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5 -2376炒作

2375 2376炒作

2375章炒作(上)

“喂喂,望男还没表态呢,”陈太忠见到屋里气氛热闹,禁不住高声发话,事实上,看到自己一手炮制出的新闻如此地抢手,他心里也禁不住那份自得。

“我无所谓,看太忠你的意思吧,”刘望男微微一笑,看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她的声音里拥有无限的柔情。

她很清楚,这件事情在曝光之后,她和她的公司的声誉,都会有前所未有的提高,这种长国人志气的事迹,或者领导们会有这样那样的考虑,但是她相信,自己在老百姓的眼中,肯定会是正面人物的——咱中国人被人抢了多少回了,轮也轮到抢外国人一把了。

而她毕生的志向,就是做一个被众人瞩目的交际花,这件事能帮她赢得相当的关注和美誉度,所以她的开心只有更多,“不过想采访我的话,可是得给好处了啊。”

“我让太忠……”田甜跟她口无遮拦惯了,下意识地就蹦出了几个字,总算还好,她立刻就意识到了有外人在场,终于将下面那些少儿不宜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呵呵,”陈太忠笑着看她一眼,那笑容里隐藏的暧昧,让美女主播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飞起一团酡红。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某人见打击了某人的气焰,这才摇摇头,“我是想让你们集思广益一下,怎么炒作这件事,小董,你把这个价值的性质,跟大家解释一下。”

小董把自己的思路跟大家解释一遍,最后方始发话,“怎么让这件事情的利益最大化,这一点很关键……当然,要是新闻报道里能统一口径的话,那就更好了。”

“这个也是啊,”刘晓莉点点头,事实上,她也很眼馋这个消息,只是她的公众形象已经基本定型了,而且最近,她挺羡慕随遇而安那种肆无忌惮的辛辣和嘲讽,有心往这个方向发展一下。

既然有心走新闻加时评的路线,她也不得不考虑,认真地打造一下自己的纸面形象,这个消息,跟她一直强调的道德观不怎么相符。

“这是独家价格啊?”田甜一听,心里也明白了,她对这个行业不甚了解,但是作为整天报新闻的主儿,她接触过太多各色的消息了,

尤其是作为主播,她也知道吸引眼球重要性,还有炒作的必要性,说穿了,互联网是媒体,电视也是媒体,“那么照这么说……这个价格可以是无限的。”

“咦,你这么说,我倒想起个可能来,”张馨原本是静静地坐在一角的,她性子里本来就爱静。

听到大家说起域名啥的,作为素波移动分公司的数据部经理,她原本有一定发言权的,你抢注者再厉害,不过是ICP,是网络内容服务商,我可是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是ISP来的——正经是有了ISP,ICP才会有价值。

ICP内容再好,没有ISP网络支持的话,大家看得到吗?

但是听到田甜的话,她还是禁不住出声插话了,“既然是可以不限价的,那么,为什么不让小紫菱……让她的易网公司,天价从望男姐手里买了这个域名?”

“这么一来,卖个千八百万都正常了,对两家公司也都是很好的宣传,”她觉得自己这个建议很好,我们关起门来商量价钱,说白了这肥水还留在自家的田里,可价格就炒上去了。

她这建议是真的出于公心,在陈太忠的诸多女人里,若论对他的高层官场能力的了解,无人能超过张经理,唐亦萱不行,吴言也不行,唯一可能跟她相颉颃的,大概就是马小雅了。

张馨知道荆紫菱才是陈太忠的正牌女友,而小紫菱还很得黄老的宠爱,她自己又是离异之身,提出这样的建议,真的太正常了,而且她还知道,“易网公司的搜索引擎‘一网打尽’,正在最关键的扩张期,她的竞争对手也很厉害,像百千度,势头就很猛的。”

小董这抢注,真的很彪悍,陈主任当年发话,就像抢注库尔斯克一样,要抢注“百度”和“千百度”,做联防队员的他,毫不犹豫地就执行了,搞得ESP的专利拥有者,只能注册百千度这样的域名了。

奇怪的是,张馨这话一出口,田甜登时就闭嘴了,左看右看的,只当没听到这话,雷蕾则是一脸的古怪神情,也不说什么话。

刘望男心里也明白,她的目标是长袖善舞的交际花,这点是非哪里可能整不明白?

别看大家躺在一张**的时候,配合都很默契也挺融洽,姐妹之间,也常常接受太忠身上带着的别人的体液,然而,真要说到名分大义,那就大不相同了,正宫只可能有一个——田甜是有资格问鼎正宫的,听到这话心里好受得了才怪!

于是,她微微一笑,“紫菱一个人在京城打拼,真的不容易啊,张馨你这个提议,真的很不错,紫菱将来知道了,一定会谢你的。”

刘大堂是老好人,这话不假,但若是有谁认为她只是老好人,那就大错特错了,想当年,她可是试图通过控制丁小宁的肉体,将其送给陈太忠享用的。

而想做一个成功的交际花,仅仅会阿谀奉承也是不够的,事实上,她只有对陈太忠的时候,才会是异常好说话,也正是因为如此,她虽然年纪跟张馨相仿,比雷蕾还小一点,却成为了众女之中当之无愧的大姐大。

现在她这话,就有点夹枪带棒了,你们不支持张馨的行为吗?麻烦搞一搞清楚,这是太忠自己指定的正宫人选!

“望男姐,自己内部炒作,一旦被人戳穿,难免被动啊,”田甜居然还要反驳,不过,她的气势确实已经衰退了,“我的意思是说,找个外国公司倒一下手,那就真实得多了……太忠在欧洲,关系不是很多吗?”

“可是这么搞,税是个问题吧?”李凯琳怯生生地发话了,要说这帮人里,她才是最不敢发言的,张馨虽然好静,但那是习惯问题,可她却是什么都差人一头。

论见识,她比不过诸位,论出身,就算刘望男也出身于通玉这种小县城,但毕竟是县城里出来的,更别说还当过文艺兵,也很有点眼力——而她,则是从东临水出来之后,做了几天歌厅收银员,后来更是直接成为了太忠哥的小女人。

要是论身家的话,她倒是能稳稳地胜过田甜、雷蕾和张馨,比望男姐的公司也不差,那个厂子不大,但是究竟是个实体。

然而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陈太忠赋予的她的,作为陈太忠的女人,她所能拥有的,别人想要得到,也没有多难——是的,身家不是问题。

更何况,别人都比她年纪大,她就是这一群女人里的小妹妹,自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唯一跟她年纪相仿的丁小宁,却是深得太忠哥青睐,身家已经过亿了,她最能拿得出手的,也不过是留了一个囫囵身子,关键时刻毅然地献给了太忠哥。

然而,李凯琳实在是憋不住了,才问的,“就按两百万算好了,企业所得税是百分之三十三,望男姐,这是大家内部互换,就这么一下,六十六万可就没了。”

她的工厂,开户是在开发区,虽然开发区撤销了,但是相关政策还保留着,她只需要交百分之十五的企业所得税,但饶是如此,她也有点不堪重负,所以对这个问题,她格外地重视,“为什么要便宜了税务局呢?”

“炒作嘛,这个你就不懂了,”田甜笑着回答,“大家约定,是以什么数目成交,但是到最后,等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完全可以不执行的嘛,大不了一方告个违约,意思一下就完了……你没收到钱,别人凭什么让你交税?”

“没错,甜儿说得没错,这就是个宣传的手段,只是个形式,”刘望男笑着点头,“而且凯琳,望男姐的公司,应付成本很高的,所得税……那也得等我冲抵了成本以后再说。”

“那这么说来,是不要紧的了?”李凯琳半信半疑地发问。

“肯定没问题,”雷蕾点一点头,不屑地冷哼一声,“合理避税的手段,真的太多了,凯琳这心,操得很没有必要。”

不过,说着说着,她居然就莫名其妙地激动了起来,“九八年抗洪救灾,这个你是知道的吧?你知道现场允诺捐款的企业,有多少吗?”

“那时候……我还小,”李凯琳果然是太年轻了,她甚至现在才不过十九岁,“我记不太清了,反正我捐了,至于企业……有捐五百万,也有捐一千万的。”

“狗屁,”雷蕾越发地村俗了起来,她不屑地冷哼一声,“捐款名单我手里就有,要不要我帮你从电脑里调出来?你知道到账率有多少吗?不到百分之二十……不到百分之二十啊!”

2376章炒作(下)

“不可能吧?我记得小宁姐,还捐了一百万呢,”李凯琳听得还真是惊讶了,“杜毅还把明细清单拉给小宁姐看,那单子我还看过呢。”

事实上,她想说的是,就算捐款不能全部到位,总也不至于还不到百分之二十吧?不过,小凯琳虽然为人尚算聪慧,可是这语言表达能力是要差一点,居然跑题跑到了丁小宁的身上——她想以此证明,很多承诺的捐款还是能兑现的。

不过,她词不达意,雷蕾却是听明白了,于是笑一声,“她是杜毅钦点的,能拿到明细也正常……我说小凯琳,你不看一看你的小宁姐是什么样的身世,她要是也在这种事情上沽名钓誉,那这个社会真的就没救了。”

“看蕾姐你说的,好像这个社会还有救似的,”刘晓莉听她俩越扯越远,本来不想插话,可是听到这种话也禁不住出声,“虽然我也捐了五十,但那是报社里硬性规定的。”

“说实话不是我抠门,五百我也能捐,但是……谁能来告诉我,我的钱被花到了什么地方,我省吃俭用小一个月的工资,是不是变成了领导们桌上的一瓶酒、一条烟,或者是变成新换车辆上的一个……空气滤清器?”

“好像,咱们要说的……是关于抢注的问题吧?”陈太忠眼见大家越扯越远,禁不住苦笑一声,“晓莉,你说的问题,理论上讲是存在的,这也就是我现在要抓的精神文明建设。”

“说穿了,还是政府公信力不足了,大家又不知道自己捐的钱的去向,心里有抵触情绪,在所难免,这公信力破坏起来容易,建立起来却难,唉……我的工作任重道远啊。”

“你才捐了五十,偷笑吧,我连着捐了三次,一次两百,一共六百,报社里直接扣了,”雷蕾又接话了,她说话的表情煞是怪异,抽抽搭搭的,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我这是科级待遇,我们胡主任是处级待遇,一次三百呢。”

“晓莉最近比较崇拜随遇而安,说话火气大,”陈太忠笑一笑,打算彻底岔开这个话题,“不过这救灾钱物,民政厅搞得不透明,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

“问题是,有人纯粹就是为了通过这个,博取名声,”雷蕾冷笑一声,却是不打算中止这个话题,“像红星足球队的朱宏晨,进了国家队候补大名单的,说了要捐二十万,到最后只捐了一千,再也不肯捐了……他去酒吧给公主小费,最少都是一千。”

“他要冒傻气嘛,搁给我,就说捐一千,”刘晓莉跟雷蕾在这个问题上,有着截然不同的见解,当然,真正的朋友,是不怕彼此观点冲突的,“除非像小宁那样,能知道每一笔钱的去向,要不然我就是不多捐。”

你以为丁小宁的成功,是可以复制的吗?雷蕾才要出声反驳,却猛地发现,除了自己和刘晓莉,嗯……再加上田甜,除了他们三个人,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怪怪的。

“朱宏晨?那就是一个混蛋,”李凯琳先开骂了,她跟着太忠哥在酒店唱歌,出去要了一下啤酒,差点被朱宏晨及其同伴蓝劲龄等拉进房间那啥了……虽然这仇当场就报了,但是听到这个名字,她还是禁不住想咬牙切齿。

至于陈太忠、刘望男和小董,那都是亲身经历过那件事的,听到这个名字,脸上表情怪异,却也是常事了。

“这个事情,你给我弄一份书面材料,我来收拾他,”陈太忠见小凯琳生气了,自是不能善罢甘休,不过他现在要操心的,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关于这个抢注的稿子,等一等发吧,”他将话题直接扯开,同时不忘记看一眼不远处的目的落地大座钟,眼下不过九点多一点,欧洲那边也就是凌晨两三点,“等晚上了,我跟欧洲的朋友联系一下,琢磨一下怎么统一口径。”

他想联系欧洲,却想不到欧洲那边还在琢磨着怎么联系他呢,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他接到了尼克的电话,“陈,我有个朋友,想注册一个关于库尔斯克的网站……你知道,那艘可怜的潜艇,它沉没了,这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那是北极熊的潜艇,我想不出你悲伤的理由,”陈太忠很不客气地回答,“我觉得你应该庆幸,因为,你是保守主义者。”

“但是,我朋友想对此次事件做出实事而详尽的报导,”尼克果然皮糙肉厚,就当听不出对方的意思了,“而网络媒体,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好吧,该死的,我知道这个抢注者是凤凰市的,我想请你帮我的朋友问一下,需要付出多少钱,才能拿到这个域名?”

陈太忠也不答话,直接就打开手边的小录音机,又将手机调整成免提,“这个……你能确定他是凤凰市的吗?”

“就算不是凤凰,也肯定是天南的,”尼克并不能确定那抢注的公司到底在不在凤凰,毕竟是隔着这么远,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打听到这公司在天南,已经是殊为不易了,“我想,在你的家乡,你做不到的事情,真的不多。”

“但是我并不确定你所说的,”陈太忠心里有数,托尼克打问消息的主儿,显然是对此事异常重视,要不然不可能有这样的效率,“好吧,我答应你,帮忙找出这个公司。”

“我朋友想要的是收购,而并不仅仅是找出,”尼克对他的回答,有点不满意,“天呐,你看,为了帮助销售你的焦炭,我做了那么多事情,这个小小的要求,你应该做得到的。”

这话倒也不假,尼议长先是帮着寻找下家,在找到下家之后,由于某国内公司的介入,他还派出了枪手在伦敦搞袭击,虽然没杀死人,但是不可否认,他确实是出手了。

“好吧,我乐意帮这个忙,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收购价格,”陈太忠撇一撇嘴,虽然他对白皮猪真的没什么兴趣,可他确实是接受了别人的人情了,这一点他是要认账的,“而且,我只负责传话。”

“一万……英镑,你看怎么样?”尼克沉吟一下发话了,“这件事情必须要快,你明白我的意思,热点事件只有在最新鲜的时候,才能吸引眼球……大家都在紧张地了解那潜艇里人员的死活,过了这个时间,可真就不值钱了。”

一万英镑当时能换人民币十五万左右,尼议长这个价格给得……怎么说呢?一旦要成,这第四个域名转让的单子,要高出前三个的总和,不能算一点诚意都没有。

但是陈太忠这拨人上午商量的时候,都是按百万来计算的,小董算是个明白人了,想的也是八十万左右没准就能成交,所以这价钱还是低了——低很多。

反正这眼球经济,准确的价格太难判断,眼下全世界都在关注俄罗斯沉没的核潜艇,真有那大能愿意做一做文章的话,卖出一千万也正常——毕竟,这是独家资源。

“我个人觉得,或者是太低了,”陈太忠也同样不认为这个价格靠谱,“我可以替你转达,但是我觉得,会带给你一个很遗憾的回复。”

“那么……不超过两万,”尼克心里也明白,这价钱真的是低了——要说这新闻炒作,西方人比中国人还要擅长,“我相信这个价钱应该可以打动他们了。”

“我只替你传话,”陈太忠听得有点意兴索然,两万英镑也不过才三十万人民币,老尼你这是耍我玩呢?“还有别的事儿吗?”

“你会帮我处理好的,难道不是吗?”尼克听得就在那边笑,“以你和我的友谊,你又是政府官员,你可以跟他们‘好好地’谈一谈……难道不是吗?”

这话就是在暗示,中国可是官本位的国家,谈不拢,你可以拿身份压人不是?

陈太忠听得真是好笑,心说你们攻击中国的时候,就谈人权和自由,涉及自己的利益,却是又让我利用官僚身份——合着道义和利益你都占了,啥都不想损失?

不过,想一想上次伯明翰组团来素波,某个记者不耻市区戒严、警车开道的同时,也很享受那种在围观的人群中车队疾驰的场面,他也懒得再感慨了。

“这个要求……请恕我无礼,是不可能的,我从来不会牺牲国人的利益来讨好外国人,作为一个政治家,我有自己的形象和口碑,也有自己的原则,想必你也如此。”

挂掉电话之后,他沉吟一下,又悻悻地关掉了录音机——两万英镑?这录下来还不够丢人的呢,算了吧。

其实陈太忠很是赞成张馨那个建议,借这个机会,帮荆紫菱炒作一下,是的,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把域名卖给尼克。

当然,他并不知道,在上一世的时候,库尔斯克号沉没的消息传出之后,抢注了这一个域名的,就是英国某家公司。

现在他是刚从午休中醒来,刘望男正在屋里摆设小装饰,收了电话走过去之后,他微微一笑,“望男,有一家英国公司要出三十万收购那个域名,我想……咱们可以联系紫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