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4 -2325开始上手

2324 2325开始上手

2324章开始上手(上)

陈太忠借林肯车的消息,在周日晚上就传到了许纯良的耳朵里,许主任疑惑之下,竟然打了电话过来发问,“太忠,你把车借给宋敏开了?”

“嗯,他上门找我了,想要拿回去爱国的桑塔纳,我就把林肯借给他了,”陈太忠的回答不完全是实情,但是却能最准确地表达出意思,“好歹也是同学一场嘛。”

“嘿,你这家伙,”许纯良听得哼一声,他就算再懒得动脑筋,也听得出话里的意思,禁不住抱怨一句,“我帮你得罪人,你做人情,真是懒得理你……”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来到了文明办,又开始坐办公室,这无所事事的日子,让他感觉分外地无聊,总算还好,在下午的例会中,马勉确认了他的分管范围。

其实,这范围确认不确认都无所谓,马主任宣布,所有处室遇到有争议的问题,都可以直接向陈主任请示,“小陈是来挂职锻炼的,多了解一点情况,有利于年轻干部的成长!”

陈太忠对这样的分管范围颇有一点无语,合着哥们儿在下面干脏活,来了文明办还是干脏活儿?什么叫“有争议的问题”,是别人做不了主的问题,就要推出我做挡箭牌吧?

不过还好,下一步马勉将他自己分管的处室让出一个来——以后秘书处的相关事宜,要多向陈主任汇报。

秘书处是笔杆子扎堆的地方,很容易出问题,但是偶尔……也会出点成绩,反正老话说死了,“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犯错误不怕,万一有成绩呢?

所以这个处室,马勉是要抓在自己手里的,当然,名义上说,是华安协助马主任分管秘书处,但是大家都知道,华主任不过是个幌子,拿来顶雷用的——舆论阵地再小心都不为过,万一出现大问题,那就是灭顶之灾。

马勉让陈太忠多参与秘书处的事务,这就是赤luo裸地宣布了他对新来的副主任的支持,不过此时,马主任对陈主任的支持,在文明办已经是众所周知了,所有人在羡慕嫉妒的同时,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左右不过是一个挂职干部,你最终还是要走的。

陈太忠对这个决定,还是有点不太满意,他对文案工作真的没太大兴趣,于是,在会议结束之后,他跟着马勉就走了。

华安原本想跟上去的,一见这位领先了,也不得不退让,他是马主任天字第一号的心腹,都主动住脚了,别人谁还会跟着?

“主任,我更想做一点实质性的工作,”进了马主任办公室之后,陈太忠将门一关,就径直开口了,“秘书处这块,我怕辜负领导的信任……我是理科生。”

“慢慢来,我早就说了,让你多注意把握政策层面的内容,”马勉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心说还是年轻啊,有点沉不住气,“不吃透政策,你觉得自己能走多远?”

这话虽然是好意,说得却是有点不客气,按说陈某人这毛驴脾气,没准就要心里恼怒了,可是他知道老马是真的赏识自己,也就不好再计较。

再加上他一早就打定主意,要尽量低调,于是在听了这话之后,先是微微一愣,接着就恍然大悟地点头笑一笑,“主任指示得很对,是我疏忽了……不过这个秘书处,我真的是担心自己水平不够,辜负了您的……”

“行了,我有分寸,”马主任笑着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秘书处这边是层层把关的,你放心好了,别说还有我,我上面还有潘部长呢……就是让你借这个机会,多提高一下自己。”

周一就这么平平淡淡过去了,周二的时候,陈太忠可就有事干了——马主任都发话了,有什么疑难问题,可以找陈主任的。

这疑难问题,未必有多难,不过,个顶个都是腻歪人的事儿,陈某人接到的第一个案例就是:省经贸委人事教育处的副处长张麟,事母不孝!

张处长继承了亡父的房子之后,自己和妻子也有房子,自住一套,出租一套,还有一套闲置,却是让他的母亲,跟他舅舅一家挤在一起——原因很简单,他的父母离异了。

老太太心里不平衡啊,儿子宁可有房子闲着,都不让自己住进去,可怜她也七十多岁的人了,天天跟弟弟一家挤在一起,弟媳妇和外甥女儿,意见很大。

可是张麟也有他的道理,想当初父母离异,我跟我爸,妹妹跟我妈,你现在需要赡养了,去找张凤啊,找我做什么呢?

然而,张凤一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公公还在**瘫着呢,实在供养不起老妈——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很正常。

张麟的老妈真的有点恼火了,说我要是把你跟你妹妹区别对待了,你不管我那可以,但是一直以来,我少给过你钱还是少关心过你?

这种事儿法院不管,也只能反应到各个协调机构了,可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儿,谁还能把这个事情拍了板不成?

文明办也接到了老太太的投诉,大家一样的无奈,不过令人崩溃的是,老太太每周都要给宣教部写信和打电话,要曝光儿子的不孝——部里指示文明办帮忙调解。

不过这个问题,对陈太忠来说,不难解决,他打个电话给雷蕾,确定了张麟的不孝,在省经贸委都有点名气了,只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大家也不好多说什么。

于是他又打个电话给董瑜亮,“老董,认识张麟吧?你跟他说一声,把他**接回去,闲得没事,净给我的文明办找事儿干。”

“哎呀,我跟他很熟呢,”董瑜亮在那边就笑,“不过我听他说过……他**年轻的时候,作风不是很好,所以才离的婚,他那人啊,要面子。”

“要面子……不管自己的妹妹,不接回自己的老妈?”陈太忠冷笑一声,“我不管那么多,没有他**能有他吗?你跟他说一声,再安置不好自己的老妈,别怪我把他一撸到底啊。”

陈某人想撸人下去,真的有太多的手段了,所以这话说得就理直气壮,可是董处长在那边一听,就有点为难,“太忠你也真是吃多了撑的,人家的家务事儿,这东西吃力不讨好的。”

“精神文明……我这儿是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陈太忠郁闷地拍一下桌子,又叹口气,“他要不是干部,我也不管,干部都不孝顺了,广大人民群众有样学样,能行吗?”

“那我帮你传个话,”董瑜亮也是有点无奈,陈太忠你说你去哪个部门不好,到文明办挂职?你那是省级的机关,不是居委会啊,“他会是什么反应,我就不敢保证了……你不会真的想撸下去他吧?”

“算了,我自己说吧,你把张麟的电话给我,”陈太忠哼一声,他感觉出董处长的无奈了,“反正谁让我不舒服了,大家就都不要舒服。”

“得,还是我自己跟他说吧,”董瑜亮一听这口气,吓了一大跳,挂了电话之后,都禁不住摇头苦笑,心说这老张还真是摊上麻烦事儿了——撇开关于陈某人的传言不提,只说副班长在青干班的表现,他就能确定,张麟根本吃不住人家叫真。

这种小问题,陈太忠一个电话过去就够了,但是有些大问题,也禁不住让他瞠目结舌,素波有群众反应,一九九四年就被拆迁了房子,时至今日,回迁遥遥无期。

这是归信访口管的吧?陈主任拿着文件看了半天,一个电话将协调处的高涛叫了过来,“回迁这种事儿,怎么也到了咱们文明办?”

“这还是扯得上关系的,”高处长听到这个问题,也是苦笑一声,“群众投诉开发商不诚信经营,勉强跟咱也挂得上边儿,当然,事情最关键的是……他们没别的招儿了,能管事的地方,都被他们骚扰了……”

合着这也是个城中村改造项目,地方就在现在的西城区,九四年的时候,人民群众还相对单纯一点,钉子户不是没有,但是真的不多——拆迁的标准就在西城区政府里贴着呢,你不服气?没用,大家都是一样的。

至于在后来动迁中,甲乙双方甚至第三、第四方的矛盾为何愈演愈烈,暂时不去探讨这个问题,但是只从西城这个项目里,也能看到一些眉目。

回迁楼盖了没有?盖了,但是两百三十户居民,只盖了两栋七层的回迁楼,一栋楼五个单元每单元每层三户,一共一百零五户,两栋是两百一十户,当然,既然是回迁楼,就算是七层,也不要指望电梯什么的。

按说,这就只有二十多户迁不回去的,而房地产公司有书面证明显示,二百三十余户居民里,有将近三十户是收了现金补偿,不要房子的——在九四年的时候,这种选择很正常。

照这么解释,就应该没有回不去的居民了,可是事实上,还有六十多户居民死活是回不去,没办法,房子都满了!

于是这些没分上房子的主儿,就要上访告状了,最狠的都跑到北京去了,然后又被天南人接回来,现在就是在省里乱打官司瞎告状。

2325章开始上手(下)

“怎么把这东西也拿过来了?”高涛叹一口气,看起来很有点不满,“这个彭苗苗也真是的,咱是宣传口的,就做不了这个主,这种事……谁敢让咱们宣传?潘老板要骂娘的。”

陈太忠初开始以为,这没准是姓高的在挖坑诱自己往里跳,但是听他抱怨说潘剑屏都要骂娘,就知道这是自己多心了——没办法,人在官场,不谨慎不行。

既然不是别人挖坑,他倒是有兴趣了解一下情况了,“老高,按你的说法,都是照着制度执行的,为什么还会多出这么多没回迁的呢?”

“有的人家兄弟姐妹多,要求多一点吧,”高涛苦笑一声,“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这一面之词……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反正咱管不了,我就没怎么操心过。”

“可是这个拆迁,目前是个大问题啊,”陈太忠看着他,缓缓地发话,“物质文明的建设,离不开精神文明的支持,两条腿走路……才会更稳当吧?”

“那您的意思是?”高处长心惊胆战之下,也叫出了“您”,没办法,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随便问一问,”陈太忠叹口气,将手里的资料随手一丢,若有所思地轻声嘀咕一句,“看来……还是需要一个好的切入点啊……”

看了一天的资料之后,陈太忠这心里实在高兴不起来,以前他从未接触过类似的工作,只是坐在机关里,对可能发生或者即将发生的事情做准备和规划,见招拆招罢了,就算有些工作是主动发动,可也是有目的性地攻城略地。

他发誓自己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闹心事儿,能被捅到省文明办的事情,一般都小不了——起码当事人不会认为小了,倒不愧是人间百态。

当天晚上,他将赵明博喊了出来,又叫上雷蕾和张馨,四个人坐在一起喝酒吃饭,对自己今天手里见到的资料做一个甄选,看看其中有什么可以拿出来操作的。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这个回迁的问题,赵所长一听说是西廓村的回迁,不屑地笑一声,“政府公示是政府公示,坏就坏在,那两栋楼盖得不错,地方也好。”

一般而言,相对出售的商品房,回迁楼的质量不是很高,那两栋楼虽然是七层,一开始也是真材实料地盖着,跟其他商品房一样的待遇。

于是,这房子就俏手了,高涛说的有些户里的兄弟姐妹多,确实也是这么回事,那么,有办法的就跟房地产公司多要房子呗。

除开那些钉子户关系户不提,有人将文章做到了提现的那些户主身上,这楼房开发都有个周期的,而且房地产商为了回笼资金,要盖肯定是先盖商品房——没谁傻到先盖回迁楼的。

随着楼房一栋一栋地起来,房价就慢慢地涨上来了,那些提现的户主想后悔也晚了——当然,不后悔的主儿也不少,拿了现金可以做生意。

赵明博偏偏就知道一些这里的猫腻,照他说,那些提现的户主得到的现金,不是出自于房地产公司,而是一些“有办法的人”委托房地产公司出面,代买这回迁证儿的。

其实谁也不傻,到底是不是代买,全是开发公司上嘴皮碰下嘴皮的事儿,可以肯定的是,那片儿的房价没涨的话,估计这些代买的人就不会露面。

这就是一下多了三十户出来,而且这些人里也有多占的,那么,有五十来户没地儿可去,那就很正常了。

赵所长并不知道详细的数据,但是他知道这种手段,官商勾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那些有办法的人里,就有不少是跟政府里什么人挂钩的,甚至还有政府人员。

“这个豪斯房地产,手段可不怎么光明,”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越发觉得此事难办了,这种内幕交易,想弄明白里面的根由,必须得房地产公司的财务配合。

可这个难度就太高了,先不说人家愿意不愿意,哪怕就是他身怀仙术,能悄然潜入那公司去,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还能保留这些东西?

“这个倒未必是他们愿意的,”雷蕾柔声发话,作为一个记者,她知道得也不少,虽然对基层生活的了解,肯定赶不上赵所长,但是上面的一些东西,她还比较清楚的。

豪斯房地产也未必愿意这么搞,毕竟是他们要把事情坐实的话,房子就要卖给这些有办法的人,回迁户并不是都能准准地一户换一户,要比照面积,执行多退少补的政策。

大多时候,人们都愿意选择“少补”,随便再补一点,就能换到大一点的房子,而这个“少补”的价格,还是按当年的价格来的,不能随市场价走。

这么一来,豪斯公司真的是枉做小人了,他们一点利益都没得到,还得面对无房的五十来户人家的纠缠——换给谁不头疼?

然而,头疼也得做,有办法的人就是有办法,照雷蕾的说法就是,“别看他们是房地产公司,出来个区建委的股长,他们也不能直接驳了面子,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这个倒是,豪斯现在也认这回迁户,”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但是现在房子又是一个价了,一里一外损失不小……怪不得他们一直拖呢,心里不平衡啊。”

“这豪斯是谁撑腰的?”张馨现在正在努力地学习官场知识,居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由此可见,环境对人的影响真的太大了。

雷蕾和赵明博交换个眼神,雷记者摇摇头,赵所长犹豫一下,方始发话,“豪斯一度是天南最大的房地产公司,现在不行了……据说是邝天林一手扶持起来的。”

邝天林是原省人大的主任,前红山区委书记邝舒城的老爹,现在的人大主任是杜书记兼了,邝书记是陈太忠步入官场之后,第一个扳倒的主儿。

“豪斯确实是不行了,”雷蕾点头,“几年前发展得特快,跟银行的关系也慢慢地交好了,现在人走茶凉了,不过生存还是没问题的,只是不像以前扩张得那么厉害了。”

“省人大主任啊,”陈太忠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长出一口气,“真的幽默……这样的也是人民代表,呵呵。”

赵明博听得眨巴眨巴眼睛,他实在不知道陈主任今天是怎么了,居然看三国流眼泪为古人担忧,雷蕾也不知道陈某人是今天看了一天资料,心里腻歪得不行,不过她倒是会劝解人,“道德缺失嘛,大家都麻木了,太忠倒是还保留了点血气。”

“我的正义感,也剩的不多了,”张馨闻言,也是深有感触地叹口气,“今天听永泰分公司的人说,永泰那里有黑煤窑和黑砖窑,心里居然没什么反应。”

“嗯……什么,永泰?”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之后,猛地眼睛一亮,“说说看,这个黑煤窑和黑砖窑,都是怎么回事?”

“这个东西,还是我来说吧,她知道得不如我多,”赵明博笑着接话了。

黑煤窑和黑砖窑,大家都知道了,笔者就不灌水充字数了,但是必须声明的一点,这个现象不仅发生在山西,也不是两千年之后才出现的。

在九十年代初,全国不少省市,就都有这种现象,山西的黑砖窑大名鼎鼎,不过是被捅出来了,而且不怕说一句,这个现象捅出来得太晚了,晚了有十多年。

书归正传,待赵明博说完此事之后,陈太忠怪怪地看了他半天,方始苦笑一声,“那么多失踪人口,非法羁押……老赵,你可还是警察呢。”

“我还是党报记者呢,”雷蕾听得叹一口气,得,合着她也知道永泰那边的事情,“以前这种现象,多出现在上谷市,后来上谷市发展比较快,就慢慢地转移到永泰那边了……太忠,这稿子就算我敢写,你觉得胡主任会怎么评价我?”

“大家都麻木到冷血了,”陈太忠听得冷笑,他今天是彻底地被腻歪到了,一时间就正义感爆发了,“好了老赵,给你交待个活儿,最迟明天上午,我要永泰所有的黑砖窑和黑煤窑的明确地点。”

“嗯?”赵明博疑惑地看着他,呆了足足有一分钟,才苦笑一声摇摇头,“问题是,这也不归你们文明办管吧……好好,我干我干,不过,我哪里可能知道所有的明细?”

“找几个典型也行,”陈太忠点点头,确实,永泰那边山不少,地形也复杂,找出全部,只不过是他的一时冲动罢了,“这件事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就要处理。”

“但是,这确实不归你们文明办管,”雷蕾再次强调一下,提醒他不要冲动。

“放心,我有道理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暗自得意:几个月前,我可是跟蒋世方当面抱怨过,说永泰的精神文明建设不够,这真是老天送来的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