。

事实上,他也听说过这个传言,卓竟是学校门口死人了,案子至今没破,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些相关的风言风语?

但是,刘小宝对陈太忠的反应有点吃惊,“这种小道消息,也能惊动这家伙?没搞错吧,警察都还没发话,他着急折腾什么?”

他这是一般人的正常反应,护短的领导很多,姓陈的也很护短,可是这八字没一撇的消息,哪个领导也不会在意,这也是他听到类似传言后,无动于衷的缘故陈太忠怎么可能闲得蛋疼,来计较这种破事儿?

“但是已经有不少老师受到类似骚扰了。”郭校长在电话那边苦笑,他有个远房的乡下亲戚在干门房,平日里最爱八卦类似事情,好借此彰显自己已经充分融入了凤凰市。

门房也受到了警告,总算还好,仅仅是警告而已,但是校长很头疼,“现在学校里人心惶惶,刘主任,您跟陈主任关系办”

我跟他好个屁!刘小宝人虽村俗,心里却是有杆秤,自家的老大见了陈太忠都要装孙子呢,猛然间,他意识到一个问题,于是,声音在瞬间就变得严厉了起来,“你们学校有些教职工,素质也太低下了,你知道不知道咱们教委还在等科委的拨款?”考虑到这个问题。他实在无法再坐视了,“你要负领导责任,现在,我去找钱主任汇报,你最好…”哼,你最好能控制住相关言论,要不然。生气的就不止是陈太忠了。”

钱自坚听闻此事,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最后才疑惑地问了一句,小刘你的意思是说”陈太忠为一点风言风语,就帮袁琢的爱人出头了?”

“就怕还不止这个,主任”刘小宝知道,自家的主任眼光比较高,盯的也是比较上层的东西。但是他级别低,整天盯着下面或者平级的一些风言风语。

刘主任太清楚陈太忠和许纯良的关系了。不得不提醒一下自家的老板”陈太忠跟许纯良一歪嘴,咱想从科委弄到钱。那就太不现实了。”

“嗯“啊?”钱自坚正心不在焉地琢磨后果呢,猛地一听这个注解,又是一愣,说句良心话,这个提示来得太及时了。

凤凰校园网和素波校园网原本就不在一条起跑线上,素波不但是省会,学校也多,仅就教育资源来说,强出凤凰不止一点半点。

同样是校园网一期,素波花了多少钱?凤凰才多少钱?结果就是素波那边已经见效了。凤凰却是搞了一个二吊子。二期工程势在必行!

钱主任对科委的两百万,那是势在必得,若不是考虑到许纯良身份特殊,他都想请乔小村直接发话了,当然,事情的关键,是乔市长也没直接下令的胆子。

饶是如此,他对要到这笔钱小也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一直以来,教委和种委双方的配合一直不错小他又有意让对方指导采们你不给两百万,办得给一百万意思一下吧。…

如此一来,他理论上筹措的资金就能达到七百万,有这砸锅卖铁的七百万。二期就可以开干了,而且干一期的商人里,有不少人是能跟上面说上话的,上面一点钱不拨也不可能。

但是现在出现的这个变数。直砸得他有点眼晕,钱自坚足足呆了有一分多钟,才轻叹一口气,“这个情况,为什么你以前没有提醒过我?”

“我也没听说啊”刘小宝赶紧地将自己摘出来,表示他从未听闻过,“这些八卦的东西,下面人说一说,谁还会当真了,来跟我说?”

“你”你代表教委,去看望李冬梅一下”钱自坚吩咐一句,想到这个小刘平常有点势利,眼里不怎么有旁人,就又强调一下,“一定要客气,把组织的关心送到位,听见没有?”

这时候我敢掉链子吗?刘小宝颇有一点无语,事实上,他平日里的骄横,半是本身素质不高,半也是钱自坚逼出来的。

刘主任很清楚,在人才济济的教委里,他真的不算什么。那么,既然钱老板给他个办公室主任,那他就是老板的一条狗,坏人他来干,人情老板来卖。

虽然他为此在外人面前,吃过老板不少排头,但是这位子还是稳稳的,这就充分说明。老板就希望他这么做一。要不然那么多人才,我凭啥让你个粗人当管家?

今天这任务的性质,刘小宝怎么搞得错?他心里有点悻悻,顺便请示一下领导,“跟我反应情况的郭跃过,有意报警,您看?”

“有胆子他就去报警,看警察有胆子受理吗?”钱自坚气得哼一声,不过,想到郭跃进真的报警的话,事态就再也无法挽回,禁不住大怒,“陈太忠还没报警呢。他报警,你问他想不想干了。

这是流言蜚语,陈太忠也没办法报幕啊。刘小宝悻悻地压了电话”

钱自坚在家里左右坐卧不安。索性心一横,抬个电话,要自己的司机来楼下等着。“去素波,带上点随身用品。”

钱主任不摸许纯良的意思,但是眼下他又不能直接去看李冬梅一身份有差距是其一,关键是陈太忠一呲牙他就现身,难免有原本就知情却不肯理会的嫌疑。

所以,派刘小宝去表示关心是最合适的。而钱主任自己,是要先看看许主任的意思,但是他本来就是在求人,贸然打电话又不合适,等到明天许主任来,又有点态度不够端正,索性就现在直奔素波了该做的我都做了。

司机的反应不算太快,毕竟教委最近真的很忙,好不容易周日了休息一下,还被领导拎过来出长途。

所以,等钱主任快到素波收费站的时候,就已经是五点半了。他打个电话给许纯良。“许主任小我来素波了,有点事情要跟你解释一下。晚上一起坐坐吧?”

“哦,我已经快到凤凰了”许纯良回答得很直接,没客套也没什么情绪。正经的纯良态度。“陈太忠找我有点事情,咱们回头再沟通吧。”

“什么?”钱自坚听得登时就是一皱眉。见对方挂了电话,他忙不迭地命令司机,“调头”…啧。这事情可是

“调头?”司机听得吓一大跳,他下巴冲车外的隔离栏扬一下,接着很无辜地看着自己的领导,老板,这是高速路啊”许纯良着急往凤凰赶,一来是科委大厦施工已经到了尾声,二来也是对手机生产线做出安排,这都是要紧的事儿,耽误不得。

当然,更要紧的是,他不想跟钱自坚说那么多废话,什么袁瑟的爱人受委屈之类的,没必要提,他只是跟陈太忠商量好了,去袁孙家看一看。

这个态度一表现出来,别人就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一一若是钱自坚连这点眉高眼低都看不出来,那也就不用再说什么了。

许纯良性子比较懒散,搁在平常也未必愿意这么赶路,但是他听出来陈太忠的愤怒了,都说不插手科委的事儿了,这次居然打电话给他。

再一盘算。他也明白了太忠这么搞的意思,甚至他想到了,李冬梅被风言风语包围,难免是驻欧办那边有人惦记再次强调一下,纯良的人未必愚蠢,混官场的就没个简单的。

要是这种下作手段,他就必须站出来支持陈太忠了。陈某人觉得他够意思,可许纯良心里明白,太忠对自己更够意思,权力说撒手就撒手,单位有事马上又站出来。

反正他确定,章尧东做不出这种事,章书记出名是强势而不是龌龊,强势的人偶尔会册险,但绝对不会下作。

等到他和陈太忠来到袁瑟家的时候,这才发现,一个猥琐的小个子也在那里坐着一教委办公室主任刘小宝。

许主任对此人有印象。但是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只知道这厮是教委的。总找自己签字领钱。就没理他,陈主任却是不干了。皱着眉头看他。“你这反应挺快啊。”

“是我工作疏忽了”刘小小宝一见这二位。马上站起身子赔笑脸,“许主任,陈主任。那个啥”我这不是正跟李老师解释呢?”

“就一个解释?”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你知道袁主任现在办、的都是什么大事儿吗?他可还是教委出去的人呢。”

“钱主任也高度重视此事”刘小宝可不敢跟这狗脸叫真。忙不迭推出自己的老大来,接着又可怜兮兮地看着许纯良。“许主任,陈主任,二位有什么指示,尽管说。”

“哦,没什么。我就是跟太忠过来看看”许纯良随手摸出一叠钱来,塞到一旁李冬梅孩子的手里,“来,许叔叔给你的见面礼。”

“许主任您这是”李冬梅就要上前推辞,不成想许纯良已经拽着陈太忠往外走了,“我俩难得一见,要去喝酒,嫂子以后有什么事儿,去科委找我啊。”

卡壳了,更得晚了,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