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12302 热情的花华

23012302热情的花华

情的花华(上)

其实,李无锋是在周日晚上就接到了陈洁的电话,听说陈太忠跟王德宝在省委党校里成了同班同学,他心里登时就是“咯噔”一声,这姓王的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吧?

对王德宝,李厅长确实是没啥太好的印象,不过大抵还是由于阵营的缘故,至于说个人恩怨……有没有?有!但是不多也不严重。

姓王的紧跟瑞根,跟他有利益上的碰撞,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听到陈洁说起陈太忠,李无锋就知道,这次不能折腾王德宝太惨了,他虽然只见过陈太忠一面,但是他太明白这家伙的能量了。

且不说他的扶正就是陈太忠帮着关说的——此事他领的是陈省长的情,只说曾任天南第一秘的副厅长严自励,说起陈太忠的时候,表情都是怪怪的。

事实上,李无锋也不想将王德宝折腾得太惨,满打满算他还能再干两年,何必在临下之前做得太过呢?

但是下面有人想弄王德宝,而且瑞根那也不是个善碴,不下狠手将来没准还要生出什么事端,所以李厅长就默许了某些事情——姓王的这几年也没少捞了钱,判个死缓也正常。

不过陈太忠横空插一杠子进来,这事儿就不能再这么弄了,李厅长是老派人,所以他饮水思源只领陈省长的人情,但是既然是老派人,他也承认,陈某人对他李无锋是有恩的。

反正,陈洁打过来电话,李无锋就必须有所表示,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出,陈省长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

我哪儿有什么指示?陈洁不想沾染此事——她并不能肯定那姓王的到底是不是规矩人,于是就告诉他,你跟小陈协商处理吧,嗯……他的要求好像不高。

一听说要求不高,李无锋登时就放下了所有的担心,他可是知道,陈某人一向是不怎么讲理的,有陈省长居中调停,他倒是不怕小陈逼自己交出肇事者,而眼下这么说,想必就是王德宝能动,但是不要搞得太惨吧?

没错,他对陈太忠的能量,认识得太深刻了,又知道那厮是个反脸无情的主儿,若是没有陈洁居中,他还真有点担心这事儿。

反正,陈省长和李厅长那真不是外人,这么晚,陈洁都能打电话给他,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只不过她确实不想介入此事,于是就将态度表现得明明白白。

等接到陈太忠的电话,李无锋自然要客客气气的,顺便,他还不忘记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小陈跟严自励的交情——李某人还有两年退休,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李厅长很明白,自己不会在卸任的那一天才走下坡路,这不现实,在他退休之前,下面的人就会渐次地跟他拉开距离。

有的人,是投靠了未来厅长的热门人选,借此同他划清界限,同时也有人担心,新厅长会大力扫除老厅长的存在痕迹。

真到了那时候,为了安全起见,除了少数死党,大多数人不得不跟现任领导保持一个微妙的距离——以免自己被误划入某个阵营中。

李无锋是见惯了起起落落的,自然知道自己的行情会在这两年内的某一天,开始下滑的,他对此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同时,他希望这一天越晚到来越好,尝过一把手的滋味之后,谁又肯轻易放弃呢?

所以,从个人角度上讲,李无锋并不希望看到陈太忠和严自励走得太近,没错,蒙艺是走了,但是严自励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副厅长,做事又稳重,这样的人不值得大家追随吗?

就算炒短线风险比较大,不合适重仓介入,但是投资长线或者持币观望,保持长期的关注,那是绝对没错的。

然而,你严自励的行情一旦上涨,我李某人说话,有时候就未必好用了,行情下降就很可能早些时候到来——此之谓拐点,对于这一点,李无锋也看得明明白白。

是的,他不希望陈太忠和严自励搞到一起,小严自打来了林业厅,倒是规规矩矩的,但是这个小陈的折腾劲儿一直就没消停过,哪怕是蒙艺离开了天南。

所以,当他听到陈太忠暗示,不愿意见到严自励的时候,真是有一种意外的惊喜:你俩不是蒙艺的左膀右臂吗,怎么就能搞不到一块呢?

于是,他甚至不惜出声相问,以确定自己不是听错了,“那我也一个人过去好了,咱俩还没单独坐一坐呢。”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两人坐在一起,其实还真没什么可说的,陈太忠这边一说,王德宝可以下,但是别那么惨,李无锋就马上表态,也就是个轮岗,厅里有些人对此有点误会,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小王干资源管理处处长两年多了,丰富一下任职经历,有利于将来的发展——我要是真对他有那么大意见,至于送他去青干班培训吗?

老王阵营站错了,那是他活该!陈太忠才不会被这种低级的话影响认知,“我就怕你误会,本来我想直接找无锋厅长你的,不过想一想,还是让陈省长了解一下情况的好。”

这些都是扯淡的话,无非是他想表示出对李无锋的尊重罢了,李厅长倒也领情,犹豫一下发问了,“这次轮岗,想让他去天南天然林保护办公室,小王……他一直搞资源管理的嘛。”

关于轮岗,陈太忠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岗位轮换嘛,无非就是组织内部丰富任职经历的又一种手段,像林业厅这种大系统,基本上就是系统内的平级调动。

不过,这个天然林保护办公室,听起来似乎也有点权力的,一时间他就有点疑惑了,老李啊,我这人其实没那么不知足,你不用这么给我面子的,“有个差不多的岗位就行了,李厅长,老王是跟瑞根的,何必那么照顾他呢?”

“呵呵,”李无锋听得就笑,心里也舒坦了不少,笑了好一阵才发话,“这个办公室……它是事业编制,太忠你懂了吧?”

事业编制啊~陈太忠听明白了,于是重重地点点头,“同学一场,我尽力帮到他了,李厅长你也给我面子了,这个我知道。”

听他说得明白,李无锋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也跟着点点头,“这家伙这次运气好,跟你在一个班,换个别人,我弄出他的尿来!”

“哈,”陈太忠听得哑然失笑,心说厅级干部我见得多了,说话像你这么不讲究的,还真是少见,“无锋厅长真是性情中人,这份心意我就领了……对了,我该怎么跟王处长说一声?”

“这个嘛……”李无锋沉吟一下,心里对小陈的好感就越发地多了一点,他性情上来了,说话是不讲究,但是偏偏地,他见不得年轻人跟自己说话不讲究。

这大抵是一种倚老卖老的心意使然,他自觉这辈子吃过那么多的苦,走过那么多的弯路,到了这把年纪,就有资格跟年轻人这么说话了。

但是年轻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的话,他心里就要不舒服——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知道夹着尾巴做人呢?

别以为领导是直脾气,就希望下属也是直脾气,这种情况确实很多,但是例外的也很多,李厅长喜欢稳重一点的年轻人,而现在的年轻人,稳重的还真不多。

当然,陈太忠远远算不上稳重,但是以这家伙的强势,又先通过陈洁打了招呼,现在居然还知道问自己该怎么跟王德宝转述,这让李厅长心里异常欢喜——这才是懂规矩的!

“这样,你让他明天请个假,”李无锋欢喜了,说话就更直接了,“来我办公室门口等着,这不是我要让他难堪……关键是,我也得要个台阶不是?”

“这倒是,已经是很便宜他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明白,王德宝这么做了的话,不但老李得了台阶,瑞根也会脸上挂不住,实在是一举数得的事情。

当然,李厅长这么要求,确实也是有点羞辱之意,但是老王肯定得认,要不是哥们儿帮你关说,你连在门口死等都等不到结果,现在你该知足了。

李无锋一开始并没有讲这样的条件,直到现在才说出来,证明老李此刻才彻底地释去心结,陈太忠很高兴看到这一点,同学的忙他不得不帮,但是他并不想因此而领李厅长什么人情,所以听到这个要求,他只有高兴的份儿。

“小陈你果然是恩怨分明,”李无锋见他附和自己,越发地高兴了,“对了,你跟严自励,最近怎么不走动了?”

“我从来也没跟他走动过,”既然老李这么仗义,陈太忠也就有一说一了,他笑着摇摇头,“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我跟他打交道时间不短,但是还真没什么私交,倒是无锋厅长,这才见第二面,就觉得您快人快语如沐春风,很享受这种感觉。”

“哈,你这嘴巴还真是厉害,”李无锋放声大笑了起来,他遭人拍马屁的时候多了去啦,但是陈太忠不比旁人,这是个出名强势和嚣张的家伙,是天南省官场上耀眼的政治新星,“好了,以后林业厅有什么事儿,直接找我就行,不要那么见外。”

2302章热情的花华(下)

这顿饭吃得煞是愉快,陈太忠心里也很高兴,他帮人忙的时候很多,但是毫无波折就搞定的情况,还真的少见。

所以,两人分开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拨个电话给王德宝,王处长一听李厅长要自己明天请假去其办公室,也是微微一愣,“请假倒是好说,但是……请一上午,还是请一天呢?”

他这也是拐弯抹角地打听,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陈太忠才告别了快人快语的李无锋,说话就有点受到其影响,“你照着一天请吧,老王,你要不想去也行,我也能保你没事,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去一趟的好……你还年轻,不是吗?”

“那是,多谢太忠你提醒了,”王德宝要是连这话都听不出来,这么些年官场也就是真的白混了,“这件事忙完,一定要跟你好好地坐一坐。”

第二天一大早,青干班的学员王德宝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陈述半天苦衷之后,他得到了一天的假期。

花华听说此事,就又在班里张罗了,说是王同学身为实权正处,平时没什么架子也挺爱帮助人,要不,咱们今天下午下了课之后,一起去看一看患病的老人家,也算是一份同学情义。

经过董瑜亮的生日一事,大家已经知道,这女娃娃其实真的单纯得可以,当然,换一种说法就是“脑子有点缺弦儿”,不过这次她的建议,也不能说有什么不对。

反正在青干班三周以来,大家都习惯了,知道晚饭之后就是自由活动时间,更有那胆大的,托同舍打掩护,都敢夜不归宿。

陈太忠一听她居然有这种建议,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偏偏地她还在很认真地张罗,于是就提醒她,“你先跟老王打个招呼,看看人家是什么意思。”

“德宝哥肯定不愿意惊动咱们,这还用问吗?”这花华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她振振有词地回答,“咱们去,是体现同学的关怀,需要他同意吗?”

“你这……”陈太忠真的有点无语了,不过还好,现在是课间休息的时间,周围旁听的同学也很多,他眼睛一扫,看到了董瑜亮,“老董……瑜亮,你妹子又要给人突然袭击了。”

董瑜亮也是颇为地无语,他对此事是无可无不可的——反正年轻人爱折腾,倒也无可厚非,但是听到陈太忠特意跟自己打招呼,他就上心了。

想一想前两天自己生日,王德宝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还坚持跟陈太忠坐一桌,他觉得这里面或者会有什么说法,说不得咳嗽一声,“小花,太忠说的没错,没准老人们喜欢个安静,要是病情转好,咱们太兴师动众也不太合适,你先打个电话问一下……”

“我在林业厅有两个朋友,我帮你问吧,”班长唐东民及时地跳了出来,他这个班长,最近的风头被别人抢了个七七八八,心里真的不是个滋味,“问一问厅里的人,就知道他那边怎么回事了。”

“好像就你认识的人多似的,”何振魁低声嘀咕一句,凭良心说,唐班长在班里还是很得人心的,长袖善舞嘛,不过不肯买账的人也有,尤其是陈太忠所在的这个小团伙,大家眼里就只有副班长而没有班长。

尤其是,赵华的那个小团伙,跟唐班长走得近,何振魁就有点不服气,一边说,他一边就悄悄地摸出了手机,“我们建委搞建设的,跟林业厅打交道可不少,我也打个电话问一下……”

他这么一说,罗汉也不干了,他低声耻笑某人,“你们建委跟林业厅,也算打交道?水土保持是哪几个部门协调的?防汛抗旱办公室又是怎么组建的?比我们水利厅,你差多了……太忠,你说打电话合适吗?”

“千万别……”陈太忠没命地挤眉弄眼,心说你们现在打电话过去,可就热闹了,李无锋是一厅之长,那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李厅长办公室的那点事儿,经得起别人的打听吗?

真相,一般都是很残酷的——不管是对被打听者,还是打听者而言,都很残酷,他可不希望自己两个舍友陷入其中。

罗汉一见他这模样,就歇心了,可是何振魁不甘心,还在翻看电话号码,“没事太忠,这是我特铁的一哥们儿……咝,轻点儿,你捏我的手干什么?”

“我是省得你后悔,”陈太忠嘴皮子不动,一边四下看着,一边从嗓子里传出极低的声音,“老何,本来不关你的事儿,别把自己绕进去。”

“哦?”何振魁略略错愕之后,眼珠就是一转,他行事粗拉脑子却不笨,闻言登时就醒悟了过来,于是笑着点点头,大声地发话了,“唐班长,老王那边,是个怎么情况啊?”

王德宝在李无锋的办公室门口呆着呢!唐东民挂了电话,一时间脸上阴晴不定,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实情他肯定不能说的,要不然惹的可就不止是王德宝了。

“就是啊,王哥的老妈,好一点了没有?”花华也忍不住了,径自走上前,“东民哥,他让不让咱们过去探望?”

花科长绝对是一班的一枝花,走到哪里都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她这么一问,唐班长真是躲都躲不开了。

“我……我朋友手机没电了,”唐东民清一清嗓子,没命地组织着措辞,“这个……我觉得吧,老王悄悄地请假,就是不想让咱们荒废学业,没有上级组织指示的话,咱们就不要太兴师动众了吧?”

“嗯?”很多人都在暗暗地奇怪他的变化,能在这里上学的,又有几个脑瓜不够数的主儿?一时间大家就猜到,这里面约莫是出现了什么变数。

按说,大部分人在青干班里,都是打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处事原则,官场中,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眼下,却是有点小小的不同,因为此番青干班结束后,很多人是要参加选派的。

所以,明面上的打听,是再也没有了——毕竟唐东民的下场在那里摆着,但是暗地里,这股打听的风潮不减反增,大家都在奇怪,这王德宝是遭遇了什么样的古怪,而这种古怪,会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王德宝可是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地就成了香饽饽,其实他做事已经很谨慎了,将事情推到了母亲身上,而不是自己装病——他自己装病的话,从医院往外跑,那就太扎眼了。

一大早八点十分,他就来到了厅长李无锋办公室外面的接待室,这个时候,李厅长甚至还没来呢,当然,厅长来了之后路过的时候,也只当没看见他了。

不过,王处长的态度很端正,他甚至关掉了自己的手机,影响领导工作是很不好的,更关键的是——万一瑞根打过来电话,那他是该接还是不该接?

瑞厅长会接到这个消息吗?那简直是一定的,厅长办公室人来人往,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王德宝坐在那里了。

要说这李无锋,也真的有点记恨王德宝,办了一会儿公之后,谁都见了就是不见王处长,约莫接近十点的时候,他又出去开会了,还是当没看见此人。

王处长继续忍耐,结果等到十二点,还是不见李厅长回来,结果负责管接待室的那两位都受不了啦,“王处长,您先出去吃点饭吧?”

“呵呵,影响你们吃饭了,”王德宝和蔼地笑一笑,站起了身子,“我等半个小时再过来。”

这个时候,他哪里有心情吃饭?出去找个咖啡屋坐一坐,喝两杯果汁填一填肚子补充营养,又卡着点钟去了厅长办公室——这点小小的轻慢,他是能忍受的。

终于,大概是在一点钟左右,李无锋带着点酒气回来了,这时候接待室满打满算也就王处长一个人,李厅长看他一眼,觉得这态度勉强就算可以的了,“你跟我进来。”

其实,接待室的这两位里,一个午休去了,一个受了王处长的连累,不得不在这儿硬撑着,就偷偷地给李无锋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说是王德宝赖在这儿不走了,我是不是该撵他走呢?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李无锋才会觉得他态度端正,本来想将人晾到下午的心思也没了,反正他在哪儿休息也是休息。

王德宝进去不到两分钟,就出来了,冲着目瞪口呆的接待员笑着点点头,就迈步走了出去。

他是个沉得住气的,走出办公楼,才摸出手机揿开电源,才说要打个电话谢谢陈太忠,不成想信号才一挂到网上,手机就“嘀嘀”地响了起来,四五条短信出现在他的手机上——大家打不通他的电话,那就只能发短信了不是?

翻看了几条信息,王处长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份目瞪口呆的表情,好半天他才叹口气,拨个号码,“妈,下午我陪您去检查一下身体吧……”

(本来打算码七千字的,出了点事情,就六千了,掉到第十六了,风笑的要求不高,只想保持前十五啊,恳请大家支持。)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