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6 -2327初次检查

2326 2327初次检查

2326章初次检查(上)

“陈太忠要去检查精神文明建设?”马勉看着自己面前的华安,沉吟了一阵方始发话,“他有没有说要安排多少人去?”

“没说,不过他说想带几个媒体记者,”华安也有点挠头,心说陈主任初来乍到下基层,这是能理解的,算沉得下心搞工作,但是还想着宣传,那就有点不合适了——作为一个新人,你得先把尾巴夹起来不是?

“他不让你提前联系永泰,还要带记者,”马主任又沉吟一下,果断地做出了决定,“你让调研处的宋颖跟着去,派一辆中巴……反正小陈自己有车。”

宋颖是调研处的副处长,四十岁出头,黑瘦矮小眼睛却很大,她比较恋家,虽然在调研处上班,但是素波之外的地方很少去——她对大家的解释是:我晕车晕得很厉害。

不过,她的公公有点影响力,大家不太好叫真,尤其是调研处还有一个副处长柳青云,就喜欢四处乱跑,素波附近玩遍了,就全省跑全国跑,离家越远越好。

这俩副处长,倒也是绝配了,相互取长补短,所以,像去永泰这样的地方,安排宋颖是正合适,反正检查一个县城的精神文明建设,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那记者……我安排《天南青年报》?”华主任谨慎地请示领导,《天南青年报》是团省委牵头办的,影响力有一点,却主要是在体制内,很好控制,真的是进可攻退可守——而且,青年嘛,更该多强调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很符合主旋律。

“嗯,”马勉点点头,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抬头,笑着发话,“你跟小陈说,他也可以自己邀请熟悉的记者,这家伙在媒体里也有点关系呢。”

“这样啊,那我知道了,”华安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又一皱,“不过,他要是请到《天南商报》这种刺儿头,会不会有点不合适呢?”

刘晓莉几番出生入死,为《天南商报》打了好大的名头出来——当然,那也是老总经营有方,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是上了宣教部关注榜的报纸。

“这个……”马勉略略犹豫一下,心说我是该求稳一点,还是该相信陈太忠的折腾劲儿呢,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个由头,于是之后就是重重地一哼,“这个小华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啧,宋颖跟了是干什么去的?”

“那是,主任您都讲得很明白了,”华安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笑着恭维自家的老板,“就是我太愚昧了,以后您还得常批评我。”

“唉,”马勉没好气地叹一声……

按说,陈太忠作为省文明办的副主任,想下去检查县区精神文明建设,那是随时都可以的,但是想搞得正式一点,一般都是要办公室来安排,所以他才会跟华安打招呼。

像这种程序走下来,就应该是地市出个副市长作陪,加上县区的最少常委级别的相关负责人,很多时候都是党委或者政府一把手,所谓的省级机关,也就这点好处,在省里连一辆配车都未必混得上,但是到了下面地市,那就是鼻孔朝天了。

但是去永泰,就不需要惊动分管的市长,省会城市有省会城市的优势,随随便便一个视察,总是惊动素波副市长也不合适。

总之,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陈主任跟办公室打了招呼,说我要去检查一下永泰县的精神文明建设,如果程序上没问题,希望你在当天直接联系永泰县委县政府。

临时通知的话,素波的分管市长未必有空,华安清楚这一点,但是直接面对县区级的领导,那就简单了,于是,在请示马主任之后,此事遂成。

宋颖是在当天晚些之后接到通知,说是明天文明办有个调研工作,你做好陪同领导视察的准备,华主任说得滴水不漏,宋处长倒也没怎么在意,反正谁也知道她“晕车晕得厉害”。

不过第二天来了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是陪新来的副主任去永泰,而且华主任还神秘兮兮地叮嘱她,多关心一下随行记者的报导稿,强调这些稿件必须得文明办同意才能发——其实这是常识,但是,陈主任不是新来的吗?

陈太忠的奥迪车打头,文明办的金杯车跟在后面,车上除了《天南青年报》的记者冯红霞,还有宋颖和刘晓莉,再加上调研室的副主任科员梁建琴,一色的娘子军。

宋处长知道自己身边这位就是《天南商报》的刘晓莉之后,隐隐就猜到了华主任临走时说的话的意思,她不是一个聪慧绝顶的主儿,但是这点关联想像还是有的。

还好,只是《天南商报》,宋颖暗暗地给自己打气,商报影响力不算太小,刘记者更是声名在外,但是麻烦搞搞清楚——省文明办是省宣教部的组成部门!

她胡思乱想着,车就驶出了素波市区,突然间她发现车前多了点东西出来,凝目一看,却是陈主任的奥迪车前,多了两辆警车,闪着警灯,却是没有拉起警报。

这……这就有点夸张了吧?宋主任心里暗暗嘀咕,省文明办下去办事,也享受过警车开道的待遇,但那最少是副厅的副主任以上,而且去的也是边远地市,而不是素波。

一时间,一个词涌上她的脑海——“逾制”,陈主任这么搞,有点过分了,你只是一个处级干部,不是厅级,在省会城市警车开道,真的没那个资格。

然而,没过多久,她心里的资格论就被彻底打翻在地,前方出现了欢迎的车队,在县界迎接上级领导视察的车队。

这种现象很普遍,领导来视察,当地的党政机关相关领导不能在家里呆着,要出来迎一迎,表示对上级部门的尊重,跟省级领导去机场迎接中央领导是一个道理,永泰是没有飞机场的,那就只能在县界上迎接了。

令宋颖惊讶的是,永泰县的一号车和二号车都在场,她见识未必有多广,但是由于出差只在近处,素波这一亩三分地儿的事儿,她太熟了——县长焦天地和县委书记楼宏卿都来了?

焦县长其实不想来的,区区的一个省文明办副主任检查,楼书记接待就足够了,但是一听来人的名字,他就改变了主意,“什么,来的是陈太忠?好吧,我跟老楼一起去……不用说了,我知道他是正处,但是这个正处,跟别的正处不一样。”

不止党政一把手都来了,连党群书记和宣教部长也来了,届迎的就是四个县委常委——大家来的理由都一样,前不久,陈某人才在永泰山祸害了一顿。

那次事件之后,市里主要领导严厉地批评了永泰县,还有传言说,蒋省长认为永泰的精神文明建设抓得不够,要下大力气整改。

这风头刚刚过去不久,省精神文明办就下来人检查,一把手楼宏卿是必须出面的,但是大家听说来的是陈太忠……咱不管结果如何,先把态度摆端正吧。

除了陈太忠自带的两辆警车,县里也派出了两辆警车,还有两辆警用摩托,大家下车寒暄两句之后,楼书记主动坐进了陈主任的车里,庞大的车队开始启动。

最前面是警用摩托开道,跟着就是两辆警车,然后是七八辆小车,又有两辆中巴车,最后又是两辆警车,搞得公路上过往的人群纷纷侧目。

“这怎么也得是个副省长吧?”有人如此猜测,旁边就有人笑话其眼力价不行,“未必,素波军分区来个政委也能是这排场。”

“你放屁,这些车哪一辆挂军牌了?那个奥迪车是5打头的,根本就是私家车,肯定是副省长不想招摇,凭你也配跟我谈体制?”这位不服气地反驳。

其实,宋颖认为陈太忠招摇,还真是错了,陈某人从素波搞的这两辆警车,全是赵明博帮着张罗的,一是带了熟悉本地的人来认路,二就是发现黑煤窑或者黑砖窑的时候,大家帮忙做个见证。

是的,跟陈主任在一起,不用太担心邪不胜正,陈主任很能打的,正经是作为人民警察,出场作人证比较有力道。

不仅是宋处长误会了,连永泰县的人也误会了,心说陈太忠厉害啊,区区一个处级干部,下来居然带了两辆警车——不过,光是厉害也无所谓,无非是一点虚荣心,怕就怕人家这警车……还有别的用途啊。

2327章初次检查(下)

按照在县界商量好的,进了县城之后,车队就放慢了速度,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扫视着街道两侧,“环境卫生还行,永泰是旅游大县,一个干净整洁的县城,就是最好的宣传。”

“陈主任指示得很对,”楼宏卿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笑着点头,陈太忠亲自开车,他哪里敢坐到后面的首长位去?“县里刚出资购买了两辆洒水车,为的就是保证卫生工作,好的环境,才能带给游客好的心情。”

我看到了,地面还是湿的呢,陈主任自然明白,人家这是暗示自己,虽然是临时检查,但是我们的迎接工作准备得还算充分,态度也算端正。

路过一个小巷口的时候,他一不留神,发现巷子拐弯处还有扫帚在挥动,他略略错愕了半秒钟,扭头继续开车。

楼宏卿却是被他这个动作吸引,也侧头望去,一时间禁不住心里大怒,,这是谁给我掉链子呢?

楼书记和焦县长在动身之前,就要所有机关干部全体动员,在最短的时间将县城清扫一遍,环境卫生可是考量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指标。

今天的检查是仓促了一点,不过凭良心?说,永泰作为旅游大县,一直也很注重环境卫生,尤其是前一段被批了精神文明建设不够之后,就越发地重视了。

不过,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卫生保持就是很难做到实时的,一些卫生死角啥的,也是存在的,那么今天为了迎接省文明办的检查,动员全县干部打扫卫生,也正常了。

楼书记生气的不是这个,他是生气这打扫的人没眼色,就算你没打扫完,藏进巷子也就完了嘛,麻痹的这么多车路过,你居然埋头干活?

生气归生气,可陈主任视而不见的反应,让楼宏卿心里微微安定了一点,看来姓陈的这趟前来,也没有太过为难永泰的意思,起码没在突击打扫上坐文章。

陈太忠考察的第一站,是新落成的农贸市场,这个市场不但供应着永泰县城的蔬菜,还兼顾着素波市区的部分蔬菜肉蛋供应。

趁着陈主任在农贸市场里转悠的时候,楼书记低声吩咐一下自己的秘书,要他查出来那个巷口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咱县里不需要这种脑袋瓜缺弦儿的干部。

“是信访办的李枫,他在转业前是炮兵,”很快地,秘书就将消息打探了出来,“您指示过,听力不好的人去信访办。”

“哦,那算了,”楼书记不耐烦地挥一挥手……

看过农贸市场之后,陈太忠又去了永泰最大的网吧看一看,果然设备新环境好,一点烟味都闻不到,网吧里的人不算太多,一看基本上都是三四十岁的主儿,二十出头的都少见。

再然后就是去县电视台了,别看是小县城,电视台的主持里,还有真有那么两个漂亮的,不过陈太忠连前中视的女主播都品尝过了,倒也不会动心。

反倒是其中的一位女主持,听说他是省里的干部,连楼书记和焦县长都在一边赔小心,又见他高大威猛兼且年轻,言谈之中,少不得有点眉目传情的意思。

陈太忠不为所动,转悠了一圈就出来了,然后楼书记就邀请他去永泰第一中学看一看。

这永泰县的一中,可是不比凤凰那里县区的一中,凤凰那里县区的一中,个顶个是好学校,尤其是曲阳一中名声在外,有素波的学生专门花钱去借读。

永泰一中就要差一点,它挨着素波呢,好学生被素波的中学搜刮得差不多了,生源跟不上去,说啥也白搭。

可是偏偏地在今年,永泰一中出成绩了,也不是啥文科理科状元的,就是两个单项状元,全省的语文状元和政治状元,全是永泰一中的。

这就是成绩啊,两个单项的全省状元,永泰一中建校以来,也就出过一个理科全省状元,今年这成绩,真的是傲人了。

但是这次,陈太忠不想听他们安排了,来了县城就将近十点了,现在都十一点了,于是他侧头看一眼旁边的众多领导,“楼书记,焦县长,县城里也就这些东西,文明办最近在做一个大稿子,关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课题,想看一看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

“农村吗?”楼书记的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一皱,开什么玩笑,你匆匆而来,把我的县城折腾得鸡飞狗跳,我勉勉强强能给你一点交待,现在要去农村……那怎么得了?

“陈主任,这时间不早了,吃过饭以后,下午再说吧,”焦天地见楼书记沉吟,赶紧说话补充,“永泰宾馆已经开始准备饭了,咱不能浪费嘛。”

“没事,就近走一走,”陈太忠笑吟吟地说话,但是听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饭什么的,不用准备,咱走到哪儿就在哪儿用餐好了,正好近距离体会一下新农村建设的成果。”

“我们县的农村建设还不够好,唉,”焦县长惭愧地叹口气,他的胆子要大一点,事实上,农村建设得不好,跟政府关系很大,他也不指望楼书记能帮自己说话。

所以他就只能自辩了,“县里最近在主抓工业和旅游业,资金非常紧张,不过就近的话,可以去口子乡看一看,那里的农校搞得还是有点特色的。”

他这边说话,一边早就有人暗暗地攥着手机,随时准备通知口子乡的乡长和书记,口子乡是永泰县农村工作搞得最好的乡,乡里的农技农机站,一度是素波市的样板。

“就是随便走一走,”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很有点领导的派头,这三十多号人里,就数他年轻,却偏偏是话事者,人又长得高大阳光,看得县电视台几个女主播暗暗仰慕不已。

一边说,他按开了奥迪车的车门,县宣教部庄部长见状,赶紧上前开门,焦县长和楼书记交换个眼神,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无奈。

“老赵,这儿你熟悉,带着走一走吧,”陈太忠上车之前,不忘吩咐一句赵明博,这时候大家也知道了这位老赵,是个派出所所长,最近在抓派出所的精神文明建设——当然,大家都猜不透,这家伙来永泰县能借鉴到些什么……

先不说黑煤窑,黑砖窑大都是开在离乡镇不远的地方,砖窑要是真的开在深山里,光运费就会让人有点吐血,陈主任是知道了这个消息,才有把握在中午前就搞出点名堂的。

不过他这一吩咐,让楼书记和焦县长心里又是一揪——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人家说了,要自己走一走,不听你们的安排,再往深里想一想,没准……没准人家来之前就定好目标了!

要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两位领导心里都有些凉意。

不过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要是文明办下来的是刘爱兰这样的正处级副主任,楼宏卿和焦天地倒还敢再试图劝一下,可是来的是陈太忠,他们宁愿去劝马勉,也不想劝陈主任——以前就有过恩怨的,再劝没准就要生烦。

倒是县电视台的台长有眼色,悄悄地走到庄部长身边,“要不要派个主持人跟着?这大太阳晒得人容易上火。”

宣教部长犹豫一下,微微颔首,于是一个主持人也跟着上了中巴车——县里的中巴车,而不是省文明办的中巴。

庄部长见状,皱着眉头琢磨一下,索性也不上自己的车了,跑到了金杯车上,省文明办副主任离他有点遥远,倒是这个调研处的副处长宋颖,他可以多沟通一下。

一边聊,车队一边就开动了,庄部长很想知道,省文明办此来到底是想去什么地方转一转,但是宋处长本来就不知道来的目的,只能淡淡地表示,这就是个随便的检查,没啥。

事实上,她虽然是女人,但是在省里做官,自然要有一点观察力,她已经觉出,陈主任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所以说话时就越发地谨慎了。

“啧,要下雨了啊,”车行几分钟之后,远方有乌云滚滚而来,不远处开始飞沙走石,楼书记一见,就试图再劝一劝,“这大雨天行车,不太安全,先回县里吧?”

他的话没说完,焦县长也打过来了电话,是同样的意思,刚才大家一直没注意,而眼下车队的方向,跟乌云来得正好相反,双方急速地对进着。

“单位里任务重,”陈太忠笑一笑,继续开车,他既然来一趟,总是要把事情办好的,“时间很紧的,要不让不相干的同志先回?楼书记要有事儿,你也可以先忙去。”

“陈主任,这我就要批评你了,”楼书记脸一沉,直视着他,“你太不爱惜自己了,这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任……这种天气视察农村,身体垮了怎么办?”

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回答,继续开车,约莫十来分钟之后,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既急且密,前方的道路登时就是白茫茫的一片。

“这鬼天气,”他禁不住骂一声,心里也有点焦躁了,按赵明博的说法,离黑砖窑集中的地方,大概还有十来公里,这乡镇公路本来就不好走,现在更是别提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却是宋颖把电话打了过来,“陈主任,据永泰县的同志反应,前面的路年久失修,很可能有塌方的危险,我建议……”

“啧,”陈太忠这就实在没办法了,人家把话说成这样了,他不能不考虑后面女同志们的感受,尤其是宋处长,那人挺娇气的,于是给赵明博打个电话,车队向来的方向掉头,滚滚而去。

县委宾馆准备的饭菜,终于是没有浪费,大家喝得也很开心,不过不久之后,陈主任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这个检查不能半途而废,明天我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