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4章 开心抢注

官仙 2374章开心抢注(求保底月票)

小董的兴奋,并不是幸灾乐祸的意思,而是说他抢注的域名Kursk,终于有了巨大的价值。

抢注这个主意,最早还是陈太忠想出来的,不过,这只不过是某人的一个恶趣味罢了,他出了这个点子之后,又让刘望男开了一家公司搞这个。

刘大堂对这公司的兴趣也不是很大,那时她也不会电脑,于是陈太忠又找到小董帮忙,要其帮着管理,顺便赚一份公司。

反正这个为抢注而开的公司,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坚持着,每年除了人员工资和日常开销之外,每年维护注册的域名的费用,也从十来万慢慢地涨到了去年的小五十万。

但是,这种单纯的投资,一般得不到什么太大的收获,其间也有一些域名,被人看中了,可是陈太忠看不上这点小钱——其实刘望男也看不上这点小钱,于是就将价钱定得极高。

所以这公司开了两年了,到现在也不过才成交寥寥三笔,不过成交价格倒都不算低,第一个域名就卖了一万美元,买入的美国佬没命地抱怨,说中国人太黑心。

其他两笔,都是卖给了国内,小董见这投资和收益不成比例,心里也揪得慌,陈主任和望男姐都不对公司的运行作什么评价,反正没钱了就再往账上打一点。

我可是还挣着一份儿薪水呢小董做人有章法,当粗则粗该细就细,没那么矫情,但是这也是事儿不是?

所以他一听说库尔斯克号沉没了,马上就给陈太忠打电话报喜,这可是大好事儿,“这次啊,咱们可是能狠狠地赚一笔了。”

“能赚多少?”陈太忠对这个行当不是特别熟悉,他知道这次能赚钱,可是对于具体数目不是很清楚,“能把这两年的投资都赚回来吗?”

“能不能回来……倒不敢确定,关键是很有炒作的价值,”小董笑着回答,“咱可以认为它值一百万,也可以认为它值五百万,当然,真要卖的话,可能连八十万也卖不出去。”

“明白了,这就是资源”陈太忠听懂了,这个东西说有价就有价,说无价也无价,关键这是独一份儿的,“嗯,明天你来素波吧,咱们好好合计一下,怎么把利益最大化……小董你干得不错。”

“这是陈哥你指点得好啊,”小董在那边开心地笑着,“你要我关心俄罗斯的核潜艇的嘛,我连美国的核潜艇一起都关心了,而且抢注的不止是.COM,连.NET和.ORG这些域名,我也都抢注了,哈哈,一把就赚回来了。”

“确实不错,”陈太忠又夸奖他一句,压了电话,他仔细想一想,还真是的,自己当初只不过是想不起这个库尔斯克号了,才要小董将俄罗斯的核潜艇都过一遍。

而小董却也听话,不但将三个域名统统抢注了,还将主意打到了美国的核潜艇身上,由此可见,这人办事真的挺靠谱……

第二天是周日,陈某人恣情纵欲了大半夜,难得地起得晚了一点,起来之后,他没有过于纠缠那些熟睡的佳人,而是走出小区去买报纸。

时近八点,小区门口的报亭,已经有了今天的《素波晚报》,陈太忠买了一份,信手一翻,找到随遇而安的文章看了起来。

果不其然,老随的风格,还是那么犀利,而且在文章中,他毫不留情地斥责那些裸官为国贼。

“当一个干部,都对自己效力的祖国失去了信心,千方百计地安排家人出国,并且做着退休后拿着贪污的民脂民膏去国外颐养天年的美梦,这样的国家,还会有希望吗?这样的政府,还能获得人民的信任和支持吗?这样的国贼,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老愤青的文章,果然就是愤青口吻,陈太忠看得苦笑,这种话也就是这种体制外的人能说、敢说,体制内的人谁敢这么乱说?

“这样的干部,称之为国贼一点不委屈,当号召大家报效祖国的同时,他们却是在用各种手段卖国,当然,这卖国也得手里掌握了各种资源才成的,以往的平头百姓,会抱怨自己‘报国无门’,现在的社会风气,却是大家都在抱怨‘卖国无门’,这个笑话,真的冷煞人心”

“卖国?”陈太忠看得撇一撇嘴,看到文章里说了官僚买办一词,他隐隐觉得有点刺眼,因为这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凯瑟琳,虽然他很确定,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己都没有出卖国家利益,但是……他心里就是不自在。

文章的最后,用了“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做结尾——你们做干部的都是这样的觉悟,还指望民众们有多高的觉悟吗?

这跟他的系列报道主旨相呼应,还是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评论,不过这一篇的评论,力道太重了,连主使者都禁不住报之以苦笑,“老随啊老随,鲁迅可是说过的……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

等他看完这篇评论,也就走到了离房间不远处,其间有邻人路过,见他居然能抱着《素波晚报》边走边看,煞是认真的样子,禁不住也投之以纳闷的眼神。

他进门之后,雷蕾已经起来了,见他拿着报纸琢磨,走过来略略地扫了两眼,点点头,“这人说得话太厉害了,我写不出来。”

“你是不敢写,”陈太忠撇一撇嘴,苦笑一声,“要我去写,能写得更狠。”

没过多久,刘晓莉的电话打了过来,也是说这篇稿子的,刘记者同样是表示了羡慕和钦佩,陈某人实在不想再说这个了,“对了刘记,有时间的话来家里坐一坐吧,有个素材,你应该会比较感兴趣。”

刘晓莉对他私生活的糜烂,也早有了解,不过陈主任从不拿权势压人,大家你情我愿的,他又没有成家,乱一点也正常——起码陈某人从不点小姐,对每一个跟他在一起的女人,也愿意去关照和珍惜。

“湖滨生态小区吗?”刘晓莉还真知道这个地方,只是她从来没有来过,“还有些谁在啊?”

“起码你蕾姐也在呢,你到了门口,给她打电话,让她去接你,”陈太忠笑一笑,压了电话之后,才跟雷蕾嘀咕一句,“她还问谁在……真是的,好像我要把她怎么样似的。”

“她巴不得你把她怎么样呢,”雷蕾笑着白他一眼,两颗小虎牙调皮地露了出来。

“少扯吧,就她那长相,”陈太忠听得摇摇头,他知道刘晓莉的家庭生活也很糟糕,不过,他对她还真没什么想法,“做朋友,不就挺好的吗?”

“不扯啊,她不算难看吧?而且,还有更好看的惦记着你呢,”雷蕾笑着白他一眼,“昨天你不在,梁靓跟田甜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粥,听说……她可欣赏你呢。”

“切,那是我对她有用”陈太忠正气凛然地看她一眼,心里却是禁不住悄悄地走一个小私:哥们儿这魅力,还真不是盖的。

“嗯,昨天她的节目,做得也不错,”雷蕾点点头,她心里也清楚,太忠现在算是宣教口儿上的人了,有些女主播想找个后台靠一靠,也是能理解的。

大约过了五十分钟,刘晓莉来了,可巧的是,小董也开着一辆破面包车来——不是以前那辆,但是同样破旧。

小董也是第一次来湖滨生态小区的别墅,不过他是干脏活的,见识过太多不该见识的东西了,倒也没怎么意外,而是扯着刘记者和刘望男,兴致勃勃地说起了抢注成功的事情。

“这个信息不错啊,”雷蕾正挎上背包准备出门,听他们说得热闹,禁不住插一句嘴,“我还写过一篇《商标被抢注之伤》的报道呢,呵呵,今天轮到咱们抢他们了。”

“还是陈哥牛,早在两年前,就知道俄罗斯的潜艇会出问题,”小董笑眯眯地伸出个大拇指来,他这本是凑趣的玩笑话,殊不知,这话还真的是无限接近于真相。

“这个稿子……是不错,但是不合适我写,”刘晓莉沉吟半天之后,方始苦笑着摇一摇头,“我现在写稿子,主要也是针对精神文明建设这一块儿,董总的抢注,从程序上讲没有任何问题,但多少给人一种不够道德的感觉。”

“咱们是在按他们的规矩在玩啊,”小董听到这话,就有点不服气了,“国与国之间,有什么道德可言?讲的就是规则,我没有违反规则。”

“我不是那个意思,”刘晓莉听了赶紧摇头,她在莒山煤矿采访时,小董可是前前后后地维护她,“我是说……可以让我的同事来写这篇稿子。”

“你要是嫌不好,这个消息我要了,”田甜终于露面了,她本来就是晚睡晚起之辈,身为公众人物,她还要注意个人的形象,到现在,她也不过是才简单收拾完,还没吃早饭呢。

“不会吧?”雷蕾听得一咋舌,她也认为这个消息好,但是身为省党报记者,要注意大局感,“我都没敢说要,还要请示一下胡主任呢,你省台的不得考虑一下后果?”

“省台可是没省党报敏感,而且电视媒体,就是‘美丽的错误’,”田甜笑着点点头,“这么吸引眼球的报道,犯点错误算多大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