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0 -2321文明办里初出手

2320 2321文明办里初出手

2320章文明办里初出手

一眨眼,陈太忠就来到文明办三天了,传言非虚,这文明办还真的是清闲,基本上就没个啥干的,而他这冷眼旁观的副主任,就更没啥干的了。

其他人也是若有若无地跟这新来的副主任保持着距离,只有一个身材瘦高,长得挺清秀的男人,天天在陈太忠来的时候,进房间帮着打扫卫生。

一开始,陈主任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自己都是文明办的领导了,华主任安排个人打扫一下卫生,还不是应该的。

第一天,他就没理此人,第二天,他知道这个二十七、八的男人叫孔繁盛,直到第三天他才知道,此人居然是秘来的这个陈主任,身上也兼了不止一项职务。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他就没太把陈主任当回事,陈主任过来转一圈走了,他也没太放在心上,他认的是大老板马勉。

不过马主任也跟他耳提面命过,说是你得把陈主任招呼好了,这人能力很强,没准能让咱们文明办旧貌换新颜,你要尽力配合——不得不说,马勉这提示算是很到位了。

但华安听是听了,脑子里却是没太当回事,待见到陈太忠看到其年龄相貌之后,心里就越发地有些轻慢的意思,没错,他知道陈太忠后台很硬,但是……这里大概只是此人熬资历的一个环节吧?

不过现在,马上六点了,说是要再来的陈主任还没来,这就由不得华主任琢磨一下了,姓陈的是不是想让我主动找过去呢?

换个其他的副主任,既然说了要再来,他还就真的坐等了——没办法,就算洪涛这种副厅的副主任,他也等了,不如此行事,不能表现出华某人对马主任的绝对认同来。

但是陈太忠不同,这是马主任强调了,一定不能轻慢的主儿,于是,华安琢磨一下,那我去陈主任办公室问一下吧。

他真的不愿意相信,陈太忠嘴里说的“等等再来”,是让他这个大管家“等等去找上门”的意思,不过还是那句话,马主任强调的事情,当真一点的好。

然而,当他推开陈主任办公室房门的时候,比较悲惨的事情就发生了——当然,陈主任不是不在,那么搞就太残酷了。

陈太忠正在埋头翻资料,听到门响,只是从桌上的资料堆中抬起头来,不经意地点点头,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华主任来了啊找我有什么事儿?”

找你有什么事儿?只听这一句,华安就知道自己来对了,人家这都等得着急上火了,所以就伪作不记得前面的事儿了。

“您不是刚才去找我了吗?”华主任笑眯眯地发问,就势又很不见外地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那边一直在忙着呢。”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刚才那么说,确实不无试探的意思,心说姓华的你要真的在那儿等我再去,那哥们儿我还就不去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要坐在位子上专心地看资料,伪作忘了此事一般。

老华能主动来,而且嘴里的“你”变成这就是一个知错能改的好同志,当然,华主任若是真的不来,他也没打算怎么收拾此人,只不过心里会记一笔,而且在接下来的时间,他也会知道该如何对待此人。

不过不管怎么说,从华安的反应,他能想得到,马勉肯定是做出过一些交待的,于是他微微一笑,“我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想问一下,给我打扫卫生的,怎么是……秘资料,”马勉笑着点点头,“重点是多了解一些政策层面的信息,我不会让你一直闲着的。”

这话一点都不假,陈太忠离开还不到半个小时,协调处的副处长彭苗苗敲门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陈主任,部里刚下来的文件,康主任不在,华主任指示说,把文件交给您看一下。”

这彭处长只是个正科,年纪三十出头,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相貌尚可身材丰满,平日做事也低调得很。

“嗯?放在桌上吧,”陈太忠看她一眼,点头示意一下,却是不去伸手拿那文件,“对了,你们的高处长是什么意思?”

协调处是由康楼电分管的,是文明办相对忙碌的一个处室,处长叫高涛——陈某人对这个名字有点敏感,事实上他有点奇怪,我不负责协调处的,华安想叫我看文件,也应该是高涛把文件拿过来,关你这个副职什么事儿呢?

在科委的时候,他做事可没这么谨慎,不过大家都说了,越到上面规矩越多,他又是新来文明办的,不明白这里水深水浅,谨慎一些是应该的。

“高处长……让我把文件拿过来的,”彭苗苗犹豫一下,低声回答,“他说,康主任不在,那就要尊重其他领导的决定。”

明白了,陈太忠心里那点登时疑惑消失不见,康楼电分管协调处,华安让自己插手里面的事情,高处长为了避嫌,不好直接找过来——对陈某人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单位,对其他人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领导,大家彼此不摸底细之前,慎重是必要的。

“嗯,”他伸手去拿文件,不成想这大班桌有点大,就算以他的身高和臂长,也得侧过身子探手,彭处长见状,赶紧拿起文件,双手递过去,然后……两人的手在空中,略略地触碰了一下。

陈太忠没在意,倒是彭苗苗的脸上,掠过一丝异样,他将文件拿过来,原本想细细看一下,结果发现只是一桩事件的描述,不是什么精神。

又是一件狗屁倒灶的事情,天南医科大学某个教师奸骗女学生,说是毕业给她安排个好工作,结果该女生在毕业后,花了一万块钱打点,最后却是进了一家厂办医院。

这一下,这女生就不干了,直接闹到了学校,她的目标是天大一院——这是能跟省人民医院相比肩的好医院,实在不行,天大二院也成。.**E~最快]

女生说这老师如何如何自己了,还打了两次胎之类的,遗憾的是她手上没证据,就是有个录音带,里面说话也是模模糊糊的——不是谁都有当间谍的天分的。

这么一来,学校肯定不能管这事儿,女生闹得要死要活的,她家里人听说孩子被人欺负了,也是四下发动——她家没啥本事,但是造舆论还是有两下的。

经大家了解,女孩儿进那家厂办医院,确实是那个教师出力的——按说现在大学生毕业,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也行,毕竟是国企编制,只是她的目标定的太高,或者说某教师在爽的时候,吹了点牛。

是的,这是一场不太成功的交易,而且打官司也不太合适,于是女学生通过关系,找到了《天南商报》做报道,商报现在在素波市的影响不算小——这次倒不是刘晓莉干的。

这很影响学校的形象啊,虽然商报报导得较为客观,但是学校不干了,一来二去宣教部也扯了进来。

这天南医科大是省属院校,是文明院校!宣教部的人一看,直接就将此事丢给了文明办,你们看着处理一下。

这东西没头没尾的,陈太忠也看不出文件里蕴藏了什么精神,于是抬头看一下彭苗苗,微微扬一下下巴,“坐下说话……往常类似事件,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往常……没有类似事件,”彭处长被这话问得有点想笑,天底下哪里来的这么多禽兽老师?“不过这种事情,大概就是通报学校,要他们认真处理一下,否则撤去他们的文明称号。”

“唔,”陈太忠陷入了沉吟中,不过想来想去,这不是什么要紧事儿,所以他就算做个决定,也没有帮别人冲锋陷阵的嫌疑。

他现在做事,首先要考虑的是,会不会被人当枪使了,陈某人不怕冲锋陷阵,但那是得他自愿的,而不是被人背后耻笑。

“否则……撤去?”他终于发话了,而且很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其实……这个文明称号,也不太好撤,是吧?”

“是啊,学校对这种文明称号,还是很看重的,”彭苗苗点点头,“而且取消称号,是要内部通报的,或者……只有马主任才有这个权力。”

她的最后一句话,颇为值得玩味,明面上说是马勉才能做决定,实则是说,有些时候马勉也做不了决定——也就是说,协调处的工作,不过是吓唬天南医科大一下。

“我的意见,是直接取消它的文明称号,”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地说出自己的决定,“天南医科大愿意怎么处理,咱们不管……有法院的,不过事情闹到这一步,他们凭什么还有脸自称是文明院校?”

“直接取消?”彭苗苗听得登时有点傻眼,她听说过,新来的副主任来头不小,行事也果决凌厉,虽然这几天不声不响的,但是大家谁不知道,新来的领导,总要夹一阵尾巴?毕竟陈主任是副职不是正职。

“没错,这是我的意见,”陈太忠点点头,从手边的笔筒里拽出一支笔,犹豫一下又放进去,仅凭这个副处长的话,他就签署意见,有点不妥当,“你如实汇报就行了。”

“这可不就是认定学校理亏吗?”彭苗苗毕竟还年轻,有些事情想不太明白,而且大多数的女人行事较为感性,这也是女干部稀缺的原因之一。

“我不知道学校是否理亏,只知道他们没把这件事情处理好,”陈太忠沉声发话,他这话不算太不讲理,而且,充满了上位者的考虑方式,“既然让咱们知道了,就该取消它的称号。”

彭处长在那里愣了半天,方始缓缓点头,“好的,您的指示我记住了。”

协调处处长办公室,高涛听说陈太忠居然要直接取消称号,一时也愣在了那里,拿过文件来又看一看,叹口气站起身,“我去请示一下主任。”

马勉在办公室也清闲,听说高涛的汇报之后,微微一沉吟就发话了,就将手上的文件递了出去,“先让陈主任签署他的意见,拿过来我批。”

高处长在瞬间就明白了,马主任对这陈主任,还真不是一般的支持,康主任分管的协调处,居然让陈主任签字,而且还是这种不是特别讲理的决定。

所以,他就必须再请示一下,“那么以后处里的工作,是不是要多向陈主任请示?”

“你觉得该请示的时候,就请示,”马主任不动声色地回答,“楼电主抓你们这一块,可并不是其他主任就不能发表意见。”

“你?未必明白,”马主任笑一笑,既然小高的马屁拍得好,他也不介意说话略略出点格,“跟小康汇报一下处理决定,就说我让他安心工作。”

“什么……取消称号?”不久之后,康楼电接到了高涛的电话,一时间就沉吟了起来,从名字上就能看出,他是农家子弟,取自“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之意。

对陈太忠的来历,他也知道得不少,因为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

相当地不容易,自然要对可能产生的威胁加以警惕,在康主任眼里,姓陈的是一条过江的猛龙,虽然年轻可杀伤力奇大。

现在,陈太忠居然插手自己这一片儿了,这让康楼电真的有点恼火,但是华安指示在先,马勉肯定在后,一时间他也生出了一点无力感。

还好,这家伙是选派干部,威胁不到自己的根基,而且人家未必会把这么个冷清衙门放在眼里,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嗯,那你就执行主任的决定吧。”

天南医科大是正厅的学校,行政处王处长一听,省文明办居然要取消自己学校的称号,一时间大急,他可知道自家老大是何等在意这个称号——搞学问的人,谁还不要点面子?

于是他马上向校长李静深汇报了,“……这真有点过分了,捕风捉影的事情,他们就要取消咱们的称号?”

“啧,”李校长沉吟一下,心里却是明白,文明办是嫌自己没把盖子捂住啊……

(月票榜第十八位,风笑只求前十五,恳请有票的朋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