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32304 有功而放肆

23032304有功而放肆(求月票)

功而放肆(上)

花华的热心,导致王德宝陷入了被动中,尤其是唐东民打完电话之后的欲言又止,让太多的人注意到了不妥。

当然,大家都是有城府的,私下里偷偷去打听的,听说那个结果之后,也秘而不宣——没办法,虽然大家是同学,可是这种事儿怎么说得出口?

正是由于秘而不宣,反倒是各人都想各人的法子,导致打听的人大大增多,王处长在厅里也不可能没惯熟的人,于是就有人发来了短信。

王德宝这一下还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只能先找老妈帮着补救,然后心里暗骂花华,小丫头你也太……好吧,其实不关你的事儿,你还小不懂事,这个唐东民,你太不是玩意儿了!

这就是干部培训班的危险之处,好心结果办坏事的例子,真的不算稀奇,不过,花科长的单纯能被人理解,反倒是唐班长会躺着也中枪,倒是令人哭笑不得。

不过,抱怨归抱怨,王处长的心里,还是以欣喜为主,毕竟是躲过了一劫,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很正常——反正青干班一结束,大家就各奔东西了,谁还会惦记这点事儿?

然而,对这件事最郁闷的,绝对不是以上这些人,最郁闷的……是瑞根!

瑞厅长对王处长的处境,实在是无能为力,他只有表示同情的能力,因为他非常明白,李无锋造出这么大的舆论来,就是想逼着自己出手捞人,然后,没准自己也要被装进去了——这一招实在有点恶毒。

但是听说王德宝守在了李无锋办公室门口,他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懑,姓王的你这是打谁的脸呢?我是暂时没能力管你,你就这么公然叛变了我?

好吧,这是你自救的行为,我能理解!瑞根咬牙切齿地想让自己看开一些,可非常不幸的是,他又听说,王德宝所在的干部培训班,居然有人打电话来了解情况。

这一下,瑞厅长真的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了,你自己不怕丢人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把影响造到系统外了,是系统外啊!

在林业系统里,再怎么折腾也是系统里的事儿,反正知道的人都明白,李无锋是正职我是副职,但是……系统外的人,他未必清楚啊~

瑞根是很要面子的,想一想自己遭到背叛的名声,会传到社会上,这让他在办公室里狠狠地摔碎了两个杯子……

陈太忠却是没管这些,下午下课之后,又有人要请他出去坐一坐,他只能婉拒了,因为今天王启斌要去他的别墅,恭贺他的乔迁之喜。

自打知道自己会留在省里,他才真正地认识到了王处长的能量,以前他是市管干部,天高皇帝远的,对省委组织部也没太深刻的概念,只是单纯地知道组织部厉害。

在班里见到了花华的行情,又见到副部长闫昱坤的气派,他才蓦然反应过来,合着这三大处的正职,那能量真的不是盖的,那么跟老王处好关系,将来省里的很多业务,就比较容易开展。

上午的时候,小王去了京华房地产公司,丁小宁当时在工地现场,直接安排张副总给了她一个房间,京华现在租了一层写字楼,装潢得很不错,房间相对也富裕,不过能给她一个专门的办公室,那也是很给面子的了。

小王倒是不见外,拿了办公室钥匙之后,就直奔工地去了,用她的话说就是,我得对房子有些直观的了解,才好向客户介绍。

丁小宁其实也有点不待见她,不过眼见人家态度挺端正,又是挺不见外的做派,自然不好说什么,于是就大致说了一下工地的现状,还说城郊的房子只有两栋是咱的,大头还是要等素纺迁出来,开发那里。

两个女人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嘀嘀咕咕一阵居然很快就成了好朋友,然后丁总做主,就把她带回了湖滨生态别墅,

小王不但自己来了,还叫了湘香过来,其实,这栋别墅给小王的印象,跟紫竹苑的没啥区别,无非就是一个大一点一个小一点,一个贵一点一个便宜一点——反正都是她买不起的。

陈太忠一琢磨,其实也就是这个道理,搞得神秘兮兮的也没啥意思,不就是一栋别墅吗?小丁买的,我进来住一住,有人歪嘴的话,大不了哥们儿不住了,还能有什么?

于是,他心里绷的这根弦儿就松了一点,而当天晚上王启斌来的时候,也没有特别留意保密什么的——这一片儿住户里,比你心虚的人海了去啦,你瞎操个什么心?

王处长不怎么能喝酒,于是这饭在八点半就结束了,女人们在参观房间,两个男人却是坐在一起闲聊——王处长在抽烟,陈主任在喝酒,大家就是放松了。

聊着聊着,两人就说起了那帕里,其实他们三个人,算是个标准的小团伙,说起来,王处长还挺羡慕那处长的,“前一阵帮小那办了点事儿,才知道这家伙要升副厅了。”

“没有这么夸张吧,这么快?”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咋舌,想当年他认识那帕里的时候,两人都是副处,现在他还是正处待遇,人家却是要即将副厅了,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哪里有你快?”王启斌笑着白他一眼,“小那在副处上卡了四年,现在也一年多的正处了,跟蒙老板跳到碧空去,升半格还不是正常?”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陈太忠笑一笑,心说也是,哥们儿这副处也不过是两年,现在时间一到,就考虑正处了——起码不用卡四年不是?

“最近在搞七一,他是党委的,肯定忙不过来,”王启斌笑一笑,接着猛地一拍桌子,“对了,我听他说,蒙勤勤好像要走了?”

“是吗?”陈太忠讶异地问一声,接着点点头,“这也正常,她在素波呆着也没啥亲人了,尚彩霞都要走了,她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对了,她要去哪儿,碧空吗?”

“可能去北京,中国银行总行,”王启斌仔细地看着他,似乎要从他脸上找到点什么,“反正蒙老板不可能一直在碧空,小蒙这也是往上走一走,再下一下,基本上这级别也就上去了。”

“嗯,她也要开始认真做官了?”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虽然他总觉得王处长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却也没往心里去,“那回头见她一下,也算道个别吧。”

“她真想做官的话,三十出头的时候,做个副厅不难,”王启斌笑一笑,人和人就是没法比,人家有个年轻的正部级老爸罩着,还有什么是不敢想的?

不知道怎的,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陈太忠有点意兴索然,也没什么说话的兴趣了,王启斌三人坐到九点半,然后告辞而去。

第二天是周三,中午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凯瑟琳的电话,说是已经跟着蒋君蓉一行人来到了素波,还说晚上蒋省长要设宴款待大家。

这种机会,她是不会放弃的,天南最近要上的项目也不少,跟省长搞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不过,饭后的活动,她希望太忠能带着自己四下走一走。

两人现在的关系,也瞒不了人,起码大家知道,普林斯公司的老板是买陈主任的账,才将这么多人带到了天南,否则省里真的很难跟别人争到这么多人。

陈太忠想一想,这种事确实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于是给范如霜打个电话,说是凯瑟琳来天南了,你不跟她碰一碰头,好让她将来给你也找几个高级工程师?

“今天厂里有活动,过不去,”范董在电话里笑着回答,由于跟凯瑟琳配合得挺好,她并不是很在意那几个工程师,厂里都往瑞士送了三拨人学习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普林斯的老板算是来范董的地盘了,不见一见也不好,“明天吧,明天我能抽出一天时间,后天一大早还得赶回来,马上七一了,厂里的活动我得在。”

不光是陈太忠知道凯瑟琳来了,连田甜在晚些时候也知道了,天南省电视台已经派人过去拍摄了,而且,今天晚上是要上天南新闻的。

蒋省长的欢迎宴会一直开到将近八点,宾主尽欢,当他知道,罗纳普朗克的投资在凤凰落地,也是凯瑟琳促成的时候,当即表示欢迎她常来天南走一走,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至于自己女儿跟这美国人的小小不睦,就被他撇到了一边,一省之长做事,哪里会少了这点气度?

凯瑟琳当即就打蛇随棍上了,说是最近想在天南参与几个项目,回头还请蒋省长大力支持,蒋世方愣得一愣之后,点点头,说是没问题,欢迎你参与。

这种时候说的话,没办法当真的,蒋省长很清楚这一点,凯瑟琳也很清楚——蒙艺要从表面上跟她很明显地划清界限,蒋世方大概也是如此吧?

2304章有功而放肆(下)

蒋世方离开天南宾馆之后不久,就接到了接待小组的汇报,说是普林斯公司的老总和秘书,在刚才出门,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之后离开了。

“先远远地跟着吧,”穆海波请示了领导之后,做出了回答,“这是咱天南的贵客,嗯,尽快查明那辆车是哪儿的。”

不多时,下面人又将电话打了过来,说是查出来了,是今天才上的牌子,车主是京华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丁小宁。

“是陈太忠啊,”穆海波不知道别人,还能不知道丁小宁?美女孤儿企业家已经是很显眼了,更何况这女孩儿最近拿下了素纺这个大包袱——也可以说是大肥肉。

“要是陈太忠,就不要跟了,”蒋世方不动声色地做出了指示,小陈跟这外国女人的关系,他不是很清楚,也不想知道,反正她们跟陈太忠在一起,是绝对吃不了亏的,而且那家伙脾气太坏,弄出什么误会,反倒是不美了。

“啧,这家伙公然跟这些外国人搅在一起,不知道注意点影响,”穆海波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味道,嫉妒羡慕什么的,都有一点点——其实,凯瑟琳的美艳,也让他看得有点不克自持。

“由他去吧,这是咱天南注重人才嘛,”蒋世方黑着脸,淡淡地说一句。

“帮了蒋世方这么个忙,就能大大方方陪你们了,”陈太忠带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施施然地走在大街上。

三人本来是想找个酒吧坐一坐的,但是在北京泡吧泡多了,来素波感觉这里真的要差一点,所以他就决定了,带着两个美女去逛夜市。

每到盛夏的时候,素波就有几个夜市,尤其是东城区的夜市规模更是首屈一指,这里本就是商业区,人气比较旺盛,这大夏天的,晚上摆开一溜又一溜的地摊,大家一边消暑一边闲逛,倒也别有一番风趣。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没见过这种阵仗,卖衣服、眼镜、小饰品、小吃以及各种百货的小地摊混杂在一起,尤其又有那卖烧烤、露天火锅或者烤红薯的摊子,搞得整个夜空灰蒙蒙的,感觉是说不出的喧嚣。

“真热闹啊,”两女相互对视一眼,兴致勃勃地逛着,这地方一看档次就不是很高,可是她们没见过不是?反正年轻人都有爱趁热闹的毛病。

夜市的光线并不是很好,尤其是很多摆卖小饰品的摊位,那些仿真首饰、小挂坠之类什么的,看起来亮晶晶璀璨夺目,远比平日白天里卖相好。

见两名外国美女逛自己的摊子,各摊主都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推销自己的产品,有的会做买卖的,直接跟陈太忠打招呼了,“兄弟,你帮我把价钱抬上去,咱俩对半分。”

“那我要把你的价钱压下去呢?”凯瑟琳笑吟吟地接口了,虽然不能说是字正腔圆的汉语,但是话里的北京味儿很浓。

看到摊主尴尬的样子,三个人笑得前仰后合,到后来,凯瑟琳直接就用汉语发问了,不过,虽然这些摊位上的主儿已经在没命抬高价钱了,可那东西一听,还是有点不上档次。

逛了约莫半个小时,两人一共也就买了一个高倍望远镜,摊主信誓旦旦地说,这是走私的俄罗斯军工产品,不过,就算他敢说,别人也得信不是?

可是伊丽莎白还就喜欢上这东西了,于是开价一百八的望远镜,被陈太忠还到八十之后买下了,至于说这东西是不是只值十八块,他没兴趣去琢磨,价格砍了一半还多,就可以满足了,人家大半夜的摆摊,也不容易不是?

然而,在下一个卖这种产品的摊点,摊主见到伊丽莎白拎着这么一个望远镜,直接就问他们是多少钱买的,听说这三位花了八十,登时长叹一声,“你们上当了,就这东西,四十一个,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三人听得也就是哈哈一笑,大家的兴致在逛街,而不是真的计较这点钱,不过伊丽莎白多少还是有点悻悻。

逛到九点的时候,闻到路边烧烤的香味,两个女孩有点嘴馋了,可是看一看那卫生环境,终于还是忍住了,“什么东西都是黑乎乎的,这怎么吃啊?”

“明天吧,咱们去专门吃烧烤,”陈太忠笑着回答,“对了凯瑟琳,明天范如霜要过来看你,晚上这一桌算我定了,不许答应别人哦。”

就在这时候,前面猛地哄闹了起来,人群先是一聚,然后轰然散开,两个小孩飞快地冲着他们跑了过来,后面有个女声在大喊,“抓小偷,他们抢了我的包。”

“嗯?”两个外国美女齐齐就是一愣,这种闹市里,小偷虽然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公然抢劫还是比较少见的——倒是大家纷纷避让,她俩没觉得异常,国外更是这样。

小孩正没命地跑呢,路边走过一个年轻人,似乎是没发现这里的异样,结果一个孩子不小心就直接撞了上去,连着踉跄两步。

年轻人的身子也被撞得一歪,然后眉头一皱,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脑后风声响起,一柄雪亮的砍刀正正地砍中他的顶门。

持刀行凶者也是个年轻人,高鼻深目,面部毛发浓密,一看就是少数民族,一刀砍下去之后,轮起刀来还要再砍,陈太忠却是忍不住了,“伊莎,给我揍他!”

“揍他?”伊丽莎白见到那雪亮的刀子,也有点胆颤,不过,听他这么一喊,那年轻人抬头就怒视了过来,却是停止了砍人。

这下,伊丽莎白就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年轻人看到是一个外国女人,抡起砍刀的手禁不住放了下来,横着身子就撞了过去——别看此人下手狠毒状似冒失,什么人能砍,什么不能砍,他心里清楚得很。

比格斗的话,伊丽莎白是不怕的,她冲过去飞起一脚,就同那人扭打了起来,不过还没打了两下,四周又冲出四五个年轻人来,有人拎着铁棍,向她狠狠地砸去,一看那长相,就知道这些人是一伙的。

这时候,陈太忠动了,他冲去就攥住了持刀年轻人的右臂,“刷刷刷”一阵刀声响起,那年轻人手上的刀不由自主地砍向自己的同伴,眨眼间就是鲜血四溅,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各种斗殴器械掉了一地。

四五个人很快就丧失了战斗力,有的人捂着肚子,有的人捂着脑袋,最惨的是持刀者,在放倒自己所有的同伴之后,他的右手狠狠地向自己的左臂一砍,整个左臂登时掉落在地。

“滚蛋!”陈太忠将此人向远处一推,那位失了一条膀子,正在痛着呢,吃他这么一推,掌握不住平衡,登时就滚倒在地。

他也不管这些人,走上前拽着伊丽莎白,快步向凯瑟琳走过去,“走了走了,真扫兴。”

凯瑟琳也看到了,地上有人肚裂肠破,有人被砍断大腿,心知此事搞得不小,二话不说转身跟着他疾走,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阵阵的尖叫声,“打架了!杀人了……”

有几个胆大的,就想跟在陈太忠背后,看一看这是何方神圣,被他冷冷一眼瞪来,登时就吓得止住了脚步。

不是逛街的话,三人走得还是很快的,约莫花了七八分钟,就走出了夜市,找到停在不远处的奥迪车,大家上车之后,凯瑟琳才轻声发问,“太忠,你为什么会先让伊莎上呢?”

陈太忠嘴角**两下,闷头打火起步,直到将车缓缓地驶上马路之后,才叹一口气,“他们……是少数民族,享受民族政策。”

“但你是官员啊,”凯瑟琳还是有点不解,“不是说‘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吗?你为什么要怕他们?”

“……”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要不是那什么民族政策的话,这些人至于嚣张成这样吗?官员……官员就怎么了?影响了稳定和团结,也是要被人找毛病的。

想到这个顺口溜连凯瑟琳都知道了,他真的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良久才叹一口气,“伊莎,你记住,要是有人问你,你就说是你看不惯,才出手的……而我,唉,我是为了保护你俩不受伤害,听明白了吗?”

“……”这二位听得也有点无语,好半天凯瑟琳才又出声,“其实你可以暗暗地跟上他们,不用在大庭广众下弄得这么血淋淋的,我们美国的种族主义者,也不会留下明显的把柄给别人。”

“问题是他们欺人太甚,”陈太忠沉默一阵,又笑一笑,“当街砍人,不把我们主体民族当人看,不狠狠地震慑一下,他们还以为自己真的是生而优越呢。”

“那个人,确实有点欺负人,”伊丽莎白及时出声发话,事实上,她刚打了一架,气血尚未完全平复,精神也有点亢奋,“撞住的路人他都敢砍,却不敢对我动刀……说实话,当时我也吓得要命。”

“算了,不说这个了,明天我要是来不了,你记得向蒋世方问我的下落,”陈太忠淡淡地发话,一打方向,天南宾馆出现在了前方……

(还是在第十六,真的不甘心,召唤月票~)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