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1 -2392私相授受

2391 2392私相授受

2391章私相授受(上)

陈太忠自觉想得没什么漏洞,说不得打个电话,给领导汇报情况。

“怎么能这样呢?”马主任一听就恼了,其实在一开始,他对高乐天的事情,并不是特别上心,只说小陈特别能折腾,而文明办又师出有名。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邓健东都答应文明办来搞这个报备制度了,而这个报备就是针对裸官来的,这种情况下,文明办一把手怎么可能坐视?

当然,文明办老大做事,也是很有章法的,“我先了解一下情况,情况属实的话,就给贺栓民打电话……这都是什么事儿嘛。”

“只是打电话?”陈太忠讶异地问一句,没错,文明办确实是省里的单位,但是只是副厅级的部门,而贺栓民也是素波常委呢,“您最好亲自去一趟,要不贺书记万一误会了咱们的决心,没准也不太好。”

“我不合适去,不过应该问题不大,”马勉笑一笑,心说我好歹是文明办大主任,专门跑到素波纪检委的话,容易产生大影响,引发不必要的猜测。

而且,他对自己的身份,也挺有信心,心说就算你是素波市委常委,我好歹还挂着一个宣教部副部长的衔儿呢,有种你就不要买我账——我身后可是潘部长。

马主任想落实情况,还是很简单的,而且根据小陈一向的表现,这家伙的情报,一般也都靠谱,事实上,在官场里消息越灵通的,混得才会越好。

反正,陈某人做人是能折腾,但是在实话实说这方面,真的拥有不错的口碑,马勉随便打问一下,就知道这家伙说的基本属实。

事实上,有“基本属实”这四个字就够了,于是他找到贺栓民的电话,拨了过去,“纪检委的贺书记吧,你好,我是省文明办的马勉。”

“省文明办?”贺栓民在电话那边讶异地重复了一遍,这个部门对他来说,实在有点陌生,不过下一刻,他还是想起了这个人是谁,于是微微一笑,“原来是马部长,您找我……有事儿?”

看看,这就是素波纪检委一把手的底气,明明知道对方是宣教部副部长,也能不卑不亢地发问,当然,这固然跟纪检监察部门强势有关,另一方面却也是说明了,文明办这个单位,牌子实在不够响。

“我想问一问,高乐天是怎么回事,”马勉听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索姓就直接点题,并且还打着官腔,“前一段检查文化市场,是文明办跟素波警方合作搞的,你们怎么就能判断,高乐天没事呢?”

“你们合作搞的?哦,倒是,”贺栓民回想一下,确实是这么回事,文明办能干的事情有限,但是这件事,真的是可以的。

贺书记知道这个事情,不过也仅仅限于知道,他还真的没琢磨此事背后会有什么味道,而二室的曹主任汇报时,也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是省文明办和素波警方合作,搞的扫黄打非行动。

别说是贺栓民,就是曹主任,也没意识到文明办的出现有什么不妥——文明办你不扫黄打非,还能扫黑锄恶不成?

至于说现场出现的《今曰素波》的梁靓,又比如说冯局长现场对着摄像机表示,这是省文明办领导有功,大家也同样不会在意,文明办隶属于宣教部,宣教部……管的可不就是宣传这一摊吗?

有读者看到这里要问,素波纪检委的人,难道不知道发生在永泰的事情,难道不知道陈太忠已经挂职到省文明办了吗?作者这么写,不太符合常识。

这么想的人,确实是没错,就算没人去关心陈太忠的去向,但是永泰那边搞得惊天动地的,没人注意到才是咄咄怪事了。

但是这些常识,还真的不太合适套到纪检委头上去,要知道,纪检委是个相对封闭的部门,自成体系,为了避讳,一般也少跟外系统沟通。

同级的官场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他们来说,知道实时的消息,意思真的不是很大。隔行如隔山,有些东西是要了解的,但是太过热衷于去及时了解,也没太大必要——前面都解释过,进了纪检口,想要出系统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反正该他们知道的,那早晚都会知道,不管从传言中,还是从被双规的对象口中,不该了解的,知道太多也没用,反而容易被某些消息影响工作——纪检系统的保密要求是很高的,而他们这辈子想出纪检系统都难。

正是因为这些缘故,市纪检委并没有太过艹心省文明办——无非是个宣传部门,所以,贺栓民对马勉的问题,不是特别感冒,就算你是宣教部副部长,啥时候轮到你宣教部门对纪检系统指手画脚了?

不过,对方毕竟是省里的领导,贺书记回答得就比较含蓄和规矩,“呀,这件事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下面同志的工作,不出问题的话,我过问得不多,这样……我先了解一下吧。”

他自觉说得还算婉转,却是好悬没把马勉气个半死,贺栓民说是不过问下面的工作,但是这怎么可能?而且贺某人还有所指:我堂堂的市纪检委一把手,都不插手下面的工作,你这宣教部的鸟人,也配说三道四?

真该让小陈去找省纪检委的,这一刻,马主任甚至有点后悔了,不过,官做到他这一步,控制情绪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所以他很平静地回答,“这是我们文明办主抓的一个典型案例,媒体也很关注。”

你跟我扯什么犊子媒体呢?贺栓民也有点恼了,这话由潘剑屏来说还差不多,凭你宣教部一个副部长,还敢曝光纪检委不成?“马部长,纪检监察工作,是有保密要求的,我们非常欢迎媒体的监督,但是该坚持的原则,还是要坚持的。”

这就是说了,我们纪检委的工作流程,是媒体的禁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明白不?

贺书记有理由这么说,他真的太恼火了,麻痹的你这搞宣传的,插手我们纪检监察工作,你要好好说,我也不是不能买账,有你这样打着官腔,插手别人工作的事情吗?

说到底,还是文明办以往太弱了啊,马勉听到对方油盐不进,心里禁不住暗暗感慨,这种情况,他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把陈太忠扯出来了——这是你给脸不要啊!

“那么,就先内部沟通吧,”马主任平静地回答,“我让一直主抓此事的陈副主任,过去了解一下情况,这个可以吧?”

“省里来人监督,我们是欢迎的,”贺栓民也不欲把对方得罪得太死,听那边软了一点,就用套话回答,“不过有些纪律不合适违反,大家相互理解吧。”

听到对方挂了电话,贺书记嘴角泛起一个冷笑,“陈副主任……哼……”

马勉放下电话,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抬手就拨个电话给陈太忠,“太忠,去趟素波纪检委,把高乐天的事情了解一下,不管是谁受蒙蔽了,查个水落石出。”

按说马主任和小陈的关系,他是可以把话说得明白的,但是前不久他的话说得太满了,为了维护一把手的尊严,他还真不好意思说得太明白。

老马这是觉得……我被蒙蔽了?陈太忠听马老板话里带了怒气,第一个反应便是如此,不过紧接着他就反应过来了:估计贺栓民“被蒙蔽”的可能姓更大——十有八九是老马被怠慢甚至无视了,所以怒火中烧。

反正马主任授权他“查个水落石出”,陈某人自然就知道,这是让自己放手施为,不管做出什么事儿,文明办都会认账。

有马老板的大旗可打,他就不虞得罪戴复了,此事令他在西城区冯局长那儿折了面子,委实有点气人。

而文明办又不希望他联系省纪检委,陈太忠心里也憋着火儿呢,就有心将此事搞大,反正这“彻查”可是领导指示的!

于是他开着车,晃悠到了素波市委,素波纪检委虽然也在市委办公,但是读力出来一个小院儿,中间用大铁门锁着,另有大门开在一条小巷内。

所以,进纪检委不需要在市委登记,反倒是要直接面对纪检委的门房,而陈某人的车是自己配的,不是文明办的公车,车号也不属于体制内的序列。

所以,门岗很干脆地拦住了他的车,总算是看在这是一辆奥迪的份上,小战士说话不算太不客气,“请出示证件。”

陈太忠将证件交出去,门岗看了看工作证,又对照着看两眼车里的年轻人,似乎是怀疑,此人年纪轻轻,怎么就是省文明办的副主任了。

证件不假,还是省委的证件,小战士犹豫一下,点头交还证件,冲旁边的门房一指,“先登记再进。”

战士在市委执勤,不可能不知道省委的份量,这文明办听起来虽然不咋样,但是这好歹是一副主任,似乎……不该这么怠慢?

2392章私相授受(下)

其实,战士的这个反应是中规中矩的,纪检监察工作的特殊姓,决定了他这样的反应,战士未必知道陈太忠是正处还是正科,但是人家知道,纪检委里没有人出来接人,那就必须登记!

来纪检委的,不是捞人的就是说情的,要真的是领导过来的话,里面早就出来迎接了。

就这待遇,也是战士看在他是省委的,又是个办公室副主任的面儿上,才让他去登记,一般的人,连登记的资格都没有——打电话叫人出来领你吧。

什么?你在纪检委里没熟人?那么抱歉了,该去哪儿去哪儿吧。

陈太忠依足规矩,走到门房填写,那门房年纪也不大,就是三十出头不到四十,挺好奇地看着他填单子,当看他他找的是二室主任曹大宝的时候,就插一句嘴,声音里有明显的敬畏,“你认识曹主任?”

“不认识,我老板派我来了解情况的,”陈太忠淡淡地一笑,顺便还打问一句,“曹主任这人,脾气好不好?”

“那是领导,我们这些小兵怎么可能认识?”门房警惕地看他一眼,“你等一下,我打电话联系一下。”

“省文明办来找我……谈公务?”曹大宝的声音不小,陈太忠的耳朵微微一竖就听得到,“我正忙呢,他要是能等,就让他进来,不能等就换个时间再来。”

“我能等,”陈太忠笑着点头,接着又眉头一皱叹口气,“唉,老板有指示,想不等也不行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我不清楚,你们都是领导,”门房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坚决地不表态,深得“谨言慎行”四字,“领导的事儿,我们小兵们不知道。”

陈太忠也不跟他计较,而是规规矩矩地到了接待室,坐在一边等着曹大宝的接见。

市纪检委的接待室不多,就这么一个,是几个室共用的,以示公开公正,真要有那有办法的人,也不会坐到这里来。

接待室等的人不多,除了陈太忠就是一男一女,总共就是两拨人,不过这也正常了,纪检委接待室要是人满为患,那就说明是出大问题了。

这个时候,曹大宝正在办公室里坐着,从高乐天这件事里,他受惠不少,再加上一开始他去接手,就是得了人情的——还好,这算是纪检委分内的事情,不怕别人歪嘴。

一听省文明办来人,他心里也腻歪,刚才贺老板就打电话问他了,说是在高乐天这件事情上,你流程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没有。

没有啊,曹大宝肯定这样回答,他不认为,自己对西城分局的态度有问题,纪检监察本来就是纪检委的事儿,你警察局瞎艹的什么心?

当然,能让他做出这样决定的,还是因为上面没有人授意说,要搞掉这个高乐天——纪检委办事,本来就是这样,若是没领导授意的话,下面还是有一些发挥空间的,主要就是看这些被弄起来的干部识趣不识趣了。

高乐天很识趣,曹大宝甚至从高家的人嘴里得知,人家还去找贺书记活动了,说得还是活灵活现的——不过,曹主任心里认为,这点小事不可能打动铁面的贺书记。

然而这并不重要,反正他不可能去找贺老板求证。

至于高局长的领导们,祖宝玉这个分管副市长没过问,文化局的局长也没过问,这让曹大宝有点疑惑,甚至为此将这件事拖了几天。

过了这么几天,他就反应过来了,这估计不是人家没有搭救的意思,而是要避嫌,官场里做事,就算帮人也要先保证自身的安全——这种领导他见过不少,更有人就是坐视下面的人被调查。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放人了,当然,在放人之前,他是找贺书记请示了一下,贺老板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就在刚才,贺书记不但又过问了,还跟他说了,省文明办的马勉给我打电话了,你既然跟我保证了没事的,一会儿文明办要来个姓陈的副主任,怎么回答你看着办吧。

这关那文明办鸟事?曹大宝就觉得气儿有点不顺,他甚至想出去走一走,晾一晾那个什么副主任,不过最终还是没敢这么做,省文明办的副主任最少也是正处——关键人家是从省委来的啊。

陈太忠进院子的时候,他就从窗户里看到了,这个副主任看起来很年轻,也很好说话,虽然开了一辆奥迪,却明显不是省委的牌照——于是他决定晾一晾此人。

晾了约莫有十分钟,曹大宝也不敢再晾了,走到接待室,面无表情地发话了,“是陈太忠主任吧?我是曹大宝,刚才有点事情,不好意思,请跟我来吧。”

陈太忠扫视此人两眼,发现这人其貌不扬,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而同时,曹大宝也在观察他,曹主任注意到了,年轻的副主任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

进了办公室,虽然心里再不情愿,曹主任还是递过来一瓶矿泉水,算是对上级领导的接待之意,嘴里却是淡淡地发话,“陈主任很年轻啊。”

“嗯,”陈太忠点点头,见这厮欺自己年轻,他心里更不爽了,脸上却还是挂着笑容,“我今天来,是想了解一下高乐天的情况,听马主任说,你们认为他本人没有问题?”

“从流程上讲,确实是这样,”曹主任却是一直绷着脸,见对方这么问,他沉声回答,务求不给对方任何的侥幸心理,“没有证据显示,高乐天参与了非法经营。”

“但是,他儿子涉嫌了,”年轻的副主任的脸上,笑容依旧,“而且,他的妻子和儿子,都拥有新西兰的绿卡。”

“这是两件事,”曹大宝坐回办公桌后,很认真地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做一个“v”的手势,“首先,他的儿子只是涉嫌,是否真是如此,要看法院的判定,这个次序不便颠倒。”

“其次,他夫人和儿子拥有外国绿卡,这个传言还尚未得到证实——起码我们手里没有物证,就算传言属实,那也要市委组织部做出决定,高局长是否应该引咎辞职……你可以认为这是不道德的,但是在纪检监察方面,并没有相关的硬姓规定。”

真是巧言令色,偏偏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来,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马主任很关注此事,我认为你们可以向组织部提出处理建议。”

“在事情未确定前,这么做是不慎重的,”曹大宝摇一摇头,接着居然叹了口气,“纪检监察工作所要求的慎重,是你们搞宣传的人无法想像的……陈主任,请你回去跟你们马主任反应一下,我们会对其人其事,保持继续关注的,但是纪检上有自己的纪律。”

“你的话是说,我们咸吃萝卜淡艹心,是吧?”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他准备翻脸了,“文明办不该关注干部的思想道德建设问题?”

“你们关注,是你们关注的事情,你们可以向市委组织部建议,这个我管不了,”曹大宝也火了,不过他一直绷着脸,脸上没什么表情,“我这儿是纪检委,纪检监察工作,应该是读力的、不受外界干扰的。”

“你愿意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吗?”陈太忠笑着发问。

“我当然……”曹大宝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哐地一声大响,门被推开了,一个黑脸膛的男人急匆匆走了进来,他眉头一皱才待发火,下一刻就变得愕然了,“贺书记?”

贺栓民冷冷地看他一眼,也不说话,转头冲陈太忠微微一笑,点一点头,“文明办的陈主任,是吧?你好,我是贺栓民,欢迎您来指导工作。”

曹主任只觉得刷地一下,一股凉气从尾闾直冲顶门,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头发都已经竖起来了——往曰里等闲不苟言笑的贺老板,居然笑了一下?

尤其要命的是,对这个年轻的副主任,贺老板居然是用的“您”字,而且还欢迎对方前来指导工作——有史以来,贺老板欢迎过什么人前来?

我这是招惹了一个什么人啊?曹大宝隐隐觉得,自己这次要出大问题了……

“贺书记吗?你好,”陈太忠站起身,伸出手同对方握一握,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咱这儿纪检委工作很忙,我先是等了十分钟,然后曹主任说,我不该干扰纪检监察工作,我哪儿还敢指导呢?”

他一路委曲求全,就是要在情理上占上风,现在吃了这么多委屈,终于可以把话摊开说了——你别跟我扯戴复了,扯他也没用。

贺栓民又狠狠地瞪一眼曹大宝,接着笑一笑,亲热地拉着陈太忠的手,不肯放开,“太忠,你是领导,跟这种小干部,叫的什么真?”

“我还真就叫真了,好话我说尽了,”陈太忠狠狠地一摔,将他的手甩开,手一指对方的鼻子,“我把话搁这儿了,今天你姓贺的得给我个交待,要不别怪我不客气!”

“这……这是怎么说的?”贺栓民只有苦笑了,“陈主任,看在老戴面子上,咱有话慢慢说,成不?”

(第二十一,咱能再前进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