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4 -2355交流

2354 2355交流(求月票)

2354章交流(上)

刘爱兰的叹气,也是有原因的。..

按说她分管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针对的并不仅仅是普通未成年人,那些失足少年或者犯了小错误进了工读学校的,也在此列。

像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曾经流行过不少反应类似的影片,其中《少年犯》或者《寻找回来的世界》之类的影视剧,影响还相当地巨大。

但是现在行情就不同了,自打有西方国家攻击中国司法系统的人权,说什么劳改产品血汗工厂之类的,媒体上就原则上不宣传这些东西了,以免为别人提供攻击的口实

甚至,连对监狱的报导都不多,就算正面宣传都不允许,就别说反思什么的了,影视媒体上那些关于监狱的片子,不是香港的就是国外的。

可是偏偏地,这一块又是最能出成绩的地方,有什么比“迷途知返”,更能显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成功的地方呢?

“没办法,宣传是要为大局服务的,”刘爱兰又遗憾地叹口气,“陈主任你点子多,看看咱们能想个什么法子……变通一下?”

“变通啊,我看难,”陈太忠微微一笑,他虽然很愿意扮演一个无所不能的领导,而刘主任跟他的关系也还尚可,但是他并不想做一个毫无立场的人。

不轻许承诺,而一旦许下承诺又能保证践诺,这样的领导才值得追随,有求必应的领导,那不过是烂好人罢了——世间事,罕见者方显珍贵。

“你要真想做思想道德建设的文章,最好还是捎带上成年人,”他有目的地诱导对方,“这样才能更进一步强调出,文明办存在的意义。”

“我琢磨着,你是不是想在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上做文章了?”刘爱兰猛地警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太忠,你爱兰姐对你一直不错啊,你可倒是总惦记着利用你这傻大姐。”

“哪里有?”陈太忠赶紧笑着摇头否认,不过老话说得好,人心是本账,既然他已经露了马脚出来,却也不能再遮掩了,“爱兰姐您一直很关照我的,这个我心里有数,嗯……还有云彤姐,也是有事没事就接近我。”

“我呸”李云彤被他的话说得有点脸红,心说你这是怎么措辞的,“太忠主任你这语文水平,真的不太行,跟别的小姑娘可不敢这么说话。”

“拉倒吧,你是怕你家小卓听见吧?”见她脸红了,刘爱兰反倒是笑了起来,接着面容一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倒也是啊,太忠这么优秀的年轻干部,身材高大魁梧……别说你家小卓了,别的男同胞一样会有危机感。”

“爱兰主任,我是说,这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确实也很重要,”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一句,心说这些机关里的女人还真厉害,我其实只是不想厚此薄彼,一不小心一个词儿用错,就被你们逮住了。

可是这刘爱兰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忽略了思想道德建设的主旋律,反倒是抓着某人的人格魅力不放,“说正经的,陈主任,你这钻石王老五放在宣教部,不少人都感觉到很强的危机感……你还是先把女朋友定下来吧?”

“嗯?”陈太忠登时就警惕了起来,他想起了刘主任有牵红绳的爱好,禁不住看她一眼,随即微微一笑,“我女朋友定下来了,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孩儿,跟她在一起,我都很有压力感呢……觉得自己还不够成功。”

“你还不够成功啊,二十二岁的正处……这样不叫成功,别人还怎么活?”李云彤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眼角有些若隐若现的鱼尾纹,但是相比她不苟言笑的时候,却是多了无限的女性风情出来,“你女朋友要是不懂得珍惜你,我帮你介绍一个好的。”

“喂喂,云彤,你这不是抢我买卖吗?”刘爱兰很不满意地看她一眼,“你认识的女孩儿里,好像也就是省高法的冯小仙,还勉强拿得出手,不过那丫头太冷了一点。”

“小仙可是高法一枝花,”李云彤不服气地反驳,她跟刘主任的关系真的很铁,啥话都说得出口,“要我说,她比蒋君蓉还漂亮呢,不过,她没那么好的老爹而已。”

“好了,不要说了,我敢保证,我的女朋友别的不说,只说漂亮程度,就是远超过一般人的,”陈太忠微微一笑,“下午我就把她带到单位来,让大家见一见。”

刘爱兰笑而不语,李云彤却是张大眼睛,愣愣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微微一笑,“好,我也见识一下,让陈主任魂牵梦萦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女。”

荆紫菱一觉醒来,看看时间才两点二十,才说有些困顿,再在**赖一会儿呢,不成想就接到了陈太忠打来的电话。

“带我去夸耀?”她对他的言辞,很是有点不耻,“太忠哥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聊?我需要通过跟别人的对比,获得什么优越感吗?”

“你当我想啊?”陈太忠的话,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麻烦你想一想,我现在是处级干部了,就算不成家,固定的女朋友总得有一个吧?”

“要不,那就是不成熟的表现”他在那边大声地叫着,“这省级机关,大家都闲的无聊啊,多少人觉得我少年得志,想给我介绍女朋友呢,你来一趟,玉宇澄清,那也是功德无量……我说,你到底来不来?”

“我要是没时间呢?”荆紫菱笑着反问,实际上,他已经很紧张了,可偏偏忍不住要调戏一下他,原因很简单,她很少见到他这样进退失据的时候。

“那我就等着单位里的人介绍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单位里人闲得没事,就最喜欢给别人牵红绳了。”

话是这么说的,他心里可是暗恨,你要是不去,我就找汤丽萍救场,他在素波的这几个相好里,雷蕾和张馨是,不合适拿出来,而田甜的身份有点敏感,丁小宁的身份也有点敏感——吴言的身份更敏感。

所以,他的选择就只能是汤丽萍了,不过小汤也有一点致命的短板,那就是……没啥背景学历也不行,官做到陈太忠这个份,娶个相貌普通的大学生,那问题不是很大,但是找个只有相貌的高中生,那就太容易遭到别人的闲话了。

“回回都是我帮你救场,”荆紫菱很不满意地哼一声,“其实你这人也没啥太大的优点嘛,这些人怎么就关心成这样呢?”

不管怎么说,小紫菱不满意归不满意,还是让他来家接自己了,人活一世,很多东西确实是不能由着性子来的。

荆紫菱一旦出现在宣教部的小院,那真的是光芒四射无人能抵挡,都是宣教口上的,大家美女见得多了,可是美成这样的,十年八年的,也就最多见这么一个。

不过,明眼人见这美女是跟个年轻人,从一辆5字头的奥迪车上下来的,就明白这美女不是一般人能惦记的——身板儿太小,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陈太忠走进楼内一打听,才知道刘爱兰和李云彤都没来,一时间有点“媚眼抛给瞎子的郁闷”,不过人都带来了,他就跟小紫菱在自己的办公室坐着聊一会儿。

就这一阵功夫,华安啦、宋颖啦、彭苗苗啦之类的,都纷纷进来围观一下,陈太忠也没跟别人说,这就是自己的女友,不过别人进来,也不是来看陈主任的女朋友的,大家只是听说他的房间里,有个倾城之色,就来开一开眼界。

当然,只要是看到荆紫菱的,都认可他人的说法,这确实是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一般人别说想娶了,就算娶到手,保得住保不住那也是另一说了。

小荆总呆得有点没意思,一直被人围观,搁给谁也不好受,正说要站起来走人,外面又进来一位美女,是组织部的花华,“呀,陈班长……跟美女聊天呢?”

花华在省委里面,勉强算拿得出手的美女,主要是胜在青春活泼,要说相貌气质什么的,凭良心说她未必赶得上李云彤,不过那句话怎么说的?青春就是美嘛。

“什么跟美女聊天,看你这话说得,这是我女朋友,”陈太忠对她的口无遮拦也颇有点无奈,“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也没啥要紧的,”花华笑一笑,“来你们宣教部递几份稿子,想起班长你在这里挂职,就过来看一看,没想到见到班长的女朋友了……嗯,确实挺不错。”

“哎呀,要走了,”荆紫菱正好接了一个电话,就站起身来,“我们有些链接,指的地方好像有点问题,太忠哥你聊着,我先走一步了。”

她走了之后,刘主任和李主任才姗姗来迟,听大家说错过了一道极美的风景,就抱怨陈主任夫纲不振,居然连留下老婆的能力都没有。

2355章交流(下)

荆紫菱离开之后,一直到晚上都没再跟陈太忠联系,按她的话就是——我今天去扮你女朋友了,晚饭就不跟你吃了,正好回家看一看爷爷。

陈太忠难得地清闲一下,于是打个电话联系一下蒙勤勤,才知道她已经从北京回来了,关系已经办过去了,去总行大约是两三个月的事儿,到时候能有个副处的位子。

“好久没在一起坐一坐了,去锦园吧?”他发出了邀请。

“合着你也知道好久不见了?”秦科长有气无力地笑一下,“还不如祖宝玉呢,人家晚上也约我吃饭。”

“那一起吧,我也好久没见祖市长了,”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他算是蒙系人马,居然还不如外系的祖宝玉知道感恩,“主要是我一直在忙。”

祖市长对他这不速之客自然不会在意,两人是那种一两年不来往都要相互买账的主儿,三人坐在一起,关心了一下蒙勤勤的去向之后,就开始跟小陈谈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

文明办的动作,已经引起了祖市长的关注,永泰那边好大的事情,谁能注意不到?尤其他也是对风向极为敏感的主儿,“今天的素波晚报上,有一篇时评很有意思。”

“那是随遇而安找到我,强烈要求我授权的,”陈太忠一边笑着回答,一边看一眼蒙勤勤,心说那个居中介绍人王浩波……好像不是靠的蒙书记上去的吧?

他捧起的干部真的太多了,多到有的时候,必须要认真回想一下,才能想起是承了谁的情——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折腾劲儿真的太大了。

蒙勤勤见他好端端地看自己一眼,也纳闷地回看他一眼,你跟祖宝玉说话,看我干什么?

祖市长见他俩眉来眼去的,就假装看不到了,他笑着点点头,“哦,原来是要自下而上搞这个舆论?这么一来,这人身价就要起来了,我是说这个……是叫随遇而安吧?”

“他能引导舆论风潮的话,肯定是好事儿,”陈太忠笑一笑,他对控制住那个时评家,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不是体制里的人,有时候还能帮我说点我不便说的话。”

“你也开始找枪手了?”蒙勤勤讶异地看他一眼,旋即端起果汁来喝一口,她的官场知识或者还不够丰富,但是关于上层官场的东西,还是了解得比较多的,“这算是培养代言人?”

“志同道合,只能算志同道合,”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说秦科……秦处长,你不能这么冤枉人啊,我印象中,涉及利益的才有代言人,那叫利益代言人。”

“你在天南的利益,不算少了吧?”蒙勤勤白他一眼,她还是比较清楚陈太忠的身家的,他名下没什么企业,但是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崛起得真的太快了,而且是个人就知道,丁总跟陈主任的关系不一般。

更别说这家伙还跟一个身家十来亿美元的外国女人搞在了一起,那个肯尼迪家的公主的手笔,可是连她老爹都要点头的。

至于说陈父开的那个厂子,倒是没啥人叫真,因为人家来历清白,是厂子快破产之际,大家分块承包的罢了——当然,这是跟陈太忠有关的企业中比较小的,但是就算小,在凤凰也算知名度相当高了。

“但是我要求的是政策啊,”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无辜地看着祖宝玉,“秦处这话太冤枉人了,我只是觉得……精神文明建设已经到了不抓不行的时候了。”

“这个倒是,”祖宝玉笑着点点头,“要不我送你个文化局副局长开刀吧,那家伙不太听话,而且现在素波的文化音像市场太乱。”

“市场很乱吗?”陈太忠皱着眉头琢磨一下,“我记得许书记狠打过一次文化市场,时间……不是很长吧?”

“那都是前年的事儿了,那时候许绍辉还是副省长呢,”祖宝玉笑着摇摇头,“这东西就是一阵风,风头一过就完事儿,现在高胜利一直没下手……”

说到这里,他看一眼蒙勤勤,秦科长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于是微微一笑,“高省长的话,祖市长你还是找陈主任比较合适,他跟高家父子关系都好。”

“这个副局长,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陈太忠倒是不怕再弄个副局长下去,无非一个小小的副处而已。

这个副局长叫高乐天,原来是体委的副主任,文化局和体委合并之后,在新的文体局里谋了一个位置,不过这是祖宝玉过来之前的事儿了。

高局长虽然是运动员出身,不过也是上过大学的,只是来了文化局之后,他这点墨水就真不够看了,所以就干一点粗活,比如说管理文化市场,检查网吧之类的。

此人的工作作风有一点粗暴,下面的风评不是很好,而且能在两千年开得起网吧的,多少也有点这样那样的关系。

而网吧的业主们为了避免频频抽检而影响生意,不得不给相关管理人员上供,但是在这个年代,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认知规矩——也就是说有的网吧收得多,有的网吧收得少。

这就产生了矛盾,而在一个规则建立的过程中,总要这样那样的人因为认知不合理,从而付出一定的代价。

有网吧的业主因此付出了代价,而高乐天也被人一次又一次地告状,不过祖宝玉念着他是在维护文化局的权威,也没心思动他,只是通过文化局长,要他适当地注意一下工作方法。

可是,祖市长的话,高局长听不进去,前一阵儿又有新网吧开张,两边折腾了起来,不成想那边手眼通天,直接将状告到了陈洁那里。

陈省长其实也想维护文化局的权威,这是她的一亩三分地儿,但是既然是关系告状,她不理也不可能——我的地盘我做主,该管不该管是我说了算。

于是,祖市长就有点气高乐天了,我都跟你交待过了,你就当成耳边风?尤其是这次,高局长将那边得罪得太狠——把人家的机子扣走、门上贴封条不说,执法队员还跟业主打起来了。

这业主横下一条心要他的好看,于是告状信就递到了祖宝玉这儿——素波市黄色音像制品泛滥,高乐天是幕后保护伞。

那这个人就得处理了祖宝玉见人家的告状信说得头头是道,他就不能不理了,要不然,人家再到陈洁面前告他一状怎么办?

不过,祖宝玉虽然是分管副市长,但他不是组工口儿的,想任免一个副局长也不是很方便,他能做的就是停其职,或者是剥夺掉对方的分管口儿。

这两天他正琢磨这件事该怎么处理一下,今天就见到了陈太忠,这人情顺手就送出去了,“……那个黄色音像制品,我不合适主动去查,你要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这边绝对大力配合。”

“嗯,”陈太忠听得点点头,“这种小事情,不需要惊动高省长……对了,这个高乐天,身后有什么背景没有?”

“没有什么背景,都是过去的了,”祖市长淡淡地摇摇头,心里却是有点明白了:合着小陈这次在文明办,真的要大搞一场了。

这个因果很好判断的,一般来说官场里要动某个人的话,除了发生了天怒人怨的大事,不得不就事论事之外,大家都是先要看一看这人身上的印鉴——此人背后有谁,然后才是就事论事。

而小陈却是先了解此人做了什么,才了解其背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顺序颠倒,祖市长就感觉出他这次是要玩真的了。

“那行吧,”陈太忠点点头,“回头我去你那儿拿点资料,该查就查,那有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他才到了文明办,祖市长的秘书小师就将材料送了过来,他翻看几眼之后,正说要给高涛打个电话,商议一下此事,就接到了张馨的电话。

这早晨才分开,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发生什么事儿了?陈太忠琢磨一下,接起了电话,就听她在那边紧张地发话了,“太忠,好像张总要被调走了。”

“张沛林……被调走?”陈太忠眉头一皱,心说老张这上任才一年就要走人了?“这是哪儿来的消息,老张为啥不给我打电话?”

“他很可能到别的省去做老总,”张馨苦笑一声,张沛林是换个地方当老总,自然不会太在意,可是她是靠张总罩着的,此人一走,她就难免被动不是?“我听邓总说的,信产部今年要搞省级老总异地交流,移动和电信都要交流。”

“没事,有我在呢,”陈太忠笑一笑,宽慰她的心,正经是他有点好奇,“他那么有把握,去别的省做老总吗?”

“前一阵儿他总往北京跑,”张馨如是回答,“好像跟部里一些领导也处好了……他还跟我说过,你是他最后一招棋,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用你。”

“最好他一直别用我,”陈太忠微微一笑,心说老张人家好歹也是个厅级干部,肯定有人家的钻营本事,指望人家全靠我,似乎也有点不合适,而且万一交流到别的省,身上黄家的印记也不能太显露了,跟部里打好交道才是王道。

正好哥们儿还不想管这么多呢,张沛林你又不是我儿子他是这么想的,但是想到老张居然一声不吭,他心里又有一点怅然……

(掉到第二十一了,风笑也有点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