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4 -2315权力和生活

2314 2315权力和生活

2314章权力和生活(上)

陈太忠到了没多久,马小雅和于总就出来了,两人都是面色苍白,一脸的疲惫,猛地看到他在外面站着,马主播的眼登时就是一亮,“太忠,你怎么来了?”

“我昨天到的,听说你被叫进来了,就过来看看,”陈太忠微微一笑,“现在是怎么个状况,需要帮忙不?”

“暂时不需要吧,需要了我联系你,”马小雅也勉力冲他一笑,“就是个调查呗,还能怎么样?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呵呵,自己人还客气个什么?”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见她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他一时心生不忍,“我送你回去吧,想吃点什么?我给你买去。”

“就想喝一碗皮蛋瘦肉粥,”马小雅倒也不见外,“不用你买,去南宫那儿吧,让他的大师傅给做,哈~困死了。”

“呵呵,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于总虽然也是萎靡不振的样子,却是还有心开个玩笑,“更重要的是,他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就脚踏五彩云朵,身披金色战衣出现在你面前了,这才是真正的缘分……”

说笑间,几人就走出了警察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公司里有会,先走一步了,马小凤晃一晃手里的车钥匙,“于总没开车来吧,我把车开来了,一起走?”

“嗯……不用了,”于总沉吟一下,眼光定格在某个方向,接着向那个方向走去,嘴里还吩咐着,“小马你们先回,回头咱们电话联系。”

陈太忠顺着她走的方向望去,发现那里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于总走到后门,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这是谁呀?他看得有些好奇,才待打开天眼看一看,却不防马小雅在身边推他一把,“太忠,走了,那是老板的靠儿,你别看了。”

“哦,”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有心说一句,你的靠儿来了,你老板的靠儿也来了,看来你俩人缘不错嘛,不过念及马小凤在一边,终于还是忍住了。

马小雅的本田车也在不远处,陈太忠自告奋勇地当了司机,马小雅也没推辞,径自坐到了副驾驶上,倒是马小凤这个做姐姐的,不声不响地坐到了后面。

才一上车,马主播就拨通了南宫宾馆的电话,要那边给她准备“一大钵”皮蛋瘦肉粥,听得出来,她跟南宫毛毛的人都很惯熟。

她才一放下电话,又有电话打了进来,她接起来嗯嗯了两声,挂断之后,脸色就是一沉,“是耀辉公司在推波助澜啊,我说怎么折腾了一晚上。”

“耀辉公司……那是什么人搞的?”陈太忠沉声发问,他也有点奇怪,马小雅这帮人在北京混得也算可以了,谋杀案虽然大,但是一个配合调查,就被问了一晚上,实在有点不合情理,“为什么要难为你?”

“不是难为我,是难为于总呢,”马小雅摇摇头,随口又解释两句,陈太忠这才知道合着耀辉公司跟于总不对眼,两家搞的项目都差不多,正是同行是冤家的意思。

不过,耀辉的背后也有大人物撑腰,两家要是不想鱼死网破的话,那是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次肖天遵之死,那边也没想怎么样了于总,不过就是恶心一下人的意思。

对很多人来说,这面子不面子的无所谓,实惠才是最要紧的,单纯地为了恶心人而得罪人,实在有点划不来,但是南宫毛毛这帮人不同,他们讨生活的资本,就是面子和信誉!

如此一来,辉耀就算占了一次上风,很孩子气的上风,但也是很让于总跌份儿的上风,而马小雅,不过是被捎带了一下。

你才出来,就能得到这样的消息?陈太忠有点疑惑,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刚才的电话,是于总打过来的?”

“嗯,”马小雅点点头,“她说了,这件事没完,不过,暂时不需要我管,还要我代她跟你道个歉,说是让你看笑话了……以前,唉,她可不会这么计较我的感受。”

这话说得,有一丝感慨和几许唏嘘,马主播以前就是跟着于总,拎包的角色,自打认识陈太忠并且有了肌肤之亲之后,行情是一天一天跟着看涨,现在连于老板都要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道歉,她心里,怎么能没有一点感触?

“你跟我,需要那么客气吗?”陈太忠微微一笑,却是看也不看后座的马小凤,因为他感觉出来了,这姐妹俩是以做妹妹的为主,做姐姐的……存在感真的很差。

说话间,车就到了宾馆,进了宾馆之后,马小雅还真是把那一大钵皮蛋瘦肉粥喝完了,又喝了一瓶啤酒,然后就躺倒呼呼大睡。

南宫毛毛今天也起得早,九点半就起来了,这时候,陈太忠已经打听清楚了,昨天警察来请马小雅他们,南宫等人也跟着去了。

不过,熬到后半夜,大家就有点困了,想着这皇城根儿一亩三分地儿,也不可能出现太多的古怪,于是就纷纷地回去睡了——有本事你们把小于和小马扣到天亮!

南宫毛毛真没想到,两个女人还真的被折腾到天亮了,一时间真有点恼怒,“麻痹的小小的耀辉,也敢这么蹬鼻子上脸,不给大家面子……搞它!”

于是陈太忠才知道,这耀辉是跟杨家一伙的——就是那个肥猪杨老三所在的杨家,同为军中势力,南宫所倚仗的孙姐家,跟杨家本来就不对盘,只不过前一阵东南动荡,孙家势力缩水不小,杨家虽然也缩水了,但是上层站队及时且准确,损失的多是下层人马。

“嗯,怎么搞,你说一声?”陈太忠对这个兴趣不大,这不但是因为马小雅是被捎带的,更是因为他觉得,这种孩子式的斗气没有什么意思,要整人就直接整趴下好了。

不过,既然南宫有这个兴趣,他倒也不介意配合一下,“我还能在北京呆一天,然后就回素波了。”

“你有正经事呢,就忙你的,”南宫毛毛笑一笑,事实上这次于总只是被人恶心了一下,算不上多大的冲突。

说穿了,谁让那肖天遵死了呢?遇到这种死人的大事,别人做一做文章也是正常的,于是他拿起手机,“得跟小于联系一下,看她是什么意思。”

于总居然没睡,不过这不奇怪,她年纪比马小雅大,觉就少一点,尤其是这次耀辉是冲她去的,这心里有事,就又不太睡得着。

不过,她的回答,却是很有意思,说是要自己先处理,“实在扛不住了,南宫你再帮忙也不迟,给妹子点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的手机也响了,来电话的是阴京华,“太忠,来北京也不知道打个招呼,这是打算跟我见外呢?”

阴总的作息时间,跟这帮人不一样,他是贴身服务黄家人的,而且他是众所周知的黄家外围,不像别人要遮遮掩掩,所以不合适贸然去警察局探望。

不过,他在京城的人脉不是吹的,于总这边出来不久,他在那边就得了消息,于是打个电话过去关心一声,才知道陈太忠来北京了。

见他挂了电话,南宫毛毛才笑着发话,“老阴这人,你别看不吭不哈的,他对真正的朋友绝对热心,现在像他这么讲究的人,真的不多了……他说要怎么办了没有?”

“黄二伯指示了,说都是部队里的,屁大一点事儿,搞什么搞,”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心说老阴居然还就把事情捅到老黄那儿了,看不出来,这阴森森的家伙,居然还有几分血气。

“小于的老板换口子了,要不然也轮不到他们折腾,”南宫毛毛听他这么说,无奈地笑一笑,“所以说这人生在世,真的不可一日无权啊……太忠,好好发展,老哥我在皇城根儿这儿候着你。”

“一日不可无权?”陈太忠听得很有一点无语,想要辩驳却是又无从辩起,只得微微一笑,心中也是感慨万分。

他来北京是散心来了,而且真的是有点心灰意冷了,是的,昨天跟唐亦萱的闲适生活,更勾起了他的退隐之心——这才是我想要的。

“那肯定啦,”南宫毛毛也有点感触,于是就很自然地抒情一下,“醒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这才是爷们儿的追求!”

什么,你说我不是爷们儿?陈太忠听得一时大怒,可人家明显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也就只能讪讪地一笑,点点头,“话是没错,不过南宫,官场里这偶然因素,真的太多了。”

“那是无能者的借口,”南宫毛毛傲然一笑,心说老哥我要不是图了这份清闲,也早就混官场去了,别的不说,一个正厅是稳稳的。

“你说得轻巧,”陈太忠白他一眼,心说你再怎么在外面混,终是不了解在里面混的那份压力,不过……哥们儿也是爷们儿吖~

一边说着,他就又想起个人来,“赵晨你知道吧,让他教训这……这个耀辉公司,合适不?”

2315章权力和生活(下)

陈太忠跟赵晨其实就见了那么几面,不过别人怕这只疯狗,可是这疯狗却是怕他,所以他就觉得,用此人很顺手,尽管两人还存在小矛盾。

遇文王讲礼仪,逢桀纣动刀戈,陈某人做事一向如此,赵晨你能跟别人不讲理,那我就能跟你不讲理——你要不照我说的去做,哥们儿我收拾你!

不过,南宫毛毛却是没答应,他自然也知道赵晨,他担心赵疯子一旦插手此事,容易让事情变得不可控制,既然小于说她能行,那还是看看她如何行事吧。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遭遇,还是大大地减轻了陈太忠离开官场的**,于总的靠山不过是换了一个口子,就能被人羞辱一下,官场和生活真的是密不可分。

所以他就在南宫这儿坐等马小雅醒来了,顺便聊一点这样那样的事情,反正小萱萱知道他出来捞人了,倒也不怕她惦记。

马小雅这一觉,直睡到中午十二点半,这还是陈太忠要和阴京华吃饭了,死说活说才把她拽起来的,她迷迷糊糊坐在那儿半天,才想起来一个问题,“怎么太忠你来北京,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我马上要进省文明办了,心里腻歪,”这事在北京是不怕说的,陈太忠在天南被闲置了,但是在北京的能量一点都没受到影响,所以他也不觉得丢人,“就来散散心。”

“精神文明办?那可真不是什么好位子,倒是清闲,”阴京华也不怕直说,他最关心的是另一点,“往上走了一步没有?”

“倒是正处了,”陈太忠点点头,端起酒杯喝一口,接着又微微一笑,“安生在省里呆两年吧,顺便再考个硕士文凭。”

“文明办也不是什么都不能搞,”阴京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你要闲不住,还是能找到点工作的,对了,你跟黄总联系没有?”

“没呢,这点小破事儿,还跟黄二伯念叨?”陈太忠也摇摇头,章尧东让他腻歪,也就腻歪在这儿了,不管怎么样,人家是把他提成正处了,别说文明办,就是去了党史办,也不能否认,他是实实在在提了半格。

“哦,”阴京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下午…左右,警察局传来了最新消息,肖天遵的死,他的私人助理艾书简有很大的嫌疑,此人目前已经失踪,警方正在四下寻找。

“艾书简啊,那家伙是个兔儿爷,”南宫毛毛不屑地哼一声,“姓肖的为啥拍这同性恋的片子?就是被他忽悠的,你说这演艺圈儿咋就这么乱呢?”

“啊,是情杀?”陈太忠听得也糁得慌,他的性取向一直很正常的,这消息对他来说,真的恶心了一点,“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

“着急什么?”马小雅看他一眼,她刚接了一个活儿,马上要出去,“我跟招生办的人坐一坐就回来了,不会跟他们吃饭的,反正人家只认钱。”

“我出来是散心来了,不用管我,”陈太忠坚持,因为唐亦萱还在别墅等他呢,“你们忙自己的,不要因为我来就打乱生活节奏。”

“小雅是舍不得你走,”苏文馨笑着答他一句,又看一眼马小雅,“几个学生,能挣几个钱?小雅你这有点捞过界了。”

“小雅这是拓展业务呢,”南宫毛毛听得就笑,虽然他也认可苏总的话,但是当着陈太忠这么说,那就有点不妥,“你忘了前一阵,还是小雅带你去找科技部那个……那个处长的?”

“科技部现在,还真是红火啊,”苏文馨感叹一声,又微笑着瞥一眼陈太忠。

这一眼,却是坚定了陈某人离开的信心,没办法,苏家姐妹做事,可是很荡漾的,上次甯瑞远来一趟北京,回去之后还念念不忘地感慨这一对姐妹花——甯总喜欢成shu女人,而这姐妹俩也确实有独到的技巧。

想借我认识金相实或者安国超吗?省一省吧,我跟那俩都不惯呢,他走出宾馆之后,暗自苦笑,同时也为这帮人的无孔不入而咋舌。

跟马小雅打交道的科技部处长,十有**是张煜峰,想着连里面相对单纯的小马,都能借着自己的引见,打开科技部的局面,他真是感慨万分。

好像我也该跟张煜峰吃顿饭了?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份心思抛到了九霄云外,哥们儿都未必回得去科委了,还跟人家吃什么饭?

小雅没有跟我提起过张煜峰的事情,那就是说,张处长并没有做出什么我必须到场感激的事情来,陈太忠对自己的推理能力还是满意的:所以老张那边没有多大人情,回头心情好了再去看他吧。

他来到别墅的时候,唐亦萱正在屋里布置房间,见他进来,犹豫一下发话了,“太忠,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少点什么?”

“少点什么?”陈太忠看一看空荡荡的房间,由于长期不住人,这里基本上就没什么东西,他皱着眉头摇摇头,“要说的话……少的东西还真不少。”

“这是一个家,”唐亦萱提示他一下,见到他还是懵懵懂懂的,就悻悻地撇一撇嘴,“你不觉得,这里少一幅……一幅婚纱照吗?”

婚纱照?陈太忠心里大惊,脸上却是没表现出来,微微呆了一下之后,就笑容满面地点头,“没错,少一幅婚纱照,要把你最美的瞬间,留在这里。”

“你有胆子陪我拍?”唐亦萱笑吟吟地看着他,凤眼也微微地眯了起来,不过那份发自内心的喜悦,真的是挡也挡不住。

“这有什么?”陈太忠坦坦荡荡地回答,他能理解她的心情,所以在最初的惊愕过后,他觉得她的要求是很正常的,然而,有一个问题他要强调一下,“不过明天咱们就回了,今天……来得及拍吗?”

“我也没说要今天拍,”唐亦萱见他答应了,喜得在房间里来回地走动,两条汉白玉一般晶莹的长腿,直晃得人眼晕,“好的摄影师都要预约的,而且还要做头发……等回头你在文明办上班了,咱们去香港拍吧?”

“嗯,没问题,”听她影射文明办清闲,陈太忠心里又有点不自在,不过见到她美不滋滋的样子,就觉得在文明办上班,也不完全都是坏事——她渴望这婚纱照,很久了吧?

两人一直腻到下午五点半,唐亦萱建议出去吃饭,然后再去逛商店,“最好再去三里屯的酒吧玩一玩……反正你常去的。”

自打知道我要上挂,小萱萱这性格转变了不少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才要说话,不成想手机响起,阴京华气急败坏地发问,“太忠你怎么不开机,也不在五棵松那儿的房子里?”

跟小萱萱亲热的时候,哥们儿从不开机的,陈太忠笑一笑,“我来就是散一散心,刚才手机没电了,也懒得换电池。”

“你可气死我了,黄总知道你来,本来要叫你吃饭呢,死活联系不上你,现在是又安排别的饭局了,”阴京华在电话那边苦笑,“晚上在房间等着吧,黄总找你喝酒。”

“他整天这么喝……身体受得了吗?”陈太忠一听说自己不能陪着小萱萱玩了,就有点遗憾,说不得试图蒙混一下,“阴总,你得空了,得说一说他。”

“我没那胆子,我劝你也别试,”阴京华的声音微微地放低了一点,“黄总听说你去文明办了,要安慰一下你……我说,黄总对你,那真是好得没话了。”

“嘿,那是阴总你帮我敲边鼓了,我知道,”陈太忠听得就笑,这种场面话,他现在是张嘴就来。

“啧,咱们弟兄们谁跟谁呢?再这么见外,我可就生气了,”阴京华佯怒地哼一声,“好了,没事我就挂了啊。”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冲唐亦萱无奈地摊一摊手,“得,来北京也清闲不了。”

小萱萱盯着他一言不发,眼神有点怪怪的,好半天才苦笑一声,“是……黄汉祥?”

“啊,”陈太忠点点头,这头点得有点悻悻然,黄家逼得蒙艺远走碧空,而小萱萱在凤凰也因此行情不再,这到底是恩是怨,实在也说不清楚。

不过,他还是不想让她太过计较此事,于是就试图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反正总不可能是黄老见我,你说是不是?”

然而,天底下的事儿,还就是这么寸,陈太忠陪着唐亦萱吃完晚饭,回到自己的别墅的时候,大概七点半左右,黄总带着阴京华几人登门了,一开口就是,“我说,你明天几点的飞机?”

“下午四点的,”陈太忠笑一笑,“早知道北京这么热,我就买早晨的机票了,下回就知道了。”

“好像你第一次来似的,”黄汉祥看他一眼,走进房间上楼,自顾自地坐下,“四点的就行,省得你去改签,明天上午十点半,陪我家老爷子共进午餐。”

“十点半……共进午餐?”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

“老年人嘛,少食多餐,”阴京华正好拎着两提啤酒上楼,闻言笑着插话,“太忠……我说,你这酒不新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