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1 -2292是聚会不是做寿

2291 2292是聚会不是做寿

2291章是聚会不是做寿(上)

陈太忠赶到双囍山庄的时候,就已经是五点五十了,正跟服务员问包间的时候,又撞上了罗汉,两人对视一眼,相偕走了进去。..

包间很大,足有摆了两张一米八的圆桌,旁边还有沙发、衣柜什么的,大家正坐在那里三三两两地聊天,董瑜亮斜对着门正在说着什么,猛地见到他俩来了,站起身就迎了上来。

往日的董处长,也是不怎么爱说话,等闲难得见到他一笑,不过今天他可是微笑着迎上来的,“太忠,老罗……你俩也来了?唉,小花不懂事,我上午才知道,她给我弄了这么一出来,还告诉我说是惊喜……真是的,没影响你俩的日程安排吧?”

“影响了啊,”陈太忠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接着又微微一笑,“哈,不过班级活动,我肯定要来,我这人集体荣誉感特强。”

“行了瑜亮,你不用见人就说这话吧?”何振魁走上来笑吟吟a话,“都跟你说了,花华告诉我们是集体活动,顺便为你祝寿的。”

不得不承认,何处长人虽然长得五大三粗,言辞似乎也粗鄙,但是细细一品,这家伙的语言水平真不低,“不用见人就说这话”——他这语气听似冒失,其实是在为董处长缓颊,而且说得是相当地不见外。

“是啊,个人不能排到集体的前面,”董瑜亮笑着点点头,还是笑得很自然的那种,“反正今天就是集体活动,谁都不许早走啊。”

正处就是正处,面对一帮副处,他有这个说话的底气,但是偏偏地,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感觉同学之间说话,就该这样一般。

“瑜亮你招呼他们去吧,我帮你招呼这俩,”得,这何振魁是越来越地不见外了,不过这也是实情,“我们睡觉都在一块儿呢。”

这时候,陈太忠才得以打量一下屋里的人,在场的约莫十二三个人,分作几堆在纷乱地聊着,再加上己方三个人,一班三十二名同学到了几乎一半,心说这花华的面子,还真的不小。

至于说董瑜亮说的“被惊喜”,可能是真的,也可能不是真的,然而,大家本来就是同学,又何必计较这么多呢?反正眼下的气氛闲适又不失热烈,真有同学聚会的感觉。

三人找个地方坐下聊了起来,不多时花华和毕冉也过来打个招呼,陈太忠在辨认出所有人之后,低声地问一句,“老何,怎么唐东民没来?”

既然打着同学聚会的旗号,这班长不来,可是有点扫兴——起码感觉有点儿跑味儿。

“要来呢,我也问过了,看来关心他的,不止我一个啊,”何振魁笑着回答,声音却是越发地低了,“其实,只冲闫昱坤这三个字儿,他敢不来吗?”

“人家背kao老范,怕个啥?”罗汉cha话了,其实这种场合谈论这种事情,真的是有点孟浪,不过这三个在一起睡了三周,不能说脾气相投,但是每个人都在努力适应另外两个人,确实也有点相得,有些话倒也不怕说。

要说这二位,只有比陈太忠稳重的份儿,但是偏偏的,往日里聊天他俩却更为不吝表现自己的想法,说穿了,还是一个圈子里定位的问题。

他俩都承认,虽然同是副处,太忠的层次要高很多,那么……人家矜持一点才是对的,而他俩就该相对积极地表现立场——如果他们真想交这个朋友,这么做是必须的。

三个人正说着呢,门又被推开了,唐东民伴着三个人走了进来,也都是班里的同学,一lou面就是哈哈一笑,“董处做寿,来得晚了,真不好意思……实在是周末,连推了两拨人。”

“哦,是班里的活动,”董瑜亮笑眯眯地迎上去,心里却是有点腻歪对方的做派,“你是班长,不来不行嘛。”

“合着你就记得我是班长,不记得我是你同学?”唐东民笑着看他一眼,伸手去握一握对方的手,他知道董处长不简单,就有意夸张一下,“今天可是推了我们张老大的酒了,董处……我这是一片诚心。”

按说他这话也是没错的,但是董瑜亮听着就不舒服,因为他自己清楚,这顿酒确实是花华张罗的,不是他的本意。

当然,台子都搭起来了,他不认账也不行,青干班的集体活动,也确实是个好事儿,同窗一场嘛,莫非谁还嫌自己的人脉太广?

但是,他有点不待见这个唐东民,选班长的时候上蹿下跳——好吧,你争取这个班长有自己的需求,可同学聚会,你就不用显摆自己这个旗号了吧,当时我要是想竞选班长,撇开我是正处你是副处不说,只说我跟闫部长的关系,那会有你的份儿吗?

你kao的是地税的张勇,张勇kao的才是范晓军,你还真以为自己直接kao上了常务副省长?

反倒是陈太忠这帮人,说话做事比你kao谱,人家来,就是冲着同学来的,这底蕴不一样,表现就绝对不一样——人家不需要告诉我说,是从凤凰专门赶过来的,没错,陈太忠不稀罕我领这个人情。

要不说一种米养百样人,看在别人眼里,唐东民这长袖善舞、巴结讨好的行为,对董瑜亮来说,就有点碍眼,世界上没有人能讨所有人喜欢。

不过,董处长也是有点心机的,再加上以他的眼界,也能理解唐班长的行为,今天又是他的生日,他自然不会太过叫真,只是心里微微有点腻歪罢了。

唐东民这么一到,基本上人就算齐了,董瑜亮才说张罗一下上桌吧,门外又走进一位来,大家一看,却是班里的又一个正处,林业厅资源管理处的王德宝。

王处长今年三十九,不但是班里少有的正处,相对来说年纪也比较大一些——当然,三十九的正处算年纪大,也是相对青干班的干部来说的。

王德宝既然年纪这么大,做事就稳重很多,平日里在班里也是沉默寡言,等闲不见他交际什么人,不过别人主动凑上去说话,他也会和蔼地交谈几句。

“德宝老哥来了啊,”董瑜亮还真没想到,说可能来不了的王处长,也及时赶到了,说不得上来热情招呼,又将自己的不得已解释一下——王处长不比旁人,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资源管理处一把手。

接下来就是坐座位了,一共来了二十一个同学,两桌挤一挤能挤得下,不过这两桌该怎么坐,那也是有学问的。

主桌肯定是要资历高一点,这个排序也是个问题,至于说主桌的上首,目前有两个半人有资格——班长唐东民、寿星公董瑜亮,年长的正处王德宝算半个。

不过,王德宝和唐东民都坚决地推掉了上首,说今天是班里的集体活动,但是……谁让董瑜亮你又过生日呢?你不坐上首位那不行。

次席的位子有两个,其中一个,唐东民半推半就地坐下了——班长嘛,另一个大家请王德宝就坐,可是王处长还是不答应,“太忠这副班长,应该坐过来嘛。”

陈太忠本不在跟前,见到他们让来让去的,就想起一个关于官场的笑话,严格来说也是实情——一堆级别相近的干部坐在一起吃饭,光让座位就得让半个小时,其间没准还得夹杂着佯怒、推推搡搡啥的。

这可没啥意思,陈太忠觉得眼下不该计较这个,听到王德宝点自己的名儿了,登时就是一笑,“哈,我就在这一桌吧,唐班长为你们那一桌服务,我为这一桌服务。”

事实上,他心里有点奇怪,因为这个王德宝,跟他只是点头之交,这开学三周了,两人说的话,加起来可能还不到十句——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这么客气呢?

董瑜亮一听就高兴了,没错,是高兴了,自打知道花华帮他约了那么多人过生日,他就有点头大,最让他头疼的,可就是这个排座位,中国的官场最注重次序,一旦排得让谁不满意了,这好事儿就有变成坏事的可能。

但是,花华都已经这么做了,他也没办法挽回了,而眼下他在上首,唐东民挨着他,眼见大家又推举王德宝,他发现这事情有点变味儿,正要使用手段变通一下,猛地听到陈太忠这么说话,他能不高兴吗?

要说这陈太忠,绝对是一班的一个另类,开学迟到还能混个副班长,这就不用说了,只说大家提起此人来,都是寥寥数句,没有人愿意多说,那就是很怪异的。

所以,一班所有的学员都知道,陈副班长不简单,但是此人不简单在哪里,却是没人肯说,而小陈虽然低调,身边也总围着几个人,甚至连外班的都有。

反正大家都能确定的是,陈太忠若不是开学没来,那唐东民能不能当选班长,就要看陈某人有没有兴趣也竞选这个班长了。

陈太忠愿意在那一桌镇场子,这就是帮了董瑜亮大忙了,虽然此举不无跟董处长保持距离的意思,但这只是小小的遗憾,而且寿星公对今天酒宴的定位就是——同学集体活动,所以他也不会介意这个。

2292章是聚会不是做寿(下)

陈太忠这句话一说,不止一个人暗暗心里松一口气,说实话,大家谁也头疼排座次,排在前面的怕被人恨上,实力不济的又担心自己的排位会跌出期望值,那真的有点丢脸。

“哈,早听说小陈你能喝了,”董瑜亮还没来得及说话,王德宝却是开口了,他一边笑,一边向另一桌走去,“今天好好跟你喝几个。”

董处长一见,两桌带头的人基本拉平了,这心里就踏实很多了,可是何振魁见状不干了,他笑着发话,“德宝哥,你想跟太忠喝,得坐到那一桌,到时候咱们两桌,还要打擂呢。”

你不就是怕我抢陈太忠的上首位吗?王德宝笑眯眯地看他一眼,二话不说走过去就坐到了次席上,又拍一拍上首的座位,看一眼陈太忠,“副班长,来,坐到这儿为大家服务。”

“德宝哥,您这是折我呢,”陈太忠笑一笑,心说不管论年龄还是论级别,我坐到首位,那成什么了?“那个位子我坐了烫屁股。”

“你这么说有意思吗?今天是集体活动,”王德宝很不满意地瞪他一眼,“又不是别的。”

“但是……德宝哥你是长者啊,”陈太忠坚决地不答应,他不怕坐那个位子,但是他总觉得今天王处长做事,有点诡异——往常你不这么热情的嘛。

“同学还要讲大小?你是班长,”王德宝也坚持,事实上他已经用行动表明,他不会去坐首位的,就坐次席。

“太忠你这是偷懒,不想给大家服务?”罗汉自然是要成全自己的舍友的,说不得伸手去推小陈,“行了,时间不早了,墨迹什么,都是同学……”

一边推,他一边不忘在对方耳边嘀咕一句,“老何为了让你坐这个位子,差一点顶了王德宝,这你总不至于看不出来吧?”

那就上首呗,陈某人也不是个怕事儿的,心说同学集体活动,我是副班长,这个位子……还真是该我坐!

有他们这一通折腾,其他人再坐座位的时候,就轻松很多了,两桌都是强调了集体活动,同学嘛,位子还不是随便坐?

颇为有意思的是,主桌坐了十个人,陈太忠这一桌反倒是坐了十一个人,最后过来的这位,素波市卫生局的副局长。

接下来开席,为寿星祝寿,那都是该有的程序,然后大家就开始胡吹海聊了,陈某人很明显地感觉到,今天的王德宝有点异样。

听一听这王处长问的都是什么问题吧——“杨向阳怎么没来,他今天有事儿?”

杨向阳现在也是陈某人圈子里的成员,比之两个舍友不遑多让,事实上,在陈太忠的感觉里,杨秘书,哦不,是杨处长,杨处长更为贴心一些,有跟高家的关系打底子,那是不一样的,而且,副班长已经打算收编这位同窗了。

王德宝能问出这个问题,证明他其实早就意识到了陈某人的实力,连这小团伙里的成员都注意到了,还不能说明重视程度吗?

“他有重要应酬,”罗汉笑着回答,心里却是嘀咕一句,要是太忠能早一点决定来不来,杨向阳有应酬也能推掉。

酒席是六点半开始的,到七点的时候就到了高峰,两桌人也不计较身份什么的了,端着酒杯乱窜着敬酒,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响了。

陈太忠摸出来一看,登时就是一呲牙,哥们儿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事儿没办,合着不是因为没来参加董瑜亮的生日会,而是没去拿机票。

来电话的正是省政府的第一秘穆海波,不过,穆秘书说话倒是很客气,“陈主任,明天一大早的飞机,这机票给你送哪儿啊?”

“不用送,等一等我去拿,”陈太忠笑着回答,“正在给一个同学做寿,一下走不开,穆处你说个地方我去拿吧。”

“别了,还是送过去吧,”穆海波听他说话客气,也笑着回答,“有时间你早点休息,明天要早起呢。”

要不说这做领导秘书的,做事还真是讲究,遇上要紧的人,话说得就格外熨帖,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这青干班聚会也不是什么怕人知道的,于是就报了地点和包间。

挂了电话之后,又喝一阵,门忽地一下被推开了,进来两个人。

带头的是一个面色红润的中年人,身材高大,他身边是一个矮小的年轻人,他一进来,正对着门的董瑜亮就是一怔,接着就站了起来微微一笑,“闫部长您来了?”

大家听见这么一嗓子,登时哑然无声,花华坐在第一桌比较kao后的位置,闻言也是猛地回头,却是好悬没把脖子扭了。

下一刻,两桌在座的人全都站了起来,这个正厅让所有的人都无法忽视,起立得慢了,那都是大大的不恭敬。

“大家坐,不要这么兴师动众,”闫昱坤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他有这个资格,别说他是组织部的领导,就管着这些小年轻,只说这些人将来发展得再好,也难有几个能达到他这个位置——见官大半级的正厅。

“闫部长,我们这都是班里的同学,您既然来了,给大家讲两句吧,”董瑜亮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脸上是青干班的同学们从未见过的谦恭的笑容,“也利于我们接下来学习。”

“说话我不会,”这时候,闫昱坤脸上才lou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你们都是组织上重点培养的人才,平常我关心得也不够,跟你们喝两杯好了。”

这时候,花华也走过来,闻言赶紧叫服务员添置碗筷,不成想一边的小年轻已经伸手,娴熟地从门口的碗柜处动手了。

这个动作看在个别人眼里,就明白了,合着闫部长是常来这里,所以今天的撞见,那也是有意为之的。

这个猜测真的没错,董瑜亮当时一听花华给自己的惊喜,真是有点挠头了,于是才将饭店定在了这里,心说万一闫部长给面子,愿意过来转一下,那就不嫌冒失了。

我的这个生日邀请有点冒昧,可同时,大家能见一下闫部长,这也算是值回票价了吧,省委组织部常务副,是你想见就能见得了的吗?

闫昱坤对青年干部们也很重视,但是省委党校这一块,是邓老板说了算的,耳听得小董邀请同学过生日,就决定给个面子,于是才来了。

碗碟上来了,第一桌的上首位也空出来了,可是闫部长不坐,他两桌上来回看一眼,微微一笑,“我坐下,你们同学聚会就变味儿了,给大家敬一圈酒吧。”

闫部长敬酒,那肯定就不是打圈了,他往上首位那儿一站,董瑜亮就笑吟吟地介绍这一桌同学,介绍完之后,常务副从身边的小年轻手上接过酒杯,跟大家示意一下,勉力大家几句,然后一饮而尽。

然后就到陈太忠这一桌了,陈某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霸着首位不放不是?早就将椅子拉开,等着领导站在这里了。

闫昱坤有意无意地看他一眼,这一眼无须说的,虽然这是副桌,但是能坐在上首位的,也不会是太简单的家伙。

果不其然,董瑜亮一介绍这位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闫部长就多看了他两眼,而且还难得地点评了一句,“哦,很年轻啊。”

闫昱坤听到介绍王德宝,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讶异,显然他有点奇怪一个正处怎么会坐在副桌上,不过接下来他多点了两下头,这却是他已经想到了——大家强调的是同学聚会。

除此之外,闫部长倒也没有别的表示了,又是介绍一圈之后,他举杯说两句一饮而尽,就扯着董瑜亮坐到了沙发上,将酒杯放在一边,闲聊了起来。

这就是很明显的暗示了,我是来挺董瑜亮的,要拽着他说一会儿话,反正也不影响你们聚会,当然,自觉够身份的,也可以尝试过来跟我敬个酒。

他这姿态摆得很明白,别人自然也看得清楚,花华就先端着酒杯过去了——没办法,她的优势太明显了,不但是组织部的人,还是董瑜亮的好友,又是美女,这三样加在一起,她不出头谁出头?

闫部长显然也是却不过,然而,纵然是如此,他也仅仅是浅浅地啜了一口酒,三钱的小酒杯,下去不过……五分之一,倒是他脸上还带着点笑意,大抵也是美女的威力使然了。

花科长坐了两分钟,回席去了,这下一个该谁上前,两桌人就开始盘算了,反正第二桌上的大部分人,都是有意无意地瞥着陈太忠。

倒也有人去看王德宝,这是唯一的正处,不过王处长在很专注地剥着一只白灼虾,很慢很轻柔,仿佛在抚摸自己的情人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门又被推开了,一个冷艳的女人出现在了门口,扫一眼在座的两桌,略带一点不耐烦地发话了,“陈太忠,出来拿你的机票!”

“咦?”几声低微的惊讶声响起,显然,不止一个人认出了这个女人……[(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