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8 -2349文明县区

2348 2349文明县区(求月票)

2348章文明县区(上)

“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陈太忠拿着手里的《素波晚报》,眉开眼笑地看着,心说这随遇而安写点东西,还真是不含糊,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昨天晚上,他接待了来自凤凰和天涯落宁的科委人,大家共谋一醉,因为此次的省优产品评选结果即将宣布,而疾风车上榜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虽然大家都有信心拿到这个称号,但是当这一刻终于来临的时候,还是抑制不住发自内心的喜悦,一直折腾到夜里十二点,连许纯良都喝得有点多了。

可是,陈太忠却是有点郁闷,这个活动严重地影响了他跟小紫菱进一步交流的计划,然而,他又不能不参加,因为大家一致表示,谁缺席,陈主任也不能缺席。

而更让他郁闷的是,今天就是开会宣布结果了,他却是无法前去参加会议,李天锋这直肠子倒是建议他去了,然而显然,也只有老李会这么说——伤人于无形,这是李厂长的专利,别人多少都是明点事理的。

尤其要命的是,陈放天也跟着来凑热闹了,他跟许主任私交很好,喝酒的时候,半真半假地说几句“太忠放我一马”之类的话,真的是让某人心里堵得慌。

所以,年轻的副主任在来单位之前,情绪不是很好,而在来了单位之后,康楼电又笑吟吟走进来,说一说昨天的事儿,大意是他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以后协调口儿有事的话,可以直接找他,务必让陈主任你满意。

你任务完成得很顺利是吧?陈太忠表面上笑着点头,感谢康主任的大力支持,心里却是越发地憋屈了:老康啊老康,你是爽了,站在市建委意气风发地指点江山,可是你根本就不知道,要是没哥们儿我扛着,老覃那一关,你还真够呛

“我看陈放天,对将于忆停职,还有一些犹豫,”说了半天之后,康主任终于想起,自己也要强调一些困难才好,“咱们得考虑在相关方面做点工作。”

这个建议是出于公心,而且他也确实准备了后手,只等小陈表示力不从心的时候,他就拿出来帮一把忙——同事嘛,在工作中尽管要讲分工,可是也要讲合作的。

然而,陈太忠的回答,让他听得有点瞠目结舌,“没事,他就是在忌惮覃华兵,于忆是老覃的人,覃市长已经告过我的状了,没什么了不起的,昨天晚上见陈放天了,他跟我拍胸脯保证了,停不了于忆的职,他辞职。”

这话一点不都不夸张,就是昨天晚上,陈放天跟陈太忠解释的时候,许纯良听说素波的城管居然跟太忠动手了,那脸登时就拉下来了,好悬没把陈放天吓个半死,一个劲儿地拍胸脯保证,一定搞下于忆来。

“覃华兵敢再折腾,我就跟我老爸说他小话,”许纯良是这么表态的,没有人敢忽视这样的威胁,谁敢让省纪检委书记惦记上?

昨天晚上的事情,康楼电并不知情,但是,只听陈太忠说扛住了覃华兵,就足以令他震惊了,不由得脊柱里冒冷汗,“于忆靠的是覃华兵?”

这个震惊的表情,让陈太忠心里略略地舒坦了一点,不过,过不多时送来的《素波晚报》,才让他真正地心怀大慰。

不得不说,随遇而安的语言水平,远超一般人,一篇文章不过寥寥七八百字,却是将社会时弊点得明明白白,同时还不忘记拷问一下人心: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今天,这个社会,到底是出什么问题了?

他承认社会的发展,也承认思想的解放,更承认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但是,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就变得远了?政府的话,为什么就变得不可信了?

老随这文章,写得确实有水平,陈太忠细细看完之后,心怀大开,于是探手去摸桌上的电话——他想知道段卫华的反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话的是刘晓莉,“陈主任,咱们这朋友关系,怎么也比随遇而安近吧,你怎么就把这舆论宣传的活儿……让给他了呢?不行,我得跟蕾姐告状去。”

“啧,就你事儿多,”陈太忠颇有一点无语,这才是金风未动蝉先觉,同行是冤家,果然是蛛丝马迹都隐瞒不得,“我说,人家是素波名嘴啊。”

“陈主任你这话,是说我脸上长得这不是嘴啊?”刘晓莉听到这话,那是相当地不服气,“他能写,我就不能写?”

“我说刘记者,你不能这样啊,”陈太忠被她的快言快语逼得哭笑不得,“我说,去永泰我都是带着你去的,你说这么好的素材,你挖掘得深度不够,这能怪我吗?”

“可是他是搞时评的,我是做新闻的啊,”刘晓莉一不小心就说走嘴了,索性就继续胡搅蛮缠了,“陈大主任,看在蕾姐的面子上,给点后续新闻吧,我也想做成系列的呢。”

“这可绝对不能跟你透露,”陈太忠断然拒绝,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刘记者以前态度很端正,现在就有点胡搅蛮缠的意思了,这么下去可不好。

然而,刘晓莉磨人的功夫,真是一等一的,到最后他猛地想起一个素材来,“好了,我给一个系列写,不过不是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你来文明办吧,我告诉你写什么……多长时间能过来?”

“我在单位呢,打车过去得半个小时,”刘记者一听有素材了,登时就高兴了,可是她马上又发现个问题,“我这个证儿,进省委太费劲了,你来接我一下吧。”

“美得你,我派个人接你就够了,”陈太忠哼一声,挂了电话,看看时间还早,就站起身走出门,溜溜达达地向马勉的办公室走去。

马主任正坐在办公桌后,手里拿了一个手机在把玩,见他进来,笑着点点头,“坐,又有什么好消息了吗?”

“我哪里有那么能干,”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挺不见外地坐到沙发上,“我是有一个想法,想跟主任您探讨一下,要是不成熟的地方,还要请您批评了。”

“有话就说嘛,”马主任歪一下嘴角,不满意地看他一眼,“你这年纪轻轻的,要朝气蓬勃,不要搞得像个老头儿一样暮气沉沉谨小慎微,跟我还搞这一套?”

“这可是个态度问题,您信任我,我也不能忘乎所以,”陈太忠微微一笑,你这么说话是给我面子,我要真那么做了,那就是蹬鼻子上脸了,“我是想问一下,咱们省文明办,能不能考虑在全省展开一个文明县区的达标活动?”

“嗯?”马主任听得先是瞳孔一缩,思索了大约三秒钟,伸手一拍桌子,缓缓点头,“这个建议不错……可操纵性很强,太忠你还要我批评你?说实话,你是在给文明办拾遗补缺呢。”

马勉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夸张,身为省文明办的一把手,他太明白这个建议的可贵了,不怕说句难听的,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真的没什么规范化的事物。

像这个文明县区,就可以作为一个明显的例子来说,天南的有些地市,已经自己在评选文明社区了,不过这东西就是个荣誉称号,就跟“双拥模范区”“五好家庭”之类的差不多,看重的人自是要看重,可对有些人来说,还真无所谓。

省文明办对各省直机关、企业、大中院校级以及社会团体等等,也有授予类似称号的权力——就像天南医科大才被取消的那个,就属于这类的,不过,省级文明称号不完全是评选出来的,其中有组织意愿的体现,想获得称号也有些硬指标是绕不过去的。

但是对地级市的县区,文明办还真的没惦记过,那中间隔着地级市呢,不好操作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能对地级市做出文明城市的鉴定。

没错,省文明办只能将目光锁定在县区,或者,副厅级别的开发区以及副厅待遇的县级市也可以,但是地级市不行。

必须指出的是,没有任何文件规定地级市不行——第一批通过的全国文明城市,评定的时间是在二零零五年,而眼下不过是二零零零年。

事实上,就算是后面的全国文明城市评选,也并不仅仅限于精神文明上的评比,物质文明和政治文明之类的,也在考评范围内。

不过,马勉还是能确定,省文明办要搞精神文明建设达标的活动,最高级的行政区域就该是县区,因为有参照物在那里摆着——现在可是有国家卫生城市的评选。

堂堂的全国爱卫会,能评选的也只是城市,没谁会吃多了撑得去问:你为什么不评选个全国卫生省份、或者卫生自治区啥的?

那么,天南省文明办能琢磨的,也就是文明县区了,地级市不合适去琢磨——其实,认可的区域过多过大,也有烂大街的嫌疑。

2349章文明县区(下)

当然,马勉琢磨此事的时候,不会想到五年之后,国家真的出现文明城市的评定了,虽然那个标准,跟他想的单一的精神文明建设,不是很一样。

然而话说回来,让他惊喜的原因,也恰恰跟国家文明城市尚未出台有关。

这年头官场里做事,讲究个上行下效,正是因为这个国家级的评定没出台,下面人不知所以,又不敢犯冒进的错误,也就只能无所事事了,照猫画虎大家都会,但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就需要一点勇气了。

所以陈太忠这个建议,提得真是恰到好处,这种事儿说容易吧,真的不容易,但是要说不容易。有个有担当的人站出来,实施起来真的不难。

当然,最关键的是,这种花样还容易出成绩——两个文明一起抓,这可是足足的一个文明呢,大方向肯定是没错的。

马勉对文明办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么的内容、包括其中的关联和因果,他在一瞬间就想清楚了,于是接着伸手就抓起了旁边的电话,“小华,通知其他的副主任,过来开个会,嗯,要是没事的话你也来……”

“我想的还不是很成熟呢,”陈太忠忙不迭地解释,他过来就是找马主任商量一下,这个事该怎么搞,不成想马老板直接抓起电话来要开领导班子会议了,大家要他说细节,那可就真是抓瞎了。

“你当然不会想成熟了,我看重的是这个点子,”马勉听得就笑,“所以才要集思广益,你才来文明办,理不顺流程是正常的。”

凭良心说,马主任不认为这个点子有多高明,要是开动脑筋的话,文明办里起码有百分之七十的人能想到这个建议,但是肯汇报上来的,绝对是一个也没有。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大家的主观能动性不够——这只是一个原因,事实上更重要的是,大家是在省级机关上班,在这里上班,沉稳谨慎才是主流,任何的突发奇想和标新立异的行为,都会被视为异类。

当然,也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提建议的人的身份,没有金刚钻就别惦记着揽瓷器活儿,提出建议是好的,流程也不重要——这是需要集体智慧来完善的。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提建议者本人没能力操作的话,不但有好高骛远的嫌疑,想得更阴暗一点的话:你提出一个建议,但是只能操作相关部门的配合,得罪人的环节却得领导自己去协调,你小子的真实用意何在?

所以这个建议,是该由陈太忠提出的,也只能由他来提出,一来是他年轻有冲劲儿,二来是这家伙折腾劲儿大

马勉吩咐其他副主任来自己办公室,就是想着有谁在的话,就过来随便讨论一下,现在正是上班时间,不可能全不在。

恰恰相反,这次人来得特齐,除了洪涛、康楼电、刘爱兰和商翠兰,另一个一直在医院治疗腰椎间盘脱出的副厅巡视员张勇敢,居然也来了,这还是陈太忠第一次见到此人。

张勇敢人如其名,长得又高又大粗壮结实,虽然看起来年近五十了,可是看起来气场十足,给人一种特别有精神头儿的感觉。

这么多人汇聚一堂,马勉的办公室虽然不算小,但是沙发不是特别多,感觉还是有点拥挤,华安小心地提个建议,“要不咱们去会议室?”

“不用了,就在这儿吧,会议室那个地方,往那儿一坐,感觉有点正式了,”马勉笑着摇摇头,能感觉得到,他是一个比较有亲和力的领导。

“今天大家来得挺全,陈主任向我提了个想法,我的意思是大家先沟通一下……强调一点,今天不是开会,是探讨,不要有顾忌,要畅所欲言……”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华主任的态度很端正,坐在一个小角,打开本子拿起笔,就开始做记录了。

“文明县区达标?这是个好建议,”康楼电最先表态了,一旦心态放正,他是最能领会领导意图的,“我建议,也可以考虑省级文明城市的评选,而且一旦选定,不合适采用终身制,精神文明建设应该常抓不懈,而不是走一个形式。”

马勉其实最担心提异议的,就是这两个副厅的副主任,其他巡视员什么的,意见就无关紧要了,至于说刘爱兰的意见……那是可以忽视的。

听到康楼电率先表示支持,他笑着点点头,“大家继续。”

“省级文明城市……可以暂时放一放,咱文明办的级别有点不够,”洪涛紧接着就发言了,他这不是唱反调,而是实事求是地说话,而且他的话,符合马主任的认知。

事实上,洪主任也不愿意放弃这次职能扩张的机会,他心说老康都强调了,不能终身制,那就是要长期履行这个职责了,谁不爱权啊?

“我建议可以多分一些层次,首先要达标,然后可以选出各种文明标兵县区,还可以考虑每年来一个天南省十佳文明县区或者乡镇的评选……层次多一些,更能引起下面县区的注意。”

“嗯,搞细化工作,洪主任是把好手,”马勉笑着点点头,这话是中肯的评价,不算高度的赞扬——做领导的合适搞细化,那到底是领导还是小兵?“商巡视员有什么建议吗?”

“我要考虑一下,”商翠兰长得胖大黑壮,说话却是细声细气。

“这个活动,光靠咱们文明办是搞不起来的,”张勇敢的声音很洪亮,他现在属于半病退的状态,所以也不怕说得直接一点,“潘老板会支持咱们,但是……估计还得杜书记点头。”

“我认为,先抓文明县区,有宣教部牵头就够了,”陈太忠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有所指,第一次见面,就跟我唱反调,哥们儿得罪过你吗?

所以他回答得很快,声音也很洪亮,“只要部里领导支持,咱们可以先把事情做起来,物质文明建设可以摸着石头过河,精神文明建设当然也可以。”

“太忠,张巡可是一直很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马勉见他有点想发毛,赶紧笑眯眯地插话,“潘部长肯定是会支持的,这一点大家放心。”

“我的疑问是,怎么才能保证,这个达标和评选,不会流于形式?”张勇敢盯着陈太忠看,“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地搞起来,要是没有省里领导的重视,到时候雷声大雨点小,咱们这个文明办,可就更是务虚的单位了。”

从他这一番话尤其是最后一句话里,可以听出,张巡视员对单位还是抱有一定期待的,所以人家的问题,其实不算刁难。

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回答这个问题,马主任都表示不希望见到他跟对方争吵了,他也就顺势尊重一下老人,不过他心里对这个问题并不是很在意。

饭是一口一口吃的,路是一步一步走的,不想着自己努力探索,不敢勇于任事和开拓进取,光想着从上面拿到政策拿到尚方宝剑,才会干事,老张你这思维……真的有点局限性啊。

“陈主任你不要笑,我说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以指出来,”张勇敢见他这副模样,心里反倒是来气了:年轻人,你能不能不那么好高骛远?

陈太忠被点将了,心说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了,不过,他才要发话,刘爱兰赶紧出声了,“我觉得咱们可以先开一个试点看一看。”

“刘主任这个建议很好,”奇怪的是,这话不是马勉说的,而是洪涛说的,洪主任点点头,“陈主任最近跟素波市联动,抓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就抓得不错。”

这老洪确实跟商翠兰不对付啊,陈太忠的注意力,登时被引偏了,可是奇怪的是,商巡视员依旧是面无表情,似乎没听见一样。

“搞试点啊……这个建议我会考虑的,”马勉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在暗暗嘀咕:小刘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嘛,搞个试点怎么不得一年?一年之后……你能保证陈太忠还在这儿吗?

不管怎么说,由于陈太忠和张勇敢闹得有点僵,这气氛就变得有点怪异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张巡视员一直盯着陈主任看。

其实,陈某人是来文明办有点晚,不知道老张是个做事认真的性子,作为老派人,又见不得浮夸。

反正不管怎么说,陈主任能感受到,对方也是希望文明办好,马主任又刻意压制自己不让争吵,所以他呆得就有点难受——老张你的思想,真的欠解放啊。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响了,由于马主任强调这不是开会,他就没定成静音,接起电话来一看,却是刘晓莉打来的,于是他顺势站起身,“有个朋友来省委办事,我出去接一下人……”

接下来,马主任办公室里发生什么事儿,他就不知道了,将刘晓莉接进办公室之后,两人开始探讨报道的问题,刘记者听得很认真,还拿出一个小本子来记。

约莫十分钟以后,张勇敢推门就走了进来,见他在跟一个女人说话,女人还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心说你小子能人女人聊天,却不能参加讨论?

于是,他就大大咧咧地走过去探头一看,结果登时傻眼,“华人的安全,在巴黎得不到保障?这是什么嘛……”

(月票艰难地上升一位,感谢大家的支持,不过这也才第十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