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7 -2388马勉的震惊

2387 2388马勉的震惊(求月票)

2387章马勉的震惊(上)

邓健东真的被陈太忠后面这个建议打动了。

组织部是最讲程序和谨慎的地方,这儿一旦出错就是大错,邓部长也知道,这个报备制度,贸然出现在组织部内部,要承担相当风险的——最可能出现的小话就是:姓邓的为了出风头,异想天开别出心裁搞出了这么一套。

当然,他也很清楚,强调干部们的思想道德建设,什么时候谈,都不会过时,也不会犯错误,所以这个报备制度,还真能搞一下。

可以搞,但又不合适自己来搞,那么就是小陈说的那样,为什么不让文明办帮着打前站呢?这样的话,一旦有了成绩,组织部可以跟着沾光,如果有阻力的话,文明办能帮着扛雷——不过,这个授权是一定要强调一下的。

如果这个制度,得到了上面的充分肯定的话,只要邓健东愿意,他可以随时把这套东西,收回到组织部里去,不存在权力外流的可能——就算是眼下,文明办也不过是属于一个下情上达的机构,正如小陈强调的那样,他们没有处置权。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博业绩的时候,邓部长太明白了,在组织部想博点业绩有多么难,事实上,在通常情况下,组工干部不犯错没有大的疏漏,这就是天大的功劳了。

只要是官场中人,谁也想要业绩

而同时,若是真的任用了裸官而没有发现,这绝对算是组织部门的疏漏,当然,大家是被暂时蒙蔽了的,但是万一有人因此歪嘴,导致领导们叫真的话,那就难免被动了。

邓健东只见过陈太忠寥寥的两次,但是省委组织部长对这个年轻的处级干部,一点都不陌生,撇开蒙艺的嘱托不谈,就说他的好友范如霜,也不知道在他面前提过此人多少次了。

更何况,这家伙是天南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甚至应该是全国最年轻的正处——最差也是排在第二,而第一这个人存在不存在,没有谁能知道。

正是因为如此,邓健东非常清楚,这个年轻人的折腾劲儿到底有多大,他甚至相信,自己要是对这个报备制度不闻不问的话,文明办照样敢自己折腾出来这么一套,小陈背靠黄家,只要占住理,人家怕得谁来?

事实上,陈太忠确实是这么想的,也是打算如此着手的——否则的话,这件事儿他也会请示邓部长,而不是在被人问了之后才说。

所以,邓健东该做什么样的选择,那就太容易想到了:支持的话,自己可能分润到业绩,最少不会有任何的损失;而不支持的话,文明办那边捅出裸官,再报上媒体——这是宣教部门的优势,那组织部门,除了被动,剩下的还是被动。

必须要指出的是,邓部长其实不怎么害怕被动,在组织部门做事,只要是中规中矩的,真的不怕别人歪嘴,但是如果他能插手的话,还能让他博取业绩,这个事实,让他无法控制“参与一把”的冲动。

这一刻,他真的有点相信,陈太忠能“旺人”的传言了,心中生出了点无法抑制的庆幸,哈,亏得这家伙要走的时候,我叫住他了。

可是陈太忠听到邓健东的话,也是相当高兴,说实话,搞绿卡报备这一套,他一开始就没想到获得组织部的支持——你们的支持,有没有无所谓的。

现在的民众是如此地痛恨“身在中国心在外”的裸官,只要被公布到媒体上,被公布者的政治前途,真的是不用再提了,能全身而退,都是八字生得好了。

但是,组织部若是能答应授权,那就是好上加好了,这年头做事,最惬意的莫过于扯上一面大旗,只要名头够大,那真的是挡者披靡。

而要是没有组织部这面大旗,文明办在报备制度这件事情上,调子未免就有点太高了,虽然这调子是正确的,但是老话说得好,曲高和寡——这么搞,不是老成持重的表现。

当然,邓健东的私心,陈太忠也猜得到一二,不过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打出文明办的招牌去,而且同时他也认为,社会风气已经到了不得不净化的时候,所以,他没有理由排斥这样的授权。

那么这次组织部之行,他就算大有所获了,然而他不能就此满足,因为他一开始追求的文明县区的评选,是想搞末位淘汰制来的,但是这个……邓部长不肯大力支持。

当然,邓健东表示了愿意有限支持的意思,这一点上他也不能算毫无收获,可是大家都知道,陈某人做事喜欢追求完美,所以他就琢磨着,是不是要再找许绍辉沟通一下。

省委常委……其实也没那么唬人嘛,他这是第一次单独接触邓健东,不但为的是公事,而且是一次级别极为不对等的会面,没错,老邓在其间是发了一点脾气,可是最后,还不是要授权给哥们儿了?

既然邓常委好见,那么许常委也应该没多难见吧?陈太忠相信,许绍辉对自己的了解,应该比邓健东多得多,毕竟他跟许纯良不但是好友,更是工作中的黄金搭档。

看一看时间,才十点,年轻的文明办主任跟组织部长谈了差不多十分钟,他真的有心再去一趟省纪检委,不过最终,他还是硬生生地压制住了这个念头,他要静下心来,好好地分析一下,这个想法是否成熟。

他已经联系了省委组织部,现在再去联系省纪检委的话,这难免就折腾得太狠了,虽然他不怕得折腾狠了,但是别人的物议,也是要考虑一下的,就像邓健东说的那样——“你一个小小的文明办,手伸得也太长了吧?”

不能得意忘形吖~陈太忠不住地暗暗告诫自己,这才强行压下了心里的那份欲望,虽然他认为,许绍辉多半要比邓健东还好说话。

带着这份纠结的心情,他回到了文明办,仔细想一想,稽查办的稿子是要自己来完善的,一时又有点郁闷——这个郭建阳也真是的,永泰能有多大点儿事,怎么就处理不完呢?

他只顾抱怨了,却是没有想到,郭同志现在不能来文明办,根子还在他身上——陈主任要永泰县将小郭提为正科,楼书记就算操作得了,也不是说办就能办的。

他决定再开发一个人出来,为自己帮忙办事,琢磨来琢磨去,他将目标锁定在了李云彤身上,有些人天生能带给别人一种好感——起码,李副主任很对他的眼。

至于说女人的嘴,一般未必有多严,他却不这么认为,而且,邓健东都认可的事儿,传出去也无所谓的。

于是,他整理一下思路,一个电话将李云彤叫了过来,将稽查办的原稿递给她,“这个稿子,你帮我改一下……其中有这么几点,要注意一下……”

李主任可是没想到,陈主任将自己叫过来,居然是分派这样的活儿给自己,一时间有点急眼,“陈主任,这个文字工作,我不是很擅长啊。”

宣教部里笔杆子多,文明办里笔杆子也不少,但是说句良心话,大多数的笔杆子,都在秘书处,调研处其次,其他人擅长这个的,还真的不多。

“那你找个人帮着搞一下,”陈太忠也没觉得意外,当然,他并没有忘记叮嘱一句,“对了,记得保密哦,不要传出去。”

“这个没问题,”李云彤笑着回答,年轻的副主任这么吩咐,显然是很相信自己了,人在官场,靠山从来不嫌多的,所以她甚至有点兴奋,“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传出去。”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女人,有的时候真的靠不住……

十一点半的时候,陈太忠正琢磨着该溜号了,李云彤又找上门来,她一脸的歉意,“对不住,陈主任,您给我的稿子,被华主任看到了……”

李主任也是有心人,她琢磨着,要把陈主任交待的事情办好,所以,回了办公室之后,她就开始列大纲,是的,她打算找个文明办之外的人来做这个稿子。

李云彤的文字不行,是说她写稿子的水平不行,而不是说她没有文字功底,事实上,她看稿子的水平都绝对不低,写纲要自然不在话下。

由于不想被人发现,她就是偷偷摸摸写的,不成想华安那厮没皮没脸的,来了一次,发现她遮遮掩掩的,于是就又来了一次突然袭击——华主任这人,也不能说是好色,但是有事没事总爱撩拨女同事。

这次,李云彤想遮掩,手脚就慢了一点,而且大家都是办公室的,华安是正职她是副职,她可以提防,却也不好做得太过。

“稽查办?”华安却是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她稿子上的关键词,一时间也顾不上开玩笑了,“陈主任把这个活儿给你了?”

2388章马勉的震惊(下)

李云彤这才反应过来,合着陈主任说的要保密,是要对下面的人保密,对领导保密,则大可不必,这就跟内参一样,够资格的人看了也就看了,不够资格的人看了,才会大惊小怪。

而华主任不但是办公室的正职,更是马老板的心腹,意识到这一点,她觉得没必要对华主任保密,于是苦笑一声,“陈主任没时间搞这个,就赶我的鸭子上架……真是有点头大。”

她这苦笑,其实也是“被领导逼迫”的那种专用表情,然而她的心里,还多少有点得意——看到没有,这是陈主任对我的信任

华安当然看得出来,李主任状似苦恼实则在掩饰得意的意思,不过,他也知道李云彤在文字上不怎么拿得出手,“嗯,赶你这只鸭子到上面,真的是很有挑战性啊。”

这话又是隐隐的调笑,但是李云彤对这样调笑,已经学会无视了,事实上她本来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于是苦笑一声,这次的苦笑,就是相对比较真实的了,“是啊,他还要我保密,害得我都不敢去找秘书处的人,打算列个纲要,去外面找个人帮着写。”

“陈主任倒是很相信你啊,”华安听她这么说,就有点好奇了,稽查办的事情确实不宜声张,但是陈主任这么说,没准就是又整出什么新玩意儿了,于是手一伸,“来,草稿给我,我给你补充一点意见。”

面对这种要求,李云彤拒绝得了吗?显然不可能的,她甚至有点开心,华主任愿意点拨自己一下——这仅仅是对下面保密的稿子而已。

但是,华安的眼不是一般的毒,他扫一遍纲要,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于是点点头漫不经心地发问,“给组织部报方案……陈主任终于搞定组织部了,我还以为他不行呢。”

论起玩这样的手段,李云彤就太单纯了,别看她是奔四十的女人了,于是她自以为谨慎地回答,“搞定没有,我也不清楚,但是陈主任是这么交待的。”

“哦,”华安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放下稿子走了。

然后,热闹就来了,十分钟后,马主任将她叫进了办公室,一开口问话就直奔主题,“陈太忠搞定组织部了?他怎么跟你说的?”

这是文明办老大问话,李云彤听到这个问题,就意识到自己恐怕……恐怕是犯错误了,但是,她不可能不回答老大的问题,而且她还不敢说假话,毕竟陈主任是马老大要来的,两人的关系简单得了才怪,然后……马主任就要她去请陈主任来自己的办公室。

到了这个时候,要是李云彤还不知道自己犯了错了,那真就是不可救药了,于是她一进陈主任办公室,就先承认自己的错误。

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奇怪,细细一问之后,禁不住笑一声,“华安这家伙也真是的,女同胞有点私事,他都要去看一下,有点……影响咱文明办的形象啊。”

他没把这当回事儿,道理很简单,此事迟早会被马勉知道的,但是老华对上女同胞都要诈赌,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咱文明办,应该把心思放在业务上,不该放在自己人勾心斗角上……你回头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再不老实,我收拾他。”

他并不会因华安是马主任的贴心人儿,而产生什么忌惮,这也是他最近产生出的意识——执政要有个人风格,我看不惯的人和事,就是表态,管你是马勉的人,还是潘剑屏的人?

李云彤却是想不到,陈主任根本就没有为这点小事计较的兴趣,“好了,我去见一下马主任,正好有点小事不明白,想请示一下呢。”

果然,马勉见了他,也是眉开眼笑的,根本没有兴趣提那些琐事,“小陈你这是……去组织部请示过了?找的谁啊?”

去组织部能找谁?闫昱坤虽然是常务副,差了邓健东足足有两条街,陈某人“赧然”地笑一笑,“我去的时候,正好邓部长有空,他表示愿意支持咱们的工作,不过这个绿卡报备涉及到干部管理,他认为有组织部的授权,程序才算正确。”

“这个没错,”马勉笑着点点头,他知道,小陈说得轻松,其间还不定发生了些什么凶险事情呢,组织部要是真那么好沟通,也枉为党委第一部了,要知道,潘剑屏提起邓健东来,都要皱眉头的。

而组织部的认可,那就能扫平所有的不安定因素,这时候的马勉,哪还记得孙朋朋趴在自己肚皮上的时候,他所做出的承诺?“邓部长怎么表示的?”

“他就表示,加强干部的思想道德建设,是有必要的,”陈太忠自然不可能那么老实,“对了,他问我了,为啥不是主任您过去的。”

“哦?那你怎么说的?”马勉一听是这样的问题,必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就说,其实是个人的想法,不是很成熟,”陈太忠不会什么都说,但是表现觉悟的话,那是不可能吝惜的,“然后他点点头,就说给组织部报一下方案,合理的话,可以暂时考虑授权给咱文明办。”

这个报备方案,我是同意了的马勉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心说小陈倒是懂得维护领导,但是有个问题他是要问的,“那你回来以后,该跟我说一声嘛。”

“我是想着先把文字资料赶出来,”陈太忠沉吟一下方始回答,上次是你让我做文件,你最后拍板的嘛,“这事儿又不好提前嚷嚷,到时候您一拍板,可不就完了?”

“怎么可能呢?”马勉哭笑不得地白他一眼,有心说点啥吧,又被呛得够呛,“组织部的章,你以为是那么好盖的?健东部长是让你回来以后汇报呢。”

“啊?”陈太忠听得有些惊讶,禁不住张大了嘴巴。

“啊什么啊?”马勉苦笑一声,他觉得有必要指点一下这个家伙,省得这厮在省委乱闯,“这其实是宣教部和组织部的合作,我都得向潘部长汇报,你以为自己递过去个报告,人家同意就行了?咱文明办没这么大的面子”

“主任您指示得很对,我差点犯了错误,”陈太忠觉得,自己确实是疏忽了这一点,他跟邓健东的地位差得太远——这种级别的合作,他回来确实应该汇报的。

但是被人这么指责,再加上确实是考虑不周,他心里多少有点不爽,于是就追问一句,“那……下次去组织部递报告,就得您亲自去了吧?”

“这个……等我请示了部长再说吧,”马勉不动声色地回答,他为什么对邓健东的话异常在意?因为他要从中品出一点味道来——组织部让咱插手干部监督,那不是一般地给面子。

当然,他能猜到邓部长心里大概是怎么琢磨的,尤其是“暂时授权”四个字,已经将邓某人的意图表露无疑了,但是,跟陈太忠想的一样,马主任也认为,就算是暂时的,这也能极大地提高文明办的地位。

“反正,你今天是办了件了不得的事儿,”开导之后,马勉也不吝赞美之词,他笑着点点头,“邓部长也真给你面子……你这闯劲儿真的很足啊。”

“不是您提醒,我差点犯了错误呢,”陈太忠笑着回答,心里却是有点不以为然,老马你这大棒加胡萝卜的手段,用得挺娴熟啊。

“想办事儿,哪有不犯错误的?”得,又是一句老话,马主任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你害怕别人知道,这也是能理解的,只不过是对这件事的重要性估计不足……”

说到这里,他沉吟一下,方始慎重地提示,“对了,你再跟类似的部门打交道,记得提前招呼我一声,我也好参详一下……再说,没准我能帮到你什么。”

得,他这话一说,陈太忠就想到,自己正纠结着该不该去省纪检委跑一趟呢,说不得轻咳一声,“您这么说,我正好还有一件事,拿不定主意呢……”

“……”马勉听完他的话之后,一言不发,好半天才轻声叹口气,“我说你这……省纪检委,啧,那是省纪检委啊……好吧,你觉得这个末位淘汰,省纪检委该怎么配合你?”

“这个我也没想好,反正……纠风办不太合适,”陈太忠皱一皱眉头,“那是纠正行业不正之风的,好像没有纠正干部作风的部门。”

他不是没想好,而是有些话他不合适说,事实上,他挺想以私人身份找到省纪检委的,到时候,哪个地市若是不积极配合省文明办,他就要想办法收拾相关领导了。

官场里想收拾人,这办法太多了,不过最有威慑力的,莫过于省纪检委出面了,当然,省纪检委不会平白出面,但是这个证据……可以交给陈某人来收集的。

就算没有收集到证据,某人……他不是还会栽赃吗?

所以他计划找许绍辉,只是想获得某些承诺——只要你有证据,省纪检委是会支持你的。

而同时,他想模糊地处理一下省文明办和省纪检委的关系,反正到时候,精神文明建设搞的不好的地市或者县区,总是会受到省纪检委的关注——你们可以认为是偶然的,但是肯下功夫的话,会发现偶然中也有必然。

这样的操作手段,他怎么合适跟马勉说?

(还是在第二十二位,风笑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