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2 -2373人的名儿预定四月

2372 2373人的名儿(预定四月保底月票)

2372章人的名儿(上)

凤凰陈太忠……这五个字,砸得在场的人有点晕,敢直接报名字的主儿,哪里是一般人能够招惹的?

这里折腾的厉害,招了几个闲人过来看热闹,有那曾经觊觎张馨美色的主儿,听得就暗暗咋舌,这美女果然是稀缺资源,能随身带着极品美女的主儿,果然是不含糊的……幸亏咱没傻不啦叽地去搭讪。

可是大堂经理并不为所动,你在凤凰或者是大名鼎鼎的主儿,但是这里是素波,是省城,凯利大酒店可是有些背景的。

于是他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回答,“好吧,您是凤凰陈太忠,不过……您确定要我把您的名字向上面汇报吗?”

这句问话,多少就带了点不屑——你要当心,我老板很可能没听说过你,到时候他不给你面子,那你可就是自取其辱了,不是每个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认识我们老板的。

当然,不屑只是含义之一,他还隐隐有威胁之意,我不汇报其实也是为你好,万一你的名字被老板惦记上,从而导致将来出现什么严重后果,那你可就后悔都晚了。

“你当然可以不汇报,”陈太忠也冲他微微一笑,对方这种不屑加威胁的态度,令他非常地不爽,于是就有意调戏一下此人。

怕了吧?大堂经理的嘴角,禁不住冒出了一丝笑意,不成想下一刻对方的话,直震得他眼冒金星,“不过你要是不汇报的话,我很确定,造成的后果是你自己承担不了的。”

“哦,”他倒还真沉得住气,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接着又微微一笑,“我会尽快答复你的。”

这次,他连您字都不称呼了,不过陈太忠并不在乎,只是将声音略略地提高,又说了一句,“小家伙,我只给你十分钟啊。”

这话说得有点忒托大了,那大堂虽然年轻,但是看起来怎么也有二十七八了,不过,在陈某人眼中,对方不管是从身份还是从年龄上讲,确实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他这狂妄,被旁边的人看到眼里,有人轻声感慨,“这是谁家孩子啊,真不知道好歹,凯利哪是你一般人招惹得起的?”

“你怎么知道人家就是一般人呢?”一旁又有人轻声嘀咕,“敢直接报名字的,又有几个简单的主儿?”

“再不简单,在天南一亩三分地儿上,有几个人大得过蒋世方?”感慨的这位,还真知道点内幕,“凯利的老板,可是认识蒋省长的。”

陈太忠倒是不为所动,就那么双手插兜站在那里,张沛林心里却是有点不自在,他对凯利的来头,多少也有所耳闻。

这还是要扯到移动的施工上,没错,就是移动的施工,移动通讯基站的建立,是从无到有的,先市区后城镇,然后是边远山区,只有完善的网络覆盖,才能提供让公众满意的服务。

然而,这并不是移动公司所能做的全部,比如说他们还可以提供GPS卫星定位什么的服务,不过在做到这些的同时,他们要优先考虑的,还是网络覆盖的问题。

这覆盖并不是网够大就行了,还有个网络盲点的问题,比如说某一栋建筑比较大,墙厚了一点钢筋水泥用得多了一点,尤其好死不死的是,周围还有庞大的建筑群,遮蔽了基站扇区的信号,这就是绕不过去的麻烦了。

当然,移动公司有解决的方案,这方案叫做“室内覆盖”,也就是说移动的信号蔓延到室内,像电梯什么的,加个室内覆盖的设备,电梯里也能接打电话。

眼下是两千年,室内覆盖也是新兴事物,是被业主们追捧的——想一想也能理解,相同条件的酒店,客人进来住宿,在其中一家就没信号,另一家却是在电梯里都能打电话,客人会选择哪一家,这还用问吗?

当然,这是室内覆盖发展的初期,所以大家都是要追捧,到后来大家习以为常了,有那酒店刁钻,仗着住在自己这里的客人多,反倒要挟移动,你要上室内覆盖,就得跟我交费用。

反正联通安装的时候,是交了费用的,而在我这家酒店里,联通有信号而移动不能用,想来你们也会损失业务的——这就是看准了移动追求业绩的名声了,反正店大欺客客大欺店,世间事原本如此。

还是那句话,眼下是室内覆盖初期,而移动才拆分出来,各项机制还在磨合之中,而施工力量也严重不足。

所以,这个室内覆盖,反倒是商家求着移动公司来做——没办法,进了你的地盘手机没信号,谁愿意来呢?对酒店而言那是服务不完善,对写字楼来说,那是办公品质不够高,那么在那里办公的公司,实力也会受到别人质疑。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张沛林知道,这个凯利由于是私人酒店的缘故,原本在计划中排得挺靠后的,但是人家找了省政府的人出面打招呼,所以室内覆盖做得很快。

“要不,我跟他们老总联系一下,”张总真的不想把事情闹大,不就是几千块钱嘛,没必要搞得这么天翻地覆的,于是在小陈身边小声嘀咕,“这最少是我们移动的银卡客户,有专门的客户经理负责沟通的。”

“沟通啥呢?顾客是上帝,你们客户经理一来,肯定要讨好别人不是?”陈太忠哼一声,他倒也没心思把事情搞大,但是既然报了名号出来,他自然就不肯让小小的客户经理灭了自家的威风,“这老板要说不认识我,我转头就走。”

事实证明,话说得太满并不是什么好事,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而大堂经理却还没有出现,尤其要命的是,旁边有那好事者,唯恐天下不乱,自己看不成热闹。

于是,就有人有意无意地提醒着,“这十分钟过了吧?”

“你那表慢了,我手机掐了秒表的,这都……得,就这说话的工夫,十一分钟啦……”

你先人的,卡了秒表看哥们儿热闹?陈太忠不听这话则已,听到了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狠狠地看那人一眼,顺手又丢个神识过去,小子,你且得瑟着。

“喂,你看我这一眼,是什么意思啊?”不成想,他还没想着生事呢,那边反倒是不服气了,是一个年仅二十四五的后生,个头也就一米六五左右,人长得却是十分英俊。

这家伙看起来,很有点想架梁子的,他一边说,一边用不无挑衅的目光看着陈太忠,“跟我斗,你差得太多了,劝你一句实在话,还是专门对付于总吧……”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啊?”陈太忠真是被他搞得哭笑不得,说不得走上前,不顾众人的拉扯,抬腿一脚,就将这家伙踹进了不远处的游泳池里,“切,我说话,也有你插嘴的份儿?”

这位噗通一声掉进池子里的时候,他已经在向外走了,不过紧跟着,身后跟着就追过来了两人,“小子,你打了人想跑吗?”

“怎么,你们也想进去凉快一下?”陈太忠脸一沉扭头望去,心说我已经把名号报给你们了,你们非要上杆子找虐,那怪得了我吗?“谁想凉快的,把屁股撅起来。”

“陈……陈主任,原来是您啊,”远处,大堂经理一边喊着,一边就奔了过来,他方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多大的来头。

凯利的老板,也是有自己的应酬的,大堂拨了好几个电话,那边才接起了电话,“有什么要紧事儿,不能跟梁总说一下吗?”

这事儿梁总做不了主大堂虽然在别人面前很牛,确实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说不得将事情原委说一遍,“……这个陈太忠,听起来很是有点目中无人,口气大得惊人。”

“陈太忠?”老板在那边沉吟一下,有点不太确定地发话了,“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谁说起过,凤凰的是吧?你等我电话”

接下来,他的电话就回来得很快了,说实话,电话打到凤凰了解的话,陈太忠的大名,那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人你给我招呼好了,他的朋友丢多少钱,你就补多少钱……十万以下,你不用请示我”

大堂一听,就知道自己是真的遇上牛人了,说不得连滚带爬地往回跑,却是正看到此人要离开,一时吓得心惊胆战,“我……我已经请示了领导,这件事,完全是我们凯利的责任,跟您无关的。”

“你早干什么去了?”陈太忠微微停一下,冲他一笑,“现在你就不要跟我说这些了,你就把我当作一个普通消费者好了……”

这位心里尚未来得及窃喜,那边就接着说话了,“我们的东西在你们凯利丢了,而你们不让我报警……行,那点钱我不要了,你们等着见报吧”

这话搁在别人嘴里,可能是威胁,开酒店的就是这样,接触的五花八门的人海了去啦,摆开八仙桌,接的就是四方客,这世界上啥人没有呢?

但是大堂经理太清楚了,这位是真的有这种能力所以他不能容忍这个结果的发生,于是忙不迭地追喊着,“我赔您两万……五万也成啊,咱坐下说一说,我们老大马上就过来了,他要亲自向您道歉。”

2373章人的名儿(下)

“他……‘亲自’向我道歉?我呸”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那是个什么玩意儿,自己的买卖搞得乱七八糟,有人不满意……他‘亲自道歉’就算完事儿?小家伙,就是你了……帮我传句话,凭他那个鸟蛋,我没时间亲自接受他的道歉”

“陈主任……你这……”大堂经理真的傻眼了,凯利开了时间不短,到现在也快两年了,但是凭良心说,他也确实没见过什么真正的刺儿头。

可眼下这位,就真的是了,人家甚至没时间去“亲自”接受于总的道歉,一时间他也没了什么好主意,走上前下意识地扯住了年轻人的衣襟,“陈主任你听我说,我真不知道是您,不知者不怪,您说是不是?”

“我可是想要讹诈你们凯利的人,”陈太忠看着他,神情有些严肃,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主儿,记仇的能力在仙人里都是一等一的强,“你要这么说,就认为我朋友在你这里丢了八十万的事情,是真的了?”

“八、八、八、八八八……八十万?”大堂经理还真没想到,对方这么一张嘴,损失就翻倍了——不是十倍,而是一百倍,而这个数额,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老板授权的界限。

“请您等一下,我们领导马上就到了,”总算是他还有点急智,马上就将事情推给了自家老板,“请理解一下,这样的面额,我这种小人物做不了主。”

“哦,刚才你跟我说话的口气,挺像个大人物的,”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你只是个小人物?我说……那你跟我瞎耽误什么工夫?”

这话说得大堂好悬没有一口血喷出去,他自认,自己的处理方式没有什么太大的错误,就是不知道走了什么样的霉运,遇到了这么强势又操蛋的主儿。

然而,这操蛋主儿的折腾劲儿还没过去呢,就这么说话的工夫,被踹到水里的那位爬了上来,虽然心里气到不得了,然而眼见折腾自己的这位趾高气昂的,也不敢多说话,就站在那里愤愤不平地看着。

此人是少年心性,再加上等闲很少吃亏,眼下受了这样的委屈,真的很不甘心就这么离去,想着我就算栽,也要知道栽在什么样的人的手里了。

他是有这么个心态,却也不敢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来,就站在一边看,心说我也不招惹你,你总不能连我旁观的权力都取消了吧?

可是他真要默默地走了,那倒也算了,这么一逞强留在现场,陈太忠在眼角瞥到的时候,心里就又不舒服了,“那个啥,小家伙,我看这仨就挺有嫌疑的……你帮我调查一下啊,他们要是走了,我唯你是问。”

人情社会,就是这点不好,办事不太讲证据,当然,他这话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这帮人唯恐天下不乱,很难说是不是抱了什么目的。

“啧,”大堂经理有点头疼,他也见过那小伙子两次,知道那位似乎也是个不含糊的主儿,听到这姓陈的随便扣帽子,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那几位跟你们一样,也是客人。”

“哦,是客人就不可能,那么说,你也知道是内盗了?”陈太忠冷哼一声,同时又不无鄙夷地看一眼那水淋淋的小伙子,“小子,是不是还不服气?”

小伙子是真想放两句狠话,不过看到这位不讲理到极致,也只能悻悻地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大堂经理见状,赶紧招呼一声,“那位朋友,你等一等,说清楚了再走。”

他知道这三个不是小偷,但是姓陈的已经放出话来了,要是让这仨走了的话,人家要“唯你是问”,虽然明知这帮人也不好惹,但是相较之下,很显然,姓陈的更不好惹,自己得罪人在先,现在就要有一个端正的态度。

“,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偷东西,”小伙子听到这话,一时间大怒,“狗眼看人低,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你给谁当老子呢?”大堂听得脸就是一沉,麻痹的你惹不起正主儿,就看我好欺负?他抬手一指对方,“再满嘴喷粪,信不信我先揍了你再说?”

小伙子登时语塞,他知道凯利的于总有办法,自己也招惹不起,要是换了姓梁的副总来,他也是不宜招惹——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

但是对这个大堂经理,他还真放不进眼里,可是还是那句话,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家真要揍了他,他这个场子也不好找回来。

“好了太忠,不折腾,走人了,”张沛林走了过来,将手里的钻石卡随便往地上一丢,不动声色地发话,“这什么破玩意儿,一点用都不管。”

“赔钱,”陈太忠冲大堂经理一瞪眼睛,“你也承认是内盗了,那我就不多说了。”

“我……没承认是内盗啊,”大堂是要多冤枉有多冤枉了,他双手一摊,很无辜地看着对方,“我只是说人家也是客人,既然是客人……这更衣室不是分男女的吗?他怎么可能去偷这位女士的钱呢?”

“你在说谎,”陈太忠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以他对气机的敏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在胡说“内盗”二字时,对方的气势不由自主地一滞,“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还真不明白,”大堂苦笑着一摊手,不过他心里却是有数,这桩失窃案,十有还真是内盗,这不仅仅是因为只有内部人才有作案的条件。

事实上,近期这游泳馆,确实出了两起疑似的失窃案,之所以说是疑似,是因为失主都没在第一时间发现失窃,而是走了很久之后,才返回来发问。

为什么失主没发现失窃呢?因为他们的物品都没有丢,钱也只丢了一部分,其中一个客人的经历,就很有代表性,那位是随身带着七八千块钱,出了游泳馆之后,晚上吃饭的时候,才发现钱只剩下五千多了。

他甚至都说不清自己到底丢了多少钱,只是知道这钱的数目肯定不对,想来想去就是凯利的游泳馆嫌疑最大,不过,以这位的身家和迷糊劲儿,也只能回来问一问,这边肯定不可能认账,于是他悻悻地离开。

大堂心里明白,却是不敢开口承认,他有心将这个话题扯开,“您要的这个八十万……有点多了,稍微等一等吧?于总马上就到。”

“一边儿呆着去吧,真当我没见过钱?”陈太忠哼一声,对方前倨而后恭,他也就懒得再恶心人了,于是转头看一眼张馨,“丢了八千几?”

“八千……四五百吧,”张馨也不能完全肯定,不过,大数她还是记得的,“本来打算,明天要帮我姐买一台电脑呢。”

“好了,八千五,我不占你便宜,”陈太忠对大堂经理淡淡地哼一声,时间已经不早了,湖滨小区那边还有几个女人等着呢,今天他只带张馨出来,令其他人都有点淡淡的不满,不过这是正当应酬,她们也不好说什么。

不过饶是这样,他也不忘记叮嘱一声,“别以为赔了钱就没事儿了,你们必须得给我查出来,到底是谁偷的钱,查不出来,别怪我不客气”

大堂经理暗暗叹口气,他确实下决心要查一下了,那不开眼的混蛋,今天能得罪陈太忠,明天就能得罪李太忠,这种害群之马必须清理。

但是,就算查出来,他也不可能声张啊,于是他苦笑一声,“我们可以多赔您一点儿,接下来我们会调查,但是不保证有结果。”

赔钱都赔得这么窝囊,对凯利来说,这真是不可想象的——这种坏头,凯利从来都没有开过,不过,连于总都发话了,十万以下他做主,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真当我没见过钱吗?”陈太忠冷笑一声,抬脚向外走去,“人必须交出来,你觉得赔得委屈,我还觉得委屈呢……查不出来人,我这不是成了敲诈吗?”

“您哪儿是这种人?”大堂见状,忙不迭地追了上去,“刚才是我嘴臭……您等等,钱,我给您张罗钱去……于总正往这里赶呢。”

陈太忠既然要走,哪里还有什么兴趣见那于总?他冷哼一声,“我还要来,你就不要跟我扯这些了,到时候有空的话,我会‘亲自’见他的。”

这家伙的记性,还真的不坏,一个“亲自”就让他念叨到现在了,可见其锱铢必较的心性,等大堂从柜台上取出钱之后,三人扬长而去,只剩下大堂经理看着远处那水淋淋的小伙子发呆。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那清秀的小伙子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这就十点半了,”陈太忠上了车,探头看一下仪表盘,感慨一声,“时间过得还真快……”

奥迪车才刚刚起步,又有电话进来,打电话的是凤凰的小董,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兴奋,“陈哥,你看新闻了吗?俄罗斯的核潜艇‘库尔斯克号’,沉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