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9 -2410碰杜系

2409 2410碰杜系

2409章碰杜系(上)

崔洪涛敬一圈酒之后,心里也是暗暗地惊讶,这一桌人还真没几个含糊的,尤其是祖宝玉和王启斌,祖市长是堂堂的副市长混在这里,而王处长来自见官大半级的省委组织部,还是三大处的处长。

“小那不错,超过老书记只是个时间问题……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他笑着夸奖那帕里,还抬手拍一拍对方的肩头,“好好干,让碧空人也看看咱天南出去的干部。”

他这话,却是惹恼了一个人,谁?蒙勤勤,按说这崔洪涛扶正,是得了高胜利大力推荐的,但是说句实话,要是没有蒙艺点头,那就是四个字——白日做梦

其实崔洪涛的上位,跟他自己的那点人脉,还真的没什么大关系,主要就是高胜利的推荐,而蒙书记因为顶了夏言冰捧起了老高,正担心黄家为难自己,所以在交通厅厅长一职上,就是快刀斩乱麻,直接规规矩矩地递补,也省得别人借此生事。

崔洪涛在蒙艺走后,就倒向了杜毅,这个无所谓,人在官场哪能不站队?但是他站队之后,积极地在厅里搞“去高化”,这就让秦科长有点不耻了——高胜利虽然生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但好歹是人家把你推上去的吧?

所以她听到“碧空人”三个字,真是不尽的新仇旧怨涌上心头,因为她觉得,这有影射她老爹的嫌疑,我老爹现在是碧空一把手——不知道这算不算碧空人?还是说……你在笑话我老爹离开天南的时候,比较仓促?

于是,她重重地哼了一声。

“崔厅您这过奖了,”那帕里面容一整,正色回答,“我现在有点小成绩,全是老板手把手带出来的,没有老板,我还浑浑噩噩呢。”

在这一桌,他最为着紧的就是老板的女儿了,不怕说句势利点的话,他宁可让陈太忠暂时不开心,也不能让蒙勤勤感觉委屈——太忠那是兄弟,真有误会,事后解释都有机会。

而且,让他搭上蒙书记线儿的,是陈太忠,但是亲口向老板推荐他那某人的,还就是蒙勤勤——没错,蒙勤勤是打了“陈太忠推荐”的名头,可她是最终促成此事的人。

反正这一桌,最不用忌惮崔洪涛的,就是他那某人了,他自然不介意表现得傲然一点。

“咳咳……能饮水思源,现在的年轻人里,很难得了,”崔厅长却是没防到,自己的话让蒙大小姐不爽了,只能暗暗苦笑,自找台阶下了。

按说蒙勤勤只是蒙艺的女儿,而且天南现在势力最大的黄系和杜系,跟蒙艺都不对付,但是这一桌上,可全是能跟蒙系挂得上勾的,那帕里更是蒙艺的现任秘书,他哪里敢随便放肆?

更别说这桌上还坐着一个陈太忠,他要是敢欺蒙艺去了碧空而口无遮拦,这操蛋小子撒起野来,那可是连杜毅都不好护得他周全——杜书记再大,大得过黄家吗?

反正蒙艺当年对他也是有恩的,崔厅长没胆子计较,也不能计较,他可以反高胜利的水,却是没胆子反蒙艺的水,于是只得干笑一声,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太忠,你们那个定位系统搞得不错,我正考虑向全省推广的必要性。”

“那谢谢崔厅了,”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大家正奇怪太忠今天挺好说话,不成想他紧跟着就来了一句,“我会向许纯良主任反应的,至于我现在……正在省文明办帮忙,搞精神文明建设呢。”

这就是将糖衣吃了,炮弹丢回去的真实写照——老崔你答应帮忙了,领情的可不是我,而是许纯良,许绍辉和杜毅,可不是一个阵营的哦。

崔厅长你要是想后悔,麻烦你掂量一下,在天南,许绍辉是没杜毅大,进了北京之后,谁家的势力更大,那就不好说了,而且老许可是省纪检委书记,而你这交通厅,在哪个省都是重灾区——真要有人搞事,有许书记配合,杜毅未必护得你周全

崔洪涛笑着点点头,面皮却是有点僵硬,好死不死的,高云风在这个时候插嘴了,“纯良的飞机四点到吧?这小子一去天涯就是这么久,回来让他请客。”

高公子是有意给崔洪涛难堪呢,反正许纯良是他的同学,他不怕这层关系被人知道——老崔你不是厉害吗?觉得我老爹不顶用了,想不到我们高家还有同学,还有朋友吧?

看着崔厅长讪讪地离去,那帕里摇摇头叹口气,“崔厅当年,还是很乐于助人的,这搭上杜老板以后,脾气就变了。”

他本就在外地工作,老爸也退休五年了,自然不会忌惮杜毅,更别说这一桌人的底细他都了解,没有一个是杜毅的人,所以以他的谨慎,都不怕说这话。

“人总是会变的嘛,”虽然这一桌全是跟蒙艺有关的人,但是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接口的,也非陈太忠莫属了,他撇一撇嘴,丝毫不以为意地回答。

其实,他的心里也有点暗暗的感慨:跟杜系人马,是越来越不对付了啊,省委里有个死对头张汇,交通厅的老崔,也是越走越远。

不过他并没有想到,这感慨在接下的一段时间里,一步步地变成了现实。

许纯良下飞机的时候,那帕里上飞机,两人并没有直接碰面,倒是高云风和陈太忠省事儿了,不用来回跑。

许主任这次去落宁,很是花了点时间,不过结果也是喜人的,不知道他跟曹市长做了什么工作,居然将落宁的财权收了回来——不允许落自分厂跟外界结算,有结算权力的,就是凤凰的疾风车总厂。

当然,落宁分厂还是有账户的,但是原则上这账户的借方,只能来自于凤凰,厂里的一应开销、分红、提成甚至回扣,直接接受凤凰总厂的监管,由总厂拨付。

当然,落自的账是全的,应收应付都趴在账上,那么,市里的税收也不会受到影响,对落宁的财政收入影响不大——但饶是如此,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也不会是很顺利。

许纯良很志得意满,一般来说,行局里财务一支笔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但是落自分厂不一样。

落宁市将这个厂子盯得紧紧的,好歹也是个曾经的副厅级别的厂子,现在不但让疾风这个副处级的厂子吃了,更是连收钱的权力都交回了凤凰,以后落宁分厂想要什么钱,都得向上面打报告,这真叫处处掣肘了。

这种财务结构听起来有点不讲理,但却不是没有先例的,很多分厂众多的大型国企都采用的是类似管理方式,这叫收支两条线,比如说省移动对市移动,就是这样管理的。

对这个改动,落宁分厂只有一个人高兴,那就是李天锋,虽然他是凤凰派来的老总,但是以前他是不管销售的,也就是说收回来的钱他不合适过问,他只管花钱。

那么对他来说,这个权力还不如收回凤凰去——随着在科委的时日的增加,他对这个单位已经有了非常强烈的归宿感,相对落宁人来说,他更愿意相信凤凰科委的那帮同事。

许纯良觉得,自己终于做了一件陈太忠也未必做得到的事情,而且北京那边翟效方传来消息,今年的鲁班奖,科委大厦也是差不多了,所以在下飞机的时候,他的心情很好。

陈太忠的心情也不错,因为他终于把许纯良盼回了,于是接到人之后,他直接奔赴韩忠的港湾大酒店,他在那里的茶社,已经订好了房间。

对两人的谈话,高云风有很强烈的参与愿望,陈太忠见这家伙撵都撵不走,只能警告他:我们俩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了,千万别传出去。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高公子真是有点不服气了,他觉得这个评语对自己来说有点冤枉,我老爸好歹也是副省呢,我家学渊源的……至于那么浅薄吗?

“你的嘴巴确实有点靠不住,”得,某个纯良的家伙做出了最终的判定,“所以我觉得,太忠这么说很正常。”

三人坐进茶社里,陈太忠就将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我觉得这个精神文明的建设,还得要得到省纪检委的支持,要不然威慑力不够。”

“嗯,”许纯良沉吟了差不多有五分钟,他虽然不笨,但是平时遇到事情懒得多想,这判断能力也就说不上有多强,“这个事儿啊,我过两天答复你。”

还是兄弟呢,人家邓健东当时就答应我了陈太忠心里恨恨地腹诽,当然,他再把许纯良当兄弟,这话也是不能当面说的,要不然那就是拿邓健东做例子,挤兑许绍辉,太容易引起别人误会了。

倒是高云风没命地帮着敲边鼓,“纯良你千万记得啊,太忠搞得好了,你这做朋友的,脸上不是也有光吗?”

“喂喂,我说,难道你们不觉得我把财权收回来,办得很漂亮吗?”老实人也有急眼的时候,许纯良轻轻一拍桌子,“怎么连点掌声都没有……”

2410章碰杜系(下)

这哥仨聊了没有多一会儿,许纯良已经有两周没回家了,老妈知道他今天回来,在家里做好饭了,“我得回家吃饭……对了太忠,驻素波办事处的事儿,你帮着张罗一下。”

凤凰科委终于要派出驻省城的办事处了,正科级,这是本周例会上通过的,科委现在在素波的业务也众多,除了公交一卡通、gps卫星定位之外,还有供给省移动的无线模块,这几项对售后服务的实时性,要求都比较高。

至于疾风车的销售,素波也火爆得很,更别说还有科委房地产的一票人,在素波正组织施工呢,这么多业务,外派办事处也是势在必行了。

至于办事处的负责人,基本上也确定了,是高新技术处的副处长王昕,他这也算是提了一级,由副科升为正科了——科委这几年的发展日新月异,办事机构也膨胀得相当厉害,能搭上这一班车的,都或多或少地往上走了走。

别说王昕这种,李健、腾建华等人更是由正科冲上了副处,张爱国更是由办事员直接升到了现在的正科待遇,梁志刚主任的通讯员金程现在也是副科了。

像高新技术处的处长王衍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是这怨不得别人,他是脑门刻字的文海嫡系,以前行事也嚣张,现在被人遗忘,那也正常了。

但是分管这个办事处的领导,还没定下来,许纯良有心让办公室主任唐堂帮着抓一下,但是唐堂也才是个正科。

所以他跟陈太忠碰一下,也是要说一说这件事,“本来我想着,让戏曼丽管上算了,她是女人,心细,也没有家庭负担,可是一想这宋敏在科委也没啥事可干……你看行不行?”

“宋敏啊……那你决定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地感慨,前不久在省委党校大家还有说有笑,现在却是已经发生了如此的变化。

据他所知,宋主任在开上林肯车之后,在科委的处境有所好转,但是品出其中味道的人也不少——张爱国没还回去桑塔纳,反倒是陈主任将林肯车借出去了,那就是说陈主任认可两人的私人交情,公家的事儿嘛,还是少让宋主任插手好了。

所以宋敏在科委,还是有点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总算是他沉得下心,天天这个科室走一走,那个科室了解一下情况,大家看在林肯车的份上,也不好太过怠慢。

前一阵儿他就找到了许纯良,说是你怎么也得给我找个干的不是?哪怕只是居中联系科技厅呢,我总得有点事情做吧?

对宋敏的科技厅背景,许纯良也不能完全无视,又见他开了陈太忠的车,心里就琢磨开了,但是他不能容忍这家伙在凤凰把根儿扎下来,正好现在科委要搞驻素波办事处,心说把你搁到素波算了——要不然不但是不给科技厅面子,没准章尧东也会有点腻歪。

当然,这件事必须跟陈太忠谈一下,科委别的事情,许主任自己就做主了,但是这件事情,显然是要考虑一下太忠的感受。

陈太忠明白纯良的意思,心说人家这是给我面子呢,而且他认为宋敏分管这一摊,还真是物尽其用了,“这么一来,他也能常回素波来看看。”

“那你俩以后没准会在素波经常碰面,”许纯良笑着站起身来,他打算走了,“地方就定在公交公司旁边那块地了,你觉得怎么样?”

“那地方有点闹腾,”陈太忠摇摇头,那块地挨着一个交通枢纽,科委正在那里搞房地产开发,“要我说啊,你还不如在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旁边找块地,盖一栋楼呢。”

“也是啊,”许纯良才要走人,听到这话就沉吟一下,他对省机关事务管理局那块地方还是很熟悉的,那里机关众多又比较清净,而且他在那边找地皮也容易。

然而,他前面的选择,也是有考虑的,“我再考虑一下吧,我主要是觉得,在那里盖楼的话,后面咱们开发的住宅楼,弄两个单元出来,搞接待和做临时宿舍,都是不错的……”

许纯良回家之后,老**饭已经做好了,家里除了从北京回来的许苒泠,还有两个老家来的亲戚,一顿饭吃完,许绍辉也没回来。

许书记回来的时候,就是接近九点了,他进门看一眼客厅,“小良回来了?少见啊……”

等他听完许纯良的一席话,点点头,“落宁的事儿干得不错,以后找机会再控股一两个厂子,也这么搞,尽量选靠北京的地方,天津那儿厂子就不少……嗯,陈太忠说了没有,打算怎么合作一下?”

“他倒是没说这个,”许纯良摇摇头,沉吟一下才回答,“我感觉着,他好像是想通过……通过私人关系,获得一定的支持。”

“这怎么可能呢?”许绍辉很干脆地摇摇头,心说陈太忠你把我们纪检委当成什么了,用得着的时候就用一用……算是你私人的打手吗?

在官场中,纪检委这东西,有点类似于核武器,主要起个威慑性的作用,也就是说不动作的时候,比发作时还令人害怕,要是满世界乱丢这核炸弹,就是给自己树敌了——以陈太忠的惹事能力,许书记怀疑,到时候省纪检委会不会人满为患?

好吧,这个说法略略有点夸张,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既然是核武器,那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玩得了的——利器岂可轻易许人?

当然,儿子就是那么一说,许绍辉知道这一点,事实上他对陈太忠现在操作的事情,也有所耳闻——毕竟都在省委院里,有点风吹草动,消息传得很快。

凭良心说,许书记对文明办现在的行动,愿意做出适度的支持,他原本就是一个相对儒雅官员,对社会上的种种不文明行为,也不是很看得过眼,他做人甚至还有一些任侠之气。

像许纯良联合他人,狠狠地坑了振鑫集团,将其名下的若干加油站夺了过来,在这件事里,许书记就是在后面不着痕迹地帮了一把。

吴振鑫起家就挺见不得光,后来玩到那么大了,还要拿次品油去欺瞒消费者,对这样的人,许绍辉不怕用点卑劣的手段打击——就当为民除害了。

当然,他之所以操作这件事,很大程度上也是想获得蔡莉一方势力的支持,确保自己能顺利上位,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吴振鑫的所作所为没有那么不堪的话,他未必下得了这个手——这一点上,许家父子的脾性,是高度一致的。

许绍辉愿意在精神文明建设上出点力,但是他反对私相授受,沉吟一下,他又不无遗憾地摇摇头,“嗐,说到底,陈太忠只是个副职,他要是在马勉那个位子上,我倒是能考虑好好地跟他配合一下。”

这就是官场的规矩,陈某人你再能折腾,哪怕就算文明办马勉都要怵你三分,可你终究是副职,官场中最讲究个名不正则言不顺,所以许书记有着些许的遗憾。

他要是支持文明办,那就是支持马主任——甚或者别人会认为,这是许书记和潘部长有了一定沟通,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支持是算不到陈太忠头上。

而许绍辉又坚决地反对私相授受——他手里掌握的是纪检委,可不是计生委。

“也是啊,”许纯良听得点点头,不过,听老爹话里也是带了几分惋惜,他就想帮自家兄弟再争取一下,“要不,我让他想个成熟点的方案,到时候再来找你汇报?”

“他想方案?”许绍辉沉吟一下,笑着摇摇头,“他没有别的方案可选,唯一的选择,也就是私下找我……开什么玩笑,他绕得过马勉,莫非还绕得过潘剑屏?”

许书记看得很清楚,想狠抓精神文明建设,没有组织部和纪检委的支持,很难起到大的成效,但是,哪怕就是潘剑屏,也不敢多惦记自己这里吧?

“这个陈太忠,还真是个不肯安生的主儿,”他撇一撇嘴,又摇一摇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这么大的事情,可不是他一个人张罗得来的,多半还要吃点苦……”

这话还真是一点不假,第二天是周一,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凌洛的电话,凌厅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倦,“陈主任,有空吗?有领导对咱们查捐款到账的行为,意见很大,麻烦你过来一下吧……”

凌厅长都称之为领导的人吗?陈太忠犹豫一下,答应了下来,一路往民政厅赶,一路还在琢磨:这到底是谁呀?

反正陈某人是宁折不弯的性子,他自觉做得有理,再大的领导也不怕去见一见,到了民政厅之后,轻车熟路地来到凌厅长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他一眼就看到两个人,正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聊天,其中一个是凌厅长,另一个他也不陌生,起码是在电视上常见,于是他打个招呼,“臧市长,凌厅长,小陈我来了……”

(很凄惨地掉到第二十二了,月中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