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2 -2323同学情谊七千字

2322 2323同学情谊

2322章同学情谊(上)

周五下午五点多,陈太忠就打算拔脚走人了,他已经连续两周没有回凤凰了,吴言虽然能理解,但还是禁不住打电话过来抱怨一番。

不成想就在这时候,陈洁的秘书小谢打过来电话,说是要找他说点事儿,陈太忠一时听得有点奇怪,“是陈省长的事儿,还是你的事儿?”

“你……就当是我的事儿吧,”谢秘书在电话那边笑一下,显然这“就当”二字很有点说法,“不过我不方便过去,你能过来找我一下吗?”

陈太忠这个面子是要买的,小谢对他一直态度不错,眼下这要求看似有点过分,不过想来是有点说法的,于是他干脆地回答,“好的,陈省长那里,是吧?我马上就到。”

他刚站起身来,就有人敲门,来的是办公室副主任李云彤,一个三十五岁左右、不怎么有心机的女人,身材高挑姿色也说得过去。

李主任是给陈主任送票来了,周六晚上,素波市组织了一场庆祝会,祝贺素波环城高速一期工程竣工,邀请了一些当红明星来演唱,“这贵宾票外面卖三百八呢,普票都是五十八……陈主任你要几张?”

“周末我要回凤凰,”陈太忠笑着回答,这女人说话明明白白,他是比较待见的,“留给更需要的同志吧,我过了追星的年纪了。”

“你明明还年轻嘛,”李云彤微微一笑,接着压低声音,轻轻嘀咕一句,“医科大那件事,陈主任你很有魄力,我支持你。”

这这……这里的传言也不慢啊,陈太忠笑一笑,向外走去,“出了那样的丑闻,直接取消称号还不是应该的……我去趟省政府,可能就不回来了,六点以前单位还有什么事儿,你给我打电话好了。”

他这吩咐本是很随意的,在文明办里,陈某人既没有分管的处室,也没有贴心的人,那就是遇到谁,就吩咐谁提醒自己一下。

可是李云彤听了,心里就暖洋洋的,女同胞们一般都见不得男人们始乱终弃——跟这个相比,花心都是比较靠后的恶行了,当然,往前数还有威逼胁迫之类的恶劣行径。

医科大那老师,其实算不上始乱终弃,但是在众多女同胞眼中,显然是他没有遵守诺言,那么,陈太忠略嫌霸道的决定,就让一些女性生出了一些好感——这样禽兽不如的老师,就应该这么惩治。

人家女孩儿豁出去名声都不要了,就要争这一口气,孰是孰非,那还用得着问吗?

所以,李主任觉得,新来的副主任不但年轻,也很有担当很有男人味儿,现在又听到他叮嘱自己代为关注单位的消息,并且允许自己转告,一时间心情真的不错,直到陈主任都拐过了楼角,才微微一笑,低声嘀咕一句,“小屁孩儿,倒过了追星年龄了?”

陈太忠赶到省政府见到小谢,也没再往里面走,严格来讲,陈洁的办公室一共四个环节,一个对外接待的,这一般用不着谢秘书出头,第二关才是小谢接待甄选,第三关就是进里间接待室,进了里间接待室,那就是等省长接见了。

遇到相对重要客人的话,小谢这边直接联系一下省长,从第二关就直接带到第四关了,所谓等级森严,这玩意儿一点含糊都没有。

但是这样层层把关下,谢秘书离开一阵儿,倒也无所谓,陈太忠一来,小谢就离岗了,将他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房间。

“谢处,我是及时赶来了,”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哥们儿的态度在这儿摆着呢,剩下就是你的事儿了。

“天南医科大李校长说了,他们会尽快平息事态,给那女学生一个交待……进天大一院也行,”谢秘书也不跟他见外,直接就说了,“我问了一下,才知道是你提的建议。”

陈太忠来的时候就琢磨了,小谢找自己,十有就是这件事,为什么?因为陈洁分管的就是科教文卫,往常文明办不敢随意取消称号,症结也就在这里了,省级的文明称号,时不时会涉及省级的领导,而文明办只是个副厅单位。

“谢处,见外的话,咱就不说了,”他对此有所准备,所以回答得也相当痛快,“我就问你一句,李校长早些时候……干什么去了,一定要事态发展到不可控制的才出来?而你作为一个女性,对这种侮辱女性的事情,真的就能容忍吗?”

“你这是问了我两句话,”谢秘书笑吟吟地白他一眼,陈某人一直以为,小谢除了身材好一点,长相是比较拿不出手的,甚至比陈省长还略略差一点,不成想这么一眼下来,居然也有些风韵在里面。

又白他一眼之后,她接着就苦笑一声,“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嘛……天南医科大那边,已经拿出补偿的方案了。”

“已经晚了,他们应该在我们知道前,就拿出补偿方案的,”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接着好奇地望向她,“你也是个女性,不觉得这样的人渣该处理一下吗?”

我的性别……用得着你来强调吗?小谢很不忿地看他一眼,其实从内心讲,她也是支持陈太忠的决定的,但是人走上某些位置之后,不能太任由自己性子来事。

更何况,她只是一个为领导服务的苦命人儿?所以她只能压制住内心的想法,微微一笑发话了,“有小道消息说,那个老师胡虎,只跟这个叫简稻花的女学生,有过不多的几次……交往,也没有承诺过要把她调进省级医院,打胎什么的,那更是无稽之谈。”

“你是说,她是敲诈未遂?”陈太忠听出里面的意思了。

“我只能说,有这个可能,”小谢点点头,她自然不肯把事情说死,一边说,她就一边递了一张照片过来,“中间这个,就是简稻花。”

“咝,”陈太忠拿过照片来一看,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他一直都在修心养性,但是目光所及,在恶心之余,实在是按捺不住心底深处的尖酸,“她……不太像个女生,更像是混进女生队伍里的男人。”

“所以说,这件事,也许没那么简单,”小谢笑一笑,看到他的反应,她觉得自己的劝说应该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所以,你可以慎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其实,我不想分清楚他俩谁对谁错,那是协调……有关部门的事儿,”陈太忠也笑着摇摇头,将照片递还回去,他本来想说协调部门,再一想这可不就是协调处接到的文件,于是就将责任推到了另一个大名鼎鼎的部门身上。

“胡虎有怨气的话,可以提起诉讼,那些跟我们无关,我只是知道,这件事的影响真的很恶劣,文明办这个决定都不做的话,那么存在感只会越来越差,谢处,请你理解一下。”

“这个……倒也是,”小谢沉吟一下,点点头,她自然明白这种不问过程只问结果的方式——这种事陈省长也做过不少,既然是这样的思维,那她这边强调的对错,就无关大局了。

“那我把你的意见,如实反应一下,”谢处长冲陈主任微微一笑,私下关说被驳,这多少让她感觉有点没面子,总算是对方解释得非常到位,而且从个人角度上讲,她也并不希望轻易地放过那个禽兽教师。

所以她要关心一下陈太忠的工作,借此表示自己不会心存芥蒂,“怎么样,在新的岗位上,工作压力大不大?”

“没啥压力,比较清闲,”陈太忠笑一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要不怎么会这么果断地处理天南医科大呢?就是找点存在感而已。”

“行了,你知足吧,”谢处长又笑着白他一眼,“刚来就让你单独处理这样的事情,马部长对你的期望值可是很高的……要不要去看一看陈省长?”

“我怕挨骂,”陈太忠哈哈一笑,转身向门外走去,“过几天我再过来吧,反正调到省里了,今天周末,我着急回凤凰呢。”

有了这点耽搁,他回到凤凰的时候,就是晚上七点出头了,不过,这时天已经很长了,就是他将林肯车驶进横山区宿舍大院儿的时候,天色依然大亮着。

张爱国早早地接了电话,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他一个人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搁给外人还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疾风车厂的生产厂长,居然也会这么体贴地伺候人。

张厂长已经不是陈主任的通讯员了,但是他还紧守着通讯员的本分,将科委大大小小的事情,事无巨细地汇报了一遍,说到最后,才说了两句关于宋敏的事情。

前文说过,科委大厦十七层,其他七个副职的办公室在十四层和十五层,许纯良和陈太忠在十六层,大家都称陈主任为“常务副主任”,跟大主任在一层很正常。

宋敏来了之后,科委直接分给他一个十二层的办公室,也是带了休息室的,并不算太小,可是比副主任办公室还是要差一些,其实十五层还有一个类似的副主任办公室,却是不肯给他,理由就是这里现在是个小库房,腾起来太麻烦。

这个情况就表明了许纯良的态度,再加上别人都知道这厮现在顶的是陈主任的缺,一时间,宋主任走在科委,都没人跟他打招呼。

也就是办公室主任唐堂因为工作关系,时不时地找一下他,此外就再没什么行情了,尤其让大家幸灾乐祸的是,宋主任来了,接的是陈主任的分管内容。

陈太忠在科委分管什么?他什么都不管,在许纯良来之前,他只管抓好其他的副主任,许主任来了之后,他就是大撒把,更是什么都不管了——似此情况,宋敏还能做什么?

更有传言说,唐主任跟宋主任说了,陈主任以科委副主任的身份,在招商办还兼着副主任,体现凤凰市招商引资之余,不忘强调科技兴国的重要意义……要不,你把侧重点放在招商引资这一块?

建议是不错的,但是非常不现实,招商办的主任是挂职干部周勇,周老大好不容易才等到陈太忠被选派走,哪里还肯答应再放个类似的人来掣肘?

宋敏也不是傻瓜,略略打听一下就知道事情真相了,虽然他跟周勇处境类似,也颇为同情对方的感受,但是他很确定,自己要去争那个招商办副主任位子的话,周主任怕是反应会更强烈一点——麻痹的,同是天涯沦落人,你居然不知道体谅我的感受?

所以,现在宋主任的日子,很不好过,不过呢,也有些事情,让张爱国有点不爽,“唐堂居然问我,我开的桑塔纳两千,是不是该交回去了,宋主任顶的是陈主任的位置,可是你这辆车,是陈主任的配车。”

唐堂是许纯良来之后,才提起来的办公室主任,亲兄弟明算账,许主任跟陈主任关系是好,但是来了之后,肯定要把大管家的位置攥在自己手里——反正李健离任后,接任的办公室主任,也不是陈某人的心腹,这哥俩无须为此争执。

2323章同学情谊(下)

一年前,张爱国提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唐堂就是主任了,但是他现在是疾风厂的生产副厂长了,理论上是正科,自然不会把唐主任放在眼里。

所以他笑着说,“我肯定不尿他那一壶,就告诉他说,车是陈主任给我的,让我交车……好说,你给陈主任打个电话,陈主任让交我肯定交,我不是笑话他唐堂,他有这个胆子打电话吗?”

“哈,”陈太忠听得笑一声,就觉得张爱国做事很对自己的脾气,当然,他知道唐主任未必是真的想收回车,但是这车是科委领导的标配,人家替宋敏要一下车也很正常。

反正张厂长的回答,是在维护他陈某人的尊严,虽然是有点过分,但是……这才是哥们儿的人应该做的,于是他点点头,“厂里生产,你再盯紧一点……不要把眼光放在这一城一地上,要心存高远。”

“您都提醒我八次了,”张爱国笑了起来,也有点没皮没脸的样子,秘书和老板,可不就该是这样?“哪怕把所有人都得罪完,我也帮您看好这个门儿。”

“什么看门儿?真难听,”陈太忠被他这话逗得一乐,“你还真有点你叔叔的性格,以后说话注意一点,你见过几个处级干部是你这样说话的?”

见到张爱国美不滋滋地离开,陈某人心里也有点自得,科委的事情都很顺利,爱国也给自己长脸,最关键的是,他现在居然能就别人的言行做指点了。

怀着这种舒爽的心情,他拨通了吴言的电话,得知那边都将饭菜做好了,就等着他开席呢,于是转身走向卧室,推开两个衣柜,正要走过去,猛地听到对讲门铃响起。

白市长也在这边卧室等着,听到这一声门铃,两人齐齐地就是一愣,呆了一呆之后,小白才一指他的房间,“好像是你家在响。”

“哦,那我过去看一看,”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转身走回去,不成想吴市长后脚就跟了过去,“我倒要看看,又是谁来了,纪梵希的金色年华吗?”

“你……”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心里却是有点忐忑,心说可千万别是张梅来了,她拿走阳光小区的钥匙之后,一直没去过,也不知道是在抵触什么,还是有什么不方便。

怀着这么个心情,他走到门边拿起听筒,“谁啊?”

“是我,太忠,”门铃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来了吗?宋敏。”

啧,陈太忠叹口气,心情颇有一点复杂,他不想见此人,但是人家找上门了,也不能不见,毕竟在党校的时候,两人处得很不错——谁知道后来会出现这种事儿?

嗯,我要让吴言看一看,来的不是金色年华!他勉强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伸手按开了单元门的开关,“上来吧。”

宋敏走进来的时候,不是空手,左手拎着一坛曲阳黄,右手拎着一摞子方便饭盒,见他开门,笑吟吟地举起双手,“一个人在凤凰也没意思,听说你回来了,找你喝酒。”

“喝酒,你喝的不是酒吧?”陈太忠顺手带上了房门,老宋喝了酒之后想干啥,他再清楚不过了,但是……小白和小钟可还在那边等着,没吃饭呢,所以他开心地笑了起来,“哈哈,我总觉得,你喝的是寂寞。”

“哈,”宋敏听到这话,心里的别扭也去了大半,对方略带一点调侃的说话风格,让他感觉又回到了党校一般,“太忠你还是没变啊。”

“我其实挺生气的,但是你都找上门了,再气也是同学不是?”陈太忠伸手请他坐下,又从冰箱里拿两瓶矿泉水出来,“喝点水,凉快一下。”

“别说你,我还迷糊呢,本来我的挂职目标,是素波科委,”宋敏叹口气,拿起水来咕咚咕咚灌一气儿,“你不信的话,回素波你自己问。”

“呵呵,现在再说这个,也没啥意思了,”陈太忠笑一笑,他也相信宋敏的话,要不然两人初次在操场碰到的时候,宋处长不会那么自然地跟着跑步。

遗憾的是,事态就是这么发展了,后来宋敏给他打过俩电话,他也没接,再然后,两人就没联系了——作为一个堂堂的副处,宋主任也有自己的尊严不是?

好在,宋处长还是在一周之内上门了,这就是有心把事情说明白,其实这段时间的等待,也是很有学问的,早的话有点不稳重,太失这处级干部的身份,晚的话——陈某人绝对不会再放他进来了。

“来了凤凰科委,才能真切地感觉到你的影响力,”宋敏苦笑一声,接着又叹口气,“早知道是这么回事,他的这个青干班我都懒得去上……喝酒吧?”

“酒不喝了,”陈太忠按住他伸向坛子的手,笑着摇摇头,“你还要开车回去呢,酒后驾车……不好!”

一边说,他一边拎起一边的林肯车钥匙丢了过去,“那辆桑塔纳,爱国要开,你开我的林肯车吧,后备箱有点东西……送你了。”

宋敏看着他,一言不发,好半天才笑着点点头,“还是同学好啊,太忠你这心意,我领了……在素波你有车没有?”

“有朋友的车开呢,”陈太忠笑一笑,顺手又一拍他的肩头,“今天你这状态,我不合适跟你喝酒,反正你最少在凤凰要呆一年,咱哥俩喝酒的时候多了。”

“行,那我正好出去熟一熟车,”宋敏笑着点点头,站起了身子,今天两人喝酒确实不合适,他拎着酒菜上门,是求谅解来了,陈太忠不想在同学喝酒的时候,说一些麻烦事儿,很影响心情的。

宋处长才一出门,吴言就推开卧室门走了出来,“好了,快过来吃饭吧,都要凉了……你这房间真热。”

陈某人的房间肯定是热的,虽然这房间里有空调,但是他常年不在家,回家之后临时开了客厅的空调,卧室里的温度,一时半会儿降不下来,更别说吴市长躲在里面,还关着门呢。

白市长的房间就凉快多了,钟韵秋甚至在穿着厚厚的牛仔短裙的同时,腿上还套着黑色丝袜,她正在张罗饭桌,陈太忠走过去坐下,笑吟吟地伸手轻抚她的大腿,惬意地叹口气,“好久没摸到了,真的有点想念啊……”

三人好久不见,酒桌上的气氛真的很旖旎,不过小白同学一向是工作不离口,两杯酒下肚之后,笑吟吟地发话了,“太忠你把林肯车借给宋敏,这一招玩得很好啊。”

“哦,是吗?”陈太忠笑着看她一眼,心知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小白猜到了,“你这人心思太复杂,我借车出去,那纯粹是看在同学的情分上……宋敏他能不仁,我不能不义啊。”

“扯吧你,宋敏都猜得到你的用意,以为我猜不到?”吴言白他一眼,“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宰相肚量了?”

吴言还真没想错,宋敏在接到林肯车钥匙的时候,确实理解了陈太忠的意思。

按时价来说,这辆灰色林肯价值七八十万,而张爱国开的桑塔纳时代超人,连二十万都不到,陈某人不还回去桑塔纳,却是借出去了林肯,这就代表了一个意思。

那时代超人是科委副主任的标配,老宋,咱俩是同学不假,但是我的凤凰科委不认你这个副主任,没错,你只是下来挂职的!

不过咱俩既然是同学,我可以把自己用的车借给你开,而且这辆车比桑塔纳贵很多,你开上它也不跌份儿。

如此一来,陈某人既坚持了原则,又显示了同学情分,更重要的是,宋敏开了林肯去科委上班的时候,别人也能看到,宋主任开了陈主任的车来。

这么一来,单位里对宋敏的抵触情绪就要小很多,也便于宋主任融入这个团体,这就算对同学的情分非常重视了。

然而就在同时,陈太忠没提办公室房间什么的,而是连酒都不喝,着急地撵人了——这固然是有小白在卧室里等着的缘故,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不想提,也不想给宋敏提此事的机会。

为什么不给宋主任机会?因为他绝对不会答应别的帮助,至于帮忙跟许纯良关说,那更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你今天上门来找我,态度很端正,那我把车借给你,要你在科委不要太受气,能打开一点局面,仅此而已,接下来何去何从,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宋敏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但是这个谁也没办法,官场里身不由己的事儿多了,也不差多他这一件,说姓宋的无辜的那些人,麻烦你们想一想,姓陈的也无辜呢。

这些因果,宋处长都想到了——除了卧室里那个美女的存在,甚至他连陈主任更深远的用意都看得很清楚:陈太忠和许纯良为什么如此地排斥他?因为他的到来,是抄了自己同学的后路,极大地削弱了陈某人的存在感。

那么,他现在开上林肯车,不但对他自己有益,对陈太忠也有益,因为别人一看到:呀,这新来的副主任,还是得靠着陈主任玩啊。

将宋敏选派到凤凰科委的主儿,或者是严格按照组织程序来的,或者是有意削弱陈太忠在科委的影响力,这个真不好说,反正程序都正确,制度就是制度。

但若是有人真想看陈太忠笑话的话,陈某人这辆车往外一借,那就是回敬了一记:想削弱我的存在感?麻烦你们醒一醒!

宋敏这些都想到了,但是他不可能不收这钥匙,除了有开展工作的需求之外,凭良心说,人家陈太忠能做到这一步,对自己的同学也算仁至义尽了。

是的,宋主任别无选择,而且此事对他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坏事,接下来的工作能展开,交好陈太忠,甚至划到陈太忠的阵营中,这都是好事儿——更重要的是,他若是拒绝,就将陈太忠得罪得死死的了。

吴言在隔壁听得也很明白,所以她不忘点评一下,“还好,尧东书记不会介意他靠向你,反正科委还是许纯良的天下,倒是现在太忠你做事,手段越来越老练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