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8 -2329二次检查

2328 2329二次检查

2328章二次检查(上)

焦天地和楼宏卿的关系,跟一般的县长和书记的关系一样,相互配合相互钳制,表面上勉强说得过去,私底下你争我夺,暗战不止。

但是这天下午,两人是难得地坐在一起,细细地分析,陈太忠到底是为什么来的,没办法,不商量不行,永泰县没准要出大事儿了,谁敢掉以轻心。

可是两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没琢磨出县里最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楼书记甚至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都说了——比如说车队路过时,办的李枫正在埋头打扫。

按说,不怎么和睦的书记和县长,是不可能说这种八卦的,但是面对可能到来的威胁,党政班子的一把手必须抛弃成见同心协力,争取度过这次难关。

“明天还来……明显就是有意刁难嘛,”焦县长还是有点沉不住气了,有威胁不怕,但是这威胁是未知的,这才是最可怕的,“让他这么搞下去,咱县里啥也不用干了,就配合文明办检查吧。”

“老焦你就不要抱怨了,人家没检查完不是?”楼书记苦笑一声,“陈太忠还不情愿呢,他当时就不想回头,你应该感激,今天下了一场雨,这是及时雨啊。”

没有这场雨,咱俩都没机会坐在一起商量对策!焦县长知道是这么个理儿,但是他还是不太能克制自己的焦虑,“老楼,这是你们党委的事儿,你上午就该多问一问陈太忠,这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咱需要多注意点啥。”

“你怎么不问?你也是党委副书记,”楼宏卿不满意地白他一眼,陈太忠明显是找麻烦来了,你当我脑子进水了,冲上去给你堵枪眼?“不是我说,没有我再三劝阻,今天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好了,还是想一想明天怎么接待吧。”

“十一个常委全去算了,”焦县长真的是有点“焦”了,连这话都说出来了,不过,他也有他的道理,“姓陈的指出哪点不妥,咱们现场就改……这算是够配合了吧?”

“那不是胡闹吗?”楼书记一言堂习惯了,听到这么离谱的话,自然是要呵斥的,“你这么搞,是算态度端正,还是算变相发牢骚?”

焦天地登时无语,好半天才叹口气,“别人我不说,你注意到陈太忠带的警车了吧?我认为明天政法委的林忠东……必须到场。”

政法委书记林忠东,是楼宏卿阵营的人,楼书记听到这话,似笑非笑地看焦县长一眼,“他肯定得到场……我说,你有什么话直接说行不行?那么大的警车,我看不见?”

“反正啊,多往这方面想一想吧,”焦天地居然难得地笑了一笑,端起茶杯来喝水。

果不其然,就在他将茶杯端起的时候,楼宏卿也若有所思地将手伸向了面前的茶杯……这种级别的干部,真的没几个脑瓜不够数的,有些东西,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同一时刻,宋颖在陈太忠的奥迪车里发问了,“陈主任,咱们这么频繁的下来检查,会不会……会不会有点扰民呢?”

永泰这次招待省文明办,规格很高,其中一个菌汤,用的是永泰特有的一种云丝菌,只生长在某几片特定的山林里,这些林子的总面积,加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平方公里。

云丝菌的营养价值极高,还有点怪味儿,有点像过期的花生米,大部分人是享受不了,但是也有人喜爱异常,干菌的话,永泰每年能产出七八十公斤,上交上面五十公斤——收成不好的时候,永泰这边就只能选在阴雨天交货了。

近些年,也有人琢磨出了云丝菌的养殖方法,但是家养的,就是不如野生的,倒是长得快,但是营养价值不如野生的,味道嘛……也淡得很。

这些话就扯远了,但是毫无疑问,就这一道汤就是有价无市,永泰县的接待规格真的不低,所以宾主尽欢,酒席结束就是一点出头了。

这时候外面还下着雨,大家自然要午休一下,再起来等雨停就是…了,那啥也干不了啦,只能走人了。

“扰民?不会,”陈太忠无所谓地摇一摇头,宋处长借口晕车,钻进了他的奥迪车里,当然,这可能是实情,但是这并不重要,“宋处长你要是身体不能坚持,明天你可以休息一下。”

“……”宋颖沉默一阵,方始微微一笑,“只要陈主任你允许,我能来,不管怎么说,这是咱文明办的事儿,做调研的,最怕半途而废了。”

相较宋处长的乐观,赵明博就有一点挠头了,到了素波,在车队临解散的时候,他走下警车,来到奥迪车前,“怎么就遇上这种天气了呢?陈主任,明天我再跟着去,该用个什么说辞,你得指示我一下。”

人在官场,人情归人情事情归事情,赵所长跟陈主任的关系,那是没得说了,但是他该说请示的时候,不能仗着关系好就乱用措辞,而且别看赵所长升职了,是三极警督的副科,可是两人现在地位的差距,不但没有拉近,反倒是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还找什么说辞,跟着去就完了,”陈太忠挺恼火今天的遭遇,不过这是天气原因,他想发火都找不到地儿,只能隔着车窗悻悻地回答,“不过这次,去一辆车就行了。”

“这样的话,会不会……让他们生出什么不好的感觉?”赵明博瞥一眼车上的宋颖,谨慎地提出了疑问。

“省文明办办事,需要考虑他们县区的感受吗?”陈太忠哼一声,又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宋颖,“宋处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宋处长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越发地清楚,永泰那边肯定是要有事了,不过凭良心说,她也不是怕事之辈,只要陈主任能早去早回,她不介意多去几趟。

事实上,陈太忠在雨停之后,继续赶赴现场都是可以的,不过,考虑到接下来处理事件时,时间就未必充裕了,而且……暴雨刚过,路况也确实是个问题。

回到文明办之后,也不过才五点,大家知道陈主任下去检查遭遇暴雨,多少有点遗憾,但是又听宋颖和副主任科员梁建琴说,明天陈主任还要再去,那就不止是遗憾,而是震惊了,于是禁不住纷纷乱猜,陈主任他……工作不能这么负责吧?

华安将宋处长叫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之后,也是深为不解,不过很显然,他也品出了一些味道,说不得又找马主任汇报去了。

“带了两辆私人借关系的警车……而且明天还要去?”马勉一听,沉吟一阵之后,终于微微一笑,“嘿,咱这文明办,终于要热闹了……小华你就当不知道这事儿,不要去干涉小陈。”

第二天一大早,三辆车继续前往永泰,永泰那边却是没有在县界相迎了,只是在距离城关镇不远的一个三岔路口等着,不过这次,倒还是四个常委,党群书记没来,换成了政法委书记林忠东,林书记甚至特意走到赵所长面前,笑着叮嘱他,要他好好干。

这次,林忠东没有问赵明博来此何干,别人也没有问,好像大家都觉得这警车来得很正常,不过赵所长心里清楚,这不过是表面文章。

昨天赵明博的得炸了,无数同事和领导打电话过来询问——关系有远有近,甚至还有他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他的主儿,问他去永泰做什么。

这个时候,赵所长才惊讶地发现,陈主任的牌子是多么地响亮,他的标准答案是——“这是陈太忠安排我去的,我也不知道要干啥,反正不敢不听。”

自然有人要对这个标准答案不满意,赵明博的脾气也不是很好,面对领导的置疑,直接就回答一句,“我胆子就是这么小,这么着……你要是觉得自己胆子大,我把你电话告诉陈主任,让他给你打过去,你问他总可以吧?”

反正永泰这边是卯足了劲儿,四下打探事情缘由,终是不得要领……

范云海是海角省人,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刚出生的时候彩霞漫天,有个被下放到村里劳动改造的老和尚,说这孩子长大了不得了,于是送了一个叫云海的名字。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范云海没表现出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连高中都没考上,而他却死活不认为自己愚钝,只是认为时机未到,于是农闲时候就去绕云找临工干,不过日复一日下来,除了多了点零用钱,日子也没有多起色。

今年春节过后,他又来找工作,被招工的人告知素波那里人傻钱多,于是就被一个小中巴车拉了过来,不成想这车直接就将他们送到了永泰,身份证也被没收了。

接下来,就是惨不忍睹的生活,他们每天至少要干十四个小时的活儿,吃的却是粗面窝头,菜就是水煮白菜,再没第二样的——别嫌这饭不好,你不肯吃,旁边有的是人等着呢,每天的窝头只有五个,满打满算也就是一斤。

吃得这么少,干得又那么重,短短的三个月内,一百四十斤的汉子就瘦到了一百斤不到,你要是干活的时候想偷懒,监工们有的是法子收拾你。

至于说工钱,那就不用指望了,不是没有人想过偷跑,但是饭都吃不饱,谁有力气跑啊?抓回来就是打个半死,更有那惨的,直接被几条狗咬残废了——失踪的人也有,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也有那灵巧之辈,原本是干活的,由于有眼色,有敢于举报其他苦力的异动,由此就跃升为管理人员,这些人对上那些原来的难友,反倒更是下手狠辣花样百出,似乎不如此,就表现不出他们鱼跃龙门的优越感来。

2329二次检查(下)

范云海觉得自己也会巴结人,但是他不屑为之,不过久而久之,他开始怀疑,那老和尚是胡说八道了,我这就没有不得了的前途,出来这么久,跟家里一点联系都没有,倒是让家人担心得不得了。

但是今天……好像有点不同,昨天下大雨之前,范云海还在被鞭子木棒监督着干活,但是雨一下下来,活儿也不能干了,于是就被锁进了大房间,睡到了草堆上。

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是昨天晚上,他们被从大房间撵出来,关进了地下室,由于这场雨比较凶猛,地下室也进水了,约莫半尺深的水,大家就泡在水里,一直到今天都没被放出来。

这不但是有临时检查,而且是很重要的检查,范云海从来不认为自己笨,他知道自己和难友们受到的是怎样的盘剥,但是同时他也清楚,老子们的命是不值钱,可这些球囊的也不会随随便便把人往死里整——人要是都死了……谁给你们干活?

地下室的水都没排开,就着着急急关人进来,而且一关就是这么久,这是约莫着……要出大事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阻挡不住人的思索。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得“哐当”一声大响,地下室厚厚的大铁门被推开,一缕光明从外面射了进来,光线不是很强,但还是让地下室这二十多条汉子齐齐一眯眼。

等适应了这份光线,那就是十来秒钟之后的事情了,大家看到,门口站着两个大檐帽——身着警察制服,没错,就是人民警察!

这时候,警察们也适应了光线,隐约地看到里面攒动的人头,不过,俩警察也显得很吃惊,于是两双眼睛和几十双眼睛对视着,好半天谁都没有开口。

到最后,一个粗壮点的警察发话了,语气威严而不失疑惑,“你们……都是干什么的?”

没有人会回答这个问题,这可能是黑心老板设的套子,贸然回答的结果,就是被人毒打一顿,同时再饿一顿饭——这种手段,大家都见多了。

一片死寂中,范云海就往起站,旁边一个工友没命地拽他,这个中年人叫史几何,为人不错,跟他关系好得很——甚至在他跑肚拉稀差点拉死的那天,悄悄地攒下小半个窝头给他。

但是,范云海决意搏一搏了,他直觉地认为,这次不是圈套,于是他很坚定地站起身走到了门口,遗憾的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得身后风声大起,紧接着后脑一震,就软绵绵地躺倒在地上。

在满脑袋金星乱转,即将昏迷过去的时候,范云海还有点不甘心,没有道理的啊,在我出生的时候,明明是彩霞漫天的……

陈太忠这次来永泰县,就没有多说什么了,楼宏卿原本还想推荐他去县委搞个座谈,见人家执意要去视察新农村建设,那就只能跟着走了。

还是昨天那条路,走到昨天掉头处再向前走,还真不是特别好走,路窄不说,路况也不是很好,公路中间还好一点,两边确实是坑坑洼洼的,车速起不来。

楼书记还是很不见外地坐在陈太忠车里,搞得宋颖不得不上了焦县长的沙漠王——宋处长是很支持陈主任的,但是她也没胆子坐到两个正处级领导的后座上去。

约莫到了十点半的时候,路边出现了一排排的砖窑,虽然距离公路相当远,但是数量比较多,旁边还垛着大量稍好的红砖。

前面的警车有意无意地放慢了速度,陈太忠知道就是这儿了,于是伪作不知地侧头看一眼楼宏卿,笑嘻嘻地发问了,“宏卿书记,这是什么地方?”

“看起来……像是砖窑?”楼书记沉吟一下,方始回答,听到这个问题,他已经明白陈主任此来的目的了——这个可能性他是想过的,但是总觉得这个猜测真的不太靠谱。

县里存在一些黑砖窑,楼书记是知道的,当然,没有人敢从正当渠道向县委书记反应这个问题,但是话说回来,他好歹是县委书记,身边从来不缺凑趣儿和嚼舌根的主儿。

楼宏卿不认为自己是个麻木不仁的人,但是没有人从正当渠道反应,而且那些黑砖窑不但跟一些人的利益挂钩,也跟县里的财政也挂钩。

别的不说,只说当地的工商所和税务所能不知道有这种丑恶存在吗?那不可能不知道,县里都知道了,乡里村里怎么能不知道?

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装作不知道,而且永泰这边的砖多得自己都用不了,要往素波拉,素波人肯定也有知道的。

但是,还是那句话——别人不说,我为什么说?

昨天楼书记和焦县长碰过头之后,就有了相关的猜测,不过类似的猜测实在太多了,哪些地区还能没有点阴暗面呢?实在是数不胜数。

但是现在,猜测被确实了,楼书记也只能无奈地翻一翻眼皮,他觉得自己有点冤枉,真的,他并不知道这里就是黑砖窑的所在地,他知道的那些,只是传言。

而且,他也不可能确定那些地方——他真的不可能去落实那些地点,因为他毕竟是永泰县的党委书记,传言只是传言,他要去落实而不处理,那就是贻人口实了。

陈太忠可不管那些,下了车之后,嘴巴微微一努,跟着赵明博的小警察就顺着炉渣路走了过去,这种地方就没有什么像样的路了,炉渣垫过的路,聊胜于无吧。

炉渣路的尽头,是一个大一点的土垫出的操场,到了这个时候,楼宏卿还存有一点侥幸的心理,他就试图阻止,“陈主任,这是农村的小作坊,县里一直忽略了类似方面的整顿,要不,等我们下个整顿的文件以后,您再来……”

这真的就很委曲求全了,但是陈太忠不为所动,他笑一笑,“我就是想看一看真的新农村建设,农村建设搞得好,我让省里面给你们发勋章。”

一边说,他一边冲赵明博看一眼,“老赵,随便派个人,走一走,感受一下永泰的新农村建设。”

这就是派人出来指路了,于是,在深明内里的主儿的指点下,大家毫不费力地直奔最大的一个黑砖窑而去。

要说这个黑砖窑,还真有一点背景,窑主就是县建委副主任的小舅子,乡里上下也打点到位了,不在县里,不知道建委副主任的厉害,那可是乡长乡支书都要巴结的主儿。

不过,正是因为有背景,人家这砖厂也不怕别人来检查,这边早早就得了消息,知道这两天县里不太平,于是就将厂里的“员工”统统地塞进了地下室。

陈太忠昨天既然敢走,就不怕这样牵扯,别说这些人只是原地藏了起来,就算被转移到上谷市,他照样能揪出来,连这点担当都没有,还搞的什么精神文明建设?

走进砖厂内,大家四处走一走,觉得这砖厂搞得不错,也很有点现代化的气息,只不过嘛……这人手有点过于少了。

陈太忠作为省文明办的副主任,自然是有东走西走的权力,他四下走动一下,随便再开一下天眼,就在厨房面前停下了脚步,“这个厨房……卫生环境不是特别好啊。”

厨房的卫生环境是假的,关键是灶旁边不远处,草堆底下就有一块平平的铁板,不多时,参观的众人就发现了这里的蹊跷——赵所长在陈主任的暗示下,很不小心地将汽车钥匙掉在了草堆里。

于是,这块铁板终于得已跟大家见面了,接下来,就是要研究,这铁板下面到底藏了点什么内容了。

铁板很薄,不用钥匙都打得开,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一旁的人也不可能坐视,于是,在十分钟之内,有人找来钥匙,打开了铁板。

铁板下面就是向下的楼梯,赵明博做惯警察的,带了一个兵自告奋勇地往下走,地上的众人面面相觑——啧,看这样子,事情要大条?

大家还没个决断呢,下面的铁门轰然打开,下一刻有人惊呼,“,这里这么多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嗵”的一声闷响,又有杂七杂八的声音传来,“我x,打死人了。”

“弄住这家伙,就是他打的,没错,就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