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402 饭铲头

官仙 2401 2402饭铲头(求月票)

2401-2402饭铲头(求月票)

2401章饭铲头(上)

在蔡莉任省纪检委书记的时候,卓天地不但是副秘书长,还是办公室主任,许绍辉履新之后,不动任何人也要动他,这个是毫无疑问的——再好说话的人,也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大管家身上,打着别人的烙印。

不过,许书记做事的手段,通常还是比较温柔的,他只换了办公室主任,没动副秘书长的位子,而且并没有刻意将其边缘化。

卓秘书长跟陈太忠的关系,那是源远流长了,陈某人被任长锁“刑讯逼供”得住院,就是当时的卓主任负责陪护和协调,后来将东城区委书记郭宁生弄进省纪检委,也是卓主任一手帮着张罗的。

这个人的面子,陈太忠是不能不买的,所以他一听这个问题,心里别提有多腻歪了,“怎么,凌洛找到你了?”

“你可世界地收集人家的消息,谁也担心啊,”卓天地在电话那边就笑,“你找人在省建打听,这消息能传不进他的耳朵吗?”

这姓罗的办事,真不咋地——麻痹的,质保金你不要想要了陈太忠听得恼怒异常,让你帮我打探个消息,少叮嘱了一句,你就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自己或者是误会那罗经理了,原因很简单,这姓罗的就算有心保密,可丫是科委大厦项目的项目经理,只要有人觉得蹊跷,又肯琢磨,那么主使者的身份,是想盖都盖不住

哥们儿真的挺能替别人考虑的,他先自称自赞一下,才有气无力地回答,“卓老哥,他是托你来跟我讲情的?”

“差不多吧,他知道我跟你有交情,”卓天地还在那边笑,他不想招惹陈太忠,所以决了自己出面的缘由,“太忠你可能还不知道,这凌洛能上来,还是蔡书记一手帮忙的。”

这因果就很明显了,凌厅长是蔡莉提拔的,而卓天地却是蔡书记的心腹,两人级别相差仿佛,有点交情真的很正常。

“我的人找他办公事,他拖着不给办,”陈太忠推不过这个面子,也只能有事说事了,“我去了,他也是待理不待理的……我们文明办监督一下精神文明建设,这要求很过分吗?”

“我已经说了他了,不过老凌就是那个脾气,特别讲上下级别,”卓天地叹口气,听起来颇有点无奈,“而且他现在五十五了,也没啥盼头了,就是一心想着安安生生退休。”

“安安生生退休?看把他美得,”陈太忠听到这里,真是太不服气了,他冷笑一声,“不支持我的工作,还想安生?天底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我也说他了,但是他就那毛病,”卓天地叹口气,说的话听起来也是不偏不倚,甚至,他还点出了一些关窍,“可是他好歹是厅长了,省纪检委里……他熟人也很多。”

这话真的是意味深长,在天南省,想动一个正厅的干部,不过省纪检委真的是不可能的,有那极个别的例子,是直接被检察院反贪局弄走的,那就是早早被人惦记上,证据确凿了。

按说这年头的人,就兴个人走茶凉跟红顶白,蔡莉一旦离开纪检委,应该就没啥影响力了,但是有些事情也不能那么简单地去看,不管怎么说,蔡书记经营纪检委是有年头了,这影响之深远,不是许绍辉在一朝一夕之内能消弭的。

陈太忠收集民政大厦的相关情报,那目的路人皆知,肯定是想通过某些合理合法的程序,将凌洛搞下去——最少也是要送个大大的难堪过去。

这么分析下来,陈主任想要收拾这个正厅,十有是要选择纪检委的,而且许书记的儿子许纯良同其交称莫逆,有这样的选择很正常。

凌洛在听说陈太忠正暗暗收集民政大厦的细节时,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为了公家的这点事儿,你至于这样吗?

所以他要通过卓天地打个招呼,一来是传递和解的友好信息,二来也不无警告之意:你也别瞎折腾了,省纪检委里,我的熟人比你多啊。

陈太忠听到这话,反倒是生出了一股不服输的心思:我倒是想知道知道,现在的纪检委,到底是许绍辉管用,还是蔡莉管用

可是话说回来,他跟许绍辉也确实没啥直接的联系,就算想沟通,总还是要通过许纯良,而纯良现在,在落宁坐镇呢。

再加上,关说的这位是卓天地,陈某人不能不领情,他自命讲究人,对欠下的人情从来都是认账的,更别说卓天地被撤去办公室主任时,他并没有帮着在许家父子面前说情,不是他不想说,而是真的没办法说——让许绍辉留用蔡莉的办公室主任,这可不是一般的面子。

所以,他欠老卓的,“那行,老卓你也别说了,不就是不想让我走纪检口吗?成,我不认别人也得认你……你开口了,我绝对绕路。”

“太忠,我没有求情的意思,就只是觉得大家误会了,”卓天地听得就是一笑,“我早晚有找你帮忙的时候,但是用在他身上……说句难听的,我觉得划不来。”

“卓老哥你这话就见外了,”陈太忠还就喜欢这个调调,自己谦让了,对方却是很谦虚——人和人交往,就应该是这样吧?“咱们的交情另说,有你这个电话,我要是没啥反应,那不是朋友之道。”

这话,他说得是很漂亮,但是挂了电话之后,他就开始呲牙咧嘴了,纪检委不能用了……不能用了吖~

而且自始至终,卓天地都没说,要撮合两人在一起坐一坐,这或者正如卓主任所说,他不想将这份人情浪费在凌某人身上,但更可能的是,凌厅长就没这个意思。

凌洛本就是相当注重级别的主儿,那么卓天地出马,无非就是表示个诚意,或者也含有一番告诫,不过让陈某人再去民政厅如此罢了。

这个事实,让陈太忠越发地痛恨起凌洛了,下午彭苗苗劝他去民政厅,他却很傲气地拒绝了——我要整不住这姓凌的,以后在文明办都没脸抬头。

纪检委不行,那就得琢磨审计厅了,民政厅的新大楼,经得住审计才怪,陈某人一边灌着啤酒,一边悻悻地琢磨着。

不过,审计厅跟纪检委很有点类似,如果有领导的招呼,那么,种种疑点都逃不过大家的火眼金睛,可若是没有领导的招呼,那这个结果……就很不好控制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陈某人也不认识审计厅的人,这可以说是省级机关里,他最为两眼一摸黑的厅局了,不止他不认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朋友里,谁认识审计厅里的人。

当然,若是要细细划拉的话,肯定能找到能为审计厅传话的主儿,但是——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我的朋友,这么传话,力度就不好说了。

考虑到这还是一件想扳倒一个厅长的大事,这种间接的关系能起到的作用,就越发地渺茫了——说不定,不坏事就算好的了。

不管怎么说,晚上先去民政厅各个办公室走一趟吧,陈太忠越想就越觉得有点无奈:想做点事情,还真难啊。

咕咚咕咚又灌完一瓶啤酒,他伸手又去捞啤酒,却捞了一个空,“咦,没了?张馨……给我拿一提啤酒过来。”

不多时,啤酒来了,却是丁小宁拎过来的,“馨姐和望男姐在楼下喷灭害灵呢,听说那个能防蛇……昨天是吓坏馨姐了。”

“没跟小区保安说一声吗?”陈太忠也知道,别看小宁胆大手狠,可是对上蛇虫类的东西,差刘望男远了,所以她没到楼下,也是正常了。

“说了,可是也没用,”丁小宁不无遗憾地撇一撇嘴,顺便就坐到了他身边,将身子懒洋洋地向他身上一靠,“这是自然现象,实在防无可防,他们只能保证接到报警后,尽可能地尽快处理……要说这责任,也不在小区。”

自然现象……防无可防吗?陈太忠沉吟了起来……

约莫是凌晨两…的模样,凌洛睡得正香,猛地眼前一片光明,是异常地刺眼,他揉一揉眼睛,慢悠悠地醒转了——五十多岁的人了,睡觉不再像年轻时那么沉了。

睁开眼睛一看,他才发现,卧室灯全亮了,房门也大开着,侧头一看,老妻却是在呼呼大睡,一点反应都没有——咦,你不是神经衰弱来的吗?

“小三你干啥呢?”凌厅长气得骂一声,他有两子一女,那俩已经成家,就剩下三儿子,今年二十三岁,还在家里住着,平时也有点捣蛋,“给老子把灯关了。”

凌洛是住在民政厅宿舍厅长楼里,二百八十平米的复式房间只有四个人住,眼下半夜里卧室灯全亮,显然不会是保姆干的,那就肯定是三儿子所为了。

“你是说那个小伙子?他睡得挺沉的,”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应该来自于二楼的小客厅,“我说老凌,你家啤酒在哪儿放着?”

2402章饭铲头(下)

凌洛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蹭地就蹦起来了,由于动作过大,有点头晕眼花,接着他看一眼依旧熟睡的老妻,又看一眼床头的电话,犹豫一下,他整一整睡衣,又晃一晃头,深呼吸两口之后,走出了房门,用略略颤抖的声音发问了,“这大半夜的……是谁呀?”

“老凌你的胆气,挺壮的,佩服,”陈太忠坐在二楼小客厅的沙发上,小客厅也是光明一片,他笑眯眯地拍拍手,“不愧是一厅之长。”

“哦,是陈主任啊,”见到是熟人——虽然不算太熟,凌洛心里就踏实多了,起码说话的时候,额头上不会冒汗了,他看一眼客厅的座钟,眉头一皱,“这两点多钟……你上门,有什么要紧事儿吗?”

他有意将声音放得很高,还做出是一副无心的样子,大半夜的家里来人,还是不请自入的这一种,任是谁心里也明白这性质。

“没啥要紧事儿,这不是就说一说……咱上午说的事儿?”陈太忠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过听起来他的舌头有点大,“有个小李……嗯,小李,小李他说了,要我再来凌厅您这儿合计合计,我这不就来了吗?”

“哦,也是啊,”凌洛点点头,他心里暗骂,嘴上却是不肯露出破绽,他通晓人情事故,又由于民政厅还管着殡葬,知道太多的突发惨案是怎么回事,心里有再多的不满,也要务求过了这一关再说,“不过这个时间……陈主任你来得,还真是匆忙了,是个急性子啊。”

“我的事儿,本来就急嘛。”陈太忠微微一笑,神情很坦然,就当自己是正常访客一般,他四下看一看,“我说老凌,家里就没点啤酒?”

“谁会想到这会儿有客人上门呢?”凌洛不冷不热地回答一句,最初的惊讶过后,他又拿出了厅长的做派,“有事儿快说吧,没准我儿子半夜起来上厕所。”

“他会一觉睡到大天亮的,”陈太忠笑一笑,那笑容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了,“就跟嫂子一样,会睡得很香。”

“你做了什么?”凌厅长听得就是脸一沉,这个时候,他就不能退缩了。

“没什么,睡得香一点不好吗?”陈太忠一摊双手,“大半夜的谈工作,影响了其他人睡眠的话,这不好……现在,咱们就有充足的时间说话了不是?”

这小子的要求,其实答应了也无所谓的凌洛很清楚自己的底线,又听得对方有意跟自己谈,说不得转身向一个房间走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两瓶啤酒。

他注意到,自己进房间的时候,那小子就那么大喇喇地在沙发上坐着,丝毫没有东张西望,心里也佩服对方的胆量,“在冰柜里放着,凉了点。”

“这都快冻成块儿了,”陈太忠不满意地摇摇头,拎过一瓶来,左手拇指随意地在瓶口一摸,那瓶盖就被他摘了下来,“当啷”一声,他将瓶盖丢到了茶几上。

凌洛看得就是一惊,所谓的“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这厮这么大大咧咧地出现,肯定是要有个说法的,可是眼见了人家手上的功夫,他心里越发地惊悚了。

心里害怕,可他脸上偏偏要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只要你愿意谈,这就好说,“你要是早点来就不会冻得这么狠,你来得太晚了。”

“我要是早点来的话,老凌你不是还在二七路吗?”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他就将啤酒向嘴里倒。

凌洛登时就是一个激灵,紧张地侧头看一眼卧室,发现那边没啥反应,于是轻咳一声,“太忠……还是为上午那点儿事吗?”

凌厅长没法不激灵,二七路那儿,他养了一个小的,平日里他做事也很谨慎,今天去那里嗨皮了一下,却是总惦记着陈太忠要找我麻烦,就没敢多呆,不成想还是被人家发现了。

眼下这厮在家里大声说,他的态度立马就软了——刚才他还希望,家里谁能警醒一下,悄悄地拨个电话啥的,现在却是宁愿像陈太忠说的那样,大家一觉到天亮了。

“可不就是那点儿事吗?”陈太忠双手搓着啤酒瓶,头也不抬地回答,“老凌,我是来给你做工作的,明天一大早,去文明办表个态,愿意大力支持精神文明建设……没啥问题吧?”

“我去文明办表态?”凌厅长眉头微微一皱,重复了一遍。

“啊,”陈太忠先是点点头,又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老凌,不要有抵触情绪,两个文明一起抓,这是中央的精神,你说是不是……咦?”

他正说话呢,手边的手包蠕动一下,一个蛇头探了出来,才一出来,那蛇就头高高地扬起,颈子也变成了扁平状,咝咝地吐着舌头。

“饭铲头?”凌洛的身子登时就是一滞,他年轻时的经历也很丰富,对于蛇类并不陌生,更别说这种大人小孩都认识的知名毒蛇了。

“哦?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刚才在楼下,不小心踩住它了,就琢磨着回去做个蛇羹……你们这院子里,生态环境很不错啊。”

“太忠你这么搞……有意思吗?”凌洛不动声色地回答,不成想他才一开口,那蛇似乎是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震动,登时就将头对准了他。

“我说,你先把它弄回去,成不成?”凌厅长这次,连嘴皮子都不敢乱动了,压低了声音说话,“我明天去还不行吗?”

“越毒的蛇,吃起来味道越美,”陈太忠笑眯眯地慢慢伸手过去,那蛇就像中了定身术一般,动也不动,任由他捏着头颈,装进了手包,“这玩意儿没啥危险,好吃……真的。”

没啥危险才怪,凌洛都知道眼镜蛇的土名叫饭铲头,哪里不知道这蛇的毒性?当然,他更明白陈太忠大半夜地带一条蛇来自己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眼镜蛇这东西,天南基本上就没有野生的,更别说出现在城市里了,要是一条菜花蛇,那倒是可能,但是……这是眼镜蛇

对方的要求,令凌洛有点尴尬,但是凭良心说并不难办到,可是明目张胆地带了毒蛇上门来威胁人,这……这他的也太欺负人了吧?

“咱们好像,没必要搞到这一步,”凌厅长眉头又是一皱,他心里恼火,却是还不敢发作出来,这是个什么样的疯子啊,堂堂的正处级国家干部了,做事就跟街头的小流氓一样,麻痹的你珍惜一点自己的身份不行吗?

“我就知道,凌厅长您的大局感好,也不枉我半夜来一趟,”陈太忠笑眯眯地端起啤酒,又灌了两口,长长地打个酒嗝,“我这人呐,就有这么个毛病,谁给我面子,我就绝对给他面子。”

“我给你面子,”凌厅长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又一指他的手包,“以后这种玩意儿,不会再出现了吧?”

“上午,我有心好好跟您谈一谈的,结果您事儿多,”陈太忠不回答这个问题,他摇摇手上的啤酒,里面没**了,倒是还有冻成竖条的啤酒冰。

说不得,他又打开另一瓶,嘴里淡淡地回答,“关键是咱们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那是刻不容缓了……小陈我这工作压力,很大啊,需要各方面领导的大力支持。”

他不回答,那就是不打保票,要看下一步凌洛会怎么配合自己。

凌厅长也听得明白,见到对方煞有介事地说着套话,又想一想自己保不定将来还要面对这样的威胁,这心里的火气就再也按捺不住了,“精神文明建设,确实有待加强,陈太忠我不是说你……你看看你,还像个国家干部吗?大半夜地擅闯民宅,还拿上毒蛇吓人”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对方有这样的手段,再加上雄厚的官方背景,那是想怎么折腾自己都行——是的,他无力反抗。

既然无力反抗,那就要规规矩矩地配合了,可是配合归配合,他心里这火气大,反正对方只是要求自己去文明办公干,他也答应去了,所以不怕现在跳脚骂人。

不过,骂完之后,他背后又冒出了点冷汗,这家伙做事实在太不讲理,丫挺的不会在恼羞成怒之下,翻脸动手吧?

“随便你说了,”陈太忠又笑着灌两口啤酒,倒也是处级干部的气度,“私下里咱们怎么沟通,那都是内部矛盾,反正为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我挨骂也认了……”

打个酒嗝,他语重心长地发话了,“不过我说老凌啊,明天去文明办,你可不能这样啊,那太影响你的形象了……当然,也难免会影响我的心情。”

“我敢吗?”凌洛气得哼一声,他能做的,也就是图一图嘴皮子痛快了,可是这骂来骂去……也没啥意思不是?“我说,精神文明……就用你这种流氓手段来建设?”

“咦,你还来劲儿了?”陈太忠眼睛一瞪,面皮登时翻转,“我的人一开始,走的是不是正当程序?你个尸位素餐、只懂玩弄少女的老流氓,也配指责我?”

(还是第二十一名,孜孜不倦地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