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3 -2384孙朋朋

官仙 2383 2384孙朋朋(求月票)

2383章孙朋朋(上)

陈太忠如此吩咐林晓菲,想的自然还是用“下面同志的呼声”做幌子,这一招他已经用得极为纯熟了,而且必须指出的是,这一招往往是特别好用的。

但是,招数谁都会,好用不好用还是要看使用者是谁,换个别人,跟他一样的办事手段,没准就会惹来祸事。

所以,林处长对这个指示很是吃惊,她接触的领导不少,哪里听说过这样的吩咐?“您说是让我们自由发挥?”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陈太忠微微点头,见她一脸懵懂的样子,说不得笑着点拨一下,“集思广益一下,大家畅所欲言,不要害怕犯错误,反正……到时候我要把关的。”

“那么,好吧,”林晓菲迟疑一下,皱着眉头点点头,话说到这个地步,她当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心里也只能苦笑了,我这可是秘书处,一直是为领导们服务的,要是能有自己的主见,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不过,想是这么想的,听到领导这么吩咐,她心里还真有点期待了,秘书处也有这样被看重的时候,她走出门之后,轻轻一捏粉白的小拳头,“你等着看吧。”

不成想,她这个小动作,被走过来的华安看个正着,华主任分管秘书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她某些下意识的小动作,了解得也比较透彻,于是笑着发问,“哈,林处这是遇到什么高兴事儿了?”

“没有,刚被陈主任把稿子打回来,还得去修呢,”林晓菲笑眯眯地扬一扬手上的稿子,不过看她开心的样子,一点被“打回来”的沮丧都没有。

她跟华安其实很惯的,华主任分管秘书处,但是她作为秘书处的一把手,可以直接对话马勉的,而她爱人还有一个正厅级的姨夫,两人的关系挺平等的——虽然,那姨夫已经离休了,但是在省委也有点人面儿。

但是熟归熟,有些话还是不能随便乱说的,陈主任相信她,才这么吩咐的,她可不想让陈主任认为,自己是大嘴巴,也不想让华主任觉得自己没有城府。

“骗人,你就骗人吧,”华安笑眯眯地一指她,“陈主任一定交给了你什么美差,哼,林处你很沉得住气嘛……不过,有开心事儿不跟朋友说,那太不仗义了。”

“真没有嘛,倒是华主任你笑逐颜开,”林晓菲可也不是善碴,嘴皮子上很少饶人,她似笑非笑地反驳,“一定有开心事儿了,能不能说一说?”

“我是送全省万人长跑、为申奥助威的活动表来,给陈主任审核的,他过了的话,我还得操办这事儿,就是劳碌命,”华安笑眯眯地一摊手,叹一口气,“哪儿像你们,坐在屋里,关着门窗就把活儿干了。”

“原来华老大你平常干活,是不关门窗的?”林晓菲白他一眼,针锋相对地反问,她知道华某人的毛病,平时就爱口花花地调戏女同胞。

而他的那些话,通常说得还比较隐晦,你要是懵然不觉,那可是被人笑话了都不知道,所以,对这种话她一向还击得很快,以示自己不可轻侮。

“嘿嘿,”华安也不着恼,两人之间这种小拌嘴,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对了,下午天南日报的孙朋朋要过来拿些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稿子,你准备一下。”

他说完这话,正好陈太忠拉开门,见他俩在门口站着就是一愣,“老华你这是……”

华安赶紧扬一下手里的表格,“万人长跑的活动表,拿过来让您过一下目。”

“哦,”陈太忠点点头,接过纸来扫了一眼,紧接着眉头就是一皱,“怎么只在素波跑?那照你写的这样的话……下面地市怎么搞?”

“下面地市的,由各地文明办和文体局组织,来素波参加长跑,”华安倒也敢辩解一两句,“除了素波,还有十三个地市,同时组织的话,难度有点大,咱们起码得派十三组人下去啊……”

“派就派呗,”陈太忠看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回答,“声势不大的话,怎么能体现出来咱们天南支持北京申奥的决心呢?”

“嗯……好了,我明白了,”华安点点头,心里却是在苦笑,十四个地市一起长跑,这声势也未必就盖过了地市里的人来素波长跑,起码从气势上讲,黑压压的人群本身就是一种视觉震撼。

“这么做,顺便也就扩大了咱们省文明办的影响力,”陈太忠这么建议,也是为了帮单位抓权,哪里会怕麻烦?“这是我的意思,你跟主任反应一下。”

“下面地市……活动的经费可是个问题,”华主任的苦笑,终于露在脸上了,“按人头算的话,就算下面地市来五千人,一个人五百,加上奖励……五百万左右就够了,可是让他们自己搞,那费用就不好控制了。”

这也是他算计好的,下面来一个人,除了领取两百的费用之外,再有三百用于路费和食宿,要是素波本地的,就只领那两百,再加一顿饭就够了,组织这么大个活动,五百万还真不算多。

当然,下面就来不了这么多人,“万人”长跑不过是个虚数,有七八千人就撑死了,下面真要来五千人的话,连住宿都是问题——必然会影响到素波酒店业的经营。

反正这些能来的人,不是机关干部,也是企事业人员,虽然有点干扰人家正常工作的嫌疑,但是一般人你想挣这两百,还未必有这资格呢。

宣教部是党委的口,不算清水衙门,可也没多少钱,举办大活动的话,费用也不会差了,但是要下面各地市同时举办,地市里叫苦叫穷的话,可也是麻烦。

省宣教部能调用的资金也不是一点没有,比如说一些文化发展专项基金,但是合适不合适往下面拨,这也是个问题。

“这个呀……”陈太忠一听这理由,也有点犯愁,不过下一刻,他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想来主任会有办法的,算成政治任务可不就完了?”

说完之后,他就带上门走了,只留下林晓菲和华安站在那里面面相觑,好半天华主任才苦笑着叹口气,“政治任务的话……那得潘老板点头了。”

“这陈主任还真会借势,”林处长也笑着摇摇头,又看一眼身边的办公室主任,“这是好事儿啊,文明办和你的办公室……都能借此发挥巨大作用。”

这我当然知道了,华安微微一笑,又抖一抖手里的纸,长叹一声,“唉,有这建议,陈主任也不早说,害得我得重做方案不说,跟相关单位的联系,也得重新来过了,真是领导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啊……”

陈太忠走出门之后,想起刚才听说的某些话,禁不住拿出手机,拨个电话给雷蕾,“你们报社,是不是有个叫孙朋朋的记者?”

他做人一直不怎么八卦的,但是这个孙朋朋令他感觉有点奇怪,这《天南日报》的记者在别人眼里或者厉害,但是在省委宣教部,那真的啥也不是,这是对口的主管部门。

也不知道这个记者有什么样的来头,居然能让华安郑重其事地交待林晓菲,而且还是大家都该知道的那种口气,所以他有点疑惑,心说我来文明办不久,有些人物的行情,还是要了解一下,以免犯错误。

事实上,他在新的单位里,呆得还算开心,不但领导赏识,同事们也愿意积极配合他的工作,如若不然,以他的性格,才不会去闲的无聊去了解一个记者——惟其珍视,才愿意去维护。

“孙朋朋?”雷蕾讶异地重复一下,紧跟着就笑了,“是我们报社四室的主任……对了,她好像跟你们文明办的马部长关系不错。”

“哦,明白了,”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作为雷记者对口的领导,他很明白这话的意思,“照你这么说,这省文明办,是她的传统地盘了?”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这也要看是谁的事情了,要是你负责的事情,那就是我的地盘,”雷蕾傲然地回答,“她根本是半路出家,比专业的话,她还真不是我的对手。”

“问题是,人家都是主任了,你还是胡主任手下的一个小兵,”陈太忠有意调戏她一下,“你说她半路出家,是什么意思?”

“她是素波社科联调过来的,”雷蕾不愧是父女两代人都在天南日报社工作,大部分人的根底儿,那是张嘴就来,“去年还想竞选副总编呢,不过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大家都说……她跟马勉的关系不一般。”

跟马勉的关系不一般?陈太忠听到她说这话的语气,登时就猜到了一二,“不会吧,你是说……她是个女的?”

“孙朋朋,这肯定是女人的名字嘛,”雷蕾笑一笑,“不过我说的事儿,你知道就行了,传出去可不好,这人的脾气也不是很好。”

2284章孙朋朋(下)

下午的时候,陈太忠还真的见到了孙朋朋,孙主任四十岁左右,长得也是珠圆玉润,拥有中年妇女特有的那种丰腴,虽然不能算胖,但是用丰满形容的话,只怕还略略不足。

孙主任的相貌只能说端正,凭良心说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跟宣教部类似年纪的女人相比,还真不占什么优势,别说李云彤了,就连林晓菲也要比她强一点。

不过,孙朋朋的皮肤不错,白皙细腻紧绷绷的,没有相应年纪女人的那种松弛,这似乎就是陈太忠能找出的唯一亮点了。

是华安将孙主任带进来的,一边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戴一副眼镜,也是中人之姿,相貌比较端正,眼睛虽然比较大,皮肤却黑了点,一点都抢不了孙朋朋的风头。

华主任介绍一下,“陈主任,这是《天南日报》的孙朋朋孙主编,想找您了解点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事儿,马主任让我带过来。”

至于那眼镜女人,他就根本没介绍,这是很显然的一个跟班,在他们这些处级干部眼里,太多的人是无关轻重的。

“哦,坐,”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扬一下下巴,又看华安一眼,心说老华怕我不知道分寸,还要特地点一下,倒也算有心。

“我先去忙了,”华主任吃他这么一眼,虽然不知道是啥意思,不过想着自己已经点明白了,也就不再耽搁,“您三位聊着。”

他转身走了,陈太忠一边信手翻着桌上的文件,一边头也不抬地发话了,正是主管部门领导见到下级时的口气,“嗯,孙主编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孙朋朋见这家伙架子奇大,心里也有点不满意,心说文明办里别的副主任见了我,总要安排人冲个茶倒个水之类的,你这倒好,连正眼都不看我一下。

不过,想一想临来前马主任的叮嘱,说是此人年纪虽然轻,背景却极深厚,她决定不跟这人计较,年少得志的主儿,傲慢一点也是能理解的。

“我了解了不少最近文明办的动向,”她慢慢地收起了微笑,一本正经地回答,“听马主任的意思,也是要狠抓精神文明的建设力度,要报社这边配合着宣传一下,他说……这些事情是您分管的。”

“嗯,也不完全是我管的,”陈太忠听她这么说,才抬起眼睛看她一下,又低下了头,“主任、还有各个副主任、华主任、还有各处室负责人……大家同心协力地搞起来的……你找我,有什么确切的事儿吗?”

这话说的有点无礼,不过,他本来就不待见这个孙朋朋,不说宣教部就是管天南日报的,只说他本来属于雷蕾的采访对象,别人现在想抢她的地盘,作为她的男人,他当然要维护自己的情人——上午的时候,雷蕾就说了,他是她的。

虽然你孙朋朋是马勉的关系,但是我说不认也就不认了,尤其关键的是,他莫名其妙地想起一件事儿来,就是上次去马勉家的时候,马主任的老婆张璘,还问他知道不知道马主任去哪儿了。

当然,没有证据显示,马主任是陪这个女人去了,不过他能假设不是?而且,他对张璘张主席的印象不错,那个女人大大咧咧,家里收拾得也不是特别利索,可是一看就是那种没什么心眼的主儿,又没有部长夫人的傲气,是个不错的主妇。

他自己私生活糜烂,又将王启斌等老人拉下了水,却是会打这种抱不平,倒也是说不出的可笑。

总之,这孙朋朋让他心里不爽,又想来侵占雷蕾的地盘,他就不能接受——你跟马勉关系不错就怎么了,我还就是不买帐了。

“我就是来报个到,”孙朋朋被这问题问得火气大了去啦,而且她旁边跟着手下的小记者呢不是?太没面子了,可是紧记着马主任的叮嘱,她也只能强压怒火了。

一边说,她一边站起身,摸出一张名片,走到桌前,双手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名片,希望能跟陈主任保持联系。”

“哦,放那儿吧,”陈太忠微微一扬下巴,却是不肯去接,身为领导,对一般人双手递来的名片,有资格单手去接,但是连接都不接,这就不仅仅是傲慢,简直是无礼了。

孙朋朋的眼中,掠过一丝不自然,不过她还是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将名片搁到了桌上,然后站起身告辞——人家这种态度,她还怎么有脸再坐下去?

孙主任走出陈主任的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面色铁青了,她沉着脸走下楼,一言不发,身边跟着的眼镜女人轻叹一声,“这个陈主任,官威太重了吧?”

她的感慨是比较合理的,论职能,是宣教部管着天南日报,论级别,人家陈主任是正儿八经的正处,高于孙主任这个副处,所以无礼是谈不上的,最多算傲慢。

“真是得志便猖狂,”孙朋朋不能容忍自己身边的人小看自己,闻言她冷哼一声,小张说的是没错,但是她跟马勉是什么关系啊,“这样的人做的事儿,报社需要大力支持吗?”

问题是,您也代表不了报社不是?咱报社的窦老板也是宣教部副部长,级别好像比马勉还高那么一点点呢,眼镜女人无奈地想着,嘴上还得出声安慰自己的领导,“算了,省里领导,都是这模样,一个比一个傲气。”

“哼,年纪轻轻,官僚习气很重嘛,”孙朋朋哼一声,听到小张没有笑话自己的意思,她的火气就小了一点,“这种形象可不够亲民,回头得跟马主任反应一下。”

“我感觉,他对您好像有抵触,”要说素养,戴着眼镜的小张,还要高过孙主任一点,她敏锐地意识到一个问题,“要说这个陈太忠,上过咱们日报不止一次了,会不会是有专人负责他的采访呢……”

陈太忠可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的眼中,成了傲慢无比的官僚,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看到孙主任不自然地离开,他心里有的只是快意。

当然,替自己女人维护了地盘,他不会不吭不哈,于是在孙朋朋离开之后,他就抓起了电话,跟雷蕾如此如此地说了一遍,“……哼,连名片都不接她的,我家雷蕾的地盘,能让她随便乱闯吗?”

“她去找你了?”雷蕾听得哭笑不得,“这孙朋朋的素质,还真是差劲,你这上过《天南日报》不止一次了,她不该调查一下再去吗……对了,你跟她提我了没有?”

“没有,她好歹也是个主任呢,你只是个小兵,”陈太忠确实是为她着想的,“万一为难起来你,那不是也挺没意思的吗?”

“为难我?再给她个胆子,”雷蕾冷笑一声,她有底气这么说,“不说我老爹,做过副书记,就说我们胡主任,业务素质不知道比她高多少……她抢我的采访资源,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传出去还不够人笑话的呢。”

“嘿,看不出来,你们这一行,规矩也挺森严的啊,”陈太忠听得乐了,他听出来了,这孙朋朋的业务不够专精,对规则吃得也不透,所以别看抱上了马勉的大腿,但是胡主任这些人眼里,她还真不算什么。

“不过……你应该跟她提一下我,”雷蕾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这样我就占大理了,你这么做,她估计会记仇的。”

“记仇……哈,她跟我讲记仇,还是跟你记仇?”陈太忠不屑地冷笑,“惹火了我把事情捅到张璘那儿去……不过,早知道你想让我报你的名字,你上午怎么不跟我说一下?”

“我也不知道她会去找你啊,”雷蕾苦笑一声,她现在能想到,孙朋朋那愣头青做得出这种事儿,毕竟人家是领导,无须太顾忌一些小记者的传统地盘,“我只是想着,你上了报纸这么多次了,她能连这个都不知道?”

“算了,小人物,不用为她伤脑筋了,”陈太忠挂了电话,心里不免有几分悻悻之意:合着我想保护你,也做错了?

不过,下一刻他的思路就岔开了:要说这孙朋朋跟马勉不清不楚的,我跟雷蕾,好像也是见不得光的,这两个女人能冲突起来……唉,这精神文明建设,果然是任重道远啊。

他正琢磨呢,康楼电推开门走了进来,眉眼间很有点精神,“太忠,我跟司法厅联系了一下,打算对天南省近年的贪官做个访谈,然后出个文件,强调一下在新的历史时期,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怎么样,有兴趣参与一下没有?”

“我双手支持,”陈太忠笑着举起了双手,“不过,参与就免了吧,康主任,我现在手上的事儿,真的是多了一点。”

“那我需要帮忙的时候,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康主任这个邀请参与,其实也是意思一下,虽然小陈是来挂职的,但是谁也不愿意将手里的权力痛快地分出去,尤其是还涉及到了业绩方面。

他来的目的,其实也就是获得一下小陈的支持,毕竟陈主任的人脉和能量,那不是吹的,打个招呼总比不打强。

(快掉到第二十二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