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8 -2369算计于两难之间七千字

2368 2369算计于两难之间(七千字)

2368-2369算计于两难之间(七千字)

2368章算计于两难之间(上)

警察们从来都不少破案的手段,论起心理战术,更是一般人所要仰望的,案子好不好查证,多数情况下,只是在于是否足够重视。

陈太忠在刚才来之前,“惊闻”文化局副局长高乐天可能涉及此案之后,就摸出手机,假巴意思地同分管文化局的祖宝玉市长联系了一下。

放了电话之后,他告诉大家,祖市长不但很支持省文明办的行动,而且还表示说,要挖出文化市场的害群之马——挖出一个,查处一个,绝不姑息绝不手软。

祖宝玉都表态了,而冯局长已经上了船,也下不来了,那么对高局长就不会客气了——于是,就拥着高局长在那些嫌疑人面前过一遍,旋即将人带进了一个房间。

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心理暗示,但却又非常实用,只要看到的人都明白——高乐天?你们不用心存侥幸,指望别人搭救了,连高局长本人都被请来了。

这些嫌疑人,都是在这个圈子里混饭吃的,深知“传播yin秽物品”这罪名,是可大可小的,小一点就是没收货物之后罚款,严重点的就进看守所了,更严重的就是判刑——在极端情况下,不排除死刑的可能。

而警方这次的行动,不但突然和果断,现在更是连高局长都进来了,那么这次行动的决心之大,也无需赘述了。

今天查到的非法出版物,绝对可以用“规模极其巨大,情节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这三个极其来形容,符合从重处罚的条件。

这种情况下,不配合的人连被打靶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至于判个十五、二十年的,那真的是一点不稀奇了。

这个时候,就要谁能最先坦白从宽,最先揭发别人来立功了,此次涉案的批发商涉及三家,其中两个家伙跑了,还有一个在跟库管们打牌,当场被捉。

不过,最先供出高永拥有国外绿卡的,不是这些人,而是一个库管——他原本就是个临时工,不幸地扯进这种事情里,又见高局长也进来了,他还不是要没命地撇清?

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有了开头,坚固的堡垒一旦从内部被攻破,接下来的崩溃,简直是必然的,于是紧接着,就有人捅出,高乐天的老婆也拥有新西兰的绿卡。

这个消息就要命得多了,高永是年轻人,很多时候不懂得收敛,知道他有绿卡的人不在少数——反正他在国外上学呢,但是知道高妻也拿了绿卡的,真的就没几个人了。

只说这个消息能被泄露出来,就足以说明,高乐天那个圈子的内部,出了大问题,更别说高乐天的老婆是国企职工,也算是半个体制中人。

这消息一出来,赵明博立刻打电话报喜,事实上,他隐约猜出来了,陈主任组织这次行动,并且原本还打算让自己背黑锅,那目标绝对不会是高乐天那么简单,为区区一个副处而如此兴师动众——不带这么小看陈老板的

“绿卡?”陈太忠敏锐地发现了新的契机,心说老赵这政治嗅觉还真不是白给的,我啥都没跟他说,他就猜出来这个消息对我有利了。

凭良心说,这确实是个值得重视的消息,陈某人一心就是想着往文明办揽权,而这个现任干部的亲属全拿了绿卡,这绝对是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

干部家属不得经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纪检委就能借这个因头查处人,这里面涉及到经济利益了,但是干部家属移民办绿卡,纪检委都不是很方便插手。

人家孩子去外国留学,弄了一个绿卡,就是多大的错吗?人家从国外学到先进知识和经验,将来回国,能更好地支援祖国的建设——钱学森还是海龟呢。

正经是文明办,对付这种情况最在行了,这绝对是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不过下一刻,陈太忠就很郁闷地发现,此事也不好做文章,“只是绿卡……不是换了国籍啊。”

他是凤凰驻欧办主任,自然知道,这绿卡通常来说,只是代表永久居住权,拿外国绿卡的同时,做中国公民,这是很正常的。

没错,中国是不承认双重国籍的,但是人家拿的只是绿卡,而不是入籍,中国这边自然不能取消对方的国籍,要是有证据说,对方真的入籍了,那中国国籍倒是能自动作废。

他明白这个区别,赵明博也明白,警察系统里,就有专门的出入境管理的部门,赵某人身为一所之长,对这种区别还是比较清楚的。

然而,惟其清楚,他反倒是明白里面的猫腻,“那肯定是绿卡嘛,他就算想入籍,也得住够年限不是……再说了,入籍这种事儿,别人不说,你哪里能知道?”

这话没错,入籍这事儿,有些类似于民事纠纷,正是所谓的民不举官不究,不像刑事案件,不管有没有苦主发话,直接就提起公诉了。

时下有不少国人,已经入了外国的国籍,但是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那些人已经是外国公民的话,大家都还要将其视为拿了外国绿卡的中国公民。

这是非常常见的现象,尤其是那些有资格获得外国国籍的主儿,其成功的根源,大多都是靠着国内的基础,就算成为外国人了,想要继续拥有优渥的生活,想要继续花天酒地,必须还要回到国内来捞钱——没办法,外国人不认他们。

所以,他们必然要隐瞒自己已经成为外国人的事实,否则的话,会有太多的不便在等着他们,没有人愿意承受被剥夺中国国籍的结果。

中国国籍,或者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得到的国籍了,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现在的五十年间,获得中国国籍的外国人只有三位数——或者只有两位数,是的,连一千都不到。

所幸的是,跟这些外籍华人却又是本国公民打交道的主儿,一般也会主动忽略这些情况——这些人不是有名就是有钱,太过叫真的话,不但得罪人也容易让自己被动。

“那咱也没辙啊,”陈太忠听得明白,只能苦笑一声,凭良心说,他不但是个坚定的种族主义者,更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然而时下风气如此,他总不能一个人对抗整个社会吧?

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哥们儿该有自己的执政风格——是的,关于这个理念,他已经想过很多了,不存在思路不纯熟的问题。

那么,我不应该害怕表示出自己的倾向来,于是,他马上就做出了判断,“你是说……这两个人的绿卡,是新西兰的?”

“没错,这就是问题所在啊,”赵明博敢向陈主任汇报这个情况,正是因为抓住了这个问题的所在,“高乐天的老婆出国,是以陪儿子读书的名义去的……但是这个高永,是在新加坡上学的,再陪读,也没这么个陪读法吧?”

“这里面有问题,”陈太忠说了一句废话,不过这废话,却是对赵所长工作的高度肯定,“明博,我就是一个意思,查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高永在留学,还是高乐天的老婆在留学。”

“就算没您的指示,我也非查不可了,我已经把他得罪到不能再得罪了,”赵明博笑着回答,这固然是表忠心的意思,却也是实情,哪怕是负责此次行动的冯局长,都还有转圜的余地,但是他只能往前走了。

这个事情……似乎还是得用随遇而安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沉吟良久,才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别看是文明办副主任,他手上得力的媒体力量不多,也就是一个刘晓莉。

他倒是认识雷蕾,但是显然,《天南日报》的份量太重了,别说是雷记者了,就是雷老书记尚在位,也不敢让报纸刊发刘记者发过的那些稿子——民营报纸也有民营报纸的好处,偶尔可以发出一些刺耳的声音。

某些意义上讲,这确实算得上有限的舆论监督,不过这样的异声,通常是不会出现在机关报中的——就算偶尔出现,看机关报的诸位,脑中反应到的第一个词儿,也不会是“监督”,更多是想到“派系”或者“党争”什么的,都是体制里的人,连报纸都不会看的话,真的让人耻笑。

但是相较而言,刘晓莉的稿子在抨击性和煽动性上,效果不如随遇而安,道理很简单,两人的身份不一样。

刘晓莉是记者,她发的是新闻稿,搞媒体的都清楚,新闻最强调的是两个特性,实时性和真实性,实时性那不用说,大家很都清楚——报纸刊发的新闻若都是“旧闻”的话……那报纸,你买啊?

真实性是另一大特点,这真实也主要是强调两个方面,一个是……你给大家报道的,得是真实存在的事情,从而让大家觉得,你这一家媒体是可信的,这不但关系到了读者美誉度,也关系到了报纸的存亡,人无信不立,事业,同样如此。

捏造假消息来博眼球的,最终还是会被大家唾弃——为什么大家都买《天南商报》,而订阅《官仙》的人就不多呢,关键就在于,前者是真实的,起码是相对真实的。

另一个真实性,强调就是报道事件时的客观性,也就是说撰文的记者,不能带太多的主观立场,读者们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不是想知道,记者你脑子里到底有什么私货——都是成年人了,谁没有独立判断的能力?

刘晓莉是记者,而随遇而安……是时评家。

所以,若论抨击时弊的话,刘记者的长处在于真实,而那位的长处则是在于犀利,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夹带私货,而大家看他文章想看的,也就是私货。

哪怕随遇而安在抨击中,引用了个把不是特别靠谱的例子,大家也都能理解,老随毕竟不是记者嘛,总是要选择对自己观点有用的素材,而刘记者敢这么搞的话,那就是自毁前程——我说,你只是球员,不是裁判哈,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

所以,此事须得随遇而安来做,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有什么问题,于是抬个电话。

2369章算计于两难之间(下)

随遇而安不知道跟谁在一起,说话舌头也有点短了,不过听得出来,他还是想尽量地表示出一些热情来的,“是陈……陈主任啊,有事情吗?请指……指……那个示。”

我怎么感觉着,你这是大便之后,请我给你送纸呢?陈太忠听得有点腻歪,“老随你这是喝了多少?下午醒来了,给我打电话,给你点素材,晚了可就不好用了啊。”

这是实话,梁靓刚才也在现场,《今日素波》对这种发生在身边的事情格外上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晚上的节目是会上的,随遇而安要是明天一早能上了《素波晚报》也就算了,一旦上不了,后天再上,可就是有炒冷饭的嫌疑了。

“您在哪儿呢?我现……现在就过去,”随遇而安一听,精神登时就是为之一振,在他心里,陈主任可不是个一般的人,提供来的消息,值得高度重视。

事实上,一开始他对陈太忠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在他的眼里,这位就是时下年轻干部嚣张跋扈、不知自爱的典型,在他的文章中,属于那种应该被批判的对象。

但是,既然搭上了陈主任的线儿,他就愿意更加客观地审视一下此人,结果审视的结论,令他大吃一惊:合着陈主任不但能力超强,也是当代的道德楷模,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就连刘晓莉被精神病,都是这年轻的副主任出手搭救的。

当然,小陈也有一些被人诟病的地方,那就是一些瑕疵了,比如说,有人背后议论,说此人的私生活有点……那个啥,不过这世间事,要辩证地看——谁不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

随遇而安是两点钟过来的,汤丽萍已经抢着把单买了,陈太忠经过上午一事,觉得这女娃娃做事实在很上心,说不得丢四张面值五百的卡给她,“盛世的购物卡,还有差不多半年期限,随便买点东西。”

这种东西,他身边实在太多了,有闲的时候,他丢给刘望男或者任娇,那俩直接就九折或者八折变现了——陈某人吃喝用的东西,根本不愁,哪里还用得着去超市?

汤丽萍也知道,这就是两人之间的差异,略略推脱一下,就收了起来,不多时,随遇而安就赶了过来。

“裸官?这个题材不错,”他听说事情原委之后,重重地点点头,这时候他的酒意已经消去了不少,不得不说,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他的反应还是很敏锐的。

“正好充实我现在搞的这个系列评论,”他如此分析,“这划到精神文明建设里都有点勉强,说得准确一点,这是组织原则问题。”

“组织上的,才最致命的,”陈太忠深以为然,他苦笑着点点头,“说轻一点是监督机制不利,说重一点就算渎职也不为过”

“这本来就是渎职,”随遇而安年纪不小了,反倒还有点老愤青的意思,“组织部门是干什么吃的,纪检委是干什么吃的,信访办是干什么吃的?”

陈太忠笑一笑,也不说话,对这样的评论,他心里多少有一点不以为然,陈某人现在的屁股,已经不像以前一般亲民了——老随你说的都没错,但是这些部门不是国安,没有大规模私下调查干部的权力啊。

当然,他还是认可这个指责的,这种苗头不是今天才有的,想一想在法国马赛遇到的杨秀秀——那次蒙勇差点栽了,就可以知道,在经济相对发达的地方,这种苗头早就出现了,说是蔚然成风也不为过。

毕竟支光明那些人在谈及此事时,是用一种很淡然的口气谈的,没有任何的惊讶,纯粹就是酒桌上扯八卦的意思。

相关部门对这种现象重视不够,警惕性也不够,更没有提出相关的应对措施,这确实是有不作为的嫌疑——不可能没有人注意到这种新的动向。

看他有一点讪讪,汤丽萍出声打岔,“随遇而安老师,太忠哥目前想做的,就是抓精神文明建设,其他事情,他也没权力管的。”

“权力是要靠自己争取的,”随遇而安到底是喝了不少酒的,就有点亢奋,口沫横飞地指点江山,这原本就是他的最爱,“这是新的历史时期出现的新情况,根本没人说,这该是哪个部门管,既然没划定区域,陈主任你为什么不拿过来?”

“谈何容易?”陈太忠苦笑着摇头,他现在又不是刚进官场的初哥他就算再能折腾,也要慎重对待这个建议,而不是一时热血上头去冲动地蛮干。

干部管理,这可是党委最核心的权力,比如说,他有心将郭建阳调动一下,都不方便直接跟马勉说,这是犯大忌讳的事儿。

就算将来稽查办能顺利地成立,这边更多的也就是提个建议什么的,了不得再针对什么个案,表示一下关注,也就是这样了。

想到这里,他不想再跟随遇而安谈下去了,老随这人毛病是多了一点,也有点虚伪,但是相较而言,人家的屁股是坐在人民一边的。

哥们儿的屁股,似乎有点歪了陈太忠也发现了这个趋势,然而,这世界上有些事情……也不能那么简单地去看。

像禁止干部家属经商,这禁令的初衷是好的,防止相关的领导以权谋私、权力寻租,但是像郭建阳的妻子,开个小卖部都被禁止……那还真就影响了生活质量了。

“脑瓜有点乱,”他想问题想得头大,终于拿定主意,我管不了那么多人,只护得自己身边人周全,让自己赏识的干部能有用武之地,也就是这样了,做到问心无愧即可。

他站起身来,“还要联系一下领导,完善一下思路,老随,这稿子交给你了啊。”

“没问题,陈主任你放一万个心吧,”随遇而安拍着胸脯……

陈太忠让他的一席话说得有点心里腻歪,下午也懒得去关心高乐天的事儿了,联系了一下马勉,马主任却是人在外面——“晚上还有饭局,你等七点来钟去我家吧。”

七点钟整,陈太忠出现在马主任家,这次马主任的妻子张璘开门就很痛快了,上得楼去,家里还是那母女二人。

张璘要给他冲茶,小陈同学赶紧上前自己动手,电视里正演着中视的《新闻播报》,两人坐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说着说着,张璘居然提出一个比较古怪的问题,“对了小陈,你知道马主任去哪儿了吗?”

“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心里纳闷儿,你这做老婆的,找我问你老公的下落?他笑一笑,“主任不说,我哪儿敢乱问?”

“那倒是,”张璘点点头,不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不自然,自她眼中一掠而过。

七点半,中视正播出天气预报的时候,马主任回来了,嘴里多少带了点酒气,“小陈来了?嗯……有什么事儿?”

陈太忠将今天对文化市场的突击检查做了汇报,并且说明里面出现了新的情况,“关于干部家属拿外国绿卡……这件事能不能纳入稽查办的职责范围?”

“这个当然可以,”马勉不愧是文明办一把手,略一沉吟就点点头,“干部家属在海外有绿卡的,可以形成一个报备制度,便于组织上管理……”

“出国留学和工作,咱们应该是大力支持的,这有利于祖国的建设,但是干部家属出国,可能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容易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从而被人民群众误解。”

要不说是宣教部的副部长呢?三言两语就点出了问题的实质,陈太忠一时觉得,自己的境界还真是有待提高,做事手段还是有点单调。

“主任的指示很好,帮助我拓展了思路,”他笑吟吟地点点头,“这么一来,不主动报备的人,一旦被查出来,那就要对组织做出解释了……完善的制度,真的是太重要了。”

“解释了之后呢?”马勉面对某人的马屁,不但没有高兴,反倒是低声叹一口气,“只要想找借口,总是找得到的,你小心这个报备制度,反倒成为某些人的保护伞……世界上就没有完美的制度,只要有制度,必然有利弊。”

“那还不简单?干部家属就不能无故拿国外的绿卡,”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就该对相关的干部采取必要的党纪处理——不管他们有什么苦衷。”

“但是咱们宣教部,只有曝光的资格,而且还得要注意大局,”马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相应的配合,还是得跟邓健东沟通一下,或者还有……许绍辉。”

“嗯?”陈太忠讶然地哼了一声,心说合着马主任你在这里等我啊?他才待再说什么,不成想一边的张璘低声地“嘘”一声,“好了,《今日素波》开始了。”

今日素波说的就是老百姓身边的事儿,而今天文化市场的突击检查,则是今天的头条,梁靓一脸肃穆地做着报道,“……到现在为止,案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据警方透露,在这个犯罪团伙背后,不排除还有政府工作人员参与的可能。”

这话就相当狠了,敢在电视上这么播出,那基本上就是定性了,马勉看得都是一呲牙,“我说……谁允许她这么报道的?太忠你这工作方式……要稳重啊。”

“这是电视,又不是报纸,”陈太忠听得就笑,纸面媒体和影视媒体的区别,就在这里了,印成文章的话,那就是白纸黑字结结实实的了。

可电视不一样,搞媒体的都知道,电视新闻号称“逝去的错误”,有些报道有偏差,但是播完就过去了,谁想查证——除非做了录像,不像报纸一般,随时都能拿出来看。

所以,电视新闻犯点错误,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在措辞方面,不需要特别讲究,而且他们纠正起来错误也方便,大不了下次报道的时候更正一下,甚至他们都可以不提上次报道错了什么——对一般的老百姓而言,谁吃撑着了去录新闻?

“还好不是报纸,不过,你的老市长又要被动了,”马勉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梁靓那句话,没人注意到就算了,要是有人注意,捅到段卫华那儿去,再正常不过了。

“高乐天的问题,已经有了大量的人证物证,不好翻过来了,”陈太忠很肯定地回答,接着又说一句笑话,试图缓和一下气氛,“不过这摄影师真够差的,只拍了我半张脸。”

“哈,”张璘听得笑了起来,大多数女人的笑点,还是比较低的,尤其是敢在马主任面前这么开玩笑的人,真的不多。

不过,有没有人骚扰段卫华不好说,没过几分钟,骚扰陈太忠的电话倒是进来了,来电话的正是今天带队出动的冯局长,“陈主任,市纪检委有领导打过来电话,想了解案情……我该怎么回答?”

(七千字到,目前在第二十一,月末了,有票的朋友不要再攒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