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8 -2319初到文明办

官仙 2318 2319初到文明办(求月票)

2318章初到文明办

晚饭吃得很愉快,罗玉树堂堂的省旅游局一把手,在这两位面前,实在摆不出什么架子。

饭后大家也没有恋酒,七点半的时候准时散场,一切的分寸都是刚刚好——坐的时间过长,有交浅言深的嫌疑,短的话又会有点心意不诚的感觉。

陈太忠倒是从高云风的行事里,品到一点异样的味道,他隐约觉得,云风今天的行为,也未必就是单纯的引见,毕竟他、纯良和云风,各自代表了不同的势力,而且恩怨交缠,并不是独立存在的。

那么今天请出这个罗局长,可能就还有别的意思,云风好像……也学会了一些处事技巧?还是老罗有心左右逢源呢?

这种事儿,当局者不说,别人很难轻易判断清楚,于是陈太忠摇摇头,懒得再去琢磨,驱车驶向省机床厂宿舍,马部长的家安在那里。

马勉的爱人在省机床厂任工会主席,职务是虚的级别却是在那里,又由于有个宣教部副部长的老公,厂长楼是铁铁地跑不了她一套房子。

这厂长楼倒是不难找,陈太忠只问了一道,就将奥迪车开到了楼下,停好车之后,在单元对讲门铃上找到位置,按了一下。

楼上的响应很快,一个沉稳的女声传来,那是马勉的爱人,听说是来找自己老公的,她的声音就变得有点警觉了,却又不失礼貌,“请问你是谁?”

“我叫陈太忠,马上就是文明办的人了,”陈太忠的回答,声音也不是很大,“马部长说,我要是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来找他。”

“哦,那你等一下,”过了一阵之后,单元门开启,他走上五楼的时候,房门已经打开了,马勉的爱人站在门里,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他,“你是凤凰科委的陈太忠?”

“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弯腰去门口换拖鞋,马夫人很不见外地伸手阻拦,话说得煞是痛快,“行了,你是来提建议的,不用换了,以后日子长着呢。”

她长得瘦瘦高高的,相貌也平常,但是说话做事还是带着一股利索劲儿,将对方请进客厅后,推了一盒软云烟过来,“抽烟,老马有点事儿,可能要晚点儿回来。”

“我不抽烟,”陈太忠笑着摆一摆手,两人说话的时候,沙发上坐着的眼镜女孩儿站起身走了,这是马勉的女儿。

总之,马部长的家,给人一种很平常的印象,除了进门的时候女主人警惕一点,也就是个普通家庭的样子,房子大了点,但并不是很整齐,可见马夫人平日里也不是个利索的主儿。

陈太忠坐下聊一阵,才知道女主人叫张璘,电视里放映的是不知道播了多少遍的《我爱我家》,不过,女工会主席对陈某人倒是很感兴趣,她上下打量着他,“你来文明办,定了没有?老马还说你不一定来呢。”

“组织决定,我哪儿能不来,”陈太忠笑一笑,觉得这女人还真是快言快语,“知道马部长很关心我的成长,所以我就贸然登门了。”

“老马一直觉得,你把凤凰科委搞得不错

,”张璘点点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我很少见他这么夸奖人的。”

凭良心说,张璘能做了一个副厅企业的工会主席,语言的水平还是有的,说话也中规中矩,不过她终究是个女人,性子又直爽,几句听似不偏不倚的话,就泄露出太多的信息了。

当然,马勉欣赏陈太忠这是事实,早晚会让陈某人知道,他甚至要求小陈主动找自己交流,这并不算多严重的泄密,但是——她说马部长说小陈不一定来,这个错误就很严重了。

只这一句话,就将章尧东卖得彻彻底底的,当然,她认为自己这是为老公说话,老马爱才啊,可陈太忠就确定了,合着是老马赞许了一下自己,然后老章就顺水推舟地将自己选派到文明办的。

应该是没有太多猫腻,世界上有些看似复杂的事情,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他一下就反应过来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笑好还是该哭好,老马你可以先跟我沟通一下嘛,“那么,马部长也是想把精神文明建设好好地抓一抓了?”

“嗯,”张璘点点头,她本来还想聊一阵别的,但是听说这年轻男子连爱人的目的都不是很了解,一时就不想再说什么了,于是很自然地站起来,走到一边去拿客厅角落的座机,“我给老马打个电话,告他一声你来了。”

陈太忠很注意观察小节,从她这个动作,他就越发地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平民气息,要是张璘随手拿起手机拨打,那就是习惯了现在的节奏,而眼下她的行为,说明此人行事比较稳重和老派,这让他对她生出一些好感来。

不成想,她的电话还没拨通,门口传来一声轻响,马部长和一个年轻男人推门进来了,马勉看一眼客厅,愣了一愣才点点头,“小陈来了?小璘怎么不给倒水?”

他这话问得很自然,也一点不见外,似乎陈太忠出现在他的客厅,并不是多奇怪的事儿,自己也没有摆副部长的架子。

他这种气质,有点像老出一片天空,虽然也隐隐地合了大气候和国家政策,然而前期的大量工作,却是他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来的,这是任何人不能否认的,否则的话,凤凰科委又怎么会被科技部树为典型?

很多领导,都想把自己部门的性质标榜得重要一点,越是清水衙门的,这种心思就越浓,陈太忠非常能理解对方的心态,凤凰体改委的周国栋主任是这样的,省成套局的罗局长也是这样的,省文明办——有这样的心态错了吗?

“那么……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您能先指示一下吗?”陈太忠郑重地点点头,看起来有点要蓄势冲锋的架势,而且他将这种冲动表现得恰到好处——陈某人情商或许要差一点,但是演戏的]话,那绝对没有问题。

“……”马勉笑眯眯地看着他,也不说话,好半天才嘿然一声,“哈,你是来找我汇报想法来了,你先说吧。”

低调,一定要低调,陈太忠暗暗地叮嘱自己,于是就不将自己一些想法说出来,而是迟疑一下,先问一句,“文明办的具体职能我还不是很清楚,刚才听您说一个‘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为什么要强调未成年呢?”

2319章初到文明办

成年人咱管得了吗?这是宣教部的职能吗?马勉听得嘴角抽*动一下,紧接着,他的眼睛就是一眯,眼中亮光一闪,沉吟了好一阵,才缓缓出声探询,“小陈你的意思是?”

“思想道德建设,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吧?”陈太忠小心翼翼地发话,按说这个范围涵盖是没错的,但是官场里经常有些说不清楚的规矩,所以他要谨言慎行。

见到马部长微微颔首,却是没有接口的意思,他于是继续发言,“既然……涵盖了这个范围,为什么只针对未成年呢?”

&nbo了,陈某人不是很清楚文明办的组织机构,但是他敢断定没有“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这么个处室——说白了,文明办是归宣教部主管的。

“哦,”马勉见这家伙果然将眼光盯在了这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这家伙也太胆大妄为了吧?居然……居然敢打这种东西的脑筋?

不过,想一想这种事要是操作好了,确实能出成绩,他又有点心动,我跟章尧东张嘴,可不就是看上小陈这股子冲劲儿了?于是再沉吟一阵之后,“哦,你继续说。”

厅级干部的沉吟,那都是有道理的,尤其在这种事情上,想要这些人痛快表态,非得是深思熟虑不可。

“继续的,我也说不出什么了,”陈太忠笑一笑,又摇一摇头,没错,我有黄老撑腰呢,但是哥们儿就是要稳重,你想让我愣头愣脑地往前冲,那不可能。

“毕竟我还没接触过文明办,”他做一个补充解释,表示自己是在实事求是地说话,“连这个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都是刚听说的。”

“哦,”马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陈太忠又坐一会儿,起身告辞,他才一走,一直坐在边上旁听的张璘就按捺不住了,“老马,他要是管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这个文章就有点大了,对这种东西做宣传……吃力不讨好啊。”

“你还是不了解他,”马勉沉着脸那张马脸摇摇头,微微叹一口气,“只做宣传?你太小看这家伙的折腾劲儿了,他估计还会琢磨出来相应的制约手段呢。”

制约手段?哥们儿是一定有的!

某个潜伏在暗处的家伙听马部长如此说,终于放下心来万里闲庭走了,事实上,他并没有听墙角的爱好,他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老马是不是真的赏识自己。

若是人家暗藏什么心思,他还傻不啦叽地以为得到领导的赏识了,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那岂不是要被大家笑话?

不管怎么说,确定了老马对他的印象是正面的,他就又放下了一点心思,于是,在第二天去省精神文明办的时候,态度也异常端正。

省文明办一共有一正三副四个主任,还有两个副厅巡视员,其中只有一个四十岁出头的女人,叫做刘爱兰的是正处,其他一水儿的副厅——当然,现在是两个正处的副主任了。

感觉有点像进了党史办啊,陈太忠很无奈地想着,高配的很多嘛。

今天马部长张罗着迎接他这个新的副主任,所以四个主任来了三个,副主任康楼电去下面地市了,副厅巡视员也来了一个,叫商翠兰,另一个却是腰椎间盘突出,在医院做治疗,最近都不怎么来。

大家对综合干部处王处长的到来,表现出了热烈的欢迎,不过王处长是老组工了,自然不会觉得自己有资格在这帮副厅面前厉害,尤其是面对马勉的时候,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意思了。

陈太忠对新单位的同事……感觉怎么说呢?马主任是很热情的,刘主任相对热情,另一个在场的副主任洪涛,感觉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至于巡视员商翠兰,脸带微笑,却是似乎保持着什么距离。

不过,陈太忠倒是能理解她的做派,这是王处长特意跟他交待过的人物,商翠兰没啥,但是她的老公厉害,那是大名鼎鼎的素波市委来的副主任走得多近,像陈太忠和许纯良这种,分处不同的阵营,在一个单位还能相处得极为融洽的例子,真的太罕见了。

王启斌在这里没呆了多久,就转身告辞了,马部长下个命令,让办公室主任华安伴着陈太忠,尽快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大家就此散去。

华主任四十左右的模样,人长得短小精悍,戴一副眼镜,他先领着陈太忠转了一圈,宣教部占了三栋小楼,中间的是四层,两边的是三层。

文明办在西楼二、三楼,整整两层都是,办公条件不算太好,但是在宣教部也是难得了,毕竟这是一个副厅级别的办公室,接受省委和宣教部双重领导。

一层有十七八个办公室,两层就是三十个出头,陈太忠的办公室在二楼顶头,位置不算太坏,却也不算多好。

华安明显是马勉的人,将门打开,引了陈太忠进去之后,随手将一大串钥匙交给他,笑嘻嘻地介绍起来各个钥匙对应的柜子之类的,一边顺手就将门虚掩上了。

主任办公室面积也不算太大,就是二十多平米不到三十,装修得倒还算考究,华主任在一边解释,“条件艰苦了一点,等省委大楼盖好了,咱搬过去就好了。”

“越是艰苦越是能锻炼人,而且这个条件,真的不能说差,”陈太忠淡淡地一笑,表现得稳重异常,不过,他这话也不是唱高调,屋里该有的办公设施都有了,想当年他初去凤凰科委,那可是啥都没有——至于说东临水,那就不要比了吧。

略略检点一下,他就走到沙发边坐下,“你把文明办的情况,简单跟我介绍一下……”

其实这文明办也没啥可介绍的,寥寥的几个处室,今天没来的副主任康楼电分管协调处,洪涛管调研处,这就是两个主要处室,至于那个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其实是刘爱兰在分管。

“马部长有没有说,我分管什么呢?”陈太忠昨天没有得到这个答案,那么现在就再问一遍。

“这个不急,主任的意思说,先让你适应一下环境,”华安笑嘻嘻地回答,“看屋里还缺点什么,你跟我说,为领导们服务,是我的职责。”

“哦,”陈太忠点点头,又抬头看他,不动声色地发话了,“你对我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同志们的各种建议。”

他认为,这个华主任就算高配,也了不得就是个正处,跟自己这个领导说话,连个“您”都没有,你来你去的,不过,哥们儿不跟你一般见识。

还有一点,就是他敏感地注意到了一个称呼,华主任嘴里的马勉不是马部长,而是主任,看来老马这儿,也是相对比较独立的哈——或者是老马比较在意,毕竟在文明办,马老板是一把手。

华主任见这个年轻的副主任也有点气度,这心里小看的心思就小了一点,于是又将文明办大致的办事流程介绍一遍,却也没用了多长时间,这里确实是个相对清闲的地方。

不过通过这一介绍,陈太忠多少明白了一点这文明办为什么高配这么多,这倒不是说党史办那种发配的性质的高配,而是说大概……是为了检查的必要。

比如说,省文明办下某个地市检查精神文明建设,一般都是副主任下去,那边就算想忽视,怎么还不得来个副市长陪着?“两个文明一起抓”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

一个副市长陪你一个正处转悠,这级别就有点不对等,还检查我们地市的精神文明呢,你省文明办下来个副主任才是正处——这到底是谁不注重精神文明建设?

然而,这省精神文明办它就是个副厅的机关,那就只能高配了,所以说这个机关真的有点畸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它没什么油水却也算不上冷宫——商翠兰都在这里呢。

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听着,心里却是打起了算盘,这个机关果然有文章可以做,所谓棋从断处生,正是古怪处才有下手的机会。

这就是人和人的区别了,就像那个寓言一样,两人去非洲的部落去卖鞋,一个看到当地人都是光脚,就觉得自己卖的东西不符合当地习惯,没市场,另一个却是……哇,这么大的市场。

陈某人胆子本来就大,又有人撑腰,自然就敢琢磨一下这里的古怪处。

(还有,强烈召唤月票,现在掉到第十九了,风笑只想站在前十五,还好不差几票,请手上有票的朋友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