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5 不等你2406俩大秘

2405不等你2406俩大秘

民政厅主动上门要求合作,这消息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文明办,个别人已经知道陈太忠搞定了组织郜,倒没有太过惊讶,但是大多数人听到这个汀息,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文明办和民政厅有过合作没有?有过,但多半都是宣教郜牵头,搞一些关于双拥之类的活动,若是文明办发起的话,那必须是文明办上民政厅的门儿。

而且这次调查的内容,也算相当敏感的一十毫无疑问,这个调查可以归纳到文明办职责范围内,但是根本不用细品,大家就能体会到其中的杀气,像这么杀气腾腾的调查,极有可能影响到主流舆论的走向。

一般而言,这样性质的事情,也必须宣教郜挑头来搞,而眼下,局然就是文明办一力承担一一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相较前一阵,永泰的事情也好,高乐夭的事件也罢,里面虽然都有文明办的名号,但是给一般人看,大抵不过就是有突发事件,被省文明办关注到了。

而这次跟民政厅的合作,则是大不一样了,这是文明办主动出击,而且已经磨刀霍霍地选择好了对象,更别说业务启动的前期,还是民政厅的老大亲自上门。

省委里,从来不少那些绞尽脑汁琢磨的主儿,更何况文明办里全都是搞宣教工作的,其中的差别虽然细微,可谁又能看不出来?

“咱文明办的行情,终于是要变一变了”一一不止一个人这么悄悄地嘀咕,更有人感慨,“两个文明一起扳,说了多少年了,现在终于是看到一点曙光了……”

除了少数对单位怨气冲天、没有归属感的主儿,大部分人都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像副主任蔡楼电,更是直接找到了陈太忠的办公室,“太忠,跟民政厅合作调查的这个事儿……需要帮忙吗?”

“当然需要了,我现在根本就是分身乏术,”陈太忠看着他就笑,康主任好歹也是副厅了,主动上门要求帮忙,这个态度有点过于热忱,此人固然可能是为单位务想,但是更可能的,是想争取点什么。

不过谟r良心话,陈某人最擅长的就是放权,最不怕的也是放权,发生在凤凰科委的事例可为佐证,既然康楼电在前期配合得就不错,现在又有强烈的帮忙,撤出去点权力又何妨呢?

于是他笑着回答,“我做事一向是只管开头,祸闯大了就不管了,老康你愿意帮忙,那最好不过了,查出的不文明现象就得麻烦你收拾了。

这话自然是自谦,而且他认为自己说得很有水平,放权的同时,不能伤了同事的积极性,那说话就不能太霸道。

所以这话里,还带了一些托付,老康啊,你不能光惦记着摘桃子,也得考虑桃毛蛰手啊,对上那些死活不肯补齐欠款的家伙,你得有一定的措施一一要不然,我凭啥把这个事情交给你呢?

陈太忠现在,是烦了这种小事了,尤其是对上那数以百计的不诚信群体,他真的是有点分身乏术,康楼电愿意接手,他非常欢迎,但是老康,你不能光享受权利,同时你还要尽义务,得负责处理那些不听话的主儿。

康楼电却是没觉得这个要求过分,他笑着点点头,“个人交给我了,私企我也能负责一部分,我早就看某些人不顺眼了……公众人物,切,没有媒体,他们算什么公众人物?”

康主任没有大包大揽,事实上,他早知道陈太忠在操作这件事,毕竟协调处是他分管的,不过,跟大家了解的一样,他只知道,彭苗苗在民政厅的进展不是很顺利一一谁也没想到,陈太忠只介入了一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是他这态庋就算相当诚恳了,起码,他划出的范围很有诚意,将公众人物一网打尽,所谓的公众人物,不管著名演员也好,知名学者也罢,都是要靠媒体生活的,没有媒体宣传,这“公众”二字从何谈起?

康楼电是宣教口的老人了,跟各个媒体都有一定的接触,他这么表示也代表他横下心了,要通过媒体封杀一部分不诚信的公众人物,甚至不排除曝光的可能。

而且,他还愿意负责一部分私企,这基本上就意味着他竭尽全力了,对私企他可以动用私人的影响力,但是对国企来说,文明办的副主任还真没啥威慑力一一打一打秋风可以,但是想搞风搞雨,那就太自不量力了。

“那可太谢谢了,正好我偷个懒,”陈太忠听得就笑,就在这个时候,他手边电话的响起,却是祖宝玉打过来的,“太忠,下午我打算搞个精神文明建设座谈会,你来不来?”

素波市的精神文明建设,主要就是素波宣教部和祖宝玉在抓,高乐天已经被正式双规,而段卫华最近又异常重视这个精神文明建设,祖市长才想槁这么个会。

这么搞,一来是响应上级的号召,二来也是想在高乐天没被定性之前,积极地撇清自己,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下午要舞会了,上午临时通知人的情况。

那我不能一个人去啊,陈太忠搁了电话,心说我还得带个人一起参会,可恨的是,郭建阳的手续还没办完,说不得他犹豫一下,给洪涛打个电话,说是调研处安排个人给我,下午我要去素波开个会。

“呵呵,你自己选一个不就完了?”洪主任在那边爽朗地一笑,他也听说民政厅厅长上门了,而且陈太忠用人,还记得找他这分管的副主任,他没有理由不高兴,“这么客气……副主任科员够不够?”

文明办里别的不多,就是干部多,基本上来说,副主任科员就是最底层的存在了,甚至比办事员还多得多,主任科员都是大把,洪主任安排个副主任科员,有点小气。

不过陈太忠不介意,只要他这个副主任不是光杆过去的,那就行了,真要找正科或者副处的干部作陪,他完全可以在秘书处里指定一个一一当然,类似的会议,最好还是调研处的人陪同,才最为合理。

不多久,一个姿色尚可的女孩儿敲门进来了,陈太忠认识此人,调研处的副主任科员郭芳,她今年才二十七八岁,平时在单位挺低调的,“陈主任,您下午要参加会议?”

嗯,怎么又是个女的?他心里暗暗嘀咕一句,不过他要个人陪同,其实就是摆设,于是点点头,“嗯,你准备一下……宋处长没空?”

“我去问她一下,”郭芳的胆子可不大,听到领导这么说,转身

就急忙往外走。

老洪这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安排个副主任科员也就算了,还是一个小女孩儿,陈太忠对这样的安排,不舱说是很满意,所以才问一下宋颖。

他可是不知道,华安曾经在背后,调侃陈主任是“妇女之友”,虽然当时在场的,只有马主任、华主任和司机小钟,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话硬生生是不胫而走了。

当然,目前这说法,还只是在小范围内流传,反正相对于其他政府或者党委的部门,宣教部就是个阴盛阳衰的单位一一女同志超级多,有这样的传言,却也未必是一定有所指,

不过,陈太忠过问宋颖的结果,就是宋处长和郭科长陪着他同时出现在了会场,倒是越发地显示出了文明办的阴柔之气。

下午的会倒也不长,主要是针对文化市场最近的混乱去的,文化届局长在会上做出了深刻的自我批评一一他不这么揭不行,消息灵通的人已经知道,高乐天被双规了,眼下这自我批评,当然就是越深刻越好,越能跟姓高的划清界限。

就在会议临近结束的时候,段卫华居然出现在了会场,大家登时齐齐站起身来,闹热烈的掌声欢迎素波市政府一把手的到来。

段市长没有污·露出那招牌一般的和蔼笑容,而是很严肃地向大家指出,这个会开得很好,精神文明建设,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省里最近正在出台关于文明县区建设的文件,“……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作为省会城市,不能被其他地市比下去!”

老段真给面子啊,陈太忠暗暗感慨,对祖宝玉来说,这个会是类似于批斗或者撇清的会,是针对高乐失事件的,但是段卫华一来,就将这个会变成了吹风会,要不说这位置不同,考虑的东西就不一样呢?

“卫华市长的指示很及时,清楚地击我们指出了前进的方向,”祖宝玉市长跟着发言,他的发言从来都是以措辞严谨而著称,“物弃文明建设先行一步,精神文明建设必须迎头赶上,对那些觉惶不够的同志……我们不会留在原地等他。”

这诠出自祖宝玉之口,威力就太大了一一不会原地等你,那就是你要被时代抛弃了!

别砒÷章俩大秘

这次会议,登上了第二夭的《素波日报》,不但有段市长和祖市长的指示,同时也有省文明办到场的三位领导的名字,连郭芳都以“调研员”的身份出现了。

当然,严格来说调研员是处级干部,这也是一般媒体刊载新闻时

候的窍门,人家来自调研处,自然也可以说是调研员,就像不会有人在

“调研处副处长宋颖”后面加个括号,注明是正科一般。

单看素波日报,大家还觉不出什么来,可是再看看当天的《天南日报》,那就不一样了,天南日报上有个小块文章,说省文明办携手民政厅,打算对救灾捐款不能及时到账,做出一次深入的调查。

起码田立平看这两篇文章就挺有意思,今天是周六,他在下午三点多回了素波,回了家里才说歇一歇,就看到了这样的新闻,于是拨通了陈太忠的电话。

“你这是越搞越大了,”田市长笑着夸奖他,“素波这边动起来了,连凌洛那老顽固,你也做通工作了,了不得啊。”

他跟凌洛也是老相识了,深知道那人的毛病,当然,田立平并不在乎凌厅长,当年他虽然是副厅,却是手握素波政法委大权,不需要太买这个民政厅老大的面子。

“呵呵,田市长过奖了,”陈太忠干笑一声,清一清嗓子,“这是同志们集体智慧的结晶,您不能安到我一个人头上……对了田市长,凤凰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也该展开了吧?”

“行啊,抓这个也很有必要,”田立平在电话那边笑,“我看省报上,你还打算追一些欠款回来,里面有没有跟凤凰有关的企业和个人?

“凤凰的……好像有两家企业,”陈太忠对那个清单还是有印象的,尤其是他出自凤凰,下意识地关注了一下老家的情况,“有一家经营不善,已经关门了,还有一家是金鸟的四海焦化厂,我正琢磨跟他们谈谈心呢。”

“四海啊,那家换老板了,”田市长上任以来,一大业绩就是组建了煤焦集团,对这个行业里的佼佼者,还是有所了解的,“老高病得糊涂了,位子不传给儿子,传给女婿卜·····行了,这家我帮你做工作咿巴。

对田立平来说,这真是一句话的事儿,而且事情涉及陈太忠,他相信四海的新掌门只要没傻掉,他绝对不需要说第二句,这种便宜人情,不卖白不卖。

“那可太谢谢您了,”陈太忠最近真是不克分身,要不然他绝对要找到四海的门儿上,当然,作为凤凰出来的干部,他也知道四海那边似乎有点状况,“对了,关于凤凰的与!-神文明建设,您在省报有对口的记者吗?”

他这么问也是有原因的,梏电话的时候,雷蕾正坐在他身边咬牙,说是孙朋朋真没意思,居然找到胡主任,说以后文明办的稿子,二室就不要过手了。

今天天南日报的稿子,就是孙朋朋的四宣发的,不过这倒是正常,虽然事情是陈太忠办的,但是最后跟凌洛敲定调查的,是一把手马勉。

但是孙朋朋找到胡主任,就有点欺负人了,今天的文章虽然不大,但是肯琢磨的话,自然知道迳调查之后,还会有后手,现在文明办的行情开始上涨了,这谁也看得出来。

这个时候孙主任做出如此行

动,冲的就是未来文明办可能的一系列动作,对这样的要求,明主任不置可否,“这个嘛……你最好让总编明确一下,要不马部长跟我说一声也行。”

按说,报社里都是文化人,说话不会这么直接,但是孙朋朋业务不精,做事还挺霸道,大家都挺鄙薄此人,所以胡主任也不给她留面子一一你上门欺负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胡主任最近,对文明办的动向也很上心,都是搞媒体的,她又跟雷蕾关系好,知道在文明办槁风搞雨的,是来自凤凰的陈太忠。

对陈太忠,她也早有了解,甚至她猾得到,小雷跟那家伙或者有超越友谊的关系,但是,那又怎么样呢?都是女人家,任是谁找了那各个混蛋老公,红杏出墙都是能理解的。

雷蕾能从陈太忠那儿弄到稿子,她当然也愿意鼓励,日报社和文明办虽然都归宣教部管,但是文明办一把手是副部长马勉,日报社窦社长也是宣教郜副部长。

雷记者从领导那里得了消息,自然是要恼怒,于是这大下午的就跑到湖滨小区来了,跟陈太忠强调,有他的稿子,一定要交给她。

郧我该怎么绕过马勉呢?陈太忠正挠头,就接到了田立平的电话,自然要问一声。

“是想给我介绍人吧?”田市长笑一笑,他这老狐狸怎么会想不到

这个?“甜儿好像在日报社,有两个不错的朋友。”

“哦,那我知道了,”陈太忠听到这话,赶紧岔开话题,“明天

吧,明天晚上我请您吃饭,有空吗?”

“明天有事,今天倒还行,”田市长打这个电话过来,也是想跟小

陈坐一坐,“你今天有了安排啦?”

“今天那帕里回来,就是蒙书记的秘书,他老爹明天过生日,”陈太忠笑一笑,“而且明天下午许纯良从落宁回来,我要跟他碰一磁,一起坐一坐不是挺好的吗?”

在他想来,许纯良虽然是章系人马,但却是他的好友,凤凰科委现在也是肥得流油的单位,让老田一起来坐一坐,将来老田有什么事儿,纯良也好支持不是?

田立异却是听得只有苦笑了,他可不想跟许纯良坐,就目前而言,许主任对市政府确态度,是中规中矩,要不说这衙内行本,很多时候都是看家教呢?

田市长觉得现在这若即若离的距离就挺好,走得近了是非多,毕竟双方的根子不一样,一时间他就有点羡慕起陈太忠了,许家、蒙艺……还有黄家,这家伙居然能在这么多势力中,轻而易举地游走,还混得风生水起的。

“还是晚上见一见小那吧,”田立平做出了决定,说实话,相对于见许纯良,他倒是更愿意见一见蒙艺的人,这不是烧冷灶,而是相对于天南各大势力,蒙艺已经是过去时了。

那么,他接触一下那大秘,也不会令别人产生什么联想,反倒是能跟碧空的老大扯近一点关系一一谁知道将来碧空会不会有什么事儿呢?看看陈太忠就知道,交游广阔一点,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呀,晚上是我们朋友小聚哎,”陈太忠听得苦笑,晚上的聚会,就是他跟老那和老王,湘香、小王和田甜都会在场,老田你要来,可是麻烦大了。

“啧,你这小子,”田立平一听,就知道晚上的内容,估计自己不合适去了,他真是有点哭笑不得,“我说,现在狠抓精神文明建设呢,你给我差不多点。”

晚上的聚会,其实没用了多长时间,那帕里是中午到的素波,下午陪了陪湘香,晚上还得回家跟爱妻团聚呢。

不过,说起陈太忠现在抓的这个精神文明建设,他倒是很有兴趣,尤其是他听王启斌说,太忠居然搞定了邓健东,一时间禁不住咋舌,“行啊太忠,估计老板也想不到,体能淇到现在这样……啧,能人就是能人啊。”

“能什么能?再能也是个处长,”陈太忠笑着摇头,“哪像我们那

厅,三十四岁的厅级干部,大牛了。”

“少扯了,我是混出来的,”那帕里笑眯眯地一摆手,“不像你是真刀实枪,自己打拼出来的……对了,你这个经验,我可以跟老板介绍一下,碧空也可以组织人过来学习嘛。”

“我印象……蒙老板比较注重物质建铍,”陈太忠撇一撇嘀,”而

且现在还没摘出什么名堂呢,等一等吧。”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也颇有点动心,心说帮人就是帮己,这话果然没错,要知道,老那这家伙一向是以阴柔著称,等闲不肯帮人的,他要是肯在蒙艺面前说话,那还真是能起点用。

“碧空的物质建设不错啊,今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达到了幻,”那帕里很认真地解释,“松峰之外的地区更是达到了赳芯,很厉害了,我觉得老板能松口气了。”

“那你就汇报一下吧,”话说到这里,陈太忠也就无须蕺着掖着了,“不过,能等一等最好了,从下星期开始,打算狠狠地动一动

他想的是,捐款调查、稽查办在下星期都会有点眉目了,肯定会有些事情,值得他出手的,有了这些名堂,才能有点拿得出手的业绩。

不成想,有些时候你想出手,还真是掣肘多多,晚上八点半陈太忠才回到湖滨生态小区,正琢磨着忙完最近一段,该回凤凰转一持的时候,接到了另一个大秘的电话。

穆海波现在跟他说话,是比较客气的,“陈主任,听说你在了解救灾捐款到账的问题?”

“嗯,承诺的捐款到不了账,这是不诚信行为,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陈太忠生恐他替什么人关说,先表明态度,接着才笑着发问,“穆大秘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指示?”

“啧,”穆海波听得就是一声苦笑,“有这么几家公司,想请你高

高手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