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3 -2394小心处理你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2393 2394小心处理你(求月票)

看到年轻的副主任居然敢指着贺书记发巩,曹大宝惊讶得好悬没把眼珠子掉出来一一贺老板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别说对上处级f部,就算对上厅级干部,也不会买账。比如说两年前,民政厅的厅长前来办事,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吵了起来,贺书记拉开办公室的门,用全楼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呵斥,“你给我马上离开,我这里不欢迎你!”

这种话一般人说一说,那不代表什么,但是发生在两个厅级干部的交谈中,那真是罕见,官到了这样的级别,这么做的人太少÷,更别说还是一个副厅呵斥一个正厅。

而眼下,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就敢这样呵斥贺书记。

然而,更令曹大宝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贺书记居然不敢多计较,还要跟对方赔笑脸,这让他脑子里登时混乱无比:这……这还是我所熟悉的那个贺老板吗?

贺栓民当然还是那个贺栓民,不过现在他的心里,也是懊恼无比:合着来的是陈太忠,麻痹的早知道皋的是你,我直接就答应了马勉了,至于换成这样吗?

贺书记挂了马主任的电话之后,打个电话安排一下曹大宝,按说这就是没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的。

这汾不安,一直淡淡地萦绕在他心头,可是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这份不安来自于何处,直到刚才他看到脘子里多了一辆私家胖子的奥迪车,才随口问一句,“这个车能往咱院子里停吗?”

耒纪检委关说的人里,不乏有好车的主儿,但是体制外的人想将车停在院子里,那是真难,就算那些开着奔驰宝马的、手眼通天的人物,照样不能往院子里停。

当然,对这些大能人物,市纪檑委也不是不会变通,他们会婉转地解释,这么好的私家车停在市纪检委里,外人看了会怎么想一一不管车主是不是纪检委的人,都是麻烦。

奥迪车不算太好,但是身在体制中,开得起私家奥迪÷又敢招摇的,还真的不多,所以贺书记就问这么一句。

秘书听了这问题,觉得确实也是,于是一个电话打给门房,然后就过来回来,“是昝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开来的,找二冬曹主任办事……证件没问题。”

“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哼,真是……”贺栓民想到马勉的电话,禁不住摇一摇头,但是下一刻,他就猛地一怔,“陈太忠……是陈太忠?”

他终于知道,自己那种不安的感觉,来自于哪里了,因为陈太忠是省里的这么多干部里,他最忌惮的人之一。

事实上,贺栓民知道这个人去了省文明办一一前一阵的报纸上都有登的,但是当时他看报纸的感觉,也就是有点想笑……哈,饶是你这么能折腾,也是去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然后,他就很……很那啥地将这家伙记成,记成去了……社科联。

事实上,他这么记错是有道理■的,社科联跟科委有一定的联系,反正文明办也不是什么好单位,差不了多少,虽然他依旧非常忌惮陈太忠,但是这年头的人,就讲个跟红顶白。等他听秘书说,文明办来的副主任叫陈太忠,愣得一愣之后,脑中那错误的记忆,终于被纠正了过来一一啧,我说怎么总觉得哪儿不对呢,合着这家伙是去了文明办?

要说贺栓民的性子,真的比较硬,在省内干部里,除了级别悬殊的领导之外,他没几个怕的,但是陈太忠恰恰是他的死穴之一,虽然那厮只是个副处……好吧,现在是正处了。

说到底,还是他的小辫子被人抓了,别人或者不知道,但是陈太忠知道,自己的女儿因为房子被人抢了,从九龙房地产索赔了不少钱一一这索赔要是经得起琢磨也就算了,但是偏偏地……是别人行的一些好处,经不起追究的。

上次就因为这个事儿,他把被双规的机器厂厂长放了,从而他又知道,陈太忠不但跟戴复交好,也是省纪检委许绍辉面前的红人。

最近他才听说,那机器厂厂长,交好的是许绍辉的儿子许纯良,许纯良是凤凰科委的大主任,跟陈主任关系极好,由于不便出头「就委托了陈太忠来交涉。

这样隐秘的消息,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可贺栓民是当事人「当时不知道那是正常的,但是久而久之,没有消息传过来,那他这个纪检委书记当得也就太失败了。

所以,陈太忠的形象,在他心中实在是太恐怖了,当他听到这个名字之后,马上转身向外走去,因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跟曹大宝怎么交待的。

至于曹大宝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实在太明白了,起码纪检委的一干领导,都比较清楚曹主任的名声,虽然大家都没什么真凭实据,但是空穴来风必有其因。

高乐天的哥哥都敢找到自己门上,那么,小曹那边必然吃了不少好处——当然,跟大家一样,贺栓民也没有相关证据,他能够确定的是,反正自己持人顶走了,正如曹大宝所料,他不会为这点小事而自毁名声。

见到陈太忠不领情,贺书记就只能拉出戴复做挡箭牌了。

然而,他不说戴复还好,一说戴复,陈太忠这火气就愈发地大了,“不是看在老截面子上,你以为我有空跟下面这种小喽哕磨牙?”

“陈主任,请你说话客气点,”曹大宝已经吓得够呛了,但是听到这话,还是禁不住出声相斥,他又翩起了面皮,“有事说事,没事你想徇私,我是不会答应的。”

这话说得就有点不靠谙了,官场里讲究个打人不打脸,很多事情是只能意会的,那这么说出来,不管陈述的是真是假,都是往死里得罪人的话。

但是曹主任就这么说了,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贺书记吃不住这厮,那他现在就只能博一下了,博自己送点炮弹过去,指望贺老板能借此占了上风一一是的,他别无选择

从高乐天身上,他刮了上百万出来,眼下又跟文明办顶起来了他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一一以贺书记的强势,肯定也看不惯这质的嚣张吧?

“闭住你那张嘴!”这下,贺栓民是彻底被激怒了,他厉喝一声,“你不会说话,我可以考虑给你调整一下岗位!”

这句话可以证实,传言无误,贺书记果菇-脾气不好!

曹大宝登时就闭住了嘴巴,他的地位原本就来自于贺栓民,在纪检委这一亩三分地儿,贺老板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别看他是二室的主任,出去遇到别的行局的局长副局长,都要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可是让他上让他下,就是贺书记动动嘴皮子的事儿。“还用考虑什么调娄岗位?直接下来吧,哈哈哈,”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他真的觉得这对话异常有趣,“贺书记你这也真黏糊了,当着你的面儿,他都这么炸刺……你不会打算还护着他吧?”

“你!”曹大宝怒视着陈太忠,心里这圈邬火真的是腾腾地往上

冒,不过正像对方说的那样,在贺书记的面前,他不敢放肆。

“哈,敢怒不敢言?还是记恨上我了?”陈太忠笑得更厉害了,“没事,我不怕……陈主任就喜欢你这种宁折不屈的眼神,你要是软绵绵的,我真的没什么成就感啊。

“太忠,别开玩笑了,”贺栓民也受不了他这夸张的笑声,于是出声打岔,“咱有事说事,高乐天的事情,你信不过二室,我交到十室去行不行?”

“哪个室管,我真的无所谓,结果必须是我要的,”陈太忠终于止住笑声,正色回答,不过这回答却是异常霸道一一这结果是什么,你得听我的。

然而,霸道的不止是这句话,陈主任跟着的话,也很有力度,“还有这个曹啥啥的,很会颠倒黑白,严重歪曲了纪检干部的形象,亵渎了干部监察工作,我觉得他……起码也要待岗,双开才是最正确的处理方式。

啧……我要是说十、不呢?贺栓民真想冲他这么嚷嚷一句,可是,他还是真的不敢,一时间,他只觉得无限委屈涌上心头一十我们纪检系统的,居然被文明办欺负了!

可绕是如此,他还得忍着,只能苦笑着发话,“陈主任,小曹同志平时也挺知道分寸格,今天是一时糊涂了,咱不说他了,说正搔事吧……马部长有什么指示?”

按说,他这话岔得也有些水平,直接杜到了马勉身上,陈太忠你再大能,马勉可是文明办的一把手,你的顶头上司。

然而,有一点他又错了,称呼用错了,他该称马勉为主任而不是部长的,他要用主任二字,陈太忠难免会有点宾至如归之类的感觉一一这么称呼的人,就算不是文明办的,也是相对比较熟悉的人。

但是称马部长的,那就是活生生的外人了,是的,不合适的称呼,会存无形中将人分开圈子,并且带给人疏离感。

紫瑚嶂小心处理你(下)

“还能有什么指示?曹主任都觉得文明办手伸得太长了,”陈太忠哼一声,却是不好好说话,只是揪着曹大宝不放,“你们纪检监察工作,不是有纪律的吗,我们怎么指示?”

“纪检监察工作,是有纪律的,也是我一再强调的,”贺栓民正色

回答。嗯?陈太忠正得意洋洋地等着对方认错服输,猛地听到如此刺耳的反调,正待翻脸,起身指责对方,不成想贺书记话头一转,竟然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可是上级部门的监督,谁说就不需要了呢?小曹,在这一点认识上,你犯了严重的错误,纪检监察部门,是党的监察机构,不是纪检委的监察机构,省委没权力监督市委,那成什么了?我说……你先停职反省吧,做出深刻的检查。”

“我……”曹大宝从喉咙里发出半个音节来,那样子真的是有点不

甘心,很显然,他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他不满意,陈太忠还不满意呢,他冷笑一声,“停职反省?这跟不处理有作么两样,贺书记你就是这样敷衍我?高乐天怎么会从他手下逃过去……你不想一想原因?还是说,你也参与了庇护这个裸官的行动?”

话说到这种程度,就无须再说了,陈某人拿下曹大宝的心思一览无遗,西贺栓民是老纪检了,二室里面的这点猫腻,还能想不到?

“小陈你……”贺栓民真的是欲哭无泪了,想了想才来了一句,“太忠,你是代表文明办来的,有事儿我会踉你们马部长沟通的。

“马主任说了,全权授权我,彻查此事,看看到底是谁被蒙莨了,”陈太忠可不吃这一套,他笑一笑,“马主任本来以为,他是被我蒙蔽了呢。”

怪不得这家伙这么大的怨气呢,贺检民有点明白了,于是微微一笑,“这不是开玩笑吗?沟通上有点误会,马部长要对事情有疑问,你可以叫我过去嘛。”

话说完之后,他才觉得,马部长速幺个称呼,似乎有点拗口了,陈太忠可是一口一个马主任地叫着呢。

“算了吧,高乐天这种铁案,在你们纪检委都能被翻盘,真是……”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站起了身,“话我撂这儿了,今天之内,高乐天和曹小宝的处理结果,你给我拿出来,要不然的话,明天■■r■■■我拿出对你的处理结果来>”

“太忠,太忠,你这……这是怎么说的呢?”贺栓民紧追两步,可是他腿脚死活赶不上年轻人灵便,又顾忌着在单位的形象,追了两步之后,颓然地停下脚步,嘀里兀自念叨着,“这是怎么说的,这是怎么说的嘛一一r一一一”

曹大宝见事情大条了,拔脚就想偷偷开溜,不成想脖颈后面一紧,却是贺书记手快,一把薅住了他的领口,“曹大宝,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流程上没问题?”

“贺书记,他……他这是鸡蛋里挑骨头啊,”曹主任已经知道,白

己这次恐怕是要糟糕了,但是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不能承认收受了

他微的这种事,符合行业规矩。他不承认的话,不但是保护自己也是维护大家;要是一旦承认,就算陈太忠能放过他,别人也不肯跟他f休。

“他是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你明白,我也明白,”贺栓民叹口气,身为纪检委老大,他何尝不知道下面的这些猫腻,只不过闹腾得不厉害的话,一般他也懒得管就是了。

贺书记自己其实是很小心的,正是所谓的无欲则刚,不过,不多的几个小辫子之一被人抓住,他也无可奈何,“你把寻上的工作整理一下,准备移交。”

“……”曹大宝如丧考妣一般,缩在那里不吭声,可是当他听到书记大人向外是的脚步声时,赶忙上前两步,一把拽住了贺栓民的衣服,“可是,我的流程真的没问题啊。”

“有没有问题,你说了不算,”贺书记冷冷地回答,自己这些手下既然敢公然这么搞,那必然是在规则允许和不允许间游走,不会有太大的纰漏。

但是,你得罪的不是别人,是陈太忠啊,那是跟你讲道理的主儿吗?“陈主任关注的事儿,你也敢这么搞,谁都帮不了你,自觉点0巴。

他不说是文明办关注,而是说陈主任关注,曹大宝听得撇一撇嘴一一对错都是在领导的嘴皮间,“那我去托人找他说情……您给我点时间行不行?”

我倒是想给你时间呢,问题是我敢吗?贺栓民心里也在苦笑,他叹一口气,“他临走的话,你没听见?今天我不处理你,明天他要处理我!”

“是啊,他对您太不尊重了,”曹大宝在这个时候,都不忘试图激

起领导同仇敌忾的决心,“真是太猖狂了。”

“问题是……人家有猖狂的本钱啊,”贺栓民叹口气,轻轻扭一下身子,甩脱曹主任的手,径自向外走去,嘴里以轻不可闻的声音嘀咕一句,“这家伙居然去了文明办……”

要说曹大宝在市纪检委工作这么久,还真没交到什么朋友,想托个人找陈太忠说情,也真的不容县一一他已经听懂了贺书记的话,先处理自己,但是只要关说能跟得上,那么还可以再启用自己的。

不过,他找来找去,还真找到这么个人,他有个同学的哥哥,在凤凰的合力汽配城租了钣面经营,听说那合力的两个老板,马疯导和丁小宁都跟陈太忠惯熟。

丁小宁是陈太忠的女人,找她应该是最管用,但是很遗憾,他同学的哥哥说了,丁总那是一般人攀不上的,倒是马哥为人热心,应该可以帮他问一下。

我堂堂的纪检干部,居然要找黑道人物来说情!曹大宝的心情可想而知,不过,他已经没得选择了,虽然他爱人也找到了两个认识陈太忠的主儿,但是一听说是说情,谁都不敢答应一一陈主任要收拾你老公,那就让他洗净脖子等着吧。

我怎么就不知道,文明办还蕺了这么号人物呢?曹主任在等待回信的时候,不住地自怨自艾,唉,真是点儿背啊。

然而,不久之后的回信,令他越发地崩溃了,合着他在这件事里,得罪的可不仅仅是陈太忠,“马哥帮你问了一下,陈主任说了,你待岗,那是没商量的,陈洁高度关注的事情,你也敢胡来,知道死字儿是怎么写的吗?”

陈洁……电话登时从曹大宝的手中滑落,他的心里苦涩异常,要说陈太忠的能力,他是才知晓的话,那陈副省长的大名,他可真的是早就如雷贯耳了。

这就是调查不细致,导致的恶果啊,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了,干纪检监察的,想赚点小钱不是错,猜错了背景,那才是最大的错诣啊。

陈太忠离开之后,心说这边肯定不敢玩花样,要不然他真的打算翻脸去收拾贺栓民了,不过,他还是要打个电话给许纯良,问他什么时候回素波,要一起坐一坐。

今天的事情,坚定了他要去见一见许绍辉的决心,精神文明的建设,离不开强力机关的支持一一当然,他并没有反应过来,马勉吩咐他来市纪检委,本身也有暗自纵容他的意思。

不成想,许纯良在落宁呢,落自那边的壑改告一段落了,作为疾风厂的主管单位的一把手,许主任过去坐镇几天,顺便拜访一下当地的各路神仙。

反正事情没办妥之前,陈太忠是不会找马勉汇报的,他遇到过的枝节丛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不想给马主任留下不稂重的印象。

在五点多的时候,他接到了燕辉的电话,说是梁靓今天休息,想邀请陈主任共进晚餐,顺便说一说下一步省文明办跟《今日素波》的合作问题。

当然,要说这今日素波不过是素波电视台的一个下属栏目,根本没有资格跟省文明办谈合作,但是梁靓的意思,也不过是在这里报个备,加强沟通。

作为一个媒体人,又报道过文化市场的扫黄打非行动,她非常清楚,省文明办最近重拳迭出,有很多好的素材可以抓一一而且,这文明办也是宣教口的,搞好关系的话,对她个人也很有帮助。

“等一等再说吧,”陈太忠对燕辉的印象还不错,这家伙原来是田

甜的搭档,也不知道田甜对梁靓接近自己,会有什么感受?

挂了电话,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该给田甜打个电话问一句,不成想王启斌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太忠,你今天去年纪检委找贺栓民的麻烦了?”

“是他的人先不给我面子的,”陈太忠听到王处长这么问,情知返是得了戴复的授意,不过还好,他占理■了,“是这么回事……”

王启斌听完之后,沉默良久,方始叹口气,“你还是太好说话了,照我个人意见,你就诶把贺栓民也扯下来……戴主席还没地方去呢。

陈太忠登时就元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