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9 -2390程序的重要

2389 2390程序的重要(求月票)

2389章程序的重要(上)

“我这是请了一尊什么样的神回来啊?”

看到陈太忠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马勉伸手揉一揉太阳穴,轻声地嘀咕一句,他自认自己已经很高估了小陈的折腾劲儿,然而今天发生的事情证明,他估计得还是有点偏低了。

敢琢磨用省纪检委的大旗,来推广工作的主儿——这样的干部,最少最少也得是副省级别的,正厅都不可能,就别说正处了,更别说此人还搞定了邓健东。

陈太忠到最后也没有说,他打算利用省纪检委夹带私货,但是马勉是何许人?若是连这点东西够猜不到,好意思说自己是副厅的干部吗?

当然,他猜透了小陈的用心,但是实在不便点破,于是就说我正好要跟潘部长汇报情况,顺便请示一下吧——纪检监察口上的事,咱应该慎重。

马主任想要业绩,真的想要业绩,他也想扩大职能,非常地想,但是真要跟纪检委沾上边,那或者会威风一点,但是那更意味着,会在无形中树立很多敌人。

他不想树敌,一点都不想,虽然他也明白,在单位职能的扩张过程中,树敌是不可避免的——有人话语权加重,那么有人的话语权自然要因之减轻。

我可以树立几个有目标的、有限的对手,但是我真的不想被很多人莫名其妙地记恨上啊,马勉第一次觉得,这个局面,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了。

毫无疑问,陈太忠目前正在琢磨的事情,会让他树敌不少,不太明白事理的,会知道此事是陈主任所为,而那些彻底不明白或者彻底明白的,会把账算到他身上——姓马的你才是文明办一把手,陈主任可是你要来的。

不过既然事已至此,那什么后悔的话,也就不用说了,小陈不仅仅是能折腾,也是有担当的主儿,马勉收拾心情站起身来,他现在要去找潘部长报喜呢……

陈太忠进了自己办公室不到一分钟,李云彤就探头探脑地进来了,她平日里举手投足,都是不急不缓非常文雅,充满中年美妇的高贵和雍容。

而眼下她这一反常态的表现,正说明心中不安,她轻声地发问了,“陈主任,我给您带来的麻烦……不是很大吧?”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陈太忠笑一笑,心说要没有这个意外,我就又做差事情了——起码不会那么完美了,“你对这个稿子,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吗?”

“暂时没有了……我一直在担心,马主任是不是批评你了,”李云彤看起来有点紧张,她不好意思地笑一笑,“华安这家伙,真是把我坑惨了。”

“反正以后记得谨慎点,”陈太忠笑着摆一摆手,他真的不是特别在意,“对了,你回办公室,路过协调处的时候,找彭苗苗问一问,那个赈灾单子的实际到款数搞出来没有?”

李云彤点点头离开,不过她这一走就没了音信,直到马上十二点了,她才又进来,“小彭正从银行往回赶呢,大概还得十分钟,您看?”

合着彭苗苗在上次的单子被打回去之后,痛定思痛,发动处里的几个人,每人分片包干,一定要落实自家责任区的那些人和公司的实到款项数。

协调处处长高涛本来有点不满意,说处里的事儿挺多的,小彭你咋能这样呢?不过,一听说是陈主任要的,而且已经打回来一回了,高处长马上表示,既然如此,咱确实有必要端正态度,小彭你也别在单位窝着了,出去跑线索去吧。

彭苗苗拉给陈太忠的单子,足足有七八百家单位和个人——这是上了千元的,并且现场捐的,虽然陈太忠认为,骗捐一元和骗捐一万,性质是极其相似的,但是别人并不全这么认为。

好吧,其实……如果只出一毛骗捐一元,其实现场找出一毛来,还要把口袋里的其他钱塞回去,这么做也挺难为情的。

就这七八百家,就累得彭处长快吐血了,民政厅那儿死活就是不肯配合,当然,人家不会明着说不配合,不过就是个“拖”字,大家都明白的。

那么就只能去各个单位走访,银行调查了,而且这捐款账户不止一个,省文明办是省级机关了,但是你不拿着介绍信去银行,别人也未必鸟你——拿着介绍信都未必管用。

“哎呀,这中午约了人啦,”陈太忠叹口气,他早就想溜号了,但是被这几件事依次地拖住,真的是有点郁闷,“彭处长这也是的……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约他的人倒不是很要紧,就是省移动的张沛林,张总基本上定下来了,去北方某省,今天中午,是帮他引见一下副总张复生,为张馨铺路的同时,也是巩固一下交情,毕竟,张沛林就算走了,以后去北京的机会也很多的。

陈太忠想着中午应该没啥事儿,就应承下来了,没想到这都十二点了,彭苗苗还在往单位赶,心说你这态度是好的,比宋颖那种有事没事就琢磨着翘班回家的强,但是——干工作,也得注意身体不是?

他拿起电话刚要拨号,手机却响了,是马部长的手机,“太忠还没走吧?中午坐一坐,刚从潘部长那儿学习了点精神,跟你传达一下。”

“这可都挤到一块儿了,本来是约了人了,”陈太忠苦笑,他做人一向不怎么媚上的,既然跟李云彤说过有约,那么对马主任,也要说有约。

当然,马主任是领导,又是传达领导的领导的精神来的,他实在不便一视同仁,“朋友那儿只能往后推了,不过……办公室的李云彤在我这儿,彭苗苗也马上就到。”

“怎么你们工作起来,都这么投入?”马勉听得笑了起来,“好了,那就算上她俩吧,我在门口等你,还是松声山庄啊。”

其实,不光是陈主任要消化一些信息和情绪,老马同样也要消化一下。

刚才马主任见到了潘部长,潘剑屏听说陈太忠拿下组织部的,也是眉头紧皱了好一阵,才嘿地叹口气,“小马你把陈太忠要过来,这步棋走得……还真是天马行空,倒是不愧姓马。”

潘部长以死板和不苟言笑而著称,也就是当着自己的心腹,在情绪不错的时候,能开出这样的玩笑来。

事实上,潘剑屏对将陈太忠调进宣教部,一直都不是特别支持,那家伙是能干,但是折腾劲儿大,又不服管教,还能直达天听,没有什么领导会喜欢这样的下属。

但是,既然小马很想将此人弄过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精神文明建设,是到了抓一抓的时候了,反正蒙艺都走了,那家伙能跳腾到什么程度?

但是现在看来,陈太忠的折腾劲儿,显然是超过了他的想像,居然不声不响就做通了邓健东的工作——没错,这么搞是对组织部有利的,但是对组织部有利的建议多了去啦,谁敢拍胸脯说,我能做通邓健东的思想工作?

而小陈就做到了潘剑屏很明白其中的意义,于是很不见外地发问,“小马,你把这家伙弄来,算是做对了,不过你找我来……不是要让我跟他吃饭的吧?”

“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马勉忙不迭地摇头,他也知道,这个点钟比较敏感,“我是都要下班了,才听说他做通了组织部的工作……您可能不知道,这家伙的保密意识,真的是一流的,他是找了一个人写稿子……”

潘剑屏听他说清楚原委之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对文明办的工作,我肯定是大力支持,这个事情,我会跟邓健东交流的,不过……小陈的工作,那就是你去做了。”

潘部长的态度很明确了,事情他会支持,相关的场面,他也会帮着圆了,但是这个小陈……他就没必要见了。

这不仅仅是个等级问题,按说,潘部长平日里虽然铁面,但表现得还是很亲民的,这样的表态,意为要拉开一些距离。

马勉觉得,部长这个表态似乎有点……有点不近情理,但是副厅焉知副省之志焉?而且潘老板还说了,中午你还是招呼陈太忠这帮子功臣吧,不要每次来找我汇报工作,就琢磨着蹭酒喝。

老板还是在意陈太忠的,只是不方便出头马主任终于反应过来了,想一想也是,小陈这家伙身上,太容易引起麻烦了。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文明办的老大邀请小陈中午出来坐一坐,而小陈则是不得不给张沛林打个电话,说是你们先吃,等一等我再过去。

陈太忠的黑色奥迪车缓缓地驶出省委,松声山庄离这里差不多就是一站地,马勉的车先到一步,不过下车的时候,他很惊讶地发现,除了李云彤和彭苗苗,副主任刘爱兰也跟着来了。

华安是跟着马部长来的,见到陈太忠身边三个成shu女人,嘴角禁不住**一下,不过,当着马主任和陈主任,他是不会说什么俏皮话的。

2390章程序的重要(下)

刘爱兰原本是要找李云彤吃午饭的,听说她在陈太忠办公室,想着自己还要就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问题做点事情,索性就跟着过来了,不成过来之后才知道,要去蹭马主任的饭局。

陈太忠这边一男三女,马主任那边除了华安,还有司机小钟,七个人往包间一坐,也是挺热闹的一桌了。

三位女士,最年轻的彭苗苗也三十出头了,不过雷蕾那句话说得确实有点道理,宣教部的美女多,刘爱兰就算拿不出手的了,也是中人之姿,彭苗苗长得珠圆玉润,却是一点都不比孙朋朋差。

李云彤更是文明办里排得上号的美女,要不是年纪大了一点,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了,她身材高挑体型匀称,既有成shu女性的傲人的胸脯,却又腰肢纤细,没有中年妇女的臃肿,难得的是,她的气质很好——陈太忠就是看上了她这一点。

四男三女,桌上笑语不断,马老板虽然是文明办的老大,但是大家平日里这么会餐的时候也挺多,而且一桌人除了司机,其他的都是干部,最低的也是正科,气氛很融洽。

随便扯几句之后,马勉终于书归正传,“太忠,我见部长了,他说你搞得不错,他会跟那谁碰一下的,不过,你务实太多也不好,适当地多务一点虚,理论上多下一点功夫……”

这是对陈太忠成绩的肯定,但是同时,显然潘部长也怕他折腾得太厉害,鼓励之余也要警告一下——这人厉害到能做通邓健东的工作,再怎么拎着耳朵警告都不为过。

“哦~部长会碰一下,”陈太忠点点头,知道这么一来,程序就算真正地完善了,可是他还有点不甘心,“那……那件呢?”

“那件再说吧……都让你多务虚了,你还问啥,”马勉白他一眼,事实上,他都没敢跟潘剑屏提省纪检委的事儿,他太清楚部长会怎么回答了——小陈不稳重也就算了,你也跟着瞎折腾?

当务之急,是要把文明县区的评选搞出来,然后慢慢完善也不迟,马勉认为,这才是一个认真的态度——你一开始就气势汹汹,下面要是生出抵触的心思,那就难度大了,做工作嘛,就要讲个“润物细无声”。

所以他不支持陈太忠现在就联系省纪检委,不过……小陈你愿意偷偷地联系一下,我也会假装不知道,只要你是为单位好,我会帮你盖着的。

当然,话是不能这么说的,但是确实,马勉愿意有限度地悄悄支持,他虽然是潘剑屏的人,但是潘部长的着眼点跟他不一样,对的局面也不同,那么,两人对某些事务有分歧,那也是正常了。

酒桌上,马勉就这么直接说了,虽然用词隐晦,但是别人也听出一二来,不管怎么说,马主任现在是高度关注陈主任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华安想不服气都没用,他是马主任的心腹,可他没人家那折腾劲儿,刘爱兰虽然同为正处级副主任,可是连争宠的心都生不出来,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陈太忠似乎没觉出老大的看顾之意,吃到一半的时候,他放下了筷子,“主任你们吃着,我还得再赶个饭局去……”

这话其实不算特别冒失,大家工作这么多年,赶场一般地赶饭局,也见得多了,尤其是前年素波的一个国企副厂长,从晚上六点开始,一直喝到夜里两点,活生生地喝到急性肾衰竭,好悬没救过来——到最后大家一算,合着此人一晚上赶了七个饭局。

当然,这种情况在党委就相对比较少见,尤其是文明办,忙成这样的不多,马勉也知道,小陈事儿多,于是很随意地问,“去见谁啊?”

“省移动的老总张沛林,还有个副总,”陈太忠也不怕大家知道自己的交际圈子,因为省移动跟省委八竿子打不着的。

“移动老总啊,你该喊他一起过来的,咱们看看能不能跟他化点缘,”马勉听得就笑,他对张沛林这企业的正厅,也有结交之心,毕竟宣教部没多少油水,省移动那边可是肥得流油。

“都是咱们自己单位的人,叫他们没意思,”陈太忠笑着回答,他倒不是没这么想过,但是那边是三张,还有个张馨呢,却是见不得自己同事的,他摸出奥迪车钥匙,“我打车去吧,刘主任你们谁会开车?”

他的奥迪车载着刘爱兰、彭苗苗和李云彤来的,马勉的车显然是坐不下六个人的,时至现在,他已经学会关注这种小事了。

“华主任在呢,让他安排车就行了,”刘爱兰笑着回答,她没有配车,但是文明办里车不少,往日她也总是坐着一辆桑塔纳两千,基本算是专车了,今天蹭陈主任的车,没带过来而已,“倒是你快走吧,别让那边等急了。”

陈太忠走了,这边又吃喝一阵,想着下午还要上班,就这么散了——在省委工作可不比在下面,该注意的都要注意。

桑塔纳司机来了,接走了三位女士,见她们离开,华安笑着嘀咕一句,“太忠这也算妇女之友了啊,跟女同胞们关系都不错。”

“你小子瞎说啥呢?”马勉笑着骂他一句,又看一眼司机小钟,目光中不无警告之意……

可以预见的是,张复生对陈太忠很客气,三人吃了其实也没多久,见他来了还要再添菜,陈主任再三表明自己已经吃过了,随便喝点就行,可这边还是又执意上了四道菜。

官场中的应酬,其实讲究的也就是这些,你一筷子不动,这边的四道菜也必须要上——这是个态度问题,而张副总的态度,显然比较端正。

大家都没有提张沛林要走的事儿,但是话题都是围绕着这些说的,张复生第一次打进陈主任、张经理和张总的圈子内,就算对张馨,都比较客气。

他不怕表态,说凤凰科委的那些合同,该执行完的他绝对会据理力争,张馨好好表现的话,他也不会让人才埋没,甚至,他琢磨着给维护人员购置一批电动车——当然,这电动车的牌子,那是不需要说的。

张复生的话说得明白,大家的酒就喝得高兴,省移动是企业,没有省委那么多忌讳,而老大张沛林就在桌边坐着,众人肯定不怕敞开了喝。

这顿酒直喝到一点四十,这个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西城分局的冯副局长,“陈主任,有个最新情况,要跟您反应一下,市纪检委初步得出结论,高乐天没什么问题……我们这边,有点被动啊。”

“嗯?”陈太忠一听就恼了,《今日素波》都播了的事例,随遇而安也在素波晚报上炮轰过的事儿,谁就敢这么大包大揽地捂盖子呢?

当然,老随写的时评里,并没有点高乐天的名,也没说文化局长长短短的,他只是单纯地对“裸官”现象做出了痛斥——那边案子还没个结果,他不好针对性太强。

但是,只要参与的人,就能猜出素波晚报的时评,剑指何人,这种情况还要有人捂盖子,陈太忠很是惊讶,“那个谁……老贺授意的?”

“好像未必是贺书记,”冯局长不是能很确定,“据说……只是据说,说二室的曹主任的意思,查了这么久,也没查出什么问题,说高乐天是被蒙蔽的。”

“那高乐天的裸官问题呢?”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一个小小的主任,胆子倒是不小……不对,没有老贺点头,恐怕他不敢这么搞。”

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冲在座的人点点头,苦笑着一指手机,那意思很明显——没办法,又有事儿了。

“反正那家伙说话难听着呢,”冯局长也是一肚子火,“他说裸官归组织部门和纪检部门管的,我们程序不对,裸官和不裸官……关你们警察系统啥事?”

他没法不恼火,按说这警察局和纪检委都是强力机关,但是警察的强势体现在对社会上,而纪检委的强势,却是专门冲着干部们去的,他一个分局副局长,再牛还敢顶市纪检委的人?

就在他的抱怨声中,陈太忠走出了包间,“嗯,你想让我做些什么?”

“唉,”冯局长在电话那边叹口气,“人家说了,破了案子就行了,我们也不会抢了你们警察的业绩,你们也别乱伸手……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嗯,交给我了,他们再说什么,你先顶住,”陈太忠挂了电话,打开奥迪车门,坐在那里沉思了起来。

他的问题不是白问的,对付这件事,他真的有不止一种手段,但是哪种手段最合适,他要认真斟酌一下——不管怎么说,戴复跟贺栓民的关系不错,而老戴背后,可是站着蒋世方的。

“或许,找马勉出面,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念头,毕竟,他授意冯局长将此事交出去的时候,马主任是看着他打电话的,而且他也请示了一下。

而且,马勉可是文明办的主任啊……

(第二十一了,名次上升一位,后面追得很紧,继续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