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4 -2345半点不吃亏

2344 2345半点不吃亏

警察刘哥听到了这个称呼,那执法大队的黑脸队长毛哥,也听到了“陈主任”三个字——虽然他耳鸣得很厉害。他眉头微微一皱,侧头看一眼那高大的年轻人,心说这家伙也是体制内的?不过这年纪轻轻的,能当个?

韩忠吓傻了.愣了半天才走上前,点头哈腰地称呼着,“韩大哥也来吃·饭啊?

“我来看我妹子,不行吗?”韩忠瞪他一眼,接着又哼一声“我.

不是让你走了吗,怎么还不走?小子,我是在救你,快滚!”

韩老板说完这句话,转头又跟黑衣的琴子聊了起来,他是明白·人,知道太忠不打电话春,其实也是不想在公开场合张扬两人的交情一一这一点他很能理解,就说眼下,洗净泥腿上岸的他,还不是不想多跟.;姜这种小混混多说话?

“六子,”二姜听到这口气,也不敢再多说话了·,于是冲着那掉了牙的少年招一招手.“跟我走,麻痹你看看,都交的什么人……叉了什么人,这闯祸能力比我强多了。”

“.我牙都掉了,”少年委屈得都快掉下泪未了。

“牙掉号-,总娟过掉其他零件吧?”二姜一时间大怒,面皮-;.

·沉,“你小子走不走?”

“你们可以走,他不能走,”陈太忠不耐烦地挥一挥手,今天这五·个少年,他起码要留下四个来.那个没动手的女孩,倒是能放一马一一敢拿小汤威胁我?操的,哥们儿非要让你们知道一下,什么叫祸从口出!

二姜见状,毫不犹豫地拔腿走人,连句场面话都没敢留,他其实是想拉那个小六子一把,但是人家根本不给自己想一想韩老大说的“我是在救你”——得,哥们儿别救不出来人,把自个儿也搭进去,这:.些都是人王啊。

他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跟着他的一个混混有点不明白,于是在走出一段距离后,出声发问,“小六郧孩子挺有眼色的嘛,二姜哥·↓….那姓韩的什么来头,很猛?”

“他不算猛,他家老五可就太猛了,”另一个混混接话了,韩忠当年在道上玩的名气不大,但是成功转行做商人之后,他跟韩天的关系,就被很多人知道了,这位不认识韩老大,却是知道这档子关联,“姓韩·的,排行老五……听明白了吗?”

“咝,韩老五?”发问的这位听得就是倒吸一口凉气,素波这儿别·.1说混混了,随便一个普通的不良少年,也没有不知道韩老五大名的,“原来这个就是韩老五的大哥啊,咱真是躲过一劫……他是叫韩忠吧?”

“闭嘴吧你,”二姜瞪他一眼,眉头紧紧地皱着,埋头走了很久之:后,才轻声嘀咕一句,“那小家伙是谁呢?你们听清楚没有.,是……是.不是姓彭?”

走的这帮人怎么议论不说,那刘警官愣了半天才是上前,支支吾吾.池发话了,“您是凤夙来的陈主任?”

“哦,我调到省里了,”陈太忠爱乡里不头,不过怎么说·.呢,今天的警察表现得挺称职,又都是昔日田立平手下的兵,他不好太叫灰.,“这里的黑恶势力很猖獗啊…”你的管区,真的不是很平安。

与此同时,那黑脸的毛队长打完电话,一边安慰着不知所措的黄.毛,一边警惕地看着这边一一两边的仇结大了,再上来说什么,也没意思了。

“把这些人全带回去吧,”陈太忠冲那刘警官笑一笑,“你既然知道我,我也不为难你,先弄到派出所里关着那些城管队员……也全给我抓走,不许去医院。”

“城……城管也抓走·····↓不许去医院?”刘警官真的傻眼了,这两条要求都太离谱了,城管虽然良莠不齐,好歹也是体制里的啊,而且,犯人受伤,都有去治疗的权利,这些人…”’怎么就不能治伤?“这好倍……不太符合规定。”

“要符合休么规定呢?”陈太忠冲他橄激一笑,说的话却是冰冷无

·情,“我明显是在公报私仇,老刘你没听明白吗?”

公……公报私仇?”刘警官惊讶地重复一遍,不过他在-象波干了.这么久,纨绔子弟的行径,听说和见识够的都不少,犹豫一下之后他期期艾艾地发黄了。

“陈主任你想快意恩仇,这个我能理解,可是,支援的人马上到了,您跟我领导招呼一声,那就最好了,都是端公家饭碗的.,这…万岁了。’’

说话间,又是警笛长鸣,两拨警察前脚挨后脚地来了,一拨是春支提的,一拨却是赵明博赶表了一一赵所长是主动春的,他跟陈主任的关系,在系统里也不是秘密了,陈太忠在这边大打出手.,有好事者将消息告知赵所长,于是他就匆匆赶来了。

这一下,这一口鲜酸菜鱼村的门口.就前所未有的热闹了,赵明博是脑门上刻字的陈系人马了带了三辆警车十五个人过来一一-就算他是所长,一个派出所才能有多少人?这还是大晚上呢。

事实上,他都安排人,挨家挨户话叫人了,前两天永泰协”作的事情,他又捞了点名声回来,永泰分局都把他的名字报上去了一一.这跟着陈主任干,不但痛快,也有前途啊。

赵所长春势汹汹,耳听得按警的同事对陈主任的要求有微词禁不.

住哼一声,“你们觉得不好干,来…”把案子移交给我,行不行?”

“赵所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回答的人,是接警的白杨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不就是把人都弄回去吗?成,戎全弄回去调查可以·口巴?

“小罗.你现在也长进了啊,”赵明博笑一下·,“好,你把人.带.

灸,我和我的干警过去,学习一下你们的办事程序,这没词嵌-吧?”

这一下,具不知道多少人被带到了白杨派出所,除了陈太忠两人,

小屁孩五人,城管八人,一口鲜的证人五人。

这五人都是自告奋勇去的,店老板说了,愿意去作证的人免单一一韩忠在剑拔弩张之际大驾∽的小店,回护之意一览无遗,他还用再怕谁?-

要说运城管,平日里的口碑真的不是很好,再加上这免单的诗惑,大家作证的积极性真的很高,推得店老板自己都坐不上牟。

“还是好人多啊,”他感慨一声,伪作无意地踱两步,走到韩忠和

琴子面前,“只能自己开车去了,韩总你要过去噜?”

“我?看情况吧,”韩忠眼里哪里有这种饭店小老板,不过,这好歹是安置了自己马子的主儿,他也不好太过冷淡,“无非敲个边鼓的事.情,太忠真钤需要我出面才槁得定事情的话……那也就不是太忠了一一r一一一”

饭店运儿如何收尾不提,白杨派出所那儿已经乱做一团了,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挤了这么多人,幸亏是派出所两年前扩建了一下,盖了四层;.楼,要不还真得乱成菜市场。

警察们已经开始一一问询经过了,重点就是那四个受伤的少年,城管的那八个人,直接就关屋里去了一一警察在场还敢动手打人,没有必妻跟这些人说大多。

跟来的证人,也暂时不需要接受调查,当事人的陈述,重真性要超过旁观者,这个次序是不可能弄乱的。

陈太总则是坐在派出所的小会议室里,跟赵明博聊着天,.什么叫特权?这就是了,一边还坐着汤丽萍和两个警察。

“这些城咎有点太霸道了,”赵所长听他说起事情经过,不满意地

哼一声,“当着警察的面儿就敢动手,这次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关键是那几个小毛孩子.才高一就这么横了,将来这么下去,还、不得了呢,”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居然还敢威胁我,说要找小汤的麻烦……我得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嗯,确实是麻烦.”旁边一位高桥派出所的警员插话了,他叹口气,“这些毛孩子最无法无天,收拾他吧人家没干出多离谱的事·.儿,可是就这么轻轻惩罚一下,他记恨在心,保不定回头就能弄出天大·的事儿来。

“就这几个怂人?”赵明博冷笑一声警员的话不是没道理往年.

、也出过类似的打击报复,不过这年头的孩子,真没几个有血性的了,

“反正我这是经验主义,就是这么一说。

“老赵你跟这儿的人说一声,不要把这些毛孩子放走,”陈太忠橄.

统一笑,“明天我请他们吃大餐……唉,还没吃饭呢,出去吃口饭。

打人凶手不但坐在会议室喝茶聊天,还能自己出去戍饭辙「要不说

·迳身份地位,都是世人追求的终极目标呢?

有高桥的警察表示可吆帮着带饭,陈主任笑着·婉拢了,几人站起身向外走去,不成想走到大厅门口,有几个人冲着他指指点点。

·“你这么指着我,什么意忠?”陈太忠见这帮人一脸不破乞塔獐:子,施施然地走了过去,手一指冲自己伸手的那位,“你解释一下。

指人的也是年轻人,听他这么问,才待开口说话,不成想旁边一个粗壮男人拉他一把,接着径自走上黹乘,窕声发问,“你是陈主·怔?’’

2345章半点不吃亏(下).

“你是谁?”陈太忠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反问,真正的不怒而威。

“我是城管执法大队的于忆,”粗壮男人不动声色地回答,城管

大队现在还只是副处待遇的单位,不像后来成立的城管局什么的。

很明显,于队长知道自己这次撞了什么样的大板,所以他的态度冷静,说话也客观,“这次是我的人不对,我可以让他们做出深刻的检讨和……适当的补偿。

“嘿,”陈忠听得笑了起来,“你觉得,以你的身份,有!$格返

么跟我说话吗?”

“哈,”他身边几个人登时就芙了起来,尤其一个小警·察.笑得前·仰后合的,那样子煞是夸张一一这是有意在羞辱人,警察们在场你们城管队员还打人.实在太不把警察看在眼里了,虽然那是白杨派出所的警察,但是天下警察是一家啊。

这几位直被笑得脸红脖子粗,尤其那于忆,自己的队员迫在·屋子旦关着不让走,心情正郁闷着呢,又受到如此的羞辱,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跳了几跳,运才深吸一口气,“陈主任,我是抱着很诚恳的态度,来向您请示…”解决问题的途径。

“你不够资格,”陈太忠摇摇头,转身大大咧咧臼外面走去,“赙夭我会跟陈放天联系的,当着警察的面,还不听劝阻殴打别人,城管·.队执法……的决心真的很大嘛。

“但是最后,是我们的队员受伤了,还有一个骨折的,想必您也听说了!”于忆见此人傲慢如斯,也不再追上来,而是在身后大声地发话,“您的前程远大,这种事情传出去也不好听,何必……

“嗯?”陈太忠停下脚步,笑眯眯地转头过来,“你这话,我可

以理解为威胁吗?

“哈,就凭你,也想让陈主任的前途不远大了?”赵明博听得冷笑一声,“你小舅子威胁陈主任的朋友,你来威胁陈主任,这倒是一家.人,作风很像嘛。

“威胁陈主任的朋友?”于忆还真不知道这回事,他听说的,都是自家人反应的情况,那小兄威胁汤丽萍的话,别人不会专门告诉他一一”就算说也是一句带过⊙

陈太忠才不理会这些人,走出派出所,就在不远处就近找一个小酒店,大家一拥而入,点几个家常菜,喝起湎来。

喝着喝着,陈放夭的电话打了进来,建委的陈主任跟文明办的陈主

·任,那关系是相当地铁,“太忠,听说你踉城管搞起来了?

“放天老哥,咱自己人不说那些扯淡话,这城管大队做事,实在太嚣张了,”陈太忠边喝酒,边笑嘻嘻地解释,“我这么搞,也是为你好……要不将来指不定给你捅出什么大麻烦了呢。

“城管那儿,麻烦就从来少不了,”陈放天心说你这家伙,得了值宜还卖乖,于是他将声音放假一点,”太忠,不管怎么说,你是把小于.的小舅子打了嘛……这么着,给我个面子,这事儿算了吧⊙-

▲陈主任,这事儿你了解前因后果吗?”陈太忠笑一笑也有.点腻歪,他一直没联系陈放夭,也就是怕对方说情——不管怎么说卜填管是归建委管的。

“那小屁孩儿,威胁要祸害人家小姑娘呢,还有那什么什么老毛·的,警察拦都拦不住非要上来打我,老陈,我怕你觉得对不起朋;友,脸上挂不住,都一直不好意思联系你。

“啧,”陈放天听得啧一啧嘴巴,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的人机陈太

·忠得罪到这么狠一一下面人跟领导汇报,谁敢多提自己的不是?

而且他听对方的口气,是明显地不肯善罢甘休了,也只能苦笑一.声,“太忠,这些人就是拿来背黑锅的,做事冲动一点,那也是……也是工作需要他们要真是唯唯诺诺的,这工作还-i\}不好开展。

“哦,你一定说这个情?”陈太忠笑一笑,只不过话说得就不太客·气了,“呵呵,也就是说,我的面子不值钱,可以随便由你们建委扫·的,是不是这么十、意思?

“啧,太忠你这是怎么说的?”陈放天一听这话不是个事儿,忙·不迭解释,“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老哥我绝对满足你,就是有个小要求……动静小一点,给我留点面子,要不然别人说起春,只当咱们朋友生分了呢。

“我刚给段老板打了电话,”陈太忠叹一口气,半真半假地回·卷一一两人关系是不错,但是遇到这种纠纷,他也不会太迂迂腐,“段市长指示了,要狠抓精神文明建谈,而且最好抓几个典型…”永泰那边的事儿,你听说了吧?”

“喂,我说太忠你要抓精神文明建设我配合你就可以啊,何:必惊动段老板昵?”陈放天一听迂家伙在运儿等着自己,真是有点头大。

市城管执法大队,其实是接受建委和市政府双重领导的,陈放天不顿付出太多的代价,但是返多少是个丑闻,能不发生还是不发生的好,“明天你带队来检查吧.,我跟着你去派出所领人,这总可以了▼巴?

“那个于忆……让他停职反省吧,”陈太忠其实也不愿意频繁地用到段卫华,而且陈放夭的建议,苻合他的某些规划,不过有些底线他是要坚持的,“城管大队成为害群之马,他负有领导责任…”’你知道我跟线管打架,现场多少人在拍手叫好吗?

现场的,那不过是些小老百姓,再多人叫好,对你来说有意义吗·?陈放天心里暗哼,嘀上却是苦笑一声,“停职倒是好说,不过……他踉覃华兵好像有点牵扯。

“你就说是我坚特的,这总可以吧?”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这些干部啊,遇到好处就拼命前冲,遇到要担责任的时候,就没命往后·缩,他倒是跟陈放夭关系不错,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人家依旧不想担那个责任。

当然,他想让老陈负担起这个责任,确实也有点强人所难,毕竟这

;是抽建委的脸呢,这一点,他也清楚。

放下电话之后,大家又开始喝酒,倒是赵明博不见外地问一句.,“陈主,这陈放天…”听起来有点不满意?”

“我还不满意呢,”陈太忠笑一笑,才待端起酒杯,不成想门外又进来一个警察,却是白杨派出所的罗副所长,“陈主任,您这……快吃·.完了吧丁

“逼得一阵儿,”年轻的副主任瞥他一眼,“怎么,罗所长有什么

:建议?

“哦,那等您吃完了,回所里配合着…”说到这里,罗所长发现对方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儿,可是他责任在身犹豫一下,还是咬牙说了下去,“配合着,帮助我们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q

“屁的情况,老罗你少跟我来这一套,”赵明博一拍桌子,狠狠地瞪着他,“陈主任好歹也是省里的干部,你这不是瞎胡闹吗?

“但是他确实打人……确实自;z了,”罗所长不为所动,坚持自

己的主见。

“好,好,我记住你了,”陈太忠笑眯眯头,眼中冷芒一闪,“连吃顿饭,你都嫌我吃得慢……行,今天你大,咱们来日方·长!”

“陈主任你这是什么话呢?”罗所长的汗登时就下来了,“这是·个正常的调查程序,要不这样……我让警员来饭店跟你了解情况,这荐可p:a吧?

“还要什么别人了解情况呢?老罗你自己来不就行了?”赵明i$冷.

1.笑一声接话了,“门口小卖部买叠稿纸买支笔,不就完了?+’

赵所长这话,一来是拉同事一把,二来也是挤兑对方,你说对陈圭忙没成见,可不能光嘴上说一说,用实际行动来表示吧。

身为领导干部,能享受的便利之处-i\}的太多了,一边吃饭喝酒,一.边就配合着调查了,而且,挨打的人在派出所关着,而打人的却是吃喝·完之后回家了。

陈太忠是在送了汤丽萍之后,才回的湖滨生态小区,几个女人龙·状,纷纷上前了解情况,事实上,她们并不担心他吃亏,只是觉得他回来得有点晚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来了文明办,先找上了刘爱兰主任,将自己昨天遭遏到的小屁孩的反应说一遍,“逗个倒子,能不能成为未成年^思想道德建设处的反面典型?”

“这个……怕是有点难,虽然我很愿意配合你,”刘主任苦笑一声,“他们行为不端,三观有问题,这都是可p:i,肯定的,但是,他们没·.有大恶。

“现在不拯救,他们迟早会对社会造成巨大的破坏,”陈太忠叹口·气,站起了身子,“这是亏得遇到我了,普通群众遇到的话,结果还真难预料……

其实,他并没有一定要通过刘主任处理此事的计划,他只是来问一

·:问,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处理方式,现在遭了拒绝,也没有什么情绪。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他拨通了陈放天的电话,“放天主任,我:;们什么时候能过去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