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4 -2335任重道远七千字

2334 2335任重道远 陈风笑

2334章任重道远(上)

陈太忠是卖自家老市长的面子,但是同时,他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第一个诉求,就是希望素波市能借着这次黑砖窑事件,掀起一个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当然,省文明办就算不是发起方,也必然要浓墨重彩地参与。

“太忠你觉得这么搞……合适吗?”段卫华听得眉头一皱,缓缓说道,“我不排斥这个活动,而且,也认为狠抓精神文明建设很有必要,但是这件事情本身……是个丑闻。”

这是毫无疑问的,楼宏卿焦天地等县领导,也是宁可捂盖子,实在拗不过陈主任,才发起了拯救行动,试图将坏事变成好事。

变成好事了吗?目前看起来是如此,但若是真有人想在此事上做文章的话,那还是坏事,为什么?因为这是永泰土生土长的事情,而不是流窜作案所致——你们县委县政府现在知道拯救了,早干什么去了?

所以,段市长不欲在此事上大做文章,见小陈只笑不说话,他又叹口气,“要不,等这一阵风头过了,我再搞个活动……我说,伍海滨的爱人,也不能同意你这么搞吧?”

“她还真同意了,真的……起码没反对,”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个建议不是我提出来的,是别人提出来的。”

他这是实话,昨天晚上在酒桌上,洪涛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大家纷纷去看商翠兰的表情,马勉还专门问了她一句,结果商巡视员回答说,“大家觉得有必要,就去办好了,两个文明一起抓,两手都要硬……这个活动符合政策。”

洪主任肯定跟商翠兰不对付!这是当时陈太忠的第一感觉,想到这小小的文明办里还有这么多勾心斗角,他也有点头大。

在凤凰科委和驻欧办呆过之后,他已经习惯了本单位的人拧成一股绳,同心协力开展工作了,招商办或者特殊一点,但是那里更多时候,似乎是展示个人魅力的舞台。

“不是你提的建议?”段卫华看他一眼,又笑了起来,“那人家就没压力,你信不信,要是你提的建议,伍海滨的爱人肯定不会答应?”

“我的名声……不至于那么坏吧?”陈太忠哈地一声笑出了声,其实说者和听者都知道,这跟陈某人的名声无关,关键的是,伍书记对某人的破坏力,知之甚祥!

哪怕是神经再大条的领导,前后两任搭子都栽在同一个人手里,而且第三个搭子还是此人的熟人,这领导还敢忽视那个人吗?

“这件事情,你让我考虑一下,”段卫华真不想就这么答应下来,凭良心讲,他一向认为自己是很贴近民众的,但是这件事……关碍甚大,素波市再也乱不起了啊。

然而,在看到那些获救的农民兄弟的惨样,尤其是其中有一个被狗咬伤腿部,一个被烫伤半边身子的农民工时,段市长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楼宏卿,焦天地……组织上把永泰县交给你们,你们就治理成这个样子?你们的父母官,就是这么当的?”

段市长在凤凰市的时候,就是出名的好脾气,来了素波也一样,眼见他气成这个样子,别说楼书记和焦县长了,就连陈太忠都有点傻眼,卫华市长你……入戏太深了吧?

他们想的还真是错了,段卫华可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包括纵容他弟弟段卫民好色什么的,但是他一向注意基层群众的感受,在部队里干政工的时候,也是号称“爱兵如子”,转业后这习惯就带到了地方上。

别的不说,只说前一段时间丁小宁跟他谈收购素纺的事情,他都要着紧素纺工人的遭遇,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工人们的艰辛,只冲着这一点,就可见一斑。

当然,这对陈太忠来说是好事,有了这番触动,想来再在素波搞精神文明建设,就比较好做工作了,不过,老段都说了,这种事怎么也要跟大家沟通一下,他不易催得太狠。

将一干农民工看到最后,陈太忠猛地发现,有一个瘦骨嶙峋的可怜人,居然戴着手铐,段卫华也大为惊讶,结果一问才知道,合着这位,就是将范云海打晕的主儿。

段市长听明白里面的因果之后,真的是哭笑不得,于是侧头看一眼旁边的楼宏卿,“照这么说,这个人该怎么处理?”

“按打架斗殴处理吧,”楼书记小心地看着市长大人,“行政拘留……交罚金他是交不起了,您看这么处理,合适吗?”

“这点小事就不用问我了,”段卫华摇摇头叹口气,他更关心别的,“那些丧尽天良的黑心老板和帮凶都抓到没有?还有他们身后的保护伞……都挖出来没有?”

“目前涉案的人员,已经抓获了三十余名,在逃的有十余名,”楼宏卿规规矩矩地汇报,“保护伞这些……目前基本确定的,有八名基层干部……关键是县里现在,还在拉网调查其他可能非法用工的企业。”

“我身为素波市长,愧对这些农民工兄弟啊,”段卫华长叹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不走了,就在永泰等着,看你们永泰县委县政府,能给我交出个什么样的答案来。”

“卫华市长,”陈太忠后脚就追了过去,“您爱民如子,很值得我敬佩,但是我在素波还有事儿啊,小陈我能不能……先走一步?”

“你在素波……还有事儿?”段卫华本来正一腔怒火呢,听到这话,也禁不住吓一跳,“有些什么事儿,能不能跟老市长说一说?”

“文明办打算搞一些活动,支持北京申奥,我要回去做个方案,”陈太忠的谎话,那是张嘴就来,事实上他只是不想再在永泰浪费时间了。

老段这人是不错,但还是有点教条主义了——现在这事儿都捅到媒体上了,今天连素波日报和天南日报的人都来了,你在这儿呆着不呆着,真的无关大局了。

其实,这是一个做事的态度问题,陈某人明白这个,哪怕单纯从宣传的角度上考虑,老段也很有必要留下,但是……哥们儿就不用作陪了吧?

“文明办不是对这起事件很重视吗?”段卫华眉头一皱,叹口气摇摇头,“太忠,我心情不好,陪我在这儿待一会儿吧。”

素波市的大市长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是很抬爱陈某人了,当然,这是段市长见到农民工兄弟受苦,一时真情流露,别人也不能说什么,不过在场的楼书记和焦县长看在眼里,也是感慨不已:这陈主任确实厉害,连段市长都要拉着他聊天,真真是天之骄子左右逢源啊。

待了一阵之后,陈太忠实在觉得有点无所事事,就想起来他要说的第二点了,“卫华市长,我们文明办没有个执行部门,办起事来也有点费劲。”

“本来就是宣教部的,你要什么执行部门,舆论阵地是紧跟党的政策走的,执行力还差吗?”段卫华的心情平复了一些,就有心情指摘他的措辞了,“难道你还想弄个暴力机关?”

“暴力机关我是不敢想,”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我还真的是想搞个暴力部门,不过这显然不现实,“不过,一想到那么有多部门,为物质文明建设保驾护航,唉……就觉得我们这精神文明建设,是后娘养的。”

“精神……是偷不走的,”段卫华笑眯眯地指一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是说那是脑子里的东西,“而物质,是可以被偷走、被破坏的,两个文明一样重要,但是两个文明的性质不同……老话都说了‘千军可夺帅,匹夫之志不可夺’,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物质文明容易建设,那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用GDP用台班费就能考校的,”陈太忠一听这话,可真的有点不服气,“精神文明建设可不一样……道德缺失、政府公信力丧失之后,想要挽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吗?”

“你这话有严重的偏失之处,不过我不跟你叫真,”段卫华一听小陈如是说,嘴角**一下,算是一个冷笑,旋即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只要是我们的党认定的方向,是党想做的事情……没有办不到的。”

“但是……我要搞的精神文明建设,现在就没有执行机构来保障,”陈太忠还他一个冷笑,“老市长你给我举个例子,哪个机关和单位能保障?”

“精神文明建设,根本就不是一个部门、一个单位的事情,”段卫华气得声音也大了起来,往日的雍容终于不见了,“太忠你清醒一点,这是各部委联合执法才能达到的效果,文明办……一个文明办就能担当起一个文明的建设了?”

“但是除了我们文明办,我就不知道还有哪个部门是负责精神文明的建设,”陈太忠不服气地反驳,“老市长你见多识广,给我举个例子吧?”

“我……”段卫华还想驳斥他,但是话到嘴边,死活是无法开口,没错,相比物质文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真的就是后娘养的,这是时下不争的事实。

不过,下一刻他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多年的政工干部,那真不是白当的,他微微一笑,“太忠,这黑心老板都会用的招数,你别告诉我,你做不到吧?”

2335章任重道远(下)

“黑心老板会用的招数,我自然也会用,”陈太忠一边开着他的奥迪车,一边悻悻地嘀咕着,刚才接到通知,省委委员、常委、素波市市委书记伍海滨也要来永泰,他觉得自己再呆下去没什么意思了,于是站起身告辞。

这种情况,段卫华也不好再拉着他不放了,官场里原本就讲究个“王不见王”,一旦双方能做主的主儿碰面,万一起了什么纠葛,真的就不容易有挽回的余地了。

就像陈太忠当年被省纪检委弄走之后,住进了医院,蒙艺虽然也想早点去探望,却是不合适去,因为那样就要面临跟蔡莉面对面的碰撞。

现在的情况也是类似,虽然省文明办做主的是宣教部副部长马勉,但那只是属于官场排序的问题,论起实际能力来,陈太忠一点都不比马勉好对付,又是主抓此事的人,撞上伍海滨,万一有个磕绊啥的,容易让事态失控。

段卫华也认可陈太忠的说法,就放他走了,反正文明办这次来了并不止一个人,还是前两天的检查班子,不但宋颖和梁建琴都跟着来了,刘晓莉和冯红霞做后续报导的也来了。

跟陈太忠一起离开的,还有宋处长,按说她该留下的,不过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愿意长时间离开家,陈主任暗暗琢磨,下次出去,还是带那个喜欢四处乱跑的柳处长好了。

他是开着自己的奥迪车离开的,不过永泰县也不敢怠慢了陈主任,派了一辆警用摩托开道——其他的警力不是在破案,就是在拱卫段市长。

陈太忠开着车,一边信口跟宋颖聊着,一边琢磨着段卫华对自己的暗示——学习那些黑心老板吗?不过就是把农民工里的败类变成管理者罢了。

段市长是针对他想要搞个执行机构的想法,做出如此建议的,那么其用意就很明显了,你找个不怎么听话的单位,教育上两次,以后用起他们来,可不就方便了?

不管是哪个文明办,都没有自己的执行机构,这是现行体制内的规则,想要贸然改变,难度真的很大,不过这世上从不缺变通手段,段市长这建议就提得恰到好处。

他正悠然地开着车呢,就见前面道旁猛地蹿出一个人来,那警用摩托没防到这一下,为了不撞住人,猛地一拐把,整个摩托打着横就飘向了前方,幸亏开车的警察技术过硬,那摩托车来了一个七百二十度的大转身,终于没有摔倒。

“你找死啊?”警察真的是吓得不轻,他的摩托时速都接近八十公里了,要不是技术过硬,今天半条命就得撂在这儿了,他支起摩托车,撸胳膊挽袖子就走过来了。

陈太忠也是点一下刹车之后,打一把方向的同时,又一脚踩到底,才将车横着停住了,当然,他刹车这么谨慎,是为了考虑宋颖的感受——宋处长身体不是很好,还晕车。

可饶是这样,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宋颖,整个身子也被带得向前一栽,屁股都离开了座位,要不是手向前狠狠地推了一把,她的脑袋就要撞上车前窗了,饶是如此,她的膀子也重重地撞到了车门上。

警察走上前,恨不得就动人,不成想路边又蹿过几个人来,跪在马路上,就冲着奥迪车砰砰地磕头,“天大的冤枉啊……求领导给我们做主!”

这一下,警察也傻了,好半天才冷哼一声,“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吗?我拉着警报呢……说实话,撞死你都白撞!”

宋颖揉着膀子,正要张嘴抱怨,猛地见到发生如此的变故,一时也怔住了,倒是陈太忠反应不慢,微微一愣之后,拉开车门就走下了车。

“陈主任,您赶紧上车,”开摩托的警察见状,忙不迭地把他往车上推,这位并不是交警,而是刑警出身,有保护领导的经验,“有什么事儿,您隔着车窗户了解,下车来不安全,有些人做事儿太不择手段!”

“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不择手段,”陈太忠哼一声,抬手将对方的力道卸掉,径自走上前,“这终究是在中国,是在领导下的……你要相信,从来都是邪不胜正。”

自打决定好好地抓一抓精神文明建设之后,他的心态就有了微妙的变化,以前在凤凰,农民工跪着要他帮着讨薪,他差一点动人,但是现在则不同了,他有了做领导的担当。

事实上,他也很好奇,后面几个人也就罢了,第一个人敢冒着生命危险拦他的车——没错,就是生命危险,对摩托和奥迪车来说是很危险,但是拦车的人更危险。

这得有多大冤屈啊?

也没有多大的冤屈,一条人命而已,拦车的是两家人,其中一家有个女儿,在永泰的一家宾馆上班,两个月前,好端端地从宾馆楼上跳下来摔死了。

宾馆说女孩儿这两天情绪不好,自杀嘛,跟我们无关的,不过他们愿意赔偿五千块钱,算是出于人道主义的缘故,适当地表示一下心意。

这一家肯定不干,而同时,这女孩儿有个男朋友,两人关系好得很,都说到今年晚些时候要嫁娶了——女孩儿年纪并不大,也就十八岁,不过县城这些地方人结婚早。

痛失女朋友的男孩儿肯定也不干,于是纠集了几个朋友去讨说法,结果被宾馆的保安捉住了一顿痛打,然后直接扭送警察机关。

由于在打斗中,他们砸坏了宾馆大厅的不少东西,男孩儿直接被送进看守所去了,现在都没放出来,案子也没定性,就是问这两家……你们接受不接受关于那个女孩儿的死法?不接受我就不定性,不信耗不死你!

刚才蹿出来拦车的,就是男孩儿的母亲,陈太忠看到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女人,她花白的头发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站起来好好说话,再跪着我就走了。”

七八个人纷纷站了起来,陈太忠看一看男孩儿母亲满是皱纹的脸,“你多大了?”

“今年就三十八了……虚岁,”女人才一张嘴,眼泪就流了下来,双腿一软,就又要向下跪,“您是省里的领导,要给我们做主啊。”

“给我站起来!”陈太忠眼睛一瞪,冷喝一声——当然,这并不代表他生气了,陈主任真生气的时候,都是面带笑容的。

女人可不知道这一套,吃他这么一喝,忙不迭伸手扶一扶身边的人,这时,陈太忠的目光已经转移到另一个男人身上了,这男人是女孩儿的父亲,“你有什么证据表示……你的女儿不是自杀?”

“她今年年根儿,就要结婚了!”男人哽咽着回答,“日子过得好好的,她为什么会想不开自杀?她肯定是受人欺负了!”

“你不会上访去吗?”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宋颖就开口了,这种事儿还真的不是精神文明办能管的,这是涉及了死人的事情,“这归信访办管。”

“我上了啊,人家不管!”男人一边回答,一边指一指身边的人,“我们都去过了,县里不管,去了市里,市里就让县里来接我们……”

陈太忠叹口气,侧头看一眼身边的警察,“我说……这个案子你知道吗?”

“永华宾馆的案子吧?”警察问一句之后,看到对方点头,才苦笑一声,“那女孩儿确实是摔死的,尸检结果也没什么异常,由于家属阻挠,所以就强行火化了……”

“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异常?她的衣服可是破了!”男人愤怒地喊了起来,并且试图上前推搡那警察,“你们都是一伙的,都是一伙的……”

“你给我闭嘴!”陈太忠瞪他一眼,“要是你自己觉得能处理了,那我走了……”

见到男人悻悻地退后,他才又看警察一眼,不动声色地发问了,“你确定没有什么异常?”

“就是没有什么异常,”警察也很苦恼,不过,想一想面前这位,是楼书记和焦县长都要头大的主儿,他也不敢把话说死,“我不是法医,不过局里同事都那么说。”

“你说谎!”旁边几个人齐齐地叫了起来。

“给我闭嘴!”陈太忠气得大吼一声,他扭头冲这几个人指一指,事实上,陈某人并不是一个性子和善的主儿,他愿意帮忙,但是他不能容忍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断自己,“你们给我听好了,不经我允许,谁敢再说一个字儿,我就撒手不管了!”

众人登时噤若寒蝉,不敢再吱声,他这才又问那警察一句,“既然尸检没有问题,你们为什么又要着急火化?”

“冷柜也要钱的嘛,”警察越发地苦恼了,一张脸挤做一团,犹豫一下又发话了,“他们不接受专业鉴定……这官司耗下去,就是无底洞了,基层工作难做啊。”

旁边的人张张嘴,又想说话,吃陈太忠一眼瞪过来,终于是闭嘴了,直到人家问为什么不接受专业鉴定,这边才委委屈屈地回答,“我们就是想让市里再鉴定一下。”

“扯淡,是嫌五千块钱少吧?”一边有人搭腔,却是一个骑摩托的年轻人,见到这里围做一堆,停下车来看热闹,他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给你五万试一试?”

“你放屁,我宁可自己出五万来抓真凶,”男人被这话说得大怒,“我是没钱,我可以卖肾吧?我可以卖眼珠子吧?”

“把他给我铐起来,”陈太忠一指那年轻人,他被这层出不穷的插话搞得恼怒不已,“就铐到他摩托车上,晒他一天……不明是非就乱插嘴,心里还这么阴暗。”

“得,我走还不行吗?”年轻人一捏离合,就挂上了档,不过陈主任现在火气大发了,上前一把抓住摩托车后座,就将后轮拎得离了地,“想走?晚了!让大太阳给你上一堂精神文明教育课……”

见他这么霸道,这些人终于就规矩了起来,合着死者家属也没有女孩儿是被害死的证据,但是他们也强调,不是为了赔偿的问题,他们就要一个真相。

而警方也有警方的苦衷——我已经把真相告诉你了啊,你要市里再鉴定,就得再鉴定啊?那市里鉴定完,你还要去省里鉴定……我们该不该陪着?

当然,引发争议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永华宾馆的老板,跟县里的一些领导关系不错,在永泰山旅游区还有二十辆电瓶车,是在其名下,在永泰也算得上个呼风唤雨的主儿了。

反正一句话,他们信不过永泰县政府,市里也未必可靠,倒是省里领导,他们还觉得靠谱一点儿。

“这就是政府公信力丧失带来的恶果啊,”陈太忠长叹一声,扭头看向宋颖,这个案子他并不是很清楚,而且也不归他管,但是撇开真相到底是如何不谈,只说他所了解到的内容,就让他感慨不已,“下面工作作风又粗暴,大家都不信警察,信直觉了。”

“唉,”宋处长也跟着叹口气,无奈地摇一摇头,“精神文明建设,任重而道远啊。”

“陈主任,你得给我们做主啊,”这群人一见这姓陈的主任居然说起了精神文明建设,就怀疑此人要撒手了,男孩儿的母亲又跪下了,其他人也纷纷下跪。

问题是这事儿我管起来,确实挠头啊,陈太忠这次连阻拦人家的兴趣都没有了,他正站在那里琢磨呢,只听得前方警笛声由远而近传来,一支车队从远方风驰电掣一般驶来。

远远地,那支车队就看到了这里的异常:一辆警用摩托、一辆奥迪还有跪了一地的人,一个年轻人被铐在路边的摩托车上……

(七千字,目前排第十八,离前十五,真的不远,强烈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