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8 -2359辩知情权

2358 2359辩知情权(求月票)

2358章辩知情权(上)

跟刘晓莉设想的一样,《天南商报》的老板在接到宣教部的电话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将陈太忠推了出来做挡箭牌,“我的记者刊发这篇稿子之前,专门向宣教部文明办的陈太忠请示过,陈主任在肯定稿子的时候,还帮她完善了部分内容。..”

打电话的这位可不知道文明办的陈太忠是谁——事实上,关心商报这种小事的,都是下面具体办事的,对其他部门不够关注,是正常的。

当然,对方要是说“文明办新来挂职的陈主任”,这位还是会听明白的,二十二岁的正处,就算再低调,也躲不过大家的关注。

这办事员想着,报纸已经刊登了,这错误要说小是不算小,可是说大还真的不大——起码,为这么一篇文章而勒令报社收回今天的报纸,是不现实的。

于是他就发出了指示,“既然有陈主任同意,那今天的报纸就算了,不过我强调一遍,就这么一篇,下不为例,要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他正绞尽脑汁,想着这个陈主任是何方神圣的时候,只听得那边说话了,“我们这个报道是系列的,你没看到注解吗?”

我当然看到了,不过就是假装没看到,让你下不为例的嘛,打电话这位也颇为无语,有些东西,你不要那么明明白白地说出来,我今天就稀里糊涂地放你过去了

宣教工作原本就是这样,很多东西都是介于可以和不可以之间,他们有心放人一马的话,手指头漏一漏,也就过去了,宣教部就是这样,从不缺少小错误,但是谁也不敢大方向上犯错,大家理解万岁了——媒体人,生存也不容易啊。

然而商报这么回答,这位也就恼了,我都有心不说今天的事儿了,这可是你一定要做系列报道的话,那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撂了电话之后,他就向上级汇报了——当然,在汇报之前他是打听了一下,文明办的副主任陈太忠是谁,在省一级的官场里做事,这样的谨慎是必须具备的素质之一。

于是他就得知了陈太忠的身份,并且知道这家伙才来文明办就这么活跃,绝对是属于那种大能的人物,是他惹不起的。

既然惹不起,那就……那就只有如实汇报了

指望他不汇报,那是不现实的,商报的态度太成问题了,而且这次,商报也确实做得出格了——我不去招惹陈主任你,我只是如实汇报,绝对不添油加醋,反正身为宣教部的一员,我这么做不过是在履行职责罢了。

于是消息就被捅上去了,好死不死地,马勉正在部里开会,就得知了这个消息,郑部长特意跟他招呼了一下——老马你想把文明办搞上去,这很好,不过像小陈这种初来乍到的年轻人,冲劲儿有余而经验不足,你还要起好领路的作用。

“部里的意思,是说咱们不能鼓励这种宣传方式,”马勉见陈太忠连《友邦惊诧论》都搬出来了,知道小家伙炸刺儿了,只能好言安慰——当然,作为文明办一把手,他也可以强硬地下命令,然而这个强硬也是要分人的,对陈太忠强硬……太多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

“媒体有媒体的自由,前提是他们不违背国家相关政策,”陈太忠才不吃这一套,他冷笑一声,“那个领导敢跟我下这么一个命令,说‘北京就不该申奥’,那我就让刘晓莉太监掉这个系列报道……谁敢跟我这么说一句?”

“啧,”马勉听得颇为无语,心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北京申奥是大势所趋,你都说了,肯定成的……何必再搞这些?你有点大局感行不行啊?”

“这怎么就没有大局感了呢?我又没有诋毁巴黎,只是实事求是地评价对手,”陈太忠眉毛一扬,“巴黎的报纸才过分,比如,说咱们动物饲料里用的骨粉,很多都是来自于死刑犯……我没有像他们一样,这样捏造事实。”

马主任又待开口说话,做下属的却是不给他这个机会,“这篇稿子刊登出去之后,到刚才为止,《天南商报》已经接到了上百个电话,都是老百姓打来的,两极分化的很厉害……有七成人说是刘晓莉利令智昏,不该随便诋毁巴黎,那可是浪漫之都,”

“剩下的三成,一成半是求证,另外的……才是表示坚决的支持,”说到这里,陈太忠苦笑一声,“那七成里有六成人以为,刘晓莉是得了相关部门的授意,才写的这个稿子,她成了御用喉舌了。”

“其实谁又想像得到,她的行为,是不被咱们宣教部门认可的?”他的声音不知不觉地大了起来,“为国办事的人,不但遇到禁止,还会遭到这样的误会,这难道不可笑吗?”

“你真是看三国流眼泪,替古人担忧,”眼见小陈的牢骚一句接一句,马勉也有点恼了,他冷笑一声,“知道的自然都知道……你以为就你看得清楚巴黎是什么玩意儿吗?以你的级别,看过多少厅级以上才有资格看的资料?别以为众人皆醉你独醒”

这话说得不太好听,却是当头棒喝的意思,马主任也不过是不想让小陈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论其用心……却还是好的。

“要论我接触的涉密等级,呵呵,”陈太忠哈哈一笑,也不说明白,只是微笑着摇头,“别的不说,在欧洲的时候,法国人能联系西藏和新疆,我就能联系科西嘉,我说主任……你知道科西嘉吗?”

“拿破仑的老家,法国和意大利有归属纷争的小岛,”马勉也笑一声,淡淡地看着他,“小陈你是欧洲通,但是这种难度的问题……问不倒我。”

“科西嘉也想独立呢,”陈太忠微微一笑,适可而止地点一下,“有些问题不便向民众公布,但是关于巴黎的真相,我想不出有多大的隐瞒的必要。”

“你想不出,不代表不存在,”今天马勉还真是跟自己的手下干上了,“对很多人来说,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反倒是能借助民间舆论来压迫政府,增加施政难度。”

“我不这么认为,”陈太忠傲然回答,事实上,马勉知道科西嘉的一些由来,让他还是有点意外的,不过想一想那么多的内参,不会是白白印刷的,他心里也觉得算是情理中事。

但是这并不能让他赞同,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欺瞒群众是无所谓的,“七成……足足有七成的人认为,刘晓莉的报道是假的,是得了政府授意的”

“别说七成了,就算是八成或者九成,你觉得这个统计数据,有意义吗?那些人是做不了主的”马勉冷笑一声,他也辩得火气上来了,“这些消息……他们没必要知道,他们不是制定政策的人,真理从来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这是信息屏蔽,是对广大老百姓不公平的,”陈太忠苦笑一声,摇摇头,“他们不了解法国人怎么看中国人,而法国人怎么看中国人……这影响不到咱们的施政吧?”

“怎么就影响不到呢?你简直在信口开河,”马勉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民声是大家必须关注的,你都告诉别人,法国人是这样了,我们再搞中法友谊之类的活动,谁会来参加?大家都觉得,来参加的就是卖国贼,就是不爱国。”

“哦,”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阴阳怪气地反问一句,“合着他们不知道这些消息,来了就是爱国的,主任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你这是抬杠”马勉气得狠狠一拍桌子,正在这个时候,李云彤敲门进来,见状吓得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我这就不是抬杠”陈太忠也气得一拍桌子,声音比他还大一点,“别人把耳光都抽到你脸上了,咱们那些法国一周游、十日游的游客,去了法国还笑脸对人,觉得人家也应该欢迎你,你说……咱们真的应该这么犯贱吗?”

“去了法国的,自然就知道了,”马勉见他也毛了,说不得冷笑一声,却是没了火气,“那些连法国都去不起的……可不就是社会不稳定因素吗?人要知道自爱,不知道自强自爱的人,那就是不够努力,社会凭什么宽容他们的声音?”

“扯淡吧,”陈太忠这是被马勉激出真火了,言语也就不够注意,开始犯浑了,“你少跟我说这些,他们就是不该要求自己权利的?真要到打仗的时候,保卫国家的时候,上战场的那些,是不出声的,还是你说的这些出声的?”

“你别跟我叫这个死理儿,想当初我也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马勉冷笑一声,“怎么样,看不出来吧?老张……张勇敢那腰椎间盘脱出,可不也是搬炮弹箱子落下的毛病?”

“啊?”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他是有一肚子牢骚要发,但是听说这二位都是前线下来的越战老兵,那就算有再多的牢骚,也不便轻易地发作,这是保卫国家的人呐……

2359章辩知情权(下)

陈太忠退缩了,马勉却是不肯干休,“要说越战,我还真能跟你摆一摆老资格,就是……得,时间到了,咱们找个地方边喝边聊?”

“边聊就边聊,”陈太忠进入官场的这些年里,除了一开始比较青葱的时代,很久也没有这么本性流露过了,心说老马你做领导的愿意说,莫非我还没胆子陪不成?

他俩今天谈话,态度都不是很和蔼,但是偏偏地,两人心里都有数,知道对方的话不是针对人,而是针对事的,所以这言辞虽然激烈,彼此却都没有往心里去,这就是所谓的默契了,事实上这种默契多存在于朋友间,在官场里,真的太罕见了。

他俩知道是默契,但是别人不知道啊,李云彤从陈太忠办公室门口惊走,情绪久久不能平静,心说马老板一直很支持陈主任的嘛,怎么会那么粗暴地拍桌子呢?

尤其要命的是,因为她退的动作慢了一点,不但听到了马主任拍桌子,也听到了陈主任拍桌子,心里还真是乱得要命——两位领导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就在她胡乱琢磨的时候,一个漂亮女人走了进来,“请问陈太忠的办公室,在什么位置?”

来人嘴里说的是请问,但是那骨子里的态度实在没办法形容,就是四个字——异常傲慢。

可是,人家虽然很傲慢,李云彤也不能计较,因为她认得来的女人,这是蒋世方的女儿蒋君蓉,人家有傲慢的资本。

于是她面带微笑地指出了陈太忠的办公室,同时不忘提醒一句,“我们马主任也在里面,你可以稍微等一等再进去。”

等一等?蒋君蓉的字典里,可是没有这三个字,于是她很干脆地走了过去,李云彤忙不迭跟在后面探头观察——她的办公室也在二楼。

一般来说,这种事情搁给男性干部,基本上是要缩在办公室不闻不问,就算天塌下来也是神仙打架,不关我事儿的——我已经跟您说过了,马主任在陈主任的办公室。

但是女性干部就不同,她们的好奇心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而李云彤也是女性,她并不能免俗。

蒋主任在省委省政府转悠得多了,尤其是她老爹杀回天南之后,有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曾经做过点人走茶凉的事情,他们费尽心思讨好她,以期望能获得谅解。

所以她心里还真没有这么个小小的文明办,不过,蒋主任跟陈主任交锋很多次,基本上没占到过什么便宜,所以在来之前,她还是把文明办的状况了解了一下。

于是她就知道,这马勉在宣教部也是排名比较靠后的副部长,不过马部长跟潘部长关系好,所以在宣教部也是无人招惹。

她敲一敲门就走了进去,不成想屋里那两位正要起身离开,眼见她进来,陈太忠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蒋主任……你有事?”

他正跟马勉吵得不亦乐乎,这语气就不是很好,蒋君蓉听得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他两眼,“你这是怎么了,情绪不好?”

“你有什么事儿吗?”陈太忠不耐烦地发问,“这都要饭点儿了,我还要跟领导吃饭呢,这是我们马主任……马主任,这是素波开发区的副主任蒋君蓉。”

“蒋君蓉,”马勉轻声重复一遍,沉吟一下就笑着伸出了手,“开发区发展的那么好,小蒋你要再接再厉哦。”

蒋君蓉伸出手去,跟他蜻蜓点水般地握一下手,又侧头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方便跟你说两句话吗?”

刚才马勉就看出来了,这两位有点不对劲,正暗暗琢磨这俩到底有什么事儿呢,听她这么说话,就待说你们年轻人聊,我先走一步。

不成想,陈太忠的话比他还快,“有什么事儿你直接说吧,马主任是我很尊敬的领导,对他……我没有。”

“你……”蒋君蓉真的被呛了一下,她才待说什么,马勉笑眯眯的发话了,“既然来了,一起去吃饭吧,你们两个都是很优秀的青年干部,平时也要注意多交流。”

马主任一听说来人叫蒋君蓉,又是如此美貌冷傲,心知这就是蒋省长的爱女了,不过,他所倚仗的潘剑屏,跟蒋省长不是一路的——当然,要说纠葛,也没啥大纠葛,无非是阵营不同罢了。

于是,他说话客气是有余了,却也没打算交往太深,不过耳听得陈太忠不买蒋君蓉的账,心里登时就是一愣:这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愣归愣,他的反应可不慢,心说小陈你跟她的恩怨,何必拿我来做挡箭牌?所以就出声相邀蒋君蓉一起吃饭,这不但是礼数,同时也是撇清,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想借此暗示某人:我说,当着我的面儿,你多少给省长的女儿留点面子,成不?

蒋君蓉此来,也是想着饭点儿了,说说事之后,看陈太忠肯不肯留自己吃饭,不过她可是没想到,最后发出邀请的是马勉。

她并不怎么看得上马主任,蒋主任现在已经是正处了,而姓马的不过高她一级,但是马勉好忽视,他背后的潘剑屏却是不能忽视的。

于是三个人下楼而去,李云彤却是呆呆地站在办公室门口,心说这陈主任也太猛了一点,居然对蒋君蓉都这么不客气?

当然,更让她好奇的是,陈主任和蒋主任之间,到底有些什么事情呢?她正愣愣地琢磨呢,刘爱兰走了过来,“这都下班,你发什么呆?”

“哈,爱兰你可不知道,我刚才看见谁了,”李云彤冲她微微一笑……

陈太忠猛然间发现,答应马主任跟蒋君蓉一起吃饭,似乎是个很糟糕的选择,因为他要同时跟两张嘴辩论——是的,这两位的立场同他相左。

因为这是在谈论对工作的认识,所以文明办的两位主任并不介意当着蒋君蓉辩论,在才点了菜之后,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然后……蒋主任加入战团。

马主任在宣教部任职多年,深明控制舆论的重要性,所以他反对《天南商报》的报道。

但是蒋主任不一样,她有良好的出身和家庭背景,所以她很简单地认为,有些人既然没有决策权,那么少一点知情权,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自我感觉良好的,并不仅仅是她,马主任也存在类似的想法,他是军人家庭出身,“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部队里的领导,谁也见不惯军人子弟——那些兵都是刺儿头,不服管教,他们都觉得农村兵听话……”

“而到了真正打起来的时候,领导们才知道错了,能打敢冲的,还是要靠军人子弟,那些农村兵听话归听话,你要让他往前冲……经常得拿枪顶着他才行,思想境界不一样,你不承认不行。”

“马主任你这话太片面了,”陈太忠断然摇头,这话说的虽然是打仗,其实说的还是以层次来划分人群——也就是变相说,某些人的知情权并不重要。

陈某人不认可这个逻辑,“你应该说,刺头兵都能打仗——这跟血性有关,但是不能说军人子弟都有血性,也不能说农村兵里就没人有血性,这个划分是错误的。”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马勉点点头,作为一个有亲和力的领导,他倒是不怕承认自己的不足。

“那么,陈主任你能筛选出来有血性和没血性的群众,让他们享有不同的知情权吗?”蒋君蓉立马就接话了,她不屑地哼一声,“别说这么做不现实,会多做太多的无用功——就算你做到了,没有决策权的,依旧没有决策权”

“这不仅仅是没有决策权那么简单,而是他们知道太多东西之后,反而会影响社会的稳定,”马主任的火力支持也到了。

他还是爱拿打仗举例子,“比如说吧,抗美援朝的时候,为了让大家劲儿往一起使,能积极配合战役部署,就连小兵们都清楚战役规划,结果有人被抓了了,供出这样的情报……连联合都不敢相信,说你一个小兵就能知道这些?”

“必要的消息封锁,是必须,是有益的,”马主任一边说,一边站起了身子,陈太忠不服气地反驳,“可是,不过就是个巴黎印象……没有那么严重吧?”

马主任笑一笑,转身离席,“不跟你说了,我去一趟洗手间。”

他一走,蒋君蓉也不再说什么知情权了——这跟她完全没关系,而是吐露了她来的本意,“陈主任,那个城管队长于忆,你能不能放过他这一次?”

她是开发区的副主任,正主任却是常务副市长覃华兵,于忆跟覃市长扯得上关系,她为此出面不算稀奇,但是能为这点小事特地上门,说明她还是想办成此事的。

“于忆?”陈太忠古里古怪地看着她,心说这么个小人物,居然惊动你了?他沉吟一下,方始缓缓点头,“行,蒋主任你要是能帮我一点小忙,那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只停他的职”

“只停他的职,还算是给我面子?”蒋君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是,”陈太忠微微一笑,“我这人呐,好记仇……本来,都给他准备了系列大餐呢……”

(六千二百字,还是第二十一名……月末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