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4 -2365跟风者众

2364 2365跟风者众(求月票)

234章跟风者众(上)

到最后,郭建阳还是没有推掉田建军喝白酒的建议,没办法,田部长说了,你家小韩的小卖部想开下去,那就陪我喝白酒——我愿意帮你的忙,你就不给建军哥点面子?

县里的干部,有时候说话还真不是特别注意,即将被借调到文明办的某人,心里也非常明白这风气,他知道,为了跟自己套上交情,田部长绝对会死缠烂打的。

喝一顿酒未必能喝出感情,但是对消除芥蒂还是很有帮助的,田某人跟他固然是没啥恩怨,但是官场里还有一个词儿,叫做“迁怒于人”

我还是不会拒绝别人啊,郭建阳心里暗叹,不过……怎么说呢?他是要借调走了,陈主任答应的事情,那肯定没跑了,但是他的家还在永泰,家人也在永泰,将来他还可能回永泰——毕竟陈主任在文明办,也是挂职。

所以,面对田建军的殷勤,他不能拒绝,得意忘形这种事儿,是小年轻们才会干的,而他郭某人已经不再年轻,也亲身经历过官场中的起起落落了。

反正正如对方说的,他的酒量很大,而且这次要写的稿子不是求快,而是求逻辑周密、条理清晰,同时也不是他所擅长的领域,陈主任都说了,尽量写好就行。

小唐发完信息之后,也敲门再次走了进来,两个人拿了白酒一起灌郭建阳,这下韩朝霞不干了,上阵支援自家老公。

这二位不知道,单论喝酒的话,郭建阳都要败给自己的老婆,小韩同学不耐酒力,一瓶啤酒就能喝得迷迷糊糊了,但是她喝一瓶白酒,也还是迷迷糊糊……要是喝两瓶白酒,适应了那股迷迷糊糊的感觉之后,反倒会清醒一些。

酒至半酣处,眼见气氛不错,田建军憋不住了,很直接地发问了,“来,建阳,咱再连走三个,难得喝得这么痛快……对了,听说省文明办陈主任很欣赏你啊。”

“哪里啊,陈主任那儿缺苦力,抓我壮丁呢,”郭建阳笑着摇头,半真半假地谦虚着,“我想着自己这待岗,没准马上要改非了,闲着也是闲着……呵呵,说穿了,还是我不太求上进造成的后果。”

“这是啥话,你要是改非,我第一个不答应”田建军重重地一拍桌子,很是有点喝多了的那种样子,“你的能力,连陈主任都看重,永泰县……有几个这样的人?”

这话虚的有点离谱,当初郭建阳在文化局挂个虚名,其实就是非领导职务,这已经是变相地改非了。

不过,真的要将他当作改非干部的话,那就是名义上的确认了,干部改非的话,比降职还是强那么一点点,却又远不如待岗——那么这个性质,那也无须笔者赘述了。

田建军哪里敢支持让他改非?素波官场里最近有传言,得罪了陈太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张兵很牛了吧?九龙房地产的老板,背后站着赵喜才,到最后,还不是赵市长病退,张总莫名其妙地跳楼?

当然,借着这个表态,田部长就又能套一套近乎,“以后得空了,建阳你得帮我引见一下陈主任,不怕你笑话,他来永泰,连我们王老大都没资格凑到跟前去。”

郭建阳闻言,连忙谦虚地摇摇头,说我不过就是个卖苦力的,爬一爬格子,最近正琢磨着买个电脑,到时候就是电脑上码字——“就算用电脑敲字,也还是卖苦力的,以前你只见码砖的民工,我不怕提前做出个判断,以后码字的民工会越来越多。”

“那是陈主任对你的信任,你该高兴才对,”田建军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的酒量其实很一般,在组织部这些年也没少锻炼了,但终究是先天不足,后天再怎么努力,也要差上一筹,更别说跟他喝酒的这夫妻俩,都是一等一的强悍。

事实上,他只是想借着这点醉意,多探听一点口风罢了,“建阳,你今天要干的活儿,是陈主任安排的吧?是兄弟的,你就不能藏着掩着。”

“这个……是”郭建阳沉吟一下,狠狠地点一下头,也是喝多了的模样,“我跟建军哥你,不藏着掖着,但是我也只能说个‘是”多的也就不合适说了,你别为难我。”

“你这话怎么说的,你建军哥是那种人吗?”田建军老大不乐意地看他一眼,一指对方面前的酒杯,“你这话冒犯老哥了,我心里不舒坦,自己走一个,我就不说啥了。”

“田部长,”韩朝霞见状,心里不乐意了,心说我老公还要完成陈主任交待的任务呢,于是笑着接话,“建阳一向就不会做事,太冲动,你得体谅他,我替他一个,田部长你给个面子,行不行?”

“建阳老弟,那是大才,好像你很会说话似的,”田建军一拍桌子,眼睛一瞪,“叫我什么?连个建军哥都不叫,叫田部长……好,你代喝可以,但是得来俩”

“建军哥,她也不能喝,女人家不懂事,就一个吧?”郭建阳苦笑着求情,却是没注意到,一边的小唐面带微笑看着大家,两只手却都在桌下忙碌着。

小唐有一手绝活——盲发短信,在两千年的时候,短信还算是个新鲜事物,用的人不是很多,但是……组织部这不是没事儿干吗?

既然没事干,煲电话粥容易被人发现,组织部的会又特别多,他就学会了短信的沟通方式,不但会,用得还特别熟练。

所以,刚才他发现郭家的蹊跷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用短信向领导报警——田部长总说我不务正业,我得让他明白,小小短信,也是能做出预警,解决大问题的。

当然,这是对了自家领导、顶头上司,为了避免可能有的误会或者词不达意,他必须要躲出门外发,但是对别人,他就没必要这么慎重了。

于是,随着小唐手指悄悄的揿动,一条更~新]最]快]wAр.2],nEt条的消息化作电波,在永泰县城的上空中,无声地传播着……

郭建阳再聪明,也想像不到有人具备了盲发短信的技能,眼瞅着已经八点了,天要大黑了,他劝田部长回家,“建军哥,时间不早了,您先回去休息吧……咱兄弟们想喝酒,以后有的是机会。”

“扯淡,你就是跟我扯淡吧,”“田建军不满意地指责,他的舌头已经很大了,”建阳,听说你以前不这样啊,你这是嫌建军哥一直没怎么关照你了,是不是?“

他这是明显喝高了,但是郭建阳还不合适叫真,只能赔着笑脸回答,“建军哥你这么说就没肆意了,你觉得小郭我是那种人吗?”

几个人正折腾呢,猛地又有人敲门,田建军登时就不满意了,“谁啊……这是谁啊?都八点半了,还乱窜什么?”

他的不满意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门外进来的那位,是他组织部王老大都得买账的主儿,开门的小唐首先就傻眼了,“林……林书记您这么晚还没休息啊?”

“嗯,”推门进来的,正是政法委林书记,他甚至不认识面前这个小年轻叫什么,于是他和蔼地发问了,“这里……是郭建阳同志的家吧?”

“林书记好,”郭建阳见状,赶忙站起身来,这是政法委的老大,他不可能不认识,虽然他不知道,林书记来自己家是什么意思,“正喝酒呢,屋里没空调,有点热哈。”

“这都九点了,还要什么空调?”林书记看他一眼,见此人如此殷勤,心知这估计就是房间主人了,也没在意许多,笑吟吟地摇摇头,“这么晚了还这么热闹,真是年轻啊。”

“我是九三年参加工作的,也不算年轻了,”说到年轻,郭建阳有点不服气了,他的酒量是不小,但是喝了半天了,多少有点酒劲儿上头,于是就笑着回答,“不过田部长来看我,我可不敢在他面前摆老资格,只能先考虑让领导喝高兴了。”

“看来你很能喝嘛,能把建军喝成这样,”林书记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也没计较他的冒犯,“只听说你是个人才,没听说你还是个酒仙,郭子,听说你最近没岗,永泰检察院这边,正少个反贪局长呢,有心屈就一下没有?我知道……这是屈才了。”

林书记一边说着话,嘴里一边就冒出了浓浓的酒气,合着他也已经喝了不少了,所以说话就挺爽快的。

永泰检察院的反贪局长,按理是由副检察长兼任的,最少是副科级别,不过检察院跟警察局类似,高配是普遍现象,所以说正科也常见。

“这可是谢谢林书记了,不过……我专业不对口,”郭建阳笑一笑,他喝了不少,但是以他的酒量,做到酒醉心明还是很容易的,“帮个忙、敲个边鼓的,小郭我义不容辞,但是反贪局长……说实话,您太抬举我了,那位子我不敢坐啊。”

“你不用敲边鼓,把陈太忠招呼好,那就行了,”得,合着今天林书记喝得也不少,连这话都出来了,“郭子,林哥以前对你招呼不周,那是我不对,以后有啥事,你直接找我,咱乡里乡亲的,我不帮你……那我帮谁?”

“林书记,您先坐下,缓一缓酒,喝口茶,”连喝了不少的田建军都看出来了,林书记十分地不在状态,说不得上前劝慰,“郭子那是实诚人,飞不了也跑不了,咱有话慢慢说,行不?”

235章跟风者众

“小田儿你给我一边儿去,”林书记大着舌头发话了,“你林哥坐在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郭子我也不难为你,你让陈主任给哥交个底儿,永泰这边的事儿,这算是完了,还是没完……麻痹的我真的受不了啦。”

“这我哪儿能知道啊?”郭建阳只能报之以苦笑了,不过,想到胖子雅人那种恶心人,他禁不住出声发话,“不过,现在有人逼着我白送出去我的小卖部,我心里……啧,我还就是觉得太低了,得,我自罚一杯好了。”

“别介,咋回事儿呢,你跟林哥说一句哈,”林书记这酒醉,也说不清楚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他听到这话,眼睛登时就是一瞪,神情也端庄了起来,“逼你送出去你的小卖部……这是谁干的,谁干的?”

“一个小混混,后面有俩人,”郭建阳微微一笑,“财政局张威武的小子……我懒得跟他一般见识,就是今天我老婆气得不行。”

“张威武……那算个什么玩意儿?”林书记大大咧咧地发一句话,一点都不在乎现场这么多闲杂人等,他是谁?他是县委常委——还是排名靠前的几个,“他的时代过去了……麻痹的,他以前没少卡咱公检法司。”

这一晚上的饭,郭建阳吃得真是太解气了,他真没想到,自己随便报一下陈主任的旗号,就能带来如此的利益,甚至大家的酒还没喝完,牙仁已经拎着两条中华烟过来了。

他不敢跟郭建阳打招呼,只能跟韩朝霞说话了,“朝霞,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邻居了,我这人就是一点不好……嘴臭,这两天二丫跟我犯冲,天气又热,我这脑瓜儿就不太好使,说了什么混话,你得原谅老哥。”

“行了,你出去吧,”韩朝霞是好说话,但不记仇的女人,这世界上真的难找,所以她脸一绷,就往外推牙仁,“我家没权没势的,你拿这烟过来,想要我家老郭犯错误?”

“这是谁啊?”林书记看有人敢触郭家的霉头,登时就不满意了,“小韩这是怎么回事,闲杂人等你不要往进放嘛。”

“哦。他下午想花三千买朝霞那个价值三万的小卖部,”郭建阳笑着解释一句,浑然不以为意的样子,“然后要我走着瞧,呵呵,后来喊来了张威武的小子……”

郭建阳是个同情心比较泛滥的家伙,然而必须指出的是,他做事并不是特别墨守陈规的主儿,有人欺负到他头上,他也会记仇,是的,他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烂好人。

“强买强卖吗?”林书记冷笑一声,伸手就去抓自己的手机,不过他喝得有点太多了,居然连抓两次都没抓到,嘴里却是还在叨叨,“麻痹的,在永泰强买强卖,你跟我林某人申请过执照了吗?”

“好了好了,林书记您坐一坐,”韩朝霞昔日对林书记的印象,那就是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政法委老大,却是从没想到,自己也有见到他如此醉酒失态的一天,她是女人,倒是敢在这时候劝一下,“何必让这些人影响了心情呢?”

“好了,你走吧,”郭建阳却是去伸手推搡牙仁,将此人推到门外之后,才冷笑一声,轻声发话,“两条烟不够……给我的小卖部上五千的货,明天上是五千,后天就是一万。”

“我说郭局,大家乡里乡亲的,”牙仁却是没想到,这干部居然也会如此狮子大张嘴,“我都过来承认错误了不是?给点面子嘛。”

“这一招我是跟你学的,”郭建阳冲他微微一笑,却是冷酷异常,“我给你面子好说……但是,你当初给过我面子吗?”

说完这话,郭家的门嘭地一响,却是已经关住了,牙仁还要开口相求,见状登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才悻悻地一哼,“切,不过就是个陈太忠嘛,很牛吗……”

此时的陈太忠,却是在一家酒店陪着吴言,他已经两周没回凤凰了,吴市长春情难耐,眼见今天是周五,就带了自己的秘书悄悄来素波。

她知道太忠在运河公园又买了房子,但是以她堂堂的市长之尊,自然不会去跟其他女人一起住在那里——传出去可真是不得了的丑闻了。

一番**之后,三人躺在一张大**,听陈太忠讲述着这两周在文明办干的事情,沉吟一下,吴言提出一个想法来,“这个稽查办搞出来,先在下面地市稽查吧,一开始就在省里搞的话,可能遇到的阻力,是你不可想象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太忠一边把玩着两人的身子,一边点头,“先让大家习惯了这个机构的存在,然后再慢慢来……不知道我要是先对凤凰下手的话,章尧东会不会阻拦?”

说到这里,他禁不住笑了起来,吴言听得不满意地哼一声,“我说你没必要这么针对尧东书记吧?反正你都是要就事论事,何必呢?”

“其实……”钟韵秋怯生生地发话了,“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

“嗯?”吴言略带不满地侧头看她一眼,市长大人心想,我俩谈话你还能插嘴吗?不过,看到太忠的大手正在对方丰腴的大腿上游走,心里暗叹一声,“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嘛。”

钟韵秋想的是,那个文化局长高乐天,应该尽快拿下——“文明办牵个头,没必要太强调存在感,正是因为你没有稽查职能,所以要其他部门配合,然后……你打申请的时候,就可以强调这一点了。”

“这可能……会适得其反,”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地摇头,“别的部门都积极配合了……我凭什么再打申请,除非,嗯……除非只抓住高乐天的一点马脚,放过大部分。”

“这么操作,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吴言点点头,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情郎真的将突破口放在凤凰,于是她就大力支持钟秘书的想法,“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这个分寸……你确定能掌握住吧?”

“那是自然,这点事儿,怎么可能办不好?”陈太忠傲然点头,他又解决一个问题,心情一时大好了起来,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下一刻,他捉住钟韵秋两条着了黑色丝袜的小腿,向自己的双肩上一搭,yin笑一声,“小钟的建议不错,要奖励……我说小白,帮着塞一下嘛……”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联系一下赵明博,说是打算突击检查一个黄色音像制品的窝点,“准备上七、八个人,带上枪,关于记者这些,我来找吧。”

赵所长异常痛快地答应了,两人约定汇合地点之后,陈太忠又联系一下刘晓莉、冯红霞和雷蕾,不成想雷蕾又推荐一个人,“你联系一下梁靓吧,她的《今日素波》也要点素材呢,田甜没跟你说吗?”

“那你把她电话给我吧,”陈某人见过梁靓,那是一个美貌不输于田甜的女孩儿,不过相较而言,她更合适叫田甜,因为她笑起来很甜,不像田主播通常不苟言笑,给人一种比较冷傲和难以接近的感觉。

约定的集合地点,离天南大学不远,陈太忠接了刘晓莉之后赶过去,电视台的车也到了,动作的确很迅速,冯红霞则是坐了雷蕾的捷达车来。

倒是赵明博一干人,来得有点晚,不过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次来带队的,不是赵所长,而是西城分局分管治安和维稳的冯局长。

“我们分局,高度重视同省里的配合,”冯局长是个一米八的大汉,枣红色的脸膛让他看起来很威风,“明博同志第一时间通知了我。”

赵明博却是不这么说,他逮个空子,悄悄地解释一句,“上次去永泰,我算是受了分局嘉奖,不过冯局长说了,以后类似的行动,要先向他汇报……”

陈太忠听得心里却是腻歪得不行,你要抢功,我能理解,不过,哥们儿本来是想要赵明博悄悄放人一马的,你个分局副局长来了,我还真不好操作了。

赵所长见他神情古怪,说不得又悄悄问一句,待听他说想放人一马,就悄声建议一句,“这个好说啊,你就说是破案需要嘛。”

问题是,哥们儿是打算强调配合不力来的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不过,现在人都到齐了,他只能苦笑一声,“老赵,原来我是打算让你背个黑锅的。”

“啊?”赵明博一听,也傻眼了,好半天才无奈地叹口气,“我帮你背黑锅没问题,咱兄弟没话的,但是……冯局跟着来,可不也是图点业绩吗?”

“算了,那就能抓的全抓吧,”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今日素波》还带了摄像师来呢,唉,这年头做点事儿,还真不容易……”

(六千字到,终于站到第二十名了,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