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404 理顺民政厅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2403 2404理顺民政厅

陈太忠上午去民政厅的时候,因为谈崩了不得不掩面而走,恼怒之下,就在凌洛身上下了神识备用。

当他意识到,没准可以用蛇耒威胁人的时候,扫了一下就发现,凌厅长目前正停留在二七路附近一个小区内。

他对民政厅不熟,对民政厅宿舍也不熟,不知道那里是凌厅长的外室,又喝一阵酒之后,他琢磨着,这手段合用不合用的哒候,不小心发现……凌厅长转移地方了。

也就是凌洛活该有这一难,被人惦记上了,还要放纵一下,结果陈太忠就发现,老凌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离民政厅不远一一按说这才应侯是民政厅的宿舍。

二七路的,不会是外室吧?他心里做出了猜测,说不得隐身术、穿墙术再加上万里闲庭,过去转悠了一囹,发现一个二十多岁的丰满女人正在洗澡,卧室的**乱七八糟,纸篓里也满是用过的卫生纸一十只要是过来人,就知道这是f啥的。

果然如此!验证了自己的判断之后,陈太忠悠悠回转,有这么个把柄在手,他就不怕做得出格了,于是,在众女身上耕耘完毕之后,他就又到素波动物园转了一囹。

搁给一般的f部,就想着通过这个女人,彻底扳倒凌洛就算了,但是陈某人见识过的事儿太多了,知道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下的行为,而且说真格的……这么槁的话,不但效率太低下,也未必能如愿以偿。

现外室,去举报的话……那只是等而下之的手段,好吧,或者说是别无选择的手段,而陈某人的选择,真的很多。

接下耒事情,大家就知道了,说实话,他不想把太多精力放在民政厅这里,因为他实在大忙了,哪怕是他能够确定一一新建的民政大厦,绝对是有文章可做的。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大部分的官员,都是官越大胆子越小,原本他想逼着凌洛第二夭去文明办就行了,不成想老凌多少还有点火气,终于逼得他脏话出口。

凌厅长见到陈太忠猛地翻脸,登时又是一怔,他这才反应过来,旬己还有剖的把柄在对方手里握着,怪不得这厮如此肆无忌惮呢。

不过,这伞小陈的话,说得实在太难听了,他愣得一愣之后,又瞟自己的卧室一眼,才哼一声,“谁说我就尸位素餐了?我在民政厅的成绩,有目共睹……小陈,你的工作我没酡合好,我个人的生活作风……有点散漫,这我都认,但是请你不要否f

“嘿,你要真跟我叫真,那我就跟你叫十、真,”陈太忠冷哼一声,“这个民政大厦,省里只拨了八百万……这么一栋楼,怎么也得三千五、六百万吧?其他的钱……你哪儿来的?”

他其实还没弄清楚这其他钱是哪儿来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将此事说出来,到账的资金和花出去的交金,虽然都叫资金,但那纯粹是两个概念。

花出去的!$金,账目和去向很可能与实际不相苻,查起来的难度不会很小,但是到账资金,那是很好查的,在这个上面作假意思不大一一所以他不怕说出来。

你管我从哪儿弄来的呢?凌洛心里暗哼一声,不过,这个话他也只能放在心里,正如陈太忠想的那样,这自筹的资金里,还是有一些名堂的。

但是他也不能不吭声,要不然那就是默认了,说不得他就出声辩解,“这钱现在也才到了两千四百万,不过……厅里使用的每一笔!$金,都是经过省里同意了的、符合相关政策的。”

“哼,我就知道有问题,”陈太忠为官这么久,要是连这样的话都听不出来,那这个情商真的是白练了,于是就虚言恫吓,“挪用救灾捐款,也是省里同意了的,是吧?”

“怎么叫挪用呢?你这个同志……”凌洛眉头一皱,才待下意识地打一下官腔,猛地想到,跟面前这位这么说话那是找虐,说不得哼一声,“救灾物资中心的几个库房,年久失修,已经成了危房,救灾物资得不到充分保障……”

“物资都不能保障,我们拿什么去救灾?新建的民政大厦,地下两

层是库房,地上也有三层是库房,我用捐款建库房,这叫挪用吗?”

“地下两层,不是停车场吗?”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心说你那图纸

上,就是这样设计的。

·嗯……部分是停车场,”凌洛不以为意地挥一挥手,侃侃而谈,看得出来,他对类似的问题有着成熟的见解,“有些物资需要防潮,仓库全建在地下,不但不负责任,也是对j$源的浪费,这库房地下要有,地上也要有。”

“这样的话,物流中转管理起来会有麻烦,”陈太忠根本不相信这样的解释,但是人家说得一套又一套的,他也只能试图从理论的角度,以证明“你这话处处是漏洞”。

“我们的物流管理,会是很先进的,”凌洛不疼不痒地回答一句,

也不知道是铧解,还是……对未来什么高级系统的注脚。

“省里谁同意的这个?”陈太忠见他嘴皮子挺硬,一时就恼了,我今天弄条蛇来吓唬你,就是不想多跟你计较,你这是……土杆子找死?“范晓军还是蒋世方?”

“报告打上去,肯定能批下来,”凌洛的回答,有若羚羊挂角又似天际神龙,看起来有迹可循,实则是什么都没说,“这是符合相关政策的,不需要省里专人点头。”

遇上这样的滚刀肉,陈太忠也头疼,尤其是这家伙在省纪检委也有点人脉,于是哼一声,“这两千四百万就算了,过去的事儿了,谁让咱俩以前不认识呢?”

陈某人就是这毛病,喜欢以德服人,不喜欢不教而诛,“剩下的钱……你再玩什么花样,别人不反应到我那儿也就算了,反应到我那儿,别怪我不客气。”

“哎,那正好了,”凌洛一听这话,反倒是来了精神,“小陈你给我评个理,福彩中心的管理机构,要设在厅里……这个相关费用,是不是讴福

他今天晚上,对陈太忠的称呼,是变来变去,有时候叫陈太忠,有时候叫陈主任,有时候叫太忠,又有时候。』卜卜陈,这固然跟两个人接触不久,没有形成固定的称谓有关,可同时,这称谓的变化,也代表了心情的变化。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按理说是可以的吧?陈太忠对这个问题两眼一抹黑,但是想到此人这样问自己,必然是有其用心,于是就不肯轻易下结论,“这个我不懂……相关政策怎么说?”

“运还用相关政策?”果不其然,凌洛不肯正面回答,只是苦笑着

一摊手,“福彩中心是他们的管理部门呐。”

“没有相关政策,你不要指望我支持你,”陈太忠原本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主儿,“我一向反对以既成与实来为难领导的冒进主义。

这个表态是他下意识的反应,但是不久之后,事实证明他的表态是谨慎而且正确的。

拿一条蛇来我家转悠,也算反对冒进主义?凌洛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运通话说完,基本上就三点半了,陈太忠在离开的时候,居然隐隐有点欣赏老凌了一一说良心话,他今天来吓唬人,是想看到凌厅长颤抖的。

结果老凌虽然受到了惊吓,可是性子还挺硬的,不管怎么说,是保持了一个厅级领导的气度,没有像一般人一样,吓得鸡毛子乱叫一一虽然可v:a肯定,报警是没用的。

他可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凌厅长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足足愣了半个多小时,才扶着墙慢慢地站起来,走进卧室看看,又推一推老妻,发现人依旧睡得死沉。

他再到三儿子房间看看,儿子也睡得死沉,索性的是,两人除了睡得死沉之外,其他的生理状态和生命指数,看起来都很正常一一至于保姆,凌厅长是没兴趣去看的。

然后,他就走回沙发,轻轻地……啜泣了起来,陈太忠留下的两个半瓶啤酒,还留在沙发上,酒瓶里的啤酒冰柱开始融化了,两个啤酒瓶盖,随意地丢在桌上,就像两只大大的眼睛一般,发出冷冷的嘲笑。

这是陈太忠夜入民宅的证据,瓶盖和酒瓶上,应该有指纹,酒瓶口还应该有唾液,你可以拿着去报警,然而问题是一十你敢吗?

他不敢,他真的不敢,凌厅长实在太明白了,官场中不但要有谨小慎微,偶尔也要有流氓手段,一枝独放不是春……什么叫官场?这才叫官场!

官洛需要循规蹈矩,但是只会循规蹈矩的,就不要去混官场,凌厅长甚至清楚地记得,十年前有人才是出省委峋-口,就被当街砍下了手臂。

然而,令他郁闷的,也就在这里了,陈太忠这种肆无忌惮,通常是上位者对付老百姓或者小干部的,而他是厅长……是厅长啊。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人家本来是能拿二七路那位做文章的,是的,人家这么做,只是赶时间罢了……

“连你也笑话我!”他气得抓起两个瓶盖,狠狠地辑到了木制地板

上一一r一一一

别刈嶂理顺民政厅(下)

第二天上午九点,栲苗苗敲门走进了陈太忠的办公室,一脸的欣喜,看向他的眼中,隐隐有一丝异彩在闪动,“民政厅打来电话了,凌厅长会在一个小时后来文明办,要我代为通知马主任和您……”

“哦?老凌还是想通了嘛,”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刚接到贺栓民的电话,说是高乐天已经正式被礼规,曹大宝也被勒令停职一一关于对其下一步的处理,需要在调查之后,才能拿出一个结论来……其实这也就是程序了。

所以他的心情很是不错,“这个消息,你跟马主任汇报了吗?”

“马主任说了,要见一见他,您也要见他吧?”彭处长笑着发

问,她要给民政厅答复,当然,这汇报次序她是不会搞错的。

“看吧,一个小时后,我还不一定干什么呢,”陈太忠摇摇头。

一个正处见一个正厅,都不一定有空,也只有陈主任敢这么说了,彭苗苗眨巴眨巴眼睛,又钦佩地看他一眼,才默默地退了出去。

陈太忠却是被她这个汇报,勾起了一点好奇,说不得抬手拿起电话,找到刘骞的号码,拨了过去,“刘市长在忙吗……我是谁?我是天南陈太忠。”

刘骞现在是碧空省西平市的常务副市长,他正在参加一个财税系统的会议,见到秘书拎着电话过来,不动声色地拿过电话,不过一看号码,他就是眉头一皱,“嗯?”

“天南陈太忠的电话,”秘书小声提示。

“哦,”刘骞一听这个名字,可就坐不住了,他原本打算坐着接电话的,说不得急匆匆站起身就向外走去,搞得在座的一干大小领导面面相觑,刘市长不是一向挺稳重的吗?

“太忠,你终于想起来给老哥打电话了,”刘市长笑眯眯地发话了

,“有什么指示,尽管说。”

“我哪儿敢指示啊,”陈太忠在电话那边笑,聊了两句之后,他提出了问题,“我想问一下,福利彩票收回的这个福彩金,在使用方面有什么说法吗?”

这样的问题,随便找个民政局的人,就能得到答案了,为这点小事将一个常务副市长拉出会场丁也太拿市长不当干部了。

但是,不光是陈太忠认为很正常,就是刘市长也认为,这是小陈对自己的信任,跟自己不见外,说不得就要细细地说一说。

按照中国福彩发行与销售管理办法的暂行规定,任何单位和部门不得截留和挪用福利金,福利金必须用于为老年人、残疾人、孤儿、革命伤残军人服务的社会福利事业。

解释完之后,刘市长笑一笑,“当然,我说的是理论上,像福彩金的主管部门和监督部门,变通地使用这些!$金……也不是很罕见的玑象,能挂上勾就行。”

“啧,”陈太忠咂一咂嘴巴,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好半天才叹口

气,“我明白了,谢谢刘市长,打扰你工作了啊。

“啥,

你跟我客气什么?”刘骞听得笑一笑,才挂断了电话。!

挪用福彩金建民政大厦,陈太忠放了电话之后,只觉得全身无力,他想生气都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一一凌洛居然跟我就这么谈了。

对福彩金的性质,他现在就算有了直观的认识,按说这个东西是不该挪用的……嗯,是不该挪用的。

然而,不挪用到建办公楼,就能保证不被挪用到其他地方了吗?陈太忠现在对下面人的各种应对手段,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福利事业缺钱咯?肯定缺钱,但仅仅是投钱就可以解决的吗?

一直以来,他对各种扶贫有着近乎于本能的反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单纯的资金支持早晚是要花完的,协助建立相关的产业才是正道。

但是,这些人可能这么做吗?他表示适当的怀疑,各种扶持资金会产生太多的中间费用,而且那些接受救助者,也未必个个愿意接受渔网而不是鱼。

这种资金,也只有我来搞,才能充分地发挥作用,陈太忠从来都不会妄自菲薄,首先,他会盯着下面的各种小动作,必要时杀鸡儆猴,以保证j$金用到正途。

其次呢,那些接受救助者若是歪嘀,他也不怕使用雷霆手段一一残疾人怎么了?不服从统一调度,他照样会饱以老拳!

然而,他去监管这福利金的话……显然太不现实了,惟其不现实,他才会觉得有那种无力感,他能阻止凌洛挪用资金,但是阻止不了张洛、李洛的抑用……

当然,凌洛昨天会这么问他,肯定是在福利金的挪用上,出现了一点问题,所以凌厅长希望得到他的允许一一更可能是希望得到支持,毕竟哥们儿现在说话,也有点力度不是?

阻止不了别人,那就阻止凌洛好了!陈太甚√艮无奈地想着,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也不知道这彭苗苗是怎么传的话,按说凌厅长会在十点钟到达文明办,结果不成想存九点四十的时候,凌厅长就来到亍文明办,进了马主任办公宫。

五台咱币之后,马勉将陈太忠叫了过去,要他参与商讨一个主题,针对救灾捐款不能实到的情况,文明办和民政厅打算携手过问一下。

凌厅长想得很明白,既然文明办铁下心思这么搞了,那么与其被动地接受指示,还不如积极地参与进来一一反正若是有所收获,最后便宜的还是厅里。

陈太忠注意到,凌洛虽然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厅长气度,但是眉宇间多少露出了一点疲惫,尤其是眼眶四周,隐隐有一囹青黑一一老凌这后半夜,睡得一定不是很好。

凌洛何止是睡得不好?他压根就没睡觉,早晨七点,在亲眼看到儿子和老妻起床之后,他就匆匆地赶到了单位,本来说要在小房间里眯一会儿,可是一闭上眼,眼前就是饭铲头那宽扁的脖颈,以及那前端带着分叉的信子。

好不容易眯了一阵,一睁眼就是八点五十了,他赶忙安排人联系文明办,再然后,他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了,心说反正马勉在办公室,早点去就早点去吧。

陈太忠在观察他,他也在不着痕迹地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陈太忠,凌厅长很无奈地发现,这厮在马勉面前,乖巧得有点不成体统,插一个人来,很难相信,就是这样一个笑容满面的年轻人,在凌晨曾经夜入民宅,并且手持毒蛇威胁一个正厅级的实职领导。

你小子做人不但强势和阴毒,而且居然如此地会伪装,想到这个,凌洛又有点不寒而栗,流氓就很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会伪装的流氓。

马勉也觉得,凌厅长的贸然造访,有点令人狐疑,他甚至从华安那里知道,陈太忠在前一阵,安排彭苗苗去协调民政厅的相关事宜,似乎……似乎是不太顺利?

不过,想一想陈太忠连邓健东都搞得定,马主任也就释然了,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位之间那种微妙的气氛,他考虑的是别的,“凌厅长,咱们今天商量的这个联合调查,可以让$天南日报》先发篇稿子,你觉得呢?”

这就是文明办的天然优势了,随便两个人坐在一起聊两句,第二天就能上《天南日报》一一当然,聊天的这俩人级别得够了。

不过,凌厅长倒也没多少惊讶,他也是隔三差五上天南日报的主儿,厅里还有负责给日报社递稿子的人,当然,这么随便地就能上了《天南日报》,也是不多见的情况。

“马部长这个建议很好,”他笑着点点头,面对马勉,他还是能保持一个正厅的矜持,“咱们查实到款项的账日,并不是针对那点钱去的,而是要倡导一个诚信的社会风气,要是有些人因为事务繁忙,忘了打款,也有个补交的机会。”

“我也是这么想的,”马主任笑着点头,他对凌厅长也是客气异常,一边说一边就抓起手边的电话,让华安带了秘书处的人来做记录。

这一下,两边的谈话就正式了许多,旁边有人做记录了,不过关于这个行动,也没什么大多可以谈的地方,聊了十来分钟就没话可说了一一这只是一个调查,发现问题之后,该怎么处理,大家都没有提。

马勉有心多聊一阵,可是凌洛撑不住了,他半晚上没睡,精神状态很不好,反正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留饭不留饭就无所谓了,于是起身告辞。

马主任自然要送其下楼上车,陈太忠一直您着劲儿,恝跟凌洛说一说福彩金的事儿,却是死活没有机会,在宣教郜的地盘,他总不能去抢马主任的风头吧?

算了,反正今天老凌还算配合,等过两夭手头的事儿办完了,再提醒一下就行了,他拿定主意之后,才反应过来,民政大厦这款子筹得乱七八糟的,怪不得凌洛不欢迎文明办过问关于捐款的事儿呢……想看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