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0 程序2361借调七千字

2360程序2361借调(七千字)

2360程序2361借调(七千字)

2360章程序

陈太忠这纯粹是信口开河,对他而言,于忆驭下不严管理不善,还放纵自己的小舅子为恶,这种人是必须要处理的。

但是停职也就够了,毕竟那帮人在他手上是吃了大亏了,而且根据他对此人已知的了解,姓于的除了不善管理之外,好像没别的太大的问题。

当然,这个管理不善不但包括工作,也包括他的家庭生活,这样的人撞到陈太忠的手上,那绝对不可能放过。

“能不停职吗?”蒋君蓉肯定不会就此死心的。

“他一来惹了我,二来撞到文明办的枪口上了,他那小舅子还威胁一个女孩儿,说要秋后算账,”陈太忠缓缓地摇头,眼睛却是盯着蒋君蓉不肯离开,“谁给了他们那么大的权力,又是谁,让他们能这么肆无忌惮地践踏他人?”

蒋君蓉听他这么说话,登时沉默了,她也不知道于忆的小舅子会那么下作,好一阵她才悻悻地哼一声,“你说他们肆无忌惮,你欺负起来人,可不也是肆无忌惮的?把人都打成那样了,还要停人家职……”

“没错啊,”陈太忠笑吟吟地点点头,丝毫不以为耻的样子,“他们吃得住一般老百姓,就可以肆无忌惮,我吃得住他们,为什么不能肆无忌惮呢?”

“那照你这个逻辑,我要是吃得住你,也能对你肆无忌惮吧?”蒋君蓉下巴微扬,傲然地看着他。

“这个推理成立,”陈太忠伸出双手,轻拍两下以示赞许,不过紧接着,他就冷笑一声,“可是不是我笑话你,你……吃得住我吗?”

一边说,他一边上下打量她两眼,最后双眼盯在她的嘴巴上,干笑一声,“不管你想用什么样的嘴吃我,呵呵,不是我小看你……你的胃口不行,容纳不了我。”

这话就带有歧义了,“什么样的嘴”、“容纳”这些词儿,都很容易让人想歪,而类似这样的段子,在酒桌上真的很常见——尤其是大家在调笑年轻女性的时候。

不过指望这种调笑能羞了蒋君蓉,那也太不现实了,蒋主任笑着点点头,“我还真的忘了,你确实……个头不算太小……”

一边说,她一边瞄一眼桌面,这个动作看似无意,但是两位年轻的正处心里都很清楚,若没有桌面阻隔的话,蒋正处这一眼,看到的会是陈正处的肚脐之下,。

蒋主任在深圳初逢陈主任的时候,曾经坐到过他的腿上,而某人那时产生了一些必要的生理反应,所以她也不能说,陈某人不够伟岸。

“你这是什么话?”陈太忠听得不干了,做男人的,没谁能容忍这样的侮辱,他冷笑一声,“不算太小?不是吹牛……你要找出一个大过我的来,于忆……嘿嘿,你很在意他是吧?我让他去碧空干正厅”

“比就比,”蒋君蓉下巴一扬,不屑地看着他,“怎么个比法儿?由你决定”

我x……你不要这样嘛,你都输定了,何必嘴上再硬呢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他本就天赋异禀,再加上身怀仙术,那里可能会输?

然而,问题的关键不是在实力,而是在于比赛方式和裁判,在自己的女人面前,陈某人可以挺着腰间的丈八蛇矛,赤身乱走而不用考虑观瞻问题,但是对上外人……那怎么行?

他不是怕别人羞愧到自杀——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别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跟他无关的,他想的是,哥们儿的伟岸……那是自家人的福利,何必让别人开了眼界去?

而裁判也是一大问题,做男人嘛,不但要比个尺寸,还要比个耐久,尺寸倒是好说,可是耐久的比较……该咋搞呢?

所以他觉得,蒋君蓉有点冲动了,于是咳嗽一声,“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明白,嗯,我不是不会放过于忆的,停职就是底线了。”

“缩了吧?不敢比了,是吧?”蒋君蓉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他。

“我找个女人,你俩比一比大小?”论起说难听话,陈太忠又怕得谁来?当然,女人比大小,跟男人比大小,部位就是不一样的,“有没有这个胆子?”

“我没胆子,但就是想看你缩了没有,”蒋君蓉还他一个冷笑,其实她对自己的身材,也是满自傲的,不过想一想面前这厮还跟几个波斯猫关系不错,就有点忐忑。

尤其是那个肯尼迪家的谁谁的,前面那两团简直是人间胸器,这不同人种的体型之间的较量,真的是没什么公平可言,她要是答应了,岂不是成了傻大姐?

“对别人我不会缩,对你嘛……可能就缩了,女人就要有女人味儿,不像女人的话,”陈太忠本来正笑眯眯地卖弄呢,猛地面色一整,看着她的背后,“主任,酒快没了。”

敢情是马勉从洗手间回来了。

其实,马主任去不去洗手间的无所谓的,但是他知道,小蒋找小陈应该是有话要说,他就出去一下,给两人一个交流的机会,听到陈太忠这么说,他笑着摇摇头,“没了就不喝了,下午还要上班,咱是文明办的,不能让别人抓了咱们不文明的典型。”

“我还有个事儿要请您指示呢,”陈太忠笑着瞟蒋君蓉一眼,“蒋主任也觉得我这点子不错……嗯,我想在文明办搞个稽查队。”

“嗯?”马勉刚刚坐下,猛地听到这一句,禁不住鼻子里拉出一个长音来,讶异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叹口气摇摇头,“文明办搞稽查队,这可真是……一个新生事物。”

“蒋主任认可了,”陈太忠再次强调一句,同时笑眯眯地看向蒋君蓉,眼中寒光一闪,“蒋主任……你跟马主任解释一下?”

“我没有认可,”蒋君蓉登时就恼了,她很清楚,刚才陈太忠说了,她要答应他的啥啥条件,他就愿意放于忆一马——这厮现在是在要挟我呢。

蒋主任不是不懂得退让不懂得交换,但是所谓的交换,大家应该说好,你情我愿地商量出一个双赢的结果,你现在这么一厢情愿地挤兑我,真当我非答应不可吗?

所谓太子党,所谓衙内,通常都是有自己性格的,蒋君蓉也不例外,所以她硬邦邦地将这话顶了回去,总算她也是官场上打过滚,见识过迎来送往跟红顶白,倒是也没将话说死,“文明办里搞稽查,程序上不合法,那通常是政府事务……你要搞监察,倒是可以讨论一下。”

“嗯?”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心说你不要逼着我收拾于忆啊,“蒋主任你刚才,不是要求我解放思想的吗?”

解放思想这四个字,实在是太空泛了,但是惟其空泛,涵盖的范围反倒是无边无沿,蒋君蓉一听也明白了,自己要是再唱反调,那就等于是不答应陈太忠的条件,后果会很严重。

小小的一个于忆,蒋主任是看不到眼里的,但是她既然来关说,那就涉及到一个面子问题,这个面子,那可是丢不得的。

所以,面对无良仙人的信口开河,她也就只能忍了,于是微微一笑,“我答应你了没有,这并不重要,”——她自始至终,不肯承认自己答应对方了。

可是该退缩的时候,她也不会强来,“问题的关键在于,文明办确实只是一个协调机构,你想将它变成执行机构,难度……很大”

要不说这家学渊源就是不一样,蒋君蓉从来没想过,文明办会要求成立稽查部门,但是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她就想出了其中不妥之处——其实道理就在那儿摆着呢,陈太忠想做的事情,还要她点头的,这事儿简单得了吗?

“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蒋主任你要是不支持的话,请直说,我们也好及时改正错误,”陈太忠回答的态度很端正,然而惟其端正,反倒是显出了他的必得之心。

呀哈,你倒是威胁起我来了?蒋君蓉这心里就太不平衡了,然而,不平衡归不平衡,她也不想直面陈太忠的怒火,于是微微一笑,“其实,我是外行,专业的事情,还是要由专业的人来处理,咱俩听一听马主任的意思……你看这样好吗?”

马主任的意思……马主任现在能有什么意思?他听两人争吵半天了,直到现在才敢出声发问,“文明办成立稽查机构,这个建议……很好啊。”

“但是……这可不现实,”蒋君蓉心里本来就不是很看得起这个副厅,听到这话之后,断然反驳,“文明办本来就是宣教口上的,有指导和监督的职能,但是,没有执行职能。”

听到这个答案,马勉就算再想帮陈太忠说话,也只能住口了——指导和监督,那是很扯淡的职能,但是加上执行,那就大不一样了,政策层面和执行层面一旦能结合起来,会让太多的人的觳觫。

2261章借调

蒋君蓉拒绝得很爽快,但是陈太忠看得不爽了,于是他微微一笑,“我记得世方省长向我指示过,精神文明建设,已经到了不抓不可的地步了……就在我陪小何回来的那天。”

这个小何,马勉不知道是谁,但是蒋君蓉知道,永泰山管委会为发改委的干部征用电瓶车,差一点跟黄汉祥的外孙女打起来,她太清楚这事儿了,为了结识当时在场的一干青年俊杰,蒋世方特意把女儿喊来作陪。

所以,蒋主任也记得老爹当时的指示,听到陈太忠祭出老爹这面旗,她也真的有点无可奈何,不过她也有她的说辞,“陈主任,你这是文明办不是纪检委,别人大力配合,就能起到效果,你又何必一定要弄这个稽查部门呢?”

“指望别人配合,那就是把担子都搁在兄弟单位身上了,这样不好,”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一边说,一边又看一眼旁边的马勉,“精神文明建设刻不容缓,我们不能等靠要……马主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你小子也真会说了,明明是信不过别的单位的配合,想把大权抓在自己手里,却偏要拿出这番说辞来,马主任笑着点点头,心说现在的年轻人,语言水平真高,不像我当年,就是傻不啦叽地有啥说啥了。

“这个事情,我真的……”蒋君蓉打个磕绊,她犹豫着摇摇头,组织了一下措辞方始发话,“陈主任,我真的挺想支持你的,但是我总觉得,这会违背什么原则……要不这样,你先跟省编办了解一下?”

“蒋省长不就是省编委会的主席吗?”陈太忠微微一笑,心说你跟我玩这个,真的有点不诚恳了,省编办还不是要听省编委会的?“实在不行,我们就先搞个临编,这总是可以的吧?”

自打他进入官场,遇到增减编制的事情太多了,还有量身定制的各种临编,对这些再熟悉不过了——一般人还真没有他这么丰富的任职经历。

所以他就知道,调研室和省编办只负责拿方案,最终拍板是省编委会,而省编委会的老大,铁定是政府一把手。

“我没意见,”蒋君蓉见这家伙铁下一条心要这么搞了,也没了脾气,只能傲然一笑,“强调一下,我只是没意见,也不方便支持你。”

她已经想到了,自己的支持,就是对方放过于忆的交换筹码,但是想到于忆还是会被停职,她也就懒得大力去支持了——说穿了,这件事儿听起来不太地道。

反正她不怕陈太忠放不过于忆,没错,姓陈的是要跟她交换,而她也没打算敲定这个交换,但是她人都来了——陈太忠你说吧,只冲我这个态度,你再揪着于忆不放的话,合适吗?

接下来的时间里,三个人就是很随意地聊天了,不过马主任的反应相对迟钝一点,很显然,他是在琢磨陈太忠提出的建议——文明办成立稽查队,这个建议委实太过匪夷所思了,然而同时,马勉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建议也非常诱惑人。

于是,吃饱喝足曲终人散,三个人向外走去的时候,马主任最终说了一句,“太忠,把你的这个建议,尽快整理个文字材料出来。”

陈太忠对文案工作一直不是很感兴趣,接了这个活儿,就有点犯愁,心说我是不是该去单位,到秘书处找个笔杆子呢?

专业的事情,要专业的人来做,有这样的想法,才算是个合适的领导,然而下一刻他又发现一处不妥来:一旦让秘书处的人出文字材料,这事儿就没办法保密了。

这件事该保密吗?那简直是可以肯定的,文明办搞个稽查队出来,不知道会令多少人心里腻歪,事情没办成就吵吵出去,那么面临的阻力无疑会大出很多。

再说了,他既然决定张罗这个事儿,又利用文明办里的各种资源,大张旗鼓地操作此事,万一事不谐,那哥们儿的面子往哪儿放?

所以,不能用秘书处的人啊,陈太忠心神不定地开着车,等到了省委门口之后,发现一边有人争吵,侧头一看就乐了:哈,想啥来啥。

跟人争吵的是郭建阳,他听了陈主任的话,带着稿子来到了省委,不过他没资格进门,于是就在门口等着,不成想由于呆得太久,旁边有人觉得此人有点可疑,就过来撵人。

“看,这就是陈主任嘛,”郭建阳见一边一辆奥迪车停下,缓缓放下的车窗里,露出了陈太忠的面孔,禁不住欢喜地一指,“我就是在等他。”

“上来吧,”陈太忠沉声发话,又冲撵人的那两位点点头,他来文明办时间不长,可是把门的这些主儿,个顶个都是好眼力,早就知道这是谁了,见有人接人,自是不会再拦着。

进了办公室之后,郭建阳打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取出一叠稿子,双手递给陈太忠,二十几张稿纸,虽然是行楷,写得却是较为公正和规矩,也相当地漂亮。

陈太忠拿过来翻看一下,看了约莫有二十来分钟,其实他看东西是很快的,只不过,他不但要看稿子,还要看人,总算是郭科长也懂规矩,在领导看稿子的时候,笔直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还行吧,”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稿子层次分明条理清晰,例证也翔实,看得出撰稿人有深厚的理论功底,虽然没啥太突出的优点,却也没啥明显的缺陷,就像郭建阳本人一般,都是中规中矩的。

想一想这稿子是一天写就的,他心里又多了一分赞赏,就想起了自己的计划,“嗯,稿子先放我这儿吧,我这儿还有个稿子,你看写得了不……”

等听完陈主任的话之后,郭建阳也愣了一愣,才讶异地发问,“陈主任您这是……真的要狠抓精神文明建设了?”

“你觉得不应该吗?”陈太忠用一种更讶异的语气反问,“咱俩本来素不相识,你为什么会来找我?永华宾馆的事情,警察局早就解释过了……人民群众为什么会冒死拦我的车?”

“精神文明建设,早就该抓了,”郭建阳点点头,他太明白陈主任问题的所指了,“不过,扭转社会风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您……会很辛苦的。”

“我不管人民群众,我只抓干部……和典型事例,”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你还没跟我说,这稿子你写得了写不了?”

“这个我还真有点挠头,对编制这一套,我不是很熟,”郭建阳摇摇头,但是他紧接着就表态,“不过您要是能把思路和态度跟我交待一下,我就写得了”

才写完一篇稿子,又接到一篇稿子的任务,他就算是头猪,也明白自己是进了陈主任的法眼,自是要加倍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

“编制什么的,你不用太熟悉,关键是前两页要写好,后面嘛……我看你用套话用得也很不错,”陈太忠微微一笑,开口讲述了起来……

这一说就是半个小时过去了,要说这郭科长,对这一套还真不熟,他不但飞快地在本子上记录着,还时不时地出声提问,倒也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态度。

然而他的提问,又帮陈太忠拓展了思路,陈某人做事一向是大而化之的,但是写稿子的人不但要注重大局和精神,细节方面更是务求详尽。

其间,调研处的宋颖过来了一趟,看到陈主任在忙,于是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又过一阵,马勉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那个文字材料,你尽快搞出来……反正你分管秘书处,想用什么人直接用。”

“我觉得这个稿子,让秘书处来做不合适,”陈太忠笑着回答,“我才来,对那里的人都不是很熟,所以自己找了一个人来,帮着我搞。”

“嗯?也是,”马勉略一错愕,就表示出了赞许,他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他在文明办呆了很久了,什么人是怎么回事他一清二楚,可是小陈是才来的,找不对人那麻烦就大了。

“找了一个什么人?”马主任生出一点好奇心来,他现在对小陈的好奇心,真的是越来越强了——这家伙认识的人里,就没个简单的啊。

“以前永泰文化局的副局长,郭建阳,”陈太忠有心把郭建阳借调过来,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呢,没错,马主任对他是很赏识,可是这种要求,真的有点不合适。

他初来文明办,就开始搞风搞雨的,搞得人人为之侧目,风头已经出得不小了,当然,这是为了文明办好,相信别人就算看不顺眼,也指摘不出什么毛病来。

但是这个时候,他要再插手人事上面的事情,那就真的太过分了,马主任都未必会忍受,做一把手的,在意的无非是两样,一个是人事权,一个是财权,对于这种敏感问题,哪一个领导都不会掉以轻心。

做副职的,要有做副职的觉悟,陈太忠现在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端正,不过他并不担心无法安置郭建阳,着了急找到段卫华去,段市长安排个正科,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可是眼下,马勉主动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他自然不会放弃,“郭科长在前两天,关系交回县里了,反正现在也没事干。”

“前两天?”马主任沉吟一下,他听这种话,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永泰前几天大乱了好一阵,然后这个姓郭的……现在没事干?

十有就是陈太忠的暗子儿了,他这么判断,不过堂堂一个副厅,电话上说话不会太直接了,“哦,这人水平怎么样?”

“还行吧,刚帮我写了一篇稿子,要不……我拿过去给您看一看?”

“那你过来吧,”马主任回答得很干脆,不过紧接着,他又强调一句,“一个人过来啊……”

两分钟后,信手翻一翻郭建阳的稿子,马勉就能确定,此人在写稿子方面,确实有扎实的基本功和深厚的理论功底,难得的是大局感也不错,“嗯,这稿子不错,放我这儿吧,你跟我说他现在没事干,是个什么意思?”

“哈,”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却是不无讪讪之意,“我觉得这人还行,会写文章倒是小事,关键是嫉恶如仇,挺合我胃口的。”

“嫉恶如仇……”马勉一听这四个字儿,心里那就大亮了,于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缓缓发问,“你是想把他调过来吧?”

“是这么想的,但是不敢跟您说,”陈太忠听得就笑,“我不想给别人一个乱伸手的印象,要时刻维护上级领导的权威。”

“你还不乱伸手啊?”马勉哈哈一笑,心里却是舒坦无比,没错,陈某人真的没想错,马主任是很赏识他,也愿意大力支持他,但是有些底线,那是不能触碰的。

眼见小陈乖巧识做,纵然是推荐人,也要拐弯抹角地说话,马主任心情真的不错,“稽查队你都敢惦记了,还有啥不敢的……既然是你看好的人,那就先借调过来吧,省得你觉得做领导的只会维护权威,不会关心你”

县里的干部想仓促调进省里,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走借调就方便多了,马勉这话恰到好处,没有大包大揽却也表现出了相当的重视,当然,至于郭建阳的关系,最终能不能到了省里,那就是……看事态发展了。

见马主任高兴,陈太忠笑一笑,“那我先替他谢谢您了,对了,我刚才又有了一个思路……这个稽查队,最好不要一上来就是执行队伍,先搞个稽查办,等成立了之后,稽查办可以下辖执法队伍,也省得别人一开始就抵触。”

“这是必须的,”马勉点一点头,轻描淡写地回答,“所以你的文字资料,一定要含蓄,不要针对性太强,这也是我刚才要跟你强调的……”

约莫五分钟之后,陈太忠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见到郭建阳还笔直地坐在那里,于是微微一笑,“你的借调,我跟老板说好了……你先进秘书处吧,对我负责。”

“啊?”郭建阳的眼睛蓦地睁大,赶忙站起身,弓着腰双手握住陈太忠的手,激动异常,“谢谢陈主任的关心,以后……请您看我的表现吧。”

“呵呵,”陈太忠笑一笑,心说让你愁断肠的事情,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一句话,人和人之间,就差这么多啊……

(七千二百字,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