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8 谁的机会2239自不量力

2238谁的机会2239自不量力

2338章谁的机会

楼宏卿得知是谁泄露的消息之后,不尽怒火滚滚而来。

凭良心说,楼书记也同情受害者一家人,但是他无法容忍有人在背地里这样使坏——这他**的亏得是伍书记遇见了陈太忠,强行接过了这件事情,要是让姓陈的再折腾下去,老子这个县委书记就该到点儿了。

其实,伍海滨接过此事,对楼书记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伍书记支持的是焦天地,而不是他这个县委书记。

就算中午老焦和他都被伍老板骂了一顿,但是板子大部分还是打在他楼某人身上了——精神文明建设搞得不好,党委要承担首要责任,这是因为你不够重视!

一想到这个,楼书记就恨得牙疼……麻痹的姓郭的,你好歹也是在体制里混过的,咋就能干出这种没**的事儿来呢?

当然,现在的风头太紧,楼宏卿再生气,也不合适去找郭建阳的麻烦,所以他就将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和文化局局长找来,痛骂了一顿,并且告诉他们——限期自查,任何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东西,都要先下马,再说其他的。

他这个火发得有点莫名其妙,不过现在永泰县人心惶惶,被训的二人也不敢做声,等楼书记消了气之后,才恭敬地请示——自查没有问题,但是……具体该向什么方向查呢?

“这么说,你们管辖的范围内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楼宏卿才不告诉他们该查什么,就是雷霆震怒了,“你们想不出来该查什么,就去请示焦县长!”

在官场里,大乱不是好事,但是很多时候,大乱往往也意味着机会,正是所谓的棋从断处生——楼宏卿对焦天地的性格,还是相当了解的,老焦比较敢冒险,若是有夺权的机会,那家伙绝对不会吝于出手。

焦天地还真是这样的一个性格,他所仰仗的伍海滨不但来了,还在半路上从陈太忠手里抢走了拦路喊冤的主儿,不但抢走了这个案子的处置权,在训斥中也主要是针对楼宏卿而去。

所以,我这边就算没啥事儿了,焦县长是这么认为的,听说副县长和文化局局长受了楼书记指示,前来请示该怎么自查,心里禁不住有点微微的自得:楼宏卿啊楼宏卿,你也有借我避难的这一天?

楼书记本来是有靠儿的,他老爸就是正林系的老人,资格比蔡莉还要老,不过十三年前就从青旺行署专员的位子上退下来了。

可是楼书记的老爸,跟蔡主席的关系不是特别亲近,反倒是跟吴敬华的关系更好一点,这两年吴敬华和蔡莉慢慢地从台前走向了幕后,楼宏卿的行情,也就慢慢地不如以往了。

事实上,楼宏卿的升任县委书记,也是相当有戏剧性的,当时他是才上任不久的县长,县委书记比他还年轻,短期内还真没有人看好他。

但是天底下的事儿,还就是这么寸,年轻有为的县委书记在一次飞机失事中死了,一百六十多个乘客,只死了八个,其中就有这位。

这种全国关注的大事儿,天南也不好太上下其手了,又是事发仓促,于是楼县长顺理成章地递补为县委书记,不少人感叹其运气不错。

焦县长任县长的时日比较短,虽然得了伍海滨的青睐,但是前两任市长太过强势,压得市委书记都有点难受,在县里的势力不如楼书记,似乎也是必然了。

所以现在论背景的话,焦天地要强于楼宏卿,但是素波这个地方不但是省会,还是黄家的大本营,真的龙蛇混杂,伍海滨虽然贵为省委常委、市委书记,行事却也不能太肆无忌惮,那么焦县长也只能跟着亦步亦趋了。

然而这次则不一样了,永泰凭空生出这么多事情来,县委县政府疲于奔命,但是最终,焦县长的老板伍海滨站出来了,而楼书记则显得有点无所适从,那么,县里谁是更值得追随的领导,似乎也没什么争议了。

焦天地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觉得楼宏卿是想借自己的大旗,躲过这一番劫难,可是非常遗憾的是,县里很多人还认不清楚这个现实。

眼下楼书记对这两位的指示,就是再明显不过的示弱,当然,严格说起来,那副县长分管的是科教文卫,不该只有文化局局长跟着,但是……有些事情是要辩证地看。

科教文卫里,科委是陈太忠那个系统的,多少要留点面子,教委去年很争气,永泰一中弄了俩单项状元回来,卫生局的局长是焦县长的人,那么眼下能做文章的,也就是文化局这个口子了,焦天地是这么想的。

反正,想着自己有伍海滨罩着,他心里的忐忑就放下不少,心说这个关键时刻,你楼宏卿怕犯错误,缩了,这很正常,那我肯定就要借机顶上了——你不敢说话的时候,我做主!

这是“敌退我进”的思想,谁都不能说焦县长就想得错了,他错就错在,没有弄清楚楼宏卿撤退的本意——楼书记确实扛不住陈太忠,然而,这让出的本意,只是挖了一个坑,等着别人来跳就是了。

严格来说,科教文卫的口儿上,搞精神文明建设还是比较轻松的,也是比较容易出成绩的,于是焦天地就随便指示一下,说是要深挖不文明现象,大力宣传文明建设。

这都是套话,关键是焦县长还想把步子迈得更大一点,“个别行局里,有些领导干部人浮于事,这是要不得的,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整顿一下。”

这就是私货了,干部管理一向是党委的事儿,可这次焦天地打算在这个地盘里插上一脚,楼宏卿你想借我的东风,那不能一点代价也不付不是?

他这个想法不能说过分,毕竟他这个县长还兼着党委副书记,平时也能在干部任免上表态,这次也不过是想将手里的权力扩大一点,而且他不认为楼书记会对这点事情表示不满。

这个副县长跟楼宏卿是一体的,一听焦县长居然说出这么离谱的话,心说我得汇报一下,于是前脚才出了办公室,后脚就将电话打出去了。

楼宏卿一听这话,好悬没把后槽牙笑掉,心说我还琢磨着怎么钩你呢,不成想老焦你就按捺不住跳出来了,那这件事儿跟我关系就更小了。

当然,暗喜归暗喜,他的语气还是很沉稳的,“焦县长的指示很及时,干部调整,这个建议很好啊,这一点是我疏忽了,不必要的冗员可以考虑裁撤……”

“还有狠抓领导干部亲属经商这些,都是可以很好体现精神文明建设的,你多费一费心,多跟焦县长沟通一下……事情要办,但是也要低调,搞得人心惶惶也不好,永泰乱不起了。”

焦天地你着急找死,我倒不介意多送你一根绳子,再帮你扶一下凳子!楼书记笑眯眯地挂了电话——他刚才这番话,真的有点诱导性,生恐焦县长找不见目标。

郭建阳这人很讨厌,楼宏卿真是吃了他的心都有,但是偏偏地,他很明白,这时候绝对不能动姓郭的,要不然姓郭的找上陈太忠的话,以陈主任那操蛋脾气,肯定又要惹出天大的祸事了——姓陈的最是爱护短,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要说郭建阳认识不认识陈太忠,能不能找上门去,楼书记根本就不会考虑这种弱智问题,姓郭的好歹曾经混过体制,连马路上拦车的主意都提得出来,人家还不知道县里现在最怕谁?知道了文明办陈主任,还怕人家找不上门去?

但是焦县长想借这股风儿整顿干部,那就不是他楼某人的责任了,到时候张飞斗岳飞,斗得满天飞,我楼宏卿只管看戏。

事实上,自打蒙艺走后,赵喜才行情不再,焦县长仗着伍海滨,就屡屡地对他的地盘做侵袭,这次又是伍书记前来坐镇,楼书记觉得,自己也不能再这么窝囊下去了——这次是陈太忠加上段卫华,估计伍书记,也得皱皱眉头。

说句实话,就算陈太忠真的忌惮伍海滨,不管郭建阳的死活,那对他楼某人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陈主任反倒是会暗暗记焦天地一笔账。

当然,要是郭建阳没被清算了,楼宏卿还是暂时不打算出头,回头慢慢收拾呗,不信找不出个借口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上杆子给人送把柄,那就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

不过,既然都要把焦县长往沟里带了,楼书记就要珍惜一下自己阵营的人,所以才授意那边动静要小,动静太大的话,让姓郭的觉得整人是你的主意,那也是对自己人的不负责任。

他觉得自己考虑得很周全,怎么都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局面,分寸也把握得刚刚好,可是副县长挂了电话,就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楼书记这是怎么了?

不过,想一想县里现在的形势,他也多少能理解一点,所以就要不无遗憾地感慨一下——楼书记这也是迫不得已啊,县委书记当成这个样子,真有点憋屈……

2339章自不量力

同一时刻,陈太忠在素波刚接到一个电话,是汤丽萍打来的,说是她的老板想跟陈主任坐一坐,“……陈哥,杨总待我不薄,您要是今天没空,换个时间也行。”

陈主任对小汤同学的感情……还是比较复杂的,他不忍心祸害人家,普通人家的女孩儿,也没啥值钱的东西,这贞c就算得上是极其宝贵的了,操作得当的话也能一飞冲天。

但是那两条圆规一般笔直的长腿,偶尔也能勾起他的一些遐思,而且除开身材不说,小汤的相貌也拿得出手,尤其是这位贴得比较死,却是又守着一点底线——她只想凭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片天空。

能帮的话……那就帮一下吧,鬼使神差地,他推掉了同事的邀请,今天原本是刘爱兰要约他坐一坐的,两人同为文明办副主任,按说坐在一起吃顿饭,聊一聊工作,对他在单位的发展是有益的。

看一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半了,他收拾一下东西就打算走人了,不成想洪涛走进来了,调研处是他分管的,宋处长和梁科长最近在永泰大出风头,他这个分管副主任过来,一来是了解一下情况,二来也是谈一谈关于下一步工作的展望和规划。

这位可是敢跟商翠兰呲牙的主儿啊,陈太忠一开始并不怎么看重这个洪涛,但是想到昨天酒宴上洪主任的表现,对这人的期望值就增添了许多,尤其是人家找他,是谈调研处的事儿来了,这是一个很善意的接纳信号,他不能率性地走人。

谈着谈着,不知不觉就六点十分了,洪主任邀请陈主任一块儿随便吃点,可是这时候,陈太忠就不能随便答应了,“晚上有安排呢,真的,刘主任刚才要约我坐一坐,我都推了。”

刘爱兰是正处,我是副厅,这能一样吗?洪涛有一点小小的不满,不过,怎么说呢?陈主任现在要跟他出去的话,做人也就未免有点市侩了——都是一个单位的又都是副主任,厚此薄彼的行径,真的不太招人待见。

所以,洪主任也没太在意,而是半开玩笑地提醒他,“刘主任为人热心,特别爱帮年轻人张罗,你要是有对象的话,赶紧拉到单位给大家看看,她手上可是不少待嫁的女孩子呢,有些也特别优秀。”

“牵红绳?”陈太忠听得有点讶然,“这种事儿……它不是该总工会考虑的事情吗?”

“那是单位的职能,这是她个人的爱好,不一样,”洪主任笑着摇摇头,心说工会能牵的红绳,不过是企业工人之间的,你都是处级干部了,哪个工会能帮你牵红绳?

有了这番折腾,再加上又碰到下班高峰,陈太忠赶到酒店的时候,就是六点四十了,找到包间推开门一看,里面已经有三个人在等着了。

汤丽萍和杨老板,他自然是认识的,可是另一个黑瘦的眼镜男人,他就不知道是谁了,不过他才一将门推开,这黑瘦男人就迎了上来,笑嘻嘻地伸出手,“陈主任你好,久仰大名了。”

这家伙是个干部!陈太忠在瞬间就判断出来了,这就是所谓的气场了,在体制里呆得久了,人们往往能通过小小的、不自觉的反应,表现出自己的身份。

不但是个干部,还不会是个太小的干部,对方的迎接很热情,却又不是谄媚的那种,年轻的副主任心里就有了盘算:这个年近四十的家伙,应该是副处以上的,要是正科,那就是那种了不得的实权正科。

他疑惑地看一眼杨总,慢吞吞地伸手出去——这是该有的矜持,陈某人的手可不是随便一个人能握的,就这也是给杨老板面子呢,要不然他伸都不会伸出去。

“陈主任,介绍一下,这是省经贸委人事教育处的张麟张处长,”杨总笑眯眯地迎上来,“正好在饭店里碰见了,大家一起坐一坐。”

“张……麟?”陈太忠伸到半空中的手就是一滞,笑容也僵在了脸上,他可是没想到,正泰的老板会带这么一个人过来——你以为你是谁呢,敢插手国家干部之间的纠葛?

“陈主任你可能对我有点误会,”张麟微微一笑,将手向前再伸一伸,同对方悬在空中的手握在一起,“正好,我也想抽个机会跟你解释一下。”

“对解释这些东西,我不感兴趣,”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同时手上微微用力,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眼中寒光一闪,“我是行动派,只是强调结果,并不关心过程。”

这话就很明白了,我不管你家有什么苦衷没有,你母亲的作风好不好,家庭有什么矛盾,这些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太太现在没地方住,那是你妈!

相对于张处长的热情,他这话说得不算客气,不过凭良心说,他没有当场翻脸已经是很给某人面子了,而且,他是正处而姓张的不过是个副处,按官场规矩,他有权力傲慢。

“结果已经有了,”张麟讪讪一笑,将手收了回去,心说小董说这家伙脾气不好,看来果真是这样,想到自己还心存侥幸,还真的有点庆幸,好歹是抓了杨总过来试探。

张处长的夫妻感情还真不错,但是他爱人就是见不惯自家婆婆,这两天折腾得家里鸡飞狗跳的,搞得他连离婚的心思都有了——家和才能万事兴,麻痹的我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他跟正泰的杨老板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这位能搭上陈太忠的线儿,心说既然董瑜亮都不出头,我只能拉他出来了,当然,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小董不肯出头了。

于是张处长终于心一横,拿定了主意,“两天内我就把房子腾出来,这不是怕陈主任你不了解,所以先来打个招呼?”

他知道自己老婆见不得婆婆,但是他更知道,老婆更在意他这个官位,他是处长别人才肯巴结她,他要什么都不是了,她定然会失落无比。

“两天,”陈太忠点点头,他也是怕对方借着杨总的面子来说情,既然不是说情,那就无所谓了,不过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今天从永泰回来,路上撞见伍书记的车队了,他也是去永泰了解一下那里的精神文明建设。”

这话听起来是炫耀的意思,但是真正意义是警告,他相信,就算张麟现在不知道永泰发生了什么,听了自己的话,回去了解一下也就清楚了——**办的事情,连伍海滨都能惊动,你个小小的副处长,就不要心存侥幸了。

可是张麟早就从董瑜亮那儿拿到报纸了,哪里还会不清楚这话的份量?于是又是讪讪一笑,“家有悍妻,河东狮吼,倒是让陈主任见笑了……点菜吧?”

陈太忠一听他强调客观原因,心里又腻歪上了,他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孝子,但那是跟他的脾性有关,并不是说他没有一颗孝心。

所以他就不想跟这人坐在一起吃饭,于是断然地摇摇头,“今天还有个应酬呢,过来也就是跟老杨坐一坐,喝两杯水就走人了。”

张麟听得心里大恨,对方这话可能是真的——毕竟做领导的谁应酬也不少,但是这话是假的可能性更大,他感觉得到姓陈对自己的不满。

陈太忠说是喝两杯水,还真是喝两杯水,那种二两大小的小茶杯,喝完之后,站起来点点头,也不说话,就转身离开了包间。

“杨总……”汤丽萍无辜地看着自家的老板,眼中既有无奈,又有一丝愤怒——陈主任可是我的贵人,你引见人给他,就引见这么一个玩意儿?

“你去吧,我跟张处长坐一坐,”杨总扬一扬下巴,无奈地吩咐一句,他何尝不知道自己所做有点欠妥当?但是,他别无选择啊。

张处长跟他关系本来就好,还有一个在建行某支行任行长的同学,他的房地产公司能发展到眼下这一步,也全是靠朋友们帮衬的,所以,就算明知可能引起陈太忠的不满,他也得将双方引见一下。

见到汤丽萍迈动细长笔直的双腿,追出了包间,两人相对无语,好半天张麟才狠狠地一拍桌子,“我这个副处,当得有个鸟毛的意思……家里家里一塌糊涂,外面还要看各个领导的眼色,老杨,还是你们做生意的好啊。”

“好什么啊,还不是得四下打点?”杨总苦笑一声,心说你们当官的来钱,可比我们容易多了,“太忠就是这点不好,脾气臭,等大娘住进去了,我再劝一劝他,大家好好坐一坐。”

“坐不坐吧,我都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了,”张麟的嘴角**一下,又抬手拍一拍他的肩头,“好了,今天也算摸清楚他的态度了,不算没收获……服务员,点菜!”

汤丽萍紧赶紧地追出去,却是见到陈太忠正打开一辆车门往进钻,于是忙不迭地喊一声,“太忠哥,等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