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5 -2296敌营求助

2295 2296敌营求助

2295章敌营求助(上)

双囍山庄某包间,八点半的时候,就已经没人动筷子了,吃了俩小时了,倒是还有人在喝酒,由于气氛比较热烈,有的人还微微地高了一点。.com

董瑜亮还安排了别的节目,所以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说,都不许早走,“好了,喝好就行了,隔壁安排了房间,一起泡个澡解解乏……想喝的可以在那儿继续喝,谁都不许早走啊。”

这话说出来,大家就纷纷起立,倒是何振魁有意思,“能一边泡澡一边喝酒吗?”

他这大嘴巴,在青干班也已经是一道风景了,不清楚的以为此人嘴大,清楚的却是明白,人家这是一种性格,也是一种交际的能力,别人想学未必学得来。

别说,他的人缘在班里还不坏,而且被他挤兑的主儿也不会太难受,像刚才两桌人,也只有他敢第一个发问,而且在副班长不理会的情况下,他还要孜孜不倦地求证。

陈太忠却是不想再呆了,就上前跟董瑜亮告个罪,“老董,你也看见了,明天赶飞机呢,不能陪大家了……七点的飞机。”

“好吧,你例外,早点上床去吧,”董瑜亮哈哈一笑,那笑容里带了一点众所周知的诡异,他有意不说休息,而是用了“上床”,其中的暗指不问可知。

就在副班长拱手向大家表示歉意的时候,王德宝也走到了董瑜亮旁边,轻声嘀咕一句,“瑜亮,我晚上还有点要紧事,没想到你这儿要搞到这么晚。”

董处长目视着陈太忠,看也不看他,只是笑着微微点一下头,嘴里轻声地回答,“德宝哥能来,就很给面子了,同学嘛,客气个啥?”

他想得很明白,自己再是年轻行情好,可人家王德宝是老牌实权正处,人家能来,确实是很给面子了,而且——真比年轻行情好,他比得过陈太忠,还是比得过蒋君蓉?

王德宝知道,小董不看自己那不是怠慢,反倒是一种诚意,人家是要配合自己悄悄地走,于是身子一动,拎着包就向门外溜去。

其实,他不声不响地离开,也有人看到了,不过怎么说呢?王处长论年纪论资历,在一班都是数一数二的,平常不招人不惹人,低调得离谱,对人又和善,面对这样的主儿溜号,谁还吃撑着了去戳穿?

陈太忠走出山庄大门之后,才说要左右看看打个车离开,猛地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太忠,你去哪儿?我带了司机来的。”

他回头一看,却是王处长快步走了过来,心里禁不住苦笑,我去我的别墅,但是……那儿不合适让你送啊。

可是,刚才是气氛很不错的同学聚会,现在人家一个处长主动要送他回去,这么贸贸然拒绝了也不好,他正琢磨说,随便报个酒店的名合适不合适,猛地脑中灵光一闪。

老王今天就不对劲!他反应过来了,于是笑着点点头,于是冲前方努一努嘴,“要不走一阵吧,消消食儿?”

“行啊,”王德宝一见他是这样的反应,就知道小陈心里有数,于是点点头。

两人相伴着在街上慢慢地踱步,谁也不说话,身后一辆桑塔纳在缓缓地跟着,却是连车灯都不开,只有轮胎对路面轻微的碾压声,时不时地传来。

大约这么走了三四分钟,正好路过一个冷饮摊,陈太忠走上前买了三瓶冰冻矿泉水,信手递给王德宝一瓶,又冲身后一摆手,那司机早就停下车跑了过来,接过矿泉水,“谢谢您。”

陈太忠也不理会,领导在一块儿,记得给你买瓶水就是很给你面子了,他一边拧瓶盖,一边对王处长笑着感慨,“这酒劲儿上来了,太热,有点想念宾馆的空调了。”

王德宝明白,这是副班长催他说话了,大家平日里关系一般,现在人家肯听他说话,再不说可就要回宾馆了。

于是他笑一笑,拧开盖子喝两口水,才长出一口气,这口气是如此地悠长,也说不出是叹气,还是在享受这份炎炎夏夜中冰冻矿泉水的凉爽,“太忠,我今天其实是没打算来的。”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话应该没错,你最后一个进来的嘛。

“我是听说你来了,才匆匆赶来的,”王德宝笑一笑,抬手又开始咕咚咕咚地灌水。

“嗯,”陈太忠继续点头,老王的表现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为了表现稳重,他就不肯多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反正他是被求的一方,当然,他心里多少也有点小小的自得。

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过来一个小细节,当场在座的二十一人里,除了他俩之外,还有十九个人,但是这些人里,没有一个人在班里跟王德宝走得特别近的。

想到这个细节,他就有点感慨,合着王处长低调归低调,可是这些人当中,也有跟其关系好的主儿,只不过人家将这一层关系掩饰得很好,没人知道罢了。

所以老王才能在确定他会来之后,匆匆赶来,这个事实多少让人感觉有点阴森森,也暗暗有一种“眼睛无处不在”的气氛。

不过陈太忠转念一想,这也正常,人在官场,首先就是要求稳,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相信别人也不知道,哥们儿跟王玉婷关系很好。

但是他这一次沉默,大家就都沉默了,王处长也好久没说话,再说就要曝真材实料了,这对所有官场中人都是一种考验,考验其信心,考验其眼力,考验其……脸皮厚度!

终于,王德宝还是开口了,他别无选择,“我是瑞根厅长提拔起来的,太忠,以你对林业厅的了解,应该能明白我的处境。”

“瑞根?”陈太忠低声重复一遍这个名字,心里就有了点明悟,当年林业厅没有正职,出现了“五龙夺珠”的罕见天象,整整折腾了一年多。

而副厅长瑞根在很长时间内,曾经是最热门的人选,他是分管副省长沙鹏程看好的人,但是由于在后来的“土生油”项目上丢人丢大发了,就淡出了大家的视野,今年五十八岁的厅党组书记李无锋笑到了最后。

李无锋是副省长陈洁的人,跟蔡莉也有一点联系,然而必须强调的是,陈洁不分管林业厅,李厅长的上位,蒙艺功不可没,而且曾经的天南第一秘严自励,现在是林业厅副厅长。

“我跟他不对劲,”陈太忠觉得,人家既然都知道自己对林业厅的了解了,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瑞根的‘土生油’,想跟我要钱,我没给,这个你知道吧?”

他确信对方知道此事,而且知道会得很详细,所以这也是个暗示——老王,咱们是同学了一场,不过,为了珍惜这份缘分,太过分的话,你就……不要说了罢。

“知道,”王德宝点点头,“所以我一开始,并没有想打扰你,也是怕你误会。”

陈太忠继续默然。

这世界上的事儿,还就这么古怪,陈某人真的没想到,王处长的心机居然藏了这么深。

自打他发现班里有林业厅的同学的时候,心说这人要是知道我跟李无锋的关系的话,没准也要凑上来。

其实,他跟李无锋的关系真的很一般,李厅长知道自己是靠蒙书记上来的,但是在更多的时候,老李更愿意将自己能独揽大权的缘故归功于陈省长,做人嘛,要饮水思源。

而陈某人也没稀罕老李的感觉,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讲,不仅仅请动蒙艺的是他,让瑞根大失面子、行情不再的也是他。

王德宝同学对陈太忠的态度,一直都是中规中矩的,甚至比之一般同学还略有不如,副班长倒是没太计较,但是他确实没有想到,其实人家老王啥都知道,可偏偏隐忍不发。

这真的是又一个意外!陈太忠自打进了青干班之后,已经见识过了太多的意外,但是老王憋了三周,现在才肯曝出这个料来,还真是让他有些吃惊。

吃惊过后,那就是明悟了,陈太忠沉吟一下,接着又苦笑一声,“唉,是是非非的,这些本来也就难说得清楚。”

他已经想到了,别人来青干班是镀金是求上进的,王德宝此人却绝对不是自己情愿来的,八成是别人调虎离山,是的,丫是被上学了。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个情况,跟哥们儿稀里糊涂地上学……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吖~

意识到这个,他对王德宝的处境,多少生出了点同病相怜的感受,但是,这远远不达不到让他出声发问的条件,老王麻烦你搞清楚,你得罪的是李无锋,而老李是陈省长的人,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说,我都是你对头阵营里的。

王德宝当然听得出,这年轻的副班长在打太极拳,不过,这已经是他能设想到的相对较好的情况了,他既然不得不张嘴,自是打听清楚了陈太忠来历和阵营。

“站队错误,我认了,”王处长也光棍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他的声音略略地大了一点,“所以我说,一开始我真的没打算打扰你。”

2296敌营求助(下)

陈太忠端起矿泉水,慢慢地向嘴里倒去,他觉得王处长这话起码有七成可信度,老王在班里的表现可以说沉稳低调,但是从其现在说的话的角度上来看,确实是在夹着尾巴做人。

没有紧急变故的话,十有八九,老王会继续这么低调下去,那么现在丫贸然来找我,这是……林业厅出了变故?

对林业厅各处室的职能,陈太忠不是很清楚,不过,听一听“资源管理处”的这牌子,估计也是个肥差,老王要是老干部处的处长,估计李无锋未必有兴趣动他。

王德宝见他还不说话,那就只能继续陈述了,“调我走,边缘化我,那我也认了,但是有人想置我于死地,不让我后半生太平,这个……我真没犯那么大的错误!”

哦?陈太忠听说他只想保住太平,心说你这要求,倒也不是特别过分,毕竟同学一场嘛,我可以问一问了,“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这话,蒙艺如此地问过他,段卫华也如此地问过丁小宁,很是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想到自己终于也可以这么问一个正处了,某人心里,禁不住又生出一点小小的自得。

“嗯……”王德宝见他终于松口,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他,“要是严厅长能帮着说句话,随便把我调到什么冷清部门,我都认了。”

“严厅长……严自励?”陈太忠听得实在是太哭笑不得了,心说老王你搞一搞清楚我俩的关系行不行?你这情报工作严重不合格啊。

“嗯?”王德宝有点奇怪他的反应,心说你是蒙艺的人,严自励是蒙艺的秘书,我这话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赵喜才也是蒙老板一手提拔上来的,”陈太忠淡淡地回答,话说到这个地步,他认为有些事儿是可以讲的,“但是,是我把他弄下去的。”

王德宝的嘴巴,登时就张得老大,也不知道是被这件事的内幕吓着了,还是说想到了这话背后蕴含的味道,好半天他才轻声地问一句,“严自励也跟你不对付?”

“呵呵,”陈太忠笑一笑,不做正面回答,不过这个不回答,已经是给出了答案。

见他这副模样,王德宝只觉得背心发凉,纵然是炎炎夏夜,鸡皮疙瘩还是不可抑制地爬上了他的双臂,你小子真的太狠了啊。

赵喜才为什么病退,王处长是不知道的,只是有人说赵市长是失了主子,为人刻薄却又占了一个肥美位置,活该下台。

耳听得年轻的副班长直承是自己所为,王德宝那真是要多震撼有多震撼了……我已经猜到了,太忠你很能干,但是真没想到,你居然在蒙艺走之后,还能将素波的市长拉下马。

然而,王处长的心情并不仅仅是用震撼能形容的,听陈太忠说跟严自励的关系也不对付的时候,他差一点就想拔脚走人了,却是又没那个胆子。

见过反脸无情的,没见过能无情到你这一步的!王德宝觉得此人太狠了。

他没有想到陈班长在蒙艺在的时候,就跟那俩人有了龃龉,他只当是蒙书记走了之后,陈太忠转变了阵营,所以就积极地拿前蒙系开刀,甚至不惜冲杀在最前线——你得罪其中一个也能理解,但是同时得罪俩,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不怪他有这么个错误认识,因为陈主任在现在的天南,混得实在太游刃有余了,那蒙书记可是被黄家赶走的,再加上目前,其他势力对陈太忠也很容忍——比如说今天蒋君蓉都到场,还生受了陈某人的挤兑。

这些现象证明,陈班长并没有像那些树倒了的猢狲一般,流离失所惶惶不可终日,反倒是过得越发滋润了,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陈主任已经叛出了蒙系。

耳听得其人亲口承认跟这俩人有怨,王德宝的心猛地就是一沉,他已经对请动此人不报希望了,而且不怕说句难听的,就算可能请得动副班长,他都不敢请了——这人长了一张狗脸,谁敢贸然接近?

强自压着心中的厌恶和恐惧,王处长沉吟一阵,终于是苦笑一声,“那就算了,算我今天冒昧了,不过……咱们的同学情谊,我会一直记得的。”

他这原本是以进为退的说法,我不要你帮忙了,而且我也珍惜同学的缘分,那么……太忠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真的不会记恨你的。

可是,陈太忠却没想到,王处长居然如此好说话,听说自己跟严自励不睦,就果断地放弃了其他可能的要求——哥们儿见过的干部,都是缠人缠到死的。

老王,你这么搞……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他的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忿忿,我都问你了——“你想我怎么做”,靠,你当我只有一种手段,来解决你的危机吗?

不带这么小看罗天上仙的!

当然,老王这可能是怕我难做,毕竟哥们儿跟陈洁,那不但是本家,走动得还很勤快呢,想到这个可能的因素,陈太忠又犹豫了起来,老王一开始就没打算联系我,此人……确实懂得为别人考虑,该不该帮一下呢?

王处长说了软话之后,就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副班长,一颗心也上下起伏忐忑不安,见到其陷入了沉思,真的有拔脚就走的冲动,但是,他真没那个胆子!

就在他内心煎熬天人交战之际,猛然觉得肩头一沉,一只巴掌重重地拍了下来,紧接着一个声音恍恍惚惚地传来,“老王,问你一句话,你自己说的……你罪不至死?”

王德宝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不是手掌力道大,而是他的腿太软了,不过,这辩解的话还是要说的,“都……都是瑞厅长搞的事儿,别人动不了他,拿我垫背。”

“嗯?你怎么就坐到地上了?”陈太忠有点讶异,哥们儿这就是轻轻一拍,你至于这样吗?不过这些就都是枝节末梢了,既然已经决定帮助自己的同学,他就不见外地发问了,“你这心虚什么呢?”

“我……我没心虚,”王处长也觉得有点丢人,手一撑地猛地站了起来,却是由于用力过猛,又喝了一点酒,身子不由得又晃一晃。

“处长……”司机蹭地蹿下了车,轻呼一声,却是又不敢上前。

他是得了领导机宜的,知道这年轻人是大人物,千万不可得罪,但是眼见自家老大居然被打倒在地,他可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没你的事儿,走远一点儿,”王德宝头也不回地摆一摆手,不过,有了这么一个插曲,他就能借机调整一下情绪——刚才实在太失态了。

“这么说吧,”他深吸一口气,直勾勾地看着年轻的副班长,“我在单位,只是中层干部……是中层,决策都是领导的事情,太忠,以你对咱们政治体制的了解,你觉得,我有能力搞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

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也不说话,他要搞明白,这个人在心虚什么。

王处长见他眼神不善,只觉得自己腿肚子有点转筋,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不说话也不行了,“这次要顶我的,是个副处长……”

盯着他位子的,是李无锋的人,这个毋庸置疑,但是瑞根在厅里,偶尔还跳腾两下,就有人给那副处长出主意,既然要整王德宝,直接整垮算了。

最让王处长郁闷的是,他手下有人见其位子不保,心就不稳了,尤其是有人曾经吃过王处的排头,正好就借此机会,提供出一些不怎么合时宜的材料。

这材料涉及什么,王德宝没说,陈太忠也没问,不过就是那点事儿嘛,要知道,王某人是资源管理处的正职,不是副职。

作为副职,里面或者还会有些人相对比较清廉,可正职你要是清廉的话,那根本就是自绝于人民——起码是自绝于这个团体了。

王德宝没说内幕,但是同时他也强调了,“这些事情,我不做一样有人做,就算我病退了,任何一个顶上来的处长都会那么做。”

陈太忠又盯着他看半天,才轻喟一声,“好吧,反正现在的位子,你是不要想保了,这不现实,不过,要是真有人把你往火坑里推,唉……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吧。”

“应该的,应该的,”王德宝连连点头,心说今天的目的总算达到了,也不枉我这番折腾,可是,他还有一点要强调一下,于是支支吾吾地表示,“不过……这事儿……不太能拖。”

“我知道,”陈太忠不耐烦地看他一眼,心说要是能拖,你也不至于现在就沉不住气了,“你刚才为什么心虚成那样?”

“我没心虚……我只是没想到,太忠你居然能把赵喜才弄下来,”王德宝面对他,沉声回答,“真的是大快人心!”

“哦,原来是这样啊,好了……你回吧,我一个人静一静,”陈太忠点点头,淡淡地吩咐一句,心里却是不无得意,知道哥们儿的厉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