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2 -2343蛮横是传染

2342 2343蛮横是传染

2342章蛮横会传染

陈太忠伸出手臂一挡,啪地一声,两个酒瓶在手臂上炸开,还好,在他有意的控制下,玻璃的碎片并没有溅向汤丽萍。

他叹口气,终于站起身,抬手啪啪两记耳光,直接将两个男孩儿抽出三四米远,其中一个家伙撞到另一桌上,撞翻了酸菜锅,烫得他尖叫一声●“啊~”

随着这一声尖叫,两颗牙齿从他嘴里血淋淋地掉了出来……

一切都是在兔起鹘落间发生的,丢盘子的小太妹还冲着汤丽萍冲过来呢,结果冲到一半,登时就傻眼了,然后尖叫一声,转身就向外面跑去。

她这架势,一看就是常打架的主儿,而且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的,孙子有种你别跑,看老娘栽人弄死你!”

“还嘴贱?”陈太忠微微一笑,脚一抬,一个凳子被他踢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女孩的腿上,小太妹踉跄两下,啪嗒一声狠狠地抒在地上,登时皮破血流。

眨眼之间,三男二女就釉下两双,只剩下一个女孩呆呆地站在那里,她看起来胆子比较小,一直没有上前的,后来居然向后退了几步。

陈太忠也懒得理她,侧头看一看自己的桌子,发现汤丽萍虽然没事,可是碎玻璃渣子也溅得满桌都是,更有一些就掉进了锅里,说不得撇一撇嘴●“服务员……买单了。”

这一架打得干净利索,但饶是如此,二楼大厅的客人和服务员也已经全部站起来观望,被打翻敞菜锅的那一桌,除了那少年被烫伤,其他人由于要看热闹,早早就站起来,居然没人受到什么伤害,只是桌上盏碟狼籍,已然是不能看了。

听说这特别能打的男人要买单,一时间竟然没有服务员敢过来,等了一阵儿,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女人走过来,看起来是领班或者大堂,勉强也算得上是风姿绰约。

她冲陈太忠勉力一笑,“先生,您除了支付消费费用,可能还得有点别的费用,很多客人的正窜用餐秩序被打扰了,小店也有一些损耗。”

“我本来就打算赔给你的,不过你这么说,我倒是有点不情愿了,”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她,不过没人敢把这笑容当作和善,这家伙刚才打人的时候,可也是笑眯眯的呢。

陈太忠不管别人怎么想的,他有点恼火迳店家的态度,于是就冷笑一声,“再说了,我在你这儿吃饭,连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你也好意思跟我要谶?”

“这是你们客人之间的冲突啊,”黑衣领班苦笑着一摊手,她年约二十七八,笑起来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世上故和沧桑,而且语言水平也不低,“按店里规矩,您不出这个费用,是要从相关的服务员身上扣的,都是些小孩子们,出来抒点钱不容易……”

这话说得确实有水平,陈太忠当然可以不管不顾地走人,可是如此一来,无辜的服务员就要跟着倒霉了。

当然,他耳以对这种奖惩制度提出异议,但是他也只有异议的权力,人家这是企业内部的规章制度,别说是他说话,就是段卫华来了说话,人家真要不买帐的话,也就不买帐了。

“你们不容易,我还不容易呢,”陈太忠哼一声,对他来说,谁出这点钱无所谓,关键是他要在情理上占据上风,哪怕之后再由他出钱,那也是豪气而不是冤大头,“就不说精神损失费了,我饭还没吃呢,就得买单了!”

他俩交涉的时候,唯一完好的女孩儿,已经上前去扶那摔倒在地的女孩儿了,另外三个男孩儿也相互救助,被烫伤的男孩儿在自救,另一个却是在爬起来之后,去推搡那个被碟子打晕的黄头发。

黄毛悠悠醒转,正好听到他的对白,于是冷笑一声,“那简单呐,这桌不好了,再点一桌嘛,你要没钱,哥请客了……有胆子你就坐着吃完!”

“给我当哥?”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黄毛见势不妙,才待要向

后退去,但是很遽憾,晚了……陈某人的哥哪里是那么好当的?

只听得“啪啪”两声脆响,那厮的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雨打人者身子一晃,不见如何作势就退了回去。

退回去之后,陈太忠也懒得再继续跟一帮小屁孩叫真了,摸出十来张百无大钞,向狼籍不堪的桌上一丢,冲汤丽萍努一努嘴巴,“走0巴。

“有种你不务走,”黄毛还在叫嚣着,不过却是不敢再说什么脏话了,见时方不为所动,他又补充一句,“那个女的,你家是在素纺附近住,我见过你!”

“运人要是找死,谁都拦不住啊,”陈太忠听得一时大怒,心说你小子居然敢拿小汤威胁我,他停下脚步,扭头看一眼身后的黑衣领班,“我改主意了,来,再给我上一道敞菜鱼,黄毛,我等着你叫人!

“先生,这里是我们营业的地方,”黑衣女人自然不能答应这个要求,她感觉面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出手狠辣,却还是很有分寸的,“您也是个讲理的人……”

“老女人你给我滚一边去,”黄毛这厮真的是口齿太无德了,“你敢让他走,回头我就砸了你家的店!”

“呦喝,谁这么牛逼,要砸我的店?”从围观的人群中走进来两人,一个四十岁左右,个头有一米七五左右,很粗壮,另一个身材跟他相仿,不过年纪看起来要年轻个七八岁。

四十岁的这位打量一下双方,又看一看现场,扭头不动声色地问那黑衣女人,“店子砸成这样,赔钱了没有?”

待他知道,陈太忠已经支付了一干三,正要打算走人,却被人叫住之后,侧头冲陈太忠点点头,“行,老弟你算个懂事儿的,你走0巴。

“你敢!”黄毛吼一声,同时,那掉了大牙的年轻人也发话了,“我不管你是谁,敢放人走,等二姜哥耒了收拾你!”

“二姜?”店老板闻言皱一皱眉,二姜就算这一片儿的大拿了,不过他开得起店子,也不是很怕这种人,“不管怎么说,你在我饭店里炸刺就不对,要打

麻烦你们出去打。”

“你店子不想开了?”小孩就是小孩,听不出对方话里有话,那位见自己报出二姜的名号都不好使,于是冷哼一声,变本加厉地威-胁,“你不把二姜哥放在眼里,是吧?”

“苓子,跟韩老大招呼一声,”店老板看不都不看那小屁孩,而是将目光落到了黑衣女人身上,淡淡地说一句,“愿意不愿意帮老哥这个忙?”

“我试一试吧,跟他很久没见了,”女人点点头,倒也是痛快异常,不成想她才一转身,身后一个声音响起,“这个韩老大……是港湾的韩忠吗?”

琴子对这个声音很熟悉,因为她才听此人说了不少话,听到这个问题,讶然回头点头,“没错,您认识他?”

你是老韩精彩生命中的过客之一吧?陈太忠看出来了,女人有点没自信请得动韩忠,心说老韩对女人是用过了就丢,这有点不负责任……不太文明哈。

不管怎么说,这女人处事较为得当,又赞他是讲理的人,那他就要指点一二,“老韩早就收手了,你未必叫得动,你告诉他,陈太忠在这儿,他和老五随便来一个就行了。”

“老五?”那四十岁的店主听得倒吸一口凉气,他既然知道韩老大,自然知道天南的老大韩夭韩老五,这时,他看向陈太忠的表情,就有点怪异了,“老弟你认识老五?”

“反正他得认识我,”陈太忠笑一笑,既然要在省会城市工作一段时间,他自然要注意跟某些人保持距离,所以他不说自己认识不认识韩夭。

但是这话听在店主耳中,那就太牛逼了,韩老五都只有认识运人的份儿,人家都不希的认识韩老五,这样的傲慢……能够用语言来形容吗?

“行了,给老哥个面子,今天大家散了吧,”这位也觉得大家都是

相识的,就不欲多事,“这几位的医药费,我出了。”

他花归说,那被唤作琴子的女人嘴里念叨两遍“陈太忠”,还是转身打电话去了,可是那二姜的小弟却是不干了,他冷哼一声,“老板你这店……真不想开了?”

“连我们说的人,你都听不明白,小子,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炸刺儿?”店主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不屑地看对方一眼,“走得远点儿啊,小心伤着自个儿。”

掉牙的这位隐隐也感觉到了,好像拼黑道的话,拼不过对方「不过,他只是黄毛的跟班,那么-,黄毛自然有大家拥戴的地方,“老板,别说我没告诉你,凡哥的姐夫是城管大队的队长于忆,别说我没告诉你啊。”

“给我摆一张桌子到外面,”陈太忠不理这些小屁孩,冲着那店主

人发话了,“再上一盆子酸菜鱼,要两斤的……”

绷章蛮横合传染

七月的素波,真是湿热难当,虽然已经七点四十了,外面还是热得厉害,从冷气十足的饭店里出来,汤丽萍情不自禁地打个哆嗦,“还这么热?”

“嘀”地一声,陈太忠抬开了奥迪车的遥控开关,顺便将车钥

匙丢给汤丽萍,“会开空调吧,去车里待一会儿。”

“不合,”汤丽萍老老实实地摇头,旋即脸微微一红,“算了,我

就在运儿跟你一起坐一坐吧,我没那么娇气。”

“把车凉一凉也好,”陈太忠径自走过去,不忘冲她招一招手,“来,我教你怎么开空调,其实很简单的……你不会是刚才没吃饱,还想接着吃吧?”

汤丽萍却是没在意他的话,因为她现在多少也学会了一点听话的能力,知道太忠哥话虽然说得不太中听,其实却是为自己好一一一会儿没准还要动手,怕殃及了她。

“我的饭量可是大得很,”她微微一笑,这固然是实情,但也是一种表态,她不怕跟他在一起,事实上,她心里甚至隐隐希望,自己能受到一点小伤,小小的一点伤,那么,她就有机会跟这个男人真正地在一起了。

两人向奥迪车走去,身后除了小屁孩之外,还有店老板等人看着,没人怀疑他俩是要是,因为这俩的态度实在太沉穗了。

倒是那受伤最轻的男孩儿看到奥迪车之后,倒吸一口凉气,“呀,这孙子开的居然是奥迪两百,我操!”

那个时侯,开奥迪的人都比较低调,能知道奥迪两百真正意义的主儿,就算明白人了,这小孩十七八就能懂这些,确实有点张狂的资本。

可是他这话说得就让黄毛有点不满意,“扯淡”,掉了牙的那位也哼一声,“一辆破车,砸了孙子的,看他再得瑟。”

陈太忠的用意,其实还是想将事情揽到自己头上,找个小姑娘多费劲啊?我的车牌号都露给你们,有胆子戏我来嘛。

这些事说来时间挺长,其实也就是那么分分钟,陈太忠坐到门外的桌子边,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喝口水,一辆警车先拉着警报过来了,避是有热心群众报警了。

“听说有打架斗殴事件?”车上先跳下一个小个子,他一眼就看到了被打得挺惨的那几位,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大家的目光都扫向了一个人。

那人年轻高大,稳稳地坐在那里,甚至端着茶杯在喝水,听到人问话,连眼皮子都不带抬一下,这种做派只能用俩字来形容《牛逼!

一旁的更新!无非就是说他们坐在那里好好地吃饭,这个年轻人冲过来就打人,掉了牙的那位捡回了自己的两颗牙,摆在自己的手中,“剔R,他迳是重伤害。

“好好说话,中国人说的什么外国话?”警车上又下来一男一女,男人嘴里还带着点酒气,“看多了吧?管住自己的嘴巴。

见他们颠倒黑白,那叫琴子的黑衣女人有心上去解释,店老板冲她使个眼色,轻声嘀咕一句,“那小伙子不简单,你先等一等看……咱这店还得开呢。”

警察们也不相信小孩儿们的话,问了几句之后,走上前问陈太忠,“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打人?”

这是要我

自辩呢,陈太忠明白这手续,不过他觉得辩解这个,实在有点多余,于是愀洋洋地抬起头来,“他们说无缘无故,那就算无缘无故好了。”

“问你话呢,你站起来回答,”最先下车的小个子不满意了,麻痹

的老子们还站着呢,你打人了,反倒是稳稳地坐在那里?

“让我站起来?”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端起茶杯喝一口,又拿起一边的茶壶倒水,做完这些之后,才哼一声,“让孙正平来跟我说这个话吧●其他人……不够资格。”

三个警察一听,明白了,人家眼里只有市局老大,就知道这位不舍糊得厉害,倒是嘴里带了酒气的那位沉吟一下,不勒声色地发话,“打人……是违法的。”

“自卫的话,最多过当,”陈太忠微微一笑,眼睛向旁边扫一眼,

那意思很明白了:在场这么多人呢,你们不会自己打听去?

两个男警察交换一下眼神:这人不是一般地牛逼啊,犹豫一下,两人走向了人群,“谁是老板?老板出来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两辆白色面包车疾驰而来,吱地一声停在了路边,两辆车上都喷着“城管监察”的蓝色字样,车才停穑,就稀里哗啦下来七八个人,“一口鲜酸菜鱼村,就是运儿了。”

警察们还待问话呢,见这么些人冲了过来,禁不住眉头一皱,“干什么?运气势汹汹地,还拎着棍子?”

“小凡,谁把你打成这样?”就在这个时候,那边蓦地大吼一声,却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黑脸汉子,看到了黄毛的惨样,一时间大怒,“哪个孙子打的?”

孙子你骂谁呢?”陈太忠听得不干了,你说这一家人都是什么玩意儿嘛,开口就是喷粪,今天哥们儿不整治得你哭爹喊娘,我就枉为“宰相肚量”了。

“毛哥,就是他,”那唤作小兄的黄毛少年,手一指陈太忠,“你

得给我做主。”

毛哥?有些人听得就是一愣,刚才这小鬼不是说他姐夫是城管大队的队长于忆吗,怎么现在多出来一个毛哥?

这毛哥其实是个中队队长,跟于队长关系铁得要命,文离这里近,就自告奋勇地带人过来了,眼见黄毛吃亏,自然要震怒。

他顺着声音一看,发觋一个年轻人正坐在那里,用不屑的眼光看着自己,手上还好整以暇地端着一个茶杯,登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一一这家伙看起来有点来头?

不过,这疑惑也是一瞬间的事儿,他来就是帮人打架的,哪里肯灭了自家的威风?于是手一挥,“弟兄们给我上!”

“我看谁敢!”有人厉喝一声,却是那带一点酒气的警察发话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好歹是接了警来的,要是再闹起来,真是没办法交待了,“警察!”

尤为重与■的是,那个年轻人看起来有点办法,自己都已经在场了,若是坐视别人动人,回头万一年轻人秋后算账,他就难逃失职的责任。

“兄弟,给个面子哈,”那毛哥也不能忽视警察,但是让他住手,那是想都不要想,他拍一拍自己的胸膛,“执法大队二队的老毛,以后有事,你尽管找我……弟兄们,给我上。”

“我找你……”警察的话还没说完,见那帮子城管队员就拎着棍子冲了上去,一时间也没招了一一双方打架已经很过了,警察要是再掺乎,那麻烦可更大。

当然,主要是来的这帮人,也都是有出处有组织的,要不是公家人,三个警察别看人少,也敢动手,但是现在,他只能退到一边旁观了一一可话说回来,不是公家人的话,谁又有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警察打架?

“呼叫支援,”他倒退两步,那女警已经跑到马-车跟前拿对讲机

去了。

就在这个当口,只听得嗵嗵两声大响,两个城管队员已经打着横飞了出去,陈太忠两脚踹出去之后,在空中打个转,穑稳地落到地上,抬手一拳,将离自己最近的那家伙打飞。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城管在他身后齐齐地一扑,就死死地抱住了他一一不得不说,这些人也接受过一些适度的训练,执法过程中,有时候难免遇到些刺头,还有些队员就被那些血气方刚的家伙刺伤甚至刺死的。

再能打的人,也恤近身被人缠住,这基本上是大家的共识,得手的这两位中,一位才出声,却觉得双臂被人崩开,一只胳膊甚至传来“喀啦”的一声,在踉跄后退的时候,他的话才说出口,“压制住……

那打手机的警察还没拨通电话,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众日睽睽之下,陈太忠走到黑脸汉子面前,抬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孙子,你刚才骂谁?”

黑脸汉子还真的被吓住了,甚至连必要的反应都没有做出,他何曾见识过这么能打的人,这一记耳光,直打得他一个栽外,好悬没抒倒在地,只觉得耳朵内嗡嗡长鸣。

“哈,刘哥来了?”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大家一看,却是四、五个流里流气的家伙从不远处走来,为首的人冲那警察点点头,算打个招呼,接着又看一眼陈太忠,“兄弟,看着眼生得很嘛。”

“凭你也配做陈主任的兄弟?”他的话音才落,路边的一辆奥迪车里,走下个黑矮子来,却正是韩忠,他不屑地哼一声,看都不看那几位一眼,“二姜,我数三声,在我面前消失……”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到陈太忠面前,笑着点点头,“太忠,你这伸手不减当年……啧,你明明还年轻呢,琴子呢……怎么不见人?”

“韩哥,我在这儿呢,”黑衣女人在不远处招一招手,笑靥如花,

她对自己说《天色有点暗了,韩大哥没看见我也正常。

“陈主任……太忠?”那警察好不容易拨通了电话,听到这称呼,

却是愣在了当场,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