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6 -2357章探讨稽查

2356 2357章探讨稽查(求月票)

2356章探讨稽查(上)

陈太忠的怅然还没有到十分钟,张沛林的电话就到了,事实上,以张总为人处事的能力,就不可能犯比较低级的错误,“太忠,好久没见了,一半天内,抽个时间坐一坐?”

“张总有指示,我肯定是要去的啦,”陈太忠干笑一声,清一清嗓子,“不过最近我一直在忙,时间可是说不准。”

“有点事儿要跟你说呢,”张沛林压低了声音,他并不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一些消息,所以还是按以前打交道的口气,很不见外地说了,“我们系统内可能有点变动,我有可能走。”

“哦?”陈太忠发出惊讶的一声,接着就笑了起来,“人挪活树挪死,张总你这是要……进步了?”

“进步什么啊,就是省级公司的老总,全国大范围地轮岗,总公司说是上面的意思,”张沛林的表述,要比张馨准确一点,“到了我这一步,也不想再进什么步了。”

“呵呵,”陈太忠听得又笑,“张总你不想进步才怪……这么说吧,你走可以,不过,张馨那儿,你最好还是帮着安置一下。”

“我就怕你说这个,”张沛林听得在那边苦笑,“她从机房的办事员,到现在的数据部经理,一年内成为了正科,我再让她往上走……有点扎眼了,可是要说不管吧,又有点愧对你的托付,你有什么好点子没有?”

“我有啊,一直以来,我认为上谷分公司……那地方不错,”陈太忠笑着回答,上谷市是素波下辖的唯一的县级市,不过虽然也是县级编制,但是一般的干部普遍高配半级。

张馨在数据部做经理,是企业的正科,但是若是能到上谷市做一把手的话,那基本上就是副处的待遇了,根据官场中能上不能下的原则,张馨升副处,那就是稳稳的了。

而且上谷市离市区也不远,开车的话,也就一个来小时,张馨完全可以开车去上班,晚上再开回素波来,两边不耽误。

“她能独当一面吗?”张沛林听到这个建议,一时间还真有点晕,里面的关窍,他在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心说这位子果然要命啊。

搁给一般的干部体系,市局的科室一把手,跟县区分局的一把手,地位大致类似,县区的一把手固然是独当一面一手遮天,但是市局贵在为上级机关,跟领导班子近,科室的正职也是下面一把手要尊重的。

但是移动公司则不同,他们不但收支两条线,而且收支统一漏洞极少,县分公司的一把手,还真是全要看上面的眼色行事——同样是垂管的国营企业,电力公司就要比移动公司多出很多便利来。

所以说,在移动公司里,县区一把手的位置,还真未必有市公司的科室负责人强,不过这个县若是上谷的话,那就又当别论了。

张沛林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听到陈太忠的建议的时候,他还真的为难了,这要求搁在别的单位算高了,可是在移动,又不算那么过分的。

于是他犹豫一下才回答,“上谷市的条件要差一点,来来回回的也太辛苦,不过张馨要是乐意的话,我肯定全力支持。”

“哈,跟你开个玩笑,”陈太忠开心地一笑,心里却是十分地不耻,离开你这张屠夫,我还真的就吃带毛猪了?“恭祝张总一路顺风,张馨这儿……就不麻烦您费心了。”

“太忠你这是什么话?”张沛林却也是分得出是非的主儿,一听说人家这样说,心知自己这番做得有点差,让人家不满了。

当然,他可以假装听不出来,但是这么一搞的话,就把陈太忠得罪死了,说不得苦笑一声,“你要这么说,那成,上谷市分公司的经理是吧?我答应下来了,凭良心说这件事真的有点难办,不过……咱们都不是外人,你张嘴了,我办不到也得办。”

“为难的话,那倒也无所谓,”陈太忠心里恼火,就伪作听不出对方的诉苦之意,“反正我知道,张总你尽力了。”

“我说太忠……你这么挤兑我有意思吗?”张沛林听出这厮说的是反话了,说不眉头一皱,“事情确实难办,我答应给你办了,你还要怎么着啊?”

陈太忠一听这话,登时就恼了,冷笑一声,“我不用你办了,我用不起你张总,行不行啊?”说着话,他啪地一声就压了电话。

电话压了没有十秒钟,张沛林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太忠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啊,火气这么大?你张哥是不是说了,不帮你办事儿?”

他已经想明白了,别看自己是正厅,是老总,离开陈太忠的支持,还真的什么都不是,尤其是今天小陈求着办点事,自己答应得有点不痛快,这就是做错了……大家熟归熟,指望着对方因为身份差一点而低声下气,那真的太不现实了。

官场里最讲究的,就是一个实力,陈太忠虽然只是个正处,可是真要论起实际能量来,强出他怕不有三五条街那么远。

张沛林不是不知道这家伙厉害,可是想着此人级别不如自己,又不是什么太子党之类的,虽然明知小陈能量很大,但总还是压不住心里那份下意识的轻慢。

太忠你能帮了我,那是机缘巧合,我也认你,但是在天南官场,你没什么合适的靠儿啊,没错,你是认识黄家人,但是总不可能啥时候都把黄家人拉出来吧?

直到听到陈太忠发飙,他才猛地意识到另一个问题:陈太忠的势已成,人家就算没啥根基,天南省上上下下买这家伙账的人……那数都数不过来。

“张总肯帮忙,那当然最好啦,是我多心了,”陈太忠又干笑一声,“那成,就按领导的指示,今天晚上,咱们不醉无归。”

“太忠你这家伙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跟老哥还搞这个”张总哼一声,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那我现在就跟张馨联系,她娇气得很,未必肯去。”

“反正原地不动是不行,”陈太忠笑一笑,“她要是不肯去,那就得麻烦张总你再想别的地方了……你得要走了,得给小陈我帮最后一个忙,将来也算是个念想。”

“算算,我惹不起你,”张沛林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抱怨一句,挂了电话。

这边电话才挂,他手边的座机又响了,接起电话来一听,得,是刘晓莉的,“陈主任,咝……这麻烦可大了,有人已经把电话打到我老大那儿了,说是这个时候,不该说法国人的不是。”

刘记者昨天跟他取的经,晚上就写了一篇稿子,连夜排版今天一大早就发了——她虽然不是总编,却是商报响当当的一面旗帜。

甚至,老总都特意指示过,小刘的稿子,只要不是反党反人民的,不管有没有人把关,直接发了就行——反正她的文字素养很高的。

这年头做记者的,尤其是搞时事新闻的,太容易闯祸了,不过大家都知道,刘晓莉不仅仅是对风向把握得好,最关键的是,人家闯了祸有人兜着。

只说这种善后的能力,就甩出别的记者最少两条街去,所以,昨天负责审核的,负责排版的,负责校稿的,看了刘记者的稿子之后,纷纷表示这个文章写得挺有意思。

原来真实的巴黎是这样啊,那确实很难跟北京争的——咱商报有义务让大家都知道。

有人觉出不妥当了吗?肯定有但是想一想小刘收拾残局的能力是一等一的强大,于是大家就不考虑大局上正确了,于是稿子很顺利地见报。

天南商报一般都是在凌晨四五点,就送到各个发行处了,基本上在早晨七点,各个报摊上就都见得到了,结果商报的老总在刚才就接到了电话——这电话还就是省委宣教部打过来的。

商报的老板捱训,那也是常事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省委宣教部反应太快了,现在才九点半啊——做媒体的都知道,通常情况下讲,反应速度跟错误大小直接挂钩的。

“我昨天就跟他们说了,这资料是你提供给我……不要紧吧?”刘晓莉并不仅仅是担心陈太忠抱怨自己泄密,她还有更难以启齿的事情,“估计老板……也知道了。”

我怎么就选了你办事呢?陈太忠听得咬牙切齿,心说你借我的招牌做幌子,我是不在乎的,但是你也不该张嘴哇啦哇啦乱说的嘛,这女人们就是不可靠。

不过这也就是一点点的抱怨,天底下没谁做事能达到完美境界的,于是他笑一笑,“所有的人知道,那都无所谓,只要你别把我写到稿子上,那就行……咱不能让别人抓了现行。”

“可是……老板可能跟宣教部的人说了,”刘晓莉吞吞吐吐地解释,“陈主任,这不是我不仗义,我这人你也知道,为朋友两肋插刀那是没二话的。”

“知道就知道呗,那有什么?”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很明白,自己的做法别人未必能理解,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怕别人问询吗?

2357章探讨稽查(下)

将刘晓莉电话放下之后,陈太忠才说要打个电话跟张馨说一声,不成想又有电话进来,却是郭建阳打过来的,“陈主任,稿子我写好了,现在给您拿过去吗?”

“嗯?”陈太忠听得吓一跳,按说这郭建阳是文化局的,既然敢自认笔头子好,那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但是昨天才分开,今天这家伙就写好稿子了,这让他还是有点刮目相看的感觉,“内容要翔实,我说过的。”

“六千字,我校过的,保证没问题,”郭建阳笑着回答,言语中却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傲然,“好久没写这种大稿子了,最近的精神可能领会得不是很深,但是肯定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空,反正你要来市里,随便什么时候吧,”陈太忠吩咐他一句,就压了电话……我刚才是要干什么来着?

他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忙了,这话真的不是敷衍,还好,他自己心里清楚,郭建阳也明白,就表示说自己现在要赶往市里。

他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要把文化局的高乐天弄下去,一时又沉吟了起来,该怎么搞一下,才能最大力度地体现省文明办的存在感?

要搞下那个小小的副局长,陈主任有的是手段,但是要跟文明办牢牢地挂钩,还真不是一般地难搞——说来说去,还是省文明办缺乏相关的执行机构啊。

这么想着,他抬手拨个电话,将高涛喊了过来,随手将材料递给对方,“你看一看这个,说一说想法。”

高处长拿过来材料,扫了一遍之后,眼睛就是一亮,“这个事情跟咱们文明办对口啊,这人工作作风粗暴……不过这个切入点不是很好,重点还是要落在‘扫黄打非’上。”

“嗯,跟我想的一样,”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举报人把库房位置都点明了,你说这个事情,应该走什么样的程序?”

“嗯……报警?不太好,”高涛低声发话,旋即又轻轻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沉吟片刻才抬头看着陈主任,“用文化市场稽查队比较妥当一点……不过,这个高乐天他本来就是文化局的副局长,会不会容易走漏风声?”

“他就分管文化执法的,怎么可能用这个文化执法队呢?”陈太忠听得苦笑,老高你就跟我玩心眼吧,查网吧的可不就是这些人?合着你们就坐等我搞出成绩,然后分享权力?

“我说的不是市文化执法队,”高涛摇一摇头,“是省文化市场稽查队。”

“嗯?省里还有这么一支稽查队?”陈太忠听得有点微微的惊讶,在他印象里,文化市场执法,一般都是地市里才配得有,省里不该有这个东西。

省委省政府原本就坐落在省会,这么一支稽查队的存在,跟素波文化市场执法队相冲突了——总不可能这支稽查队全省四处都查吧?

“现在是个稽查办公室,没几个人,相当于一个协调机构,”高涛对这一套还是很熟的,“早就说要成立执行队伍了,但是……经费是个问题。”

那你这不是白说嘛?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说……咱文明办可以牵头,把这支队伍搞起来?”

“哎呀,这个怕是……够呛,”高涛皱着眉头摇摇头,犹豫好一阵,才苦笑一声,“其实这点钱真不是什么问题,关键就是谁来牵头,陈主任你也知道,像高省长、陈省长和咱们的潘老大,都用得到这个稽查队,权责有交叉……你明白了吧?”

“哦?”陈太忠一时听得恍然大悟,合着有这种扯皮的因素,所以这个执行队伍迟迟建立不起来,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的好奇心更盛了,“那你跟我说这个……是有什么想法?”

“潘老大牵头搞这个执行队伍的话,那成功的可能性就很大,”高涛听得就笑,“他认为有必要的话,就可以搞,钱可以由政府那边出。”

“这样啊……”陈太忠又皱着眉头琢磨一下,心说我在潘剑屏面前,还真说不上什么话,而且,这么个稽查队出来,接受五、六方的领导,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想办点事的话,真是有得扯皮了。

事实上,对参与这个稽查队的建立,他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因为这是文化稽查,而不是精神文明建设稽查,想到这里,他的眼睛猛地一亮,“老高,你说咱们文明办,搞个精神文明建设稽查队行不行?”

“什么?”高涛听得登时就震惊了,他听说过不少奇思妙想,可是从没有听过这么大胆子的建议——文明办里配备稽查队?

不过,想一想前面这位年轻的副主任的能力,高处长又有点释然了,武大郎玩夜猫子——什么人玩什么鸟,别人不敢琢磨,那是没能力,人家陈主任有这个资本惦记这事儿。

“这个……这个建议,也就只有您敢提出来了,”他苦笑一声,又摊一下手,“我只能谨慎地表示支持,这种事儿我插不上话……不过,应该是监察好,还是稽查好?”

“……”陈太忠默然,这是他拍脑门想出的点子,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省级机关很少那些执法队伍,就没把这个主意往这儿打,反倒是琢磨着条件成熟了,去借用陈放天的城管大队。

可是,他今天听高涛说了之后,才猛地想起,文化能有稽查,文明有稽查也正常了——他不觉得成立这么个东西会有多难,陆海省的特警成立,可不就是因为一个常务副省长的儿子被绑架,武警不管导致的?

“还是稽查吧,比较强调执行力,”他沉吟半晌才发话,“监察的话,听起来有点务虚……而且一说监察,感觉针对性太强,总让人时不时地想到纪检委。”

“哦,这就是诸位领导考虑的事儿了,”高处长笑着点点头,“陈主任您还有别的指示吗?”

“呵呵,”陈太忠微微一笑,看着他也不发话,直到感觉对方有点毛了,才低声嘀咕一句,“真要成立了稽查队,协调处的职能也不会被削减的。”

听到这话,高涛心里登时就是一揪,我说陈主任你到底是人还是妖怪,居然连我这点小心思都看出来了?

按刚才说的文化市场稽查队,强调的就是一个协调——执行队伍还没影儿呢,高处长想到这个,自然要担心,自己的协调处,职能是不是要缩水。

搁在以前的话,他不介意自己的职能缩水,文明办最忙碌的处室就是协调处,可是这种清闲单位,真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儿越多,就越可能犯错误,大家闲得没事,看看报纸喝喝茶水什么的,岂不是很好?

但是陈主任一到文明办,就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大家就都从中看到了权力大增的希望——人在官场,追求的可不就是一个权力?

对高处长来说,协调处还是那个协调处,但是以往协调的时候,别人带理不带理,可是以后,别人就可能恭敬地接受他的协调。

以前鸡肋一般的工作,可能会变成美差了,那么谁会愿意在这种形势下,交出手里的职能来?似此情况,他当然要对可能成立的稽查队抱有一定的戒备心理,

不过高涛心里嘀咕,嘴上却是不能说,他哪里敢扫了陈主任的雅兴?只是暗暗后悔,自己不该着急巴结领导,说什么文化稽查之类的话题——自找的啊。

像他不积极参与此事,甚至还有将稽查改为“监察”的建议,固然是在帮领导拾遗补缺,其实也不乏一点维护自家地盘的小动机。

可是他没想到,这年轻得不像话的副主任,居然连自己这点小算盘也猜到了,不过还好,看起来陈主任的意思,只是警告自己不要因为个人原因,在此事里作梗。

“协调处从来都是紧跟单位步伐的,”高处长笑眯眯地回答,“该管什么不该管什么,都是组织决定,我们能做的,就是争取办好每一件事情,不辜负领导们的期望和信任。”

“呵呵,”陈太忠微微一笑,“咱单位不愧是文明办,同志们的觉悟都很高……”

看着高涛离开,他站起身走出去,又来到了马勉的办公室,不过很遗憾,马主任在部里开个会,还没有回来。

大概是十一点的时候,马勉才回来,陈太忠听说之后,才说要过去,不成想马主任已经推门进来了,“小陈没出去啊?”

陈太忠见状,赶紧站起身来,端个杯子就要去洗茶,却是被领导拦住了,“不用那么费劲儿,我来是问你一点事儿,听说昨天天南商报的刘晓莉,来找过你?”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旋即不屑地哼一声,“她写的那些东西,我也提供了不少资料,这是又有人担心‘友邦莫名惊诧’了吧?”

“啧,”马勉一见他是这个态度,无奈地嘬一下牙花子,又叹一口气,“太忠……看你这话说的,都是些什么嘛……”

(还是第二十一,强烈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