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2 -2363转瞬天壤七千三

官仙 2362 2363转瞬天壤(七千三求月票)

2362章转瞬天壤(上)

郭建阳从陈太忠办公室里出来,就是下午四点了,他二话不说,抬手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永泰,他连等市郊车的兴趣都没有,因为他急着回去报喜……我要调进省里了

当然,陈主任吩咐了他,要他保密的……不管是稽查办还是借调的事情,都要保密,不过郭建阳是要赶到小卖部去,告诉自己的老婆。

世间至亲者莫过父子,至近者莫过夫妻,郭局长的妻子韩朝霞相貌虽然一般,但是脾气很好,而且她的嘴非常严。

事实上,永泰县一中并不在县委县政府所在的城关镇,而是离城关镇还有四、五公里,这也是郭建阳毅然打车的原因之一。

现在是八月中旬,学生们正是放暑假的时候,不过小卖部既然开了,就不可能关门不卖东西,尤其是永泰一中为了抓升学率,高二高三的学生们,假期也有加课。

郭建阳指挥着出租车,直接停到了小卖部门口,付钱之后下车,屋里人听到外面有汽车声,就从窗户里张头张脑地往外看。

韩朝霞一见是老公下车了,忙不迭走出去,嘴里还在抱怨着,“这是市里的车啊,你居然打车过来,这死贵死贵的……咋也得五十块吧?”

“我说,天这么热,去市里的车又都不开空调,”郭建阳一心报喜,见到老婆这么数落自己,心里就有点不痛快,你以前不这样的啊。

“五十?你说得没了咋也得一百二、三,跑长途那是要算往返的,最少二百,”就在这时候,屋里又走出一位来,黑胖矮小,最有特点的,是脸上那张宽厚的嘴巴,有点像鲇鱼。

这个人有个比较罕见的姓,他姓牙,叫牙仁,牙仁是县教委的一个临时工,早年也是东游西逛地闯荡过一番,跟县里的不少小混混也交好,算是见过点世面的,所以对出租车费的分析,说得很靠谱。

“原来是胖子牙仁,”郭建阳带理不带理地看他一眼,此人自命为“雅人”但是有人认为,这厮这么胖,叫雅人实在有点煞风景,于是就加一个前缀——胖子雅人。

他不待见此人,因为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得了消息,知道自己的小店要关了,就过来表示想买这个店面,给的价钱还很低——明显有趁火打劫的嫌疑。

“看看,朝霞你还说家里没钱呢,”牙仁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他才不在乎郭建阳这落毛凤凰,“郭局长能打了素波的出租车回家,这怎么能是没钱呢?”

郭建阳登时明白了,自己这行为有点招摇了,怪不得妻子不满意。

“我家建阳好歹也当过两年干部,有朋友能报销的,”韩朝霞听闻此话,登时就哼一声,“说没钱就没钱,一句话,这个店子,连门面带货,低了三万,你不要跟我谈。”

“郭局长,您是做大事的,”牙仁冲郭建阳微微一笑,“小韩再这么坚持下去,那是会让您被动的,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郭建阳看他一眼,却是懒得理会,他只做了不到两年的副局长,但是已经养出了气度,眼里哪里会有这种半黑不白的小人物?

“我一万八的货,三千的手续,两千的房租,这就是两万三呢,”韩朝霞冷哼一声,“你说得再多都没用,不到三万,这摊子我盘出去赔本。”

这两万三的成本,和三万的止损线,中间有七千的差价,不过这些事情真的是不用说的,县一中的大门就是屁大那么一点,想在黄金地段开商店,不付出一点代价……那怎么可能?

“小韩,这也就是我厚道,愿意花一万五盘下你的摊子,”胖子雅人开心地笑着,似乎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愤懑一般,“你不盘给我的话,哈哈,最后都还要砸到你的手里”

“一万五?”郭建阳虽然很不想搭理这厮,可是听到这个价钱,还禁不住是微微一愣,“朝霞你不是说,前两天有人花两万买的吗?”

“哈哈,”牙仁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鄙夷。

“花两万买的,也是他,”韩朝霞是那种典型的良家妇女,她没有捏造出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来,以向买主施压,她就是简单地就事论事,“但是今天……他非要一万五买。”

听到这话,郭建阳不得不面对这个可恶的家伙,他淡淡地一皱眉头,“为什么?别人都是越卖越贵,为什么我们的店,越卖越便宜?”

“郭局长你觉得划不来的话,可以不卖啊,”牙仁嘎嘎地笑着,那是冷漠和不屑的笑声,看透了一切红尘的笑声,“明天我再来,可就是一万四地买了……比今天还少一千。”

“朝霞说了,低于三万不卖,一万四,你爱去哪儿买去哪儿买,”郭建阳不动声色地回答,“我这儿是不卖的。”

雅人没有生气,“我这一万四,看的是你一万八的货的份儿上,后天我来是一万三,你也知道,你那些手续,一文不值,你的货不降价处理,卖废品的话……了不得三千吧?”

他还是在笑眯眯地说话,“生意人,就讲究个和气生财……我不会把你的货压到三千的,乡里乡亲的,我这人最讲情面了。”

“大不了我拉回去捂着,”韩朝霞生气了,女人生起气来是不可理喻的,虽然她平日里很和气,“而且这个铺子,你怎么就知道我开不下去了?”

“开得下去开不下去,你……比我更有数,”胖子笑嘻嘻地一指她,“现在老百姓都享有知情权了,政府里那点事儿,谁不知道,郭局长真的不想干下去了?”

“我家老郭干得下去干不下去,不劳你费心,”韩朝霞冷笑一声,她跟李冬梅有点类似,挺崇拜自己的老公,最是听不得别人说爱人的坏话。

在她们的眼里,自己的爱人就是天底下最优秀的,就算有一时的坎坷,但终究不会是一世的,所以她容不得别人小看自己的老公,“胖鸭,我就说了,最少三万,嗯……不能低过两万九,要不我卖给别人也是卖。”

“你卖给别人?哈哈……你卖给别人?”牙仁仰天大笑,要说刚才他的嘲讽还有所收敛的话,现在就是赤luo裸的了。

良久,他才止住笑声,擦一擦眼角笑出的眼泪,饶有兴致地看着韩朝霞,“卖给别人……谁敢跟我抢?麻烦你搞一搞清楚,你在一中摆摊,我是在教委工作诶。”

“这可是在西马村,”韩朝霞一向是很温顺的,但是她很不待见对方的表情,说不得就语中带刺,“麻烦你也搞一搞清楚,我可以卖给村里人。”

“卖给村里人?”牙仁好像没防到这一手,听到这话之后,先是眼睛一瞪,似是有惊惶之意,接着就捂着肚子蹲到了地上,放声大笑了起来,浑身抽搐不可抑制,类似于小肠气发作时的典型症状。

那当然可以了韩朝霞不屑地看他一眼,心说你再是教委的,强龙不压地头蛇,莫非你还能压住这些村民们不成?

今天,胖子已经纠缠了她一下午了,她心里是相当地不快,尤其是前两天,胖子还愿意出两万五来买这个店——两万五也少了,注定要赔钱,她自然不会答应了。

这两天,新学期就要临近了,新生就要入校了,到时候有大量生活必需品的采购,这是一年里最值得期待的一周,这一周,足抵得上平日里的十周——甚至二十周。

一年,也不过才五十二个星期,这个节骨眼上放弃,还是挥泪大甩卖,韩朝霞就算是再好说话,也无法容忍这样收购价格。

然而,胖子雅人狂笑,也有他狂笑的道理。“西马村……最大的也不过就是秦大头,来,我不是笑话他,你让他站出来,说他敢接这个摊子。”

秦大头本名秦二流,是西马村的治保主任,因头大身小而得了这个绰号,这家伙是有名的混混祸害,是西马村的一霸,所以才混了一个治保主任的职位——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乡亲还愿意看顾几分。

不过,见识了几次打击之后,秦主任对人民民主专政也有了清醒的认识——最大的流氓,真的不在民间,于是他……就很少耍流氓了。

不管怎么说,秦大头是远近闻名的一霸,牙仁这么说,肯定也是交好了此人,抑或者吃定了此人,才敢放出这样的狂言。

“秦大头?”听到这个人名,韩朝霞的脸有点白了,她的小店就开在这里哪里不知道此人的凶名?“合着你们商量好了,合伙欺负我家?”

“喂喂,朝霞,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牙仁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咱乡里乡亲的,我就是不忍心看这货砸在你手上,反正这个店儿你开不下去了,活钱总比死钱强吧?”

“当然,你这个铺子要是不关门,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一边说,他一边又大笑了起来,那鲇鱼嘴显得越发地丑陋了,很显然,他吃定了郭建阳不敢不关门。

“谁告诉你说,我家铺子一定要关门呢?”郭建阳冷哼一声,“我还要开下去呢。”

“什么,你说你不关门?”牙仁的笑声戛然而止,望向他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没搞错吧,你……你的公职不想要了?”

“你算老几,我的公职要不要,轮得到你说话吗?”郭建阳哼一声,他好歹是干过副局长的,发作起来也有几分气度,而且他本来就年轻,又是基层的干部,脾气也不是很好,“趁早给我滚蛋,没事别找不自在。”

“行,姓郭的你狠,我改主意了,你的店子必须白送我,”牙仁冷笑一声,二话不说就到门口去推他的摩托车,一边发动,一边回头冷笑,“要不然,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2363章转瞬天壤(下)

“什么玩意儿,”郭建阳不屑地哼一声,回头看看自己的老婆,“不要理他,你张罗着再进点货,把你嫂子那几个人叫过来帮忙,这马上就开学了。”

“不会吧,你真的不关门?”韩朝霞讶然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她只当他刚才说话强硬,是为了撵牙仁走路而已,“你不是一直都舍不得丢掉公职吗?”

在体制里做过官的人,很难割舍掉那种感觉,郭建阳自然也不例外,而且凭良心说,韩朝霞也不舍得让老公丢掉这个位置——好歹也是科级干部呢。

“谁说我要丢掉公职了?”郭建阳微微一笑,他这份兴奋憋得太久了,本来就是打车回来告诉爱人这个喜讯的,不成想被个叫“雅人”的俗物腻歪到现在,“哈哈,你当老公昨天的稿子,是白写的吗?”

“当然不是白写的,我家建阳,一向是最能干的,”韩朝霞冲他微微一笑,两年了,她第一次见他这么玩命,连夜写到…,才将稿子誊完,抽了差不多三包烟。

一边说,她一边伸手去环他的腰,同时将下巴放在了他的肩头,“以后不许这么拼命了,你还年轻要爱护身体,我要你陪我到老……陈主任很满意你的稿子?”

“岂止是满意?”郭建阳洋洋得意地回答,“他说了,过两天要借调我到省里,我倒要看一看,谁敢开除我的公职?”

“陈太忠……大得过焦县长吗?”韩朝霞这两天,听自己的爱人说过好多回陈太忠的名字了,知道这个领导极为能干,折腾得永泰鸡飞狗跳。

但是涉及自家男人的前途,她就禁不住要再落实一下,“焦县长这次可是挺认真的。”

“焦天地算什么,也配跟陈主任比?”郭建阳傲然回答,“你没听小凤妈说,在路上,伍海滨见了陈主任,都是客客气气的?”

这夫妻俩煞有意思,一个是称呼陈某人的名字而称县长就带了官职,另一个却是恰恰相反,这截然不同的称呼,就证明了两人不同的心态。

小凤就是那死了的女孩儿,韩朝霞听他提起这个人,眉头一皱,又叹一口气,她也听老公说过,这次为啥吃人整了,“建阳,以后……干这种事儿,你多叮嘱几遍,唉,这些人也真是的,当出主意就不用冒风险吗?”

“这要看怎么说了,陈主任也是欣赏我的这一点,”郭建阳微微一笑,他现在的心态已经变了,不会再介意老乡带给自己的麻烦,“他亲口跟我说的,好人就该有好报。”

“这年头,像陈主任这种好官,真的太少见了啊,”韩朝霞也跟着叹一口气。

牙仁的报复,比想像中还要来得快一点,大约就是半个小时之后,一辆小面包车就开到了小卖部。

这个时候,郭建阳正要带着自己的老婆回家,小卖部夜里有西马村的人帮着下夜,而韩朝霞有一辆小木兰摩托车,平日里来回或者捎带点货,也是比较方便的。

小面包车停下,车里下来两个人,一个是牙仁,另一个却是县委办的小张,都是县里的几个干部,谁还不认识谁?

这小张的老爸,是以前县财政局的副局长,小张这也算按着父辈人的意愿,跟着进了县委,不过这家伙好酒贪杯,闲来没事又爱泡妞赌钱,很是有点不良爱好,跟县里的一些闲杂人员走得很近。

郭建阳对这家伙了解一二,自然也想得到,此人前来更可能并不是代表组织意愿,只不过私下得了人情,前来交涉。

当然,若是他没有搭上陈太忠的线儿的话,对小张也是一定要客气的,还是那个道理,有些人说好话不顶用,说坏话还是很灵光的。

“郭科长,”小张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他看不起这么一个闲散干部,就算对方现在还是文化局的副局长,他也不怎么放在眼里,所以他称呼的是科长而不是局长。

“这县里的干部,都要整顿了,响应省里的精神,狠抓精神文明建设,你这个文具店……不合适经营下去了吧?”

“狠抓精神文明建设,我是支持的,”郭建阳笑一笑,话里有话地还击他,“今天才从省文明办回来,陈主任指示我了,多挖掘一些县里的闪光点,像干部家属经商,迫不得已的情况也很多,能低调处理就处理了。”

“陈主任?切,”牙仁不屑地哼一声,他的眼光自然还是放在县里的,尤其是——他是为难郭建阳来了,自然不会在意对方扯出来的虎皮。

“陈主任……陈太忠吗?”小张好歹是在县委的,明白一些人的实力,听到这话,瞳孔先是微微一缩,旋即才冷笑一声,“郭科长你……能认识陈太忠?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我还真就认识了,”郭建阳还他一个冷笑,“我没有做财政局长的老爹,但是我还真知道省文明办的门儿向哪边开着。”

“郭建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小张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指名道姓地发话了,“我老爹做财政局长……招你惹你了,还是你嫉妒了?”

“操,我还想问你今天来我这儿,是啥意思呢,”郭建阳见他翻脸了,也是面皮一翻,“我他**的招你惹你了,你来催着我关门,麻痹的断人财路你有道理了?你信不信……你敢让我关门,明天我就让楼书记开了你?”

“你倒能得不行了,行,求求你让楼书记开了我吧,”小张也冷笑一声,他老爹官不大,但是他身上的纨绔气息倒是很重,被人扫了面子自然要发作,“你能认识陈太忠,至于到这一步吗?”

这话说得还是挺不服气,但是已经有一丝丝的软了,毕竟他也变相地承认,郭建阳若是认识陈太忠的话,那真不是他可以轻侮的。

“我认识谁,要你批准吗?”郭建阳冷笑一声,也不多搭理此人,骑上小木兰,载着韩朝霞径自而去。

“也不知道你狂个什么劲儿”牙仁冲着他的背影喊叫一声,又狠狠地吐一口唾沫,才扭头看小张,“张哥你看……这家伙就是这么嚣张。”

“哼,先让他得意着,”小张脸色阴沉地站在那里,好半天才哼一声,“好了,上车……”

郭建阳和韩朝霞回了县城之后,也不做饭了,直接去饭店买了几个菜,就带回了家,做妻子的知道丈夫高兴,也就不再阻拦,反倒是拿出家里的酒,要陪他喝两盅。

“不喝酒,晚上还要赶稿子,”偏偏地,做丈夫的把持得住,他摇头拒绝了,“不能辜负了陈主任的信任。”

“不是吧?”韩朝霞一听说,老公又要赶稿子,禁不住就抱怨一声,“陈主任赏识你,这挺好,可是以后天天要熬到…吗?你的身体怎么吃得消,用人也不能这么用嘛。”

“啧,你知道个啥?”郭建阳不满意地看自己的妻子一眼,“就这么一两次,不是跟你吹,这也就是你老公有能力,别人倒是想给陈主任干活呢,轮得到他们吗?算算……你也别生气,来瓶啤酒吧。”

小两口一人一瓶啤酒,边喝边聊,郭建阳今天确实有点兴奋,刚才他跟那俩混球没办法说太多,但是对自己的老婆,那说的是要多细有多细了。

说到兴奋处,他又将公文包里的稿纸拿出来,给自己的夫人看,“你看……这些都是陈主任跟我交流的,他对我的工作能力很重视……”

正说着呢,门口有人敲门,郭建阳住的是文化局的房子,虽然是三室一厅,可是布局是五年前的那种,不太合理也不算太宽敞,他只当是局里的同事来串门呢,打开门一看就傻眼了:来的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田建军,身边还跟了一个小年轻。

“哈,你们夫妻俩喝酒呢?”田部长本来脸上没什么表情,见到客厅饭桌上的啤酒,登时挤出一个笑容来,态度也变得和蔼了一些,“这小日子过得,滋润啊。”

“来,田部长屋里坐,”郭建阳脸上也堆出一个笑容来,“家里没空调,有点热,您包涵了……对了,您吃了没有,没有的话,一起吃一点?”

“哈,看你这日子过得清闲的,还是买的菜”田部长走进门来,眼光在桌上扫一眼,一眼就分辨出那些方便饭盒里菜的来路了,“好生活啊,建阳。”

身边的小年轻伸手就去拿凳子,招呼领导,结果一不小心看到了桌上的那摞稿纸,登时就是一愣,韩朝霞眼疾手快,蹭地就把稿纸拽走,“呵呵,太占地方了。”

田部长此来,就是听说县委办主任说,这郭建阳搭上了陈太忠的线儿,来落实情况的,组织部是管干部的,他当然知道小郭现在的处境。

那家伙按说该是愁云惨淡才对,他的小店作为反面典型,被县里惦记上了,结果不成想,一进人家的房间,就见这夫妻俩在喝酒,而且连菜都懒得炒。

这显然是有了开心事儿,在庆祝什么,田建军在瞬间就明白了,心里的疑问也确定了七成,那么,他的态度当然要好一点。

“那行,我就做个不速之客吧,”田部长确实也没来得及吃饭,他笑吟吟地点点头,又看一旁的小年轻一眼,“小唐,打个电话再叫两个菜过来……这菜有点少。”

小唐应承一声,奇怪的是,他居然站起身走出了门去。

趁着韩朝霞又添置碗筷的时候,田建军语重心长地发话了,“小郭啊,你年纪轻轻的,日子过得这么悠闲,可不好,以前组织上对你关心少了,回头我得建议一下,给你多加点担子,年轻人不能贪图安逸。”

一个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官职说大不大,想安置一个副科还真有点难度,不过他就这么许诺了,这可是搭上陈太忠的主儿,谁敢不同意安置?

当然,若是事实证明,此人跟陈太忠无关,那么,田部长的话也就是玩笑之言了——麻痹的我不过一个组织部副部长,想给你加担子,但有心无力啊。

“呵呵,多谢田部长关心,”郭建阳微微一笑,心说这县里的风儿,传得还真快,“我也觉得自己有点不求上进,以后会改正的。”

“关键是我那个小卖部,影响我家建阳了,”得,韩朝霞也借这个机会插嘴了,她为人善良,本来是实话实说,而且她确实需要确定一下,自己小卖部的前途。

但是这话听到田建军耳朵里,那就有点挤兑人的味道了,田部长跟郭建阳又不熟,不知道小韩原本就是这性子。

所以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他可以许诺给小郭加担子,但是还真不敢确定那个小卖部该关还是不该关。

加不了担子,是他能力不够,这没什么有异议的地方,可是处理这小卖部,是焦县长的意思,他要擅做主张,到时候郭建阳万一跟陈太忠不搭界,那岂不是大大地糟糕了?

“怎么能喝啤酒呢?建阳,我记得你的酒量,是数得着的,上白酒,”于是,田建军假装没听见韩朝霞的话,顾左右而言他——男人说话女人少插嘴,原本这也是这个小县城的风气。

“今天不能喝白的,晚上还有点事儿,”郭建阳笑眯眯地摇一摇头,“田部长您包涵一下,下一次吧,啊?”

晚上还有事儿?田建军听得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嘀嘀地响了两声,他拿起来看一眼之后,微微一笑,“建阳,听说你爱人没啥工作,开个小卖部……应该不是啥问题。”

这嘀嘀两声轻响,却是小唐从门外发来了短信——“桌子上的稿纸是省文明办的,上面还有很多字”。

见到这样的短信,田部长当然知道该怎么决定了……

(七千三百字,扎扎实实地多出了三百,为的是不影响情节连贯,这样的态度……风笑觉得要月票就很理直气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