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1章 选派前

2311章选派前

自打在小礼堂被一班的学员起过哄之后,陈太忠在培训班的三个班里,是彻底出名了,最起码大家能确定,此人在一班的群众基础很好。..

不过,这时候这一期青干班已经要结束了,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所以也没生出太大的影响,周二青干班结业,邓健东为此到党校做了讲话。

结业之后到选派之前,有一个缓冲期,同时,这也是最折磨人的时候,学员们以前确定的,都是一些初期意向,现在正是敲定的时候。

陈太忠对此倒是无所谓,只是他有点不想回凤凰,于是回家看一趟爹妈之后,就安心地呆在素波,也省得别人关注。

怎奈树欲静而风不止,周三的下午,刘望男的姐姐刘盼男、她的爱人曹小宝跟着通玉县的徐书记来到了素波。

自打山火事件之后,曹小宝就升为了县交通局副局长,现在更是春风得意,分管上了运管这一块肥差,由于背靠徐书记这棵大树,县局一把手对他的作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子滋润得不得了。

刘盼男和妹妹联系得很紧,知道最近陈太忠在素波上课,而且妹妹都跟着过来了,她甚至笑话她,“别人陪读,都是陪儿子陪女儿,你倒好,陪你的小男人……”

现在陈太忠在素波住下了,刘科长马上就劝自己的男人过去拜望一下,曹小宝琢磨一下,跟徐自强一汇报,书记大人也跟着过来了。

徐书记上次跟着陈主任,拜会了一下高省长,这次他来,一个是要走动一下,巩固感情,另一点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再拜会一下另一个副省长——陈洁。

陈省长对陈主任的赏识,只要肯打听的人,都能了解到一二,而且徐书记此来,还有点别的事情,他想在县里搞个山区种植示范园。

通玉多山,除了有点养殖业,真的没别的了——如果不算美女的话,而这养殖业也不过是些牛羊,养的效率和成绩并不是很突出。

通玉县想先搞一个高山种植,搞好了这个种植,再考虑提高养殖业,这个示范园项目市里批了,但是拨不下来多少钱,市里让他们去省里想办法。

这事儿是县长张罗的,但是到了省农牧厅就被卡住了,说你这项目特色不够明显,省里资金也紧张,我们强调要坚持自力更生,不能等靠要。

然后,县委就不满意了,徐书记说县政府怎么能搞这半吊子工程呢?所以他这次来,就想看看能不能有机会见一下陈洁。

陈太忠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不过,有这么个机会,他就立马联系罗汉,老罗要去通德挂职,正好介绍个实力派的给他认识。

罗汉一听当然高兴了,虽然通玉县在通德都算很差的一个县区,可人家徐自强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堂堂的县委书记,挂职期间有什么事情,也好相互照应。

那么,饭店就定在万豪酒店了,这是罗处长请客,徐书记听说这位是陈太忠的同学,也有结识之心——就算撇开陈主任的因素不提,能进了青干班的干部,认识一下不是坏事。

酒桌上大家聊得也很开心,徐书记见时机成熟,就顺口问一句,太忠你能不能帮我引见一下陈省长,我们的山区种植园搞到半拉,搞不下去了。

“刚找陈省长办过事情,等一阵吧,”陈太忠挺为难的,上一周王德宝的事儿,陈省长虽然是任由他跟李无锋沟通的,不过显然,陈洁没打招呼的话,沟通多少要困难一点——尽管李无锋那人做事确实挺痛快。

“那就让太忠你费心了,”徐自强点点头,他心里也清楚,拜会领导那不是张一张嘴就来的,时机成熟了方才可以,陈主任能答应过一阵,就算很给面子了。

倒是罗汉听得若有所思,直接插话了,“徐书记你们那个山区种植园,到底还差多少钱?要是星火计划能涵盖的话……”

“星火计划……”徐自强听得就是一咧嘴,接着饮尽杯中酒,沉吟一下才是一声长叹,“唉,我怎么能想不到科技厅呢?关键是……市里跟科技厅要的钱太多了,人家明白地跟县里说了,今年不会考虑通德了。”

徐书记何尝不知道,陈太忠在科委系统呼风唤雨?然而,这事儿……他的一开始是县政府张罗的,吃科技厅硬硬地顶了回来,他怎么好再去?

陈主任是很大能,但是一般而言,也不便让厅里的人把说出去的话收回去——是的,他徐某人跟陈某人的交情,就没到了这一步,他若勉强求之的话,更可能是自取其辱。

“林业厅那边,说不定我还能想一想办法,”陈太忠沉吟一下,心说老李那天说了,有事可以直接上门去找他,看那做派不似作伪,“你这到底还差多少钱?”

“不多,还差七、八十万,”徐自强听说林业厅那边能想一想办法,兴致也不是很高,因为林业厅的钱很少会拨到通玉。

县里要是有强烈需求,厅里不能忽视的时候,就直接下个文,允许他们砍多少树就行了,“砍下来树的钱……你不知道我们县里……”

“行了,徐老板你打住吧,”陈太忠一抬断了他的话,抬头看一眼刘望男,“就是个七八十万,你给他们投资了算了,为这点儿钱找人……划不来。”

“那倒是,”徐自强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难免有点遗憾,没错,他是为县里办事来的,可是能借此认识一下陈省长,岂不也是一件美事?

不过他也承认,人家陈主任说得没错,为这点钱求人,也真有点不值——但是这个不值,是陈某人有资格这么认为,而他徐某人没这个资格。

人比人真的气死人,徐书记再次认清了这一点,于是冲着刘望男点头笑一笑,“那这可就要小刘你多多关照了,你这也算衣锦还乡,为家乡人民做贡献了。”

“投资倒是好说,”刘望男笑着点点头,又明显地迟疑一下,之后才发话,“不过呢,这个钱我希望能监管……冒昧地说一句,有的地方拿了钱最先考虑的,就是给领导买车。”

这话说得也没错,她这个明显的停顿,是给徐自强一个面子,徐书记听她如此说,果断地点点头,“行,这个我替县里答应你了。”

如此一来,就是皆大欢喜的场面了,每个人的需求都有了结果,然而老话说得不错,喜极而悲,下一刻,王启斌的电话打了进来,“太忠,在哪儿呢?”

“正跟人吃饭呢,”陈太忠笑一笑,“领导有什么指示?”

“我合适去吗?”王处长反问一句,按说这话问得也正常,毕竟跟陈某人关系好的厅级以上的干部,真的太多了。

“那就过来吧,”陈太忠报出房间号放下电话,心里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心说老王有必须当面跟我说的事儿,这事儿恐怕啊……小不了。

“谁要来啊?”徐自强发话了,一边问一边还瞟一眼刘望男,他、罗汉和曹小宝夫妇是不怕人撞见的,但是这个小刘……合适让别人见到吗?

“省委组织部综合干部处的王启斌,”陈太忠心不在焉地回答一句,才反应过来徐书记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于是微微一笑,“没事儿,都不是外人。”

“王启斌……是二处处长?”徐自强已经过了跟二处打交道的年纪了,他盯着的是党政干部处,所以有这么一问。

“嗯,二处处长,”罗汉点头了,然后他看一眼陈太忠,眼中是难以掩饰的震惊,“不会吧,副班长,你藏得也太深了……居然跟王处长关系这么好?”

他实在没办法不震惊,作为一个即将被选派的年轻干部,罗处长太知道王启斌是谁了,心说你除了大领导认得多,连这种实权派的领导都认识?

“王处长其实也就是一个办事的,”陈太忠笑一笑,心里依旧有点不定,嘴上却是还得解释,“组织部的处长,不好干啊……所以我也就没跟你说。”

你这是推脱之词!罗汉很明白这一点,连那个明显似乎你的情人的刘望男,你都不怕让他见到,足以证明你俩关系有多铁了。

不过,陈主任的顾忌,罗处长也能理解,干部二处对青干班的重要性,那是不言而喻的,太忠若是不小心走嘴,那真是太容易造成麻烦了——守口如瓶是必须的。

不多时,王处长赶到了,相互介绍一下之后,徐书记忙不迭让出首位来,“王处,您这儿坐。”

“不用了,都是朋友,咱就不玩虚的了,”王启斌屁股一歪,就随便捡个位子坐了,很随意地回答,“我吃过饭了,你们继续。”

“王处长您喝点什么?”罗汉赶紧打蛇随棍上——开什么玩笑,这人他必须招呼好了,哪怕选派的时候用不上,将来他回来,也得过王处长的手,那是万万轻慢不得的。

“我就不能喝酒,”王处长的眉头微微一皱,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他眼里真没这种小副处,不过下一刻,他就展颜一笑,“算了,你们是小陈的好朋友……给我弄一瓶啤酒吧。”

(强烈召唤保底月票,请不要让官仙输在三月的起跑线上。)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